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8 少年的失常自残

当佟秋练在逛街的时候,突然就看见了一组十分精致的雕刻刀,佟秋练只是看着这一组道具在发呆,而营业员看见佟秋练,几乎一眼就认出来这是萧夫人了,连忙招呼佟秋练进来,“萧夫人,您是想看看这一组雕刻刀么?这是前些日子的新款,您看看这组雕刻刀,都很齐全的,无论是是圆刀、平刀还是玉婉刀都做工十分精细的,你可以看一看!”

其实买雕刻刀的人真的不多,所以好不容易来了个大鱼,这个服务员自然是尽可能的给佟秋练介绍了,她又拿出了一些不同的雕刻刀,这些一般都是一组一组的,看起来无论是形状还是什么的,都是比较别致的,只不过这佟秋练对这些东西也不是太熟,倒是洛阳拿起了其中的一个刀子,在灯光下看了看!

“这很锋利啊!”洛阳和佟秋练一样,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东西,佟秋练也是注意到,这里写着什么木雕什么的,就忽然想到了Osborne了,就进来看看,殊不知,这雕刻刀也是五花八门的,看的佟秋练简直眼花缭乱!

“您看的是金刚石雕刻刀,自然是锋利的,金刚石雕刻刀材料分为单晶金刚石(、人造聚晶金刚石和人造聚晶金刚石与硬质合金复合刀片以及CVD金刚石。”其实吧,这洛阳只是单纯的在心里面想着,这东西倒是比那些匕首什么的方便多了,而且很锋利,又便携。

就是这东西未免小了一下,这要是戳一下子,或许敌人还没有多大的感觉吧,想到了这里,洛阳就将雕刻刀放下了,而佟秋练的视线则是注意到了一组放在柜台里面的雕刻刀,这组雕刻刀是单独存放的,这组雕刻刀的手握着的地方是黑色的材质,上面包裹着一层金边,营业员连忙将这组雕刻刀拿过来!

“这组雕刻刀上面镶嵌的是金边,而且这个价格相对而言也是比较昂贵的,一般的话,买这个的人都是拿回去珍藏的!”佟秋练点了点头,最后还是将这组雕刻刀包起来,东西被人用起来才能发挥本来的价值,雕刻刀用来摆设还有什么用呢!

而Aldrich已经接到了萧寒的电话,早早的就在门口等着了,对于佟秋练的忽然造访,Aldrich心里面也是十分诧异的,“萧夫人,我真是没有想到,您会突然过来,里面请吧,这位小姐也请进吧!”

“这位是我的朋友,不好意思,打扰了!”佟秋练说着歉意的一笑,其实吧,是因为那天晚上面的事情,这Aldrich又不傻,自然是看出来萧寒的不高兴了,所以对于佟秋练能够再次过来,也是比较诧异的。

“不打扰,不打扰,您快坐吧!”而洛阳是第一次到这里,她完全没有想到,这外面十分正常,中规中矩的别墅,这里面居然是这个样子的,虽然说路上面,佟秋练已经给洛阳打过预防针了,但是洛阳心里面还是十分的诧异的,尤其是对于洛阳这种从小不是打打杀杀的人来说,这童话世界离她本来就是十分遥远的。

“Osborne还在楼上么?我能去看看他么?”Aldrich对于佟秋练的这个提议,脸上面满是诧异的神色,而且眼中满是不可思议,似乎有些犹豫,而佟秋练从包包里面拿出了包装精致的一个盒子,“我给他买了礼物!”

这下子这个Aldrich更是诧异了,咬了咬嘴唇,“其实也不是我不想,只是……”Aldrich抿着嘴唇,“Osborne要是不想出来的话,这谁也勉强不了他的,而且要是他不想开门出来,谁也进不了他的房间的,恐怕……”

Aldrich也是怕佟秋练白跑一趟,佟秋练也知道这些自闭症患者一般是不想接触任何人的,而佟秋练忽然抬头看了一眼走廊,忽然就对上了一双金色的眼睛,那双眼睛怯怯的,但是却带着一丝渴望,洛阳指了指楼上面,“那个就是Osborne么?”

