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3 小白花之死,宠爱无下限

萧老爷子直接咳嗽了一声,“萧寒、小练啊,这里还有我这个老头子,还有一个未成年呢,你们能不能稍微注意一下啊!”佟秋练看了看一边被萧老爷子按着脑袋的小易,还有萧老爷子那一脸笑得贼兮兮的模样,只是狠狠地瞪了萧寒一眼。

萧寒则是伸手攥住了佟秋练的手,“过去坐吧,今天也累了吧!”佟秋练微微点头,萧晨立刻给佟秋练搬了凳子,小易冲着佟秋练一笑,“妈咪,你嘴巴又肿了,爹地,你么次都那么用力!你看看把妈咪的嘴唇都要咬破了!”佟秋练愕然,只是低头捧着一杯茶,喝了一口,你丫的萧寒,佟秋练还真的觉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有些红肿了。

“你还小不懂,等到你以后有了喜欢的人了,你肯定比我更加用力的!”萧寒这话说完,萧晨和萧老爷子都是毫不客气的差点一口茶水没有喷出来,小易则是一脸天真的看着萧寒,十分淡定的来了一句,“我才不会的,我一定会很疼她的,然后肯定不会这么凶残的!”凶残?好吧……萧公子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一下,萧寒看了看佟秋练那红艳艳的嘴唇!

可是他怎么觉着这么的有成就感呢,自己的女人我不亲谁亲啊,我用力怎么了,倒是佟秋练一直低头,这父子两个人还能别谈论这种话题么?

“你还小,你都没有喜欢的人,你怎么可能知道喜欢一个人的感觉,你懂什么啊,小屁孩一个!”萧寒也觉得不能和小易谈论这种话题了,这小鬼总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

“爹地,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人家电视上面说,现在这种性启蒙和性教育什么的,一定要提上日程,你都不懂,我都不想和你说话了,太爷爷,你说对不对啊,虽然我还小,但是你不能无视我啊!”小易伸手扯了扯萧老爷子的衣服,萧老爷子只是尴尬的点了点头!

其实萧老爷子的心声是这样的,“你一个小屁孩子,你都懂什么啊,你还不到五岁,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果然太聪明的孩子也是烦恼多多啊,不过像萧晨这种,到现在还没有喜欢的人,也是着实愁人的啊!”

“萧晨啊,你看看,你嫂子又怀孕了?你难道没有危机感么?”萧晨正悠哉的喝着茶呢,冷不防的这把火就烧到了自己的这边,萧晨眨了眨眼睛,这怎么说到自己了啊,危机感,自己为什么要有危机感啊!

“爷爷,我又不会生孩子,我有什么危机感啊!”“啪——”萧老爷子被萧晨这一句没心没肺的话,差点气死,什么叫做你不会生孩子啊,我有让你生孩子么?这个蠢货,真是要气死我了,萧老爷子伸手摸到了手边的拐杖,萧晨伸手揉了揉脑袋,“爷爷,你别动不动就打人啊,本来就是啊,嫂子生孩子我干嘛要有危机感啊,您是不是老糊涂了啊!”

这人的年纪大了,就十分的不喜欢别人说什么你老了啊,老糊涂了啊,皱纹这么多啊,之类的话,这显然,萧晨这个二货,已经踩到了地雷了,萧老爷子的额头上面的青筋都突突的跳动了两下,萧寒伸手拉着佟秋练的手,“爷爷,小练累了,我们先进屋了!”佟秋练则是给萧晨投去了一个同情的表情!

这小易自然也是要远离战场的,这一家三口刚刚转身没有离开多远,就听见了身后传来了萧晨那鬼哭狼嚎的声音,听得这三个人都是一阵心惊,“那个……雪伦啊,等一会儿再走吧,给萧晨看一下,别打残了!”佟秋练这话一出,萧晨叫的更大声了!

