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7 醉酒偷吻,长安的窘迫

欢送会结束之后,令狐乾已经喝了很多酒了,令狐乾看着满地的狼藉,苦涩的笑了笑,端起了手边的酒杯,将剩下的酒尽数喝掉,酒水洒在他的衣服上面也是浑不在意的,令狐乾只是觉得就算是哥哥在那么多人的包围之中,她还是觉得孤寂冷清。

就像是那个家一样,很大,很空旷,但是却空无一人,自从王雅娴走了之后,令狐乾就将家里面的佣人尽数散去了,所以令狐乾每次回到家里面的时候,面对的就是空荡荡的房间和空无一人的大宅,令狐乾长叹了一声,算了,今晚就是留在这个城市的最后一晚了,令狐乾稍微整理了一下衣服。

虽然他此刻脚步有些踉跄,但是神智还是十分清醒的,他清楚的知道自己想要做什么,他走出了酒店,此刻已经是一点多了,这群人也是能闹腾的,酒店的门口正好有在等客人的出租车,令狐乾直接上了出租车,或许是令狐乾这一身军装的缘故,所以出租车司机忍不住回头多看了令狐乾两眼!

“准备去哪里啊!”出租车司机笑呵呵的已经启动车子,令狐乾刚刚摇下车窗,“停一下!”司机连忙踩下刹车,令狐乾直接从车子上面下来,因为脚后跟不稳,差点直接栽到了地上面,令狐乾直接冲到了路边的一个军用悍马边上!

洛阳此刻正靠这车子,大口大口的喘气,看到了令狐乾,伸手擦了擦嘴巴,“令狐上校,这么巧?”

“巧个屁啊,你不是早就回去了么?怎么还在这里啊?”令狐乾走过去,洛阳直接从车子的后备箱里面拿出了一瓶纯净水,拧开瓶盖就猛地灌了几口,漱了漱口,“不想走了,这边正好吹吹风!”

这家酒店靠近一个临海大道,入夜了,这边没有什么人,洛阳靠在车上面,“令狐乾,其实你根本不用离开的,再说了,那个案子是你的功劳,我这是白白的占了你的功劳了,我洛阳不是这种人!”这事情洛阳知道之后,是坚决拒绝的,但是无奈上面的批文已经下来了。

“这个地方我已经没有什么留恋的了,留下来做什么,倒是你,你和那个小警察怎么样了啊!”令狐乾只觉得双腿都有些虚浮了,他直接一屁股蹲在了地上面,洛阳递给了令狐乾一瓶纯净水,令狐乾正渴呢,伸手接了过来,洛阳也直接蹲在了地上面,两个人就蹲在地上面,看着天上面的繁星。

“你都看出来了啊,那个小警察……呵呵……”洛阳苦涩的一笑,“我们能有什么啊,以前吧,他在国外,我够不着他,我觉着我们离得很远,现在吧,我们在一个城市,我还是觉得我们离得很远,你说,这是为什么啊!”

令狐乾怎么可能不懂这种感觉啊,就像是他对顾珊然的感情,他已经让自己努力工作,不去触碰这段过往了,但是一想到两个人此刻就在一个城市中,或许你走过的路,呼吸过的空气,她都曾经走过,呼吸过,就有一种奇怪的满足感,充斥在令狐乾的心里面!

“你为什么不直接和他说,你想和他在一起!你们两家应该不会反对吧!”不像我,喜欢的人是永远都不可能在一起的,就像是顾珊然说的,他们的认识或许就是个错误,只不过她是漫不经心,而他已经泥足深陷了。

“谁说不反对了,他们家可不喜欢我这种儿媳妇儿,人家想要一个温柔大方,善解人意,最好是能够在家相夫教子的儿媳妇儿,我算个什么啊,京城一霸啊,哪个男人看见我不躲着啊,谁会娶我这样的女人啊!”洛阳苦涩的一笑,她觉着嘴巴里面好苦啊,洛阳刚刚其实已经吐了一回了,但是此刻胃里面又开始翻腾了。