Aldrich回头看了一眼,突然一笑,“好了,萧夫人快上去吧,我陪你一起,我弟弟似乎很喜欢你,他已经一天没有出来了,我得让人准备一些吃的!”Aldrich的那种高兴和激动之情是溢于言表的,佟秋练则是会心的一笑,伸手捏紧了手边的包装盒。

洛阳则是实在受不了这种装潢的地方,找了个借口就去外面溜达了,他们家后面有个后花园,这里还算是比较正常,而佟秋练和Aldrich到了三楼的时候,Osborne的房门是虚掩着的,里面透出了些许的灯光,“我弟弟不喜欢太阳,所以房间里面常年都是拉着窗帘的,不好意思啊,里面或许会有些暗,里面或许会有些乱,等一会儿,您小心一点!”

佟秋练点了点头,其实她的心里已经做好了准备了,但是两个人进去之后,发现这个房间整齐异常,而这一切显然也是出乎Aldrich的意料之外的,Osborne则是局促不安的缩在一个角落里面,手中死死地捏着一个雕刻刀,另一只手则是握着一个木头,佟秋练看了看房间,房间很暗!不过特别大!

大得有些离谱了,几乎有七八十平的样子,除了一张床之外,这里摆放着形形色色的木偶,而且那木偶的表情各异,但是都惟妙惟肖的,这些木偶将整个房间充盈了起来,而在一个角落里面,那里堆放着一些不成形的木偶和一些木头,地上面还散落着一些雕刻刀,他就是生活在这里?

不知道怎么的,佟秋练忽然很心疼这个孩子,“Osborne,你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你不饿么?”Aldrich的脸上面丝毫没有一丝的愠色,反倒是带了一些欣喜的,Aldrich将吃的放在了桌子上面,而Osborne则是忽然浑身激灵了一下子。

“萧夫人来了,你也该吃点东西了吧!”佟秋练好奇的盯着这个少年,她注意到这个少年的眼神变了,从刚刚拐角处的那种渴望和羞怯的眼神,现在居然带了一些惊恐,佟秋练觉得奇怪了,他这是怎么了,而Aldrich企图靠近Osborne的时候,Osborne却忽然直接蹲在地上面,直接扯着手边的窗帘就往自己的身上面拉扯,而身子也在不断的颤抖!

“他……”佟秋练不明白他这是怎么了?按理说的话,他们兄弟二人的关系应该是很好的啊,但是这个气氛,佟秋练怎么觉着有些奇怪呢,但是Aldrich只是一笑,“或许是他过于紧张了吧!”

“Osborne?”佟秋练走过去,但是却又不敢靠近,正如萧寒所说的,你还不了解那个孩子,这个孩子到底是什么情况,你都完全不了解,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而Osborne忽然指着自己的床,从他的嘴巴里面轻轻地突出了一个字,“坐——”

“嗯,但是你能吃点东西么?你的肚子不饿么?”佟秋练微微俯身,让自己的视线和Osborne几乎是齐平的,佟秋练注意到他的手上面有些细细小小的伤痕,或许是雕刻制作木偶的时候伤到了了吧,毕竟这些木材在没有被打磨得这般光滑的时候,表面是很粗糙的,而且木刺什么的也是无处不在的!

Osborne只是不说话,伸手指着床,佟秋练只得先坐到了他的床上面,而Aldrich则是站在佟秋练的身侧,“他就是这个样子,您也不用在意的!”

“那个,他手上面的伤怎么弄的?不包扎么?”佟秋练想到了自己被细线割破手指的时候,萧寒的温柔体贴,而这个孩子怯生生的模样,真是十分的惹人疼爱。

“有的时候,我们会趁他睡着的时候,偷偷给他包扎一下,但是第二天他自己就拆开了他要是一天不做木偶,心里面就不舒服,没有办法,这手上面的伤就没有好过,他又不懂的保护自己!”佟秋练点了点头,似乎是明白了什么!

而过了一会儿,Osborne似乎已经适应了房间里面多出来的两个人,走到了桌子边,开始慢慢的吃东西,他的吃相倒是出乎佟秋练的意料之外,完全没有狼吞虎咽的那种,而是很优雅很从容,但是一边吃着一边不时的回头看着佟秋练,“他很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

佟秋练也不明白这个孩子为什么会喜欢自己,按理说的话,自己也不是那种会招人喜欢的人啊,没有温暖的笑容,没有亲切的语气,就说站在那里给人的感觉都是那种冷冰冰的,这个孩子到底是喜欢自己什么了。

