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5 流言四散,眼神清澈的少年

而因为程依依的身份原因,所以这件事情闹得甚嚣尘上,但是因为这个案子比较特殊,所以警方只能对外说是他杀,但是案子的更多细节,却是没有办法披露的,也正是因为如此,关于程依依死亡的各种猜测也就衍生出了各个版本,而在网络上面讨论的最为激烈的,莫过于这件事情和施施有关了。

其实施施本来就是十分的神秘的,首先是关于施施的家世,就如同她的资料一般的简单,只是寥寥的几个字,完全看不透施施的身家背景,再加上这圈子里面传说,施施是被一个大金主包养的,但是这个大金主背景很强硬,所以没有人敢得罪他。

但是最让所有人都觉得有些离奇的也就是只要是和施施传过绯闻的男明星,或者是闹过不和的女明星,现在一般都很少在外面活跃了,有的甚至是直接退出了剧组或者是直接和施施断了联系,询问起原因他们都说是个人原因,但是圈子里面的人或多或少的都觉着和施施有关系!

而这次的程依依死亡的案子,闹得这么沸沸扬扬的,这警方愣是一点的消息都不公布出来,这能不引起别人的无端猜测么?这一猜测,这施施就成了替罪羊了!

“这警方倒是打了一副好牌啊,以不动制万变,不过这盆脏水无端端的泼到我的身上面,还真是有些不爽呢!”施施一向了解这个圈子风水轮流转的道理,而这背后也不难看出有某些人的手脚,要是能趁势将自己踩下去,倒是真的可谓一举两得。

“你打算怎么办啊,这要是流言再蔓延的话,你信不信明天的报纸头条,会直接将你变成杀人案的主角的!”顾珊然吃着东西,这吧嗒吧嗒的,吃了快一个小时了,只不过这架势像是还没有准备停止的样子,尤其是顾南笙又端了一盘水果过来!

“珊然宝贝,这个水果可新鲜了,我已经给你切好了,给你放在这里!”顾南笙完全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啊,这看得施施也是醉醉的,还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不过这顾珊然的肚子是大得有些吓人。

“珊然,你说你肚子里面不会不止怀了两个吧,这么大,你走路的时候不累得慌么?”顾珊然直接白了施施一眼,低头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现在每天晚上面双腿就会开始抽筋难受,我已开始压根没有想到怀孕居然这么辛苦,幸好老娘这肚子里面是两个,这一下子生了两个,倒是省了很多事儿!”

施施则是一笑,这自己的肚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有动静啊,这医生总是和自己说,要自己心平气和的,说什么保持心情愉悦,不要那么急躁,顺其自然,就会有了,可是他哪只眼睛看见自己急躁了啊,没有吧,这愣是没有动静我也没有办法啊。

佟秋练此刻也正在担心施施呢,这警方一时半会儿是不会披露关于这个案子的过多细节的,而施施总不能说一直背着黑锅吧,但是佟秋练显然并不了解娱乐圈的这些弯弯道子,这佟秋练这边刚刚打开电视!

立刻就插播了一条新闻,说是施施已经将一些散播不实消息的媒体杂志一起起诉了,说他们造谣生事,恶意重伤,对她的名誉权造成了很大的伤害,若是他们不停止这种行为的话,她将保留追究的权利!

施施这一行为一出,这又是掀起了一阵波澜,这种雷厉风行的做法,倒是真的是施施的做法,佟秋练只是一笑,自己还真的是担心太多了,佟秋练看了看自己的手指,笑了笑。现在已经换成了一个创口贴。

佟秋练还记得中午自己刚刚回来的时候,萧寒正在外面和几个人说事情,这几个人估计是萧氏集团的人吧,看到佟秋练过来,都是十分恭敬的叫了一声,“萧夫人!”佟秋练只是点了点头,面无表情的看着萧寒,“你什么时候结束,我有事情和你说!”

