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四章 逼问原因

澹台府内,院落中的庭院中,回来后坐下的夭华将事情都大致对容觐和东泽说了一遍。

东泽听完,眉不由皱了皱。

容觐的面色也差不多,就看夭华心里到底有多想助这个萧恒灭了其他三国了。如果她心意坚决,那这趟恐怕势在必行。

“其实这件事本宫心中已经有决定,现在对你们说,也不过是告知你们一声,让你们有点准备而已。”很显然,夭华此刻并不是在征求容觐和东泽的意见,“对了,乌云那厮怎么样了?他身上的药性都解了没?”

“他还在房中,不久前刚要了些草药进去。”容觐回道。

“这么说来他已经醒了?这样也好,还知道向你们要草药。总之,这个时候千万别给本宫死了,以后你们全都给本宫加倍看牢了,像这次被抓走这样的事本宫不想再发生。”还有,救谁都没有像这次救乌云这厮这么累,虽然也谈不上什么危险,可还是累,尤其还被乌云一再占了便宜,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

容觐与东泽纷纷点了下头。

“另外,分头安排一下,本宫今晚……”后面的话,夭华伸手示意容觐与东泽都靠近些,小声对着容觐与东泽的耳边吩咐完。

容觐与东泽听完,都不由意外了下,希望夭华能够三思。

夭华有这样的决定,自然是有考虑过的,“好了,马上去准备吧,本宫先去看看孩子。”说着,夭华起身从容觐与东泽面前走过,直接走向前面的房间。

房间内小奶娃还在睡,睡得跟头小猪似的,小嘴边已经流了不少口水。

夭华走过去坐下,伸手抚上小奶娃的小脸。还是那句话,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她都会带他回去,医治好他。

小奶娃目前的身体算是已经勉强稳定住,只要不再出什么其他状况,短时间内不会有太大的问题,当然还是要每天好好照顾与呵护。这些照顾与呵护中,比方说最起码的一点,关于小奶娃平日里的饮食,还是需要乌云亲自来安排。

是夜,夜幕降临。

房间内,夭华独自一个人坐下吃饭。

差不多吃到一半时,东泽回来,进入房间,反手合上房门。

夭华抬头看去,两个字简单询问,“如何?”

东泽边点头边走近,“宫主,都已经妥当。”

“这就好。”夭华的脸上没有太大的神色变化,语气也是一样,“现在时间还早,不如坐下陪本宫一起吃完这顿。”

东泽闻言,这才注意到夭华的对面也摆了一副碗筷,很显然在等他似的。犹豫了一下后,东泽走到夭华的对面坐下。

小奶娃仍在床上睡着,没醒。

夭华接着道:“等下本宫出去后,这里可就又只剩下你和几名魔宫中人了。还是和之前一样,保护好孩子为关键,不能出任何差错。再者就是隔壁的乌云,尽量看好他,不要出意外。”

“宫主放心,这里绝对不会出事的。倒是你,一定要加倍小心。”东泽还是忍不住担心。

夭华笑笑,不再说什么。自从知道小奶娃是自己的亲生骨肉后,好像突然间变得啰嗦起来了,同样的话之前才吩咐过,现在又忍不住说一遍,总是担心会保护不好孩子。而现在距离答复萧恒的时间还有三天,在这三天内,在前往那北堂国之前,她一定要先弄清楚夏侯渊晋派刺客刺杀这件事。直觉的,她总觉得夏侯渊晋对她的杀意有些莫名其妙,之前第一次见的时候他就已经想杀了她,现在更是变本加厉,为达目的这么不予余力。如果实在不行,她不介意直接除了他,绝不允许任何对孩子有危险的人存在。至于日后,她不想管发起战争后会造成什么样的生灵涂炭,她只要回去。以前是只为了自己,现在则多了一个孩子,但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都没有人可以阻止她回去的脚步。

饭后,夭华离开,悄然出澹台府。

另一边已经完全准备妥当的容觐,差不多在这个时候动手。

灯火通明,戒备森严的夏侯府内,当夭华进去的时候,夏侯渊晋还在书房中大发脾气,一张老脸又黑又难看。

书房门外,知道夏侯渊晋连晚饭都没吃的夏侯然到来,敲门而入,示意跪在地上那名战战兢兢的家丁先出去。

夏侯渊晋用力一拂衣袖,转身走回到书桌前的座椅上坐下。

夏侯然跟着上前一步走近书桌,开口安慰道:“父亲,我知道你在担心二弟的事,但冲家丁发火也无济于事,好在皇上现在并不急着治罪二弟,只是将他关押,我们还有时间想办法。”

夏侯渊晋此刻发火的原因,根本不是因为夏侯赢一事,而是因为还没有杀掉的乌云与夭华,但这些不能让夏侯然知道,不想夏侯然也牵扯进这件事里面来。

夏侯然再近前一步,看着面容依旧难看夏侯渊晋,“父亲,要不明天我还是先进宫当面向皇上求求情?先探探皇上现在的口风?”

