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穿越之冲喜继妃

第二百三十七章 上京四公子,雪妍的警告

上一世她也是在十四岁快十五岁的那年到的上京,但是就在快到上京的时候她和弟弟遭遇了劫杀,当时的她由于是从马车上摔了下去昏迷了。等她醒来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府中,但是弟弟却下落不明。她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是被一个叫王浩雨年轻人救回来,听母亲说他还是自己堂姐的未婚夫。反正自己也没见过人,但是谁也没想到自己醒来之后上京就传言自己和他有婚约。其实外面传的是董小姐没说姓名,他们这些知道真相的都知道是和她同岁的堂姐董玲珑,但是外界不知道都以为那个董小姐指的是她董依琳。父母和她都想着等堂姐和他年后成婚了,谣言也就不攻自破了。但是谁也没料到自己到了上京才半个月,赣州传来消息说堂姐得疾病去世了,但是祖母为了当年的诺言要自己代堂姐嫁去王家。自己知道的时候其实心中也是挺开心的,母亲他们说那王公子各方面都很好,自己嫁给他不会吃亏的。自己当时也想着要是能嫁给一个品貌优秀此之人,也算是自己的福气。可是等嫁过去之后才知道那哪里是福气,而是狼窝,自己一切苦难的开始。直到上一世临死她才知道,他们一家被祖母和伯父还有王家给算计了,所以他们一家人才会枉死。这一世她一点要在得到堂姐“死亡”消息之前有所准备才是。其实一切从他们姐弟来上京遇袭就有了开端,他们大费周章的不过是想找到他家里的一件很重要的东西。王浩雨娶自己就是为了那件东西,但是知道最后他们都没能找到,所以他才会对自己百般刁难折磨,直到自己惨死。所以虽然她不知道他们要找的是什么,但是知道那东西很重要说是祖上留下来的,不知道那东西到底是什么,自己这一世能不能见到。

董依琳想到这里收回了自己的思绪,这两天她没出府那流言也不知道有没有,她这一世一定不能处在被动地位了。

“夏荷,和我说说这上京有什么比较让人津津乐道的事情吧,你也知道我刚到上京很多事情都不知道。还有救我的圣王妃又是怎么回事?”董依琳装作不经意的样子打探消息,这丫头是她母亲给她的,挺忠心的上一世为了自己死的很惨。

“小姐这圣王妃要是说起来还真是个传奇,你不要看她没有为圣王爷生下一儿半女,但是多年来圣王府就是她一个王妃半个侍妾都没有。听说圣王府曾经有想爬床的丫头,不想圣王爷竟然当着满府的下人面给挑了四肢,然后仍在了城外的乞丐窝里,可想而知那人的下场是什么。据说圣王爷只所以要这么处置,就是怕圣王妃不开心。上京的人都知道只要有圣王妃的地方就一定能看见圣王爷,圣王爷对圣王妃很是宠爱。当然圣王妃也不是平常人了,要不然也不会得到圣王爷的宠爱了。十几年前那时候圣王爷身中剧毒,为了出去找药解毒诈死了。那时候的圣王妃也是刚冲喜嫁进圣王府孤女。不对,那时候是玄王府还不是圣王府,玄王府有个很厉害的侧妃,大家都玄没根基的王妃的日子不会好过了。可是谁也没想到她不但无事还养育了玄王爷的嫡子,直到玄王府的少爷封为上圣世子,她们母子竟然完好无损的出现在大家眼前,玄王府也成了圣王府。”夏荷其实也没多大,这些事她也是听人说的,要不然她怎么会知道。

“你说现在的圣王府是原来的玄王府?”董依琳问,她记忆中是有玄王府。不过好像在她还没出生的时候那玄王爷就死在了一次外出养病的行宫里,一年之后玄王妃也不知所踪了,都说玄王妃那是殉情了。

“是呀,圣王府就是原来的玄王府,圣王爷就是陛下信任的皇长兄。都说要不是圣王爷小的时候中毒这皇位本就是他的,听人说圣王爷的毒也是小时候误喝了陛下的茶水才会中毒的,后来叛乱的时候又替陛下当了一剑当时很危险的,但是好在有圣王妃在。不但治好了他的伤,还顺带的解了他的毒。”夏荷越说越高兴,好像在说什么了不得的事情一样。