萧寒则是将手中的文件合上,“行了,你们先回去吧,事情就按刚刚我说的做就成了,有事情直接找季远就成!”几个人点了点头,就直接离开了,萧寒好整以暇的看着佟秋练,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手,看到了佟秋练那包裹的像是粽子一样的手指,居然也笑出了声音。

“萧寒,你个混蛋,难道不是你和那个医生说得么?你看看现在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简直像个粽子,你自己看看,这都是什么啊,我就是被划了一个口子罢了,贴个创口贴就成了,这用得着裹成这样么……”佟秋练一想到那么多人看见自己手指都是憋着笑的表情,佟秋练觉得自己都要被气炸了。

“那你为什么不拆了……”萧寒看着佟秋练喋喋不休的样子,心里面倒是一阵好笑,而佟秋练被萧寒这话问得直接语塞了,佟秋练哪里想到了这个啊,她只是睁大眼睛看着萧寒,是啊,自己拆了不就成了么?

“我……那个……”佟秋练还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只是细若蚊蝇的说了一句,“还不是怕你担心么?或者又念叨我!”萧寒只是兀自一笑,伸手拉着佟秋练就直接坐到了自己的大腿上面!

“放心吧,我手上的地方是小腿,再说了,坐在轮椅上面呢,小腿完全不受力的,别担心!”萧寒说着笑着搂紧了佟秋练,将头埋在佟秋练的颈侧,“你刚刚说怕我担心,还是怕我生气啊?”萧寒的声音显得有些轻佻,那气息灼热,弄得佟秋练脖子痒痒的,佟秋练挪了挪身子。

“行了,别动了,你也知道我现在不方便,要是你再撩拨我,后果自己承担啊!”佟秋练立刻不动弹了,心里面默默地把萧寒数落了一通,这个禽兽,这个混蛋,就知道威胁自己,这个混蛋,真是气死我了!“那你告诉我,你刚刚是想说,其实你是怕我担心的是么?”

佟秋练现在整个人都被萧寒的气息包裹着,佟秋练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萧寒则是直接示意安叔去将医药箱拿来,“怎么又拿医药箱,我的手指你还要折腾么?”萧寒只是一笑,并不说话,而安叔很快将药箱拿来了!

萧寒只是慢慢的将佟秋练指腹包裹着的纱布慢慢的拆开,神情格外的专注,这佟秋练的视线本来是集中在自己的手指上面的,只不过此刻的萧寒神情专注的过于迷人了,佟秋练看着萧寒的侧脸,就痴迷了,“你下次小心一点,去勘察现象,也能把自己弄伤了,小练啊,我也是佩服你的!”萧寒说话的声音温柔的像是能够滴出水来!

声音轻轻柔柔的,当纱布被整个拆开,确实是个小伤口,“还疼不疼啊,你就不能小心一点么?”萧寒说着对着佟秋练的伤口小心的呵了几口气,“怎么不说话了,疼不疼了?”萧寒猛然转过头,就看见佟秋练正痴痴的看着自己,佟秋练正看得专注呢,忽然萧寒一转头,佟秋练顿时觉得有些羞恼了,生硬的别过头!

“怎么了?我有这么好看么?”佟秋练也不说话,只不过耳朵都红透了,萧寒只是一笑,拿起了一个创口贴,给佟秋练的伤口贴上了,“下次小心一点,别让我担心,都多大的人了,小易都不让人这么担心,你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的,不是都说一孕傻三年么?难不成……”

“我才不是!”佟秋练连忙回头反驳,萧寒直接伸手按住了佟秋练的头部,直接将佟秋练按向了自己,直接就堵住了佟秋练的红唇,“小练,是你诱惑我的……”佟秋练瞬间凌乱了,我哪里诱惑你了,我哪有,佟秋练想要挣脱,但是萧寒的力气太大了,佟秋练整个身子都紧紧地贴着萧寒。

“我……没有……”佟秋练扭动了一下身子,萧寒离开佟秋练的嘴唇,和佟秋练的额头相抵,佟秋练小口小口的喘息着,双手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已经环住了萧寒的脖子,“我才没有……你别污蔑我!”

