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紫极天下

第二十三章 参见王妃!

第二十三章参见王妃!

听王紫这么说,冥王有些疑惑的看了看王紫,但不一会儿却真睡了,只是那只手臂一直横在王紫腰上,不轻不重的力道,反正就是不让王紫离开的意思。

王紫不知道冥王睡着了没有,但是只要她移动,那只手臂就跟着动,后来索性王紫也打消了中途溜走的注意,冥王做事情总是跟小孩子一样,也不跟你多说,只是暗中较劲儿。

王紫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用小孩子形容冥王,但是这个想法刚刚冒出来,心中仔细一想,好像真的是,即便他再强大,有时候做的事情却那么不可理喻,有他偏执的喜好,有他不愿意多说的任性。

其实王紫一直都没有真正了解过冥王,从来都是那种模糊的感觉,只是即便是那么丁点的感觉,也足够她信赖他了,他们之间的默契,有种难言的感觉,若不是冥王消失四年,王紫想,这种默契一定不会中断的,只是现在却莫名的多了隔阂。

王紫微微侧头,还是没忍住去看冥王,这样接近的感觉,本该是让她不自在的距离,可因为身边躺着的人是冥王,所以那些她似乎从来没有在意过……

也许冥王从出现开始就太强势了,那种不带敌意的强势,让她从一开始就没有防备过,王紫无法想象这么一个强大的人为什么会忽然对她感兴趣,感兴趣?也许吧,在王紫的意识里,冥王只做他喜欢做的事情。

闭着眼睛的冥王总会给人很安静的感觉,虽然他醒着的时候也并不多话,但是睡着的冥王,却无端的给王紫一种‘睡美人’的感觉,虽然如此形容好像有些不适合,但她分明是这种感觉。

记忆中冥王总是闭目养神的模样,王紫觉得他是真的在睡,他没有没么多的兴趣维持他一直清醒着,但他却能在她出现的时候立刻醒来,以前王紫没有放在心上,总觉得她遇到的人,或多或少都有些别人理解不了的怪。

可如今,王紫不知道为何,自己的思绪却怎么都停不下来,而且一直在围绕关于冥王的记忆,点点滴滴,也许之前因为冥王点昏她,真睡了不少,所以并无困意。

反倒是冥王,自那天从血池离开之后,只回去换了衣服就出来,他这一次定是真累,帮助父亲镇压他体内难么强大的力量,在这之前也不知道多久了。

不知不觉,王紫伸出了手,渐渐朝着安睡的眉眼而去,其实,欣赏一个人的时候感觉很美,你会发现只是一具皮囊,但是你对他的了解越多,对那副皮囊就越感兴趣,即便一开始连那眉眼都记不清楚,到后来也会深深的刻进你的脑海里,那过程自然而然,根本不由你掌控,当你有一天猛然回神的时候,有个人的身影,已经在心里,挥之不去了……

而王紫的手也猛的顿住,连带着身体也狠狠一僵,好像她就是那个猛然回神的人一样,想到自己何时会对冥王的关注如此之多,本以为那种朦胧的关系一直维持下去,何以在今天忽然戳破?

别告诉她距离产生美,而四年的分别竟让她发酵了这种情绪,分明、分明她是拿冥王当朋友的!可事实上,她是对冥王有‘非分之想’吗?

王紫有些慌张的缩回了手,心跳也剧烈了许多,似乎在难以正视自己的发现,面对廖三儿一群人,即便王胤天有意让她选几个来当夫君,王紫只觉得那是无稽之谈,想都不想的就可以拒绝,可是冥王……

可是他呢?王紫也这般问自己,如果是冥王,她会拒绝吗?那一瞬间的艰涩,她分明是不想的……

王紫忽然想躲,可是腰间的手臂让她无处可躲,脑子里乱哄哄的,为什么会让发生这种变化,王紫有种她宁愿没想通的感觉,好像她对谁都可以坦然,唯独冥王不可以,冥王太飘忽,那种感觉、好像她抓不住。

又或者,她并不确定自己的喜欢会不会得到回应,王紫只紧握着手,放在身前,忽然间很紧张的样子,相比起一直都在睡眠中的冥王,王紫更像是一个被困自己困住的人,迟迟走不出来。

