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倾世权谋,绝色俏王妃

章 六三五:苏傲的心声

彼时,不少御龙骑的人看到这一幕,纷纷抽身前去,但由于玉伯的速度过快,他们的动作还是迟了一步!

由于玉伯的速度过快,包括苏傲和鬼颜二人也是在他身后犹如护法般紧紧跟随!

几个起落,玉伯就和苏苓之间的距离只剩下几步之遥!

待稳稳的落地后,玉伯微微眯起眸子,看着苏苓和凰老三,却故意无视她怀中五月那纠结的小脸蛋!

继而,玉伯冷笑的说道:“把金钥匙叫出来吧!”

这语气虽是感叹,但是却似是充斥着浓烈的火药味!

闻声,苏苓叹息摇头,“玉伯,你用了将近大半辈子的时间,最后竟只是为他人做嫁衣,你觉得值得吗?”

“苏苓!少废话!老夫做的事,由不得你置喙!若是你现在将金钥匙叫出来,老夫可饶你们一命!否则……”

“否则,如何?”

面对玉伯的咄咄相逼,苏苓没有半点的惊慌!

而她身侧的凰老三虽然什么都没说,但是稳如泰山的将苏苓护在身侧!

只不过,他的双眸冷冷的睇着飞身而来的苏傲和鬼颜,他无视鬼颜那双清冽的眸子,反而一瞬不瞬的看着苏傲!

昔日的兄弟,如今的仇敌,两人目光交汇时,苏傲情不自禁的想要转开视线!

但眨眼间,他似是想到了什么,强迫让自己对上凰老三的冷眸,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尘,交出东西吧!月太子的手段你不了解,如果你们冥顽不灵……”

“苏傲!”此时苏傲是看着凰老三开口的,但是一旁的苏苓听到后,倏地开腔,“现在这幅田地,就是你想要的?”

苏苓的质问和满目寒凉的神态,苏傲重重的喘息了一声!

他细细的看着凰老三,狰狞的脸色半饷才转眼看着苏苓,“现在是什么田地?而我想要的是什么,你根本就不知道!”

“大哥,你做这些,真的会感到安心吗?现在二哥生死未卜,你临阵倒戈,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宝藏的*,就那么大?”

苏苓痛心疾首的看着苏傲,完全无视她身前神色得意的玉伯!

闻声,苏傲上前一步,与玉伯并肩而立,他专注且坚定的眸子,瞬也不瞬的徘徊在苏苓的脸上,下一刻,他出口伤人,“苏苓,你有什么资格质问我?你有什么资格怀疑我?

你扪心自问,走到如今这样的地步,你难道就一点责任都没有嘛?

曾经相府是何等的安详和美,可如今呢?我娘因你而死,我爹也为了你们要告老还乡!

如今国还在,可家却已经名存实亡!这一切,难道不是因为你和你娘吗?!

我昔日对你疼爱不假,那是因为我以为你是我的亲妹妹!

可自从你和你娘的身份暴露之后,相府因为你们承担了多少的压力和恐惧,你们从来都不知道!

五年前,你既然离开了,又为什么要回来?!你不是相府的孩子,所以你可以毫无顾忌的留下无数后患之忧!

可你从来没想过,你自带的危险,会间接伤害到你身边的人!

让我最无法接受的,就是爹竟然要带着整个相府迁居老家,而究其原因,竟然还是为了你和你娘!

我好不容易坐上齐楚丞相的位置,我前途无量,仕途光明,但最终却要为了你们两个不相干的人,搭上我一切的努力!

凭什么!你们凭什么?!你们母女为了相府做过什么?你们无度的索取爹的疼爱,到最后竟还要赔上我娘的性命!

你们母女俩,就是红颜祸水!如今,为了你,他堂堂齐楚尘王还动用了帝王的秘密骑兵御龙骑!

若是我不这样做,总有一天这天下也要被你们这对祸水彻底搅得天翻地覆!”

此时此刻,是苏苓第一次听见苏傲这样剖析自己的心声!

而她一直所想不通的事,也在苏傲的解释下,渐渐清晰明朗起来!

原来,他从很久以前,就已经不是曾经疼爱她的苏傲了!

