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五章虽远必诛强娶报仇(上

“这个原因就是……啊……”两只涂抹了剧毒的闪电标暗器就在这时刹那间从窗户那里射进来,快若闪电,直直对准了夭华的后背与黑衣人的后背。在夭华电光火石间敏锐地察觉到,反应迅速地侧身回头,在千钧一发之际反手一把打落的时候,只听已经暂时屈服并开口的夏侯渊晋徒然喊出一声惨叫。

至于已经拔出剑,随时准备抓住时机救夏侯渊晋的黑衣人,则没有躲开。

夭华面色瞬变,霎时又急忙转回头,火速看向发出惨叫的夏侯渊晋,只见夏侯渊晋的额头上已经被钉入一根涂有剧毒的银针,整个人伴随着惨叫猛然绷紧,双目瞪大瞳孔突出。

“夏侯大人……夏侯渊晋,你先别死,你先把原因说清楚……夏侯渊晋,你听到没有……”

夏侯渊晋瞪大突出的双眼直盯着前方,黑眸中的焦距以肉眼看得到的速度飞快陨落下去,对夭华的话没有任何反应。

夭华看着眼里,止不住越发急切,急忙试图输内力给夏侯渊晋,希望能稍微延缓毒侵入夏侯渊晋的脑子与身体,至少让夏侯渊晋先把后面的话说完再死,“夏侯渊晋,你给本宫撑住,快说……”

“父亲,父亲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父亲……”在最后一刻没有推门进来,但一直站在外面焦急想办法,并没有走的夏侯然,自然也听到了夏侯渊晋的这声惨叫,不知道里面突然发生了什么事,又急忙敲起门来,越敲越快,“父亲,你先回答我一声。父亲,到底出什么事了?父亲……”

站在一旁的家丁同样担忧地急忙敲门。

一时间,原本还算安静的书房内外一下子变得嘈杂起来,里面的夭华也在不断地出声唤夏侯渊晋。

府内的其他家丁婢女们听到这边的动静,陆陆续续的也急急忙忙往这边过来,夜幕下黑压压一片。

“夏侯渊晋,只要你快点把后面的话说出来,本宫一定救你,保你没事。”

“夏侯渊晋,你给本宫坚持住,你还不能死。”

“夏侯渊晋……”

夏侯渊晋还是没有一点反应,在黑眸中的最后一丝焦距丧失殆尽的刹那间,带着硬生生卡在喉咙中的后面的那些话,突地咽下最后一口气,头“砰”地往下就垂了下去。

“夏侯渊晋,本宫让你别死,本宫不许你这么快死……”夭华的面色霎时又是一变,一只手不死心地继续为夏侯渊晋输内里的同时,另一只手忍不住推起夏侯渊晋的身体,继而覆上夏侯渊晋的鼻息。

窗外几乎与黑夜融为一体的那抹黑影一直没走,直到看到这里,亲眼看着夏侯渊晋咽气,这才离去。

夏侯渊晋刹那间气息已断,脉搏已停,整张脸都已经被一层中剧毒后产生的黑气缠绕,人已然彻底死了,就是扁鹊马上在这复活也不可能救活。

夭华实在不甘心,顿时恼怒得猛然一把握紧了手,反手一拳用力打在书桌上。对方真的是好厉害的武功,不但靠近了这里没有让她发现,还来了一招声东击西,在她打落暗器的瞬间就在她眼皮子底下杀了人,可恶!

夭华紧接着一个转身追出去,她非要看看这个人到底是谁不可,竟然偏偏在这个时候出现,并且偏偏在夏侯渊晋就要对她说出原因的时候杀了夏侯渊晋,还直到亲眼看到夏侯渊晋死了才走,她绝不相信这会是巧合。

房门外一直不断地重新敲门,但还是始终得不到任何回音的夏侯然,没办法再等下去,就快速绕道准备到窗户这边一探情况。正好一个拐角过去,一眼看到书房窗户的时候,恰见一袭红衣的夭华从里面跃身出来,夏侯然当即大喝一声,眼中闪过丝难以置信,“是你?”

