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1 自闭症木偶师

而施施走了之后,萧寒就注意到了佟秋练一直都是闷闷不乐的,好像是有很多的心事一般,“你是在担心施施给你说的那个案子么?或许就是个巧合而已呢,本来在国外的连环杀手,怎么好端端的到了国内呢!而且还这么凑巧的发生在C市!”萧寒躺在床上面,看了看在一边又在出神的佟秋练。

“虽然我也很奇怪这是为什么,但是直觉告诉我是那个人回来了!”佟秋练微微叹了口气,往萧寒的怀里面缩了缩,“这案子我一直记忆犹新,而且当时我的教授没事的时候还会念叨着这个系列案子,说实话,完全不知道该从哪里下手。”

“行了,别想了,这不是你该操心的事情,你现在也管不着!”自从佟秋练安心在家养胎之后,萧寒那个开心啊,自己在家养病,两个人那叫一个朝夕相对,正好合了萧寒的意,这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连环杀手,也真是烦人。

警方这边本来是打算将这个事情压下去的,但是很显然,事与愿违,并不是你想怎么样就能够怎么样的,周长安在警局里面狠狠地吸了一口烟,“咳咳咳——”周长安不会抽烟,这算是第一次吸烟吧,那烟进入他的喉咙的时候,他觉得整个喉咙肺部都像是被什么东西扼住了一样,咳得脸都涨红了!

周长安将烟头掐灭在烟灰缸里面,赵铭此刻正好推门进来,“怎么样了?家属还没有走么?”周长安的声音带着一些沙哑和不自然,“咳咳……特么的难抽,搞什么东西啊,不是说了封锁消息了么?到底是谁将消息散播出去的啊!”

“我们也不知道,不过家属在门口一直都不肯走,说是要我们务必给他们一个交代,怎么办?”赵铭此刻也像是热锅上面的蚂蚁一般。

“特奶奶的,令狐泽的案子结束我就该早点回去的,也不会遇到这个案子了,现在又只能被困在这里了,愁死个人!”周长安起身站到窗口,此刻夜幕已经降临,而死者的家属情绪仍然十分的激动和亢奋,那哭喊的声音,声嘶力竭的,让周长安忍不住的皱了一下眉头,周长安伸手捏了捏眉心!

“境外最近入境的人员排查的怎么样了?”周长安还真的对这个案子有所了解,毕竟这个杀手的杀人手法很特别,而且作为一个悬案,在当时引起的震动可不小,所以周长安在国外的时候,是听说过这个杀手的,自己还特地的做过一番调查,不过也是无果而终就是了。

“最近入境的人员很多,我们重点排查了到C市的人员,有一家公司特别引人注意!”赵铭将手边的文件递给了周长安,周长安接过文件!

“匹诺曹木偶公司?这是什么鬼?”周长安将这个公司的概况翻了一下,“这个公司最近准备在C市建立分公司?”这家公司还是比较出名的公司,因为在调查这个案子的时候,周长安曾经注意过这家公司,而且周长安还从这个公司的门店买过木偶来着,做工精良,虽然加个昂贵了一些,不过颇受小孩子的喜欢!

而且这个公司每年还会推出一些限量版的木偶,这些木偶也成了许多的木偶收藏家追逐的对象,而且这个公司前些年居然推出了这样的一个项目,那就是可以制作和人的身材等量的木偶,也就是仿制真人的木偶,倒是引起了一些反响。

“是的,就是在最近的一个月时间之内吧,这家公司不仅仅是在国内招工,也从境外带过来了许多的木偶师,目前除了这家公司,实在是不着调该从哪里下手了,这个案子之前不就是佟法医的教授有接触么?为什么不去问一下佟法医呢!”赵铭看着周长安,周长安此刻正在低头看这个公司的各个简介。

“我们先去会会这个公司的人再说吧,希望能找到一些线索吧!”赵铭点了点头,伸手抓了抓自己那刺猬一样的头发,这C市还能消停一些么?这案子真是一个接一个的。

而此刻的施施坐在沙发上面,手中端着一个起司蛋糕,“施施,你还真的这么做了啊,你就怕警方找到你的头上面么?”顾珊然挺着大肚子,在客厅里面来回走动,这孕妇还是需要适量运动的,只是这顾珊然每天都吃得那么多,但是整个人却是不见发福,倒是下巴都尖细了不少!