“怎么?无话可说了?”苏傲再次上前一步,拉近了与苏苓的距离后,态度愈发的猖狂,“你是不是没想到自己会遭遇背叛?

你仔细看看,这次背叛你的人,又何止我一个!

这个鬼颜,一开始你不是对他相当的信任嘛?可结果呢?他如今也与我并肩,而你呢?!

苏苓,你从来都任性妄为,当初如此,如今亦然!

你从不会考虑身边人的感受,你也从来都不会将任何人放在心上!

甚至,你自私的主导一切,甚至都不曾问过,我们是否愿意帮你……”

苏傲越说越激动,那恶狠狠的态度,以及咬牙切齿的样子,似乎恨不得能将苏苓撕碎了一般!

可他的话音落定,苏苓眼神茫茫的泛出一抹自嘲,她如泣如诉,低声呢喃,“大哥,我从没有自私的主导一切!我也从没想要让相府家破人亡!

如果我真的自私,当初我为何要嫁给凰胤尘?我自以为赔上自己一生的幸福,只要能够换回相府永久的安宁,我就觉得值了!

可老天终究还是垂怜我,让我得到了凰胤尘!

但是……苏傲,这一次的所有事情,我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也从没有要你们前来!

我从来都尽量做好所有的事,但凡我自己能够做的,我断然不会要求别人!

你对我的恨意,日积月累这么久,真是难为你还要在我面前作秀了!”

此时,亲耳听见苏傲如此冷冽的态度还有那么多伤人的字眼和指责,苏苓这感觉自己周身的血液在一点点冻结!

她曾经在这个世界最重视的亲情,她曾经因为老爹的一番话,而决定下嫁给凰胤尘,只为了能够保全整个相府的安危,在此时此刻却显得那么可笑!

她可以不要所有人,她可以永远一个人,但是她却从未自私的主导一切!

唯独,五年前,她任性的那一次,伤害的其实从来不是凰老三一人,她自己又何尝不是遍体鳞伤?!

如今世事安稳,却还是逃不过人心不古!

苏傲听着苏苓的话,下一刻满目嘲讽,“苏苓,你当然这样说了!可是我娘的死,你怎么解释?难道她不是因为你才会被杀的吗?

还有,爹为了你们母女,做了那么多的事,可又凭什么让我也告老还乡?你说,你说啊!”

苏傲激动的恨意满满的刻在脸上,他句句剜心的言语,在无形之中将苏苓心底对他最后一点情谊全部消磨殆尽!

她仰头悠远的望着天际,菱唇微动,低声浅语,“大哥,你恨我的原因,应该根本就不是你所说的那样!

我想,相府大公子一直以来在众人的眼中都是沉稳内敛的贵公子,可你内心深处,其实更想要别人肯定你的存在才是!

你是不是觉得我抢了你所有的风头?你是不是觉得如果没有我,那么相府之中最受好评的一定是你!

因为,当年你放纵二哥玩乐游戏人间,你的真正目的恐怕只是想突出你自己吧!”

痛心疾首的感觉已经不能够形容苏苓的心情了!

要不是苏傲对她有那么多那么多的怨怼,她可能还想不透这一层的关系!

诚然,他会背叛的原因,其实只是他的虚荣心在作祟!

他舍不得丞相位,舍不得官场仕途,他的名利心才是他最终所追求的结果!

他也许知道自己无法忤逆老爹的决定,所以决定破釜沉舟,和玉伯联手!

那么一旦最终月琴歌复国成功的话,那么他的地位也会一日冲天!

太讽刺了!

他用各种各样的借口将一切的怪责全部扣在她自己的头上,但他却始终不肯面对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

“苏苓,多说无益!交出金钥匙,否则……别怪我不念旧情!”

苏傲摆明了不想再和苏苓多说,甚至有些亟不可待的愤恨出口!

然而,已经冷静的接受一切事实的苏苓,淡淡的收回目光,镇定的睇着苏傲,道,“我身上有金钥匙的事,也是你说出去的,对吗?

当初这消息虽然散播天下,但是却从没有人知道,能开启宝藏的东西就是金钥匙!”

话落,苏苓的神色认真无比的看着苏傲,结果还没有等到他的回答,一旁的玉伯却突然出手……

题外话:

稍候还有更新!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