“你又不是和他们家里人过一辈子,在意那么多干嘛,再说了,我们两个人虽然认识的时间不长,但是我觉着那个小警察也不是不喜欢你的,估摸着他都不知道什么叫做喜欢吧!”令狐乾倒是伸手拍了拍洛阳的肩膀。

“我怎么知道啊!”洛阳是完全看不透她和周长安之间的关系,这周长安有的时候那种乱吃飞醋的行为,会让洛阳觉着,其实周长安还是在意自己的,但是更多的时候,洛阳是摸不透周长安的心思的。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令狐乾仰面看着星空,转过头的时候,洛阳已经睡着了,令狐乾看着洛阳手中死死攥着手机,将手机从洛阳的手中抽出来,手机屏幕刚刚点开,就是周长安的电话,令狐乾倒是一笑,直接拨通了周长安的电话。

周长安此刻还没有睡觉呢,正刚刚审问完了一批和程依依有关系的人,这程依依毕竟是个公众人物,所以关系网比较复杂,这才刚刚审完一小部分,周长安打了个哈气,去一边的自动贩卖机买了个咖啡,这刚刚喝了两口,手机就响了!

当即周长安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起来了,这最近的案子发生时间距离很近,而现在可以说是没有什么线索的,周长安也觉得压力很大,这此刻手机忽然响了,周长安的神经瞬间紧绷起来,就拿出了手机,居然是洛阳的电话,周长安刚刚按下了接听键,这还没有说话,“洛阳在XX酒店边上的临海大道!”说完就挂断了!

“男人?怎么会有男人!”周长安自言自语道,赵铭此刻就站在周长安的对面,“什么男人啊?”赵铭喝了口咖啡,周长安看了看手机,是洛阳的电话,已经快两点钟了,这洛阳怎么会和男人在一起啊!

周长安说着,直接将咖啡一口喝掉,然后直接开车就出门了,赵铭挠了挠脑袋,看着周长安风风火火的出了门,入夜的C市车流很少,而临海大道边上就是有一些拉货的客车不时在穿梭,很快的周长安就看到了洛阳的那辆军用悍马!

车子刚刚挺稳,周长安就直接从车子上面跳了下来,因为洛阳此刻的头就靠在令狐乾的肩膀上面,两个人都是穿着军装,令狐乾领口的扣子被扯开了几颗,露出了里面那小麦色的皮肤和健硕的肌肉,而洛阳似乎已经睡着了,闭着眼睛,干净利落的头发被别在耳后,露出了那张娇俏带着红晕的小脸。

两个人都是蹲在地上面的,在昏黄的路灯下面,两个人却显得格外的般配,此刻的周长安只是慢慢的走过去,令狐乾看着周长安一笑,“周队长,来得很快啊!”这从青城派出所这边过来的话,少说也要半个多小时,而此刻只不过是十五分钟左右吧,令狐乾对时间的感觉向来是比较敏锐的。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周长安走过去,还没有走进,就闻到了他们身上面传来的酒味儿,周长安蹙了蹙眉毛,那眼睛死死地盯在洛阳的身上面,令狐乾倒是一笑,只是看着周长安,周长安看着令狐乾的笑容,心里面没有由来的,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升了起来,他直接走过去,“洛阳,你这么晚还不回家!”

周长安直接过去去拉扯洛阳,令狐乾却直接伸手打掉了周长安的手,这令狐乾虽然神智是清醒的,但是他下手是没轻没重的,周长安只觉得火辣辣的疼,令狐乾只是冲着周长安一笑,“动手动脚的做什么!”

“和你有什么关系么!”对于令狐乾的这种行为,这周长安心里面那个窝火啊,“你算什么啊,我和洛阳认识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里呢,再者说了,你们孤男寡女的你们在这里是准备做什么,洛阳,跟我回去!”周长安说着就直接架起了洛阳,而洛阳此刻已经晕乎乎得了,在听见了周长安的声音之后,迷迷瞪瞪的睁开了眼睛!

