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法医夫人有点冷

160 木偶杀手,被肢解的人偶

其实吧,相比较洛阳而言,周长安此刻心里面才叫做一个心乱如麻呢,其实类似这样的说法,洛阳不知一次说过,只不过现在的洛阳说话的声音过于认真,让周长安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了,洛阳瞪了十几秒钟,她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还没等周长安磨磨唧唧的开口,洛阳就直接说!

“行了,我都知道了,我就说着玩儿的,等着,我马上就过去!”洛阳说着直接挂断了电话,穿上衣服,就急匆匆的往楼下跑。

这刚刚下楼梯,就看见了萧晨,萧晨正在喝水,萧晨就穿了一件白衬衫,下面是亚麻色的棉麻料子的裤子,侧头看着洛阳,“这么晚了,这是准备出门么?”萧晨的声音也是那种糙汉子型的,洛阳也就是和萧晨简单的交流过,为人倒是没有什么心机,很单纯,和萧寒是不一样性格的两个人,萧寒内敛深沉,萧晨嘛……二货一个!

“出门有点事情!”洛阳直接走下楼,此刻的萧家十分的安静,客厅里面也就是几盏昏黄的灯光在亮着,萧晨看了看时间,“工作上面的事情么?”洛阳摇了摇头,已经走到了玄关处,开始换鞋子了!

不期然的看见萧晨走了过来,“大晚上的,你去哪里我送你吧,反正我也睡不着,再说了,你一个女人出去,遇到坏人怎么办?”洛阳嘴角抽搐了一下,她遇到坏人,那坏人不得要绕道走啊,萧晨倒只是一笑,直接穿上鞋子,“其实我也睡不着,你去哪里,我送你过去吧!”

洛阳这还没有开口拒绝,萧晨已经穿了鞋子,直接打开大门出去了,倒是洛阳抓了抓头发,也跟着走了出去,“其实你一个人没有开车过来,你怎么出去啊?”洛阳看了看周围有些昏黄的路灯,这萧家就是距离大门口也是有好一段距离,虽然说自己体力很好什么的,但是大半夜的似乎也不太合适。

很快萧晨就开车出来了,洛阳直接坐上车子,两个人就直接出发了,倒是佟秋练浅眠,已经醒了,想要坐起身子,发现自己的腰上面扣着一双大手,“好了,没事的,要不就是萧晨要不就是洛阳,行了,睡吧!”萧寒伸手攥住了佟秋练的双手,十指紧扣,佟秋练则是往萧寒的怀里面靠了靠。

“我就是有些担心而已,这都已经后半夜了,还出门做什么!”佟秋练伸手帮萧寒拉了拉被子,萧寒则是搂紧佟秋练,生怕佟秋练跑了一般,死死地搂住。

而很快的萧晨和洛阳就到了医院门口,萧晨忍不住打了个哈气,洛阳则是直接推开车门,“你要不就先回去吧,还不知道要多久我才能回去呢!”萧晨看了看时间,“你先上去吧,不然你的朋友等急了,不用管我了!”洛阳点了点头。

洛阳乘着电梯刚刚进入了周长安所在的楼层,洛阳穿着军靴,在空荡荡的楼层中,这皮鞋踩踏瓷砖的声音尤其明显,洛阳放轻了步伐,看着走廊两侧的门牌号,很快的将走到了周长安所在的病房门口,这还没有进去呢,就看见了这里面也是很热闹的,这房间不大,倒是围了许多人。

李耐和几个警察,洛阳是认识的,别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女护士,这大半夜的,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是准备做什么,透过房门上面的玻璃,洛阳的眸子变得异常的凌厉,哼——倒是到了哪里都不忘记给自己招惹一些桃花啊!

