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4 清纯女星,傀儡尸体

佟秋练这一大早的刚刚和萧老爷子聊了会儿天,萧寒正在进行复健,佟秋练只是在边上静静的看着,不时的低头看一眼手边的资料,安叔走到佟秋练的身边:“夫人,警局的人找您来了,不知道因为什么事情,但是他们的神色看起来并不是太好,现在刚刚进入大门!”佟秋练将手边的资料放到一边,看了看时间,这才几点钟啊,上班这么早?

很快的警局的车子就进入了佟秋练的视线之中,从车子上面下来的是周长安和李耐,周长安的头发像是稻草一样,眼睛都是红红的,佟秋练就是远远看上去,都能够看见周长安那下巴上面有一些青色的胡渣,这是没有洗漱就直接过来了?

“佟法医,这么早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啊!”周长安伸手扒了扒头发,显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也知道自己现在这不修边幅的模样,而在一边复健的萧寒已经停下来了,坐在轮椅上面休息了一会儿,但是目光却是灼灼的盯着周长安,周长安怎么觉着这萧公子的神情这么的诡异啊!

“昨晚喝多了,不好意思哈!”周长安毕竟是那种平时都是翩翩佳公子的模样,这个样子出现连他自己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没事,安叔,给周队长倒一杯蜂蜜水!”因为佟秋练已经隐隐约约的闻到了这周长安身上面有酒味。

“佟法医,这个就不用了吧,我这次过来,是想让您和我们去一趟罪案现场,一大早就过来真是不好意思!”这周长安知道这自己要是打电话过来,这萧公子是肯定不会同意的,所以只能自己亲自过来了,不出意外地,佟秋练将视线投向了萧寒,则是和雪伦说着什么,像是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佟秋练走过去,“萧寒……”

“怎么了?”萧寒要是眼神能杀人,这周长安早就被他的眼神不知道凌迟多少遍了,有这么一大早的就直接冲到别人家的么?佟秋练也知道萧寒是故意的,她只是想了一会儿,忽然俯身在萧寒的侧脸亲了一下,“我就出去一下,行不行?”

萧寒看了看佟秋练,这女人现在倒是会用美人计了,萧寒转过头,指了指自己的另一边脸,而本来都在观望的所有人都无语了,纷纷侧过头,不看这一对,这一大早的就开启虐狗模式,这样真的好么?

而佟秋练摇了摇头,俯身对着萧寒的另一边脸又亲了一口,“萧寒,我就出去一会儿成不成,要是整天待在家里面,我会闷死的!”其实佟秋练在怀小易的时候,课程什么的也是没有落下的,除了到了后期这肚子实在不方便了,才没有去学校。

“你是觉着和我在一起很闷?”佟秋练愕然,这货从哪里听出了这层意思了,佟秋练就知道,萧寒肯定不会这么轻易的放自己出去的,佟秋练又不是萧寒这么无赖的人,顿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萧寒看着佟秋练这般局促,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嘴唇,萧寒的嘴唇,玫瑰色的,很薄,看起来十分的性感。

“额……那个……这么多人看着呢!”佟秋练真是无语了,这个无赖,她一想起昨天晚上面萧寒的各种无耻,佟秋练就觉得这人是没得救了,自己本来受伤不方便就算了,连孕妇都不放过,简直是禽兽啊,禽兽!

“你过来!”萧寒伸着是指头勾了勾,示意佟秋练过来,佟秋练俯身过去,萧寒直接拉着佟秋练的胳膊,佟秋练一个猝不及防,整个人都差点栽在萧寒的身上面,萧寒则是快速的吻住了佟秋练的红唇,“唔——”佟秋练睁大了眼睛,而萧寒的眼中都是笑意,萧寒伸手另一只手,轻轻的覆盖在佟秋练的眼睛上面,“接吻的时候睁着眼睛,你是想无时无刻都看着我么?”

佟秋练的脸瞬间涨红,而萧寒本来就是那种无耻的人,而佟秋练此刻胳膊被萧寒钳制着,佟秋练又怕碰到萧寒的伤口,也不敢乱动,只能任由着萧寒予取予求了,而萧寒看到佟秋练并没有挣扎,自然是开始得寸进尺了,直接长驱直入,吸取着属于佟秋练的甘甜芬芳,佟秋练只能伸手攥紧了萧寒的衣服!

