穿越小说吧

鬼医圣手

036 拦路

听到他的话,顾七试图着凝聚灵力气息,然而,当指尖的一小簇火焰呼的一声跃起时,眨眼间却又熄灭,见此,她只能摸索着四处寻找可以起火的树枝之类的东西。

最后,顾七单单起火这一事就用了将近一个多时辰,因这里面较为潮湿,光线又暗,灵力气息又无法调动,还是好不容易找到的两块打火石才点燃的小火堆。

光线照亮起来,也让他们看清了眼下所处的地方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

周围的石壁上长满着青苔,一些缠绕着不知伸向何处的蔓藤叶子上滴着水珠,周围杂草较少,他们所处的地面虽湿润,却也较为坚硬,抬头往上望去见不到顶,就好像是被什么遮住一样看不见天空。

从先前跌落的时间来看,这绝对是是深崖底下,在没有灵力可借力上去的情况下,想要离开这里除非找到另一条出路。

“我先看一下你的伤。”顾七来到他的身边,扶着他靠坐在石壁边,一边给他检查着身上的伤口。

火焰的照耀下,可以看见他的脸色此时较为苍白,额头处渗着汗水,靠在那里微喘着气,身上的伤口因下坠时被利物所伤,好几道伤口都可以看见那模糊的血肉。

当她扶着他靠着石壁而坐时,掌心的温热让她眉心一拧,看脸色苍白的他看了一眼,微移开一下他的身体,当看到他的背后那片伤口时,清眸不由一缩。

“怎么会伤得这么重?”按理说就是摔下地面也不会伤成这样,可他的背后却一片的血肉模糊,因背后衣裳被划破的原因,有不少的石子更是卡在那皮肉之中,看得人心头一紧。

“没事,小伤而已。”他轻呼出口气,道:“随便清理一下就行了,死不了。”

“我空间的药拿不出来,只有腰间一些备用的,你先服下一些缓缓气。”她从腰间拿出一枚药丸塞进他的嘴里,目光在周围看了看,道:“先休息一下,我去去就来。”

吃了枚药丸的大汉靠着石壁微眯着眼,看着她拿着火把在周围找了找,又钻到另一端去,看不见她的身影,他担心她会出事便喊着:“别跑太远了。”

“知道。”那边传来顾七的声音应着。

不多时,就见她一手拿着火把,一手拿着一节竹筒走了回来。

“那边有一处泉眼,地方比这边干燥一些,你吃口泉水解解渴,我再扶你过去那边。”她将竹筒递上前,凑到他的嘴国让他喝几口泉水,便将他扶了起来费力的往前方走去,再回来将火堆移向那一边。

准备好一切后,她舀了些干净的水,这才帮他清理着伤口,将那背上的石子挑了出来,洒上一些药粉,一边道:“皮外伤倒还好恢复,伤了内在就要麻烦些,你这里断了几条肋骨,又因从高处摔下积了郁气在胸口化不开形成瘀血,得找到一些治疗内伤的药才行。”

“这下面也不知有什么,太危险了,你别乱跑走太远了。”大汉交待着,咳了两声,因流血和身上的伤的原故,此时已经有些昏昏欲睡,只是仍旧强撑着不肯合上眼睛,就担心她一个小孩在这下面遇到什么突发情况。

“我知道。”她应了一声,拿着火把到附近找一些可以治疗内伤的草药。

只是没想到走出了一段哼,当光线越来越亮时,她竟在这深崖底下看到了一片灵药田:“我不会看错吧?”她快步走上前几步,震惊的看着那前方的那块灵药田里所种植的灵药,虽不是说全都是珍贵万分的灵药,但大多都是较为常用到却极为难寻的灵药,其中还有一些她不认识的灵药。

“太不可思议了……”她低叹了一声,回过神来脸上溢上了欣喜之色,快走走上前往那灵药田而去,却没想到在她快步上前走了几步之后竟撞上了无形中存在着的结界,整个人猛的被弹了回来。

“嘶!”

“砰!”

那后方在闭目休息的大汉一听见这声响,迅速睁开眼睛整个人想要站起来却因一扯动伤口而无力跌坐下去,只得问:“小七?出什么事了?”

