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6 自我放逐,令狐乾的离开

Osborne完全是不说话的那种,只是静静地看着佟秋练,佟秋练虽然觉着这孩子是对自己没有什么威胁的,但是这样被一个人盯着,佟秋练还是觉得心里面怪怪的,忽然,Osborne就从口袋里面摸出了一个东西,居然是个木偶,这个木偶只是身子被简单的拼接在一起,但是身子是光溜溜的那种,他是伸手握着木偶的身体的。

木偶的四肢在他的晃动下左右晃动着,他突然就直接冲上了楼,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果然是走不进这些人的世界,不过自闭症患者,很多时候在智力上面都会出现一些或多或少的问题,但是有的自闭症患者在某些方面会显出一些惊人的天赋。

就比如说,现年31岁的德雷克·帕拉维奇尼先天失明并患有严重自闭症,至今仍不会数数,不懂穿衣吃饭。但他竟是一个四岁起就无师自通的钢琴奇才,对所有乐章过耳不忘,被誉为“再世莫扎特”。据悉,德雷克被公认是全球23名自闭症天才之一,不久将推出其首张个人音乐专辑。

他们就是活在自己的世界中的,就好像是将自己隔绝在了人世之外,不过这样的人或许这样生活也是一种幸福吧,有些自闭症患者都没有基本的生活自理能力,但是Osborne光是看起来还是比较正常的,佟秋练只是喝了几杯茶的功夫,萧寒和Aldrich就下楼了,而当Aldrich下楼看见了桌子上面的甜点的时候,眼中闪过了一丝诧异的神色。

“Osborne下来过了?”一个佣人立刻走了出来,点了点头,然后眼睛的余光又瞥了一眼佟秋练,佟秋练这才算是明白了,这个屋子里面的佣人都是一直都在的,只不过所有人都是躲在一边,静静的看着,佟秋练忽然觉得,心里面闪过了一丝不悦。

“萧夫人,您看见我弟弟了么?”佟秋练点了点头,“我弟弟不太喜欢见人,所以我弟弟若是下楼了,这边的所有佣人都是要回避的,我并不是对您有什么意见什么的,只不过这甜点都是我弟弟喜欢的,所以我才问了这么一句!”

“没事,您的弟弟还是很可爱的!”Aldrich听了这话,嘴角微微上扬,脸上面本来紧绷的神色也变得缓和了不少,而就在气氛变得好了一些的时候,所有人都听见了“哒哒哒——”的下楼的声音,那个佣人就像是条件反射一般的直接退了下去!

而果然是Osborne下来了,他的手中拿着一个木偶,这个木偶穿着和佟秋练几乎是一模一样的衣服,Osborne直接冲到了佟秋练的面前,将木偶塞到了佟秋练的手中,佟秋练还没有说什么,Osborne只是静静地看了佟秋练几秒钟,就直接冲上了楼,佟秋练愣了愣,起身看着少年消失的背影,疑惑的看着手中的木偶,这个木偶上面还有着温度,表面被打磨的很光滑!

佟秋练似乎都可以想象出来,这个少年拿着工具打磨木偶的画面,佟秋练伸出双手轻轻的摩挲着这个木偶,就是这个木偶关节连接的地方,都被打磨的很光滑,手指触碰的时候,光滑细腻,而木偶上面刻画着一张惟妙惟肖的人脸,并不是佟秋练的脸,只不过这衣服却是真的和佟秋练很相似。

“我弟弟很喜欢你,我弟弟喜欢的人真的不多,萧夫人,也许您和我的弟弟很投缘,连喜欢的东西都拿来给您吃了!”Aldrich说话的时候,居然带着一些酸涩的味道,听这个口气倒是像是吃醋了。

“是么?你弟弟是很可爱的!”佟秋练忽然就注意到了有一道视线突然落在了自己的身上面,或许是这道视线过于专注,佟秋练抬眼就看见了躲在楼梯拐角处的男孩,他只是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忽然觉得这个男孩是孤独的,“有时间的话,我会常来做客的!”