能不能忘了这些?王紫强迫自己的闭上眼睛,不要再去看那张扰乱她心神的脸,只要忍过去就好了,只要分开一点,她会更容易控制自己。

眼皮一跳一跳的,分明无法入睡,王紫干脆给自己念清心咒,一遍一遍竟也安静下来了,直到那紧绷的身体渐渐软了下来,呼吸也平稳起来,那纠结的人才缓缓入睡,用如此强迫的方法让自己睡。

而她身边的冥王却是睁开眼睛,那双墨绿色的眼眸带着琢磨的神色看了她许久,才紧了紧手臂,将人更加拉近了一些,贴在自己的胸前,这才真正去睡了,事实上他真的需要些睡眠恢复自己的能量。

这一睡,王紫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只是意识恢复的时候,眼睛还没睁开身体就打了个机灵,不是冷,而是皮肤上乱窜的手,轻柔,却带着仍然酥麻的力道,王紫刚醒过神来就受到这样的刺激,身体一软,险些呻吟出声。

……

王紫咬住了下唇,明明她应该是在冥王的房间的……

这个想法一出现,王紫猛的睁开了眼睛,眼前的一切确实很熟悉,跟睡前一模一样,尤其是面前的人!王紫瞪着冥王,却见冥王半靠着床头,而她枕在冥王腿上。

见王紫醒了,冥王眼眸微转,对上王紫惊愕的墨眸,只轻轻道:“醒了。”

醒了,当然醒了!王紫的面上顿时一片绯红,感受到皮肤上那只手根本没有顾及主人的醒来,仍然肆无忌惮的随他动,而且似乎更过分了!

“你……干什么?”王紫盯着冥王许久,闭了闭眼,她甚至觉得自己做梦了,不然为什么她一觉醒来会发现自己全身*,而且冥王还在漫不经心的欣赏着她?

王紫身上盖着一张薄被,那玄色的锦缎之下,随着冥王手臂的移动,能看到一个暧昧的痕迹不停的游走,王紫想动,可是她发现自己根本动不了!全身无力,冥王竟又趁着她睡着的时候封印了她的经脉,与往日不同的是,这一次竟只是经脉,还留了她清醒。

王紫怎么都想不通冥王为什么会这样?在睡觉之前她还在纠结自己是不是对冥王有‘非分之想’,可她也只是想想,冥王却直接做了!更过分的是,王紫看着那双波澜不惊的墨绿色瞳孔,根本不知道冥王此时的情绪如何,只是不带旖旎色彩的探索,还是心里有着与她相同的感觉。

可她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现在一丝不挂,冥王现在却衣冠整齐,如果冥王敢带着那种无聊的探索碰她的话,她一定会……跟他同归于尽的!

自王紫醒来之后,冥王的眼睛就一直盯着王紫,看着她眼中翻涌的变化,从一开始隐晦的羞涩,到后来的着急,再到后来翻涌的怒气,好像一个被挑拨了的小兽,如果他不给出满意的答复,这只小兽一定会跳起来咬住他的大动脉!

冥王这才抽出一只手,离开了那让他流连忘返的肌肤,抚上了自己的脖颈,好像在想,如果王紫咬上来会是什么样子……

冥王身体一动,滑了下来,伸手抱住王紫,让她的的身体贴在自己的身上,虽然这样的事情他没少做过,但是王紫清醒着还是第一次,看着王紫那双更加喷火的眼眸,好像是因为迟迟没等到他的回答。

“冥王,你放开我……”

王紫几乎是咬着牙说的,她不想跟这个越来越搞不清楚的冥王共处一室了,什么‘非分之想’,那也一定是她的幻觉!现在两人这样的状态让她莫名的羞愤,看着那双冷静的墨绿色瞳孔,王紫很想劈头盖脸的给他一顿打,可是现在她动都不动不得,别说去打人了。

冥王仔细的看了看王紫,半晌才开口,确实很认真的给出了一个答案:“不。”

“你要干什么?把我的衣服穿上,如果你只是想找一个玩意儿,我可以给你找很多!”

王紫气急,为什么冷静的自己在冥王面前总有种想抓狂的感觉,他到底知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王紫竟然情急之下说出了这样的话,可在她的心里,确实是如此认为的,冥王的眼神,更像是钻研一个好玩儿的东西,而不是她王紫,这样的感觉让她莫名的觉得、耻辱!

即便自己真的喜欢他,也不由得他这样对待她!