“这样说圣王妃的医术很好?”董依琳现在对这个圣王妃很好奇,她一个女人是怎么做到的,上一世的自己如果也这般厉害,那也不会有如此的下场了。

“圣王妃的医术那上京那是出了名的好,医阁就是圣王妃建立的,那里的大夫也是比其他大夫医术好多。小姐你不知道就连圣王府的圣世子和瑾郡王都会医术,圣世子的医术得到圣王妃的真传也是好的不得了。这圣王妃虽然没生一男半女的,但是她对圣王爷的两个儿子都很好,权当自己亲生的养育,这两位小王爷也对她奉若亲母。在其他人家只是听说继母狠毒的,但是却从没见过像圣王府这么一家人的,那母子明明没血缘关系但是他们却比很多亲生母子都要亲密无间。这圣王府的两位小王爷也被身王妃教养的很好,这上京四公子里四人他们圣王府就占了两位。这排在第一的位的就是圣世子轩辕云墨,人称墨萧公子这是他很早就得到的名号,只因他擅长吹箫听说他的箫声冬天都能引得百鸟凤翔;这第二位的就是瑾郡王轩辕少泉人称化雨公子,说的是他行事作风可以感染身边的人;那第三就是白府的二公子,也就是皇后娘娘的娘家二侄子白流冰人称多情公子,说是他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第四位就是书生公子这说的是文丞相的孙子,他本就是书香门第一副谦谦公子的模样,但是他虽然不会拳脚功夫但是会轻功和极厉害的暗器,一般人也进不了身。小姐我告诉你这几位除了文公子其他几位都没有成亲,上京的很多贵女都想嫁给他们。”夏荷说到这几位公子的时候眼中都是崇拜之情。这几位在上京当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但是她身为奴才是没机会见到他们了,想想就算了。

董依琳听着夏荷的话,想着自己的事,她想这几位公子的门第哪个是好进的。越是身份尊贵的人越让她敬而远之,她倒是希望自己不要见到这几位公子才是。就是不知道救自己的人是不是他们其中的一个,爹、娘都说不认识那公子。想必那公子也许不是上京的人吧,或者是办事路过上京。不对,那公子应该就是上京的人,要不然不可能单凭父亲的一个名字就能送他们姐弟回家,而且还没送错地方。他们是上京的就是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再见到了,自己那天其实也没有看清他们。

“这么说来圣王妃的性情应该很好了,不是个难相处的人?”董依琳猜测这样让人夸赞的人应该是个好相处的,那看来自己也可以放心一点了。

“是很好相处,圣王妃治病从不问身份的。”夏荷用力的点着头说。

董依琳知道圣王妃好相处就好,即使不好相处她也要小心应对才是,那毕竟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小姐,我们到了下车吧。”夏荷感觉到马车停了,然后掀开帘子看看,她们已经在圣王府的侧门了。

圣王府的大门不是他们这些人可以进出的,那些官员拜会只能等在侧门。

“大哥麻烦你通禀一下,我家小姐姓董,是圣王妃让来的,我家小姐也是特来拜谢圣王妃的救命之恩。”夏荷走上前对着门口的侍卫施礼,然后说明来意。

“我这就去回禀,请董小姐稍后。”那侍卫看了一眼夏荷身后的人,快速的走进去。

董依琳看着那已经进去的侍卫和那依旧站在门口的另一个侍卫,就凭他们那不卑不亢的神情,就知道这圣王府不是一般府邸可以比的。都说丞相门前七品官,那圣王府的门前岂不是官更大,但是他们竟然没一点异样的举动,一定也没有看不起她的样子。

那侍卫很快就回来了,然后身后还跟着一个绿衣少女,应该是侍女之类的人。

“奴婢茯苓见过董小姐,绣嬷嬷让奴婢带董小姐入内,董小姐请。”那侍女先是弯腰施礼然后起身介绍自己。

“有劳茯苓姑娘带路了。”董依琳还了她半礼,然后说。

茯苓看着董依琳的举止一笑,然后走在前面带路。

董依琳走进圣王府,她一路上看着圣王府的景致觉得心情舒畅。圣王府从外面看着很大气威严很符合圣王爷的身份,但是她走进来却发现这里面小桥流水,水中荷叶摇曳,倒是有一种书上描述的江南水乡的韵味。里面和外面的差别很大,本该威严的圣王府现在看着却有家的感觉。

“这府中的景致都是王爷按着王妃的喜好修建的,前面就是悠然院了。”茯苓也许是看出董依琳的心思或者是每个第一次来圣王府的人她们都会说这么一句。

董依琳知道前面就到圣王妃住的院子了,所以也不敢左思右想了。

“绣嬷嬷,董小姐到了。”茯苓带着董依琳走进悠然院站在院中对着站在前面的雯绣说。

“知道了,你去做事吧。董小姐请,王妃在等你。”雯绣站在原地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然后自己先走进去。

董依琳和抱着一个锦盒的夏荷走到门口,她接过夏荷手中的锦盒让她等在外面然后自己走进去。

“臣女董依琳拜见圣王妃,谢圣王妃的救命之恩。这是臣女的一点心意,还请圣王妃不要嫌弃才是。”董依琳走进去对着那坐在桌边还没放下手中活计的上官雪妍跪下行礼,然后抱着锦盒举过头顶。