佟秋练毕竟没有办法和Osborne进行交流,只能将东西送出去之后,就离开了,洛阳正在楼下等着佟秋练,洛阳透过窗户,看见那个男孩还在一直盯着佟秋练看,“这孩子为什么老是盯着你看啊!”洛阳说着伸手搭在佟秋练的肩膀上面,笑着说,洛阳本来就是比较随性的那种人,倒是佟秋练瞪了洛阳一笑,伸手拍掉洛阳的手。

“我怎么知道啊,行了,我们回去吧,要去我们家吃了饭再走么?已经中午了!”洛阳本来今天就没有什么事情,点了点头,倒是窗口的那抹身影,直到佟秋练的车子消失了,窗帘才被拉上。

Osborne坐在桌子上面,伸手摩挲着那套佟秋练刚刚送给他的雕刻刀,脸上面难得的露出了一丝笑容,他拿出了其中一把道具,忽然就在自己的手上面割了一下,血珠子立刻冒了出来,他只是张嘴将手指含在嘴巴里面,那股腥甜的味道,瞬间充满了他的嘴巴,而且还带着一些木材的清香。Osborne的眼神明显变得有些异常,呆呆的看着那一组雕刻刀!

然后忽然起身,将佟秋练送的雕刻刀收好,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面,显得十分宝贝的模样。

佟秋练下午去了一趟警局,刚刚进去,就发现今天的警局异常的热闹,这人来人往的,这都是在忙什么啊,佟秋练到了实验室,白少言看到佟秋练微微一笑,“老师,您过来了?尸体的检查报告,我已经送给了周队长了,那句话也捎了!”

佟秋练点了点头,而她的桌子上面也放着一份关于程依依的材料,“外面这是在忙活什么啊,感觉大家都很忙碌的样子!”佟秋练随手发开了程依依的材料,这前面附带的是一张程依依的个人资料,“这程依依居然二十七了?”

“是啊,对外说是二十四,怎么样?谁让她张了一张显小的脸呢!明星伪造年纪的也不少见的!”佟秋练点了点头,上面记录了一些程依依的个人信息,这些和佟秋练之前了解的大相径庭,倒是出乎了佟秋练的意料之外,“她的学历也是假的?”

“嗯嗯,她的基本资料就没有什么是真的,现在的明星不都是这么包装的么?”白少言回答得有些漫不经心,佟秋练倒是仔细认真的开始阅读这位程小姐的资料了,从一开始光鲜亮丽的明星,褪去了身上面的光环之后其实也就是一个十分普通的凡人罢了。

其实佟秋练也知道,施施在对外公布的基本资料上面有一部分也是不太真实的,不能说是不真实吧,只是刻意的隐去了很大一部分,比如她的家族,她的身世,她的专业等一些方面,不过这个程依依在佟秋练看来,几乎没有什么是真实可信的,就是那一张脸,其实在昨天解剖的时候,她都摸得出来,哪个地方是整过的。

“对了,你还没有和我说,这外面都在忙活什么啊!”佟秋练将程依依的资料看了一半儿,就失去了兴趣,倒是想起了刚刚外面的忙碌景象。

“就是我们在程依依的手上面发现的那个木屑,这种木头通常被用作一些木偶的制作,或者是家具的制造,而能够接触到这种木头的人倒是挺多的,不过也实在是没有别的线索能够调查的,所以周队长只能就着这个木头展开调查了!”白少言耸了耸肩膀,白少言以前在学校里面也只是听说过这个案子,但是他还在心里面惊叹这个凶手技法的高超。

因为当时参与破案的是可以说都是顶级的专家团队,对这个凶手的描述刻画,心理分析也是进行了很多次,但是能够留给他们的有价值的线索真的是少之又少,所以案子成为悬案之后,也成为了很多老师在课堂上面经常给学生讲解的案例。

“老师,你说这个凶手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是高是矮是胖是瘦,或者是到底是男的是女的啊?”也是,到现在就是男女他们都是不能够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我觉着吧,这个人八成是个四五十岁的变态,而且每次的现场都处理得这么的干净,不正常啊?杀了人之后怎么还能这么的淡定的抹去所有的痕迹物证呢!”

佟秋练也不做声,这件事情其实在她还是学生的时候,她就想过很多次,而且那个时候,徐敬尧是主修犯罪心理学的,他都不能够准确的分析出来关于这个凶手的犯罪心理,所以时间久了,佟秋练也是懒得想了。

佟秋练刚刚从实验室出来,准备回家,萧晨已经在外面等着了,倒是在外面看见了Aldrich,他看见佟秋练的时候,显示有些诧异,随意笑了笑,“萧夫人,好巧啊,您来警局也是有事情么?”