“是啊,你没有诱惑我,你就是用一种爱慕的眼神看着我而已,是么?”佟秋练直接伸手捶了一下萧寒的肩膀,这个男人真是的,哪壶不开提哪壶,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萧寒只是伸手搂紧佟秋练,“其实你心里能够顾及我的感受,我很高兴,真的……”佟秋练点了点头。

而此刻的小易和萧老爷子就在不远处,“太爷爷,你不觉得爹地和妈咪这样真实影响观感么?更何况这宅子里面还有我这个未成年呢,真是的,都不知道给我做个好榜样么?”小易正在一边和萧老爷子下棋呢,漫不经心的说着。

“你这个未成年就可以自动忽略了,你爹地憋了五年了,你就体谅一下好了!”“额……”小易没话了,太爷爷都这么说了,好吧,那我就体谅一下好了,谁让这人是我爹地呢!

佟秋练正在想着之前的事情,白少言的电话就来了,佟秋练接了电话,就和萧寒说了一声准备出去了,这刚刚到了警局里面,佟秋练还没有进入实验室,就看见周长安正在和某个人在争吵什么,这个女人看起来四十多岁的样子,很凶,说话的嗓门很大。

“这是程依依的经纪人,听说在娱乐圈还很出名的,就是这脾气可真是不小,这一上来就对着赵队长劈头盖脸一顿臭骂,骂得赵队长整个人都是蒙圈的,这到好了,骂了半天,才发现现在这个案子的负责人不是赵队长,这不刚刚逮着周队长……”李耐捂着嘴偷偷乐呵,突然后脑勺就被人拍了一下!

“哎呦——”李耐叫了一声,一转身就看见了赵铭黑沉着一张脸,李耐顿时蔫了,“队长,您怎么过来了?不是在审讯室么?”

“我要是不出来,还不知道,你在背后这么的编排我呢,李耐,你个臭小子,你是不是最近闲的蛋疼啊,在后背说我的坏话了,要死了啊!”赵铭说着伸脚就在李耐的小腿上面踢了一脚,佟秋练倒是和赵铭点头示意了一下!

“队长,我真的错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呗,饶了我这一回吧!”李耐说着伸手挠了挠头发,这刺猬一样的头发,佟秋练倒是看不出来,这有什么好抓的,寸板头,倒是佟秋练走进周长安这边,她直接捂着嘴开始偷乐了。

他们两个人站的地方是走廊的尽头,哪里正好有一扇窗户,这时候是下午两点半左右的时间,阳光正好,这太阳投射进来的时候,佟秋练可以清楚的看见,这经纪人口中的唾液,几乎都尽数喷洒在了周长安的脸上面,周长安则是低着头,不时地伸手擦一下脸,佟秋练看着这唾液横飞的,在心里面都为周长安默哀起来,真是可怜啊!

过了几分钟,这个女人终于停止了,另一个民警带着她到了一个休息室,周长安长舒了一口气,“特么的,这女人的嘴巴是没有门牙么?这口水和个水龙头一样,特奶奶的,洗脸都省了,真是够了,老子还是第一次遇见这种嘴上面没有把门的,尼玛,老子是警察,又不是万能的,还敢威胁老子,真是气死了……”

周长安直接从口袋里面拿出了一包面纸,就开始擦脸,佟秋练只是在一边笑着,“周队长,调查的怎么样了啊?”

“特么的,别提了,我这哪里有时间调查啊,这不刚刚从领导哪里回来,就被这个老女人拉住了,我压根还没有回过神,这女人对着我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话说我招谁惹谁了啊,真是够了,一脸的口水,不行,我还得去洗洗脸,怎么觉着浑身都是那个老女人的味道,真是烦人!”周长安说着就大步流星的走进了最近的一个洗漱间里面,里面传来了“哗哗哗——”的水流声音!