“这样是再好不过了!”Aldrich笑了笑,就送萧寒和佟秋练出去,“其实我弟弟很小就被确诊为儿童孤独症了,也就是自闭症,从小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在房间里面倒腾这些木制的东西,所以他没有什么朋友,而且也不想和被人交流,不过他倒是第一次给别人送东西,或许萧夫人很合我弟弟的眼缘吧!”

佟秋练笑了笑,而萧寒则是忽然将佟秋练一把扯到了自己的怀里面,弄得佟秋练差点崴到了脚,而本来佟秋练站着的地方,只听见“啪嗒——”一声,一本书落在了那里,萧寒冷眼看着那个微微打开的二楼窗户,而Aldrich显然也是被吓了一跳!

倒是佟秋练微微离开了萧寒的桎梏,微微弯腰,将地上面的书捡起来,上面沾染上了一些泥土,佟秋练伸手将上面的泥土擦掉,看了看二楼的窗户,这是自己刚刚看的那本《傲慢与偏见》,佟秋练倒是一笑,这孩子……

“不好意思啊,我弟弟的想法我一直都不太明白,我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不过他肯定是没有什么恶意的,萧夫人,您没有受伤吧!”Aldrich一直在拼命的道歉,而萧寒和Aldrich都是看了看佟秋练手中的书,都是不太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

“没事的,估计是他看我没有把这本书看完,准备将这本书送我吧,只不过方式有些特别罢了,替我谢谢你的弟弟,我们就先告辞了!”Aldrich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笑着和他们挥手告别,而上了车子之后,萧寒一直都是沉默不语的,佟秋练这边还津津有味的看着手中的书呢。

萧寒见佟秋练完全就是故意无视自己的模样,直接从佟秋练的手中将书夺了过去,“小练,你这是故意的吧,你在无视我么?”

“不是我无视你,是你无视我好么?从一上车开始,就是满脸的写着,我很生气,我很愤怒,别惹我的样子,我哪里敢和你说话啊,你现在说我无视你,萧寒,你倒是很喜欢恶人先告状啊!”佟秋练倒是好笑的看着萧寒!

萧寒看着佟秋练那一张喋喋不休的嘴巴,更是怒从中来,直接伸手扯过了佟秋练,张嘴直接咬住了佟秋练的红唇,这前面的季远,立刻将隔板拉了下来,这少爷怎么脾气时好时坏的啊,这别人不都是说怀孕的人脾气会变得有些阴晴不定么?这明明怀孕的人是夫人,这坏脾气的人怎么变成少爷了呢!

“嘶——唔……”佟秋练觉得嘴唇上面一阵刺痛,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感觉到了这嘴唇上面的轻柔的东西舔舐着,这萧寒是典型的给人一巴掌再赏个甜枣的那种类型的是吧,“你要干嘛啊!”佟秋练伸手推开了萧寒。

“小练,你以前都不会推开我的!”萧寒就这么看着佟秋练,那幽蓝色的眼中满是委屈,佟秋练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这个萧寒是怎么回事啊,这可怜兮兮的模样又是哪里来的,况且……“你从来都不会推开我的,小练……”

“我……”佟秋练只觉得嘴唇上面火辣辣的疼,这厮又是准备闹哪样啊,“我也没有推开你啊,你这是准备闹什么啊!”

“补偿我吧,你都推开我了!”萧寒忽然伸手搂住佟秋练的要,佟秋练的上半身就瞬间贴在了萧寒的身上面,佟秋练隐隐的觉得有一些不好的预感,她忍不住的咽了下口水,他怎么觉着现在萧寒的眸子闪烁着光那么的让人觉得慎得慌呢,佟秋练看着萧寒,萧寒则是低头在佟秋练的嘴唇上面轻啄了一下,“我饿了……”

“你不是刚刚吃过……”佟秋练顺嘴就将心里面的想法说了出来,这刚刚说出口,似乎就瞬间明白了什么,“萧寒,你个混蛋,你都这个样子了,你每天脑子里面都在想些什么东西啊,你还能不能稍微想一点正常的东西啊!”佟秋练说着脸都越来越红了,因为萧寒正目光灼热的看着她。

“我哪里不正常了啊,要是我没有这方面的需求,那才不正常吧,再说了,我做和尚那么久了,这好不容易吃上了肉,这刚刚食髓知味呢,你就这么残忍的拒绝我,还真是狠心呢,果然那句话说得好,最毒妇人心!”萧寒说着叹了口气,佟秋练无奈的叹了口气,伸手扯了扯萧寒的衣服。“怎么了?”