“洛少校来了!”不知道里面谁说了一句,很快的,靠近房门的人,就将房门打开了,里面充斥着一股浓烈的脂粉味和花的香味,洛阳向来闻不得这些味道,“洛阳,你可算来了,我都等你这么久了,你说说你,是不是住在萧家不方便啊……”周长安看见洛阳那话匣子就打开了,洛阳则是直接无视周长安。

“都让开!”那几个护士站在病房中,让病房显得十分的拥挤,而在洛阳面前的两个护士,显然从来没有见过如此凌厉霸道的女人,洛阳是阴沉着脸的,那皮肤本就不白,让她整个人此刻围拢着一股阴鸷的气息,眼神异常犀利,再加上这一身军装,往这里一站,完全和她们不在一个档次上面啊,几个护士连忙退到了一边!

洛阳直接大步走到了窗前,将窗户一下子拉开,午夜的风不大,但是带着一丝寒意,但是却将这屋子里面的脂粉味冲淡一些,“洛阳,你这黑着一张脸过来是做什么!”周长安看这气氛被弄得僵硬,忍不住开口。

其实周长安还是有些怵现在的洛阳的,因为洛阳这样子,给他的感觉就是随时随地都能上来揍他一顿,所以周长安忍不住的咽了一下口水,“我能来做什么,你周少爷千催万请的让我过来,就是想让我看看,你这大半夜的,生活有多么的滋润么?”

洛阳的声音酸涩,她靠在床边,午夜的风吹来,将洛阳本就不长的头发,吹得七零八落的,眸子锐利的从那几个护士身上面一一扫过去,那几个护士对视一眼,纷纷和周长安打了个招呼,就走了出去,但是每个人都是对洛阳行了注目礼就是了,而李耐几个人看着这气氛不对,也就纷纷走了出去,很快的,房间里面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我看你声音洪亮,中气十足的,哪里废了?需要我给你检查一下么?”洛阳的声音毫不意外的带着一丝森冷,她走到了周长安身边的一个凳子上面,随手拿起了床头柜上面的一个橘子,在手中垫了垫,然后自顾自的开始剥橘子皮,那橘子味道瞬间充斥了整个房间,酸甜的让人唾液都开始分泌了。

“你还是那么喜欢吃橘子?”周长安的眼睛盯着洛阳的脸,她是低着头的,在有些暗淡的灯光下,她的面部线条都变得柔和了许多,“我记得你小时候就特别喜欢吃橘子?”

“呵呵……”洛阳却突然发出了一些类似于嘲讽般的笑,她很快的将橘子剥好了,拿起了手边的面纸擦了擦沾到了一些汁水的手指,抬头看着周长安,“说吧,哪里废了,需要我如何负责,大半夜的让我过来!”

“洛阳,你还能别这么口气生硬的和我说话么?其实你说我们两个人好歹一起长大的,这我都住院了,于情于理你都该来看看我吧,结果好了,你把我揍了一顿,人还跑了,有你这样的人么?”周长安在洛阳的面前完全是一副小媳妇的模样啊,洛阳伸手揉了揉太阳穴。

其实吧,这也不能怪周长安,这从小就是在洛阳的淫威之下生存的,这久而久之,和洛阳说话的语气也就变成这样了,所以说习惯这种东西,真是害人不浅啊,“那现在我来看你了,怎么样?废了没有啊?”

周长安立刻黑了一张脸,“你的眼睛往哪里看呢,洛阳,你丫的还是个女人么?你这样盯着一个男人这里看,你真是……”周长安就看见洛阳的视线,慢慢的从自己的脸上面下移,然后直接到了自己的某个部分,“你好歹是个女人,你还能不能不要这么*裸红果果的盯着我看啊!”

“看你这个样子,我估摸着也是没什么事情的,再说了,你的那里……我又不是没有看过!”洛阳冷哼一声,周长安立刻涨红了脸!