这要是从后面看,倒是真的看不出来是个快要生产的孕妇了,施施一边吃着东西,一边慢悠悠的咂了咂嘴巴,脸上面满是惬意的笑容,“这种事情本来就是瞒不住的,有什么好隐瞒的呢,迟早会被曝出来的,我就是顺手帮了个忙而已!”

“得了吧,你就是想要警方能够找到小练,完了小练最好还能带上你,这样就完美了是吧!”顾珊然说着伸手摸了摸肚子,顾珊然的脸上面都是淡然的笑,施施看了看顾珊然,果然女人怀孕了有了孩子就是不一样了,那以前风风火火,就连杀人都不曾有感觉的顾珊然,此刻脸上面的都是母性的光辉!

“你知道不就行了么?对了,我觉得军部那边的洛少校和你的性格倒是真的有几分相似来着,你们两个人在某些方面还是有些类似的!”顾珊然已经听佟秋练说起过了,顾珊然多洛阳自然是充满了好奇的,只不过也只能是好奇罢了!

就像是她和令狐乾的关系一样,一个是官,一个是匪,洛阳要是真的和顾家扯上什么关系的话,这对她来说或许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我都听你们两个人说了很多遍了,不过这个洛少校也是可怜的人,既然那么的喜欢那个男人,为什么不去争取呢,真是的,要是这个男人以后真的娶了别的女人,有她哭的!”顾珊然可是看准了顾南笙就快狠准的直接下手了,虽然说那个时候的顾珊然还不知道对顾南笙的感情,或许是纯粹是想要找到能够庇护自己的人吧。

而顾南笙自然是不二人选了,顾北辰虽然说是顾珊然的干爹,也是顾北辰救了顾珊然,但是这个男人冷心冷血,你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心里面在想些什么,而这种感觉对于初来乍到的顾珊然来说,是一点安全感都没有的,倒是顾南笙和顾珊然的年纪相仿。

小屁孩一个,还装的那么的高冷什么的,即使是现在想起来也是觉得十分的有趣的。“不过我也没有觉得那个周长安又什么好的,电视上面曾经看到过,唇红齿白的,小白脸一个,真不知道她是看上他哪里了,那样子,娇弱得很!”

“哎呦,你还好意思说别人唇红齿白的,你家的顾南笙那才是典型的小白脸好么?那长得还不男不女的呢,一开始顾北辰只说是他大哥的孩子,我还以为是个女孩子呢,那皮肤细腻的我都想要上去把他撕烂!”顾珊然咽了一下口水,有这么说话的么?别人不是都说,好羡慕啊,好想也拥有这样的皮肤啊,怎么到了施施这里,就成了想要把他撕烂了,也是够了!

“我们家南笙生来就长得好看不行啊,哼——我知道你肯定羡慕嫉妒恨了!”顾珊然也是护短的很,自己无论是怎么说顾南笙都可以,但是就是不允许别人说他。

“行了行了,人家和你不一样,你这脸皮不是一般的厚的,你们两个人虽然在某些地方有些像,不过在这脸皮的厚薄程度上面,她倒是真的远远不如你!”施施挑眉看着顾珊然,顾珊然一口气憋在胸口,这真是要被气死了,冲着施施冷哼一声!

第二天一大早,佟秋练就通过报纸看见了昨天晚上面,警局门口发生的事情,佟秋练怎么觉着这件事情和施施脱不了干系呢,这么损的事情,也就是施施做得出来了,佟秋练只是看了看报纸,倒是白少贤一大早的到了萧家!

白少贤让人从车子上面搬下来了许多的东西,“你这一大早过来,就带了这么多东西,你这是准备做什么啊!”萧寒此刻正坐在餐桌上面,小口的喝了一口牛奶,抿了抿嘴角。

倒是小易看见了白少贤带过来的东西,双眼都发亮了,直接跳下凳子,跑了过去,这不是别的,倒全部都是木偶,看得佟秋练心头一阵心惊,倒是小易显得十分的高兴,这些木偶不大,也不过是二十厘米左右,十几个,都是包装好的,各式各样的,十分的精致,“白叔叔,这些都是送给我的么?这些好漂亮啊!”

小易毕竟还是个孩子,而且这些木偶都做得惟妙惟肖的,和那些可以以假乱真的洋娃娃一样,就是眉眼间似乎都带着别样的神采,“是啊,都是送你的,怎么样,还喜欢吧,你要是喜欢,也不枉费我厚着脸皮找人要了这么多木偶了!”