佟秋练在和周长安简单的交流了几句之后,就去了实验室,白少言看了看佟秋练,“老师,都已经准备妥当了,不过在对尸体进行福尔马林处理的时候,尸体身上面仍旧是没有什么外伤,就是……”白少言说着指了指在里面的尸体,佟秋练一边换上衣服,一边看了看躺在解剖台上面的尸体!

尸体的胸部往下都是盖着白布的,所以只能看见一张脸而已,因为解剖的时候,尸体都是处理过的,所以此刻的程依依,并没有穿着拍戏的时候的衣服,身上面的衣服都被脱了下来,而且脸上面厚重的脂粉也都是被卸了下去,本来是那种白净通透的脸,此刻在灯光下却是微微泛黄的。

白少言帮佟秋练将身后的带子系上,因为这个案子的缘故,现在各个新闻媒体都是争相报道关于程依依的消息,就是程依依原来主演的各种电视剧,影视作品也是在电视上面开始重播,所以佟秋练对她的脸还是比较熟悉的,只不过这卸了妆之后的脸,和电视上面,就是和在现场看的时候,也是出入颇大的那种。

“难怪别人说有的明星就是脂粉堆砌起来的,你看看这程依依,卸了妆之后,从原来二十出头的小姑娘,变成了快三十岁的女人了,看样子,这化不化妆的差别还是很大的啊!”白少言无限感慨,突然就觉得施施那才是纯天然的美女啊!

“行了,你又不追星,感慨什么啊!”佟秋练说着走到了尸体的面前,因为灯光此刻正集中照在程依依的脸上面,佟秋练几乎都能够清晰的看见,她的双眼皮动过手术的缘故,“老师,这总是听别人说什么,明星越火,就会变得越好看什么的,我估摸着和一些微整形不无关系!”

佟秋练不说话,只是开始检查程依依的眼睛,瞳孔收缩的情况,程依依的这张脸是比较精致的,就是那种自带我见犹怜的气质的那种,楚楚可怜的模样,说话轻声细语的,倒是俘获了一批观众的心。

不过佟秋练却在这个女人的脸上面看出了许多手术过的痕迹,估计是术后没有好好地休息休养,所以在脸上面留下了一些痕迹,不过一般那些电视剧播出之前,都会进行修缮的,这脸上面的些许瑕疵,估计就会被直接P掉吧。

白少言将程依依身上面的白布全部拿下去,佟秋练就看见了这个女人身体的全部,虽然说一直是以清纯形象示人的,不过身材还是不错的,前凸后翘的,不出意外地,佟秋练在她的右侧锁骨的上面发现了一个红色的小点,仍旧是针孔,按照惯例,佟秋练仍旧是进行了组织血样的采集。

“老师,方琳琳的血液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仍旧是没有任何的进展,完全找不到任何的药物作用的痕迹,这个人到底是给他们注射了什么东西啊,能够那么快的被人体分解?”白少言在一边认真的看着佟秋练检查尸体。

“很多物质在人体内都会很快的被分解的,只不过现在我们还不知道这个凶手到底用的是什么手法,况且,就是他为什么会盯上这些人我们都是不得而知的!”佟秋练的视线停留在程依依的腹部,白少言正在记录,而小王正在一边给佟秋练递工具,看到佟秋练停顿下来,两个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老师,怎么了?怎么停下来了?是不是发生什么问题了?”白少言顺着佟秋练的目光也是盯着程依依的腹部看了一会儿,也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的啊,“是啊,佟法医,您倒是说话啊,这到底是发现了什么了啊!”这案子现在还是没有任何的线索呢,要是有什么东西被发现了,这倒是给案子带来了转机。

“程依依生过孩子!”佟秋练的声音在清冷的解剖室响起,白少言和小王两个人面面相觑,都在对方的脸上面看到了不可思议的神色,而佟秋练伸手抚摸了一下程依依的腹部,“她肚子上面有妊娠纹,而且……”佟秋练的手摸到了程依依的肚脐偏下地方,“虽然做了疤痕的消除手术,不过还是能够看的出来,应该是剖腹产生下的孩子!”

