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二章 催情药未解,夭吃亏(上)

乌云依然没有任何反应,好像被金簪硬生生钉在石桌上的手根本不是他的。

夭华随后忍不住抚了抚额,难道这朵乌云*了之后,人都变傻了?想想上次在雪山他强吻她之后的反应,与这次比起来简直小巫见大巫了,似乎还真不是不可能,“那个祭司大人,这个事情该发生的也已经发生了,没有后悔药不是。再说这也是为了救你的命,本宫真的是一片好意。”这听上去,怎么那么像安慰?夭华继续抚额,她现在可不就是在安慰这朵已经傻掉的乌云嘛,真要竖起手指佩服自己变脸之快了。

乌云还是没有反应。

“那个……这个……祭司大人,什么事我们都先出去后再说,好吗?”

“祭司大人,不就是碰了个女人嘛,那孩子是本宫的,与你没有任何关系,也就是说你压根还没有什么女人,更别说喜欢的女人了,单身一个,碰个女人怎么了,有必要这样吗?”

“祭司大人,或许你可以再往远了想想,或许这个女人有了身孕呢,十个月后说不定还为你生个儿子,你不是很喜欢孩子吗,来个自己亲生的岂不更好?”

“那要不这样,本宫带上她,我们先尽快离开这里?”

一句接一句,夭华顷刻间几乎快把所有好话都说尽了,越说到后面越像是在哄。

乌云还是没有反应,连眼珠子都不眨一下,一张脸除了冰冻还是冰冻,都快让人怀疑是不是一具坐着的死尸了。

夭华终于耐心耗尽,真是给他三分颜色还开起染坊来了,真以为她想哄他?夭华立即大步走过去,欲直接点了乌云身上的穴道,带着乌云就走,简单省事。

但就在这时,就在走近的夭华手倏然点向乌云时,乌云被钉在石桌上的手一把抬起与半空中猛地扣住夭华的手,力道重得让夭华几乎快感觉到手骨被捏碎了,尤其是手背上,那金簪还穿透着乌云的手掌,乌云这么一扣,手掌心下面的金簪尖端就对准了夭华的手背,尽管刹那间明显往外退出来不少,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伤到夭华。

夭华也不在意这点痛,另一只手已经在乌云动作的时候从另一边衔接上,在乌云的扣住她手的同一时刻点了乌云身上的穴道,止不住嗤笑一笑,“原来还没傻啊,看来本宫还真是多虑了。”

这时,外面明显传来声音,有人下来了。

夭华回头看去。

下来的人是影卫,影卫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下来一趟,并不是只有早中晚送饭的时候才下来。一眼看到石门开启的密室内的情况,下来的影卫不免错愕诧异,“你是谁?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个问题,恐怕你没机会知道了。”伴随着话,夭华点住乌云穴道的手一把拔出穿透乌云手掌的手,就快若闪电地射向影卫的颈脖,在影卫的颈脖上瞬间划过,带着血钉入密室大厅对面的石壁,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影卫仰面朝上砰一声倒地,双眼瞪得如铜陵一般大,甚至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连腰间携带的兵器也都没来得及拔出。

“走了,本宫可不管你现在是真傻还是假傻,孩子可还在等着你呢。”杀人如麻,夭华没有多看倒地身亡的影卫一眼,就紧接着一把拽住乌云肩膀上的衣袍,将被点了穴的乌云直接拽起,然后就强拽着往外走。不管怎样,夭华的武功摆在这里,先前只是被百里清颜稍微伤了而已,这么带乌云走绝不是什么难事。

百里清颜在这一期间一直趴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夭华带乌云出去后也是一样,没有人知道石门闭合回去与重新开启这几炷香的时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密室大厅上面的御书房内,此刻的萧恒已经回来,并且已经派人亲自“送”容觐出去。在萧黎面前他不能贸然对容觐做什么,没想到容觐竟然会突然进宫来,还这么胆大妄为的出现在萧黎面前,打了他个措手不及,可恶。

太监宫女退出去,不打扰萧恒除了政务,全都在外面守着。

萧恒面色黑沉地批阅了几份奏折外,实在有些静不下心来,一把将手中刚批阅好的奏折丢开,沉默了下后敲了敲桌面,让下面的百里清颜上来,想问问看情况怎么样了。如果她真能用美人计俘获了乌云,问出一切,让他可以一举将他斩草除根,自然是再好不过。

