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四章 脖子上的暧昧痕迹

外面的侍卫全都训练有素,很快换好了班,与先前那批人一样严守在外面,丝毫没有察觉到寝宫内的动静。

夭华听着,不由暗暗松口气的时候,脖子上突然传来一阵疼痛,感情面前这朵乌云属狗的?趁机占她的便宜还不止,竟然还咬她?“祭司大人,本宫最后警告你一遍,马上退开,不然本宫今日真废了你。”

“别离开我。”四个字,牛头不对马嘴回应夭华。

夭华眼前黑线直冒,不知道面前这朵乌云清醒过来后想到自己此刻的样子会是什么表情,谁又能告诉她眼下这到底算哪门子情况?夭华真快傻了。

这么多年来,对乌云来说实在克制得太辛苦,此刻神智还在不断地丧失,好像漏斗里的细沙一样,“别离开我,夭儿。”

他还叫上瘾了?夭华简直无语,双手用力掰乌云的手,并且第三次动手点乌云身上的穴道。

但乌云此刻身上的催情药已然完全发作,气血急促而又猛烈地不断在体内流窜,夭华的点穴在这一刻对乌云竟丝毫没用。

这世上如果还有一个人让夭华觉得难搞定,绝对只有面前的乌云了。短时间内一连点了两次还是不管用的夭华,没办法只能继续选用用手掰乌云手的办法,这前前后后她实在已经亏大了。

“别离开我!”耳边又是一声。

感情除了这一句和一声“夭儿”,他不会说其他的了?夭华再掰,这情形实在过于暧昧了,好在没有其他人看到,否则非掉了一双眼珠子不可,“乌云,你就真这么喜欢本宫?真爱上本宫了?额……”又被咬一口。夭华气得想跺脚。

乌云的头愈发朝夭华的颈脖埋,一双眼除了红还是红,气息愈发急促而又不稳。

夭华一时只能接着跟乌云的手做斗争,使劲掰。

而对于乌云身体上的变化,如此近的距离,又被乌云抵着,夭华自然不可能感觉不到。

等到夭华终于好不容易将乌云的手掰开,一把用力将面前的乌云狠狠推出去的时候,颈脖上已经被咬了一连串痕迹,用手一摸半只手全是血。

被推开的乌云,后背一下子撞在身后的墙壁上,两个人现在都还站在出来的密道口处。

夭华咬牙切齿地看去,一眼将乌云通红的双眼收入眼底,要不是知道他中了迷药与催情药,险些要以为他这是入魔了,顿时不由倒吸了口凉气,看来那迷药与催情药的药性要比她想象中还厉害。

乌云随即上前一步,就要再“抓”住夭华。

夭华急忙闪躲。

容觐到来接应,从紧闭的窗户那边迅速进入殿中,一眼就看清楚了殿内的情形。

夭华迅速侧头看去,还来不及松一口气就急忙先命令道:“赶快过来帮忙……”

等到三个人好不容易出了皇宫时,差不多已经是半个时辰后了。好在萧恒不知道先前派的影卫已经被夭华杀了,后面没有再派影卫下密室,不然定被萧恒发现不可。

澹台府内,东泽还一直在等夭华回去。

小奶娃早已经安安稳稳地睡过去,小嘴吸允着自己的小手指。

夭华一脚踏进房间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幅画面。

夭华不由立即放轻了脚下的步伐。

中午左右皇宫来人,请夭华进宫。

夭华有些意外而又意料之中,交代好容觐与东泽照顾好小奶娃和看好乌云,以及尽快让乌云清醒过来后,便随来请的侍卫一道进宫去。

府门口,恰好碰到刚刚回来的澹台玥,夭华脚步微顿。

澹台玥没想到夭华竟然已经回来了,先前回来的时候听说她和容觐刚刚出去了,不知道去做什么,正准备目不斜视直接擦身而过的时候余光还是不经意一眼看到了对面之人颈脖上的痕迹,那一个个齿印想不让人注意都难。

夭华没有留意到澹台玥的目光,对于颈脖上的痕迹就当是被狗咬了几口,现在已经不痛了,也就是无所谓了,似笑非笑地开口道:“澹二公子,真巧。”

“哼。”澹台玥直接哼了声,就大步从夭华身侧走过。

夭华一时还真不知澹台玥到底在哼什么,没放在心上。

皇宫中,得知夭华与容觐已经回澹台府的萧恒,一时间自然只能将派出去的人都撤回了,毕竟人都已经回去了,难不成还直接闯入澹台府去抓人,尤其是乌云已经出去,不知道乌云暗中的势力,不好贸然动手。

皇宫御花园,百花丛中的凉亭内,当夭华到的时候,萧恒正独自一个人坐亭中喝茶,一袭明黄色的龙袍在倾斜入亭内的阳光下熠熠生辉,说不出的尊华贵气。

“夭姑娘,皇上就在那里。”带夭华前来的太监,在御花园的廊道上站定脚步,抬头对夭华示意了一下,然后便转身退了下去。

夭华侧头看了一眼,一个人抬步往前走。

萧恒很快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声音,也清楚知道来人是谁,但并没有回头。

夭华走进去,直接走到萧恒的对面,明知故问,“不知你请本宫进宫何事?”