雯绣接过她的锦盒放在桌子上,自己站在一边。

“董依琳?起身吧。雯绣看茶,身体可还有什么不舒服的,我在给你看看。”上官雪妍叫她起身,说道看看的时候,董依琳刚听到上官雪妍的话起身,然后腕部就被一道丝线缠着。

董依琳看着腕部的丝线只能站在那里,不敢动了。她还有吃惊,从没见过如此诊病的。

上官雪妍其实从她进来就知道她现在就是一个正常人,那魂魄和她现在的身体融合的很好。

“看来好的不错,但是还要好好休养才是,你好像有点气血虚,那不是大事养养就好了。”上官雪妍收回那丝线,看着她说。

“是,还要多谢圣王妃的救命之恩,要不是您救治,我恐怕也被那毒给害死了。”那董依琳又跪下对着上官雪妍说。

上官雪妍听到她的话给雯绣一个颜色,雯绣走出去还顺带的关着了门。

“解毒?你自己是不是中毒你难道不清楚吗,本妃的医术在高明也不可能给一个没中毒的人去解毒。说是解毒那也只不过是对外的说辞吧了,你说是不是董小姐?”上官雪妍手指上绞着刚刚诊脉的丝线,然后事不关己的说。

“依琳不懂圣王妃这话是何意,依琳中毒是圣王妃对家父家母说的。”董依琳听到上官雪妍的话身子轻微的摇晃一下,她在想难道这圣王妃知道她的身份了。

“那不是也是为了你好,怎么现在是在怪本妃没给你父母说实情?”上官雪妍看了她一眼,继续玩着手中的丝线说。

上官雪妍的语气没有一点责备的意味,但是却让董依琳除惊出了一身汗,她是真的怀疑这圣王妃知道了什么,但是又觉得不可能。

“你是董依琳又不是董依琳,你一身怨气归来。这一点你在本妃面前是掩饰不了的,你的魂魄也是本妃给你镇压的,要不然你还在昏迷呢,也许就只能一直昏迷下去。你既然归来那一定有你要做的事,你是想保护说谁也好,报仇也好,这些本妃都不会阻止。但是前提是你做的事不能危害到西越,朝堂也好百姓也好。只要你有搅动西越的心思,本妃能让你生也能让你死,董小姐你可听明白。”上官雪妍突然把缠绕在两指上的丝线崩断了。

上官雪妍的话说的极为轻巧,但是听在董依琳的耳中犹如晴天霹雳,她怎么也没想到圣王妃会知道她的身份,而且自己能醒来也是她做的。她能知道自己的身份那是不是其他人也能看出自己的身份,那自己不是很危险,一旦有人知道自己的身份,自己一定就会被世人所不容。但是她的大仇还没报,她还不想死。但是圣王妃后面又说了什么,只要自己做的事,不牵扯到西越,她不会管自己的事,那是不是说自己还有机会可以报仇,那自己一定要在被发现之前做完自己的事情。

“你只要记住本妃的话就好,至于你的身世之谜除了本妃没人会发现,就是了空都不会发现什么。”上官雪妍看着那个已经被自己吓的跪坐在地上的人,自己说前面的那些只是为了给她一个警告,但是只要她对西越不造成危害,她可以当做不知道。既然当时她和宸决定帮她,就没打算拿她的特殊身世做其她的事。

“你是谁?为何帮我?”董依琳经过刚才的惊吓之后,她已经镇定了。毕竟她也是经历过生死的人,那还有什么场面是可以吓着她的。她一开始只是没想到会有人知道她的不同罢了,对方既然知道了她只能见机行事,更何况对方也说了,她只要在不危害到西越的情况下,她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

“我是谁,这上京之人不是都知道吗?至于为什么帮你,我也只不过顺应天意罢了。既然天意让你重新活了一世,那就一定有它的用意,你自当珍惜才是。不要让你的执念禁锢了自己,一旦你做出伤人伤己的事,到时候想要后悔也来不急了。我虽然不知道你的怨煞之气从何而来,想必你心中的仇恨也不轻。你还年轻,你的人生才刚开始。”上官雪妍听到她的问话,并不觉得她问个上京所有人都知道的问题有什么可笑。她知道她问的是另一重意思,她是在问自己为什么可以看出她的不一样,还有为什么可以帮她镇压灵魂。

上官雪妍回答的也很巧妙,她看似像是没听懂她的问话,但是却回答着她的问题。上官雪妍觉得她不应该被仇恨所束缚,心中的恨太重也许一不小心就会让她走入万劫不复之地。她不知道她一前经历过什么,但是他知道那些过去的就是过去了,即使她这一世铲除所有造成她上一世悲剧的人那又能怎么样,那些伤痛她依旧记得。

“谢圣王妃提点,我会的记得你说的话,也许有一天我能帮的上您,算是报答您的救命之恩。”董小姐听到上官雪妍的话先是道谢,关于自己要做的事,她一字未提。她最后说那句话的时候,看了一眼上官雪妍摆在桌子上的针线篓子一眼。

董依琳看出那好像是一件衣服,但是又不像是普通的衣服,有点像软甲类的东西。难道这是要和东篱大战了,那自己知道的事情也许有用。不过那也要自己见到那些“熟人”才能确定,有关于这场战役有没有和自己记忆中不一样的地方。

“好,本妃等着你。你可以回去了。”上官雪妍发现她看向自己的桌子,她眼中明显的有疑惑。她难道认出了软甲,不知道她知道的事情是不是和即将到来的战役有关。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