“长安……”洛阳的声音不同于以往的清冽干净,而是一种带着嘶哑却又透着一点小女人的风情,软软的,听得周长安心里面都是咯噔了一下,“长安……”洛阳很少叫周长安为长安,都是直接吼一声,周长安的,此刻叫他长安,弄得周长安心里面有些小小的异样!

“你怎么来了?”洛阳此刻就像是无根的浮萍一般,直接瘫软在了周长安的怀里面,洛阳的身子火热,那呼出来的气息,夹杂着酒味,灼热的喷洒在周长安的脸上和颈部,周长安忍不住的吞咽了一下口水,伸手想要将洛阳扶好,但是洛阳此刻完全就是站不稳的,周长安没有办法,双手颤颤巍巍的就搂住了洛阳的腰。

“好细啊!”周长安直接倒吸了一口凉气,这洛阳平时穿着军装,也看不出来什么身材的,这两个人瞬间贴近了,这周长安才感觉到有东西正好抵住了自己的胸部以下的地方,周长安的手放在洛阳的腰上面,显得有些局促。

“周长安,真的是你么?我是不是做梦了!”洛阳的声音软软糯糯的,就贴在周长安的耳边颈侧,周长安觉着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了,这整个人的身子都僵硬了,只是有些呆傻的搂着洛阳,只是这手都不知道该放在什么地方了。

“那个……那个,我……”周长安真想直接给自己一个大嘴巴,这好好的,怎么忽然就结巴了呢,周长安尽量不去看洛阳,但是洛阳就在他的胸前蹭来蹭去的,这喝了酒的人,有几个是那么安分的啊,没有给你耍酒疯已经不错了,“我送你回家……”

“不要,我要你陪我,长安……你陪我吧……”周长安顿时觉得整个人都不好了,那种僵硬的感觉是从尾椎骨开始的,他低头看了看洛阳,而就在这个时候,一边的令狐乾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你笑什么啊!”

“行了,你送她回去吧,一个女人在晚上的在外面不安全!”周长安没有想到令狐乾就是给自己来了这么一句话,看了看令狐乾,“你不回去么?要不我送你一程?”这令狐乾也喝酒了,也走不了啊!

“没事,我醒醒酒,完了自己打车回去就成,你们赶紧回去吧,不早了!”周长安没有办法,就直接打横将洛阳抱了起来,洛阳就这么缩在周长安的怀里面,也就是这一刻,周长安忽然觉得心里面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填满了一样,“原来你这么娇小啊!”

这洛阳本来就是个女人,而且是那种身材比较标准的,身上面没有多余的赘肉,就是整天包裹在军装下来,看不出来而已,这抱起来之后,周长安才觉着,洛阳很瘦,而且洛阳此刻不时的将头往周长安的胸口蹭来蹭去的,就像是一直慵懒的猫咪,看的周长安都有些心猿意马了!

“你也有今天啊,我就该这个时候也踹你几下,从小到大,你说说我被你揍过多少回了?你倒是没有戒备心啊!”周长安将洛阳放到了车子后座,那动作极致的温柔和小心,或许那眼神中的宠溺和温柔是他自己都不曾察觉的。

“周长安……”洛阳扭动了一下身子,差点从后座翻下来,吓坏了周长安,“好了,手拿下来!”洛阳的双手还紧紧的箍着周长安的脖子,死死地卡住,周长安是无论怎么想要把手扯开都是没有办法的,周长安干脆直接坐到了后座,洛阳就这么软绵绵的趴在了周长安的怀里面!