但是这两个人是开始秀恩爱了,这可是让周围的一干医生和周长安、李耐,觉得眼睛都无处安放了,一群人都是开启了无语望天的模式,话说这都过去这么久了,这两个人还能不能速战速决了,尤其是周长安,这脸都涨红了!

他此刻正在想着和洛阳的两次接吻,其实吧,这周长安也是个雏儿,什么都不懂,这长了这么大,那次还是第一次主动亲了一个女人,但是下场已经很惨了,差点直接废了,一想到洛阳那一脚,周长安浑身打了一个激灵,脑子中本来那些旖旎的画面都瞬间被甩开了,真是的,都在想些什么!

而萧寒离开了佟秋练的红唇,这唇瓣之间还扯出了一些银丝,弄得佟秋练整个脸都涨得通红,佟秋练怎么觉着这画面看起来那么的……哎——“萧寒……”佟秋练其实此刻大半个身子都是压在萧寒的胸口的,萧寒只是伸手将佟秋练额前的头发拨到了耳朵后面!

“我知道你想去,让季远跟着你吧,不然我不放心!”季远在一边点了点头,佟秋练看了看萧寒,笑着点了点头,佟秋练这一笑,就像是春日的第一缕阳光,弄得萧寒又开始心猿意马了!而佟秋练自然注意到了萧寒的眸子又变得暗沉了!

“你怎么了?不舒服了?是我压到你了?”佟秋练刚刚准备离开萧寒的身子,萧寒却扯着佟秋练的胳膊,耳朵贴在佟秋练的耳边,轻轻地说了一句,“小练,怎么办,我无时无刻都想要你!”萧寒的声音低沉的像是大提琴一般,好听的似乎都能够让人怀孕!

“萧寒,你无耻!”佟秋练直接抽身离开萧寒,还向后退了几句,萧寒则是伸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胸口的衣服,好整以暇的看着佟秋练!“你……我真是受不了你了,你还是抓紧时间复健吧,我先出去一趟,会尽早回来的!”

佟秋练真是觉得够了,这货还能正常一点么?这么多人看着呢,真是臊得慌,但是萧寒显然不会觉得,只是笑着看着佟秋练整理了一些东西,“其实我都还没有开始无耻呢,你这么说我,我很委屈的!”萧寒说完,只惹来佟秋练的一记白眼!

等到佟秋练离开之后,萧寒微微叹了一口气,萧老爷子在楼上已经看了很久了,萧老爷子直接坐到了萧寒的身边,萧寒正在雪伦的指导下开始进行复健,看了看萧老爷子,“爷爷,今天没事情么?白爷爷没有找你去下棋?”

“现在还早!”萧老爷子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萧寒,从小到大我都不曾看见你对任何的人和事情,这么的执着过,在意过?”萧寒施施笑了笑,看了看萧老爷子。

“那是因为从小到大,什么事物对我来说得到的都很容易,况且也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可以这般的融入我的生活,况且,我觉得她值得我去爱,难道爷爷这么喜欢她,不也是这个原因么?”其实吧,萧寒这个人从小就没有人教会他什么是爱,或者说如何爱一个人,所以在遇到了佟秋练之后,萧寒有的时候都会觉得自己有些行为有些莫名其妙!

不过萧寒是那种目标十分明确的人,自己想要什么,喜欢什么,萧寒都十分的清楚,所以一旦是确定了某个目标,萧寒是绝对不会放手的,就像是在确定了自己对佟秋练的感情之后,萧寒本性里面的那种霸道和占有欲就展露无遗了。

“看到你们这个样子我也就放心了,你们两个人都是好孩子,只是白白错过了五年,倒是真的可惜了!”萧老爷子眯着眼睛,笑呵呵的笑着萧寒,萧寒正在复健的动作瞬间停住了,这老爷子是故意的吧,这事情萧寒一直觉得是自己亏欠了佟秋练的,萧寒和佟秋练之间都尽量不去想之前的事情,这老爷子倒是好!

佟秋练坐在车子里面,看着车子在车流中穿梭,“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么急着赶过去?”此刻的周长安才刚刚开始吃早饭,还是走路上面,顺便买的,昨晚酒喝得有点多,所以睡得比较沉,不然的话,今天估计能睡一个上午,偏偏电话就来了,一听见又死人的消息,周长安直接跳了起来,哪里还顾得上什么修一下边幅啊。

“哎——真是晦气了,我昨天才和赵队长说了,程依依人挺好的,小鸟依人型的,这不就死了么?”说着李耐也是叹了一口气,“不过这程依依确实是长得好看,哎——怎么好端端的就死了呢,真是可惜了,我前些天还在看她的电视剧呢!”