伸手指着洛阳,手指都颤颤巍巍的,那一张白面书生般的俏脸蛋都涨得通红,“洛阳……你……你……”周长安都不知道该如何来形容洛阳的无耻,“你是个女人,你还能稍微矜持一点么?你到底看过我什么……”

“怎么,你忘记啦,小时候我不是差点把你的命根子弄断么?”洛阳漫不经心地说,倒是让周长安整个脸瞬间红的像是个猴屁股,“再说了,从小到大,没有男女大防意识的人可不是我吧,要死要活拉着我陪他睡觉的人,可不是我吧!”洛阳拿起了刚刚剥好的橘子,一边吃一边说!

那橘子清甜的香味,瞬间弥漫在整个房间里面,周长安伸手抓了抓头发,这事情却是还真有,“那你现在盯着男人这里看,你觉着合适么?”

“反正你也不把我当女人,看看怎么了!”洛阳说的没心没肺,只不过谁又知道她此刻心里面的苦涩和无奈,也只有装着没心没肺,这种漫不经心,这种痞气十足的,或许才能让周长安和自己多说些话,和他多待一点时间,洛阳无疑是个傻女人。

两个人就这样天马行空了说了好一阵子的话,洛阳的手机就忽然响了,居然是萧晨的电话,“喂——萧晨,你回去了么?”萧晨此刻手中端着咖啡,看了看医院的大楼,“没有,等你呢,你回不回去了?”

洛阳直接起身,“嗯,你等我一下吧!”洛阳也是实在有些困了,洛阳挂了电话,“好了,也不早了,你先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等一下!”周长安确实是没有什么事情,特么的,要是那地方真的废了,周长安肯定直接飞奔到了萧家,也要让洛阳给自己负责啊,周长安直接掀开被子,光着脚就拉扯住了已经走到门口的洛阳,“那个男人是谁?”周长安的耳朵不聋,自然是听见了刚刚电话的听筒里面传来了男人的声音,他没有由来的一阵心慌。

“萧寒的弟弟,好了,我先回去了,你赶紧休息吧!”洛阳没有来的时候,心里面还是担心的,虽然说按照自己对于周长安的了解,这货肯定没事,但是没有亲眼看见,她的心里面还是不踏实。

“就是佟法医说要给你介绍的那个小叔,你和他一起过来的?”尼玛,为什么自己的脑海中闪过的是两个人在一起的画面呢,周长安是从照片上面看到过萧晨的,这人五大三粗的,完全和萧寒不一样,难道她喜欢的人是这种类型的。

“放心吧,我要是订婚,肯定会给你发请帖的!”说着洛阳就直接拧开门把手,直接走了出去,“对了,其实我并不爱吃橘子,爱吃橘子的人其实一直都是你!”直到房门被关上,周长安还是有些木木的。

他觉得自从自己回国之后,这和洛阳的关系就变得十分的诡异了,周长安抓了抓头发,直接打开门,就冲了出去,刚好看见洛阳走进了电梯,周长安直接跑了过去,脚底像是踩到了什么,有些刺痛,周长安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而在周长安冲到电梯口的时候,门已经关上了,但是两个人的目光却是短暂的交汇了一下,洛阳只是冲着周长安一笑。

“特么的!”周长安一拳头砸在了电梯门上面,倒是惹来了许多的医患,毕竟是医院,住院的人还是不少的,周长安有些颓败的叹了口气,直接走回了自己的病房,走到了窗口,医院里面路灯很亮,而洛阳的身影,即使在人群中也是能够一眼认得出来的。

周长安看着一个男人靠在一辆跑车上面,扔掉了手中的一个杯子,不知道和洛阳说了什么,给洛阳打开车门,然后车子很快消失在了夜色中,周长安的心里面说不出来的滋味,“洛阳……”只是嘴巴里面呢呢喃喃的念叨着洛阳的名字。

而时间过得很快,就在佟秋练和顾珊然正在商讨着孕妇食谱的时候,那边传来了令狐泽的案子进入司法程序的消息,顾珊然的肚子就像是被吹大了的气球,大得有些吓人,手放在上面,偶尔还可以感觉到那胎儿的律动,顾珊然则是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电视:“倒是进展得挺快的,我还以为这拖拖拉拉的,得耽搁大半年呢!”