“我就是觉着,其实吧,我们俩都不太方便,这个事情吧……”佟秋练真的没有萧寒那么的无耻,这种事情随随便便的就挂在嘴边,“我又没有想要直接提枪上阵,你真当我那么禽兽么?”佟秋练居然还点了点头!

弄得萧寒直接俯身就直接咬住了佟秋练的红唇,一缕惑人的声音从佟秋练的嘴巴里面溢出来,佟秋练觉得很羞人,但是萧寒似乎很喜欢,伸手搂着佟秋练的腰肢,又不敢太大的动作,“我喜欢你叫出来!”

叫出来你妹啊,佟秋练只是安静的躺在萧寒的怀里面,萧寒伸手拍了拍佟秋练的背部,“小练,那个孩子的想法和正常人不一样,就算是这个孩子喜欢你,我还是希望你和他保持距离,就是这本书的事情,就算是他没有恶意,但是若是真的砸到了你,这也……”佟秋练这才算是明白萧寒一直没有说话的原因,“你现在还怀孕,我不想有任何的危险的因素出现在你的身边!而那个孩子,明显是个不可控的……”

佟秋练点了点头,看了看在萧寒身侧的那本插画书,心里面微微叹了口气,佟秋练回去之后,就重点上网查了一下关于自闭症患者的资料!

因为自闭症多是发生在儿童时期,所以自闭症又叫做儿童孤独症,而儿童孤独症是广泛性发育障碍的一种亚型,以男性多见,起病于婴幼儿期,主要表现为不同程度的言语发育障碍、人际交往障碍、兴趣狭窄和行为方式刻板。约有3/4的患者伴有明显的精神发育迟滞,部分患儿在一般性智力落后的背景下某方面具有较好的能力。

若是根据这个解释的话,这个Osborne倒是比较典型的自闭症患者了,而关于这种自闭症是什么因素造成的,因素很多,不过具体的解释都是不甚清楚的,不过看到这个Aldrich对Osborne的态度来说的话,他们家家境富裕,应该不会是什么外界的因素吧,那么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他的自闭症呢!

“儿童孤独症的临床表现,语言障碍、社会交际障碍、兴趣范围狭窄和刻板的行为模式和智能障碍!”佟秋练仔细的看着网上面搜集来的资料,就是萧寒此刻已经洗漱好出现在了床头都不曾察觉,“这个孩子看上去很正常啊,或许是精神方面有问题吧!”佟秋练仍旧在自言自语,对于佟秋练对Osborne的这种关心,萧寒已经有些不满意了。

“还在看?要继续么?”萧寒的声音陡然响起,倒是吓了佟秋练一跳,她只是嗔怒的瞪了萧寒一眼,“我就是找一下资料而已,洗好了么?”萧寒满脸的都写着“老子不爽,快来哄我!”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下床拿了一条毛巾,走到了萧寒的身后,帮萧寒擦拭着头发,“你每次头发都是湿漉漉的出来,就不怕感冒了么?”

“这不是给你表现的机会么?”萧寒笑了笑,佟秋练的手很轻柔,不像是萧寒原本给自己擦头发那种,就是毛巾在头发上面随意的擦拭几下,头发都是不怎么干的,佟秋练的动作轻柔,一寸寸的帮萧寒擦头发,“小练,你后悔过嫁给我么?”

佟秋练的手一顿,还是继续帮萧寒擦头发,只是轻轻一笑,“怎么想起来问这个问题了?”其实吧,萧寒在Aldrich谈话的最后,Aldrich突然就说到,您很爱您的夫人,你们很幸福,你们是怎么认识的,可以方便告诉我么?这种东西,萧寒压根不想提起,所以萧寒只是冲着Aldrich微微一笑!