佟秋练只是看着前面的两个男人感慨,其实吧,佟秋练也是知道,这次死的人是个女演员了,不过佟秋练也就是知道施施罢了,别的人,佟秋练倒是真的一无所知,不过看这前面的两个人这般的扼腕叹息,敢情着女的长得应该是很受男人喜欢的类型吧。

车子很快的就行驶到了剧组的片场门口,而门口已经围满了许多的记者,都不知道是从哪里听来的风声,周长安刚刚下车,整个人就被包围了,“周队长,程依依小姐是不是真的死了啊,麻烦您给我们说一下吧!”

“是啊,周队长,我们听说程依依小姐出了意外,麻烦你给我们解释一下吧,是自杀还是他杀呢,或者是因为别的原因,能不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呢!”周长安真是觉得整个人的脑子都是嗡嗡的,本来就是有些宿醉,这脑子就疼得难受,但是这群记者,明显是不打算放过周长安的,这他们的车子停在这里是进退不得啊!

“周队长,能不能麻烦你给我们解释一下吧,程依依小姐是不是真的死亡了?”“对啊对啊,您就和我们说一下吧,不然的话,为什么只有警车来了,没有急救车,是不是真的已经死亡了,没有抢救的必要了呢!”周长安觉着这些做记者的真的是完全可以去做什么名侦探了,嗅觉是真的很敏锐啊!

此刻的佟秋练看了看窗外乌压压的人群,示意身边的季远下去解决一下,季远点了点头,等到季远下车的时候,那群记者更是躁动起来了,“是不是这次的案子是萧夫人负责?萧夫人是不是过来了?”

“麻烦各位记者将闪光灯关掉好么?”那些记者对季远都是十分熟悉的,听了这话,才想起来,这佟秋练怀孕了,不过他们正在关闪光灯的间隙,这突然就不知道从哪里冲出来一群人,都是拿着黑色的大大的那种雨伞,直接将记者的所有视线都隔绝在外面了,就像是某日警局门口的场景一样,形成了一堵黑色的人墙,这倒是让周长安大开眼界,咳咳……

而季远将帮佟秋练打开了车门,“夫人,已经处理好了!”佟秋练只能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季远和萧寒怎么都是一个样子啊,就不能够低调的处理一下事情么?这弄得真是……佟秋练施施叹了口气,就下了车子,而那些记者真是急得抓耳挠腮的!

佟秋练和周长安刚刚走进去,赵铭此刻已经在现场了,而一群警察,正在对一些人进行询问,佟秋练刚刚走进去,就看见了施施,佟秋练忍不住蹙了蹙眉头,怎么走到哪里都能碰到她呢,倒是施施冲着佟秋练挥了挥手,倒是一点的都不介意别人知道她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多熟!

其实大多数人都知道这施施和佟秋练是认识的,不过外人都是以为这施施是萧氏某些品牌的代言人,而佟秋练是萧夫人,所以两个人认识也是正常的,完全不会将事情往别的方面想,佟秋练走过去,施施此刻连忙招呼佟秋练坐下,“你怎么会在这里的啊?”

“亲爱的,你别用这种怀疑的目光看着我好么?我是这部戏的女主角,这程依依是这部戏的女二号,我每天也不是真的那么的空闲的,这不是准备过来拍戏么?哪曾想居然遇到了这种事情,估计这部戏要难产了!”施施耸了耸肩膀,佟秋练点了点头,不过施施则是示意佟秋练靠过来!

“其实吧,我跟你说,我刚刚看了一眼那个程依依的死状,可以肯定和那个木偶杀手脱不了干系!”施施挑了挑眉毛,那眼中满是兴趣盎然,这佟秋练怎么觉着心里面有些怪怪的,果然施施接下来就说,“要不你和那边的人说说,也让我去摸一把那个尸体好了,我真的好想去摸一下啊,真的……”

佟秋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直接起身,“这个就算了,我会替你摸的,回头会告诉你是什么样的感受的!”施施直接语塞了,冷哼一声,伸手端起了手边的茶杯,“小练,你变了!”

