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2 萧公子的无措,艺术品般的尸体

佟秋练和他们去警局的路上面,就觉得这个周队长怎么闷闷不乐的样子,就像是谁欠了他钱一样的,那阴沉着一张脸什么的,看起来也是怪吓人的,赵铭怎么说也是社会阅历很丰富了,这位周小队长年纪虽说不小了,但是这感情世界还真是一片空白啊!

他们这些人都看的很清楚了,这洛少校是喜欢着周队长的,但是这位周队长,貌似对自己的感情认知还是处于小学生阶段的,就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喜欢的人是谁,但是看到别人和洛少校走得近一点吧,又觉得像是被人抢了心爱的玩具,浑身都不自在,倒是不太成熟的样子!

佟秋练刚刚联系的白少言,在佟秋练刚刚进去实验室的时候,白少言已经开始做准备工作了,小王则是一脸兴奋的看着佟秋练,“佟法医,你可算是来了,这个尸体我还没有动手解剖呢您来了正好!”说实话,对于这种尸体,小王心里面是没有底的,尤其是这尸体看起来是那么的完美,完美的像是一件精美绝伦的艺术品,这小王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无从下手啊!

“嗯!”佟秋练一边说着,一边给自己的手进行消毒什么的,白少言走过去,帮佟秋练穿上衣服,“老师,您的身子没有问题吧!”毕竟这还怀着孩子呢!

“放心吧,已经过了头几个月了,没什么问题的,解剖尸体的时间还能可以的!”毕竟解剖尸体都是要耗时很久的,而佟秋练这次的孕吐时间,持续的并不是很长,只不过倒是吓坏了萧寒了,佟秋练一想到萧寒那惊慌失措的模样,就是一阵想笑!

佟秋练本来就是觉得有些想要恶心干呕,但是之前的感觉还不是特别明显,有一天吃中饭的之后,佟秋练突然看着面前的鱼汤,那一股感觉直接从胸腔蔓延到了喉咙地方,佟秋练直接推开凳子,就跑到了洗漱间,“呕——”就开始干呕了,而之后她就听见了外面“哐当——”一声,像是什么东西掉地的声音!

等到佟秋练出来的时候,就看见萧寒一脸无措的在洗漱间的门口,而萧晨的裤脚的地方还粘着一些汤,“你怎么了?”

“大哥被你吓的,喝汤的碗都没有拿住,直接掉地上面了!”萧晨说的幸灾乐祸的,那萧寒的表情则是有些呆愣的,定定的看着佟秋练,佟秋练正在端着杯子漱口,然后就听见萧寒幽幽的来了一句!

“这个家就是传说中的孕吐么?”关键是萧寒的声音和表情都是那种十分的呆萌无措的,弄得佟秋练直接笑出了声音!

而之后,佟秋练的这种孕吐就显得十分的频繁了,而且都是集中在晚上面,这萧寒是躺在床上面的,是动也不动不了的那种,然后佟秋练就看见萧寒就坐在床上面,抓耳挠腮的,不时地拍一拍被子,拍拍腿,那种捶胸顿足啊,看的佟秋练真是要笑疯了!

“佟秋练,你个没良心的,我都被你吓死了,你还笑得出来!”萧寒一看见佟秋练在笑自己,心里面那个堵得慌啊,他已经请教过太后娘娘了,说是女人孕吐的时候,要注意什么,但是自己的这双腿不利索啊,这……有心无力啊,萧寒能不急么?

佟秋练只是想了一会儿,而很快的,他们三个人就已经换好了衣服,进入了解剖室里面,佟秋练在进去之前,则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前来这里的时候,佟秋练已经和自己的以前的教授通过电话了!