“嫂子,不带你这样的,你们都不能会这么欺负人……啊——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喔——疼啊!”萧晨一边叫着一边说,这声音都要破音了,佟秋练则是直接进了屋子,这孕妇还是别看这么暴力的东西了!

佟秋练这边刚刚回到屋子里面换了衣服,正将拷贝下来的资料给季远拿去帮自己复印一下,施施的电话就来了,“来来来……小练,说一下今天解剖的过程吧,我好兴奋怎么办?这死者是不是死得特别的艺术啊……”

佟秋练伸手揉了揉脑袋,“你怎么知道我就去警局了?你又怎么知道我就解剖了尸体了呢,施施小姐,说吧,你到底在我的身边安插了多少的眼线啊,还有啊,那个死者的家属为什么知道她出事了,是不是也是你提前通知的啊!”施施轻轻咳嗽了一声,自己是不是有些迫不及待了!

“咳咳……小练,其实吧,我就是比较担心你而已,再说了,什么叫做眼线,我就是派人保护你好么?别说的好像是我故意想要监视你一样,真是的,你这么说的话,我也太伤心了吧!”这说着那边还传来了呜咽的声音,佟秋练真是觉得头疼,“小练,你都不爱我了,人家就是关心你而已,你看看你……这么说我,我真是好难过啊……”

“行了行了,又不是让你给我演戏,这弄得好像是我欺负了你一样的,行了,我给你说还不成么?……”然后佟秋练就把今天的事情和施施简单的说了一下,施施听了半天,佟秋练只听见那头传来了一声幽幽的叹惜声。

“真是可惜了,我都没有亲眼看见过,不过你真的可以确定,这个死者是死在那个木偶杀手的手里面的么?难道说不是什么模仿杀人什么的!”毕竟这个人消失了这么久,凭空又出现就算了,偏偏还是在相距上千里的两个国家,而且模仿杀人什么的,也不是不可能的。

“基本已经可以确定了,因为关于死者右侧锁骨的针孔,这个事情很少有人知道的,就是三年多以前的破案的时候,知道的人也不多,而且我试探过周长安了,他貌似也是不知道针孔这件事情的,而且那地方很小,很少有人会注意到的,或者有的法医会直接当做是一般的伤痕处理了,我看了,确实是是个针孔,而且这个凶手处理尸体的方法和前几个也是十分类似的!”佟秋练坐在阳台上面,伸手摩挲了一下手边的茶杯!

“好吧,那估计就是那个人了,不过你们现在有线索了么?不会真的是那个什么木偶公司的人吧,这正好这个时间来C市创办分公司,也是凑巧啊!”施施完全是已经沉浸在自己跌推理当中了,倒是佟秋练觉得好笑了!

“等一下啊,我说西子美人,这事情又是谁和你说的啊,我说你怎么这么神通广大呢,这事情你都知道了,说吧,你在我们家里面也安插了眼线么?”施施咽了咽口水!

“亲爱的,这真是*裸的污蔑啊,我发誓,绝对没有啊,我就是在你们家门口安插了一些眼线而已,再说了,这人家总裁这么大摇大摆的进了你们家,我不想知道都难好么?再者说了,这C市其实不大的好么?这外面都传开了,这萧氏要和人家合作了,你真以为我是那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人啊!”施施冷哼一声!

“西子美人,下一场戏要开始你,麻烦您可以开始准备了!”施施看了看时间,“好了小练,我这边准备拍戏了,完了再和你说啊!”施施说着就直接挂了电话,而施施的化妆师则是开始帮施施补妆,施施是单独的化妆间,所以施施私人空间还是得到了保证的!

施施看着面前的汤,伸手将盖子打开,她此刻心里面就是在暗自叫苦啊,“施施姐,你老公很疼你啊!”说话的是施施的助理,施施直接一记刀眼飞了过去,那小助理就悻悻地走到了另外一边,给施施拿了一个碗,帮施施将汤装出来一部分!