佟秋练回头看了一眼施施,施施则是傲娇的别过头,佟秋练的脸上面仍旧是没有什么表情的,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施施,“我没有变,变的是这个世界!”“噗——”施施那杯子没有端稳,差点直接将里面的茶水洒了出来!

沈婕连忙过去,从施施的手中接过了杯子,施施则是完全不敢相信这话是从佟秋练的口中说出来的,有些不可思议的睁大了眼睛,“小练,你是不是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附身了啊?”施施真的是这么感觉的,这原来的佟秋练就不怎么爱说话什么的,就是说话什么的,也是那种“嗯”“啊”的那种,反正不会是这样的,什么叫做不是我变了,是这个世界变了,这都是哪里冒出来的话!

佟秋练无奈的翻了个白眼,“成了,不和你贫了,小白过来了!”佟秋练没有带任何的工具过来,白少言也是从警局拿了工具,急匆匆的过来的,身后还跟着小王和警局的一干人等。

“老师,不好意思,让您等急了!我们先换衣服吧!”白少言说着给佟秋练递上了工作服,白少言冲着施施一笑,施施只是别过头,真是的,小气死了,摸一下尸体会死啊,害得我一大早的巴巴的就赶过来,还因为这事儿被顾北辰狠狠地压榨了一番,想想,施施就觉得咽不下这口气!

佟秋练其实出现在片场的时候,就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首先就是她和施施之间的相处,这两个人明显就是很熟的那种啊,而施施虽然不是那种很难相处的人,但是却不是那种轻易能够深交的人,施施这脾气,谁都捉摸不定,所以和施施深交的人不多,但是施施在佟秋练的面前明显很放松!

而另一层关系,自然是佟秋练的身份问题了,萧氏集团的总裁夫人,名满界内、惊才绝艳的女法医,还有一个特殊的身世,无论是怎么看,他们对于佟秋练的好奇都是有增无减的!

佟秋练本来就是匆匆过来的,只穿了一个宽松的套头薄毛衣,毛衣很长,一直到小腿肚,露出了精致白皙的小腿,就像是最水嫩的藕节一般,穿着一双平底鞋,看起来清爽干净,而穿上了白大褂之后,她整个人身上面的那种清冷气质被展露无遗,佟秋练将自己的头发盘起来,动作流畅自然,就连鬓角的一丝碎发,都被一丝不苟的绕在了耳朵后面,“老师,手套!”

佟秋练点了点头,将手套戴上,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在场的众人,因为是片场,所以这里出入的男男女女,都是面容精致的人比较多,佟秋练又看了一眼正在忙前忙后的一群警察,还真是不同的两个人群啊。

佟秋练和白少言一行人刚刚进去现场,因为周围已经拉起了警戒线,而且尸体而是在平放在地上面的,这里周围都是演戏用的布景,而这个女人身上面穿得十分的精致艳丽,远远的看上去就能够看得出来他的发饰妆容都是进行了精致的打理。

“听说这衣服是昨天一场戏里面,女一号,也就是施施姐穿的衣服,不知道怎么的就穿到了她的身上面!”白少言将警戒线拉起来,佟秋练微微弯身,走了进去,现场已经有民警在拍照取证了,佟秋练则是直接走到了这个死者的身边,蹲下身子,试了试尸体的温度,“已经完全没有一点的温度了,而且尸体已经出现了一些尸僵的现象!”

白少言拿出了一个本子,开始记录,佟秋练伸手检查了一下程依依的眼睛嘴巴,这女人长得确实是属于那种让人怜爱的一张脸,佟秋练倒是好奇了,这女一号的戏服是那种橙黄色的,是那种洋装,看上去就能够推断出,这个女一号绝对是那种泼辣野蛮的女人,这倒是和施施很相符,而这个死者长着一*妹妹的脸,这女二号确定不是被虐的对象么?

“推测死亡时间是在凌晨十二点到一点之间,死者的身上面没有明显的外伤,死者的身体关节处都被……”佟秋练看了看死者的各个关节,“都被细线穿过!”孔很小,佟秋练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样的工具,能够在人的关节处留下这么小的洞,佟秋练拿起了死者手肘处的一个细线,很细,这种线放在地上面,甚至都不会引人注意的!

佟秋练看了看顶棚,这里并不算是一个房间,而是临时搭建起来的一个摄影棚,不过看起来还是比较牢靠的,听说是被吊在了顶棚上面的?这个凶手到底要做什么啊?