“因为后天是我父亲的追思会!”佟秋练笑了笑,顾珊然只是抬眸看了佟秋练一眼,眼中却是流转着不一样的神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不过肯定不是想什么好东西就是了。

而随着令狐泽的案子被披露出来,在社会上面引起了很大的震动,而佟秋练是佟齐独生女的消息也很快的被媒体报道出来,就在佟齐追思会的前一天晚上面,佟秋练从白少贤的手中得到了一张邀请函,是佟齐追思会的邀请函!

佟秋练捏着手中的邀请函,只觉得像是有一块东西压在自己的胸口,人都走了,办什么追思会啊,“会后你可以去主办方那里将你父亲的遗物领走,听说是他在监狱中写的一点东西,还有他留在监狱中的一些生活用品!”佟秋练点了点头。

追思会的那一天,已经是夏末了,说实话,天气应该很凉爽了,但是这一天却是出奇的热,等到佟秋练到了会场的时候,那里已经来了许多人了,记者是进不来的,所以会场还是显得格外的安静的,毕竟是庄严肃穆的场合,大家说话的声音都压低了许多,萧家的车子一直很惹眼,尤其是从车子上面下来的人居然是萧老爷子!

认识萧老爷子的人不多,也就是几个年长的,倒是白老爷子已经到了,“呦——萧战,你倒是积极啊,人家邀请你了么?你有邀请函么?你就不怕被撵出去,丢死人!”白老爷子说着哈哈大笑!

“反正都是一张老脸了,有什么好丢人的,我可不像你,就爱什么面子,端着一副臭架子,我陪我孙媳妇来的,不行啊,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拦着我!”萧老爷子这话一出,正在门口检查邀请函的人倒是都忍不住咽了一下口水!

佟秋练从车子里面走出来,佟秋练一身黑色的宽松长裙,头发一丝不苟的盘在脑后,露出了那一张惊艳的脸蛋,脸上面没有什么表情,倒是萧老爷子冲着佟秋练伸了伸胳膊,佟秋练会意的伸手挽住了萧老爷子的臂弯。

而萧寒则是刚刚在季远的协助下坐上了轮椅,看到两个人居然抛下自己,心里面那个窝火啊,但是这毕竟是公众场合,自己又不好发作,只能隐忍着,这小练,倒是越来越会无视自己了。

很快的,追思会就开始了,流程也是十分的简单,首先是简单的介绍了一下几个人的背景和工作情况,以及后来为什么会发生那些事情,佟秋练听得很认真,后面的环节,献花缅怀什么的,佟秋练就没有参加,因为现场的气氛过于凝重,压得佟秋练心口都难受,佟秋练只是直接领取了佟齐的遗物,就走了出去。

萧老爷子和以前认识的一些人,正在交谈,只是眼睛的余光看着佟秋练出去,示意一边的一个人跟着佟秋练,佟秋练刚刚走出去没有多久,就看见了正坐在树荫底下的萧寒,萧寒微微抬着头,斑驳的阳光透过树的枝叶投射在萧寒的脸上面,却给他镀上了一层淡淡的光晕,萧寒的则是回过头,冲着佟秋练招了招手。

佟秋练走过去,萧寒伸手攥着佟秋练的手,“事情过去了,就放下吧,佟家……”佟家已经没有了,现在哪里还有什么佟家啊,佟家除了佟秋练和佟清流,也就是一直旁支了,佟秋练只是一笑,“其实现在这样也挺好的!”佟秋练点了点头!

其实萧寒现在可是苦恼死了,这新口开发案的事情,政府那边已经提上日程了,准备征用土地了,这远航和令狐集团都已经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了,这本来是萧寒设局准备套佟修和令狐默的,这下子好了,居然把佟清流套进去了,这不佟清流刚刚还和自己打电话,询问自己这块地是什么情况,萧寒只能一问三不知了!

