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48章 你再哭,我就要亲你了

过完年,大家都忙着工作,安夕颜和贝果也没闲着,忙起了私房菜馆。

因为有了莫向北财力上的无条件支持,安夕颜做起事来就果断了许多,她早就看中了一家店面,无奈之前店主要价有些高,她一直犹豫不决;这一次,她直接带着贝果直奔目的地,直接是一手交钱一手交房,当天就搞定了店面。

接下来是装修,俩人一商量,还是以温馨雅致为主,安夕颜直接请了之前给小院装修的那家公司,她将心里的想法一说,对方立马就明白了囡。

因为之前有过合作,彼此也都放心,安夕颜便放手让他们去干。

装修的同时,安夕颜和贝果也没闲着,从墙上的壁画到地上的地板,从餐桌餐椅的样式到厨房里的锅碗瓢盆,特别是装菜用的盘子、汤盆,碗筷嫂子等等鲺。

她们一遍一遍跑各大家居商城,但真正合她俩心意的东西有限,直到华景天打电、话过来,说京城有展会,从家具到厨具一一俱全。

两人立马就心动了,贝果自不必说,她肯定得去。

一方面想看看有没有她们需要的东西,另外一方面,不知不觉,两人已分开了整整一个月,她想华景天了。

当天,安夕颜等到莫向北从集团回来,吃完饭的时候,她便对他说,“我准备明天和贝果去一趟京城,大哥跟我们

说,那天有个大的家居百货的展会,我想去看看有没有我想要的。”

莫向北抬眸看向她,想了想,便点点头,“好,我一会儿让唐逸给你们订机票。”

“不用了,大哥已经订好了机票。”

“他倒是挺积极。”

“想贝果了呗。”

“去几天?”

安夕颜想了想,“展会是三天,后天才正式开始,这样算的话,得四五天的时间。”

莫向北什么都没说,只是点点头。

……

晚上,安夕颜正在收拾行李,莫向北将一张卡递到她面前,“带着这张卡,有喜欢的就买。”

“你给我的那张卡还有很多钱呢,用不着这么多。”

“带着。”莫向北直接塞到她手里,“也可以给家里买一些,厨房里的那些锅碗瓢盆也有很长时间没换了,趁着这个机会,都换成新的。”

“这么浪费?”安夕颜不禁有些心疼,“才用没多久吧?都还是新的呢。”

“结婚之前,我打算把家里的东西都换一遍,你觉得如何?”

“啊,”安夕颜睁大了眼睛,“莫大总裁,我知道你很有钱,可是现在家里的一切东西都很好啊,而且都那么贵,我可不舍得换。”

“挣钱不花留着当废纸?”莫向北转身上了床,“我已经打定主意,你这一次去只需要买下你喜欢的就可以了。”

安夕颜看着手里的金卡,突然叹了口气,“土豪的世界,我这种小老百姓果然不懂。”

莫向北靠在床头,伸手拿过一旁的财经杂志,头也不抬地对她说,“你不需要懂,只要会花就行。”

“……”

说实话,她还真不会花。

……

次日一早,莫向北亲自将安夕颜和贝果送到南城机场。

这是两人在一起之后,安夕颜第一次离开莫向北,内心的不舍显而易见。

都快登机了,她还抱着莫向北不撒手,“你记得给我打电、话。”

莫向北垂眸凝着她,唇角勾着温柔的笑,“知道了,快进去吧。”

安夕颜一把将他松开,嘟着嘴儿不满地抗议,“一遍又一遍地催我,我看你根本就巴不得我早点走。”

莫向北无奈浅笑,却也什么都没说。

安夕颜见他这样,气得跺脚,然后一转身拉着行李箱就走了。

等她俩走远了,站在莫向北身边的小黑忍不住问,“三少,你明天不是也要去京城出差么?怎么不让夫人等你一起。”

莫向北看他一眼,淡淡出声,“你懂什么叫惊喜吗?”