“原来你喝醉酒是这个样子的啊,行了,睡一会儿吧!乖——”这最后的话说完,周长安自己的脸都红了,周长安真想要伸手给自己一巴掌,什么乖不乖的,真是够了,而此刻洛阳却突然嘤咛了一声,伸手开始扯动自己的衣服。

这可吓坏了周长安,周长安连忙伸手想要阻止洛阳的举动,但是洛阳直接一挥手,将周长安的手打落了,弄得周童鞋看着自己瞬间红肿的手,在心里面默默的哀嚎,这特么的都是什么情况啊,这一个个喝得醉醺醺的,这下手倒是一个比一个重啊,等到周长安回过神,洛阳胸前的纽扣已经被解开了两颗了。

周长安连忙打开了车窗,因为这里靠海,所以海风还是挺大的,两个人在车子里面一坐就是好几个小时!

佟秋练昨天晚上面打电话给赵司令问了一下令狐乾出发的时间和登机的时间,一大早的,佟秋练就急匆匆的赶到了机场,萧晨陪着佟秋练进去的,萧寒坐在车子里面,季远在前面开车:“少爷,这令狐上校的飞机不是已经出发了么?为什么不告诉少奶奶!”

“既然那边的人也有意隐瞒他出发的时间,那我们就顺水推舟好了,要是她不来的话,估计心里面过不去,就让她心里面稍微舒服一点吧,令狐家是欠了她的,但是令狐乾没有欠了她!”季远点了点头。

佟秋练到了机场,偌大的机场人来人往的,广播一直在播报着各个飞机的信息,佟秋练看了一眼正在反复跳跃的各个飞机航班的起飞时间,没有那班飞机啊,佟秋练疑惑的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便签,那是和赵司令打电话的时候记下的航班信息,他说是九点钟登机,现在才七点半啊!

“嫂子,是不是航班弄错了啊!”萧晨是完全不知情的那种,一边看着不断重复的登记信息,一边听着广播中的播报,“去那个地方的飞机也不太多啊,难不成是弄错了?”

“应该不会吧,这赵司令好歹是个军人,他们都是比较严谨的人,怎么会弄错呢,我还和他反复核对了呢!”佟秋练直接走向了询问的咨询处,到了那边一查这个航班确实是有的,只是这个航班是七点钟的,早就已经起飞了。

“那个……嫂子……”萧晨看到佟秋练的神色陡然一变,“不好意思,去这个地方每天只有一般直达的飞机,飞机已经起飞了!”询问处的人员好像是生怕他们不信一样,又重复了一遍刚刚的话。

“嫂子,要不我们回去吧,这令狐上校已经走了!”佟秋练点了点头,将手中的便签捏紧,佟秋练刚刚上车子之后,在机场的二楼,令狐乾赫然就站在那里,而他的身边,那位老者不是赵司令是谁!

“阿乾啊,其实吧,你何必让我去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呢,你就让那个丫头送送你不就好了,真是的,你们这些小年轻,真不知道每天心里面都在想什么!”赵司令叹了口气,“还有啊,你这是从哪里爬出来的,一身的酒气儿,简直能熏死人!”赵司令说着捂着鼻子,露出了一股嫌弃的神色。

“我这等会儿就要走了,你还这么嫌弃我,我真是太难过了!”令狐乾的视线其实一直都集中在佟秋练的身上面,这种离别的场景,令狐乾根本就不太想去经历,毕竟过于让人心里酸涩了。

“其实在我开始记事的时候,阿乾就在我的身边了,其实他对我的意义真的非同一般,就算是在五年前那般无助的时候,我都认为阿乾是唯一值得我去信任的人!”佟秋练看着窗外,窗外的景物在佟秋练的眼前飞快的掠过,但是这景物早就已经物是人非了,就像是他和令狐乾的关系!

而当生物钟到了的时候,洛阳只觉得头疼欲裂,特么的,真是昨晚喝多了,洛阳想要伸手揉一下脑袋,发现自己的手正在一个手包裹着,洛阳突然就发现了,有个人的呼吸就在自己的耳侧,呢温热的呼吸声,有规律的喷洒在自己的颈侧,弄得洛阳整个人的神经都紧绷了!