“施施姐,赶紧喝了吧,那边导演过一会儿该催了!”施施点了点头,这明明鸡汤啊,这里面为什么有这么多的中药材,这喝到嘴巴里面,真是苦得要死,真是的,施施拿着勺子搅动了两下,“我都说了,我还没有结婚,被老公前老公后的,弄得还以为我是已婚妇女呢!”

“好的,施施姐!”助理只是冲着施施一笑,而施施则是捏着鼻子,将汤一饮而尽,这自从两个人决定要个孩子了,这顾北辰每天都是想方设法给施施补身子,这施施本来就是演员来着,这对自己的身材要求是很高的,这么补下去,迟早有一天,施施觉得自己会变成一个肥婆的!

“好了,苦死了!”施施拿起了手边的一个盒子,里面是一盒进口的糖果,施施吃了一颗,“施施姐,我给你嘴唇上面的口红补一下!”化妆师笑了笑,施施则是任由着他们摆弄着自己!

“施施姐,这汤怎么办?”助理看着这里面还剩下大半下的汤呢!施施挑了挑眉毛,其实吧,顾北辰的心里面在想什么,施施都清楚,这前些年因为和徐敬尧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结果吧,自己那个时候也是傻的,寒夜里面,在徐家门口守了大半夜,结果之后那个小三又发生了争执,反正乱七八糟的事情,一时半会儿也说不清楚,反正身子就落下了一些病根了,这前段时间检查说是有些体质偏寒,需要好好调理,这不,顾北辰就开始变着法儿的个施施炖汤了!

“放着吧,反正是保温的,等我这场戏回来了再喝吧!”施施虽然嘴巴上面是嫌弃的,但是心里面还是想着把自己的身子调理好的,毕竟施施自己也知道,这常年的拍戏,有的时候冰天雪地的还要跳水什么的,这身子迟早会被累垮的,调理一下也好!

“好的好的!”说着沈婕就将汤给盖上装好了,沈婕做施施的助理也是很久了,沈婕是顾北辰选来的,看起来就是个小女孩,有的时候还有些呆呆傻傻的,不过施施还是很喜欢她的,这孩子很乖巧,施施不太喜欢那种自作主张的人,而沈婕很显然并不是那种人!

施施整理了一下衣服,走了出去,而刚刚出门就撞到了这部剧的女二号,现在也是正当红的女明星——程依依,一听这名字就听得出来了,依依啊,这长得虽然不是什么小鸟依人的那种人,不过这手段也是不小的,野心也不小!

程依依所扮演的女二号也是那种可怜兮兮的,就会扮可怜的小白花类型的女二号,所以和她这个人也算是相称的,只不过她们两个人一直都不对盘就是了,这程依依在内地的影视圈也算是刚刚崛起的新秀吧,其实按照她现在的蹿红程度,是完全可以演女一号的,偏偏这剧本就被送到了施施的手里面!

施施那段时间正无聊呢,也就直接签了,所以这本来是板上钉钉的女一号,就这么被横刀夺了去,这要是别人就算了,偏生这人是施施,这程依依是完全没有办法啊,这抓不到挠不到的,心里面那个难受啊,不过看到施施的时候,仍旧是人畜无害就是了!

只不过施施也不是什么吃素的主儿,省油的灯儿,在娱乐圈混了这么久,这人是好是坏的,相处一段时间施施还是大致有些了解的,所以对于这个程依依,施施向来都是却之不恭的,而此刻程依依笑眯眯的看着施施,“施施姐,您今天的衣服好漂亮啊!好羡慕你可以演女一号……”

“不用羡慕,等你熬到我这个资历,你也可以有这个待遇,走吧,一会儿导演该等急了!”施施说着就大步往前走,而程依依跟在后面,那缩在袖子里面的手,差点将衣服都抓破了!