萧寒有些担心的看着佟秋练,其实昨天在听施施说了那个案子之后,萧寒自己在网上面查阅了一下资料,还真的有这个案子的相关调查资料,上面的照片都比较模糊,不过看上去也知道当时的人被弄成了木偶,对于每个人都是有很大的冲击的。结果好了,一大早的,这白少贤送什么不好,好死不死的送了一大堆木偶!

小易已经直接拆开了其中的一个木偶,上面还有细线,小易伸手将线拉扯起来,但是因为不不知道如何操作,所以这木偶的手脚很快就纠缠在了一起,就连那细线都缠绕在了一起,小易捉了皱眉头,“真是的,好讨厌,怎么玩来着!”白少贤倒是一笑,从包装盒里面找出了一个说明书,上面详细的记载了这个木偶的制作材料,如何保养,当然也有如何操作了!

“你这是哪里来的这么多的木偶啊!”佟秋练不动声色的喝了一口牛奶,倒是白少贤完全没有察觉到这夫妻二人之间的异样,直接坐到了萧家的餐桌上面,安叔也就给白少贤送上了一份早餐,“谢谢安叔!”安叔摇了摇头,“就是最近有个公司和我们公司谈合作案,他们公司是制作木偶的,我看着他们送我的木偶很精致,就想着要几个给小易玩一下了!”

佟秋练看了看已经坐在毛毯上面摆弄木偶的小易,小易毕竟还是聪明的,弄了一会儿,就能够操作木偶了,虽然说动作有些生涩,不过看起来还是有模有样的,“哪个公司?C市应该没有什么木偶公司吧!”

“萧寒,你丫的养病都养了多久了啊,这公司是国外刚刚过来的,在C市办了一个分公司,我们公司毕竟有很多的地方都是和儿童有关的,所以他们就找我合作了,其实人家本来是想要找你们公司合作的,只不过你们公司门槛过高,不过这个案子还没有谈拢,你也知道这些外国人看起来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其实精明的很,谈了几次了,也是没有谈拢!”白少贤吃着早餐,“不过这公司的木偶做的事相当不错的!”

“木偶公司?”萧寒和佟秋练互相看了一眼,似乎也就是明白了对方心里面的想法,“我们公司最近正好想发展一些和孩子青少年相关的产业!”

“噗——”白少贤差点将口中的那一口粥喷了出来,白少贤拿出面纸擦了擦嘴巴,“萧寒,你丫的,你在想什么啊,你不是一向不怎么喜欢发展这些低龄化的东西的么?我那个时候弄个糖果什么的,还被你奚落了好一阵子呢,话说,你就走你的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路线好了,香水服装什么的,你就别来和我抢饭碗了!”

“我就是一时兴起而已,反正你和那个公司的人也没有谈拢,我等一会儿让季远去那个公司摸摸情况好了!别担心,不会抢了你的饭碗的,再说了,我们不是好兄弟么?有我吃的保证有你吃的!放心好了!”萧寒这话说的要多恶心就有多恶心,就连佟秋练都觉得深深地恶寒,更别说那个白少贤了。

白少贤只是无语望天,“是啊,好兄弟啊,你别忘了,你为了小练,可是插了兄弟我不止两刀啊!”白少贤一想起来原来在萧寒住院时候的事儿,又想了想认识了萧寒这么多年,萧寒对自己明里暗里的算计,白少贤就觉得没爱了!

“行了,你就被叽叽哇哇的了,饭也吃了,东西也送了,吃完就赶紧走吧!”白少贤这刚刚喝了一口粥,这真是咽也不是,吐出来也不是,我就吃了你们家一顿早饭,这弄得好像是我死乞白赖的赖在你们家一样,白少贤也是觉得够了!

而下午的时候,周长安和赵铭也到了这家公司,虽然挂了牌子,但是并没有开始营业,所以当他们进去的时候,还看见这家公司正在装修,这公司门口是用东西遮起来的,他们还没有走进去就被拦住了:“不好意思两位先生,我们公司还没有正式对外营业,目前不接待任何客人,不好意思!”

说话的是个保安,因为周长安和赵铭都是穿的便服,所以他们也就没有以为这是警察什么的,赵铭亮出了警官证,“你有你们公司高层的联系电话么?”那个保安看了看警官证,又看了看赵铭和周长安,“我给你们联系一下我的上司吧!”

