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40章 深爱着一个男人,就要给她生一个女儿

深夜,在做完运动之后,安夕颜趴在莫向北的胸膛上,“过完年之后,你就得戒烟戒酒,我不许你再碰它们。”

“怎么?囡”

“要孩子之前,男人是必须戒烟酒的,你不知道么?”

莫向北抬手抚着她光滑的脊背,“你第一次怀孕,就是在我喝醉的情况下,小宝不也照样聪明。”

“那是意外。”安夕颜抬眸看着他,“既然打算要,就应该做好准备,我想要一个健康可爱的女儿。”

“生男生女这事,你决定不了!鲺”

“我知道啊,但想想总行吧。”

莫向北忍不住问她,“为什么一直想要个女儿?儿子不行?”

安夕颜立马笑着说,“我最近看到一段话,觉得写得真好。”

“说来听听。”

“如果一个女人深爱着一个男人,就要给她生一个女儿,在他六十岁的时候,还有人搂着他的脖子跟他撒娇,批评他不听话,给他买温暖的鞋子,帮他买他最爱喝的酒,在他想抽烟的时候给他点烟。”

莫向北听着,唇角忍不住缓缓扬起。

她这么想要一个女儿,是因为她深爱着他的缘故么?

安夕颜说完一段之后,又接着说,“如果一个女人恨一个男人,就给他生个儿子,让儿子在他六十岁的时候拍着桌子,摔着杯子拍着板凳管他要房要车要钱。”

莫向北的唇角扬得更高了,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在他这儿从来都不是问题。

然后,他又听见安夕颜说,“如果恨得太深,那就给他生俩儿子。”

“嗯?”

“我那么爱你,所以一定要给你生个女儿。”

莫向北将她抱得更紧,“好,什么都依你。”

……

贝果失眠了。

失眠的结果直接导致了她第二天早上起不来,直到放在床头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闭着眼,将胳膊从被子里伸出来,摸索着找到手机,然后也没去看是谁,直接闭着眼接了起来。

“喂。”

接电、话的时候,她还是迷糊的。

所以声音听起来很轻,却带着一股子让人心痒难耐的性感。

电、话那头的华景天在听到她声音的那一刹那,眸子不自觉地深了几分。

微微一顿,他开了口,“还在睡?”

他的嗓音清悦而磁性,犹如一股清泉直接灌入贝果还有些迷糊的脑子里,立马让她睁开了眼睛。

“你在哪儿?”

问这句话的时候,贝果有一种非常不好的预感。

她似乎忘记了什么事。

华景天的声音再次传来,“我就在你家门外。”

贝果一听,立马从床上翻坐起来,她快速地掀开被子下了床,连拖鞋都来不及穿直接冲到了公寓门前,一把将门打开。

看着站在门外的男人,她不好意思地用手挠着头,讪笑着,“我……我睡过了……”

华景天看她一眼,最后将视线落在她没穿鞋的脚上,眉心忍不住一皱,“怎么不穿鞋?”

听他这么一说,贝果这才注意到自己赤着的双脚。

她尴尬地看了华景天一眼,转身就朝卧室跑去,跑到门口的时候,她又转身看向他,“你在客厅等我一会儿,我洗漱一下换身衣服。”

华景天双手抄袋站在原地,冲她点点头,“去吧。”

贝果立马关上房门,然后将背靠在门板上,郁闷得直想撞墙。

今天是她和大叔的第一次约会,说好的九点……

她看了一眼放在一旁的闹钟,懊恼得直要唇,苍天啊,都快十一点了。

今天的约会,明显泡汤了。

可是,能怪谁?

贝果一边刷牙一边欲哭无泪,她从来不掉链子,但今天这么一个重要的日子,她竟然华丽丽的掉了链子。

不禁有些担心,她不禁爽了约,还起得这么晚,大叔会怎么样?

会不会觉得她除了长得好看点,缺点一大堆?

他会不会已经后悔了?

各种忐忑,各种不安,各种后悔和纠结……

当她换好衣服走出去,见华景天正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听到她出来,华景天立马关了电视,从沙发上站了起来,看着她问,“去吃饭?”

“好。”

……

开车前往吃饭地点的路上,贝果偷偷瞄了华景天无数次,欲言又止。

终于,在N+1次的偷瞄之后,华景天终于开了口,“我脸上有脏东西?”

贝果没料他会突然这么问,愣愣地傻傻地回他一句,“没有啊。”

华景天睨她一眼,“那就是我长得很帅?”

“是啊。”

“……”

这一刻,华景天不禁怀疑,他是不是喜欢上了一个小白痴?

直到华景天不出声了,贝果这才意识到自己刚刚都说了些什么,白皙的脸颊微微泛着红色,她赶紧解释,“我是说……我不是那个意思的。”

“那你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是想说,”她顿了顿,轻轻说了一句,“我不是故意不起床的,昨晚失眠了,直到早上才睡着,这一睡就睡过头了。”

华景天又看她一眼,“为什么会失眠?”

贝果赶紧摇头,“没什么,就是第一次约会,难免有点激动。”

说完,脸更红了。

不是因为害羞,而是因为,她说谎了。

她并不是因为今天和他的约会而激动得失眠,而是因为她对他的不确定。

她不确定他是因为喜欢她而接受她,还是被她缠得没法才被迫接受了她。

她昨晚想了一夜,也没想明白,心头是愈发纠结烦恼。

此刻,他就在自己身边,贝果真想不顾一切地问个清楚明白,但她不敢。

她害怕一旦问出来,她和他之间也就结束了。

两人的感情还没开始,她就已经深深地陷入了进去;所以,即便是他被迫接受了她,她也不愿放手。

华景天带她去的是一家意大利餐厅,很正宗的小牛排和意大利面让贝果吃起来很美味。

她一边吃着意大利面一边对华景天说,“这个我也会做,改天做给你吃。”

华景天看着她,轻轻点头,“好。”

“咱们一会儿去看电影好不好?”

“好。”

“看电影的时候,我想吃爆米花喝可乐,你同意么?”

“只要你喜欢,什么都可以。”

她有求,他必应。

按理说,贝果应该高兴的,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高兴不起来。

原本吃起来不错的美味也渐渐失去了最初的诱、惑,勉强吃了几口之后,她擦了擦嘴角,朝对面的华景天说,“我去一下洗手间。”

华景天抬头看着她,微微点头,“去吧。”

贝果起身离开位置,朝卫生间方向走去,她并没有多大的生理需求,但就是想要离开一会儿,不然她怕自己会情绪失控。

不管何时何地,他待她都是一副清清淡淡的样子,说是情侣,又不像情侣。

说亲热,不够;说冷淡,也谈不上。

哪怕是他在抱着她的时候,贝果都觉得是没有温度的。

这几日,贝果一直都在想,那一次在温泉酒店里,他那样疯狂地亲吻她,难道仅仅只是她的幻想而已吗?

她想欺骗自己都欺骗不了!

毕竟那根本不是她的幻觉,是真真实实地发生过的,是她真真实实地感受过的。

但为什么,一次热情之后

,他就变成现在这样?

是后悔了吗?

贝果不敢深想,她害怕越想越会不安……

两人从餐厅出来,华景天本想按照贝果的意思去看电影,但贝果突然改变了主意。

“我不想看了,想回家。”

华景天看着她,“怎么了?”

贝果也不看他,将身子缩在副驾驶座上,然后将脸扭向窗外,声音有些淡,“太冷,家里暖和。”——

题外话——一万字更新完毕~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