但是这个女演员脸上面的表情是那种十分柔和的,看起来和前面的死者都是差不多的,似乎是在睡梦中死去一样,看起来格外的柔和安详,但是整个身子就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的,关节全部都是被打断的,上面穿着细线,佟秋练完全不懂,这线这么细,为什么可以承受一个人这么大的重量呢!

佟秋练可是清楚的记得,之前的那个女模特,虽然整个身体关节也是被细线穿过,但是因为女模特整个人是站立在T台上面的,所以细线说起来并没有承受多大的重量,而之后死去的女高管,她虽然是被细线架起来像是被困在蜘蛛网上面的猎物一般的姿势,不过因为她身下的细线特别多,纷繁复杂的将她缠绕着,所以也让她的身体得到了固定,但是这个尸体!

佟秋练已经将死者的浑身上下检查过了,死者大概是一米六八左右的身高,身形偏瘦,看起来身形是那种十分轻盈的,但是*十公斤总是有的吧,这么点细线真的可以承载这么大重量么?

佟秋练扯了扯手中的细线,“啊——”佟秋练完全没有想到,这个细线,居然真的锋利,白少言看着佟秋练的指腹被拉扯出了一条伤痕,血珠子正在往外面冒,吓了一跳,连忙拿起了手边的一个棉球,给佟秋练按住了受伤的地方,“老师,需不需要去包扎一下,已经流血了?”

“没事的,没什么大碍,给我换个手套吧!”白少言似乎还是有些不放心,刚刚想要说什么,但是佟秋练的眼神就是那种不容置喙的,这白少言也不好再说什么,只能转身去给佟秋练找一副新的手套,而施施本来就是在一边看着的,一听见这动静,“小练,你没事吧,你受伤了?”

“没事,别担心!”其实这伤口也就是刚刚感觉到了一阵刺痛,现在都不怎么疼了,佟秋练简单的拿着一块纱布,将指腹缠绕了一下,就继续检查尸体了,但是这结果也是在所有人的意料之中的,这现场因为已经被破坏了,所以能够提取到的东西虽然多,但是和凶手相关的,估计没有多少!

现场勘查持续了快两个小时,佟秋练将手套脱下来,留在了死者的旁边,“和家属联系吧,进行一下尸检!”佟秋练看了看站在自己身边的周长安,周长安点了点头,神色凝重的看着躺在自己的面前的尸体,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遇到这种变态的连环杀手!

先不说这个杀手的杀人手法几近完美,几乎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吧,就是这个下手的对象也都是千奇百怪的啊,从女博士、模特、女白领,到现在的女大学生和女演员,看起来根本就是完全不相关的人啊,这就算是想要预防一下,都是完全找不出任何的头绪的,周长安真是觉得一个头两个大!

“为什么要把手套留在现场?”一个不知名的小演员看着佟秋练,他们本来就是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却又不能走,都在外围围观呢,佟秋练只是看了她一眼,倒是白少言笑了笑,“算是对死者的尊重吧,在古代的时候,人活着的时候的东西死后都是要陪葬的,碰过死者了就不属于法医自己了,但是又不能烧给死者,所以只能扔掉了!”

“是为了告诉死者的家属,这里法医已经来检查过了,或者说只是一个传统吧!”佟秋练说完就直接转身到了另一边,而季远已经叫来了医生,“夫人,您的伤口需要处理一下!”

佟秋练点了点头,佟秋练坐在一边,将沙发扯开,其实伤口已经不流血了,只不过这上面出现了一套两厘米左右的伤痕,这伤口看起来也不深,不过却把皮肉给割裂开了,这医生看了看佟秋练,就十分迅速的帮佟秋练开始处理伤口了!

“没有大碍的话,就简单的包扎就成了,别弄得和个粽子一样,我回头做事也不方便!”医生点了点头。

施施走过去,坐到佟秋练的身边:“小练,这线那么锋利?居然就把手划破了,你也真是太不小心了吧!”施施的语气中不乏责备,但是也带着一丝丝的心疼,伸手搂住了佟秋练的肩膀,佟秋练只是一笑!

“我哪里知道这细线这么锋利啊,我就是随意的拉扯了一下而已,也是我自己不小心,不过也不是太疼,你也别担心了,对了,你等会儿直接回去么?北辰来接你?”这周围人来人往的,虽然说都是那种漫不经心的样子,但是每个人都是竖起耳朵的,而忽然听见了一个人名,所有人此刻都是竖起了耳朵!