难道他要说,这块地本来就已经给政府了,我就是忽悠你们的?佟清流肯定会拿刀直接砍死自己的,哎……生活很艰辛啊!

佟秋练刚刚回到家里面,就看见施施正坐在自己的家里面,佟秋练倒是十分好奇了,施施最近忙着拍戏,就是电话都找不到人,更别说见到真人了,“怎么出现在我们家了,最近不忙了么?”

“忙死了,这不刚刚歇下来嘛,你丫的都不看新闻的么?C市出了这么大事情,你居然都不知道么?”佟秋练真是被施施说得一头雾水,萧寒是由季远推着的,直接上楼换衣服去了,佟秋练则是直接坐到了施施的身边,“看你这一脸的茫然的,我也是佩服你的,萧寒是把你关在象牙塔里面了吧,也是够了!”

“什么象牙塔啊,今天是我父亲的追思会,我这不刚刚从会场回来么?倒是你急急忙忙的来我们家是怎么回事啊?”佟秋练好整以暇的做好,喝了口茶,拿着桌子上面的甜点,吃了几口,最近她都是能吃能睡的!

“就是这个呗!”施施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了几个打印的材料,递给了佟秋练,佟秋练闻着这资料很新啊,还有一股浓厚的油墨味道,“你家萧寒都把你的手机没收了,说什么辐射大,我可不敢带什么电脑过来,一会儿他能把我撵出去!”

佟秋练只是兀自一笑,伸手接过资料,第一页上面就是一具女尸,而且是一具赤身*的女尸,躺在地上面,看起来睡得很安详,但是最让人觉得有些心惊的是,她的脖子处和四肢都是和身体分离的,只不过照片上面是拼在一起的,不过那被切割的痕迹还是十分的明显,佟秋练疑惑的看一眼施施,施施示意佟秋练继续看下去,佟秋练只是盯着第一页的照片看了一会儿。

“没有血?”这是让佟秋练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一个地方,施施点了点头,“是没有血,她身体的血已经被抽干了!”佟秋练猛然抬头看着施施,照片上面的女人看起来不过是三十出头的年纪,面容姣好,身材也不错,到底是谁会这么残忍呢!

佟秋练迅速的翻开后面的几页资料,上面都是记载了这个事件的调查经过,但是说起来,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唯一值得注意的是,在现场发现了一张死者的遗书,上面明确表示,自己是自愿死亡的,和别的人没有任何的关系,所以她请求不要对她的死亡进行任何的调查取证!

“这是警方的资料,你哪里弄来的?”佟秋练看到这复印件上面还有一些盖章签名什么的,自然就清楚了,施施只是别过脸,倒是一笑,伸出手指绕着自己的头发,“其实吧……我就是好奇,你也知道,我对这种东西一向都是十分好奇的!”

“我完全没有听过说这件事情啊,你是从哪里知道的!”佟秋练真是完全不知道,而且这几天的新闻什么的,佟秋练都是有关注的,也没有说C市发生了这种案子啊!

“你当然不知道啦,最近正在搞追思会,要是突然发生了这种事情,这还得了啊,上头肯定压下来了,我是去军部了解那个新型药物案子的时候,偷偷听见了洛阳那小妮子的打电话的,不过你别说,这个杀手的手法真是干净漂亮啊,难道你不觉得么?这女人面部安详,死亡的时候应该是没有什么痛苦的!”

“是啊,是很漂亮,现场一点痕迹物证都没有提取到,警方那边估计要郁闷死了!”佟秋练将资料翻完,就将东西放到了桌子上面,“不过你和我这件事情干什么啊,和我有什么关系么?我这是准备在家安心养胎了,不想理这些事情了!”