夭华没工夫理会夏侯然,回视了眼后就迅速朝黑影消失的方向追去。

夏侯然迅速飞跑到窗边的时候,夭华已经在他面前飞身离去,根本来不及拦截。蹙了蹙眉后,夏侯然顾不得先追夭华,就从窗户跃身进去,先确定确定夏侯渊晋的情况再说。

烛光明亮依旧的书房内,驰骋官场几十年,手握重权,财产无数,堪称过“一代骄雄”堂堂四大世家中的夏侯世家家主夏侯渊晋,就这样一朝惨死,突然得不给任何人一个准备的时间,也几乎没有任何先兆。当夏侯然边靠近边担忧地开口唤他的时候,双眼还瞪得老大。

“父亲?父亲,你怎么样?父亲……”短短几步的路,夏侯然已经一连唤了好几声,但直到到达夏侯渊晋身旁的时候还是不见坐在座椅上的,头低垂着的夏侯渊晋有任何反应。

夏侯然心下顿时止不住猛然一紧,连忙伸手推起夏侯渊晋的肩膀,“父亲……”

人才刚死,尸体自然还没有僵硬,体温也还在,这么低垂着头的模样不仔细看他的脸几乎只是睡着了一样。

夏侯然一连推了两下,再想推的时候,终一眼看到了夏侯渊晋额头上钉入的在烛光下折射出一层蓝光的剧毒银针,霎时浑身一僵,蓦地意识到什么,手止不住轻晃了一下,然后一点点地试探性地慢慢覆上夏侯渊晋的鼻息。

下一刻,夏侯然面色巨变,猛地收回手,险些倒退一步,整个人僵在原地。

这时,外面不断敲门的家丁们,把门直接敲了开来,紧闭的房门在这样七手八脚地不断被敲下自然也有些承受不住。

对于被突然敲开的房门,外面的家丁婢女们不免先愣了一下,然后一眼看到书房内的情形,一个黑衣人趴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后背插着暗器,身侧已经流了不少黑血,在干净的地面上触目惊心,夏侯渊晋低垂着头坐在座椅上同样一动不动,夏侯然浑身僵硬地站在夏侯渊晋的旁边,斜对面的窗户开着。

气氛霎时死寂了下来,所有家丁婢女不由猛然屏住了呼吸,心惊胆战,在房门口处进退不得。

夏侯然衣袖下的手止不住一寸寸握紧了起来,骨骼不断发出一连串“咯咯咯”声响,是她亲手杀了他父亲?为什么?亲眼所见的事实摆在眼前,这个仇他不会善罢甘休的,定要她血债血偿。

对于夏侯渊晋的开口,后面最终还是没有说出来的那个原因,到底会是真的,还是夏侯渊晋会故意编谎话,随着夏侯渊晋的突然被杀已经没有人能知道。

黑影离去得很快,再加上一身黑衣的缘故,落在街道上一个拐角后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夭华紧接着追到拐角,几乎是前后脚的时间差,但还是晚了一步。

夭华气急,深深皱了皱眉后迅速返回澹台府。

澹台府内,东泽还在守着。

小奶娃已经醒来,躺在床榻上看着面前熟悉又还不是很熟悉的东泽,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珠子疑惑地转动,似乎想找其他什么人。

东泽低头看去,真的太像太像夭华了,绝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但尽管如此,最开始的时候还是丝毫没有认为他会是夭华亲生的,因为夭华这些年来一直呆在魔宫,他也一直陪在夭华身边,夭华出魔宫的次数与天数全部加起来都可以算过来,绝对不可能与夭华有关,可没想到最后竟突然间峰回路转。

现在回头想想,再结合这段时间来的一切,以及唐莫与乌云那日在临山当众说的话,他现在应该已经九岁了,之所以还是眼下的模样,看上去顶多不过一岁左右的样子,是因为服了唐门的禁药,一直被冰封在雪山山顶。

这么多年来,见惯了夭华冷漠无情的一面,也见惯了夭华杀人如麻的一面,可却从来不知道她竟然也会有后悔的一面。当看着她对面前这个孩子流露出愧疚的神色,当看着她眼见孩子惧怕她而主动退出孩子视野的举动,还有看着她抱着孩子与将孩子轻柔地放在她腿上抚摸的时候,“她真的很在意很在意这个孩子”几个字已经再清楚不过的展露在她身上。可是这个孩子的父亲是谁?九年前,在她被明郁救回名剑山庄前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又是受了什么伤,竟然要养那么久才好?她那日独自一个人带着孩子上冰岛去看的又是什么人?会是那个男人吗?