这部戏里面,施施扮演的是一个野蛮刁钻的大家小姐,敢爱敢恨,快意恩仇的那种,而这个陈依依扮演的角色,则是施施的表妹,说起来电视剧什么的都是一个套路,这表妹什么的,向来没有几个好的,而这场戏则是施施发现自己的未婚夫和自己的表妹好了,其实这种桥段,施施真是觉得很无语,这天底下的电视剧,怎么一开始都是这种恶俗的套路呢!

女主角被甩,然后未婚夫突然发现了女主角的好,但是这个时候女主角已经有了男主角了……所以这场戏是施施扇程依依巴掌的戏,这一路拍下来也是比较顺利的!施施之后还有和男主角的一场戏,所以等施施结束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

施施刚刚走进自己的化妆间,就闻到了一股鸡汤的味道,施施顿时心里面划过了一丝不好的预感,而沈婕看见了施施之后,也是一脸的苦涩之相,“施施姐,鸡汤不知道怎么的洒了!”施施直接走过去,那脸上面的表情可不太好!

施施在娱乐圈雷厉风行,说一不二,完全是不怕事儿的主儿,现在这冷若冰霜的,倒是让很多人都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施施走过去,这鸡汤洒了一地,地上面还有一些汤底的药材什么的,这保温杯是施施看着沈婕拧好放好的,而且保温杯上面是有环扣的,这是不可能平白无故的洒出来的!

而且还泼了一地,这谁都看得出来是有人故意的啊,“给我查一下,我离开之后,有谁进入过这个房间!”施施的声音不大,但是却透着一丝寒意,施施蹲下身子,直接将保温杯捡起来!

“施施姐,我来吧!”沈婕赶紧蹲下身子,准备将保温杯拿过去,但是施施直接将无视沈婕,这是顾北辰亲手给她装好的汤,这人到底是谁啊?施施咬了咬牙,别让我抓住他,不然……施施直接减保温杯和盖子捡起来,“打扫一下吧!”沈婕点了点头!

而顾北辰在接施施回去的时候,看到了空的保温杯,还伸手搂着施施亲了一下,“今天这么乖啊,居然都喝完了,没有让沈婕帮你喝吧!”施施摇了摇头,顾北辰却发现了施施的异常,伸手捧着施施的脸,只是则是别过头,脸上面明显的不悦!

而顾北辰此刻也注意到了保温杯上面有划痕,似乎有些了然了,顾北辰伸手将保温杯直接扔了出去,“喂——你干嘛啊,扔了做什么啊!”施施看了看窗外,到顾家的路上面比较偏僻,幸好这里没有人,不然这扔出去了,砸到人可怎么得了啊,“你就不怕砸到人啊!”

“又不是赔不起!”顾北辰说话的时候也是波澜不惊的语气,但是这一脸的臭屁的表情又是怎么回事啊?施施无奈的翻了个白眼!

“成成成,我知道我的大金主,你特别有钱好了吧,砸到人也能赔得起,真是的,也不至于扔了吧!”施施没好气的说,倒是顾北辰伸手直接搂着施施的腰,将施施直接搂到了自己的怀里面,“你又要干什么啊,这是在车子里面呢,你还能消停一下吧!”施施虽然嘴上面这么说,不过还是伸手环住了顾北辰的腰,将头埋在顾北辰的胸口!

“怎么了?被人欺负了?”顾北辰伸手揉了揉施施的脸,“还一脸的委屈了,那个保温杯都脏了,我有洁癖,扔了吧,说吧,你今天怎么了?”

“也没什么,就是哪个不长眼的,居然把我的汤给扔了,真是气死我了,好了,算了,这事情我自己处理就成了,你就别管了,真是咽不下这口气!”顾北辰则是低头在施施的发间轻轻吻了一下,那死水一般的眸子忽然闪过了一丝精光,确实是胆子够大的啊。

此刻周长安关于匹诺曹木偶公司的调查也在慢慢的展开,需要排查的人虽然不多,因为重点排查的都是三年多以前在国外的人,所以排查起来其实并不废什么功夫的,而困难的地方就是毕竟三年多前的案子过去了这么久了,很少有人会记得那年那月自己到底是做过一些什么的,所以这事情调查起来难度又加大了。

此刻的周长安正在电脑面前逐一看着Aldrich给自己发过来的资料,这上面的人都是外国人居多,而且男性的比例明显高于女性,只不过这些木偶师看起来背景都还是十分干净的,看着都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难道说是调查的方向错了么?