而等了好半天,终于找到了一个应该是这个公司对外公关的一个经理,周长安和赵铭是想要见一下这个公司的负责人的,结果好了,他们说公司的总裁去了萧家谈业务,这C市说起萧家,除了萧寒家里面,还能有别的地方么?

“周队长,这事儿看来是绕不开佟法医了,我们现在是会局里,还是直接去萧家!”周长安抿了抿嘴角,开着车子,在C市的人流中穿梭,“直接去萧家,这事情看样子还真是绕不开佟法医了!”

其实吧,周长安不想麻烦佟秋练有几个方面的原因,首先呢,这佟秋练是怀着身孕的,这解剖工作也不是说什么人都可以胜任的,佟秋练这要是有个好歹什么的,这他也担待不起啊,再者说了,孕妇一直忌讳比较多,所以周长安迟迟没有找佟秋练,更何况,这周长安心里面一直憋着一口气,因为佟秋练居然给洛阳介绍男人。

而那天晚上面之后,周长安和洛阳就很少联系,两个人之间除了工作的问题需要沟通之外,就没有别的交流了,而且都是通过电话什么的,完全没有见过面,一想到洛阳,周长安猛地擦了一脚油门,这倒是吧赵铭吓了一跳!

“周队长,您的火气要不要这么大啊!”这里可不是什么郊区什么的啊,这还没有出闹市区呢,这么加速行驶真的好么?

而此刻的萧家,萧寒正坐在轮椅上面,惬意的喝了一口茶,茶水是茉莉花泡的,带着丝丝的香甜,萧寒一身浅蓝色的睡衣,腿上面盖着宝宝的米色毛毯,细碎的头发落在额前,而嘴角带着些许的笑意,给人的感觉温暖而舒适,完全没有一点的攻击力,只不过这背后的爪子有多么的锋利,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

而坐在萧寒对面的男人,碧眼金发,是典型的外国人的长相,坐在沙发上面,一身帅气的西装,不是正规的西装,带着一点休闲的感觉,而他一米八五的身高,却长着一张娃娃脸,萧寒事先调查过这个人的资料,已经三十岁了,但是照片上面看起来像个二十出头的小年轻,他还以为这照片是很早之前的,敢情是长了一张娃娃脸啊!

只不过萧寒此刻对眼前的人可是没有什么好感的,虽然说西方有什么贴面礼什么的,但是一到他们家就给了佟秋练一个大大的拥抱什么的,萧寒心里面就是觉得不舒服!

此刻的男人坐在沙发上面,碧眼金发,让他看上去格外的迷人,而且一直在笑着,那双眼睛是典型的桃花眼,十分的勾人,而且目光一直游离在佟秋练的身上面,佟秋练此刻正和小易说着什么!

佟秋练身上面披着一个有蓝色印花的披肩,侧头正和小易交谈,脸上面带着清浅的小易,“萧总裁,您的太太很迷人!”男人开口的第一句话,居然又是关于佟秋练的,倒是佟秋练听了这话,抬眸对着他微微颔首。

倒是惹得萧寒更加不高兴了,这都是什么事啊,我找你过来是谈生意的,可不是让你和我的太太眉来眼去的,真是的,还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啊,“这个我自然知道!”萧寒虽然是笑眯眯的说的,但是佟秋练却感觉到了萧寒似乎不高兴了,这男人要吃醋也分个场合好么?

“萧总裁很幸福啊,我要是遇到了像萧夫人这样的女人,肯定也会视若珍宝的!”萧寒倒是没有想到,这个外国人说起普通话倒是十分的流利,发音什么的,也是十分的准确,而且不仅仅是咬字清晰,就连成语什么的也是信口拈来!

“不知道你的普通话是从哪里学来的,很规范!”萧寒对眼前的这个男人自然是十分感兴趣的,因为这个男人的生活干净得不像话,不要说是绯闻了,就是一个女人都没有,要是萧寒说啊,这个人八成不是性取向不正常,就是心理变态!

“应该是我的父辈比较喜欢华夏的文化吧,所以很小的时候我和我的弟弟就接触这边的文化和语言了,发音标准也是很正常的!”Aldrich说话的时候,虽然说还是带着一口欧美腔调,但是咬字方面确实是很清晰的!

“我听说您的弟弟也是在你的公司里面,为什么这次没有一起过来呢?”这家公司并不是什么家族企业,创办的时间不到十年,不过发展倒是十分的迅猛,也是得益于,这家公司的木偶做工精良,虽然价格昂贵,但是还是很受欢迎的!