“没事。”跌坐在地上的顾七缓过神来,双手撑在地上在这一刻也忘了起来,只是怔怔的看着那前方的结界。

那方结界如同虚无般的存在着,不碰触到它时根本让人无法察觉这里会有这样一个结界存在着,可当身体撞上结界却会被那上面的力道弹回来,所幸她刚上前时并不快,要是直冲上去估计会被撞飞得更远。

她起身再度走上前,这一回,伸出手轻抚上那方结界,感觉到掌心下的灵力波动不由的觉得不可思议。在这里面灵力无法凝聚的情况下,这方结界是怎么存在着的?又是什么人在这样的地方种植了这么多的灵药?却又布下结界不让人进入?

心下越想越想要探知这一知,那就在眼前的灵药田明明拥有各种她所需要的灵药,却偏偏看得见无法采摘得到,这种挠心的感觉真叫人心头隐隐抓狂。

试好好些办法也没能进扩结界中,她不由有些气馁的回来,手中也只采了一些就近能采到也能用得上的草药。

“怎么了?”大汉见她垂头丧气的,不由关心的问着。

“前面发现一块灵药田,只是那里布下了结界,我打不开进不去,光看着采不到,挠心。”

一听这话,大汉目光微闪:“灵药田?还布下结界?”声音一顿,看着她露出了一丝笑容道:“小七,这下面本就有些古怪,我们的灵力在这里面皆用不了,而这样的地方仍有结界存在,那不说明这下面被布了阵法,只要破解了阵法自然灵力就能恢复过来,灵力恢复过来还怕那什么结界破不了吗?”

“这个我也想过,只是我在那里找了找,也没发现周围有布下什么阵的痕迹。”她说着,一边捣碎着草药,道:“先不理那个了,这些草药我捣了汁给你你喝,可以缓解内伤的疼痛。”

“你放心,等干爹的伤好些了,一定会带你离开这里的。”他笑说着,抬起手又习惯性的想揉她的脑袋,却发现这才一抬手胸口便疼痛不已。

“别乱动。”顾七看了他一眼说着,将捣碎的药汁递上前给他:“呐,喝吧!”

与此同时,另一边,一辆大马车正缓缓的在大路上行驶着,马车里,一袭白衣的俊逸男子斜倚着,一手执着手中书藉在看着,车厢里没有旁人,只有一只乌鸦趴在一旁眯着眼。

自顾七那日离去,这一路上走来,天璇和摇光两人便没再坐在这车厢里,而是骑着马跟随在两侧,丫丫倒也尽心,谨记顾七的话一直盯着那些靠近泽三步之处的女子们,一旦靠得太近,不用泽开口它便一记鸦爪拍下,顺带还有一丝丝灼人的火焰。

也因此,一路下来倒也安静,天璇和摇光两人跟了泽有些日子了,也知道一些他的习惯,因此,在没有他的吩咐之时并不敢靠近他的身边,几人都是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在他的身边呆了这睦日子,更不可能被他看上,想将他们送给顾七。

“老娘好无聊啊!”丫丫拍着翅膀腾的一声站了起来,转动着一双黑溜溜的眼珠子看了看泽,便有些扭捏的扭动着鸟尾:“人家想出去转转。”

泽头也没抬的便说着:“去吧!别跑太远就行。”

“知道啦!”丫丫一喜,当下拍着翅膀便飞了出去,一飞出去时还在马车顶上转了几圈这才兴奋的飞走,打算去转几圈之后再回来。

天枢几人看着拍着翅膀飞离的丫丫,不由的想到了顾七,一想到他,几人的神色都微动。从他们知道,她根本看不上他们之时,他们除了讶异之外更多的是有种高傲被折断的愤怒,他们想要让她知道,他们,其实一点也不差劲!

只是,她甚至还不等他们表现就离去了,想到那只乌鸦带回来的话,几人微敛下眼眸。下一个点会合,以她自己之力真的能安全走到下一个点吗?

突然间,原本沉思着的几人猛然抬起凌厉的目光扫向周围,天枢更是厉喝出声:“什么人!”

就在天枢的厉喝声落下时,周围的两旁涌出了数十名的手提大刀的汉子,从后面走出一名粗壮的大汉,看着前方天枢等人的马车仰头大笑着:“哈哈哈哈,从我虎头标的道上过,怎么也得留下点什么东西当过路费不是吗?”

声音一落,他阴狠的目光从那看不见面容的几人身上扫过,低低一笑:“你们是想留下买路费呢?还是想留下两个美人?或许,把你们的性命留下?”

看着这一伙连眼力也没有的山贼拦路挡在前面,天枢众人神色不变,只是目光带着几分古怪的扫了那些人一眼,最后,落在那为首之人的身上。

他们行走在外这么多年,还是第一回碰见敢拦他们路的山贼,这伙人真不知是愚蠢,还是无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