冥王的手却一顿,那平静的面色好像也忽然被打乱,好看的眉头皱起,眼神转想王紫,瞬间,一阵寒气涌来,王紫甚至能感觉到身上窜起的鸡皮疙瘩。

王紫看向冥王,他生什么气,现在生气的人不应该是她吗?现在被人掌控在手里的人是也分明是她!可在看到冥王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急剧变换的颜色,一点点加深,一点点幽暗,王紫竟有瞬间的怔忪。

她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冥王,不知是危险还是危险,反正有种让人噤若寒蝉的感觉,王紫只一愣,也不回避的瞪着冥王,气势上她不想输给他,可是现在的状态,好像无论她怎么认真都是处于劣势的那一方!

“你放开我,我不是你拿来玩的玩具。”王紫咬着牙说道,只是刚刚说完就感觉身上的手忽然用了些力道,捏的她生疼,王紫眉目一皱,从不觉得自己有如此不由自主的时候,而且不知道是不是面对的是冥王,更有种失望的疼痛。

王紫心想着要不要叫混沌过来,即便让他看到这番情景,即便自己还要混沌来救,即便以后跟冥王也就如此僵了,她也不想继续待下去了……

“谁说你是玩具?”冥王忽然说道,好不容易才让自己冷静一点,王紫那一句‘如果你只是想找一个玩意儿,我可以给你找很多’险些让他失控,他什么时候找过这样的玩意儿?他没有那个兴趣。

可是见王紫的眼中慢慢积聚起愤怒,还有些不容错人的、委屈,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冥王却忽然回神,声音变软了些,靠近王紫问道。

“你给我穿上衣服,不,你还是先解开我的经脉。”王紫说道,颇有种乘胜追击的感觉,那样子好像在说冥王有没有诚意就在此刻表现一样。

冥王却不假思索的拒绝了,那声似乎意料之中的“不”字钻进耳中的时候,王紫颇有种不可理喻的感觉,难道她要跟冥王长篇大论他这样做如何不对吗?再不然,难道她还要威胁冥王,再不放开她的话她就喊人吗?

“为了以防万一,先不解开。”

在王紫惊愕的同时,冥王却缓缓说道,好像在跟王紫解释一样,王紫正想问什么叫做以防万一?要防什么?眼前一闪,面前的玄色消失,却而代之的是一个精瘦的上身,两具身体毫无预兆的紧贴在一起。

看着翻身压在她身上的冥王,王紫心里急跳,事情的走向有种完全脱离她预知的感觉,她瞪着冥王,却说不话来,他们……

“如果你愿意对我这样,换你来也可以。”冥王的声音在王紫耳边响起,接着他的吻或轻或重的落下,王紫听着那句话,脑子里却有些蒙,她觉得她跟冥王的思维又开始相互跳跃起来,那种怎么都调不到一个频道上的感觉,真的不太好。

什么叫如果你愿意对我这样……什么样?把他们两个的角色换过来吗?

王紫怎么都想不到睡一觉醒来之后会是这个样子,毕竟在她印象中,冥王不是会做出这样深情的人,然而她真是想错了,在她不知道的时候,冥王已经‘趁人之危’好多次了,只是每次都在她沉睡的情况下而已。

“唔……”王紫忍不住轻吟出声,看着冥王满头的乌发散落在她身上,她全身上下能懂的就只有头,视线仅能看到那丝绸一段的发顶渐渐往下。

王紫的眼中泛起些湿意,身体似乎已经先于她的脑子臣服了,现在更没心思想冥王现在到底是怎么回事,她只是想,即便是平时看起来禁欲气息那么浓的冥王,竟然也会如此,身体不断的颤抖,想伸手抓住他的头发,阻止他继续,可是显然她还支配不了自己的身体。

“冥……冥王,你停下……”王紫寄希望于冥王,希望他快点停下,如果继续下去,一定一发不可收拾了,只是她好不容易凝出的一丝清明,在冥王仍然坚定清晰的字眼下,破碎了。

“不。”冥王抽空说道,虽然只是一个字,可这一次明显晦暗了很多,声音也低哑了许多,他想过无数次跟王紫结合,如今才决定要做,怎么会这么轻易中断,他想开始的事情,无论如何也要做完。

王紫仰起脖子,纤细的脖颈呈现一个美好的弧度,那种脆弱的呈现美不胜收,在冥王的吻一步一步的蚕食下,王紫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最后,她只得退一步说道:“你解开我的封印……”太难受了……

冥王再次与王紫的视线齐平,王紫勉强睁开眼睛去看冥王,却有些惊讶于此刻的冥王、竟是如此……妖!这跟平时他几乎判若两人,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好像带着令人蛊惑的妖气,紧紧的吸附着她的眼球,面目也变的邪魅起来,那种想要进一步掠夺却还在忍耐着一步一步来的感觉,侵略和呵护同时存在的感觉。

这不陌生,她在她的男人们眼中也见到过,忽然间,王紫脑海中好像被撞了一记,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王紫盯着眼前的人开口:“冥……冥王,你是不是喜欢我?”