这个教授已经退休了,没什么事情,就是经常世界各地的奔走,开设各种讲座什么的,倒是过得轻松惬意,在接到了佟秋练的电话的时候,他也是十分的重视,并且和佟秋练简单的交代了一下自己对于这个案子的一些看法,毕竟这种类型的尸体也不是那么常见的。

而此刻出现在佟秋练面前的尸体,佟秋练虽然在照片上面看到过这个尸体,但是这和亲眼目睹又是不一样的,而且这次的尸体看上去真的像是一个艺术品,并这个女孩很年轻,佟秋练走过去,伸手摸了摸尸体,因为解剖室里面一直都是冷气很足的那种,这个尸体已经死亡有一段时间了,摸起来的时候,尸体是冰冷的,但是却十分的光滑!

因为解剖服都是那种密不透风的,佟秋练突然觉得有些压抑,或许是因为之前经历过三次和这个几乎类似的尸体解剖工作吧,但是都是得不出什么结论的,不知道怎么的,佟秋练突然心里面就觉得有些忐忑,而也觉得此刻穿着这个衣服也显得有些透不过气的感觉。

因为死者的年龄比较小,皮肤白嫩细腻,而且就算是死亡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这身上面也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外伤,因为死者生前通常都会有一些内伤或者外伤之类的,外伤自然是十分明显的,而内伤过一段时间也会显现出来的,但是这个尸体身上面光滑如初,十分的漂亮。

“佟法医,是不是很奇怪啊,这尸体干净得不像话啊!而且您看看这切口的横断面!”小王指了指尸体的颈部的位置,尸体虽然是被完好的拼接在解剖台上面的,但是这个死者头部和躯干还是有一段距离的,所以佟秋练还是可以很清楚的看见这颈部被切合的横断面,手法十分的干净利落,就是那切口的地方似乎连血肉都没有黏连起来!

因为被肢解的尸体,通常都会使用一些比较锋利的工具,但是就像是家里面切肉一样,一刀下去,这刀上面都会粘上一些东西的,或者是肉沫,或者是别的,但是这个切口整齐得不像话。

“死者的体内是有血血液的,不过被抽出去了一部分,不是太多的,根据从死者体内残留的血液检查来看,这个死者体内有大量的Ca2+!”小王将一份死者的血液检查报告递给了佟秋练,佟秋练只是抬眼扫了一眼。

“在血液中注入Ca2+,可以缓解让血液凝固,这是参与血液凝固的重要因子,看样子这个人是完全有备而来的!”佟秋练检查了一下尸体的各个部分。

死者是真的年轻貌美,五官不能说是多么的完美好看,但是真整体看起来看起来还是让人觉着赏心悦目的,而且面相柔和安详,看起来死亡的时候,并没有受很多的痛苦。

佟秋练看了看她右侧锁骨上面的针孔,拿着放大镜,仔细的观察了半天,已经可以确定了这是个针孔,佟秋练还是将这一部分的皮肤组织进行了采样,准备进行检测,“老师,我还以为这个人真的可以将死者体内的血液抽干呢,那不是变成干尸了!”白少言看着这具尸体,说实话,这种尸体还真是第一次遇见,主要是处理的过于干净了!

“其实正常成年人的血液总量约相当於体重的7%~8%,或相当於每公斤体重70~80ml,其中血浆量为40~50ml。”佟秋练一边检查这死者的各个部位,一边和白少言解释,“因此一般正常成年人的血液总量为4——5升。抽血哪有抽干的啊,多用体外循环机进行换血和洗血,抽血的话只能抽出大部分,这是完全不可能抽干的,况且机体死亡后的血是抽不出来的。”

白少言点了点头,在一边专心的记录着,这个女性身上面就是本身的外伤都很少,只是脚后跟有一些穿高跟蹭出来的外伤,别的地方就是什么外伤都没有的,估计家里条件应该不错,是指纤细修长,而且一点薄茧都没有,这身上面没有外伤什么!

