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三九:筱雪的身世

她听惯了五月称呼他美人大叔,可是她的一声“舅舅”,是那么残酷的事实!

权佑擎撑着眸子,以疼爱的目光看着五月!

不多时,他轻叹一声,带血的红唇蠕动,最终声音沙哑且虚弱的说道:“五月,别哭!”

“舅舅,你肯定不会有事!宫里面有最好的御医,还有我也一定会……舅舅……”

五月的话还没说完,她就尖锐的喊了一声!

而她的呼唤,也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包括苏苓也连忙止住泪水,惊愕的站在原地,但怎么也迈不开前进的步伐!

凰老三轻轻拍了拍苏苓的脊背,随后他走上前,凝神看着双眸紧闭的权佑擎,在水天悦愈发难以自持的恸哭声中,他缓缓伸出两指,放在了他脖颈边!

须臾间,似乎凰老三悄然舒了一口气,“只是晕了过去!玉树临风,你们两个,以最快的速度将他送到王府,找吴太医前来医治!”

凰老三说着就看向了十米外的地方,玉树和临风闻声便驱步走来!

“是,三爷!”

赶回到王府并不是难事,毕竟他们之前来的时候,特意将马车停靠在废城外的森林中!

临风和玉树两人扶起权佑擎,而一旁的水天悦却目不转睛的看着凰老三,道:“王爷,我跟着他,一起!”

水天悦的态度相当的坚定,见此凰老三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在他心里,水天悦自然是无法和苏苓相比的!

她因为权佑擎的关系,所以对苏苓大呼小叫!

他不计较并不代表他会放任!

他们两个人,都知道一心想要护着在一起的人,所以立场不同,话不投机!

水天悦看着玉树和临风扶着权佑擎缓缓走向远处,她站在原地良久,最终还是忍不住回眸看了看一旁泪眼朦胧的苏苓。

她抿了抿红唇,叹息一声,想要说些什么,可是看见苏苓同样难过的表情,她还是忍了下来!

远望着水天悦的身影远走,苏苓的心里仿佛破了一个洞似的!

随着天寒地冻的气息,一点点吹进了她的心田之中!

她以为,她这一生无愧所有人,可现在看来,她终究还是亏欠了权佑擎!

如果早知道鬼颜就是她,她宁愿自己受了玉伯那一掌,也不会让他替自己承受!

“放心吧,他不会有事的!尽快解决这里的事情之后,我们就回去!”

此时凰老三走到苏苓的身畔,搂着她轻声安慰着!

其实这件事对他的触动也非常大!

他虽然一直都知道权佑擎对苏苓的心思,但是一直没想到,他用情如此深!

尤其是权佑擎对他说的那句话,在他心里也造成了不小的波动!

只是他习惯将一切都隐藏在表面之下,所以依旧沉着脸罢了!

见权佑擎已经被临风和玉树带走,苏苓想都不想,擦干眼泪后,直接走到玉肃之和楚易的身边,“你们两个,一路护送他们回去!如果这期间发生任何意外,就不必来见我了!”

“是,教主放心!”

话落,玉肃之和楚易也匆忙跟上!

在这样的时刻,他们两个对权佑擎的身份还是很难转变!

但是之前亲眼看到他为了教主承受那一掌,这样的感情让他们自愧不如!

玉肃之和楚易相继离开之后,金銮殿门外的空地中愈发显得安静异常!

才不过短短的半个时辰的光景,御龙骑就已经将玉伯所有的手下全部制服!

此时,场中的形势呈现着两种极端,一方是御龙骑团团包围着的珍珠岛手下以及玉伯仅存的百名护卫!

另一边则是被赤虎和极长胜等人所围住的月琴歌和月流华!

至于被困在阵法中的玉伯,却没有人再关心他的生死!

被困于阵法之中,若是没有月流华或者月琴歌,谁都不可能解开!

至此,只要玉伯不被放出来,那么他的生死就再也不会对苏苓造成任何的困扰!

此时此刻,苏苓已擦干了眼泪,随着凰老三二人缓缓踱步走向了月琴歌和月流华!

他们父子俩还在沉默的相对,但在凰老三靠近之际,月流华扬起一抹苦笑,看着他故作轻快的说道:“盟主,你说这事多逗!