“不,这件事你别管,为父自己会处理。再过两天,你且去向萧恒请命,马上返回边关去。记住,没有为父的命令,任何情况下都绝不能回来。”先前还想留下夏侯然,将夏侯然留在都城中,然后进入朝堂站稳脚步,不想他再被派往那么远与苦寒的边关守城,但现在情况演变成这样,或许夏侯然尽快返回边关,手握兵权,才是对他与夏侯府最大的保障,同时也让萧恒知道他夏侯府还有一位将军,让他真要动夏侯府的时候多多少少有点顾忌。而夏侯然守边关已经有多年,边关现今很多官兵都是夏侯然一手提拔起来的,也有不少夏侯府的人,综合这些因素萧恒不可能贸然撤夏侯然的官职。

暂时勉强先压下心中火气的夏侯渊晋,喝了口茶后冷静地道。

夏侯然意外,没想到夏侯渊晋会突然说出这样的话来。现在夏侯府有难,夏侯赢还被关在天牢中,他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离开,“父亲,你且听我说,我……”

“是你听为父说,就按为父的话做,就现在来说这是最好的保障。”夏侯渊晋打断夏侯然。

夏侯然还想说什么,但就在这时,敲门声又响了起来。

夏侯渊晋冷冷抬头,“进来。”

外面敲门的人立即推门而入,是一名黑衣人,脸上的蒙布已经在进夏侯府府门的时候摘掉。

夏侯渊晋看着,心中很清楚黑衣人是回来向他禀告监视澹台府与监视澹台府里面的人一事的,就再对夏侯然道:“你先出去,为父还有其他事要处理。为父刚才说的话,你定要记住。”

“父亲……”

“出去吧,赢儿那里别担心,为父会再另想办法。只要有为父在一天,为父就绝不会让他出事。”夏侯渊晋摆了摆手,显然不想再听什么。

夏侯然没有其他办法,一时只能先退下去。

夏侯渊晋看着,眼见房门合上了后,立刻对进来的黑衣人问,“情况怎么样?”

进来的黑衣人快速拱手,“回大人,现在我们的人都已经将整个澹台府团团包围,里面的情况也已经摸清楚,只要大人一声令下,就可以冲进去。”

“那人都还在里面?”

黑衣人点头,“都还在里面,没有出来。”

“那好,那你马上带上这块玉佩,现在就去传老夫的命令,立刻……”

“立刻什么?立刻闯入澹台府杀人灭口?本宫与夏侯大人这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让夏侯大人不彻底杀了本宫,这么不肯善罢甘休?”一道似笑非笑的声音在这时突然插了进来,一下子打断夏侯渊晋。下一刻,伴随着话,一抹妖冶如血的红色身影倏然从窗户处一跃而进。

夏侯渊晋与黑衣人顿时反射性地侧头看去,皆有些吓了一跳,也不知道进来之人她到底是什么时候来的,刚才的那些话又都听到了多少?戒备森严的夏侯府就此刻来看好像让她如入无人之境。

夏侯渊晋随即瞪了眼面前刚回来的黑衣人,他不是说人都在澹台府里面没出来吗,那现在这算怎么回事,难不成突然变出来的?

黑衣人也没有想到会这样,连忙低下头去,他回来的时候真的一个人都没有从澹台府出来。

夭华来了已经有段时间,包括刚才夏侯然进来后对夏侯渊晋说的每一句话都听得清清楚楚。

夏侯渊晋随即就要喊人,这个时候不抓她更待何时,“来人……”

“继续叫。”身影瞬间而至,如一道光一样,在夏侯渊晋刚喊出两个字的时候就一把准确地扣上了夏侯渊晋的颈脖,并利落地倏然收紧,周身散发出来的杀气毫不掩饰,同时另一只手一把按在夏侯渊晋的肩膀上,将本能地就要反抗和站起身的夏侯渊晋用力按在座椅上,不让夏侯渊晋起来。

黑衣人根本有些反应不过来,急忙想拔剑的时候整个人紧接着被一掌打飞出去,后背重重撞在身后紧闭的房门上,砰一声落地。

夏侯渊晋的面色霎时又是一变。要知道他自己本身也是会武功的,并且武功还不弱,但一时间竟硬是没有看到她到底是怎么靠近与怎么出手的,并且出了手后又瞬间按回到他的肩膀上,这速度未免也太快太快了,当年没有直接杀了她真的是他这一生最大的失误,他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对乌云妥协,以及不该还妄想拿小奶娃的身世来威胁乌云为他办事,那个人远比他想象中还来得难以控制,现在已经是最好的证明。他如今能做的,就是亲手杀了他与面前的夭华,还有灭了孩子,将一切的事彻底掩盖下去,“咳咳……你想杀老夫……”

门外还没有走远的夏侯然隐约听到声音,迅速转身回头,心里不放心地急忙返回来,只见守在房门外的家丁已经在疑惑地敲门。

从书房内出来后就一直守在门外的家丁,其实也还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刚才突然听到身后的书房内传来夏侯渊晋有些急切般的叫人声音,等他转身的时候正好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撞在了的房门上,并落了下去,“老……老爷……”

夏侯然很快一同敲起门来,并且一边敲的同时一边担忧地对里面询问,“父亲,发生什么事了?父亲,开门。”