而那种熟悉的味道传来,洛阳知道此刻将自己搂在怀里面的人是周长安,只不过,这姿势……洛阳是整个人坐在周长安的腿上面的,头是靠在周长安的胸前的,她可以清晰地听见周长安的心跳声音,而洛阳的眼睛则是落在了两个人交握在一起的手上面,洛阳忍不住想要将手抽出来!

“别闹,再睡一会儿,乖……”听见这个乖字,洛阳觉着就像是有一道雷直接从自己的脑袋上面劈了下来,这洛阳从小在洛家就是当男孩子教养的,从小到大,都是玩的男孩子玩的东西,这个什么乖不乖的词和洛阳根本就是无缘的啊。

洛阳此刻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而喝酒的后遗症,让她觉得脑袋都开始嗡嗡作响了,她不安的扭动了一下身子,而周长安则是轻轻的嗯了几声,将洛阳搂的更紧了,这在洛阳的记忆中,算是两个人极少的亲密接触吧!

“这货不会这么搂了自己一夜吧!”洛阳虽然晚上喝的醉醺醺的,但是她还是知道自己最后见的人是令狐乾的,而且两个人还聊了很多,估计这周长安就是令狐乾叫来的,真是的,人都要走了,还这么多管闲事!

但是洛阳的心里面,此刻就像是吃了蜜糖一般,甜的不得了,而周长安似乎动了几下,因为胳膊整个都被洛阳压着,周长安觉着整个身子都麻了,周长安将车窗关掉,洛阳惊觉周长安醒了,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还真是能睡啊,肩膀都酸了!”周长安微微叹了口气,“洛阳,你特么的,就是上天派人折磨老子的,老子真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这从小到大被你欺负,完了你喝醉酒我还得照顾你,你也是够可以的!”

洛阳在心里面偷乐,周长安,你就是活该,而很快的,洛阳感觉到了周长安慢慢的将自己放到了后座上面,而之后就没有动静了,洛阳似乎能够感觉到,这货是在看着自己,但是为什么迟迟没有动静呢!

忽然洛阳就感觉到了自己嘴唇上面有东西在摩挲着,而洛阳感觉到了这是周长安的手指,洛阳整颗心都开始剧烈的跳动起来,“这货是准备做什么,干嘛啊,摸我的嘴唇做什么,好烦啊!”洛阳完全不知道,此刻她安静的模样,带着一股致命的诱惑力,衣领微开,里面的风光隐约可见!

“你的嘴唇好干!”周长安只是摩挲了几下,随即蹦出来这么一句话,而洛阳此刻的心里面活动,和刚刚的感觉是一样,就是被雷劈了一下,特奶奶的,我的嘴唇干,你的嘴唇才干呢,你全家的嘴唇都干……

而洛阳的腹诽还没有结束,就感觉到了自己的嘴唇上面印上了一个温热的东西,洛阳整个人的心脏都开始剧烈不安的跳动起来,因为她此刻浑身的毛细血管都张开了,因为——周长安在吻自己!洛阳完全是懵的,但是又不敢睁开眼睛!

而此刻的周长安完全是处于一种鬼使神差的状态,他忽然就伸出舌头舔了舔洛阳的嘴唇,是有些干涩,不过味道还是很甜美的,这洛阳还处于被雷劈的状态中没有回过神呢,就感觉到这厮居然是准备将舌头伸进去么!要死了,你敢伸进去试试看,看我不直接咬断你的舌头!

特么的,周长安你的老子很大啊,趁着我睡着的之后,吃我的豆腐,洛阳在心里面将周长安狠狠的数落了一通,这周长安本来也就是个毛头小子,对这种事情完全是不懂不会的,但是这男人在这种方面通常都是无师自通的,很快的,周长安似乎是尝到了一些甜头,也找到了接吻的技巧!

“唔——”而洛阳本来还在天人交战,在心里面默默的数落周长安,这忽然就嘤咛出生了,这一声从洛阳的嘴巴中溢出来,吓坏了两个人,这洛阳则是在心里面懊恼,怎么就那个啥了,关键是这声音过于羞人,洛阳压根不敢相信这是自己叫出来的声音!