一连串的疑惑一直缠绕在东泽心中,她看容觐的眼神与对容觐的信任程度都似乎远远超过他。

回来的夭华直奔乌云的房间,猛然一脚就踹门进去。

严守在院内外确保院内安全,尤其是确保房间内的孩子安全的一干魔宫中人看着这一幕,不免面面相觑一眼,不知道出了什么事。

昏暗的,没有点火烛的房间内,正中央是一张很大很长的木桌,桌子上按顺序排满了各种草药,一眼看去与其还说是一间房间,倒不如说已经成一间“药房”更合适,空气中到处冲刺着一股浓郁的药味,一脚踏进去那药味就刺鼻般的猛冲上来与包围上来。

乌云坐在比较靠里面的那张座椅上,背对着房门,若非身上一袭白衣与房间内的黑色格格不入,十分显眼,险些让人看不太出来。

“乌云,你被给本宫在这里装。说,刚才那个人是不是你?是你杀了夏侯渊晋?”

“咳咳……”乌云虚弱地咳嗽,没有回头,就连说话的声音也显得相当有气无力,“宫主,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装,继续装。”夏侯渊晋这次派这么大批刺客刺杀,对付的人不仅是她与孩子,还有乌云,再加上上次已经差点死在夏侯渊晋的手中,乌云已经有充足的理由杀夏侯渊晋,这一点已经毋庸置疑,尽管那夏侯渊晋是他父亲。而刚才那个黑衣人不管是武功还是轻功都那么高,除了乌云外夭华实在想不到其他人。

“咳咳……”乌云再度咳嗽。

“说,为什么偏偏要在这个时候杀那夏侯渊晋?到底有什么不可靠人的秘密不能让本宫知道?”一边说,夭华已一边大步朝乌云走过去,于黑暗中直接走到乌云的对面,脸上冷冽如冰。

乌云仍旧坐着,黑暗中面容极为苍白,对夭华的质问依然不承认,还是那句话,“宫主,我真的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微微一顿,知道夭华不会信,乌云再补上一句,“再说,我现在这个样子,你也是知道的,还是你亲自把我带出皇宫的,你觉得我还有力气出去,甚至是杀人?”

“别人或许没有,但是你,呵呵本宫可不敢小觑了你堂堂祭司大人。”

“那我只能多谢宫主的‘抬爱’了。咳咳,或者你可以先去问问外面的人,问问看我有没有出去过。”

“祭司大人想要出去,外面那些人怎么可能看得住。”不管乌云说什么,夭华就是不信,已经完全认定了杀夏侯渊晋的那个黑衣人就是他无疑。他还真是会扮猪吃老虎,这边刚跟她装虚弱,那边一转头就在她眼皮底下杀了人离去。可是她真的怎么也想不出来夏侯渊晋要杀她的原因,乌云为何要杀人灭口也不想让她知道。

“这么说来,不管我说什么,宫主都不会信的了。那好,随便宫主,宫主要真以为他是我杀的,那就是我杀的好了。”一副解释也没有用,不想再浪费时间多费唇舌的语气,乌云闭上嘴不欲再说。

夭华这么近距离看去,此刻已然完全适应房间内的黑暗,只见乌云的面色确实很苍白,这么昏暗中都能依稀看出来,人也确实是她和容觐一道从皇宫带出来与带回这澹台府的,他当时也确实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不然不会对她说那样的话,还让她别走。可是,一定是他,绝对还是他,除了他外不会有其他人,既有杀夏侯渊晋的动机,又有这么高的武功。

一直在隔壁房间看着小奶娃,听到动静后出来,赶到这边来看看的东泽,站在被踹开的房门处看着里面的动静,对于夭华对乌云的质问多多少少也听到了一点,从中不难听出那夏侯渊晋已经死了,现在夭华怀疑凶手的乌云,但她似乎忘了很重要的一点,“宫主,你难道不记得了,他的武功已经被你废了,还没有恢复。”

夭华一怔,这才想起来。确实,乌云的武功已经被她给废了,到现在还没有恢复。可是,不是他,还会是谁?她实在是想不出来。

这时,隔壁房间内忽然传来小奶娃的哭声。

小奶娃原本还好好的,虽然对东泽并不熟悉,但好歹没有哭。可东泽突然出去,房内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刚经历了那么多惊吓,都还刻在小脑袋中没有的忘记,记得比以往任何一次都清楚,心中难免害怕。

夭华顿时气恼地用力一拂衣袖转身出去,先去看小奶娃,暂放过乌云。对于这么猛然踹门进来质问,要想夭华道声歉自然不可能。

东泽等在房门口处,看着夭华出来,就要与夭华一起回刚才的房间,却听乌云的声音不紧不慢地传来,“还请泽公子带上房门。”

