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品仵作

第一百八十一章 杀人饮血?

暮青进巷子时带了四人,月杀、郑广齐、仵作和稳婆。

仵作是北派的,暮青在查西北军抚恤银两贪污案时,唐家在刑曹奉职的老仵作因收受贿赂,教人掩饰杀人罪行之法而获罪,后因老仵作被斩,唐家声誉受损,盛京城里北派的仵作对暮青多有不满。

暮青心里清楚,但她对事不对人,这仵作验过之前的三具尸体,清楚现场,而稳婆清楚三具女尸下身的情形,因此她需要二人看看这第四具尸体。

那仵作也想见识见识暮青的能耐,但没想到离小轿还有十步远时,她便命他们停了下来,自己到了轿夫旁,蹲下来伸手探向轿夫颈侧。

仵作忍着偏见,冷淡地提醒道:“都督,轿夫没死,只是被迷晕了。”

暮青闻言将手从轿夫颈侧收了回来,道:“我只知道他没死,你有何证据证明他是被迷晕的?”

“前面三起案子,轿夫醒来后都是如此说的。”

“哦。”暮青点点头,面无表情的起了身。

仵作见此,皱紧了眉头。

哦?

这是何意?难道三起案子六个轿夫都如此说,还能是谎话?

这时,暮青退到一旁,对他道:“你来看看,现场与前三起有何不同。”

仵作心怀不满,奈何发作不得,只得依言上前。他围着轿子查看了一圈儿,回来后挑开轿帘往里面看了看,道:“只看现场,除了街巷不同、人不同外,与前三起并无不同之处。”

暮青点点头,吩咐轿夫退去一旁,随即便又走到轿夫身旁蹲了下来。

仵作一脸讶异,尸体就在轿中,她却不验死人,先验活人?

只见暮青在轿夫身上摸索了起来,说是摸索,更像是翻找。她手脚很轻,找得很仔细,当找到轿夫的袖口时目光一变!轿夫穿着身灰衫,袖口挽着,就在那挽着的袖口里存着些粉末!暮青取出随身的帕子来,将那些粉末小心翼翼地倒进了帕子里。雪锦的帕子将那粉末一衬,微见粉色。

仵作目光一变,这是?!

暮青不发一言,只将帕子一收,起身走向轿子后方的轿夫。

仵作见她蹲了下来,不由跟了过去,在后头观摩。

只见暮青继续翻找,从衣领找到腰带,从衣袖找到裤脚,逐层翻看,但找遍了这轿夫身上,却没有刚才发现的粉末。

暮青的神色丝毫不见诧异,她将月杀唤了过来,将帕子给他一看,吩咐道:“你去轿子顶上看看有没有这种粉末。”

月杀闻令,飞身而起,小轿玲珑,他脚尖点在轿顶,凌风而立,那轿子竟半分不晃,看得巷子两头的盛京府捕快眼都直了。月杀低头一扫轿顶,目光一聚,蹲下身来拨开轿顶的彩穗子,往缝隙里看了眼,对暮青道:“有!”

暮青伸手将帕子递给他,月杀接了过来时,顺手从靴子里拔出只匕首来,将缝隙里的粉末刮了出来,收集好后将帕子一收匕首一归,跃了下去。

粉末多了,粉红颜色越发明显,轿夫应该就是闻了这药粉而昏迷的,暮青不敢闻,只问月杀:“可能看出是何药来?”

月杀道:“像江湖上的软筋散,但软筋散不会致人昏睡。”

即是说,他也不太清楚。

暮青点点头,看来验尸过后她需要去趟瑾王府,问问大哥。

“轿夫所言只是供词,不是证据。”暮青将帕子收起前转身看向仵作,晃了晃手中,“这才是查验现场时该找的证据。”

仵作盯着帕子,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发了案子,他们的心思向来都在尸体身上,凶手犯案的手法和证据通常能从尸体上找到,谁会想到活人身上会有证据?

“都督是怎么想到轿夫身上会留下药粉的?”仵作问,他倒想听听高见。

“我看过你写的三张尸单,上面都说轿夫和轿中人是被迷晕的,我当然先以此为方向来查。假如人是被迷晕的,凶手所用的药粉就有留在现场的可能。”暮青说话时指了指眼前的巷子,道,“你发现这条巷子是东南走向的吗?深春四月,盛京城里的风已经由西北风渐渐转为东南风,轿夫如果是被迷晕的,凶手必定在上风向动手,也就是那边。”

暮青一指巷子口,“轿子从巷尾而来,凶手等在前方,见人到了便将药粉撒出,前面的轿夫首当其冲,还未被风吹得太散的药粉落在了他身上,而后面的轿夫身上没能留下药粉,说明药粉已被风吹散,他只是吸入性昏迷。至于轿子顶上为何会有,很简单,看看这条巷子,轿子停在巷子中段,两边院墙颇高,凶手只可能隐蔽在高处。”

巷子口一侧的院子里种着棵梨树,梨花开得正浓,暮青对月杀道:“你去看看,树上可有脚印?”