按照常规,测量尸温、胸腹腔解剖、分离胸骨、剥离粘膜等等这些工作佟秋练还是按部就班的完成了,只不过就像是前面三具尸体一样,几乎又是干干净净的,她似乎都能够感觉到这个凶手在处理尸体的时候,是有多么的客观冷静,一丝不苟,心无旁骛,而且这种定力也是旁人不能够比拟的。

尸体检查结束之后,也就是一些组织切片需要进行观察检测了,而佟秋练打开了电脑,她的教授已经给她发来了当年尸体解剖的视频资料,还有一些当时记录的详细材料,因为佟秋练当时也只是助手之一,能够负责的东西也不是很多,所以佟秋练能够了解的东西并不是太多,而此刻的佟秋练看见了这上面的某些材料,才觉得这个凶手真的可以说是一个智商很高,而且心思缜密,沉着冷静得有些吓人的一个人。

佟秋练看了看时间,将资料拷贝一份准备带回家,就直接去了周长安的办公室,这还没有大门口,就听见了里面有争吵的声音,而赵铭和李耐,此刻正在外面抽烟呢,他们两个人看见佟秋练连忙将烟掐灭,“佟法医,您过来了啊!”佟秋练点了点头,并不靠近两个人,而佟秋练分明听见了这里面传来了洛阳的声音。

“洛少校刚刚过来,这两个人刚刚进去就吵起来了,已经快半个小时了吧!”佟秋练看了看时间,时间也不早了,自己现在可不能像原来一样了,佟秋练只好硬着头皮敲了敲门,里面的动静瞬间停止了,很快的,佟秋练就就听见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而随着脚步声的迫近,房门被拉开了,是周长安那一张被气红了的脸!

周长安看见佟秋练,洗漱显得有些局促,“佟法医,您忙完了么?进来吧!”佟秋练点了点头,佟秋练本来会以为这洛阳肯定也是被气得不行了,结果好了,这周长安抓了抓头发,这整个人的脸是青一阵子白一阵子的,倒是洛阳翘着腿坐在沙发上面,看到佟秋练冲着佟秋练笑了笑,“小练,快坐吧!”这因为忙活新型毒品的案子,两个人已经变得很熟了!

佟秋练干笑了一下,就坐下了,周长安则是给佟秋练倒了杯水,“佟法医,怎么样了啊,解剖完成的怎么样了啊!”周长安显得有些迫不及待了!

“没有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不过这个死者死亡的手法和当年的三个人死亡的手法都是一致的,具体的报告,等下午小白整理好了,会给你送过来,不过关于死者的详细资料,你们调查的怎么样了啊!”佟秋练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

“其实不调查还以为这个方琳琳是个正常的女大学生,不过这一调查,擦发现这个女孩的社会关系还是十分复杂的!”周长安这话倒是引起了佟秋练的一些注意。

“不是说是个大四正在实习的女大学生么?有什么好复杂的,应该也是刚刚步入社会吧!”周长安摇了摇头,“难不成不是这么一回事?这女孩真的很秀气清纯啊,看起来也不像是什么坏人啊!”

“哪个坏人的脸上面写了坏人两个字啊,我和你说吧,其实她吧,我们最初开始调查的时候,就是感觉,这个女孩死得真是可惜了,她在学校也是那种活跃分子,每年都是拿奖学金的,学习成绩也是十分的优异的,但是这人缘嘛……”周长安顿了顿,摇了摇头!

“难道是她在学校受人排挤了?还是怎么的?”有些时候,若是一个人过于优秀的话,在学校受到排挤什么的,也是很正常的吧!

“不是这么简单的,因为从她的同学口中得知,这个女孩风评不怎么好,学校有很多的传言,说是这个女孩是靠着身体美貌什么的……咳咳……”周长安明显感觉到了从洛阳那个方向冲着自己投来了不友好的目光,“反正他们班的女生,或者说整个院系的女生都不喜欢她,而且到了实习的公司,前不久还发生了一件事情!”

佟秋练皱起了眉头,打断了周长安说的话,“等一下,美貌,身体?这完全是无稽之谈啊,这都是谁在造谣的!”佟秋练显然显得有些激动了,这倒是让周长安错愕了一下,因为佟秋练此刻的神情明显有些不对劲啊!