东泽一怔,本能地回头再往房间内的乌云看去。

夭华没有回头,从东泽面前走过后,就直接进了隔壁的房间,走向床榻上正哭的小奶娃。

东泽沉默了一下后将房门带上,安静中只听隔壁房间内传出来的哭声一下子变得更响了。

乌云在房门合上的刹那间,终于再忍不住,一口大血猛地吐了出来,本来就已经受了伤,还中了那两种药,又在短时间内不顾身体强行恢复武功,差点致血脉逆行,好在他之前已有准备,房间内的药材也都备得很齐全。这次这么杀了夏侯渊晋,让他死得这么快,已经很便宜他了,剩下的就是夏侯赢了,当然还有一个明郁。明郁原先并不知道现在这个孩子就是当年那个孩子,但他很清楚他和夭华之间的身份。

隔壁的房间内。

因为担忧小奶娃,匆忙进入的夭华并没有想太多,直到小奶娃一眼看到她,立即哭得更凶了后才蓦然反应过来,脚步刹那间僵在原地,不想后退,却又不能再走近。

后面进来的东泽快速越过夭华,到床边用布蒙住小奶娃的眼睛。

小奶娃难受,再加上已经看到夭华,知道夭华在这里,一时间即便双眼被蒙住也无济于事。

夭华看在眼里,用力握了握拳,即便再不想,终还是不得不转身先出去,对外面的魔宫中人道:“去,把乌云带过来。”

听到夭华的叫唤后上前的两名魔宫中人领命,就迅速走到乌云的那间房间,直接推门而入。

乌云已经擦拭干净唇角的血,没有留痕迹。

“祭司大人,请吧。”

乌云没有说什么,略微喘息了一下后站起身,主动走出房间。

夭华还站在小奶娃所在的房间门口,看着缓步走近的乌云,借着月光与从房内的散发出来的烛光不免将乌云此刻脸上的面色看得更清楚,撇开头去。

房内,看着乌云走进来的东泽,也起身走出房间,与进来的乌云擦身而过,三两句话简单说了一下小奶娃从白天到现在的情况。

乌云听在耳内,走向小奶娃的脚步没有停,在床边坐下来后便先解了小奶娃眼睛上的蒙布。

小奶娃一眼看到乌云,就要乌云抱,一双眼已经又哭得红红的,让人看了忍不住心疼不舍。

乌云看不到,但不难感觉出来,用丝帕一点点擦干净小奶娃小脸上的泪渍。

房间外面的夭华,此刻已经走到院中的石桌便坐下。

后面出来的东泽,走过去,犹豫着问道:“宫主,那夏侯渊晋真的死了?那你原因问清楚了吗?”

“已经逼他开口。就在他开口的时候,在本宫的眼皮底下被人杀了。”说到这,夭华又一阵气恼。

东泽不由皱了皱眉,“不可能会是乌云,他确实一直没有出去过,我一直寸步不离地在这看着。”

“现在想想,也确实不太可能是他。再说,他双眼已瞎,一个人不可能顺利进入夏侯府,还顺利找到书房,除非在本宫后面一路跟着本宫去。可先不说他武功已经被废,就算没有被废,也不可能这么一路跟着本宫而不被本宫发现,除非他不但武功恢复了,还一夕间暴涨,甚至远在本宫之上。可是,这怎么可能。本宫刚才确实有些气糊涂了,现在一想诸多不合理处,那人不可能会是他。”夭华已经冷静下来,推翻之前的怀疑。

东泽点头,“对了,宫主,容觐那边怎么样了?他到现在也没有传消息回来。”

说曹操曹操就到。就在这时,在东泽刚刚问起容觐之时,一名先前随容觐一起去的魔宫中人回来禀告。

“宫主,人已经救出去了,并且已经带出城,一切都很顺利,容公子让属下回来复命,让宫主放心。”

夭华点了点头,“很好。你现在且马上去传本宫的命令,让他在大后天早上,也就是本宫出发的时候再进城来,本宫有另外的事要吩咐他去做。”

“是。”回来禀告的魔宫中人领命,迅速转身离去。

夭华现在并不担心外面包围澹台府的那些人,说不定这个时候他们都已经赶回夏侯府去。

房间内传出来的哭声在这时已不知不觉停止,对小奶娃还是乌云管用。

不久,率领大批夏侯府家丁的夏侯然杀到,连夜包围澹台府。

听到动静,不知道出了什么事的澹台荆,从书房赶到大厅,让同样赶过来的澹台玥先出去看看。

夭华前几天回来,这些天一直住在澹台府的事,昨天更是高调去参加了擂台赛,夏侯然即便不打听,也已经有听说过。现在夏侯渊晋被杀,澹台府要是肯打开大门让他直接带人进去抓人自然最好,如若不肯他也绝不会走。

澹台玥出来,目光扫视了一眼后走向为首的夏侯然,“夏侯大公子,这是何意?”