“我的弟弟从小就不太喜欢见人,不善于交际,所以一般公司的事物都是由我负责的!”倒是季远匆匆忙忙的贴在萧寒的耳边说了几句话,萧寒微微抬眸冲着Aldrich一笑,“听说您的弟弟是你们公司首屈一指的木偶师?”

“是啊,我弟弟从小就十分的喜欢木偶,小时候就喜欢看木偶戏,所以长大了之后,我就想着要是能有一家属于我们兄弟二人的木偶公司那就太棒了,所以我就创办了这家公司,而我的弟弟也就一直在幕后制作木偶,只不过他的效率不高,每天也就是做几个而已!”Aldrich笑着说,倒是引起了佟秋练的注意!

“是么?那你们兄弟之间倒是分工明确了!”萧寒笑了笑,“不知道您为什么要来华夏,并且选择了这座城市发展呢!”

“本来就是从小受到了这边文化的熏陶,所以我们兄弟二人对于这边一直都是十分的向往的,而选择了C市,完全是意外,我们选择的航班本来是要去京城的,但是从我们国家到京城并没有直达的航班,所为我们就中转了一下航班,正好就选择了C市,而因为航班延误,我们就在C市晃了一下,发现这个城市文化底蕴很深厚,我和我的弟弟都很喜欢,所以就选择了留下!”

这件事情倒是有据可考的,萧寒在Aldrich过来之前就已经派人调查了他在C市的动向了,所以这件事情倒是真的,“那还真是有缘分了!”萧寒笑了笑。

而萧寒看了看手边的资料,“你们是想要在我们的商场里面设专柜?但是你也知道每年都有很多的商家想要在我们萧氏的百货公司设专柜的,说实话,其实你们的木偶和我们的百货公司并不是十分契合!”

“其实木偶并不仅仅是小孩子喜欢而已,就是大人也很喜欢的,而且我们公司的木偶一般价格偏高,所以选择有购买力的人群很重要,我相信我们公司若是能够在你们的公司设专柜,肯定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而这个时候佟秋练的手机响了起来,佟秋练看了看来电显示,赵铭的电话,其实佟秋练和赵铭很久没有联系了,佟秋练突然心里面闪过了一丝雀跃,因为直觉告诉她,赵铭找自己,肯定是为了发生的截肢凶杀案。

佟秋练拿着手机,走到了外面,“喂——赵队长,有什么事情么?”赵铭也就如实的将这件事情和佟秋练说明了一下,佟秋练自然就是顺水推舟的让他们过来了,佟秋练说话的语气十分淡定,因为她早就猜到了赵铭接下来要说什么了,而赵铭则是一如既往的佩服佟秋练的处变不惊。

很快的周长安和赵铭就到了萧家,因为他们的突然造访,萧寒不得不中断了和Aldrich的谈话,而周长安更是单刀直入,说明了来意,Aldrich对于周长安的话,更是有些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的感觉,尤其是那一脸的茫然,“警察同志,你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我们公司怎么会和木偶杀手联系到一起呢,您真是说笑了!”

“我们只是想要调查一下你们公司的所有员工而已,希望您配合一下!”周长安可是知道这些外国人有些人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其实鬼心思多得很,自己可要小心一点。

“我们公司到C市是很早之前就计划好的事情,您不能因为说发生了凶杀案,就把这件事情退推到我们公司的头上面啊,这样的话,我们很冤枉的!”这Aldrich表情很是丰富,又是挤眉又是弄眼的,这看得佟秋练都十分的想笑,“再者说了,我们公司的人怎么可能会做这样的事情呢,你们肯定是搞错了!”

“我们并不是说怀疑你们公司的人,我们只不过是想要调查一下你的员工罢了!”周长安可不知道这人还喜欢歪曲事实,我什么时候说凶手就在你们公司了啊,“也请你们配合调查,毕竟你们公司还没有开始开张,要是传出去你们和凶杀案有关的话,对你们公司的影响也不好的!”周长安脸不红心不跳的说着威胁人的话!

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文文弱弱地周长安说起这种话倒是有点感觉哈,只是怎么感觉和洛阳有点像呢,而Aldrich在听了周长安这话,这嘴角都抽搐了一下,或许是他面部表情本来就是十分丰富的缘故,所以看上去显得有些滑稽可笑,他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周长安!