而周长安本来就是偷偷摸摸的那种,这心里面就是那种既兴奋又紧张的,这忽然听见了洛阳的轻吟声音,整个人都瞬间僵硬了,但是身体的某个部位却是瞬间的做出了反应,周长安离开了洛阳的嘴唇,他又一次伸手摸了摸洛阳的嘴唇!

忽然逃也似的离开了后座,直接奔到了前座,然后洛阳听见了两声车门打开关闭的声音之后,就听见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这是特么的醉了,刚刚那货抵在自己的腹中的东西,不会是那个吧,还有啊,他偷亲自己,是不是……

洛阳几乎都不用睁开眼睛,都能够感觉到这周长安的惊慌失措,不免觉得有些可笑,而嘴唇的触感却让洛阳觉得脸都开始发烫,一直红到了耳朵尖,她的心脏一直都在猛烈的跳动着,周长安……你到底在想些什么,你若是喜欢我的话,告诉我啊,然后我们光明正大的在一起,偷亲我是准备做什么啊!

其实此刻的周长安就像是做贼一样,这车子开得飞快啊,刚刚他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鬼使神差的亲了洛阳,可是这一亲下去,他就有点忍不住了,开始想要的更多了,想得更多……这就越发的深入,而周长安完全不成注意到,自己刚刚在偷亲洛阳的时候,自己眼中那*裸红果果的占有欲!

车子很快停在了一处卖早点的地方,对于洛阳的口味,周长安一向都是了解的,所以周长安买了早点回到车子上面,就晃了晃洛阳,“起来了,已经七点多了,起来吃点东西!”其实周长安是心虚的,因为他此刻才注意到,这洛阳的嘴唇貌似有些红肿的样子。

而洛阳本来就是没有睡着,也就半推半就,顺水推舟的起来了,在洛阳睁开眼,和周长安四目相对的时候,这洛阳本来军人出身,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能够让自己保持镇定自若的,倒是周长安看到洛阳这么严肃的表情,整个人都瞬间萎了,将东西递给了洛阳,就匆匆跑到了驾驶位置上面,“我送你去部队还是?”

“找个地方让我洗个澡吧,浑身都难受!”洛阳喝了一口热乎乎的豆浆,看了看在前面说话都有些打结的周长安,忽然心里面就产生了一些恶趣味,“昨晚你接的我么?我在车里面睡了一夜?和你一起?”周长安差点将刹车踩成了油门,只是嗯了一声!

“行吧,去你住的地方好了,我让我的随行官帮我送个衣服过来,去你那里不会不方便吧!”周长安摇了摇头,他现在都不敢说话,他一说话就有些打结,周长安在心里面鄙视自己,真是的,偷香窃玉这种事情,还真是不能做,这都开始心虚了!

周长安在客厅等了一会儿,很快的洛阳的随行官就过来了,是一个比较年轻的小伙子,他有些喘,将衣服递给了周长安,倒是盯着周长安看了好一会儿,“看什么东西!我有这么好看么?”

“嘿嘿!”那小伙子只是冲着周长安一笑,周长安心里面恶寒,这洛阳怎么找了这么一个傻乎乎的随行官啊,话说,洛阳本来的随行官不是这个人吧,这个人有点眼生啊,周长安将衣服放在了洗漱间的外面,“洛阳,衣服在门口,你自己拿!”

洛阳穿好衣服出去,这并不是军装,而是紧身的牛仔裤,上身是纯白色背心,一个军绿色的风衣,看起来十分的帅气,洛阳正在穿靴子,洛阳的随行官已经离开了,周长安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你今天不去部队么?”

