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婚到底,高冷男神又来了

第235章 这会儿怎么就亲上了

“什么乱七八糟的。”华景天放弃了想要和她一起去吃饭的打算,转身走了回去。

贝果见他转身走开,也跟了上去,“你这样拒绝我,会让我怀疑,你根本不喜欢女人。”

华景天脚步一顿,随即转身回头,好看的眼眸透着几分凌厉,“你在怀疑我的性取向?”

虽然被他的凌厉的眼神吓得心脏‘砰砰’乱跳,但贝果依旧勇敢地迎了上去,“事实就摆在我眼前,你让我不得不怀疑!鲺”

“贝果。”华景天眼神一冷,大手一伸,直接掐住了她的下颔骨,视线迫人而冷锐,“你真以为我不敢把你怎么样吗?”

他的大手掐着她的下颔处,疼得贝果忍不住红了眼眶,但她依旧倔强地直直地对上他冷锐不悦的眼神,艰难开口,

“有本事,你就把我怎么样了,让我见识一下你究竟是不是个男人!”

挑衅!

贝果是故意的!

她就是要挑起他的怒火,最好是能让这把火烧得他失去冷静自制。

她讨厌他的高高在上,讨厌他对她的冷漠疏离,更讨厌,不管她怎么撩拨他,他都一副不为所动的禁欲模样。

贝果现在的状态就是,她被华景天已经刺激得有些想发疯,如果现在给她一个扑到他的机会,贝果想,她肯定毫不犹豫就扑了上去。

心里,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她要定了这个男人!

她言语上的不尊重和挑衅,真的让华景天生气了。

他狠狠地掐着她的下颔骨,猛地欺身上前,两人的身高差距,让他低头死死地盯着她,眼睛里冒着火,“我已经告诉过你,咱俩不合适,为什么要一遍又一遍地逼我?”

此刻的华景天,又气又急,他真的恨透了贝果的步步相逼和纠缠。

更让他气的是,他根本做不到对她的无视,虽然一次一次努力说服自己去摆脱她,但每一次都被她缠得抓狂,想要发疯。

此刻的他,是恨不能将她推倒在墙上,然后让她见识一下,他究竟是不是真的男人!

当他猛然靠近的那一刻,贝果紧张得要死,她还以为这一次,华景天真的要对她做点什么。

比如说,强吻。

但让她失望的是,他竟然只是恼怒的说了这么一句不痛不痒的话。

看着近乎相贴的两人,贝果索性一不做二不休,他不是说她在逼他么?

那今天,她索性就逼到底。

她快速踮起脚尖,一把勾住他的脖子,在华景天愣神之际,将自己的柔软的唇瓣亲了上去。

完全没有经验的贝果,如其说亲,倒不如说是撞。

她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华景天身子一晃,当那抹不可思议的柔软撞上来的那一刻,他只觉得脑子一懵,浑身的血液在一瞬间疯狂地朝着某处聚集而去。

此刻的贝果,虽然亲上去了,但她完全没有享受的心情,而是紧张,担心,不安……各种情绪交织,让她只是紧紧地

贴着他的唇,不敢再有下一步的动作。

如果这个时候,贝果能再大胆地往前一步,比如说,咬他一下或者是亲他一下,华景天就会彻底沦陷。

因为,此刻的华景天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只要那么一下下,一下下就好。

但是……

贝果停了!

这也不能怪她,毕竟经验不足,第一次,根本不懂接吻的她,也不知道下一步究竟要该怎么做。

所以,这个空白期,直接给了华景天反应的机会,他是个自控力极其强大的男人,不然,也不会活了三十八年,依旧是处/男一枚。

他给自己定的标准就是,既然不打算娶妻生子,那么,就没必要去找女人。

他当然也会有正常的生理需求,但好在,他有五指兄弟,平时有它们就够了。

他潜心研究医学,心思全扑在上面,所以,一向清心寡欲。

莫向北形容他,“一个单身了三十八年的老男人,生理已经不正常了!”