说完,王紫只半垂着眼皮盯着冥王的反应,心中却有些悬了起来,冥王似乎也没想到王紫会忽然问这个问题,眼神跟王紫相撞,那里边没有他一贯的冷静,满室炙热,原来,也有能够让这个男人烧起来的事情。

“是。”冥王却点头,即便他更想说他做的不明显吗?吻落在了王紫唇上,一点点的探索,一点点深入,相比起方才,似乎更加神圣起来,王紫心里一跳,有时候冥王飘忽的让她抓狂,有时候却直接的……更让她抓狂。

王紫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的声音,有身体的激动,也有心里的激动,不可否认,在听到冥王肯定的回答,她的心似乎稳稳的落在地上,如果现在王胤天再来问她“那冥王呢?”,她一定立马告诉他,他已经被我收了!

虽然……现在被压在身下的人是她。

“你先解开我的封印……”想到这里,王紫又道,冥王这样做难道是怕她中途逃走?那如果她不同意的话,冥王难不成还霸王硬上弓吗?王紫的声音被含在了冥王嘴里,不清晰,冥王却听到了,只是没做理会,王紫仰着头想要更顺畅的呼吸,冥王却只上瘾一般的在那张檀口中探索。

许久,冥王才离开那张让他更加迷恋的唇,稍稍撑起些身体,她身上的所有地方,都让他迷恋不已,却见王紫眼神半眯,慵懒含情,同样与平时他见到的王紫判若两人,像一朵含羞的花朵,在他面前渐渐绽放不为人知的美。

冥王的呼吸不复平稳,他从来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可以这么不受控制,那种陌生的感觉,冲动的感觉,好像一并带来了几乎忘记了温度,那种血液沸腾的温度,这样几近迷失的感觉,在此之前,他从不认为会出现在自己身上。

即便知道王紫是毒,他也没料道毒性这么强,他以为他离不开的只是这集灵魂,却不想一具身体,也能让他如此疯狂,或许,只要是这具灵魂,她所有的一切,都变的魅力无穷起来。

冥王把头埋在王紫的颈边,粗重的喘息徘徊在王紫耳边,还有那蛊惑一般的声音,一并钻入她的耳朵,在她的心里落地生根,却听他道:“你也要喜欢我,永远,喜欢我。”

王紫的意识都背着声音熏的更迷糊了起来,可是潜意识中却有种不能怠慢的感觉,王紫咬着自己的唇让自己清醒一点,那张本就晶亮的唇被这一咬更加娇艳起来,只看着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欲火翻涌。

“我会,我会永远喜欢你,只是……”王紫说道,冥王本已经亮了的眼神又绷了起来,哪里来的只是?却听王紫又道:“只是,你先把我解开!还有,不要瞒我那么多事情!”

这话说的本来挺狠,如果两人现在的状态正常一点,王紫气势足一点,这话说起来应该还是很有威慑力的,但是那沙哑的声音说出来,却无端的只是更加旖旎起来,好像那种与丈夫与法三章的妻子,其中的娇气让冥王眼神更亮。

“好。”冥王说道,那坚定的声音中带着不可察觉的纵容,好像不管王紫说出的是什么,他都会无条件同意一样,更何况,这两个条件堪称、微不足道。

……

屋内的气氛暖融融,外面却有些诡异,此时王胤天和混沌都站在冥王门口,两人的眼神出奇一致的盯着的那扇紧闭的门,很久,两人都一动不动。

这里有结界,虽然他们挥挥手就可以去除,但是显然才到里面是什么情形,都没有轻举妄动,冥王和王紫在这房间里已经很多天了,好吧,其实只有四天,混沌却有种度日如年的感觉。