洛阳将鞋带系好,淡淡的看了一眼局促不安的周长安,“没事啊,和小练约好了,今天出门逛街,怎么了?”周长安一听见这萧家的任何人,心里面都不舒服,其实吧,洛阳是心里面实在有些飘忽,正好今天有空,和佟秋练出来聊一会儿。

“你有空都不知道找我?”洛阳倒是觉得好笑了,双手环胸看着周长安,“周长安,你那么忙,最近C市不太平吧,你有时间和我逛街?再说了,我是去买内衣,你也要跟着么?”这洛阳一想说话都是如此的,只不过这周长安已经自动脑补了一下昨晚的画面,这昨天的身上面穿的是黑色的吧!

洛阳要是知道这周长安在yy自己的话,估计一脚就踹过去了,洛阳就这么看着周长安的脸慢慢的变红,“你在想什么呢,脸都红了,你要是实在想看的话,那就一起吧!”周长安连忙摆了摆手!

周长安送洛阳到了萧家,佟秋练此刻正闷闷不乐的在坐在树下面看资料,只不过看不见罢了,见到了洛阳倒是很高兴,“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部队最近不忙么?阿乾走了,烂摊子不是应该都丢给你了?”

“你不说我都忘了,这令狐乾也不是个东西,把这种东西丢给我一个弱女子做什么啊,对了,你最近怎么样?还吐不吐了啊?”洛阳盯着佟秋练的腹部就一直看!

“最近好多了,倒是你,我看到刚刚是周队长送你过来的吧,这一大早的,你俩昨晚是在一起了?”佟秋练这话刚刚说完,洛阳被佟秋练看得就有些局促不安了,这佟秋练就算是说着这种调侃的话也是一本正经的模样,这眼神深邃凌厉,弄得洛阳都觉着自己有些无所遁形了!

洛阳就将昨天晚上面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和佟秋练说了,佟秋练听完,就乐了,“其实吧,这周队长就是喜欢你的啊,我也是搞不懂你们俩是怎么回事了?明明这是两情相悦吧,非得弄得像是要你死我活一样,你当时怎么没有直接睁开眼睛直接给他一拳啊!”洛阳只是低着头,双手局促的搓了搓手。

“其实吧,我估摸着要是我追问下去的话,他这种性子,保不准会给我来一个死不承认什么的,他这种人我最了解了,从小就是这么的无赖了,认为丢脸的事情,不想承认的事情,是打死都不会承认的!”洛阳叹了口气。

“可惜了,阿乾走了,要是阿乾没有走的话,倒是可以利用一下阿乾气一气周长安,但是现在……”萧晨此刻正在给茶茶和大人冲洗身子,这佟秋练忽然就指了指萧晨,洛阳疑惑的看着佟秋练,“做什么!”

“之前我就和他说过,要给你找个男人的,我这个小叔子虽然人傻了一点,不过还是挺好的,再者说了,这气一气周长安还是可以的!”佟秋练转念一想,这萧晨笨笨的,就怕是成不了事,而这个时候,雪伦正好过来,“小练,萧寒呢?”雪伦今天倒是出乎意料的,穿了一身比较正常的衣服,倒是让佟秋练的眼前一亮。

洛阳看着这个人妖,因为雪伦下次手中正提着一个医药箱,一看也知道是医生,只不过这一身的医药箱居然不是纯白色的,还是粉红色的,洛阳倒是开了眼界了,只是淡淡的看着雪伦,而雪伦忽然翘着兰花指和萧晨打了个招呼,倒是真的让洛阳有些恶寒了。

佟秋练刚刚准备和洛阳出门,就接到了白少言的电话,他说已经确定了那个从程依依的手上面取下来的东西,是个木头屑,很小,不过这种木头倒是比较特别,并不是一般的木头,因为现场证物采集的时候,对现场的道具也进行了一些分析,虽然木制的东西比较多,不过这明显不是一种材质的木头!