“不会的,那个……”小王是那种比较典型的宅男,平时若是不工作的话,不是待在实验室里面分析东西,就是窝在电脑面前看东西,而程依依长得惹人怜爱,这小王还是专门关注了程依依好久呢,这佟秋练突然和自己说,这程依依根本就不像是看上去的那么清纯,居然还生过孩子,这小王完全是不敢相信啊。

“不信的话,解剖完了,让重案组那边去查一下吧,总会有迹可循的!”佟秋练说着继续检查程依依的身体,这程依依身上面和前面的方琳琳是一样的,完全是没有别的外伤,或许是因为演员的缘故,程依依身上面有些地方有一些疤痕清楚的痕迹。

佟秋练按照常规给程依依做解剖工作,等到结束之后,小王负责后面的伤口缝合工作,佟秋练在一边整理了一下工具,不时的回头看一下小王,而因为小王的动作幅度有些大,程依依本来搭在解剖台上面的手,就忽然落下了,堪堪擦过佟秋练的衣服。

佟秋练回身准备将程依依的手放回解剖台,突然就注意到了这程依依的手背上面有个不起眼的东西,因为和手上面的一些汗毛颜色比较接近,所以佟秋练一开始并没有怎么注意!

佟秋练拿着放大镜,仔细的看了一会儿,拿着镊子,将那个东西取了出来,是一个很小的东西,硬的,佟秋练将东西放在了玻璃器皿上面,这个东西会和凶手有关么?不过对于毫无头绪的案子而言,一点点的细节都是不能放过的!

“这个东西重点分析一下!”白少言点了点头,从佟秋练的手中接过那个玻璃器皿,“这是个什么东西啊,像是什么东西的刺,这么小,肉眼都不好看!”白少言好奇的将玻璃器皿放在自己的眼前看了半天。

佟秋练刚刚脱了衣服,洗了一下手,就听说前面有人找自己,佟秋练还在好奇呢,谁会找自己啊,这刚刚到了周长安的办公室里面,就看见了那个程依依的经纪人,那个人坐在沙发上面,看到佟秋练,倒是眉开眼笑的,佟秋练觉得这个女人笑得甚是诡异,她可是清楚的看见过这个女人是如何的蛮横霸道的。

“萧夫人……”那个女人看到佟秋练,就立刻起身,冲着佟秋练就直接伸出了手,而佟秋练面上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眼睛匆匆的从她的身上面掠过,“不好意思,我刚刚解剖完尸体,有点不方便吧!”那个女人只得将手悻悻地缩了回去。

“周队长,到底是什么事情啊?”佟秋练说着就径直找了凳子坐下,这刚刚站了好久,这腿都觉得酸软的有些难受了,周长安和那个女人对视一眼,佟秋练倒是好奇了,这两个人之间该不会有什么秘密了吧。

周长安给佟秋练倒了一杯水,“您先喝杯水,这个事情嘛……”周长安刚刚准备开口,那个女人却轻轻的咳嗽了一声,惹得佟秋练看了她一眼,而周长安则是抓了抓头发,似乎觉得有些难以开口,“其实吧,这个事情说起来也是比较简单的,就是死者,程依依,她……”

“怎么了?”佟秋练忽然觉得自己似乎已经明白了什么,喝了口水,看着周长安有些为难的神色,“难道是想说她生过孩子的事情?”佟秋练说完,她明显的看到了周长安的脸上面滑过了一些惊讶,“难道不是这件事情么?”佟秋练反问道,又看了看那个女人,而那个女人明显的有些局促不安了。