“交出府内的那个红衣女人,让我带走。”夏侯然开门见山。

澹台玥怔了怔,虽然夏侯然并没有说的那个女人的名字,但心中已经很清楚他指的是谁,不知道那妖女又在外面做什么坏事了,竟引夏侯然这么大的动静,“夏侯大公子,说实话,她现在是我父亲的客人,你不说清楚原因,我不可能就这么让你带她走。你……”

“她刚刚杀了我父亲,这个原因够不够?”夏侯然冷然打断澹台玥。

澹台玥霎时愣住,不是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就是怀疑夏侯然在跟他开玩笑,这怎么可能,“夏侯大公子,这样的玩笑可乱开不得。”

“那要不要请二公子马上去夏侯府亲眼看看?”

澹台玥的面容终明显沉了下来,这么说夏侯然不是在开玩笑,他也没有听错,那妖女真的傻了夏侯渊晋?可是她突然跑去杀夏侯渊晋做什么?“夏侯大公子,或许这里面有什么误会,我先马上回去禀告我父亲看看。”

“那你最好快点了。今夜抓不到这个女人,我断不会罢休。”

“好。”除了说好,这个时候也没有其他话可以说了。澹台玥迅速转身回府,在一脚踏进府门的时候着重吩咐府门口的家丁务必先守好府门,别让任何人进来。

家丁已经有些被府门外面的场面吓到,连忙不断地点头,在澹台玥走远了还在点。

灯火通明的大厅内,澹台荆一边喝茶,一边等着,倒想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夏侯然竟然胆敢包围澹台府,真是有些反了。

“父亲,不好了。父亲……”

“有什么话直接说,这么慌慌乱乱地像什么样子。”澹台荆蹙眉。

澹台玥倒也想好好说,可现在出的这事,能让人还好得了吗,立即让大厅内伺候的家丁婢女都先退下,“父亲,真的不好了,那夏侯渊晋刚被人杀了,就是现在澹台府府中的这个妖女,此刻外面的夏侯然就是为了抓她而来。”

“什么?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双手明显一颤,刚才还让澹台玥不要慌乱的澹台荆,结果自己茶都有些端不稳,茶水倾倒出来。

澹台玥连忙将刚才出去后的情况都一一对澹台荆陈述一遍,丝毫不漏。

澹台荆面容紧绷下来,端着茶盏的手明显收紧。夏侯渊晋那只老狐狸真的死了?这怎么可能?而夭华突然跑去夏侯府杀他做什么?或者说,她到底想干什么?她难道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那夏侯渊晋可是四大世家之一的夏侯世家家主。

“父亲,现在怎么办?如果不交出妖女,那夏侯然绝不会善罢甘休。还有,现在死的是夏侯渊晋,相信很快就会传到皇上那里去,皇上必然会过问。”这样一来,他们不交出这妖女就等同于包庇,后果不堪设想。

“让我想想,让我先好好想想……”澹台荆没办法立即回答。

澹台玥皱着眉等在一旁,心中怕也等不了多久,因为夏侯然不可能一直在外面无休止的等。

“那先这样,你先马上去把她叫过来,现在就去,我要先亲自问问她,快去……”半响,澹台荆也只想到先这样。

澹台玥点头,急忙亲自跑去叫。

夭华所在的院落内,听完魔宫中人的禀告,坐着喝茶的夭华也已经知道府门外的情形,心中并没有什么意外,毕竟当时夏侯然亲眼看到了她,这种情况摆在任何人那都会认定了是她杀的,除非找到真正的凶手,并掌握证据,否则百口难辩。

澹台玥到来,一路上全用跑的,到的时候明显带着喘息,对着夭华就道:“马上去大厅。”

“不行,本宫暂时没时间。”夭华笑笑,笑着看到来的澹台玥。

澹台玥顿时冒火,火气就止不住地往外冲。她突然闯出这么大的祸,杀了夏侯渊晋,现在澹台府还没有把她交出去,她就应该感激涕零了,让她去大厅也是想问清楚情况,看看能不能想办法帮她,她竟然还这态度,“你什么意思?你……”

“澹二公子别急,本宫说没时间那是因为皇帝的人马上要来了。皇帝要请本宫进宫,本宫自然不能不给这面子。当然,如果澹二公子觉得去大厅比较重要,皇帝不重要,那本宫现在就随你去。”打断澹台玥的夭华,说着就要作势站起身来。