“木头屑?难道说真的和木偶有关么?这个人难道从事的动作是和木头有关?”佟秋练此刻正在房间准备出门,就看见了床头的那个木偶,那个木偶正对着佟秋练在笑,不知道怎么的,佟秋练就觉得心里面划过了意思不好的预感。

“这个暂时还不清楚,重案组那边李娜也突击审问了和程依依相关的人,听她的经纪人说,那天戏份结束之后,因为之后没有别的通告了,程依依就回家了,而且是她的经纪人和助理几个工作人员同时看着她回去的,而且监控视频也证实了他们说的话!”白少言一边看着电脑上面的数据分析一边说,“不过这之后,并没有显示出程依依有出门的记录!”

“这些艺人出门都是通过伪装的,哪里那么容易辨认出来啊,那片场那边的监控没有么?”佟秋练伸手摩挲了一下那个木偶,不知道怎么的,佟秋练的脑海中总是会浮现出Osborne那张脸,还有那双干净纯澈的金色眼睛。

“那里并没有监控视频,听说是因为明星的个人*问题吧,所以片场并没有安装监控视频,而外面的监控视频画面死角和监控盲点也比较多,所以案子又陷入了死胡同了!”白少言说着幽幽的叹了口气,“老师,我怎么觉着最近的案子都这么玄乎呢!”

“行了,破案不是你的事情,好好地把材料整理送给周队长,对了,和周队长说一声,洛少校今天不回去了,佳人有约!”白少言疑惑的挂断电话,这和洛少校有什么关系么?白少言不明白了!

周长安正在昨晚的审讯的一些笔录资料,其实他们几个人说的话都是可以互相印证的,而且经过了民警的反复询问,都是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周长安正一头雾水的时候,白少言就过来了,不仅仅是给周长安送来了一份资料,更是捎了句话,周长安心里面那个堵得慌啊!

说什么和佟法医去逛街,洛阳,你居然骗我,你就是私会男人了是吧,洛阳,好样的啊!周长安恨不得将手中的材料都揉碎!

这边佟秋练和洛阳刚刚出门,就接到了一个陌生号码的电话,佟秋练疑惑的看着手机,这上面的来电显示很陌生,不过是C市的号码。佟秋练虽然疑惑,还是接了电话,“喂——哪位!”

那边没有动静,安静的像是死了一般,“哐啷——”像是有什么东西掉落的声音,而后又是一阵沉静,佟秋练忽然就想到了那个男孩儿,“你是Osborne是么?”那边依旧是没有动静,而佟秋练则是耐心的等着?

“I……sentthepuppet,you……likeit?”等了好半天,佟秋练终于等到了那个男孩开口,而佟秋练还没有回答他的话,那边就传来了不太流利的中文,“你喜欢……我送……你的东——西么?”佟秋练会心的一笑,这个少年对自己还真是比较特别。

“嗯,很喜欢,很漂亮,你很厉害!”对于这样的孩子,赞美是十分有必要的,而佟秋练的话刚刚说完,电话就被挂断了,佟秋练看了一眼被挂断的电话,想到了那个时候Aldrich和自己说的话,有空可以常去坐坐!

“怎么笑了,刚刚是谁的电话啊?”洛阳看着窗外,漫不经心的话!

“一个孩子而已!”佟秋练看了看电话,给萧寒发了个信息,问他能不能和Aldrich约一下,她想要再去见一下这个男孩,而萧寒本来正在复健的,看到信息的时候,眉头蹙了一下,这个男孩毕竟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一样,就像是那天晚上面扔书的举动一样,你完全不知道他下一秒想要做什么,所以萧寒还是有些犹豫的,而紧接着佟秋练又发来了一个信息!

萧寒无奈的叹了口气,“你若是真想去,让洛阳或者施施陪着你去,不然我不放心!”这洛阳和施施身手都不错,最起码还能护着佟秋练,佟秋练收到了信息,倒是一笑。

“洛阳,你待会儿要是没事的话,逛街结束陪我去个地方吧,我想去看看那个孩子!”洛阳倒是有些好奇了,这佟秋练的性子有多冷,洛阳还是有些了解的,不过还是点了点头,反正自己也没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