“一会儿我的助理送我回去,话说你的手都这个样子了,你等会儿还能解剖么?”施施看着医生正在给佟秋练的手进行消毒,“这个细线上面还不知道有什么脏东西呢,你不用去检查一下么?”

佟秋练完全不想搭理施施,这施施心里面在想什么,佟秋练想都不用想都能够明白了,最好是佟秋练直接和她说,要不你代替我去解剖好了,这样最好了!

而尸体很快的就被运送出去了,白少言还在现场进行调查取证,“对了,你们这里是一天二十四小时开放的么?为什么凌晨的时候,程依依会出现在片场呢?还是说你们有夜戏?”赵铭此刻正在对整部戏的导演进行审问。

这个导演看起来岁数不大,也就是接近四十岁的模样吧,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细汗,这出了这种事情,作为整部戏的负责人,他能不着急么?再者说了,这死去的人还不是什么小角色,这导演心里面也是心急如焚啊!

“这怎么可能啊,昨天根本就没有夜戏,昨天我们也是早早的就结束了,但是之后我们收拾了东西,准备离开了,而且片场到时间就会关闭的啊,钥匙也就是在几个场务的身上面,这程依依是绝对没有钥匙的啊,这怎么可能在结束之后再进入这里呢!”导演连忙解释着。

“程依依昨天是什么时候离开的?”赵铭蹙着眉头,因为这几起案子,都可以说是在密封的环境中进行着,虽然说不是严格意义上面的密封空间吧,但是确实是无人可以进入的空间啊。

“程依依比我离开的还早,你们就别问导演了,这导演哪里有时间管谁离开了啊,昨天我的汤被人无缘无故的扔到了地上面,我就找是谁做的,那个时候,程依依已经离开了,这一点我周围的人都是可以作证的,谁让我一直觉着她看我不顺眼呢,所以这事情一发生我第一个就想到了她,不过他们都说她已经离开了!”施施周围的人连忙点头!

因为昨天施施那表情实在是有些吓人,所以他们肯定要去询问,有没有人注意到谁进了施施的化妆间,那个时候程依依已经离开了。

“程依依昨天的戏份很早就结束了,早点离开也是正常的!”施施坐在一边的椅子上面,施施一向都是有一说一的那种,施施伸手理了理头发,“其实吧,这程依依得罪的人不少,你们调查调查就知道了!”

这赵铭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周长安,周长安没有和施施打过交道,但是施施绝对是大牌啊,随便做个时候都是当天的头版头条的,和程依依完全不是一个档次的啊,在周长安见到了施施的时候,他只能说,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这施施和照片影视剧上面的人相差无几,而且这性子完全是百无禁忌的那种,毫不做作,倒是真性情的人。

“施施小姐,你为什么觉得程依依看您不顺眼呢,这么说的话,您也是有可能杀害程小姐的吧!”赵铭看着施施,赵铭虽然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施施则是挑眉看了赵铭一眼!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淡淡的看着赵铭,嘴角含着笑意,这胆子倒是很大啊!

这施施还没有开口,施施身边的工作人员,已经直接眼神直勾勾的赵铭,这弄得赵铭低着头,这真是找死啊,自己好死不死的问这个做什么,沈婕立刻不乐意了,“有什么原因啊,这程依依不就是看到我们施施姐抢了她的女一号么?反正有事没事说话也都是酸溜溜的,难听的要死,再说了,谁说这女一号就是她的了!”

赵铭和周长安对视一眼,这施施是国际巨星来着,要是她想要做哪部剧的女一号,那真是请都请不来的。再者说,这程依依不过是最近刚刚火起来的明星,最多也就是二流明星,在施施的面前也是不够看的啊。

“每天都装得楚楚可怜的给谁看啊,真是恶心的要死!”沈婕还没有说完,就被施施打断了,“行了,人都死了,就别说了,再者说了,这种选角的事情,本来就是各凭本事的,我遭人嫉妒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无所谓了,只不过我确实和这个事情无关,我连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想约她出来都是问题,再者说了,我也是有不在场的证明的,你们就别在我的身上面浪费时间了!”