澹台玥一个字也不信,皇帝怎么可能会在这个时候派人来请她,“你别胡说八道。你……”

“是不是胡说八道,澹二公子稍微耐心等会儿后不就知道了。”

“你……”

“夭姑娘,皇上有请,请你马上随奴才进宫一趟。”就在这时,一名宫中的太监在澹台府家丁的带领下匆匆忙忙到来。

夭华笑着看去,“来得比本宫想象中还快。澹二公子,这次可不是本宫打断你,你不妨回头看看。”

澹台玥在夭华话音未落的到时候就已经转身回头,果然是皇帝萧恒身边的人。

走近后的太监,简单对澹台玥行了一礼后,就再请夭华,“夭姑娘,皇上可在宫中等着,还请夭姑娘快点。”

夭华耸了耸肩笑,“本宫倒是很想快,可澹二公子好像不太愿意让本宫走。”

“哼!”澹台玥顿时猛地转身,气冲冲拂袖而去。

“既然澹二公子愿意了,那好,走吧,本宫就先随你进宫一趟。”话虽对着太监说,但夭华的目光绝对落在澹台玥离去的背影上,似笑非笑。

一直站在夭华旁边的东泽,在这时小声对夭华说了一句,“宫主,你切千万小心。”

夭华点了点头。

皇宫的御书房中,萧恒还在批阅奏折,烛光下的俊脸喜怒难辨。

不知过了多久,敲门声忽然响起,“皇上,人来了。”

“让她一个人进来,你们全在外面守着。”

“是。”外面敲门的人领命,一边轻轻推开的御书房房门的同时,一边对旁边的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夭华走进去,听着房门在身后关上,看向对面御座上的萧恒,有时候做皇帝也不容易,这么晚了还要一个人劳心劳力地在这里批什么奏折。要想轻松一点,都推给朝中大臣去处理,手中的权利又会被大臣分去。

萧恒这才抬起头来,“今天晚上的事,你就没有什么想说的?”

“南耀帝这是在给本宫开小灶,让本宫有个单独申诉的机会?”夭华挑眉,目光环视了一圈后直接走到离自己最近的那张座椅上坐下,要是能来杯茶就更好了。

“这么说来,你这是有冤屈?人不是你杀的?朕还以为你这是在用行动抗议朕今天白天的决定。”萧恒淡笑,看不出信了与否。

“南耀帝言重了。如果本宫是南耀帝,也会做同样的决定,所以不用三天时间,本宫现在就可以回复南耀帝,这件事本宫答应了。如果本宫真的不费一兵一卒将南耀国的两座城池要回来,到时候南耀帝可一定要遵守承诺,本宫最讨要被甩。这世上敢耍本宫的人好像都已经到底下十八层去呆着了。”弦外之音下的那丝威胁之意,已经显而易见。

萧恒不是傻子,自然听得出来,这世上可没有几个人敢这么威胁他。“地下十八层”这几个字倒是新鲜有趣,敢威胁他的人基本上好像也已经去这个地方呆着,“可是现在事情已经出了,你又被夏侯然亲眼看到了,更被他认定了是凶手,你觉得朕还会想派你去?不管怎么说,夏侯渊晋可还是我南耀国的朝中大臣。”

“这就要看在南耀帝心中,到底是一颗迟早要除去的钉子重要,还是南耀国的那两座城池,甚至是一统其他三国来得重要了。”微微一顿,夭华笑意不减,“说实话,本宫毫不犹豫赌后者。”

“倒是很自信。”就她话中的这两者,几乎没有什么可比性,任何人都会选择后者。可是问题是,这颗钉子它钉在了重要的位置,他若不处理好,会影响“美观”。

等到夭华从皇宫出去的时候,已经是整整一个时辰后了。

在这一个时辰中,两个人到底说了什么,或是密谋了什么,只有两个人自己知道。

当夭华回到澹台府的时候,外面包围澹台府的夏侯府家丁已经一个都看不到,就连夏侯然也已被皇宫内派出来的侍卫押入天牢,罪名是夏侯府派人劫狱,救走了天牢中的夏侯赢。至于死的夏侯渊晋,因为事情败露,“畏罪自杀”了。

夭华在澹台府大门外缓缓站定脚步,抬头看向前方硕大的牌匾,不愧为萧恒,一件这么棘手的事情,竟然被他就这么给处理好了,这手段实在不得不让人鼓掌佩服。

躲在府门后面,透过府门的缝隙还在一直往外看,深怕夏侯府的人回去而复返的澹台府家丁,一眼看到突然出现在外面的夭华,犹豫了一下后打开门迎出来,“夭姑娘,你回来了?已经没事了,原来那夏侯大人是畏罪自杀的,皇上都已经调查清楚了,还已经将夏侯大公子给打入了天牢。”