“嗯,您这是?”佟秋练注意到Aldrich的右手上面居然包裹着一层纱布,“您的手受伤了?”因为上午的时候,才刚刚见过面,那个时候不是还好好的么?怎么就受伤了呢,而且这伤口似乎并没有包扎好,隐隐的有血渗出来,染红了那洁白的纱布。

“没事没事,我自己不小心弄伤的,萧夫人,需要我送您一程么?”佟秋练则是笑着摇了摇头,因为佟秋练总觉得在他看见自己第一眼的时候,似乎并不是很高兴的样子,而且现在的眼神却让佟秋练觉着有些过于热切了,难道说是自己想多了么?

“有人来接我了,那我先走了,再见!”佟秋练说完就直接上了萧晨的车子,而透过后视镜,佟秋练看见Aldrich迟迟都没有上车,而是站在原地,一直看着自己的车子走远,佟秋练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但是又说不出来是什么地方出问题了。

佟秋练这一夜醒了几次,梦里面总是会梦见一些以前的事情,或许是最近发生的事情太多了,弄得佟秋练的心里面总是想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一样的难受,而第二天一大早,佟秋练居然又一次接到了那个陌生号码的电话,这一次佟秋练已经知道了,这是Osborne的电话。

佟秋练伸手把玩着自己床头的木偶,接起了电话,而那边不是Osborne,而是Aldrich:“萧夫人,真是不好意思,一大早的打扰你,我弟弟出事了,我想请你过来一趟可以么?”

佟秋练倒是直接坐了起来,萧寒本来就已经醒了,看着佟秋练有些呆呆的样子,伸手从后面搂住了佟秋练的腰,“出什么事情了?”

“Osborne出事了,我得去看一下!”佟秋练说着直接掀开被子就走进了洗漱间,完全无视后面萧寒那一张冷凝的脸,别人的弟弟出事了关你什么事情啊,真是的,这个Aldrich是怎么回事啊?他的弟弟出事了,和我的老婆有半毛钱关系啊,这萧寒是无论怎么想心里面都是不得劲儿的!

佟秋练匆匆到了这边的时候,她真是有些不敢相信,昨天看起来还是好好地少年,今天居然就躺在床上面嘞,仍旧是他那一间让佟秋练觉着有些暗无天日的大大的房间里面,周围站着三四个医生,他的身上面盖着被子,佟秋练看不见身上面是个什么情况,不过他的脖子处有一些比较新鲜的伤痕,就是很细小的伤口,是利器所致,而他的双手则是被整个包裹成了两个馒头一样。

他的脸倒是一如既往的干净,只是嘴唇发白,整个人呈现出了一种病态感,“这是怎么回事?”佟秋练看着在一边面色凝重的Aldrich,Aldrich则是指了指一边的Osborne制作木偶的地方,那个地方居然有血迹残留。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进来的时候,他就在自残了!”Aldrich说着伸手捂着脸,似乎并不太想回忆这件事情,佟秋练也不说什么,只不过或许是职业的关系,佟秋练看着正在打吊针的Osborne,佟秋练却是直接走到了那一方桌子前面!

这里堆满了一些乱七八糟的木材,不成形的木偶,而血迹也是到处都是,佟秋练蹲下身子,这血迹已经干了,看样子这事情发生已经有一段时间了,佟秋练在地上面发现了自己送给他的雕刻刀,那上面还残留着血迹,佟秋练将雕刻刀拿起来,上面的血迹已经干涸的有些泛着紫红色了。

佟秋练刚刚想要伸手将血迹刮一下,Aldrich却忽然走过来,“萧夫人,这东西您还是别碰的好,都很锋利的,要是伤到了你,那真是……”Aldrich走过去,却是直接从佟秋练的手中将雕刻刀拿了过去,而就在那一瞬间,佟秋练猛然注意到,这个Aldrich的手上面居然有茧子。

“您以前也做过木偶么?”因为那个茧子的地方有些特别,在指腹上面,而对于这位家境优渥的总裁来说,除了和他弟弟有关的木偶制作的话,佟秋练也想不出来,他能够做什么留下茧子。

“萧夫人观察力很强啊,哈哈……”他只是干笑了两声,“其实我就是因为我弟弟的原因,专门学了几年的木偶制作,但是我实在是学不来,所以就不做了!这都是好几年前的事情了,萧夫人真是观察入微!”