“你们是警察,怎么可以威胁我们呢,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是可以告你们的!”Aldrich显然是有些着急了,这公司没有开张,要是真的出了这档子事儿,还真的是会影响以后的发展的。

“威胁人是不对的,但是公民也是有义务配合警方的调查的吧!”周长安挑了挑眉毛,倒是赵铭在一边憋着笑,倒是看不出来啊,这个周队长口才还是挺好的啊,这把这个外国人说的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好啦好啦,我会配合警方的调查的!”Aldrich无奈的耸了耸肩膀,显得十分的无奈,“你们华夏人真是的,好啦好啦,怕了你们了,我会配合你们的调查的,但是有个事情我必须要和你们说一下,我的弟弟,你们……”

“您的弟弟怎么了?”周长安虽然调查了匹诺曹木偶公司,但是对于Aldrich的弟弟倒是真的不太了解的,更何况,他的弟弟又怎么了?

“我弟弟是我们公司的首席木偶师,按理说是要接受你们的调查的,但是我弟弟从小就有自闭症,每天除了吃饭就是把自己锁在房间里面制作木偶,你们可以外围调查,但是别吓到我弟弟!”Aldrich说着耸了耸肩膀,神情看上去有些哀怨!

这倒是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萧寒就算是知道Aldrich的弟弟Osborne是个木偶师,但是也绝对想象不到,这个人居然是个自闭症患者!

而其实佟秋练一早在听见了Aldrich有个弟弟的时候,她的心里面就开始对这个人充满好奇了,应该这么说吧,佟秋练完全没有接触过这个行业的人,所以对于这个行业是有着浓厚的兴趣的,而且她也觉得木偶师这个职业也是比较特别的,佟秋练本来还想说拜访一下这个总裁的弟弟的,谁知道居然是个自闭症患者!

而周长安和赵铭则是面面相觑,周长安只是一笑,“放心吧,我们并不会打扰到你们公司任何一位员工的正常工作和生活的,我们只是进行例行调查而已,还是很感谢你的配合!”周长安笑了笑,不过周长安还是在心里面犯嘀咕,这个Aldrich总裁看起来谈吐不凡,而且表情丰富,看起来是个十分健谈并且十分外向的人,他的弟弟居然是个自闭症患者,想想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那就成了,我不想因为这种子虚乌有的事情,影响到我们公司的发展,不然的话,我不介意走法律途径解决这个事情的!”周长安笑着点了点头,其实心里面吧,老大不乐意了,这外国是法律至上的原则,所以发生任何的事情他们都十分愿意走法律途径进行解决,周长安想到这里就觉得头疼!

等到Aldrich离开之后,周长安就和佟秋练细说了一下关于死者的情况!

死者姓名:方琳琳,女性,年龄二十三,是一名正在实习的大四学生,被杀死的地方是在她的员工宿舍,发现的人是她的同事,据说是因为到了上班的时候,还不见她的人影,大打电话也不接,敲门也不开门,所以他们就找管理宿舍的阿姨借了钥匙,怕她在宿舍发生意外,这才发现她已经死在宿舍中了!

“当时我们去的时候,现场并没有被破坏的痕迹,房门是被钥匙打开的,窗户也是开着的,屋子里面很干净,很整洁,她是躺在地上面的,面部表情十分的柔和,像是在睡梦中一样!”周长安叹了口气,这刚刚回国,这一桩案子接着一桩案子的,真是不得消停了!

“你们是怎么知道她的死亡和三年多以前的木偶杀手有关的啊!”这是佟秋练最好奇的地方,难道说是小王发现了那个针孔,真好小王对之前的连环凶杀案也比较熟悉?

“其实一开始谁都不知道和那个案子有关,而且法医检查结果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东西,只是在房间里面发现了细线,就是那种能够操纵大型木偶的细线,而且之前的话,我在国外,对于这个案子也是略有所闻,我直觉觉得这个案子和当年的案子应该是同一个人所为,不过法医鉴定倒是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东西!”佟秋练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的啊!

看不出来这个周长安看起来有些文文弱弱地,但是脑子还是很灵光的啊,这直觉也是挺准的,佟秋练想了一会儿,“那你们和我说这个事情,是准备从我这里得到什么消息么?”