“命运的安排!”Aldrich也知道萧寒是不想说的,而萧寒突然就想到了自己缺席了这么久,佟秋练难道真的没有后悔过么?

“后悔么?这倒是真的后悔过,我又不是圣人,怎么可能不后悔呢!”佟秋练笑着说,声音淡淡的,不过手上面的动作却没有听过,而萧寒的心却瞬间揪了起来,萧寒突然就有些害怕了,萧寒伸手摸了摸,直到摸到了佟秋练的手,就死死地攥住了,紧紧的,弄得佟秋练都有些疼了,“你弄疼我了,萧寒……”

萧寒却是没有松手,就在萧寒回来的时候,佟秋练的若即若离,已经让萧寒觉得很折磨了,萧寒是那种之前不知道什么事爱情的人,这好不容易明白了什么是爱,而这个女人此刻就在自己的手边,萧寒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手的,“我不允许你后悔,不许!”萧寒此儿科的神情像个小孩子。

“我不会离开的,放心吧!”佟秋练伸出另一只手,伸手拍了拍萧寒的手背,“其实吧,我后悔嫁给你,是因为我觉得你不爱我,我配不上你,但是我却耽误了你,若是你之后,遇到了喜欢的人,但是因为我,却让你心爱的女人背负上了骂名,而你或许会嫉恨我,我就觉得我真是后悔了……”

萧寒没有想到佟秋练想说的东西居然是这个,他此刻是真的觉得佟秋练是真的傻了,他只是将佟秋练拉到了自己的面前,眼神幽邃的看着佟秋练,幽蓝色的眼中都是佟秋练的倒影,“我爱的人是你!”

佟秋练的心脏猛地震颤了几下,她微微一笑,微微俯身在萧寒的眼睛上面印上了一个吻,佟秋练能够感觉到萧寒的睫毛在微微的颤抖,“我知道,我也爱你……”萧寒觉得此刻心里面像是有礼炮齐鸣一般的愉悦,他伸手紧紧的攥着佟秋练的双手,那种愉悦是油然而生的,佟秋练很少会说出喜欢、爱这类的话,但是每一次都会让萧寒觉着,开心的像是要疯掉了!

“这种事情还是我来做比较好!”佟秋练疑惑的看着萧寒,而几秒后,佟秋练就明白了,萧寒内心里面还是有些大男子主义的,萧寒直接封住了佟秋练的红唇,“小练……”佟秋练只是轻轻的嗯了一声,伸手环住了萧寒的脖子。

佟秋练第二天刚刚睡醒的时候,萧寒已经起来了,佟秋练刚刚起身,尼玛,萧寒,你个禽兽,手都酸了,佟秋练伸手揉了揉自己的手腕,就看见了床头柜上面的木偶,佟秋练将木偶拿起来,在手心看了看,这个木偶很小,就是巴掌一般的高度罢了,但是眉眼精致异常,这个孩子在这个方面果然是有天赋的。

昨晚在Aldrich家里面的时候,灯光比较昏暗,佟秋练并没有十分真切的看清楚这个木偶的样貌,此刻看起来这个木偶做的真的是十分的逼真,佟秋练伸手转了转这木偶的胳膊双腿,倒是十分的灵活,佟秋练想起了那个眼神纯澈的孩子,笑了笑,将木偶放到了床头。

佟秋练刚刚洗漱好,伸了个懒腰,将窗户打开,就看见了游泳池那边,小易怎么还在学狗刨式啊,这都多久了啊,倒是茶茶跟在小易的后面扑打着水花,萧寒则是在进行清晨的复健工作,佟秋练看见的是萧寒的侧面,她几乎都可以清楚的看见萧寒的脸上面的那种隐忍的痛苦神色,复健这种东西,向来都不是什么开心的事情。