“工作的关系吧!”其实佟秋练的心里面是存了疑惑的,Aldrich的右手昨天是帮着纱布的,而且明显渗出了血,今天只是贴了几个创口贴,佟秋练看了看Aldrich,“Osborne什么时候会醒过来?”

“应该还要等一会儿吧,嗜血过多,加上长时间营养不良,所以……”医生在一边说着,佟秋练则是惊讶的看着躺在床上面的少年,这个少年看起来脸色十分的苍白,或许是因为本身是白人的关于,佟秋练本来以为是肤色的问题,现在想想的话,或许是脸色过白,才让人忽视了他本来孱弱的身体。

Aldrich很快的送医生离开,房间里面就剩下了Osborne和佟秋练两个人了,其实这个房间的布局设计,还是带着童话色彩的,不过这里的所有东西你只要走进去,几乎就可以一览无遗了,这里几乎除了床和那个桌子之外,几乎没有什么多余的家具了,佟秋练坐到床边,伸手摸了摸Osborne的脸,他的脸很冰,很凉,白皙的就像是上好的瓷器。

这一下子的触感,让佟秋练觉得好像是触碰到了尸体一般,佟秋练忽然就下意识的伸手摸了一下Osborne的鼻息,虽然说气息比较微弱,但是还是有气息的,佟秋练又不自觉的伸手摸了摸Osborne的颈部动脉,这个孩子心脏跳动的频率比平常人慢了许多,而且这呼吸声音,和小猫一样微弱,他的身体到底是脆弱到了什么程度。

这个房间的阴暗让佟秋练觉得有些不舒服,佟秋练走到窗帘那里,将窗帘轻轻拉开,肆意的阳光就整个铺洒进来,将这个房间瞬间照亮,而床上面的少年却忽然嘤咛了一声,转而继续沉睡了,佟秋练慢慢的在这个房间走过,也就是观察这个房间的人偶,这里人偶都做的十分逼真,她们有的和人是等量高度的,又穿着人的衣服,看起来和真人没有什么区别!

佟秋练就想着若是大晚上的突然醒过来,看到房间里面站着这么多的木偶,估计会被吓死吧!

“唔——”床上的少年又发出了难受的声音,佟秋练走过去,或许是佟秋练过去挡住了Osborne面前的阳光,Osborne才悠然的睁开了眼睛,看到是佟秋练的时候,眼中露出了一些惊喜,但是片刻之后,他忽然就转过身,拉扯到了手臂上面的输液:“别动,你还在生病呢!”

佟秋练的声音很温柔,Osborne却忽然直接掀开被子,什么都不管不顾的那种,直接冲下了床,佟秋练只看见输液袋掉落在地上面,那黄色的液体,散了一地,而那一头的针则是掉落在地上面,上面还粘着一些鲜血,而Osborne则是已经冲到了窗户前面,“哗——”的一声,将窗帘猛地拉了起来,而此刻的房间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寂静!

Osborne就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兽一般,缩在墙角,他的手上面的绷带裂开了,血在不断地往外面冒,他只是怯怯的看了一眼佟秋练,佟秋练起身,他也猛然起身,“you……你……”佟秋练看着他,他的手臂上面已经开始在冒着血珠了,“不要走……”那声音细若蚊蝇!

佟秋练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孩子对自己会这么执着,不过,佟秋练只是走过去,伸手摸了摸男孩的脸,她能够感觉到Osborne的身子始终是处于一种高度紧绷的状态,“别紧张,我不会走的,你的手流血了,我给你重新包扎一下,别怕……”

Osborne怯怯的看着佟秋练,跟着佟秋练到了床边,佟秋练触摸到了男孩的胳膊,才觉得他的身体真的是浑身冰凉,佟秋练小心翼翼的将Osborne手上面的纱布慢慢的解开,这一层层拆开之后,佟秋练整个人都震惊了,她看了一眼男孩,男孩只是一直盯着佟秋练看,也不说话,也不喊疼!