“这可不是我自己的恶趣味啊,而是我发现了一个特别的东西,反正警方没有注意到,你肯定会感兴趣的!”施施说着将资料拿起来,这资料后面还有一些尸体局部的照片,施施将其中一张照片拿给了佟秋练,这是死者躯干的照片,施施指了指死者的右侧锁骨上方的位置,“这里有个红点,你看见了没?”

因为这个地方十分的靠近颈部被切割地方,所以佟秋练完全没有注意到,再者说,佟秋练也没有这么仔细的观察,这么一看的话,倒是真的有一个红点,佟秋练的眼睛死死地盯着这个地方,不可思议的看着施施,施施点了点头。

佟秋练看了半天,只是幽幽的说了一句,“他回来了……”施施点了点头!

其实佟秋练口中的那个他,不是别人,而是四年前出现的一个连环杀手,但是的佟秋练还是学校的学生,跟着教授后面当助手什么的,自己还不能完全的操刀,只是在一边进行观摩学习,而那个时候的施施也是如此,当时的施施和徐敬尧还不曾分手,两个人在学校是公认的神仙眷侣!

这第一起案子是发生在他们的大学,死者是一个女博士,当时已经三十五岁了,但是因为博士论文的关系,迟迟都不能够毕业,其实到了博士这个学位的时候,很多人都会因为博士论文的关系迟迟拿不到毕业证书,所以延迟毕业的现象是十分常见的,这个女博士读博已经整整八年了,可以说和她一届的博士都纷纷毕业了,而她却一直还在弄她的博士论文。

这不仅仅是自己的身体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就是心里面也是不堪重负了,而就在一个雨夜,她的尸体被人发现在学校后山的一处凉亭里面,她死亡的时候,眼睛还是睁着的,而且脸上面仍旧是没有什么表情,面前放着一本书,那模样就像是在认真看书一般!

倒是一对情侣从后山经过,看到了这一幕,觉得甚是诡异,因为学校的后山凉亭是没有灯的,而雨夜,通常都是雨大风急的,在这对小情侣经过了她的身边的时候,她整个人轰然倒地,把他们两个人吓了一跳!

当时的法医鉴定说是自然死亡,也就是没有任何的外力作用,但是佟秋练的教授却不这么认为,说先就是现场的东西很诡异,她坐的东西不是什么凳子,而是她的一摞被她的导师驳回去的论文,博士论文通常都有一本书那么厚,她的论文打印稿很多,她就是坐在打印稿上面的,面前放着的一本书也是她论文的选题要看的书!

谁会没事将这些打印稿搬到学校的后山上面呢,更何况她的宿舍距离这里走路的话,也需要半个多小时,这一摞打印稿很厚很重,女人的话,是完全搬不动的。更何况这个女博士还是个身形瘦削的人。

所以教授申请了对尸体进行重新的解剖检查,因为死者家属也怀疑死者不是自然死亡,所以也就同意了,这就在死者的脖子处发现了一个红点,而在具体的解剖中,发现她的体内没有任何的物质残留,不过这个红点确实是针孔注入的痕迹。而除了这个针孔,任何的监控视频都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线索,毕竟是大学校园,人来人往的,很难找到什么可疑的人,排查起来也十分的困难,所以这个案子最终还是被定为自杀案件。

而第二个案子的出现则将女博士自杀案又一次推到了他们的面前,这个案子死亡的不是什么学生,而是一个模特,女性,二十三岁,样貌妖艳初中,身高一米七六,身形瘦削,或许是因为长期节食的关系,整个人看起来瘦的像是只剩下一副骨架了,而她则是死在了她最热爱的T台上面!

当工作人员发现她的时候,她是站着T台上面的,身上面包裹着曼妙的衣服,脸上面没有什么表情,目光凝视着远方,看起来就像是在走台步一样,工作人员还以为她一大早来这里训练呢,看了看时间,也太早了吧,而且这大门的钥匙也只有他们才有啊,她是哪里来的钥匙啊!