萧寒身上面穿着纯白的背心,而此刻背心已经被汗水浸透了,穿着休闲长裤,佟秋练可以清晰地看见萧寒身上面那流长的肌肉线条,萧寒的身材一向很好,而此刻迎着朝阳,佟秋练似乎都觉得萧寒整个人都在闪闪发光一样,他浑身上下似乎都在蕴蓄着一种即将喷薄而出的能量,他的身体里面似乎蕴蓄着巨大的能量,而这让佟秋练看得有些痴迷了。

萧寒正好一轮复健结束,坐在休息了一会儿,下意识的朝着他们的房间看了一眼,就看见佟秋练正在看着自己,安叔给萧寒递了一杯水,萧寒一边喝水,一边冲着佟秋练一笑,拿着毛巾擦了擦脸上面,身体上面的汗水,冲着佟秋练招了招手。

佟秋练换了件衣服,披了件毛衣,就往外面走,佟秋练刚刚走出去,小易正坐在泳池边扑打着水花,看到佟秋练,“妈咪,你起来了啊,昨晚的好不?”佟秋练点了点头,俯身在小易的脸上面亲了一口,倒是惹得萧寒有些眼红了。

“怎么样?累了?”佟秋练从安叔的手中接过毛巾,帮萧寒的后背擦了擦汗水,萧寒的后背已经整个被汗水浸透了,萧寒则是微微转过头,指了指自己的侧脸,倒是惹得周围的医生发出了低低的笑声,佟秋练自然也是知道萧寒的恶趣味的,要是自己不满足萧寒的要求,这货,还指不定要怎么做呢,只能在萧寒的脸上面亲了一口,“好了,去洗一下吧,等会儿吃饭!”

而一个佣人匆匆忙忙地跑了过来,“夫人,令狐少校来了,说是要见你!”佟秋练和萧寒对视一眼,其实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令狐乾了,不仅仅是令狐乾,就是令狐默也就像是消失了一般。

“请到客厅里面吧,我马上过去!”佣人点了点头,佟秋练很快就到了客厅,令狐乾仍旧是一身军装,而相比较之前的令狐乾,令狐乾脸上面的那一丝笑容此刻都已经消失殆尽了,变得很成熟了,脸上面多了一些沧桑,“怎么了?”佟秋练走到了令狐乾的对面坐下。

“我哥有没有联系你?”佟秋练摇了摇头,自从那次在警局见过面之后,佟秋练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令狐默了,而且令狐默已经很久不和她联系了,怎么忽然问自己这个,令狐乾的双目赤红,佟秋练注意到令狐乾双手死死地攥着裤子,片刻就松开了,叹了一口气。

“发生什么事情了?阿默已经很久没有联系我了,而且我和他最后一次见面还是娴姨去世的那天,那之后我就没有见过他,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令狐乾的面目冷峻,佟秋练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经过了那次事情的令狐乾已经没有了之前的嬉皮笑脸了,转而是一种冷峻之色,这样的转变是在佟秋练的预料之中的,遭逢巨变,对每个人的冲击都是不一样的!而也是最容易改变一个人的。

“他走之前说想去放逐一段时间,对了,我这次过来是和你辞行的!”佟秋练一愣,辞行?佟秋练不敢相信的睁大了眼睛,而令狐乾却起身坐到了佟秋练的身侧,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脑袋,“小时候我觉得你这么倔强,就是被人欺负了,都是不会还手的,小时候你就惹人心疼,我就想着你要是真的嫁不出去了,我就娶了你也成,不过……还好萧寒出现了!”

令狐乾此刻说话的声音温柔,这让佟秋练想起了他们小时候的时光,那个时候的令狐默永远是跟在他们两个人身后,静静的看着令狐乾逗自己开心的,那个时候的令狐乾目光温柔,就像是最体贴的大哥哥。

“你要去哪里,这个案子不是还没有结束么?你这是准备去什么地方,辞行?”佟秋练伸手抓住了令狐乾的衣服,令狐乾算是她在C市的唯一牵念了,这个城市有太多的痛苦回忆了,不过还好有那些美好的人。

“父亲的事情之后,我在军队的地位就显得有些尴尬了,而这个案子毕竟涉及到了我父亲和我母亲,所以就算是赵司令力保我继续跟进这个案子,但是你也知道,我受不了那些人的眼光,而洛阳人挺好的,能力也强,这个案子交给她我很放心!”佟秋练似乎已经明白了令狐乾的处境!