“你和我过来一下吧!”周长安说着带着佟秋练和洛阳到了一间审讯室,他们刚刚进去,就看见了审讯室里面坐着一个女孩子,是的,看起来年纪不大,扎着马尾,虽然穿着工作服,但是脸上面仍旧是那般的青涩和稚嫩,而女孩眼泪汪汪的,似乎是十分的委屈,因为此刻审讯室里面还有两个警察,而她看起来也是显得十分的害怕,因为她的身上面并没有戴上什么手铐脚铐什么的,所以说应该就是例行询问罢了!

“你们这种询问方法,把人吓着怎么办!”佟秋练看着这女孩也是十分的瑟缩的模样!

“你可不知道,之前她的态度可嚣张了,完全都是那种不可一世的,我们是怎么问她都愣是不说话啊,这可是把我们给气死了,这好好的问话,不好好说话,赵铭就将她带到了审讯室里面,这不,听说刚刚吐了吐了点东西出来!”佟秋练点了点头。

“这个人是死者的什么人啊?同事还是同学?”佟秋练看着审讯室里面的女孩,她低着头,但是她看见了那眼泪,正噼里啪啦的往下面掉呢,看着也是怪让人心疼的!

“同学兼同事吧,不过这女生上段时间被哪个公司开除了,现在在别的地方上班,不过听她说,她做错了事情,但是这个事情只有方琳琳知道,之后这事情被公司知道了,她就被开除了,她就觉得是方琳琳高密的,所以对她也是怀恨在心的!”

“她本来就是狐狸精,是个不要脸的东西,在学校勾搭老师,到了公司里面就巴结讨好领导,我们谁不知道她和经理有一腿啊,那经理的眼睛盯在她身上面就下不来了,真是恶心死了,讨厌她的人多了去了,你去我们学校问问啊,看看她有没有被人包养,不然那个时候放学就有一个高级轿车接她是在怎么回事啊,这种女人死了也是干净!”似乎是心情平复了一些吧,这女孩突然就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东西!

倒是听得所有人一愣一愣的,“你们凭什么要这么审问我啊,讨厌她的人那么多,明明就是个花瓶,她的考试成绩肯定都是作弊来的,每天就知道勾三搭四的,哪里有时间学习啊,我们院里面学习刻苦的学生那么多,凭什么每次都是她拿一等奖学金啊!”佟秋练叹了口气!

“怎么了?”洛阳站在佟秋练的身边,其实洛阳对这种小女生之间的勾心斗角,猜来猜去的东西,一点兴趣都没有,尤其是这些孩子,其实也就是半只脚踏入社会了,这说话什么的,有得时候还像是半大的孩子,洛阳听一听就算了,完全不会朝着心里面去的,更何况,她每次提军衔的时候,可是少不得受到别人的冷眼猜忌,所谓的“不招人妒是庸才”这话也不是不无道理的!

“只是觉得明明什么都不知道,就开始混乱的猜忌别人,真是可笑至极!”佟秋练冷冷一笑,直接越过了周长安,直接跑到了隔壁的审讯室,直接就打开了审讯室的门,而当审讯室里面的门被开得瞬间,里面的三个人都是呆呆的看着佟秋练!

佟秋练将墙上面的照明的灯打开,这里面瞬间变得透亮,而那个女孩此刻的脸上面还着一些嘲讽和阴冷的笑意,只不过还没有来得及收敛,此刻正僵硬的挂在嘴角,而看到佟秋练呢冷若冰霜的脸,在惨白的日光灯下,更是显得有些冷寂了!