里面挟持了夏侯渊晋的夭华不语,只是倏地一下子再明显收紧了手,威胁之意显而易见。

夏侯渊晋的呼吸立即变得有些急促了起来,困难得喘了喘息后不得不暂时受先受威胁,对外面回来的夏侯然道:“为父没事,你去忙你的事吧,要是有事的话为父会叫你的……咳咳……”

夏侯然止不住微微皱了皱眉,尽管夏侯渊晋说的话还算顺畅,但还是依稀听出了夏侯渊晋此刻的声音有些不对劲,心中一时不免更加担心,就要直接推门而入,亲眼看看里面的情况再说。

夭华再收紧手,唇角若有若无轻勾。

夏侯渊晋心中顿时越发气得不行,但还是不得不再对外道:“为父让你走你就走。若真的担心为父,实在不想走,就在外面站着。”

夏侯然已经按上房门,就要将房门推开的手,刹那间僵在那里,从夏侯渊晋的这句话中已不难听出很多信息,里面确实出事了,不过也听出了他要是就这么贸然推门进去的话会对里面的夏侯渊晋很不利。

书房内,夭华对夏侯渊晋这句明显透着提示的话并不恼怒,只要外面的人别进来就好,至少在她问完话之前别进来。

明亮的烛光下,不得不说,这还是夭华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看这夏侯渊晋。犹记得第一次见是在皇宫中,她当时冒充澹台府的四小姐澹台雅,脸上还带着厚厚的蒙布,“夏侯大人,说说吧,初来乍到的本宫,到底是哪点惹夏侯大人不高兴了,让夏侯大人不惜派出那么多刺客杀手也要非置本宫于死地不可?”

“哼。”夏侯渊晋猛地撇开头去。

夭华再度不怒反笑,这两天似乎总有人喜欢对她“哼”,低头这么近距离的居高临下的继续看着面前的夏侯渊晋,“如果夏侯大人真不想说,也没有关系,本宫绝不勉强,大不了本宫今天晚上杀了夏侯大人后,再跑出城亲自去问问那赢二公子。对了,相信夏侯大人一定还不知道吧,此刻的赢二公子可已经不在天牢内了,本宫刚派人去把他给救了出来,相信这个时候应该已经出城了吧?”

夏侯渊晋的面色霎时又是一变,如刚才猛地将头转开时一样,又猛地将头转了回来,盯着夭华脱口而出道:“不,不可能的,天牢内外戒备森严,你绝不可能……”

“真的不可能吗?夏侯大人可千万不要把话将得太快,也不要讲得太满了。或许那萧恒就是故意放松了警惕想让夏侯大人你派人去救,等你将人救走了后正好可以名正言顺地将夏侯府一锅端呢?”夭华打断夏侯渊晋,不管容觐现在将夏侯赢带出天牢了没有,她都要让夏侯渊晋先相信她已经将人救走,这个他非要杀她的原因她还真想知道不可,等知道了后再视情况而定杀不杀这夏侯渊晋。

夏侯渊晋的面色明显阴沉了下来。如果萧恒真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就将夏侯府一锅端了,想等他派人去救夏侯赢,倒真的很有可能故意放松天牢的戒备,这样面前的夭华确实很有可能很轻易地将人带出去。而事情传到萧恒那里,萧恒只会以为是他派人的,也绝对会将所有的罪名都扣到夏侯府和他夏侯渊晋的头上,“你……”

“别气,本宫这可是‘好意’。也别考验本宫的耐心,本宫的耐心一向不太好,还希望夏侯大人越快回答越好。”微微一顿,夭华挑眉,语气不变,“不就是一个杀本宫的原因嘛,有什么难说的?说不定等夏侯大人说出来,让本宫知道自己真的哪做得不好,或许还能改了,日后与夏侯大人化干戈为玉帛,还让容觐说服黎公主收回对赢二公子的指控,让赢二公子风风光光回来也不一定?”

夏侯渊晋垂在膝盖上早已经收紧的手,一时间止不住再越发收紧起来,用力抓紧了膝盖上的衣摆,现在这个时候就算是把夏侯赢亲自送回去也已经无济于事了。这个罪名只要萧恒想,便已经可以扣在夏侯府头上,可恶的妖女,她竟然一下子将整个夏侯府推入险境。

被夭华打飞出去后撞在房门上落地的黑衣人,在这时已不知不觉从地上爬起来,终于喘息地拔出腰间地剑。

夭华丝毫没有将黑衣人放在眼里,瞥了一眼黑衣人后,再最后对夏侯渊晋威胁一遍。

夏侯渊晋已止不住咳嗽,“咳咳……你就真这么想知道?”

夭华笑笑,不语,这已经再明显不过了,没必要再多废话。

“那好,老夫现在可以告诉你……”

------题外话------

本来应该下午五点——五点半更新的,结果耽搁到现在,实在抱歉!明天的更新,在下午五点左右(五点半前),一定万更,这次没有万更的话亲亲们可以揍我哈!下一章,【第一百五十五章,虽远必诛、强娶报仇】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