这样的感受佟秋练是十分理解的,就像是自己那个时候一样,孤立无援,这不仅仅是身体上面,更多的是精神上面的折磨,而令狐乾这种军人,或许更是承受不了,这种无端的压力吧。

“其实你根本不必理会这些流言蜚语的……”佟秋练的话没有说完,令狐乾就伸手揉了揉佟秋练的头发,那眼中满是宠溺,“我已经申请到了边境,上面已经批下来了,我明天就走了,今天来和你说一声!”敢情这所有的事情都是已经计划好的,这令狐乾就是来通知她而已!

“阿乾,我们好歹认识这么多年了,这么重大的决定,你就一个人决定了么?再说了,边疆那种地方,很苦的,你确定你要去那种地方么?”

“我是个军人,有什么苦不苦的,再者说了,这边我也没有什么可留恋的了,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了,不过你现在过得很好,我也就放心了!”这个时候萧寒正好洗了澡,刚刚出来,令狐乾和萧寒对视一眼,“萧寒,我有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你出来一下!”萧寒点了点头。

这佟秋练是刚刚知道令狐乾准备去边疆的事情,但是萧寒却是早就已经从萧老爷子的口中知道了这个消息了,萧寒转动着轮椅出去,两个人到了一处僻静的地方,大人不知道怎么的也在这里,大人正四仰八叉的躺在草地上面,看到有人过来,就是斜眼看了一眼,“这狗都长这么大了啊!”

“是啊,时间过得很快,听说你要去边疆了,准备去多久?”萧寒看着令狐乾,他们两个人认识的时间倒是挺长的,不过这般平心静气的对话,倒是头一遭,令狐乾弯下腰,伸手摸了摸大人的脑袋,大人只是慵懒的闭着眼睛,似乎很舒服一般。

“不知道,或许过两年就回来了,或许再也不会回来了,好好照顾小练!”萧寒点了点头,“不过萧寒,你这人也是够阴毒的啊,你这么把大哥的公司搞垮,小练知道么?”萧寒的嘴角忍不住抽搐了一下!

这令狐集团最近正在整合,说起来是公司内部有事情,其实就是因为哪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整个令狐集团陷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危机,这件事情,萧寒已经尽可能的去无视它了,但是偏偏令狐乾又提起来了,萧寒的脸部都忍不住的抽动了两下,这事情要是让小练知道了,这指不定又要和自己冷战多少天呢!

“放心吧,我都要走了,这事情我也不会说的,大哥估计出去远游了,这公司交给了清流,你要是好有点良心的话,就帮衬他一把,清流性子倔强,自从佟叔过世之后,清流觉着佟家亏欠小练太多了,所以也一直不联系你们,不过萧寒,清流也是这件事情的受害者,若是可以的话,你多帮衬一点!”令狐乾说话的语气就像是在交代临终遗言一般!

这萧寒本来对于自己不关心的人其实是没有什么过多的感觉的,但是萧寒却觉得佟清流真的是被自己无辜牵扯进去的一个小孩,佟清流毕竟年纪小,况且令狐集团和远航都不算是小公司,倒是辛苦他了!

“放心吧,我会的!”毕竟这佟清流之前还是帮助过自己的,而且佟清流和他们家的关系都还算是不错的,毕竟小易还叫他一声舅舅呢!