四天,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不发生点什么事情鬼都不信,混沌的眼睛有些发红,他现在能不能闯进去,四天的时间,他家媳妇儿还下得了床吗?更可恶的是,他才吃了一半,冥王就后来者居上,直接啃干净了。

其实混沌误会冥王和王紫了,三天的时间他们只是单纯的睡觉,而他想的运动,只是一天前开始的……

许久,王胤天的眼神才动了动,他都醒来了,冥王这里还没出来的意思,看着这扇紧闭的门,王胤天的感觉自然跟混沌完全不同,他只是在想他的宝贝女儿终于吃到冥王了,这是好事儿,他还没来得及为此操心,他们自己就解决了。

而混沌现在纯粹是眼红,偏偏岳父大人就站在旁边,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对他周媳妇儿的路更加不利,毕竟他真的只是吃了一半……

王胤天转身朝自己的房间走,既然没完,就让他们继续吧,只是刚走了两步,边说道:“你随我来。”

混沌顿了一秒才反应过来王胤天的确是在跟他说话的,这里除了他没别人了,混沌最后看了一眼紧闭的门,站在这里也是煎熬,先闪开也罢。

“宝贝说过你是他的夫君,如果你现在进去,也算不得什么。”

王胤天边走边道,混沌挑眉看向身前的王胤天,这个男人很挺拔,全身上下都充斥着一种张扬却又内敛的感觉,混沌想,也许他身上的张扬来自于他还不能完全压制的力量,那种邪恶的力量。

而他的内敛却是天性,这种天性王紫许是完美的遗传了这个父亲,那种神秘,一旦被人发现了,就有种永远停不下来的感觉,王胤天身上的气息很混杂,这让混沌奇怪。

但是他不确定,王胤天连对王紫都不愿意透露,如果他问了,会不会告诉他,他的某些想法,即便是他也不由得意外,就比如他并不介意自己的女儿又那么多夫君,更甚至自己去帮王紫扩充后宫。

而面对王紫与冥王现在正在做的事情,他竟然能这么自然的说出他也可以加入进去,这真的很诡异,这该是一个正常的父亲对待自己女儿的态度吗?如果说这是宠,那宠的太不按常理出牌了。

“不在这一两天。”

心中有些诧异与王胤天如此直白,面上却不动声色的说道,他想要得到王紫,但还不至于急色,就如王胤天所说的,王紫已经说了他是他的夫君,那吃到嘴里也是迟早的事情。

混沌只跟着王胤天回到了他的房间,两人聊了很多话题,渐渐的也忘了隔了不远处的另外一个房间,王胤天确实话不多,但是不代表他不善谈,如是他正经的想说什么,必然是字字珠玑,那种让人无形中的说服力让人惊叹。

混沌更觉得他这个‘岳父’来头不小了,若只是个魔界的王,真是屈才了……久谈下来,反而那些本来因为王紫而存在的丁点拘束也全然不在了,这个岳父,本就不是常理所能解释的,若是带着谨慎,定然不能继续跟这个岳父继续交流了。

……

另外一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摇晃的床榻才停了下来,冥王意犹未尽的揽过王紫,那种噬魂入骨的滋味,一旦尝过,真的不想停下来,如果不是王紫已经累到快睡过去,他真的想继续下去。

只好用灵力平复了自己的呼吸,闭着眼睛许久才让自己稍稍冷静下来,看着王紫的面上终于有舒适的神色,冥王更觉得,停便停了,只是暗自思索,在情事上面,王紫的体力好像太差了……

等王紫醒来的时候,鼻间环绕着暗香,满是平静的味道,这是冥王身上的味道,这时王紫才确信那场疯狂的情事结束了,睁开眼睛微微一看,自己和冥王身上的衣服已经换了一身,床上也一派干净。

“还困吗?”见王紫醒了,冥王提起王紫的身体,让他靠在自己身上坐着。

王紫抽了抽嘴角,如果冥王不问的还她会忽略掉这一点,被他这么一问,下意识的感受自己的身体,却真的不困了,想来冥王在她休息的时候帮她缓解了不少,王紫点了点头,但是由此一并带起来的回忆,却更加汹涌。

“你说过的话,要记得。”冥王又道,王紫却一愣,她说过的哪句话?