而电脑上面的资料被翻到了最后一页的时候,出现的人仍旧是个外国人,金发碧眼,只不过这个照片明显是偷拍的照片和之前的所有的证件照都是不同的,而且这上面的姓名是Osborne,那么这个人就是Aldrich的弟弟了,不过这个Osborne看起来并不像是什么自闭症患者啊,不过这个资料后面附上了一张某知名医院的诊断报告。

“五岁的时候就发现患有自闭症了!”周长安伸手摩挲了一下下巴,这孩子倒也是可怜的,这照片上面只不过是个侧脸罢了,他的手中正拿着一个木偶的零件,神情专注,这么看起来的话,倒是一个可爱的小正太了。

这资料上面显示,他几乎是不外出的,所有的吃喝拉撒几乎都是在家里面解决的,所以知道这个总裁有个弟弟的人倒是不多,不过知道匹诺曹公司有个出色的木偶师——Osborne的人倒是不少。

“周队长,关于方琳琳的调查已经有一些进展了,这方琳琳私生活却是很干净,和他的经理完全没有关系,这经理其实对方琳琳是真的有想法的,只不过这个方琳琳也是那种刚烈的女子,所以这经理也就没有想法了,这什么豪车接送什么的,我们调查,不过是因为她做家教的原因,人家家长不放心她一个女孩子去那么远的别墅区什么的,其实这方琳琳的私生活干净得很!”

赵铭将一些资料整理好已经放在了周长安的面前,周长安翻开资料看了几眼,“其实佟法医说了之后,估计大家心里面也是有数的,这调查也算是还了这姑娘一个清白的,这姑娘是个好女孩儿!”

赵铭点了点头,“不过这孩子也是可怜的,其实她家境殷实,算是典型的白富美的,或许就是因为这样,有的女生对她也会开始排斥吧,毕竟你若是太出色什么的……”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周长安看着赵铭憋了半天愣是一句话都没有憋出来,也是为他着急的,赵铭点了点头,“对啊,就是这个道理,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哈哈……”赵铭说着,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发。

而此刻的佟秋练刚刚吃了饭,这萧寒就看见佟秋练将自己窝在沙发的角落里面,周围都是散落着各种各样的资料,萧寒转动着轮椅过去,弯腰将其中一张纸捡了起来,这上面都是一些解剖的详细资料过程,萧寒叹了口气,给佟秋练倒了一杯热水,“你现在可不是一个人,还能别这么拼命么?”

佟秋练这才注意到萧寒过来了,看了看周围散落的纸,有些羞赧,就弯腰将东西捡起来,放在一边规整好,从萧寒的手边接过热水,“我就是心里面有些着急罢了,这个案子算是我接触过的第一个悬案吧,这凶手又突然冒出来什么的,我怎么可能不激动啊!”

“是啊,是激动,但是你又不是警察,你就是个法医,这搞得好像是就你一个人在侦办案子一样,你是我的老婆,现在是私人时间,你还能把你的时间空出来一点给我么?”萧寒伸手握住佟秋练的手,伸手摩挲着佟秋练的手,“不如我们现在去睡觉吧?”

佟秋练看了看时间,这还不到八点啊,“是不是太早了啊,再说了,这刚刚吃了晚饭没有多久呢,睡觉容易消化不良的!”佟秋练怎么觉着萧寒看着自己的视线这么的奇怪呢,就像是要吃了自己一样的。

“现在怎么了?我们就上床交流一下感情啊,这样也不行啊?”萧寒说着直接拉着佟秋练就往房间走,这佟秋练看了看手边的资料,还是跟着萧寒进了屋子,这到了里面之后,就开始大眼瞪小眼了,两个人仰面朝天,“萧寒,你说八点了,我们这么早上床真的好么?”