“那就行,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萧寒,一开始我觉得你们并不合适,我长期在C市,而关于你的消息一直都是络绎不绝的……”令狐乾这话刚刚说完,萧寒的嘴角又一次忍不住抽动了一下,这货来这里,是专门来气自己的吧,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看到你们现在这个样子我也就放心了,你要是不好好对小练,小心我哪天回来崩了你!”令狐乾这话说的虽然带着笑意,但是还是夹杂着威胁的成分的。

“放心吧,我会的,谢谢你帮小练的父母……”萧寒的话没有说完,就被令狐乾打断了,“别说那事儿,为他们树碑是我的分内事儿,其实现在想想,或许还因为这件事情,让我的心里面罪恶感减少了一些,也当是为我们家做的错事赎罪了吧!”萧寒点了点头,其实若是没有和令狐家的这层关系,他和令狐乾或许真的可以处的来。

令狐乾走的时候,没有和佟秋练打招呼,直到佟秋练听见了汽车引擎发动的声音,佟秋练才小跑着出来,而令狐乾的那辆军用悍马已经只能看见背影了,佟秋练只是凝视着令狐乾的车子,思绪翻涌!

“小练,你是猪么!我都和你说了,佟家的那对姐妹都是用心不良的,你这个蠢货,要不是我,你是不是又要被他们欺负了,佟秋练,你是不是都不长脑子啊!”

“佟秋练,我告诉你,你别还叽叽歪歪的护着她们两个人,我就是不喜欢她们怎么滴,我就喜欢你不成么?真是好笑了,难不成她是什么香饽饽么?谁都要喜欢她们么?佟秋练,我告诉你,你这样的话,迟早会吃亏的!”

“小练,无论发生什么事情,都可以找我,虽然说我能做的不多,但是只要是我能做的,我都不会推辞的,你就是我的妹妹,所以,在我的面前,你可以收起你所有的锋芒和冷冽,放心吧,我会护着你的,永远都会护着你的,阿姨和叔叔的身后事我已经安排好了,不是很风光,不过不会让你失望的,回来吧,我等你……”

……令狐乾对于佟秋练的爱护从小就是那么的深刻的印在佟秋练的脑海中。作为父母常年不在身边的佟秋练,儿时的玩伴就是令狐家的两兄弟,而相比较令狐默的那种默默的守候,令狐乾这种总是在佟秋练身边念叨,更是让佟秋练印象深刻。

而这个说过要永远守在自己身边的男人,此刻就要离开自己了么?而这一切并不是他的错,也不是自己的错,所以佟秋练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此刻的心情,像是被什么东西刮出了一个大口子,有风猛烈的往里面剧烈的灌着,佟秋练觉得鼻头都酸涩的有些难受。

“啪嗒——”眼泪就掉下来了,佟秋练的视线变得模糊,而令狐乾的车子已经完全消失不见了,那种感觉很难受,她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一次看见令狐乾,令狐乾在佟秋练的心里面也是占了很大的分量的,佟秋练从小到大的回忆中,都是令狐乾的身影,逢年过节,没有父母的陪伴,令狐乾都会来陪自己。

“令狐乾,你是个骗子,你是个骗子……”佟秋练突然就冲了出去,这可吓坏了一直在边上默默看着佟秋练的萧寒,“嘶——”萧寒是那种本能的想要冲出去,直接忘记了自己的腿上面还有伤了,佟秋练听见萧寒的声音,连忙回头,就看见萧寒整个人从轮椅上面摔了下来!

佟秋练直接跑到了萧寒的身边,“怎么了?是不是受伤了?怎么样啊?疼不疼啊?萧寒,你说话……”佟秋练是根本架不起来萧寒的,还是萧晨跑过来,两个人才将萧寒搬上了轮椅,而萧寒则是伸手死死地攥住了佟秋练的手,“你要干什么!”

“你疼不疼啊?我问你话呢!”佟秋练紧张的看着萧寒的左腿,又不敢伸手去触碰,“嫂子,你别紧张,我去叫医生去!”佟秋练点了点头,而萧寒只是死死地盯着佟秋练那一张紧张的脸,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脸,佟秋练的脸上面泪痕未干,萧寒伸手帮佟秋练擦了擦眼泪!

“怎么和小孩子一样,怎么还哭了!”佟秋练只是抬眼看着萧寒,而萧寒眼中满是心疼,“别哭,他会回来的,再说了,你不是有我了么?你这是准备去追他,然后抛下我么?”