夭华抿唇笑笑,不语,越过迎上来的家丁往前方的澹台府大门走去。

澹台荆与澹台玥两个人还在大厅中,其实根本不相信夏侯渊晋是“畏罪自杀”这种荒谬的话。但这话是皇帝的人亲口传出来的,也就代表了是皇帝萧恒的意思。可以说,皇帝萧恒前脚才派人接了夭华进宫,后脚就传来这样的命令,俨然很明显护着夭华。

“父亲,你说皇上为什么要这么护着她?”

澹台荆没有说话,心想会不会与夭华的身份有关。萧恒一直想为皇甫世家翻案,现在已经知道夭华是皇甫世家的后人,即便夭华现在犯下这么大的错,也不惜一切护着。

“父亲,我的话你有没有听到?父亲……”

“我听到了,你不许胡说,既然皇上说是这样就这样,你怎能随意怀疑皇上的决断。”很快回过神来的澹台荆,当即冷声喝斥澹台玥一句。有些话在心里想想就好了,绝对不能说出来,更不能让其他听到。

澹台玥明白澹台荆的意思,皱了皱眉后不再说话。

这时,只听家丁来报,说夭华回来了,已经进府。

“既然回来就好了,好好伺候着,不得有误。”先前很想马上见夭华,问清楚情况,可是现在真相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也没什么好再问的了,澹台荆说完转身离去,返回书房。

家丁闻言,看了眼澹台玥。

澹台玥没有说什么,也转身离去,真的很好奇皇帝萧恒为什么要这么护这妖女。

第二天一早,萧恒的另一道圣旨就跟着下来了,在朝殿上当众宣读,派夭华出使北堂国,澹台玥随行护送,另外还有五百人马一道前往。

对于这道圣旨,以及圣旨中的所说的人,金碧辉煌的庄严朝殿内立即炸开了锅。

萧恒神色淡淡的听着,好像将每位大臣的意见都听在耳内,但最后却来了一句,“圣旨已下,这是朕的命令,既然说了这样便就是这样。谁还有异议,便是抗旨不遵。另外,虽然夏侯大人此次犯了这么大的错,但念在他已经畏罪自杀的份上,朕还是会命人好好安葬。可是对于栽赃嫁祸的夏侯然,还是逃出天牢后至今没有回来自首的夏侯赢,依照南耀国律法,还是得依法处置。任何求情者,将视做同谋论处。”

音落,朝殿“刷”地一下静了下来。按照萧恒这话,谁还敢再说一个字。还有,萧恒刚说完圣旨,就紧接着说夏侯渊晋父子,那夏侯渊晋现在可已经死了,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变相的威胁?

各个文武百官,那都是已经成精了的,察言观色绝对不在话下,心中自然不难感觉到这点。

澹台荆从昨晚就已经意识到萧恒对夭华的维护,这种维护可以说已经完全超出了一般界限。一时间,站在朝殿上澹台荆几乎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都没说一个字的人。

片刻后,见没有人再开口,萧恒起身离去,“既然众位爱卿已经没有意见,那好,这件事就这么定了,该准备的都马上去准备吧。”

澹台荆抬头,看着萧恒离去的背影半响没有动,在这一刻猛然清楚感觉到萧恒身上散发出来的雷厉风行与手段,这是和以往明显不同的。以往的萧恒,表面所表现出来的一直都是愿意倾听众大臣的意见,就算最后不同意,可也从来不会像现在这么强硬。或许,他现在权利都已经掌握牢了,不想再掩饰,终于可以随心所欲了。而夏侯渊晋落到今日这下场,还落得一个畏罪自杀的罪名,不知道他日后的下场又会如何,或许他该再一次考虑隐退了,只是萧恒会同意吗?