周长安点了点头,抓了抓头发,这施施看人的时候,勾魂摄魄的,这美目流转间,都是万种风情,这女人绝对是个妖精转世的,而是施施穿的是一身紧身的小皮衣,将她的玲珑有致的身材包裹其中,虽然一点地方都没有露出来,但是就是让人看着心潮澎湃的,施施只是冲着周长安一笑!

“其实你们都清楚,这个案子和我不可能有关系的,你们还是多花些精力排查凶手吧,对了,我和小练认识快五年了,我还没有出道的时候,我们是一个工作室的,这样的话,周队长懂吧?”施施走到了周长安的身侧,压低声音,周长安看了看施施,这事情周长安倒是没有听任何的人说起过!

周长安愣愣的点了点头,而施施看了看一边已经包扎号伤口的佟秋练,佟秋练看着自己的指腹,这不是说好了别包裹得像是粽子一样了么?这个弄得这么多层纱布是怎么回事啊,其实佟秋练觉着贴个创口贴就没事了,这里三层外三层的,佟秋练的手指想要弯曲一下都觉得很困难。

“噗——干得漂亮!”施施伸手拍了拍那个医生的肩膀,那个医生只是退到了一边,这事情是萧公子交代的,这萧夫人的手指其实完全没有必要这么弄的,只不过这萧公子或许和这位施施小姐的想法是一样的吧!

而佟秋练一看到这医生一脸的心虚,就瞬间想到了萧寒,肯定是他在背后捣鬼的,真是的,自己又不是手指骨折了还是怎么的,这弄得和个粽子一样是怎么回事啊!

“老师,我们回去处理一下尸体,估计要到下午才能进行解剖!”白少言将手边的痕迹物证正在密封起来,准备带回去!

“嗯,到时候你给我电话就成了,我想回去!”佟秋练心里面那个窝火啊,“话说,你把我的手指包裹的这么严实,就不怕影响伤口的愈合么?这还密不透风的?”

“萧夫人,放心,我们现在的这些材料都是那种透风性很好的,绝对不会影响伤口的愈合的!”医生说得信誓旦旦一脸的严肃的,弄得佟秋练的脸色更加难看了!倒是施施在心里面又给这个医生默默地点了一个赞,干得漂亮,哈哈……

“小练,我觉着这个医生特别敬业,这专业素养也是很好的!你觉着呢!”施施挑眉看了看那个医生!

那医生只是伸手擦了擦额头上面的汗,“不敢不敢,这是我的本分而已!”

佟秋练瞬间都没话说了,只是看了医生一样,“要是做到本分就好了!”医生怎么觉着这佟秋练说的话是话里有话那种呢,不过真的是话里有话就是了!

这边的佟秋练刚刚收拾了一下东西准备离开这边的片场,结果好了,这还没有出去,就听说了,这程依依的粉丝,就已经将门口给堵住了,说什么一定要给他们一个说法什么的,而周长安和一群警察已经全部出去维持秩序了,施施伸手拉住了佟秋练的手,“怎么了?”佟秋练看着施施。

施施此刻就像是一直狡黠的狐狸,她拉着佟秋练就往这边的相反方向走:“这个是片场,又不是什么多么正规的地方,我带你从后门走吧,这前面这些粉丝还不知道要闹腾到什么时候呢,话说之前晚上面还说什么我在片场排挤这个程依依了,我现在要是出现在门口,免不了又是一场‘恶战’!”

佟秋练点了点头,他们几个人就从后面直接离开了,倒是苦了周长安这群警察,这些粉丝此刻是那种完全不理智的啊,不能说全部都不理智吧,只不过有些粉丝比较脑残,这都是一个看一个的,说什么为了自己的偶像讨回公道,其实有些不乏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

而此刻的佟秋练坐在车子里面,车子的收音机里面全部都是关于程依依死亡的报道,相比较前面的几个死者,程依依作为公众人物,自然是格外的引人注意的,佟秋练叹了口气,看样子这事情又要引起一场风波了。

“根据我们报道,程依依确实已经死亡,不过警方目前对于她的死亡并没有给出一个确切的结论,程依依的演艺事业正如日中天,不可能自杀的,而警方也并没有否认他杀,所以我们还是共同期待案子的最新进展吧……”佟秋练看了看施施,施施则是耸了耸肩膀!

“亲爱的,你别看着我啊,和我有半毛钱关系啊,人又不是我杀的,她死的那阵儿,我正和顾北辰滚床单呢!”佟秋练顿时语塞,看了看窗外!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