他们和她说了几句话,都是没有得到回应的那种,其中一个人上去推了她一把,她的四肢就忽然像是提线木偶一般的颓然的摆动着,他们自然是吓了一跳,再加上她的低温冰冷,他们就立刻报警了,而这一次的案子也被称为“木偶案”!

因为警察调查发现,这个模特的死者都被细细的线挂在了T台的上方,她的四肢关节全部被卸了下来,而买个关节的节点都被细线贯穿,整个人就像是个人偶一般,而她就是那个被人操纵的人偶,很是诡异。

而之后的调查又一次陷入了僵局,因为在场提取不到任何的犯罪嫌疑人的罪证,就是各种证物打调查都是得不出任何的结论,警方又一次找到了当时佟秋练的教授,而居然又在她的身上面发现了针孔的痕迹,同样的地方,右侧锁骨上方,而之后的两个案子就被病案调查了!

这两个案子出现的时间只是相差了一个月而已,而案子在调查了整整半年之后,还是被搁置了,因为完全找不到任何的证据,而这个凶手也不曾再出现过,就在所有人都以为这个凶手会收手的时候!

第三个案子出现了,这次死亡的仍旧是个女性,是一个公司的高管,四十多岁,风韵犹存,刚刚和自己的丈夫离婚,搬到了外面居住,而她死亡了快三天才被人发现,警方到了她的家里的时候,门窗完美,家里面干净整洁,纤尘不染,完全符合一个女强人应有的那种格调布局,但是这个女人却四肢被吊在了天花板上面的,整个人头部向后仰,身上面穿着干练的西装西裤,整个人就像是在蜘蛛网上面的死亡的猎物,看起来格外的渗人。

而不出意外地,她的身上面自然也出现了那个红点,而屋子完全是那种密封起来的,因为是单身女性的缘故,所以她选择的居住地点还是人流量比较集中的地段,不是那种荒郊野外,而且门上面还落了两道锁,窗户也是紧闭的,一切看上去都是那么的和谐完美,看不出来这个凶手是如何进入,在完全不留下一丝痕迹的情况下杀死了这个女人的。

而在那之后,这个杀手就直接消失了,就算是任凭警方如何的追捕,也是完全无济于事的,而这个杀手则是被当地的警方称之为“木偶杀手”!

这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这几起案子都被人所津津乐道,有人说这个人肯定对木偶情有独钟,或者说有恋物癖,有些有恋物癖的人,心里面多多少少都会有些扭曲的,还有的人说,他专门挑女性下手,是不是曾经受过什么伤害啊,或者说就是完全的仇视女性,因为她杀害的对象年龄职业都是迥异的,所以一时间只要是女性,多多少少都是有些惶恐不安的。

而当时的徐敬尧还专门研究过这个人的心里,还专门为这个写了一个论文来着,而这是佟秋练第一次经历的连环杀人案,佟秋练自然是印象深刻的,但是最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是,这个凶手手法干净得有些可怕,一丝痕迹不留,案子一直悬而未决,这也是佟秋练一直清楚的记得这个案子的原因之一!

倒是施施对于这个杀手好奇得不得了,她一直对于这些杀手的杀人手法都十分的热衷,尤其是这个杀手手法干净漂亮,佟秋练一直觉得这个杀人不是心理变态,就是有强迫症和洁癖!

就像是顾北辰一样,顾北辰的手上面自然是不干净的,而顾北辰本身的强迫症和洁癖的缘故,他都会让手下将现场清理干净,而这个人或许也是如此的,不然的话,为什么会做出这么变态的事情呢。

“当当当当——”施施突然从包里面拿出了一个人偶,就是那种每个关节都可以动弹的人偶,身上面还穿着黑色的西装,“哈哈……我专门买的,有没有很可爱……”佟秋练倒是没有觉得哪里可爱了,真是恶趣味!

佟秋练只是淡淡的扫了一眼那个人偶,“小练,其实吧,你不觉得这个杀手其实还是挺可爱的么?”