出神间,殿内的其他文武百官都已经陆陆续续出去,澹台荆还浑然不觉。

两日后,大队人马准备妥当,先到城门外等候。

澹台府门口,临出发之际,容觐按照夭华之前的命令回来,“宫主。”

夭华点了一下头,示意容觐跟她走到一边,小声对容觐吩咐几句,“这样,趁着现在出发,萧恒的注意力都落在这里,你马上想办法进宫一趟,去把那萧黎给带出来,让她换身装束与我们一道前往。只要有她在,萧恒就不敢对我们动手。现在这时候,凡事都要好好留一手,以防万一总是没错的。”

容觐没想到夭华让他这个时候回来竟然是为了这事,沉默了下后点头,“我尽量试试。”

“等你带出了她后,再带着她来与本宫汇合。记住,一定要确保她的安全,她可不能出事。”要握到手中的王牌,自然要千方百计地保护好了,当然也要握牢了,相信那萧恒定然想不到她会在这节骨眼上来这一招。

澹台玥已经在一旁等着,看着站到旁边去嘀嘀咕咕的夭华与容觐,不知道她又想做什么坏事,怎么也想不到萧恒竟然会选中她出使,她可什么身份都没有,简直是莫名其妙。

夭华察觉到澹台玥的目光,对澹台玥回以一笑。

澹台玥猛然转开头不再看。

“好了,你去吧,有什么情况随时联系本宫。”最后一句话说完,夭华走向马车,在走出两步后忽然想起什么,又回头对容觐问上一句,“那人如何?”

容觐知道夭华问的是夏侯赢,“他还不知道城内发生的事,由魔宫中人看着,不会有事。”

“这就好。”夭华点头,但夭华不知道的是,就在她点头的这一刻,城外看守着夏侯赢的几名魔宫中人已经被人杀了,夏侯赢正好逃走。

整整一月后,一行浩浩荡荡从南耀国都城出发的队伍,终于到达北堂国边境。

要是单枪匹马快马加鞭,自然不需要这么长时间。

远处一座山峰上,夏侯赢面无表情地站在山顶,远远俯瞰着到达北堂国边境的队伍,关于夏侯府发生的一切都已经知道了。夭华,她竟然亲手杀了夏侯渊晋,而萧恒竟然如此包庇她。不过没关系,他手中还有一张王牌,那就是关于小奶娃的身世的。即便她到再远,这笔血账,他都要她血债血偿,虽远必诛。

与此同时快队伍一步的秦恬,此时已经到达北堂国都城,并非有意抢在夭华之前,来北堂国的时候也根本没有想到夭华与南耀国的队伍会来北堂国,纯粹是因为那日在擂台下被当众杖责,还被丢了出去,脸面扫地,不想再留在南耀国中,于是就来了最近的北堂国,看看北堂国有没有发展的机会,另外所受的耻辱他已经发过誓,有朝一日定要加倍奉还。

北堂国的都城,繁华热闹程度丝毫不亚于南耀国。

秦恬一个人独自走在街道上,和先前独自一个人走在南耀国都城的街道上没什么区别,一边走一边看。

忽然,一辆奢华的马车,那马车前的骏马不知怎么的,突然受惊,扯开蹄子猛地在街道上狂奔了起来。

街道上的百姓一时间无比闪躲,但尽管这样,还是有不少百姓被撞倒、撞伤。

秦恬听到声音回头看去,一时间也急忙先闪躲开。

马车从秦恬面前瞬间飞奔过去的时候,马车内突地掉出来一个五六岁的小男孩。

秦恬看着,千钧一发之际猛然扑上去一把抱住掉出来的小男孩,将小男孩护在怀中,在地上一个翻转滚到一边去,然后快速低头看向怀中被自己救了的人,“你没事吧?”

小男孩显然有些被吓住了,浑身颤抖说不出话来。

这时,数人急忙围上前来,也已经被吓住了,纷纷单膝下跪,“小主人,你没事吧?”

小男孩这才哇的一声大哭出来。

秦恬看着,将小男孩交给跪下的几个人,自己就转身离开。他果然猜测得没错,能坐这么奢华马车的人,不可能会是一般人,他救对了。而他现在没有要求报答,直接转身就走,并不是他不在乎,而是这样才更有身价,只要对方愿意绝对能很轻易地找到他。而说起奢华马车,秦恬心中不由又想到南耀国擂台那里那辆马车上的那个红衣女人,他永远也忘不了她当时唇角那抹讥讽。

两日后,一间普通客栈中,几名侍卫早上秦恬,让秦恬跟他们走。

秦恬一直在等着,两日的时间不算长,也不算短。

北堂的皇宫,处处金碧辉煌。

秦恬跟着侍卫一路进去,心中已经知道救下的小男孩身份可能很尊贵,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北堂国的小皇子,还是北堂国现今后宫中最有权势与最得宠的贵妃的唯一儿子。这些是秦恬一路上从侍卫口中打听到的。

------题外话------

万更!嘿嘿!下一章,第一百五十六章,虽远必诛、强娶报仇(下)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