“你不是说她就是打掉过孩子么?让我们帮忙隐瞒一下么?怎么变成生过孩子了?”其实吧,周长安这孩子,就没有什么那什么的经验,对于女人怀孕生孩子的事情吧,就觉得有些不好意思说出口,只不过佟秋练倒是毫不避讳,而且周长安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看着那个女人。

“我们依依本来就是打掉过孩子而已,我就是不想依依都去世了,要是被人知道这事情,又要传的沸沸扬扬了,让她走得不安稳罢了,请你们为我们将这件事情隐瞒下来不算过分吧!”其实吧这事情是涉及到个人*的,若是和案子没有太大的关系的话,隐瞒下来也是没有关系的,只不过这个女人眼神在闪烁个什么东西啊。

“生过孩子还是打掉过孩子,我还是分得清楚的!”佟秋练说话的声音是那种丝毫不会给人留余地的,那个女人的脸色瞬间不好了,佟秋练伸手摸了一下肚子,“周队长,尸检报告待会儿小白会送过来,我有些累了,我先回去了,程依依生过孩子的事情,你们看着调查吧,反正和我的关系不大!”佟秋练说着,就在那个女人注视下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这次的两个死者,一个是在外人看来花名在外的女人,所有人都觉得,这个女人是个坏女人,是个狐狸精一样的女人,但是其实还是个处女,清纯得像是一张白纸一样,而这个在电视屏幕上面一直以清纯示人的女明星,私生活却不是那么的干净,所以说,有些时候,这一张脸倒是真的能够蛊惑世人。

佟秋练刚刚出了警局,就看见了在警局大院里面停着一辆自己十分熟悉的车子,这是之前萧寒来接自己的时候,经常会开的车子,只不过自从萧寒的那次事故之后,佟秋练就不曾看见过这辆车子了,佟秋练的心情似乎瞬间好了起来,她快步走过去,季远从车子的驾驶位上面下来:“夫人!”

“嗯!”佟秋练应了一声,季远为佟秋练将车门打开,萧寒就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面,穿的十分的休闲,“你怎么出来了?”萧寒在家养伤的这段时间,很少出门,佟秋练倒是好奇了,佟秋练刚刚进去,萧寒就伸手握住了佟秋练的手,“累了?”

“还好,倒是你,怎么出门了?你不是说你的腿不好,你就不出门的么?”这句话就是萧寒的玩笑话,佟秋练现在拿来嘲讽萧寒,倒是惹得萧寒有些不悦了,萧寒伸手捏了捏佟秋练的胳膊,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

“Aldrich请我们去他们家吃饭,我想着反正没什么事情,听说他们家的厨师吃专门从国外带过来的,做的菜还不错,反正最近也没什么事情,他已经邀请了我好几次了,再拒绝也不好!”佟秋练点了点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

“我这个样子,不会很失礼吧!”毕竟西方人对这些东西比较讲究的,而佟秋练则是穿的十分的随意,佟秋练蹙了蹙眉头!

“行了,放心吧,没事的,就是吃个便饭,没有什么特别的,这样挺好的!”萧寒说着在佟秋练的额间吻了一下,“你还以为是什么隆重的聚会的么?不需要那么多繁复的东西的。”

车子很快行驶到了市区的一处别墅区,这里环境还是不错的,虽然地处闹市区,不过这里还是比较僻静的,车子刚刚挺稳,佟秋练就看见了Aldrich站在门口已经等着了,看见他穿的也是比较休闲随意的,佟秋练这才放宽心,佟秋练刚刚下车,Aldrich就拿起了佟秋练的手,在上面亲了一下。

似乎是闻到了别样的味道,Aldrich蹙了蹙眉头,“萧夫人身上面这是什么味道,难道现在有这种味道的香水了?”