“你和方琳琳是有多熟,你到底都知道一些什么,你就说她勾三搭四,是个狐媚子!”佟秋练的声音冷寂,倒是让随后跟来的周长安和洛阳吃了一惊,这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就生气了呢,周长安疑惑的看着洛阳,洛阳只是耸了耸肩膀,她怎么知道这是怎么了啊,这刚刚还好端端的,这怎么突然就火气这么大了呢。

“你是谁啊,你更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女生直接牙尖嘴利的回了一句,佟秋练只是冷哼一声,看样子自己看人还是不准的,刚刚还觉着这个女生有些可怜,这一下子的牙尖嘴利倒是让佟秋练吃惊不小。

“佟法医,您坐吧!”这警局的人也都是知道佟秋练是怀孕的,而在他们说了法医这个词的时候,那女生看着佟秋练的目光陡然从一开始无所畏惧,变成了一种带着丝丝怯懦的表情,毕竟面前的这个女人可是萧氏的夫人啊,佟秋练登报的照片都是化妆的,现在这种素面朝天的模样,这女生倒是一眼没有认出来。

“我是和她完全不认识,但是作为法医,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一件事情!”佟秋练顿了顿,而这个女生则是有些茫然的看着佟秋练,那眼神中带着些许的不知所措,毕竟还是个孩子,佟秋练叹了口气,“方琳琳身子很干净,她从来没有做出过什么出卖身体的事情,所以你们那些诋毁什么的,都可以停止了!”

那个女生睁大了眼睛看着佟秋练,佟秋练则是幽幽叹了口气,“我是法医,和你们都没有接触,我不需要为了谁去说谎或者是干嘛,我只是纯粹看不下去,这样一个女孩被你们这般污蔑,她是个好女孩!”

而那个女生似乎还是不敢相信此刻自己听见的东西,“况且她的身子干不干净,我比你们都清楚,而且很多时候,很多事情,并不是你们看见了就是真实的,况且很多事情,你并没有亲眼看见不是么?就比如说告密的事情!”

周长安和洛阳对视一眼,似乎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周长安,倒是真的以为方琳琳就是他们口中说的那种女孩了,毕竟现在的调查还不深入,而佟秋练却说这个女孩的身子特别干净,周长安深吸了一口气,“果然说看人不能光看外貌啊?”

洛阳只是挑了挑眉毛,在心里面默默地给周长安加上了一句“肤浅”!或许是佟秋练和和洛阳都是同样的人,很早就在自己的所从事的领域小有名气了,加上出色的外貌,所以外面的评价一直都是褒贬不一的,洛阳选择的是用自己的实力说话,而佟秋练则是一直都想让时间证明一切,但是佟秋练也知道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的话,很多东西并不是真的可以承受的了得。

佟秋练出警局的时候,其实心里面是显得有些沮丧的,连带着脸上面的表情都显得格外的冷情,周长安是负责将佟秋练送回家的,这一路上面可是一句话都不敢多说的,生怕说了什么惹恼了佟秋练!

因为佟秋练在离开的时候,对着审讯室的女孩,扔下了这么一句话:“幸好方琳琳的死亡是他杀,若是自杀的话,你们所有人就都是帮凶,是你们杀死了她,是你们的不信任和无端的猜忌,让她无处容身,你们所有人都是帮凶,你们都是罪人,你们一辈子都会活在内疚之中,不过现在人是他杀的,你们也不用内疚了吧!”

这最后的话说的要多讽刺就有多么的讽刺,尤其是佟秋练的脸上面的那种皮笑肉不笑的笑容,更是让那个女孩,眼泪一直往下面掉!

“不好意思,今天我有些激动了,孕妇嘛,你要理解一下!”突然佟秋练就开口了,周长安直接“啊——”了一声,然后轻轻了嗓子,“嗯嗯,没事!没事!”周长安笑得尴尬。

此刻的佟秋练注视着窗外,其实是因为佟秋练看了佟齐留下来的一些东西,这里面有一些事记录了佟齐在狱中的一些心路历程,他说的很明白,其实什么样的痛苦,什么样的苦难,他都是可以挺过去的,但是最让人心寒的就是别人的那种不信任带着嘲讽的目光!