月杀飞身便上了树,一番细看,飞下来道:“没有,只有这棵树上能藏身,看来凶手轻功不错。”

暮青点点头,轻功不错也是线索。

仵作还怔着,暮青走到轿旁便掀了轿帘儿。

轿子内外的地上有大滩血迹,为了不破坏现场,暮青从轿子侧面将帘子给掀到了顶上,见轿中少女仙髻簪花,襦裙桃红烟纱杏白,倚轿而眠,面若桃花,手脚尽断,坐在血泊里,若染血的美丽人偶。

少女的身形分明未长成,只有十三四岁,因施着脂粉,面色并不显得苍白。

暮青扶着轿身,探出半个身子,伸手提起少女染血的袖口和裙角看了看,果见手脚筋已断,守宫砂被剜走了。她转到轿子另一侧,掀开轿子窗帘,将少女披着的烟纱罗裳挑开,看了看她的肩膀,那肩膀倚着轿子,却看不见尸斑。

这时,仵作已来到她身后,暮青回头问:“那三具尸体也是如此,不见尸斑?”

“不见。卑职的尸单上写得很清楚,三具尸体的血都被放干了,这具看来也一样。”仵作的态度依旧冷淡,刚才虽已有所见识,但那毕竟不是验尸。

比验尸,他自信自己不会验错。

暮青却道:“那就不对了。”

“不对?”

“明显不对!”暮青指了指地上,“从尸僵上看,她已死了四个多时辰,身上不见尸斑,血显然已流干,但你看看地上,血量明显不对!以死者的身量胖瘦,她身上的血少说该有六七斤,可地上显然没有这么多。”

“六七斤?”仵作笑了,“都督怎知?”

“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体内的总血量约为体重的百分之八左右,也就是不到一成。当然,人的血量不是固定不变的,且有个体差异,但一般来说,男子比女子血多,肥人脂肪多,血少。”暮青知道盛京府的仵作对她有成见,但她向来对事不对人,抚恤银两贪污一案里,唐家的老仵作收受贿赂,所犯之罪与他人无干。

古语有云,同行乃冤家,此言固然有理,但仵作一行绝不可如此,固守旧念,受害的是枉死之人。因此,仵作问,她便说,如果他信,日后验尸能用得到,自是好事。

百分之八是何意,仵作没听懂,但一成之说他听懂了,只是觉得此说闻所未闻,英睿都督对此知之甚详,莫非放过人血?听说府衙的捕快们说,他曾剖腹取心,从尸心上取出一根长针,亦曾剖腹割胃,将女尸胃中之食取出验看,这些惊世骇俗有悖伦常的验尸之法实为传统所不容。

暮青一看仵作的神情便知其心中所想,她并不在意,要打破一个人的观念,最好的方法就是用事实说话!于是,她继续说回案子,“目测死者的体重,她血量少说有六七斤,就算轿子的地板和青砖缝里都吸饱了血,血泊的面积还是小了。如果前面三具尸体的情况形同这具,那么只能说明一件事——凶手不仅带走了这些少女的守宫砂,他还带走了她们的血。”

“什么?!”听闻此话,郑广齐忍不住走了过来,脸色阴霾甚重,惊骇地问道,“凶手带走了这些少女的血,意欲何为?”

莫非凶手杀了人,还要饮血?

“变态的心思,郑大人还是别猜的好,猜也未必猜得对。”暮青指了指轿子里,“我们还是看看凶手还干了什么吧。”

她命几个捕快进来,将轿子从大滩血迹前挪开,这才从正面进了轿子,摸了摸轿中四壁,又仔细摸过了女尸的衣裙,道:“果然没有精阳!来人,把尸体抬出来!”

捕快从命,有人拿了张草席来铺到远处地上,将尸体抬过去后,仰面放倒,尸体已僵,躺倒后那姿势令人想入非非,怎么瞧都像是女子承欢的姿势。

暮青命抬尸的两个捕快扯住尸体的裙子,随后便淡定地钻入了女尸裙下。

俩捕快手一抖,险些松了手!

仵作脸上发烧,目光飞转向一旁!

郑广齐见识过此事,但还是把目光转开了。

众人脸上烧热,唯独月杀淡定——她本来就是女子,钻女子的裙底自然无妨。不过,也只有在这种时候,他才能想起她是女子。

过了会儿,暮青退了出来,脸色不太好看,对稳婆道:“你来看看,与先前验的那三具尸体可有不同?”

------题外话------

月杀:你不觉得你把这女人写得太汉子了吗?我居然只有这种时候才能想起她是女人,简直悲哀!

某今:不觉得,我爱青青嗷嗷嗷!

月杀:所以你把她写成男人?

某今:你好像对我很不满?

月杀:把好像去掉。

某今:(笑)好,那咱们下章见。

月杀:你想干什么?

某今:没什么,就是看你这章很淡定,我想让你不淡定。

……

哈哈哈哈一更到!是不是好几天没看见二更了?

月杀:我不是来求票的,我是来要票的!听说月杀党不少?出来告诉那女人,我好不好欺负!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