“先坐。”萧恒没有马上说,不紧不慢地吐出两个字。

夭华也不客气,直接坐了下来。

“你上次说的话,朕都还记得,这些日子来朕也想得很清楚。但四国已相安无事地平静了几十年,贸然发动战争,总归是不太好。”

“所以呢?”夭华挑眉,期待萧恒后面的话,不相信他现在专门请她进宫是为了说“不同意”三个字。而从他的神色中看不出半点气愤之色,看来他此刻并不准备追究她进宫救走了乌云与一连杀了他这么多个人一事,忍功与城府确实不错,真不是一般人可以做到的。

“看看桌上这份地图。”萧恒说着,用眼神示意了下。

夭华眸中闪过一丝疑虑,犹豫了一下后打开。

“这是南耀国几十年前的地图。”

夭华不语,继续看着。

“地图上所标注出来的这两处地方,在当年乃是南耀国的国土。那场大战后,被迫割让给了北堂国,一直到现在。你说一旦开战你有协助朕的能力,但终究不过只是这么一句话而已,若想朕真的信你,除非你先为朕出使一趟北堂国。若你能不费一兵一卒地将这两城给朕要回来,朕可以考虑接受你的提议。朕从不做任何没有把握的事,也从不用任何没有用的人,一旦做了与一旦用了,就一定要保证成功,你敢吗?”

“南耀帝你确定你现在这不是想故意支开本宫?”夭华语气不辨。

“朕要对付你们的办法还很多,没必要用这个办法。看看,这是北堂国一个时辰前刚刚使臣送来的请柬,指明了请三国派人前往,这样的事在往年可并不常见。据朕所知,北堂帝十年前喜欢上一个女人,将那个女人纳入了后宫,现在那个女人已经是北堂国的贵妃了,在北堂国后宫中的地位无人能比,而她这些年来一直主张北堂帝攻打南耀国。朕要你此次前往,顺便弄清楚北堂帝如今的心思,再查清楚那个女人的身份。不得不说,朕此次用你,也属冒险,希望你不会让朕失望。”伴随着话,萧恒已经将衣袖中的那份请柬拿出来,丢在夭华面前。

不愧为一国之帝发出的请柬,请柬上面金丝镶边,还刻着花纹,就算单单将金丝取下来拿出去卖,也能卖不少钱。

夭华淡笑着打开,将里面的内容尽收眼底,却如萧恒所说是邀请南耀国派人前往的。

思忖了一下,夭华没有立即回答,需要好好考虑考虑。

“不急,朕可以给你三天时间。如果三天后你还没有给朕回复,朕会指派其他人去。另外,朕的妹妹那里,别怪朕没有事先提醒你,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不然朕会让你后悔。”说到萧黎,萧恒的黑眸中终闪过一丝狠厉,神色一冷。

夭华笑笑,还从来没有把谁的威胁放在眼里,面前的萧恒自然也是一样,“想要本宫不动她,就看南耀帝有没有这个本事看好她了。那好,这件事本宫会考虑的,三天后不管答应与否,本宫都会给你一个回复。”

说完,夭华起身离去。

萧恒侧头看了眼夭华离去的背影,与其说这趟是想让她去,倒不如说是想让那乌云去。虽然还不清楚她与那乌云到底什么关系,但依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她去了,相信那乌云也定然会去。至于北堂国那个女人,这些年来他不是没有派人暗中调查过,但调查回来的结果都显示那个女人没有什么问题,可越是这样,他反倒越不能小觑了她,她为了说动北堂帝出兵攻打南耀国可是一直不予余力,尤其是近年来。

出宫后的夭华,直接返回澹台府。

容觐与东泽一直在等着,心中都不免有些担心,毕竟刚刚从萧恒的手中将乌云给救了出来,萧恒的怒火可想而知,就怕夭华会有危险。

------题外话------

北堂国的那个女人,前面的文中已经有提到,是夭华的生母。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