强拽着乌云上来的夭华,在正准备开启机关出来之际,敏锐地听到这一敲击声,眉宇不由一皱,心中很肯定不可能是像刚才被她杀的影卫之类的人,因为他们有事的话会直接下去找,除此之外便只有萧恒了。

隔着一道石门,里面的夭华思忖了一下后,很快拽着乌云返回去,准备从容觐穿过来的那个条密道一路过去,去到萧恒的寝宫那边再出来,并且速度一定要快,相信下面的情况很快会被上面的人给发现。

萧恒等了片刻,还是不见百里清颜上去见他,这个时间绝对已经超过百里清颜以往任何一次上去所用的时间了,就唤来一名影卫,让影卫马上下去看看。

听到命令进来的影卫愣了愣,“皇上,刚有人下去查看,还没有上来。”

“是吗?”萧恒眉宇微皱,深不见底的黑眸中倏然闪过丝锐光,“你亲自带两个人,再下去看看,有任何情况马上上来汇报。”

“是。”影卫连忙拱手领命,不敢再多说什么。

底下的密室,等遵照萧恒的命令下去的人到达下面的时候,下面除了老个倒在地上的人外,已经人去楼空。

影卫立即上前查看,发现其中的百里清颜竟然还有一口气,并没有死,立刻先送上去向萧恒禀告,不知道这底下到底出什么事了,尤其是被囚禁的乌云,现在不知去向,也只能等百里清颜醒过来后问百里清颜了。

密道内,夭华早已经拽得没有力气,走了没多久就停下来解了乌云腰身上的腰带,在乌云没有受伤的右手手腕上使劲地绑成实结,然后解开乌云的穴道,如乌云上次在雪山中绑着她一样拽乌云前行。这可真是“风水轮流转”,不得不说夭华现在相当喜欢这几个字,累一点完全无所谓。

乌云的额上不知不觉已再度冒出汗,一连串一连串地沿着脸颊滑落,漆黑如墨看不见已久的双眼中更是不知不觉冒出一丝丝密密麻麻如网一般的红丝,将一双黑眸变得像一双红眼一样。

拉着腰带的另一头走在前面的夭华,对此一时还浑然未觉。

也不知具体走了多久,穿过了几道石门,前方终于豁然开朗,不但变得空旷起来,也变得更加明亮,不知道是不是到了萧恒寝宫底下的密室。

夭华拽着腰带的手不松开,就这么拽着迅速在周围一圈找了找。

每处的密室都有所不同。夭华此刻确实已经在萧恒寝宫下面的密室中,通往上面的密道在其中一处的石壁后面,所有的石壁都没有任何异样之处,就算凑近了看也找不到任何裂痕,没有机关绝对打不开。

片刻后,一无所获的夭华回到中央站定脚步,眉宇止不住一皱再皱。

“叮咚”一声水滴落地声突然响起,在安静中极为清晰。

夭华反射性地回头,顺着声音看去,果然在地上看到了水渍,再垂直往上入眼的是一张布满了汗的脸,脸上没有一丝温度与表情,尤其是一双眼睛红得像充血了一样。

夭华拧眉,乌云这厮身上的催情药不是都已经解了吗,她刚才也是亲眼看到的,那个女人就那样衣衫不整地趴倒在地上,还是说药性太强了,乌云刚才虽然碰了那个女人,但还没有完全解?毕竟她当时为了耍他,迫使他出丑与就范,将整瓶药都倒下去了,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乌云事实上根本就没有砰百里清颜,百里清颜身上的衣服是她自己脱的,只是他在她还没与脱完的时候就用手腕上锁着的铁链重重打晕了她,故意留这一幕让进来的夭华看到与使劲全力克制,目的就是为了让夭华误会,如若不然她不会这么轻易带他出密室离开。刚才那一刻几乎已经忍到他的极限,左手手掌被硬生生刺穿的疼痛也远不及身上正在强忍的。

“叮咚——”,又一声汗渍落地声。夭华听在耳内,看在眼里,忍不住双手环胸,轻笑一声,“看来祭司大人是真的舍不得刚才那个女人,这么快又想要了,要不要本宫做点好事,带你回去或是去将那个女人带来?”笑话,不管是哪一条,她都不可能做,他就给她忍着,直到出去再说。夭华冷笑着在后面无声地补上一句。

乌云没有说,左手手掌上的伤口血还在滴着,走了一路就滴了一路,回头看去地面上点点滴滴的一路都是,在两侧密道石壁上的烛灯下触目惊心。

------题外话------

明天下午五点左右更新,尽量万更,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