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41章 她是第一次,他也是第一次

一路无话,直到华景天将车停在了贝果公寓楼下。

贝果扭头看着他,想了想,还是轻声问了一句,“你……要不要上去坐一会?”

华景天看她一眼,直接拔下车钥匙,然后打开车门下了车。

贝果见他下了车,也下了车,然后两人一前一后回到公寓鲺。

今天虽然是周末,但秦雯无一例外地在加班,贝果从鞋架上拿出一双男式拖鞋放在华景天面前,“我昨天刚买的。”

华景天看她一眼,随即换上。

贝果去了卧室,华景天直接坐在沙发上,随手打开了电视。

午后的这个时间,各个频道都在播电视剧或者电影,华景天找了许久才知道一档播放国际新闻的频道。

这个公寓是她和秦雯合租的,五十个平米,两室一厅,虽然小,但两个姑娘还是将它装饰得很温馨。

贝果脱了外套走出来,看了一眼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花景天,然后直接进了厨房。

她给自己泡了杯柠檬蜂蜜水,又给华景天泡了杯茶。

将茶端出来放在华景天面前,“我去把屋子收拾一下。”

华景天抬眸看着她,“去吧,不用管我。”

贝果回了卧室,环顾一周,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她的东西本来就不多,平时也没有乱翻的习惯,所以,随手规整一下就显得很干净整洁。

又将自己的几件衣服洗了洗,晾晒起来,这才从卧室走了出去。

华景天依旧端坐在那儿看电视,面前杯子里的茶水已经喝光了,贝果又给他倒了一杯,然后对他说,“晚上在我这儿

吃饭吧,我给你做。”

华景天扭头看着她,目光沉静,许久都没有开口。

贝果贝他看得浑身不自在极了,忍不住问他,“怎么了?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你在生气。”

华景天不是反问,而是笃定的语气。

贝果一愣,随即调转视线看向别处,轻轻地否认,“没有!”

她的表情,她的语气以及结合之前的那些反常的情况来看,无一例外地,她在说谎。

华景天从沙发上缓缓站了起来,然后朝贝果慢慢靠近。

见他走过来,贝果的心跳猛然一滞,紧接着‘砰砰砰’的疯狂跳动起来,随着他步步靠近,她的心跳越来越快,越来越快……

她僵硬着身子笔直地站在原地,垂在身侧的双手不自觉地紧紧握在一起,心里忍不住想,他想做什么?

华景天走到她面前停下,他没有出声,而是静静地注视着她,目光深邃。

贝果被他看得实在是受不了,只好抬头对上他的目光,想要解释,“我…”

只是,刚开口就被华景天出声打断,“你心里有什么话可以对我说,不用憋着。”

“我没有。”

否认得都是那么的不坚定。

见她如此,华景天忍不住轻轻蹙了眉,“我没有过女人,自然不懂得怎么去揣摩女人的心思,所以,我希望你心里有什么对我不满可以说出来,我可以改。”

他的话,说得直白却也很真诚,让贝果忍不住红了眼眶。

她看着他,索性也不再隐瞒自己心底的想法,一股脑都倒了出来。

“你有没有觉得你对我有些冷淡?虽然我没有谈过恋爱,但我也知道,这不该是男朋友对女朋友的态度。”

“好,我改。”

“还有,”贝果大着胆儿,将心底的疑惑问了出来,“在温泉城那一次,你吻我的时候,我能感觉到你对我的心意;但是,自从回来之后,你……”

贝果觉得自己脸颊发烫,她真的不好意思说下去了。

当然,话已经说到这个份上,华景天如果再不明白,那他就真是块木头了。

果然,华景天听了她的话,唇角忍不住扬了起来,他看着她泛红的脸颊,忍不住想逗她,“回来后怎样?”