明明是毫不相干的人,却在网络上面肆无忌惮的污蔑你,弄得好像真的很了解一样,肆无忌惮的各种谩骂,有的时候甚至会牵连到你的家人,而这是让他最难以忍受的,佟齐感叹道,“古人曾云,三人成虎,现在看来,古人诚不欺我也!”佟秋练看着心酸,而今天看见了方琳琳被污蔑!

说实话,年轻女孩之间存在着一些猜忌,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方琳琳却是还是个处子,说什么仗着身体和美貌,和谁谁谁勾勾搭搭的,倒是真是可笑了!

佟秋练本来还是有些沮丧的心情,但回到萧家之后,那种沮丧之情瞬间被一扫而空了,佟秋练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此刻的草地上面,萧老爷子和小易正坐在一个大大的遮阳伞下面,两个人似乎是在聊天什么的,而萧晨则是在一边看着此刻正站在草地上面的男人!

此刻的萧寒在几个医生的指导下面正在草地上面,锻炼,萧寒的脚下面放着紧密的仪器,萧寒的手指上面也带着仪器设备,而萧寒此刻的额头上面都是细汗,看到佟秋练,就冲着佟秋练一笑,回身对着雪伦说了什么,雪伦就开始帮萧寒身上面的一起卸下来!

佟秋练只是慢慢的走进萧寒,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萧寒的左腿,萧寒穿着裤子,而且萧寒是站着的,正在冲着自己笑着,佟秋练快要走进萧寒的时候,“站住!”萧寒突然开口,佟秋练站在原地,“等着!”

佟秋练看着萧寒缓慢的朝着自己走过来,萧寒的左脚抬起来的时候,显得十分的吃力,而且萧寒的手上面还扶着支撑物,只是抬脚的动作,但是萧寒却足足用了十几秒,而之后的动作也是显得十分的生涩,萧寒每当完成了一个动作,就抬头看一眼佟秋练,其实佟秋练的双手死死地攥住,她看着萧寒这般模样,心里面真的是像是被人揪起来一样的难受!

而她觉得自己的鼻头酸酸的,萧寒就这么走了一步,不能说是一步,而是半步,而佟秋练分明注意到了在萧寒的伸手,雪伦的神色很紧张,他们已经做好了萧寒随时可以倒地的准备了,“小练,看见了么?我能走了?”

佟秋练咬了咬嘴唇,但是却无论如何都挤不出一丝的笑容,倒是萧寒冲着佟秋练一笑,“我都可以站起来了,要想回到从前也就是时间的问题了,你怎么都不高兴呢!”萧寒的声音里面带着一丝疲惫,而一边的萧老爷子和小易也是抬头看着萧寒!

雪伦看到萧寒的身形都有些不稳定了,走到了萧寒的身边:“萧公子,今天的锻炼已经够了,在这样的话,你的左腿会受不了的!”但是萧寒似乎并不打算理会雪伦,佟秋练注意到了萧寒是打算朝着自己再走一步,佟秋练快步上前,而佟秋练还没有走到萧寒的面前的时候,萧寒整个人的身子就向前倾,这可吓坏了很多人!

佟秋练立刻快步上前,伸手直接抱住了萧寒,而因为雪伦在一边的帮衬,萧寒的整个身子幸好没有完全的压在佟秋练的身上面,就萧寒这体重,这一下子下去也是不得了的,雪伦看着萧寒的身形算是固定了,就往后退了一步,而萧寒伸手死死地环住了佟秋练的肩膀!

“萧寒,你疯了是不是,你的腿还没有恢复好呢,你能不能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啊!”佟秋练咬了咬牙,这个混蛋,真是一刻都不让人省心,“你说说你,不是都和你说过了么?复健的运动要适量的,不然的话很可能会引起伤口的断裂,甚至是留下后遗症的,我不是早就和你说过了么?你怎么……”

“好了小练,让我安静的抱你一会儿好不好,别念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萧寒说话的声音有些气音,而佟秋练也明显的感觉到了萧寒呼吸在自己的耳边的身边带着些许的喘息,佟秋练也感觉到了萧寒埋在自己颈部的脸上面都是细汗,而且萧寒身上面的体温很高,有些灼人。

“小练,我记得你原来明明话不多的,怎么现在越来越能说了!”萧寒休息了一会儿,才觉得自己稍微的呼吸平稳了一些,佟秋练真是觉得好心都被当成了驴肝肺了,她只是伸手轻轻的捶打了一下萧寒的背部!