冥王见她似乎没有想起来,或者没有筛选出来是哪一句,便只等着,也不提醒,半晌,王紫才说道:“唔,记得。”

“哪一句?”冥王却接着问道,王紫好像要就此带过,冥王却不准,对于他来说,这点很重要,他必须亲耳听到,以防她忘了。

“永远喜欢你,我会记得的,也会做到的。”王紫看了看冥王,见他一副认真的样子,那样子好像把这件事情当作了多么神圣的事情一样,王紫被他这眼神看的无语,却也直说了,虽然想象中有些腻歪,但是说出口也并非那么难以启齿,再说,这也是她的真心话啊。

“嗯。”冥王似乎很满意,王紫却被他这肯定的一‘嗯’弄的嘴角一抽,冥王现在就像是检查一样,即便反复提醒,也还是担心她忘了一样,可是、她像是那么不可靠的人吗?

她说了会记住就一定会记住,再说若不是真心,说出来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冥王却就喜欢这样反复提醒她,在她答上来后满意的点头,可是、你都不需要提点一下自己吗?

王紫忽然瞪了瞪冥王,那双夜空般的墨眸中满是不愤,忽然想到了之前,冥王非要封印了她的经脉,后来明明答应了给她解开,可直到他埋进王紫的身体,许久之后才解开她,那时她几乎已经忘了自己要对此表达不满。

现在想起来才让她愤怒不已,冥王所说的‘以防万一’就是这样吗,等她沉沦了才敢解开,为什么她忽然发现,最近她的信誉度在很多人的眼里都下降了?

冥王不甚明白的看了看王紫,觉得她的情绪转变的有些快,这不像以往的她好猜,或许也是他在这上面笨了点……不过冥王却很高兴,因为在以前,她这样的情绪变化是只会面对他那些夫君才有的,而现在,他很享受这种被特殊对待的感觉。

想着,冥王不由得摸了摸王紫的脸,又凑上来吻了吻王紫的唇,然后说道:“我不瞒你事情,除了王胤天让我瞒的。”说完,那双墨绿色的瞳孔紧盯着王紫。

王紫忽然觉得这双眼睛湿漉漉起来,不由得怔了怔,心里一颤,那是她的错觉吗?为什么感觉冥王在跟他卖萌一样?他以为这样的事情只有九幽才能毫无违和感的做出来,可如今竟然在冥王身上见到了……

王紫一顿,口中却已经说了:“好,这件事情我不问。”几乎不由她多想,这话就这么说出来了,就好像每次九幽百试不爽的招,只要那种眼神一出现,再大的事情她都可以不管。

王紫忽然捧着冥王的脸左右看,可他的神色已经恢复了以往的样子,王紫却差点以为刚才他被九幽附身了!

冥王却不管王紫想什么,凑上来又是一吻,接着说道:“我此生的兴趣,都被你拿走了,我喜欢你,也永远不会变。”

“你……”王紫看着冥王,想说真是太狡猾了,不仅狡猾,还太聪明了,先后这么一来,她满心的感动,哪里顾得上别的……

不得不说,她是真的想从这里撬出些王胤天的事情的,但没想到念头还没起,就别打断了,罢了,不问就不问,况且那双墨绿色的瞳孔中缓缓流淌的深情,沉重的不自在,随口转移了话题:“你怎么不叫爹爹父亲?”

“你希望我这么叫?”冥王却道,眼神略有些起伏,若真要叫王胤天父亲……也可以。

“将来如果我娶你进门,在我爹爹和娘亲面前,你总不能叫直呼爹得大名。”王

紫忽然说道,胳膊往冥王脖子上一搭,那样子有些豪爽的味道,但只是她自己给自己壮胆儿而已,毕竟两人刚刚突破了至关重要的一步,王紫要把这个扰乱她心神的人定下来才行!

冥王却一顿,缓缓道:“好。”

“不过现在可以随你,只要爹爹不介意,大婚的日子,总会定下来的。”

见冥王更爽快,王紫翻到有些讪讪,补充的说了一句,之前她一直在想,只要找到父亲,她与他们的大婚就可以操办了,可是现在,即便是这个条件满足了,琐事缠身的他们也没有时间和那么轻松的心情了。

“好。”冥王还是一句,说着起身下床,随后转身接过王紫抱在怀里。

“我自己走吧。”王紫说道。

“不行。”冥王却拒绝,他羡慕了很久、有些人可以光明正大的抱着王紫。

“我们去哪?”王紫回头朝另外一边看了看,那里面是王胤天的房间,冥忘却没带她去那。

“下面。”冥王只道。

在冥王的脚步踏上旋梯的时候,王紫明白了所谓的下面指的是哪里,虽然在这里待了不久,对古堡的布置也不太熟悉,但是对上下的等级,她还是有些概念的,就比如那天所在的第七层,上面三层便是其他人不能踏入的,也许邪彤是个例外,不,除了冥王之外,踏上上面三层的应该都是例外。

下面的声音传来,现在活动的人似乎很多,众人隐隐谈论的话也会从旋梯当中传入他们的耳中,有不少人猜测冥王和她的关系,竟然还有很多人说是冥王喜欢她而她根本没那个意思!