这个男人竟然说是我的父王!而且他的身份还是前朝的太子!你说好笑不好笑!”

凰老三凛冽的俊彦因为月流华的话而产生了少许的皲裂!

他颇有些无奈的看着月流华,其实从他那双挣扎的双眸中,他知道月流华应该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

只不过,接下来他到底会怎么抉择?!

是站在月琴歌的一方以卓绝的阵法和他们抗衡,还是说他初心不改,即便对方是他的父亲!

“月琴歌,这么多年你身为南夏国的帝君,即便如你所说的是忍辱负重,但是难道你对夏绯绵真的没有半点感情?

你宁愿看着她辛辛苦苦支撑的江山就这么毁于一旦?或者说让整个天下大乱,难道你就能够确定前朝一定能够光复?”

苏苓强行让自己镇定坚强下来,所有的事情最后一关就是月琴歌!

他虽然是孤身出现,虽然现在玉伯的手下都已经伏诛,但是最重要的一点,这个男人精通术法!

月流华同样也会,但却无法确定和他之间到底谁的术法会更精锐一些!

况且,事发到现在,他已经看到玉伯和他手下的下场,可是他依旧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仿佛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这一点,是他们所担心的!

苏苓隐晦的眸子瞬也不瞬的打量着月琴歌!

而一听到她的询问,月琴歌含笑,“谁说本宫对夏绯绵没有感情!你知不知道,本宫恨不得她死的越惨越好!

不过,老天终究还是听到了本宫的心声!如今,一个身患花柳病的女皇,想必也活不长久了!

如此,本宫为何还要留在南夏国?苏苓,你很聪明!不过,如你所说的,天下大乱正是本宫乐见其成的结果,你现在有意劝本宫收手,未免也太晚了吧!”

“那筱雪呢?她身为太女,即将成为下一任的女皇!难道你就忍心看到她的江山战乱?”

苏苓一声接一声的询问,是想要尽快弄清楚月琴歌真正的想法!

这个男人貌美如花,但同样也危险之极!

他们必须要弄清楚他所有的想法后才能见招拆招!

至少,现在他们不敢轻易的和他发生冲突,否则若是像玉伯那样被困在阵法中,那么一切都无法挽回了!

闻此,月琴歌妖媚的嗓音如袅袅的琴声传来,“她?本宫待她不薄,若她坐上女皇之位,却不能面对战乱的话,那只当本宫看走了眼!一个不知名的村女而已,本宫可没有那么多的善心!”

“你……你这男人怎么这么冷血啊!”

这句话,是月流华喊出来的!

他大体已经了解了这个男人真正的身份!

南夏国的帝君!

月琴歌面色一怒,睇着月流华,骂道,“你给本宫闭嘴!”

“我偏不!”月流华不服输的气势一下就高涨,“你说我是你的儿子!但你自己怎么不看看,你哪里有当爹的样子?

看来,当初你送走我,根本就不是因为你要忍辱负重,而是你想要当上南夏国的帝君,所以你才把我和太女给调换的!

是不是这样?你说那么多没有用的,其实就是想掩盖你自己的野心和肮脏的手段!哼!”

月流华不太了解所有的事情真相,包括之前月琴歌所说的话,他也是浑浑噩噩的只听了一半!

此时,不得不说月流华说出了连苏苓都极为想要知道的实情!

果然,在月流华的激将口吻中,月琴歌强忍着怒气,冷笑,“调换?夏绯绵的孩子,哪里值得本宫做这么多?

你乃是本宫当年和前朝太子妃所生的孩子,若非如此,就凭你刚才说的那番话,本宫早就捏死你了!

筱雪,他的确是本宫调换的孩子,不过当初夏绯绵所生的那个儿子,早在被本宫送出宫之前,就掐死在襁褓里了!”

月琴歌不甚在意的态度,甚至还不乏轻蔑的口吻,让所有人登时陷入了沉默!

就连月流华也因为他的话而久久无法言语!

只不过,在这样安静的时刻,忽然间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人,她嗓音略带沙哑,脸蛋通红,双眸内染了哀伤,“皇爹,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题外话:

这是二更!今天更新完毕!大结局在这个月底肯定能写完,由于要交代的事情太多,所以要耽搁几天!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