“你在胡说什么啊,你的腿有没有怎么样啊?萧寒,你到底在做什么,你要知道这要是摔伤了,你的腿……”佟秋练简直无法想象以后的萧寒走路一瘸一拐的模样!“你嫌弃我了?”

“你在胡说什么啊!”佟秋练狠狠地瞪了萧寒一眼,而萧寒只是伸手摸了摸佟秋练的脸,“所以别离开我了,不然我要是做出什么自残的举动,我可不能保证!”佟秋练真是无语了,而这个时候雪伦正好过来了,雪伦翘着兰花指,踩着小碎步,跑了过来,“萧寒,你这是在折腾什么啊,真是的,你的腿才好一点,能别折腾么?”

雪伦直接走过来,半蹲着开始检查萧寒的腿,“幸好没事,你这要是有事,我就前功尽弃了!”雪伦松了口气,“行了啊,你们俩要是秀恩爱还是什么的,我都不管,我请你们能够好好地善待我的成果好么?真是的,吓死老子了!”雪伦说着翘着兰花指,轻轻的给自己扇了几下风。

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直接转身离开了,而佟秋练还冲着门口看了一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令狐乾,希望你一路走好……也希望我们能够早日再见面,希望那个时候,你能够找到你的另一半,不要再形单影只了,珊然不适合你,会有更好的姑娘在前面等着你的!

而令狐乾开着车子,任由着风刮过自己的脸,明天自己就要离开这座城市了,说实话,令狐乾的心头突然就涌上了一阵不舍,这里承载了太多的回忆,令狐乾舍不得,但是自己若是在这里待下去,只会觉得更加的窒息了,令狐乾想着猛地踩下了油门,车子飞速的朝着一个酒店驶去,令狐乾的战友和一些领导在那里给令狐乾举行欢送会!

令狐乾到门口的时候,就看见洛阳也刚刚到,洛阳冲着令狐乾挥了挥手,两个人直接就进入了酒店,而里面已经很热闹了,这群人本来就觉得这洛阳和令狐乾两个人般配的很,这两个人,突然同时出现,这立刻让里面的人开始欢呼雀跃了,对于部队这些八卦的男人,洛阳已经见怪不怪了,只不过洛阳是这里唯一一个女人,自然是有人会朝着她灌酒的!

令狐乾眼睛的余光一直注视着洛阳,洛阳的身影在一群男人中显得格格不入,令狐乾看见洛阳的身子趔趄了一下,这个女人是怎么回事啊?难道看不出来这群男人是在故意给他灌酒么?

令狐乾直接大步走过去,直接从洛阳的身后,将洛阳手中的酒杯夺了过去,“令狐上校,不带你这样的啊,这是我们敬洛少校的!”一个人打着嗝说,洛阳此刻已经喝得微醺了,微微转身看着令狐乾,但是她只能看见令狐乾的下巴,令狐乾的身上面也是充满了酒味,而令狐乾则是将酒一饮而尽,“行了,都别闹了,要是她明天清醒了,有你们受的!”这群人这才悻悻地退到了一边!

而令狐乾的气息尽数喷洒在洛阳的身上面,洛阳这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保护,突然洛阳的心头就涌出了一丝别样的感觉,为什么这个人不是周长安呢,为什么只是短暂的相处的人都可以为自己挡酒,而周长安为什么都不知道心疼自己呢!

周长安,你个混蛋,你个混蛋!洛阳心里面越想越气,伸手就给自己倒了一杯酒,而还没有喝下去,中途酒就被人夺了去,“你干嘛啊,我不需要你干涉我!”

“我是不想干涉你,但是洛阳,有时候有男人帮你,你就接受就好,别逞能,你不是个男人,就算是和我们这群男人在一起,不过你可以像男人一样活着,但是你绝对不可能真的成为一个男人!”令狐乾说着将酒一饮而尽,“别喝了,没有男人喜欢女人醉酒的!”令狐乾说着又走到另一桌和别人推杯换盏了!

洛阳只是呆呆的看着手中空空的酒杯,兀自一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