小黑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

莫向北淡淡收回视线,转身朝外走去,“走吧,先回集团。”

“是。”

……

一路上,安夕颜都在生闷气,她突然觉得莫向北不在乎她了。

坐在她身边的贝果见她气鼓鼓的模样,忍不住劝慰道,“男人都这样,粗心得很,根本不懂咱们女人的心思,所以,姐你就别气了,这嘴巴都快撅起尿壶了。”

安夕颜被她劝得哭笑不得,抬手轻轻拍了她一下,“你的嘴才是尿壶。”

“嘿嘿,不气了哈,等咱们从京城回来,你再好好收拾他。”

“切,我才不愿和他一般见识。”安夕颜撇了撇嘴角,“我打算晾他几天,他不是巴不得我走么,那我就待在京城不回去了。”

“真的么?”贝果立马兴奋起来,“姐,这可是你说的,不许反悔!”

“反正姐有的是钱,到时候姐要住京城最好的酒店,吃京城最地道的美味,去皇宫,爬长城,我要住到他求我回去为止。”

“太好了,我正有此意。”

“切,”安夕颜鄙视贝果,“你是想和自己的情郎多待几天吧?”

贝果贝她打趣得有些脸红,“我俩都一个多月没见了,你要是和莫大哥一个月不见,估计早就想疯了吧。”

安夕颜想了想,“你还真别说,我和他分开从来不超过一个星期,就算他去国外出差,也都是一个星期之内赶回来。”

“所以我说,莫大哥是真真的疼。”

……

飞机经过一个多小时的飞行,终于降落京城的机场,安夕颜和贝果走出来,一眼就看到站在人群中的华景天。

不过才一个多月不见,他似乎又帅气了不少。

待两人走近,华景天淡定地跟安夕颜打过招呼后,直接一把将贝果抱进了怀里。

安夕颜觉得自己就是一个贼亮的电灯泡,站在两人身边觉得特尴尬,于是寻了个理由就提前走了出去。

……

贝果在见到华景天的那一刻,突然间就红了眼眶。

不过才一个月未见,可给她的感觉怎么像是隔了很长很长的时间。

以前,度日如年这个词对她来说,也仅仅只是一个词语。

但自从两人分开之后,她才真正体会到这个四个字的含义。

所以,当华景天一把将她抱进怀里的时候,她根本忍不住,直接就哭了。

感觉到怀里人儿在轻轻颤抖,华景天知道她哭了,立马用唇去亲吻着她的发丝,一边亲着一边出声道,“乖,别哭。”

他越是说不让她哭,贝果就越哭得厉害。

直到花景天对她说,“你再哭,我就要亲你了!”

贝果脸皮特薄,让她在这人来人往的机场被亲,那绝对是一件很害羞的事。

于是,她立马停止了哭泣,过了一会儿之后慢慢从华景天怀里退出来,哭得红肿的眼睛不好意思地看着他,见他在笑,忍不住娇嗔道,“你笑什么?”

华景天垂眸看着她,眸光一片温柔,“你又变好看了。”

“是么?我怎么不觉得。”

“情人眼里出西施,你就是我的西施。”

“大叔,一个月不见,你倒是学会说甜言蜜语了。”

听到她叫‘大叔’,华景天不悦地皱了眉头,“再敢叫,我就要生气了。”

贝果看他一眼,小声地抗议,“你明明就是我的大叔嘛。”

华景天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一手牵着她朝外面走去,“你这是在嫌弃我老了?”

“嗯呐,所以能不能退货?”

“贝果!”华景天气得咬牙,突然低头,在她耳边低低说道,“贝小果,你胆肥了是吧?信不信我明天让你下不来床!”

贝果一听,小脸直接红成了苹果,她又气又羞地看着他,“你敢!”

“乖,我都憋一个月了,快想死我了!”

“不给!”

“都到我地盘了,那还由得你做主?!”——

题外话——明天见~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