“我们已经知道了,当年的这个案子,你虽然没有直接参与,但是你却从旁辅助了你的教授,所以我们想说你对这个案子应该是很了解的吧,所以我们想请你说一下当年案子的相关情况,或许对我们破案子会有帮助的!”周长安一口气将想说话的说完了,他和赵铭两个人就这么的看着佟秋练。

“其实我能够了解的,也就是当年的解剖的一些资料罢了,不过具体的侦办经过,你们可以联系当时的警方,或许他们会把当年的案件的进展发给你们,不过,这个案子的是否真的是那个人所为,毕竟也只是你的猜测而已,你的个人猜测,这种主观臆断,是不能够作为破案的标准的!”破案子讲究的是证据,并不是个人的主观臆断什么的!

周长安只是微微叹了口气,有些无奈的看着佟秋练,“这些东西其实我手头都是有的,我早些年出国的时候,曾经针对这个案子进行过调查,当时我就曾经找过这个案子的许多资料,其实当时警方的资料和案件进展其实说起来用处不大,我想佟法医应该都是知道的,因为这个案子一直以来都是无头冤案!”

“那你们找我又能做什么,我又不是什么神探,自然也不可能说帮助你们破案了!”佟法医喝了口热茶,神色依旧是一成不变的。

“我们是想请你去解剖一下尸体,或许你能够证明,这个尸体真的和当年的三起案子有关,这样的话,我们也可以联系国外的警方调取资料什么的,或许也可以寻求别的部门的配合!”周长安其实说话的时候带着一丝无奈,“我想你也看见了昨天晚上,死者的家属把我们警局都给包围了,这案子要是迟迟没有进展的话,对社会影响也不好!”

“嗯,我知道,我收拾一下,和你们去一趟吧!”周长安和赵铭对视一眼,眼中都是欣喜的神色,“我上去换个衣服,你们等一下!”而佟秋练刚刚上楼,萧晨这个迷迷糊糊的从楼上面下来,“嫂子,早!”

“嗯!赶紧吃饭去吧!”而周长安则是将视线直接聚焦在了萧晨的身上面,虽然说那天晚上面,他只是远远地看过萧晨,而且因为夜里路灯照明不太好,周长安都没有看清楚萧晨的样貌,但是就是根据身形周长安也能够断定,眼前的这个人就是那天和洛阳一起去医院的人。

“这个人就是萧寒的弟弟?”周长安还是觉得基因遗传这种东西真是不可思议啊,这一个爹一个妈生的,这差距未免太大了吧!

“嗯,对的!”而此刻萧晨也注意到了客厅坐着的两个人,萧晨和两个人点头示意了一下,就直接坐上餐桌吃饭了,萧晨这二货就是反应再迟钝,也看得出来那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为什么总是盯着自己看啊,萧晨疑惑的看了一眼周长安:“不好意思,我们认识么?”

“不认识!”周长安完全是冷言冷语的那种,没好气的说!

萧晨抓了抓头发,“既然不认识,你这么盯着我看什么啊,我有那么好看么?”萧晨嘴巴里面还吃着东西,这吃相也是不敢恭维的!

“没什么!”周长安是第一次接触萧晨,不过看得出来萧晨这样子洛阳应该是看不上的,京城富家权贵子弟那么多,随便拎起来一个都比萧晨好太多了好吧,洛阳本来就是那种眼高于顶的,怎么可能看得上萧晨呢,想到了这里,周长安瞬间觉得心情愉悦了!

但是萧晨的电话忽然响了,“洛阳打电话给我做什么!”萧晨完全是自言自语型的,周长安这耳聪目明的,瞬间就黑沉了脸,而在一边继续摆弄拼图的小易一听说是洛阳的电话,急忙忙的跑过去,直接从萧晨的手里面抢过了电话!

“洛阿姨我是小易,我可想你了,你什么时候过来啊,我和你说啊,我最近……”萧晨则是继续吃饭,但是一边吃着一边觉着又开始不对劲儿了,他僵硬的转动着脑袋,“这位同志,你怎么又盯着我看啊,你再这么看着我,我会消化不良的!”

周长安则是别过脸,不过萧晨这货也不算是太笨,因为周长安这张脸实在是过于陌生了,而不期然的萧晨就想到了佟秋练说过因为令狐泽的案子,警局来了一个京城来的队长,“你该不会是洛阳的朋友吧,那天晚上面生病的那个么?什么病啊?兴师动众的让人晚上去看你,倒是娇气!”周长安整个脸都瞬间黑了,什么,娇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