王紫看了看冥王的神色,这些话他应该也听到了,但只是脚步稳稳的踩在旋梯上,一步一步往下,好像根本不在意这些声音,他更享受这样抱着王紫移动的感觉。

“你的手下……真淘气。”

半晌,王紫说道,说实话,那天在看到廖三儿他们一群人的时候,她根本联想不到这座古堡的主人是冥王,在她眼里,也许冥王的手下也应该是那种死板的样子,像地狱七君那样,可廖三儿一群人却活跃的有些过头了,一群流氓一样的人,还真会自得其乐。

王紫想不到怎么形容那些人,便找了个不太合适却有些靠了点边的词,也是想找个话题而已。

“你不要喜欢他们。”

冥王却道,他的手下淘气不淘气他不管,他只想确定,王紫不会看上他们,那天王胤天让她去选的时候,他还真有些担心,如果王紫选了,他一定会把他们‘正经’起来,再也淘气不起来。

“当然不会!”王紫几乎想呲牙,是她越来越敏感了,还是真有此事,为什么她的作风最近受到了各种质疑!只一面之缘,她只记得交过手的捏昂和廖三儿,谈什么喜欢?喜欢一个人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我不管他们。”冥王似乎感受到王紫想炸毛的情绪,伸出一只手去摸摸王紫,这句话却是在解释为什么他的手下会那么淘气。

“那是他们已经逃不出你的手掌心了。”

王紫拆穿冥王平淡的话,分明是那些人怎么蹦跶都蹦跶不出冥王的手心,所以冥王才会不管,只是这么长时间以来,这些人浸泡在最阴暗的环境中的人们、竟然能变成现在这样。

很快乐,很齐心,知道怎么让自己过的舒服,王紫在心里给冥王竖起了大拇指,这才叫治下有方。

直到走到正数第三层,冥王才拐进走廊,朝着最喧哗的房间走去,他似乎很清楚这个时间所有人活动的地点,冥王动了动手指,那双开的门便自动向两边敞开。

众人的视线被这里的动静吸引了过来,一看之下却都是狠狠一抖,却见四处散布的人都以最快的速度闪身站好,那嗖嗖嗖的人影飘的,转眼间刚才还乱哄哄的房间顿时安静的不得了。

其中两个人飞速的去里边把一张豪华的椅子搬出来,那小心翼翼的样子,似乎是在怕弄脏那椅子一样,王紫看了看冥王,瞧他把这些人吓的。

这里却是一个练功房,诺大的房间内最醒目的是一个擂台,刚才好像刚刚打过一场,众人正在为下一场准备呢,却遇到冥王忽然就这么来了。

冥王抱着王紫,径自坐在了那椅子上,毋庸置疑,这里的所有房间都有他的座椅,虽然这件擂台他也不记得多少年没有来过了。

“参见冥王!”众人齐齐拱手,倒没有下跪,更有种江湖气,虽郑重,却也有不明显的轻松,王紫知道,这些人表现出来的更多的是敬重,而非害怕。

“参见王妃!”廖三儿抬眼瞄了一眼,众人的声音刚落,他就鼓起勇气接着喊了一句,喊对了他就发了,喊错了就数罪并罚,一定死的很难看。

廖三儿这儿正紧张的跟什么似的,冥王却抬眸看了一眼廖三儿,然后收回了视线,方才进门时威慑的气息却是淡了一些,众人心中想,廖三儿你真是真有胆儿!不过也不敢怠慢,赶紧跟着喊:

“参见王妃!”

听着那一声声恭敬的王妃,垂眸看了看冥王,他带她来这里的,原来是这个意思,迫不及待的昭告天下吗?

------题外话------

明天就是中秋了,提前祝妞儿们中秋嗨皮~多吃俩月饼,圆圆满满哒Y(^_^)Y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