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三八:这个世界太玄幻了

“玉箫,弄丢了本宫的儿子,让他变成这幅德行,这笔账咱们慢慢算!”

月流华完全没想到自己会听到这一番话!

他怔愣在原地,努力的回想着月琴歌所说的话!

本宫的儿子?!

说的是他吗?!

因为月琴歌的话,月流华久久不能回神!

他仔细打量着月琴歌,却始终难以置信!

他看起来和自己的年纪明明差不多,可怎么会自称本宫?!

而且,他刚才分明是意有所指,说自己是他的儿子!

这个世界太玄幻了啊!

他自己是孤儿来着!

“太子……恭喜太子找到皇太孙!”

彼时,玉伯虽然惧怕于月琴歌的威胁,但是仍旧站在他身畔,抱拳说了一句恭喜!

闻声,月琴歌轻蔑的瞬了一眼玉伯,随即他睇着身侧的月流华,凝眉冷声道:“还不叫父王?”

月流华一怔,面色扭曲的看着月琴歌,“你多大啊就让我叫你父王?!你看起来和我差不多,你别想占我便宜!”

对于月流华的抵触,月琴歌的脸颊没有半点变色!

他反而轻描淡写的开口,一席话也让月流华开始沉思!

“你现在不承认不要紧!你是本宫的儿子,这一点毋庸置疑!当年你离开本宫的时候,才只有两岁!

前朝被灭,本宫只能将你交给玉箫去照料!但是他照顾不周,将你弄丢了!本宫也很意外!

不论你信不信,你和长相得本宫真传,这里任何一个人都能看出你与本宫的关系!做不了假!”

月琴歌淡淡的说着往事,但是月流华却反口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叫当年前朝被灭,你将我交给玉箫的?

我是……我是前朝的人?”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孤儿的身份,竟然会在最后有这么大的翻转!

月琴歌点头,“你是前朝太子,也就是本宫的孩子!当年本宫忍辱和南夏国太女成亲,不得不将你送走!本宫……”

“你等等!”月流华突地打断了月琴歌的话,随后他拧着眉毛,“你和南夏国太女成亲?那你岂不是嫁给了一个女人?”

月琴歌闻声就漫不经心的眨眼,而月流华则浑身恶寒的一抖,“你好恶心啊!如果你说的是真的,那么你堂堂一个太子,竟然甘愿屈身在女人的身下?”

月流华的话说的毫不避讳,而一旁的玉伯听到此言,连忙低呼,“皇太孙,莫要口不择言!”

“你滚一边去!我知道你,这次的事情就是你这个老头一手促成的!

你说你都满头白发了,怎么还这么为老不尊!你们这样搞下去的话,要是天下大乱,你们就没有负罪感吗?”

月流华还是单纯的,毕竟在他的世界里,黑就是黑,白就是白!

玉伯等人在一定程度上早就被他视为敌人!

说话更是不可能会客气!

但,谁都没想到,月流华的尾音刚落,月琴歌竟反手打了他一巴掌!

一瞬间,将他们三人围在中间的众人,都是一愣!

“放肆!你有什么资格埋怨本宫?你以为当年若不是本宫选择屈就的话,你还能活到今时今日?!”

亲耳听到自己的儿子对他以言语侮辱,月琴歌是在难解心头之怒!

反观月流华歪着头,唇角不停的抽搐,满目震惊的瞠目看着他,随后摸了摸火辣辣的脸颊,“你打我?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竟然敢打我!”

“本宫打的就是你!身为前朝太子的儿子,你同样身兼重任!

但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竟和本宫的敌人联手对抗本宫,你还有没有心?!”

月琴歌对月流华的苛责言语听起来十分的刺耳!

怔忪的看着月琴歌,半饷后月流华哈哈大笑,“哈哈哈!你还好意思说?你现在跟我讨论我的身份,如果你真的是我爹,那你有没有想过,这么多年我是怎么过的?

你又知不知道,如果遇不到凰老三,我可能早就死了!

打从我有记忆以来,我就是个乞丐!我整日吃着别人的残羹剩饭,还要承受着其他乞丐的殴打谩骂!

我吃不饱,睡不好,我无处藏身,无处躲藏!