“你以为我真的想说你么?浪费我的唾沫星子!”佟秋练没好气的说!

“好啦,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是不是……”萧寒这话说完,佟秋练分明看见,本来一边还在看热闹的萧家的另外三个男人,还是兴致勃勃的,一听这话,都是纷纷低头,开始咬耳朵,而佟秋练还没有来得及开口,萧寒张嘴咬了一口佟秋练软润饱满的耳垂,佟秋练的身子僵硬了一下,萧寒则是用右腿支撑着身子,微微离开佟秋练,在佟秋练的红唇上面轻啄了一下!

“小练,你知道我想你想的心都疼了!”萧寒的声音压得很低,不知道怎么的,这一次的佟秋练居然听出了萧寒这货的弦外之音,她只是伸手攥紧了萧寒的衣服,脸上面满是羞恼,“还有半个月!”

佟秋练抬头疑惑的看着萧寒半个月?半个月是什么东西,萧寒看着佟秋练那一脸的茫然,直接俯身含住了佟秋练的嘴唇,轻咬舔弄,弄得佟秋练心里面有些发慌,而一边的所有人都是纷纷侧头转向了别的方向,这一回来就开启了虐狗模式了么?

“还有半个月我们的孩子就满三个月了,医生不是说满三个月就可以行房事了么?”萧寒的声音都被尽数吞没在两人的口齿之间,佟秋练心里面那个气啊,这货居然再说这个事情,真是够了,而萧寒则是离开佟秋练的红唇,雪伦立刻将轮椅推过去,扶着萧寒坐到了轮椅上面!

雪伦拿出了放在胸前口袋里面的本子,“今天的训练已经够了,我要是不在的时候,切记不可私自锻炼,很不安全,这并不是锻炼的越多越好,你的骨头正在修复中,暂时不能承受很大的运动量,所以小练,你务必要好好地盯着萧寒!”雪伦认真起来的时候,还算像个人!

其实就在萧老爷子到萧家之后,雪伦到萧家给萧寒做检查的时候,发生了一件让雪伦特别无语的事情,萧老爷子在雪伦之后,直接大吼一声,“你个妖孽,站住!”雪伦当即整个人都是呆掉的,但是这萧老爷子中气十足啊,那一声大吼,十足让雪伦整个人脑子都是木掉的!

雪伦完全不认识萧老爷子啊,只是看着这个老爷子朝着自己走过来,手中还拿着一个鸡毛掸子,这是什么情况啊,“你说说你好好的人不做,你说你都是做的什么事情!”雪伦完全是懵的,自己做什么了啊!

“你别一脸无辜的看着我,我告诉你,我都知道你不正常了,你说说你,长得也是唇红齿白的,虽然说是个标准的小白脸,但是你也别挑我们萧家的人下手啊!”萧老爷子说的那是一个语重心长啊!

“啊——下手?”雪伦自认为自己还没有这个胆子对萧寒下手吧,虽然说萧寒很符合他的口味,但是这顾珊然和小易在这里呢,他哪里敢下手啊,再说了,自己最近可是乖得很啊,这老爷子到底哪里冒出来的啊!

“来人,关门——放大人!”雪伦此刻还是有有些懵的,自己到底是做了什么了啊,但是当他看见大人朝着自己冲过来的时候,直接撒开了蹄子就开始狂奔啊,这萧家的大人和茶茶,雪伦还是算是比较熟的,这大人连正眼都没有给他一个,傲娇的很,雪伦曾经拿着狗尾巴草逗弄过大人,大人只是抬眼看了看雪伦,这被雪伦撩拨得急了,露出了它口中锋利的獠牙,吓得雪伦扔了草就跑了!