佟秋练倒是忍不住一笑,萧寒此刻已经坐到了轮椅上面了,萧寒和Aldrich握了握手,“什么特别的香水味道,就是福尔马林的味道而已,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不过第一次接触的人都不太习惯而已!”

而萧寒完全不意外的看见了Aldrich的神色有些微变,只不过良好的教养,让他的脸上面仍旧是维持着淡淡的笑,只不过这嘴角明显有些抽搐了,“怎么在门口和你们聊起来了,快进来吧,喝杯茶,我们等一会儿就吃饭!”

萧寒和佟秋练进去之后,就看见了这个家里面完全不像是那种欧式的装修风格,或者是中式的风格,而是充满了童趣的一个装潢,而且到处都充满了童话色彩,这种地方对于小孩子来说简直是天堂啊,就是地上面的毛毯,都是绘制的童话故事上面的人物,佟秋练虽然好奇,不过还是没有东张西望,直到佟秋练坐到了沙发上面,这沙发是米色的,背后的靠枕上面是起司猫的图案,倒是十分的喜人。

“我弟弟是自闭症患者,他就喜欢这些东西,没有办法,这里的布置都是按照他的喜好布置的,有些幼稚哈!”Aldrich说着笑了笑,而佣人已经碰上了茶,佟秋练伸手端起杯子,这杯子外面看起来就是比较普通的瓷杯,但是端起来的时候,发现里面烧制着卡通图案,因为水波的缘故,这些图案看起来栩栩如生的,“这杯子很别致!”

“是的,这是我为我弟弟专门找人定制的,我也专门给你们定制了一套,等你们回去了,给你们带回去,不过里面的图案不是这种童话故事的!”佟秋练倒是心里一乐,萧寒早就注意到佟秋练看着这套茶具,目不转睛的模样了。

“那就谢谢了,不好意思,还让您破费了!”Aldrich摆了摆手,但是目光却是更多的集中在佟秋练的身上面,“萧夫人喜欢就成!”萧寒不乐意了,又盯着他的老婆看,真是当他是死人么?真是的!

而吃饭的时候,佟秋练注意到了这个Aldrich的弟弟并没有下来吃饭,佟秋练好奇的看着空着的一个位置,“您的弟弟不下来吃饭么?”

“等一会儿吧,要是过一会儿他不下来吃饭,把饭送到他门口就成了,我也搞不懂他,不用顾忌他的,我们吃饭吧!”Aldrich笑了笑,倒是去了又一次好好的打量了一下这个别墅,这有一点像是楼中楼的那种屋子,而且全部都是充满着童话的色彩,对于自闭症患者,佟秋练接触的不多,不过佟秋练觉着能够有Aldrich这样的哥哥,这个弟弟也是很幸福的。

而吃完了饭,萧寒和Aldrich则是上楼谈生意了,倒是佟秋练在楼下,他们家的楼下有一个单独的书房,佟秋练此刻正坐在书房的沙发上面,手中拿着一本简奥斯汀的代表作《傲慢与偏见》这和佟秋练原来看的版本都不一样,这是插画版的,倒是有点意思的。

佟秋练刚刚看了一会儿,忽然门就被推开了,佟秋练抬眼看了一眼,首先进入佟秋练眼帘的是一双很白皙干净的手,那双手很漂亮,十指纤细修长,而且就是指甲都修建的十分的漂亮,佟秋练只是静静的看着,而后面看见的则是一双拖鞋,不知道怎么的,门忽然就被关起来了,吓了佟秋练一跳。

佟秋练等了一会儿,见门口没有动静,就小心翼翼的走到了门口,“有人在门口么?”没有动静,不会啊,刚刚确实是有人开门了,佟秋练的手刚刚搭在门把手上面,突然外面传来了,“扣扣扣——”三声叩门的声音。

“你还在外面么?”佟秋练就忽然想到了是这个人应该就是Aldrich的弟弟——Osborne了,佟秋练只是轻轻一笑,“你是想进来了?需要我出去么?”有些自闭症患者是有不想要和外界有什么接触的。