萧寒的手握住佟秋练的时候,忽然就将佟秋练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身体下方,佟秋练的身体瞬间僵硬了,僵硬得像是木偶一般的扭过脑袋,“萧……寒……你这是要干什么!”佟秋练都能够感觉到了自己手中的炙热,本能的佟秋练想要缩回手,但是萧寒怎么可能轻易的让佟秋练挣脱呢!

“小练!”萧寒将身子朝着佟秋练那边挪了一下,而萧寒的手劲儿还是比佟秋练大很多的,佟秋练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萧寒,而萧寒已经直接封住了佟秋练的嘴唇,“帮我一下!”萧寒的声音透着性感和沙哑,这让佟秋练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

“怎么了?不会了?”萧寒调侃的笑瞬间在佟秋练的耳边响起,佟秋练真想要一巴掌呼过去,这货还能不能正经一点啊,什么叫做不会了?“你动一下呗!”佟秋练瞪了萧寒一眼,而很快的佟秋练就感觉到了萧寒的战栗。

佟秋练完全觉得还没有开始呢,这就结束了?佟秋练的眸子水水的,亮亮的,像是蒙了一层水雾,“这就结束了?”

“咳咳……”萧寒轻轻咳嗽了一声,“很久没有那个了,你要理解我一下!”佟秋练则是直接起身,“我去洗手!”萧寒则是在佟秋练的侧脸上面吻了一下,居然还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

关键是佟秋练那个时候也是傻的,就下意识的回了一句,“不谢!”结果惹得萧寒大笑,佟秋练真是想要直接找个地缝钻进去好了,真是丢死人了,什么谢谢,不谢的,真是要死了!

佟秋练正在里面洗手呢,就听见了外面萧寒肆意的笑声,佟秋练真是郁闷死了,佟秋练直接推开门,“我去把资料拿过来看!”毕竟现在还早,萧寒点了点头,嘴角还噙着笑意,佟秋练怎么越看越觉得萧寒这货笑得这么的诡异呢!

周长安将他们公司的一些人的资料从头到尾过滤一遍之后,已经是十点之后的事情了,周长安伸了个懒腰,今天那些家属倒是安分了一些,只是在等着警方的调查,希望能够有一些有价值的线索吧,周长安看了看手边的尸检报告,这上面显示,这尸体身上面就是外伤都没有,而且最值得人怀疑的人这凶器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若是那种电器什么的,就像是电锯什么的,这要是在宿舍区发出动静的话,肯定会引起别人注意的啊,而且死者的死亡时间是在夜里,这种不要钱的廉价宿舍,并不是什么隔音效果特别好的,所以有什么动静什么的,一般隔壁都能够听见的,但是根据她的同事回忆,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这真是奇了怪了!

“周队长,还不下班么?”赵铭正收拾东西准备回家呢!“要不要一起走?”周长安倒是一笑,点了点头,这两个人倒是没有回家,而是到了外面的一个烧烤摊,两个人就要了几瓶啤酒,点了一些烧烤,就开始神侃起来了!

“赵队长,你说你岁数也不小了,你怎么还不结婚啊!”周长安看着喝得脸颊已经微醺的赵铭,赵铭则是呵呵一笑,伸手指了指自己,“你说我啊?为什么还不结婚?”周长安点了点头!

“你说我们这些重案组的,每天在家的时间都没有在警局的时间多,要是谈过对象,这和她们相处得时间还没有和李耐那个蠢货相处得时间多,你说说,这怎么成家啊,这哪个女人能嫁给我啊!”赵铭说着苦涩的笑,直接拿起啤酒瓶,对着嘴巴,就是猛的灌了一大口!

“这倒是实话,这有的女人有些粘人,就巴不得你每天都陪在她身边,哎——不过吧,这不粘人的女人……”周长安的头脑中立刻闪过了一个身影!