贝果忍不住拿眼瞪他,“明知故问。”

华景天一脸无辜,“我真的不懂,你得说明白。”

贝果咬牙,转身朝卧室走去,“不懂算了,算我没说。”

只是,还没迈脚呢,华景天的大手就拽住了她的胳膊,下一秒,她就被拽进了他的怀里。

他的长臂紧紧地环着她纤细的腰身,微微低头,深深地凝着她,嗓音低而磁性,“就这么想让我狠狠地亲你,嗯?”

他的声音是磁性的;他说出来的话,是撩人的。

贝果根本抵抗不住,整个身子都觉得酥了。

她忍不住将脸埋在他胸膛处,静静地害羞了一会儿之后,然后将小脸抬了起来。

美丽的大眼睛里有娇羞也有魅惑,她看着华景天,轻轻地说,“我要你现在就亲我。”

“怎么亲?”

华景天的声音不自不觉间,已经透着几分被渲染的暗哑。

他感觉自己,在她这样的蛊惑之下,已经在濒临崩溃。

贝果豁出去了,不要脸地豁出去了,她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将唇瓣凑到他的唇边,呢喃着,“狠狠地亲我。”

“如你所愿!”

话音未落,她的唇就被他狠狠地攫住了。

那一刹那,贝果又找到那种被疯狂燃烧的感觉,她整个人瞬间就酥了,麻了,醉了。

这份疯狂不知持续了多久,什么时候被华景天压上沙发的,贝果已经记不清了。

当突然,有一抹如铁般坚硬的物体戳上她的时候,她猛地一惊,大叫一声,“停。”

华景天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恋恋不舍地将头从她的锁骨间抬起来,深邃的眸间透着欲求不满,“怎么了?”

贝果连忙捂着脸,笑得既得意又羞涩,“你……那个硬硬的……”

华景天愣了半秒,随即明白过来她指的是什么。

脸色一沉,直接将她从沙发上打横抱起,大步朝卧室走去。

贝果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你……华景天,太快了,我没做好准备……”

华景天没理她,而是径直关了房门,然后将她压在了床上。

再一次狠狠地亲过她的唇瓣之后,他粗喘着低声说,“你不是想知道为什么我之前一直对你那么冷淡?”

“为什么?”

“死女人,你知不知道对于一个禁、欲了三十多年的男人来说,我只要碰你,整个人都会控制不住,恨不能立马要了你。”

贝果不敢置信,“有这么夸张吗?你抱我的时候也有感觉?”

反正,他抱着她的时候,除了紧张之外,绝对没有像此刻这样的身体如火般燃烧的感觉。

华景天低头,轻轻咬了被他吻得有些红肿的唇瓣,“控制不住。”

“所以,”贝果心生欢喜,“你真的是喜欢我的。”

“笨女人,你还在怀疑什么。”

贝果忍不住伸手掐他,“谁让你那么冷淡,我还以为你后悔了呢。”

华景天支起上半身,然后用手去解她的衣扣,“我现在就后悔了。”

“嗯?”

“后悔没在温泉城的那一次就要了你。”

“花景天,”贝果一把握住华景天解她衣扣的大手,“我害怕……”

华景天看着她,她那双美丽的眼眸里闪烁着不安和慌乱,他微微俯下身子,一变亲吻着她的唇角一边轻哄着,“别怕,我会尽量控制自己。”

“为什么是尽量?”

他不是应该说‘我一定会温柔对你的’么?

华景天将脸深埋在她的脖颈边,声音透着几分无奈,“我又不是身经百战,我也是第一次,你不能对我要求太高。”

虽然这几天,他一直观摩了无数部片子,想从中学习一点经验,但看到最后他发现,除了让他觉得恶心之外,什么经验也没学到。

所以此刻,不仅是贝果紧张,他也很紧张。

有哪个男人不希望自己能在第一次留给爱人一个最美好的回忆?

贝果听了之后,觉得心底甜蜜得不行。

她是第一次,他也是第一次。

彼此的第一次都给了最爱的彼此,这种幸福又满足的感觉,真好!——

题外话——下午还有一更,吃了饭就来~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