他的手上面全部都是大大的伤痕,每一下子都不算深,但是却有些密集,昨天他的手上面就有些细小的伤痕,但是今天,佟秋练也不说话,只是拿起了边上医生留下的药水帮少年清理伤口,他就像是没有感觉一般,只是痴痴地看着,这双手已经完全不像是个少年的手了。

这上面遍布着大大小小的伤痕,很多,很密集,新的旧的……因为要方便包扎,所以佟秋练微微将少年的衣袖撩了起来,他的手臂上面居然也有伤痕,这都是怎么造成的,佟秋练皱起了眉头。

“萧夫人……我……”Aldrich刚刚推开门,Osborne的整个身子就瑟缩了一下,佟秋练已经不是第一次看见Osborne对Aldrich的惧怕了,是的,是惧怕,这个少年害怕对他疼爱有加的哥哥……

佟秋练回去之后,心里面还是觉得很不舒服,这刚刚回到家里面,就看见了周长安和赵铭正在和萧寒说着什么,佟秋练的心里面又一次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难不成又出事了么?”

“是的,这次死的人比较特别……”佟秋练看了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一点半了,而萧寒则是目光灼灼的盯着佟秋练,佟秋练似乎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萧寒生气了,佟秋练走到了萧寒身边,“那个……我回来了!”

“你的身上面有消毒水的味道,你去干嘛了!”佟秋练只能说在心里面默默地说,你的鼻子真是比狗鼻子还灵,我就是碰了几下消毒水,你就闻到消毒水的味道了!“那个孩子到底怎么样了?”

“没什么,同创自闭症患者都带着一些精神方面的疾病的,这个孩子估计在精神方面有些问题吧,他哥哥说他是自残的!”佟秋练叹了口气,萧寒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怎么了?”佟秋练看着萧寒。

“你先去现场吧,我也知道留不住你!”萧寒说着突然松开了佟秋练的手,直接转动轮椅,就照着萧家的大宅走去了,佟秋练看着萧寒的背影,忽然心里面觉得有些空落落的,难道说真的是生气了么?

“妈咪!”小易却不知道从哪里碰出来的,直接从后面抱住了佟秋练的大腿,佟秋练伸手揉了揉小易的脑袋,“妈咪,你别理爹地,爹地,这几天大姨夫来了吧,这心情时好时坏的,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噗——”周长安和赵铭毫不客气的笑了,而萧寒压根就还没有走远,听见了小易的话,嘴角那个抽搐啊,这是自己的儿子么?大姨夫?谁教他这种东西的,萧寒直接回过头,“萧易——你给我过来!”

小易则是冲着萧寒吐了吐舌头,伸手死死地抱着佟秋练的大腿,“我才不去,我又不傻,我才不去呢,我要和妈咪一起,不然你肯定会借机报复我!”萧寒顿时脸都黑了,佟秋练则是无奈的伸手捏了捏小易的鼻子,“什么大姨夫的,这东西都是谁交给你的啊!”

“太爷爷啊,太爷爷说爹地最近比女人还善变,所以……”小易顿了一下,怯怯的看了看爹地,这萧寒整人的手段,小易也是见识过的,这萧晨不是被他踹到过泳池里面么?那还是他的亲弟弟呢,“所以妈咪你要多关心一下爹地!”小易果然看见萧寒的萧寒的神色缓和了一些。

佟秋练则是无奈的伸手拉着小易的手,走到了萧寒的面前,“你生气了?因为我最近陪你的时间太少了么?”佟秋练本来就是不太善于言辞和察言观色的那种人,而萧寒就这么看着自己,那脸上面表情,几乎都不曾变过。

这佟秋练真是摸不透萧寒到底在想什么,这小易忍不住抓了抓头发,真是的,妈咪还能不能开点窍啊,“妈咪……”小易扯了扯佟秋练的衣服,示意佟秋练俯下身子,佟秋练微微侧身,小易轻声的在佟秋练的耳边说了几句,而萧寒就这么看着佟秋练本来冷清的脸上面瞬间出现一丝羞红,这个臭小子又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东西啊!

“那个……萧寒……”佟秋练看了看萧寒,就在萧寒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一个吻轻轻的落在了萧寒的侧脸,很轻很柔,而萧寒本来有些烦躁的内心瞬间被抚平了,“等我回来再说好不好?”

“有什么好说的!”萧寒忍不住别过脸,但是其实他的内心是很高兴的,佟秋练看了看小易,小易耸了耸肩膀,佟秋练咬了咬嘴唇,“那你别生气了,我会尽快回来的!”这萧寒本来正在心里面偷着乐呢!