“不粘人的女人,周队长你的身边不就有一个么?我觉得这洛少校和你挺般配的,你们两个人门当户对的,从小的时候还是娃娃亲什么的,这不是挺好的么?虽然说这洛少校,有些时候像是女恶霸一样的,不过这人还是不错的,你说是吧!”赵铭一提到女恶霸,周长安就想起了自己悲惨的童年,都是在被洛阳的凌虐中成长起来的,哎——可怜啊!可悲啊!

“行了吧,我觉着我就喜欢那种小鸟依人的女人,就像是最近刚刚火起来的那个程依依的那种女人,那样子才能显示出我的男性魅力啊,和洛阳在一起啊,要是遇到什么恶霸什么的,你说是个女人肯定会大声尖叫,然后躲到男朋友的身后吧,这洛阳肯定直接把我拉到身后,然后三下五除二的把人解决了,你说说看,这还是个女人么?”周长安说着叹了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洛少校再厉害,不是个女人么,你倒是怕什么啊,拿下她,准儿准儿的!来——走一个!”说着两个人又是喝了好一阵子!

等到洛阳这边都准备睡觉了,忽然电话响了,洛阳看了看来电显示,这都快十二点了,周长安是不是有病啊,老是喜欢三更半夜的给自己打电话?不过洛阳还是按下了接听键,拿着毛巾擦着头发,“喂——”

“洛阳……”周长安的声音有些口齿不清,不过洛阳还是听得出来,这货是在叫自己呢,“你喝酒了么?”洛阳擦着头发,这周长安这说话的口气,和听筒里面传来的大喘气的声音,都证明了,这货肯定是喝酒了!

“洛阳……我没有喝酒,我就喝了一点点儿……”周长安此刻已经到了自己住的地方了,“洛阳,你说说你,什么时候……嗝——才能像个女人呢,你说你……要是像个女人,哥哥我,嗝——也就面前把你收了……”洛阳在听见了这话的时候,擦头发的手都顿住了,他刚刚说了什么,收了自己?

他还以为自己是什么妖精呢,收了自己,倒是说的好听了,“洛阳……洛阳……洛阳你真坏,你真是太……”洛阳直接无语了,敢情这货,喝醉酒了,打电话给我是专门来奚落我的么?洛阳兀自一笑,不知道怎么的,对于周长安能够打电话给自己,洛阳的心里面还是有些雀跃的,或许这就是喜欢一个人悲哀了。

这个人看不见自己的时候,只要是一个眼神都能够让你开心半天,就算不是正眼,那好歹也是瞧了你一眼的,洛阳摇了摇头,就一直听着周长安开始发酒疯。

“洛阳,其实……我嗝——真的有时候很恨你,你知道……因为你,没有女生敢喜欢我……你知不知道,嗝——”洛阳的脸立刻黑沉了下去,而没有等周长安再次说话,洛阳已经直接将手中的电话挂断了,这种话还是不要听完全的好。

周长安已经喝的醉醺醺的了,哪里知道洛阳那边已经挂了电话了啊,“洛阳……我有时候恨你,但是我现在,嗝——好想你!想抱抱你……”周长安说完就开始自顾自的大笑,电话也被扔到了地上面,周长安裹着被子,将自己紧紧裹住,而嘴巴里面一直念叨着洛阳的名字!

只不过阴差阳错的,这最后的话,洛阳却是没有听见,这也让他们之后走了许多的弯路,洛阳擦了擦头发,看了看手机,苦涩的一笑,“周长安,你这个混蛋,特么的,大半夜的不让人睡觉!”洛阳简直恨得牙痒痒的,但是周长安的电话要是再次拨打过来,这洛阳肯定还会接的!