好不容易有一户人家愿意收留我,你知道我那时候多大吗?我才五岁!

当时,我也仅仅享受了几年安康幸福的时光,结果边关战乱,我所在村庄*间被屠杀殆尽!

眨眼间我又变成了一个无人问津的乞丐!

我过的是什么日子,你根本都不知道!你嫁给太女,你享受荣华,你想过我吗?

现在二十几年了,回头来你和我谈我的重任,你自己难道都不觉得可笑吗?!

我空有一身奇门遁甲之术,但是能当饭吃吗?!

如果不是凰老三给我一切,的确不会有今时今日的我,因为我很可能在当年战乱的时候,就已经死了!”

月流华被月琴歌的一巴掌以及他强加在他身上的责任而彻底激怒!

他愤恨的大吼,带着巴掌印的脸颊也愈发的红润!

就连他那双如水清澈的眸子,都泛出几缕红丝!

月流华的吼叫,让月琴歌良久无语!

他深邃宛若古井般的眸子陡地等着玉箫,下一刻他长臂伸出,直接掐住了玉伯的脖子!

“玉箫,当初你是怎么答应本宫的?!

当初本宫将流华交给你的时候,他才两岁!你给本宫说清楚,他到底是怎么丢的!”

月琴歌无比危险的眸子恶狠狠的瞪着月流华!

那掐住他脖颈的手也在暗暗的用力!

月琴歌抓住了月流华话中的重点,他那么小的年纪,就在外面当起了乞丐,当年他离开玉箫的时候,到底才多大?!

玉伯被月琴歌钳制住,整张老脸涨得通红!

不管怎么说,在月琴歌出现之前,他始终都是众人眼中不可一世的玉伯师尊!

“太子,我……”

“你去死!”

月琴歌怒火攻心,似是完全不打算再听玉伯的解释,狠狠的捏着他的脖子,一把就将他甩了出去!

当然,力度并没有多大!

而站在他面前的月流华,也清楚的察觉到,月琴歌竟然是没有任何内力的!

他堪堪用蛮力将玉伯甩出人群的包围之中,下一瞬月流华就感觉眼前一阵诡谲的气息划出他的指尖,定睛一看,他面色一热!

果然之前在城外的阵法,就是这个自称是他爹的男人所设下的!

彼时,月琴歌因为玉伯将月流华弄丢的事情,无比愤怒的用一道天罡九绝阵将他困在了其中!

而玉伯受制,这一点对于其他人来说,倒是帮了一个忙!

但见,被月琴歌困在阵法中的玉伯,一个人就仿佛跳梁小丑般,在阵法里不停的跑跑跳跳!

当初他的雷厉风行和老谋深算,都被月琴歌彻底终结在此!

自然,玉伯也根本想不到,他自己的结局,竟然是在古稀之年,要永远被困在阵法之中!

月琴歌不屑的将玉伯丢开并困在阵法中后,他转眸看着月流华,语气放缓,“本宫并不是不要你!而是当年迫不得己才将你放在玉箫的身边!

是他的做的不对,本宫已经惩罚了他!那你……能否原谅本宫?!”

彼时,玉肃之和楚易二人面面相觑,他们两个自然也看到了玉伯被困在阵法中无助的样子!

可是对于他们来说,却没有半点的同情!

虽然心底会无限的唏嘘,可是他们既然选择了跟随苏苓,就绝不会再三心二意!

而若非是到了这个地步,他们两个也绝不会知道,原来玉伯的身后还有一个月琴歌!

彼时,月流华沉默的看着月琴歌,良久无语!

两人就这样默默的伫立!

而另一头,地上的权佑擎已经进气少出气多,但水天悦却始终不肯放开抱着他的手!

“权太子,你跟我说说话好不好!你不会有事的!你一定不会有事的!”

苏苓被水天悦推到了一边,而凰老三则抿着薄唇上前将她拉起来抱在了怀里!

就连始终默不作声的五月,都悄悄走到权佑擎的身边,蹲下小身板,一点点擦着他唇角的血迹,声音软软带着哭腔,“舅舅,你不要离开,可以吗?”

五月的这一声呢喃,让苏苓也刹那间泪如雨下!

题外话:

这是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