现在好了,大人这黑黑的一团,直接朝着自己冲了过来,这雪伦还不跑啊,“汪汪汪——”雪伦直接吓得手里面拿着药箱都扔到了地上面,“啊——救命啊,萧寒,救命啊,快来救命啊!”

萧寒此刻正在书房和季远谈论事情呢,完全听不见这声音啊,而小易则是在外面给茶茶洗澡,“小易救命啊,你家的狗要吃人了啊,救命啊——啊——”这萧家上上下下,就听见了雪伦的哀嚎声音!

雪伦本来也不是什么体能很好的人,很快的雪伦的速度就越来越快了,雪伦直接跑不动了,直接转身看着大人,大人就突然在距离雪伦一米处的地方坐定了,舔了舔自己的狗爪子,其实茶茶和大人无论是牙齿和爪子上面的指甲都是被修剪搭理过得,其实没有什么伤害力的,只不过这雪伦本身就是怕狗的人罢了,偏偏作死还喜欢撩拨狗狗!

“小易,你的家咬人了,你都不管么?”小易则是抬头看了看雪伦,拿着毛刷自己给茶茶洗澡,“来来来,洗澡澡喽……大人,你刚刚洗过澡,别把自己弄脏了!”

大人只是呜咽叫了一声,雪伦怎么觉得这话听着这么慎得慌呢,什么叫大人别把自己弄脏了啊,这现在该担心的人不应该是我么?

而大人此刻也不追雪伦了,就是围着雪伦开始绕圈圈,弄得雪伦都开始头皮发麻了,还是萧寒看着时间快到了,这雪伦怎么还不来啊,这一问才知道,这雪伦被大人逼得,差点都要爬树了,萧寒摇了摇头,季远推着萧寒出去的时候,“大人——”萧寒的声音刚刚传出去,大人,就直接摇着尾巴,十分狗腿子的跑到了萧寒的脚边,萧寒俯身摸了摸大人的脑袋!

“行了,去一边玩吧!”大人叫了一声,就直接走到了另一边,这要走的时候,还回身看了雪伦一眼,雪伦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这狗确定只是一条狗么?尼玛,真是吓死老子了,雪伦能说他的双腿都开始打颤了么?

萧寒看着雪伦这双腿都开始打颤了,立刻笑了,“季远,将我不用的轮椅推开给雪伦坐坐,我看你要站不稳了!”雪伦直接走到了一边的一个椅子上面坐下,“萧寒,我是来看病的,我不是来受惊吓的,你能不能好好地管管你们家的狗啊,真是吓死人了!”

“放心吧,我们家的狗都是定期检查注射疫苗的,绝对没有传染病的!”雪伦愕然,这刚刚准备倒杯茶,听了这话,这手一抖,茶水都洒了出来了,倒是安叔走过去,“我来吧!”雪伦点了点头,尼玛,和打没有打疫苗没有关系好么?难不成你的意思就是,我就算是被咬了一口也是没有关系的喽!

“萧寒,再怎么说我也是你的救命恩人,有你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么?还有啊,哪家的狗会绕着客人跑的啊!”雪伦直接端起茶杯猛地灌了一口茶,他觉得自己的整个心脏现在还是乱跳的,那大人的眼神乌溜溜的,在你的身上面扫来扫去的,真是让人觉得浑身都发麻了!

“怎么了?你有意见么?”“汪汪——”萧寒的话刚刚说完,大人就猛地叫了两声,这雪伦手中的杯子直接从手中滑落,茶水直接见到了裤子上面,这好死不死的偏偏是那种地方!

“呦——吓得尿裤子了啊!”萧老爷子刚刚出来就看见雪伦站起来,一脸无措的站在草地上面,这萧老爷子说完,雪伦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