“可爱?”佟秋练完全不能理解施施的思维模式,这个女人的思维永远都是在天马行空的,完全没有一点的逻辑可言,尤其是现在将木偶的脖子胳膊都扭得反了过去,这是什么样的恶趣味啊!“我是真的没有这么觉得,这个人肯定是个变态!”

“但是喜欢木偶啊,这个人或许对木偶情有独钟呢,你说吧,喜欢木偶的人,是不是童心未眠什么的,难道不可爱么?”“啪嗒——”一声,佟秋练直接摇了摇头,因为施施一个大力,将木偶的脑袋直接给拧了下来,佟秋练真是觉得够了!

“哈哈……不好意思哈,我就是稍微用力了一些,我也没有想到她这么脆弱,就拧下来了!”施施干笑了几声,就低头准备将脑袋按上去,按上脑袋比卸下脑袋难度大了很多,这里面有个卡口,施施是怎么弄都觉得很难弄上去!

倒是佟秋练又一次拿起了报告,“这次没有用什么细线将人吊起来啊?倒是奇怪了?”佟秋练有些疑惑的看着上面的照片!

“有什么好奇怪的,第一次那个女博士,就是个木偶的摆设,后面的两个就是提线木偶,这次这个嘛……”施施突然对着佟秋练笑得十分的诡异,“当然是肢解的木偶啦,哈哈……”佟秋练揉了揉太阳穴,话说是有几分道理的,只是你用得着笑得这么诡异么?也是醉了,佟秋练无奈的摇了摇头!

“话说小练,这个事情你要不要和警方那边通个气儿啊,这事情要是真的是那个杀手坐的,他的突然出现难道就是个意外么?或者说他会不会继续杀人了?难道不需要给他们提的醒儿么?”这也是佟秋练在思考的地方,这个杀手消失了快三年多了,怎么会突然又冒出来了,而且还不是在国外,这次的地方居然就在C市,难道说这个人本来就不是什么外国人么?

喜爱你在也是很多的疑惑充斥着佟秋练的脑袋,“不过我该怎么和他们说啊,这个事情他们可是瞒着所有人的,谁都没有知会一声,你说我要是直接和他们说,他们肯定会问,是谁告诉我的,然后我就告诉他们是你窃取了警方的内部资料么?”

施施愕然,这个她倒是忘记了,她现在就是满脑子的想要看到这个尸体,之前的解剖工作她和佟秋练一样,都是个助手,施施那个时候,已经心痒痒手痒痒了,这好不容易有个近在眼前的,这够不着可多郁闷啊!

“那要怎么办?这案子搁置了这么久了,这边的警方应该不知道这个杀手的吧,要是真的再次作案,那还得了!”施施说得正气凛然。

“行了,你也别小看了人家了,这周队长不是留过学么?保不准就知道这个杀手呢!”

“那也要保证警方的法医能够发现尸体上面的这个针孔吧,不然都是白搭!”佟秋练倒是没有想到,这倒是真是个问题,要是法医稍微不注意,遗漏了这个地方,那……佟秋练又陷入了长时间的思考中!

“施施,时间不早了,该回去吃饭了!”萧寒听墙角听了半天了,这佟秋练是孕妇,老是接触这些血腥的东西不好!

“小练,你家萧寒撵我回去!”施施伸手指着萧寒,那模样,真是像极了现在电视屏幕上面的傻白甜!

“我说的很明显啊,就是撵你回去了,带着你的资料一起走!我们家需要清净!”萧寒笑眯眯的说!

“你妹的萧寒,你当初腿伤来的时候,来顾家,我都没有嫌弃你,你现在说我扰了你家的清净了是吧……行——我走!”

“慢走不送!”施施刚刚起身,被萧寒这句话一说,差点一个趔趄,直接绊倒!

------题外话------

好吧,很显然已经进入下一个案子了,前面写得不好,我写得心塞,心累……哎——估计大家也看的累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