所以洛阳守着电话,守了大半夜,确定周长安不会打电话过来了,这才睡觉,而另一边的周长安,早就在酒精的催动下,幽幽的睡着了。

这一大早的,施施还没有醒来,电话就响了,施施摸了摸手机,直接拿起了电话,“施施姐,不好了,出事了!”沈婕的声音带着惊慌失措,而施施则是晕乎乎的坐起了身子,揉了揉自己的腰,你妹的顾北辰,老娘的要都要断了!

“行了别急,我今天不会迟到的,会准点到片场的,放心吧!”顾北辰则是从身后抱着施施,将头放在施施的肩膀上面,“谁啊,一大早的!”那边的沈婕在听见了顾北辰的声音的时候,整个人都被吓住了!这可怎么好,不会是打搅了人家的好事吧,这顾北辰要是不高兴了,自己可没有好日子过啊!

“不是的,今天片场出事了,这部戏或许……”沈婕抓了抓头发,这戏也是刚刚开拍没有多久,这就出了这个事儿,也是够晦气的!

“到底是出了什么事儿啊?”施施也清醒了一些,伸手示意顾北辰一边去,但是顾北辰这是直接将施施身上面的睡衣扒了下来,“顾北辰,你丫的混蛋,你要干嘛啊,老娘腰都要断了,你就不能消停一会儿么?”

“这不是没断么?放心吧,我这次小心一点!”施施默然,而另一头的沈婕也是差点石化了。

“就是程依依死在片场了,我们已经报警了,所以施施姐,您暂时都不用来片场了!”施施一听死人了,这可是来劲儿了,“怎么死的,死状是什么样子的啊,是不是很狰狞和恐怖,还是那什么,有没有很血腥啊……”

沈婕默然,果然和她说什么死人的事情儿,比和她说拍戏的事情,更起劲儿,“并没有这些,她就是被人吊在了我们这边的顶棚上面,像是在跳舞一样,只不过她的身体好像是扭曲了一样,我们在下面叫了半天都没有动静,将她放下来的时候,我们发现她的身体都冰冷了!”

施施直接从床上面蹦了起来,“不行,我要去看看,北辰,你赶紧洗漱啊,我们等一会出门!”这顾北辰没有吃到肉,这心情正郁闷着呢,可是这个小女人却是十分的激动,那样子,恨不得飞到天上面了,顾北辰伸手抓了抓头发!

施施不会某天遇到什么死尸什么的,然后直接也把我甩了吧,顾北辰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所以顾北辰大步走到了洗漱间,这施施正在刷牙呢,“你赶紧的呢,磨蹭什么呢!”

“我没有磨蹭啊……”顾北辰从身后抱住了施施,施施明显感觉到了有东西在自己的后面,“这才是磨蹭……”

“顾北辰,你丫的就是个活生生的禽兽!”施施大喊了一声,顾北辰直接将施施的身子扳过来,直接就对准了施施的嘴巴,“顾北辰,你个禽兽,我嘴巴里面都是泡沫呢,你要干嘛啊!”

“我不嫌弃你啊!”顾北辰将施施接下来的话尽数吞没,所以当完事之后,顾北辰神清气爽的开始洗漱了,完了对着趴在床上面,好像是只剩了一口气的施施说了一句,“你再不快点儿,这尸体就要被警察给运走了!”

“顾北辰,你混蛋,你今晚不要上我的床!”施施恶狠狠地瞪了顾北辰一眼!

“那你今晚上我的床好了,反正都是一样的!”顾北辰已经开始穿衣服了,这顾北辰的衣服都是完全没有一点褶皱的那种,这施施看着顾北辰,顿时跳了起来,直接扑到顾北辰的身上面,蹭了蹭,将西装上面蹭了一些印子才罢休,然后对着那上面的褶皱笑了笑,“嘿嘿……这才像话么?”

“怎么还和小孩子一样,刚刚没有撞疼吧!”顾北辰伸手揉了揉施施的额头,施施则是伸手抱住了顾北辰的腰,这个男人对自己的包容,一如既往的没有下限!洁癖如他,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是撞疼了没有,施施哑然失笑!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