这刚刚准备要端一下高姿态的,“我……”“那我先走了,等我回来!”佟秋练说着已经直接转身离开了,萧寒心里面那本来已经消散的郁闷又一次回来了,“爹地,你说说你,我都让妈咪给你台阶下啦,你偏要端着……现在好了吧!”

小易说着耸了耸肩膀,就要溜进屋子,“站住!”萧寒的声音陡然加重,小易那小小的身子瑟缩了一下,怯怯的回过头,“爹地,你找我有什么事情么?我很忙的,我的跆拳道教练要来了,我正打算……”

“今天多练习两个小时,不是说你最近跆拳道要考试了么?一定要抓紧练习,我会和你的老师说的!”萧寒说着直接转动轮椅,直接无视小易可怜兮兮的小眼神,“你一定不是我的亲爹地,哪里有亲爹地这么虐待自己的儿子的,你是要累死我么?太爷爷说了,等你老了,我是要给你养老的,你再这样的话,小心我以后不养你!”

“哎呦——小屁孩子,你现在还要我养你,你在挑衅我,小心我就把你扔出去!”萧寒对着小易说得恶狠狠的,倒是小易冲着萧寒撅着嘴巴,那小脸眼泪汪汪的,这眼泪是眼看着就要掉下来了啊,这萧寒顿时有些傻了,这个厚脸皮的小子这是要哭了……而小易眨着幽蓝色的大眼睛就这么无辜的看着萧寒,萧寒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太过分了啊,毕竟他还小啊!

“那个……小易,过来……”萧寒冲着小易招了招手,小易则是别过头,那大颗的眼泪就瞬间掉落了下来,萧寒则是转动着轮椅到了小易的身边,伸手扯了扯小易的小胳膊,“怎么的,还生气了?男儿有泪不轻弹听没有听过啊,这就哭了?”

“爹地你不是不要我了么?”萧寒真是哭笑不得,“我就是说着玩玩而已,行了,别哭了,爹地怎么会不要你呢!”萧寒说着伸手帮小易擦了擦眼泪,“你看看你都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掉金豆子,你丢不丢人啊!”

“哪里丢人了,我还是小孩子!”小易吸了吸鼻子,“我不想练那么久的跆拳道!”萧寒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个臭小子的后招在这里呢!

“行,那就多练两个小时了!”萧寒这话刚刚说完,小易那本来哭丧着的小脸顿时就乐开了,“多练一个小时好了!”小易那本来了开得脸顿时垮了,而萧寒则是伸手捏了捏小易的鼻子,“你都多大人了,还玩这么幼稚的游戏,行了,别哭鼻子了,今天就不加时间了!”

小易冲着萧寒吐了吐舌头,“真是的,人家本来就是小孩子啊!再说了,你对我好一点,那我在妈咪面前还能帮你一下!”小易说着那表情就是在说,“讨好我吧,赶紧讨好我吧!”

“得了,别臭屁了,赶紧的,回去洗一下手,等一会儿该吃饭了!”小易说着就直接冲进了屋子里面,倒是季远这个时候到了萧家,只是目视着远方,伸手不停的敲打着自己的膝盖,“怎么样?这对兄弟到底有没有什么问题?”

本来就是因为“木偶杀手”的案子,萧寒才决定想要喝这家公司合作的,其实合作上面倒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这个Aldrich虽然是外国人,不过很精明,但是这私生活上面,萧寒可不想佟秋练和他们扯上什么关系。

“他们两个人父母早逝,而之后,两个人就一直相依为命,不过他们的父母给他们留下了足够的财产,所以两个人生活一直都比较富足,而之后Osborne就被查出来有自闭症了,医生说或许是父母的突然离世对他的打击太大了,但是具体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之后的话,就很少有人见到Osborne了!”季远将手中的资料交给了萧寒。

“这是他们的生活照?”季远点了点头,这上面的除了两个人的基本资料之外,就是两个人的一些生活照,关于Osborne的生活照还是不多的,“能够找到以前诊断过他病情的医生么?”萧寒看着照片上面的少年,那双眼睛清澈,但是对这个世界似乎带着固有的惊恐。

“我去试试看!”萧寒其实也是不想管这些事儿的,但是佟秋练似乎对这个少年格外的上心,所以他们之后还有牵扯的话,还是知根知底的比较好,“不过事情过去了这么久了,不知道那个医生在不在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