华景天觉得他说得很

对。

如果说三十岁之前,他还总是有这方面的冲动,但只从三十岁之后,他的频率明显少了很多。

这么多年下来,可想而知,他的自控能力是怎样的强悍?

暂且不论贝果根本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即便是面对技能娴熟的熟女,华景天也完全能把控得住。

所以,面对贝果的亲吻,他也不过是愣怔了短短数秒,很快,他的理智回归,毫不犹豫地一把将贝果推开。

贝果毫无防备,就这样一把被他推开,她的身后恰巧就是房门,有些瘦弱的身子就这样直直地撞了上去,顿时,后背一阵钝痛。

贝果忍不住痛呼一声,堪堪稳住身子,然后抬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华景天。

他到底懂不懂什么叫做怜香惜玉?

华景天看着她,极力地忽略她脸上的痛楚,俊美的脸上,阴森得骇人。

他冷冷地看着她,薄唇微启,“你到底还是不是一个女人?”

被重重推开的贝果,本来就火大,此刻,一听到他这句冰冷的质问,直接就怒了。

贝果的愤怒的方式很特别,她直接就当着华景天的面,一把脱掉了身上的羽绒外套,露出里面紧身的针织毛衣。

她缓缓走到他面前,挺着自己最骄傲的地方,一脸挑衅,“你说,我是不是一个女人?”

“该死!”华景天低咒一声,将视线艰难地从她身上移开,转身就要走。

这个女人,是疯了!

在他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贝果悲愤的想,她都做到这一步了,还要不要继续下去?

如果不继续,她会不甘心。

若是继续,她又要怎么继续?

华景天这块骨头比她想象中要硬了许多,不是难啃,是完全啃不动。

现在,她要怎么办?

在原地站了半响,她静静地看着他大步离开的背影,那离开的速度就好像她是让人厌恶的脏东西,让他觉得恶心。

就在这一瞬间,原本还仅剩的那一点不甘突然烟消云散。

仅剩的勇气也在这一刻被耗尽,贝果转身,捡了丢在一旁的羽绒服就想离开。

她真的放弃了!

好累!

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也永远感动不了一个不爱你的人!

他不爱她,所以,即便是她扑得再猛,他能给予她的,只有更深的厌恶。

贝果想,她还是要脸的。总不能脱光了自己扑过去。

爱一个人,也是要有底线的!

虽然她觉得自己这两天已经够没脸了!

穿上羽绒服,她抬手拧上门把,想拧开离去,却又有些不甘。

转身回头,看着远处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她而站的男人,轻轻开了口,“华景天,追你,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勇敢的事。”

“都说,女追男隔层纱,可我为什么会觉得,我已经翻了好几座大山,却依旧追不上你!”

“我原本以为,你之前说过的你不喜欢我,是和我一样的口是心非,现在看来,你还真是说了自己的心里话,是我太没脸,才会死不要脸的扑你,缠你,甚至还亲你。”

“我知道自己这样对你造成很大的困扰,抱歉,以后再也不会了!”转身,拧开门把,她刚想离开,却听到身后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心里莫名一紧,转身回头,她还没能看清他,就被他一把摁在了门板上,随即,唇被狠狠地含住。

没错,是狠狠地含住。

他的动作毫无怜惜,可以说席卷了愤怒!

贝果被他这样的动作弄得一时愣住了,前一刻还冷酷无情地将她推开,这会儿怎么就亲上了?

只是,她的神智很快就被他的吻给吞没。

相较于她之前亲他的动作,他的动作显得娴熟而有技巧。

一个想法突然钻进贝果的脑子,她心底有点泛酸,他吻得这么熟练,是不是已经练过?——

题外话——昨天的两章一直在处在未审的状态,周末编辑不上班,大婶欲哭无泪,咋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