外面等了半天,传来了两声清脆的叩门声音,佟秋练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让我出去还是不出去呢,出去的话,敲两声,不出去敲一声!”佟秋练嘴角含笑,其实佟秋练也知道,自闭症患者,其实还是比较可怜的,而他么能做的就是给他们留下自己的空间。

门外传来了两声清脆的敲门声音,然后佟秋练就听见了拖鞋摩擦地面的声音,佟秋练微微一笑,将手中的书放下,拧开了房门,外面什么都没有,她进来之前还有佣人在活跃的,但是此刻却是安静的不像话,尤其是此刻的客厅,空寂的像是一座死城。

佟秋练走到了客厅中,她突然一笑,这桌子上面摆放着糕点和茶水,茶水还在冒着热气,看样子是刚刚准备的,佟秋练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端着杯子四处看了看,忽然在一个角落里面看见了一个男孩,准确的说是个男孩!

金发碧眼,那眼睛很大,亮晶晶的,尤其是在灯光下,显得格外的璀璨,就像是太阳的光芒一般,冲着佟秋练一扎一乍的,那眼神中满是渴求的神色,他轻轻地咬着嘴唇,那双眼睛滴溜溜的盯着佟秋练看,猛然看见佟秋练居然注视到了自己,就猛地将身子缩了回去,佟秋练就明白了,这个男孩就是Aldrich的弟弟,只不过,佟秋练没有想到,这个Osborne的年纪居然看着不大,也就是二十出头的小男孩。

但是眼睛干净纯粹,就像是最天然的璞玉一般,“你是Osborne是么?我是你哥哥的朋友,你不用怕,你去书房就好了!”佟秋练笑了笑,那个男孩躲在那后面,一时半会儿的都没有动静。

佟秋练其实心里面觉得很好奇,因为自闭症患者佟秋练虽然接触的不多,但是有些基本特征佟秋练还是很清楚的,自闭症一般都是从儿童时期开始患病的,这些孩子最主要的表现就是和人之间的沟通障碍,很多时候和人的眼神交流都是目光呆滞的那种,但是Osborne却不一样,他的眼睛灵动有生气,二十多岁的身体里面像是住着一个小孩子一般。

佟秋练等了好半天也是没有什么动静,直接端着杯子喝了口茶,突然从那个地方传来了一阵摩擦的声音,“好喝么?”声音带着些许的颤抖,里面夹杂着一丝期许,佟秋练则是又慢慢的喝了一口。

“好喝啊!”佟秋练的声音略微大了一下,而那个男孩又一次扒在角落里面,静静的看着佟秋练,听见了佟秋练说好喝,似乎很高兴,“是我泡的!”佟秋练倒是很诧异,他会和自己说话,对着他微微一笑。

佟秋练继续喝茶,而那个男孩则是慢慢的走到了佟秋练的面前,佟秋练眼睛的余光注意到,这个男孩穿着一个大裤衩,身上面穿着十分宽松白色衬衫,但是这个衬衫并不是很干净,上面有一些污渍,五颜六色的,像是颜料的颜色,他显得有些局促,走路的时候,都是小心翼翼的,明明周围没有人,但是他还是左顾右盼的,而且整个屋子都是那种拖鞋塔拉的声音。

“东西很好喝?你很棒!”佟秋练知道,对于这种孩子,绝对不要吝啬你的赞美,况且,这个茶泡的却是很不错,而Osborne则是眼睛一亮,目光灼灼的盯着佟秋练,“你很……漂亮——”他说话的时候,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一般,声音不大,但是很好听,带着一口西方的口音,“beautiful……”似乎是怕佟秋练听不懂,还说起了英语!

“谢谢!”佟秋练冲着他一笑,而Osborne则是抓了抓头发,然后直接盘腿坐到了地上面,佟秋练这才算是明白,为什么这里到处都有地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