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一章 春宵苦短,已经失身?

夭华冷“哼”一声,这是她自找的。

而这样一番交手下来,不免让夭华意外地发现了一点,此时此刻这个女人的武功与昨日上擂台和容觐打的那个人竟然是一样的。

夭华不由倏然眯了眯眼,眼中瞬间闪过丝锐利,紧接着在脑海中快速将此刻这个女人与昨日那个人放在一起对比,肯定地语气脱口而出道:“昨日那个人是你?”

百里清颜并不回答,只是猛然抬起头狠瞪夭华,不甘心地用手狠狠擦掉唇角残留的血渍,眸光阴鸷如箭。要不是因为她重伤在身,之前带着伤逃回皇宫,身体到现在还没有好,再加上刚才被乌云硬生生折断了右手,她怎么可能输,夭华会赢纯粹是侥幸。

“你以为你不回答,本宫就会以为是自己猜错了?你先前与明郁在一起,现在身在这南耀国皇宫中,为那萧恒办事,专门在这里看守他,想来他昨日也是你抓回来的吧?那这么说来,昨日是萧恒亲自派你去的?”尽管百里清颜不肯开口,但夭华已经是更加肯定的语气,绝对相信自己的眼睛,但实在有些想不通,萧恒既然提前办这场擂台赛选什么文武状元,还明确下令说最后胜出的文武状元可以参加接下来即将举行的为萧黎选驸马当中,怎么会自己派人去破坏?还是说萧恒这么说只是针对容觐的,他已经知道容觐参加,想杀了容觐?如果真是这样,那容觐可就危险了。

百里清颜还是不答,咬紧牙爬起来。

一只手撑着石壁的乌云,此时已经浑身是汗,并且一连串一连串的汗不停地从额头滚落,尤其是喘息越来越明显,不能再浪费时间继续在这里待下去,必须马上离开,“抓她一起走,立刻离开这。”

“祭司大人可真心急。”和他这笔账还没有算呢,他竟然还想命令她,笑话!夭华刚刚被缓冲了一下的火顿时又猛然回了来,大地回头朝说话的乌云狠狠看去一眼,接着再又看向对面站起来的百里清颜,心中已无所谓她答与不答,“想来你对他的意图应该也得到了萧恒的允许。那好,本宫今日就再不妨成全你一次,也算是送那萧恒一份‘回物’,不枉他专门派你去杀本宫的人。”伴随着话,夭华忽地一个闪身出去。

乌云面色骤变,就要再拦截住夭华。

夭华这次已经有防备,一边继续往外去的同时,一边反手一掌将拦截的乌云挡回去,然后眼疾手快地转动外面的机关,关闭石门。可恶的乌云,不将他扒层皮,她真会忍不住直接杀了他,他现在真应该庆幸幸好百里清颜及时出手,让她先和她打了一番,又认出了她身份,让她心中的这把大火在这一短暂的变故中得到了稍微的缓冲,现在尽管已经再猛然涌了回来,可毕竟已经不再像之前那么恼羞成怒与不冷静。

待石门一合上,内外两边就完完全全阻隔了开来。

不久,另一道石门开启声突然响起,在极为安静中尤显得清晰。

夭华还以为是谁来了,时间紧急中迅速转身,先避到之前下来的那个密道口。

开启的石门后面,容觐小心翼翼地缓步走进来。先前他与夭华一起潜入皇宫,然后分开来找。夭华到御书房找,他则到萧恒的寝宫那边找。在寻找的过程中,让他意外发现了一条密道,于是沿着密道往下,一路小心谨慎地慢慢前行,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不知不觉就走到了这里。容觐随即目光快速扫视一圈,只见此刻走进来这里好像一个地下“大厅”一样,有桌子又有石床。

先避到御书房下来的那条密道的密道口的夭华,见进来之人竟是容觐,不免意外了一下,抬步走出去。

容觐听到声音,反射性地侧头,等看清楚是夭华后不免同样意外了一下,然后快步朝夭华迎上去,“宫主,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里是御书房底下,本宫从御书房下来。你呢?”夭华答完后问道。

“我从萧恒住的寝宫那边一路过来。”

“这么说来,这里还可以通到萧恒的寝宫,这宫内上下怕是没几个人知道吧。”夭华一笑。

容觐在这时心细地发现夭华的唇角残留着一点点血渍,烛光下的面容也有一点点苍白,但并不是很明显,“宫主,你受伤了?”

“无妨,一点小伤而已。”夭华丝毫不在意。

但容觐心中不由疑惑,这里的四周又始终没有看到任何人,“宫主,是谁伤了你?”

“一个女人,萧恒的人。”说着,夭华余光瞥了眼刚才退出来的那间密室,唇角止不住勾了勾,说冷笑也好,说幸灾乐祸也罢,相信此刻里面定然已经春光无限了。但不管怎么样,最后还是要带乌云出去的,因为小奶娃的身体暂时还离不开他,这个问题恐怕短时间内都没办法解决,可锁住他手的那条玄铁铁链实在太僵硬,没有钥匙几乎不可能打开,除非将乌云的左手给砍了。

思忖了一下后,夭华直接对面前的容觐吩咐道:“这样,你且马上去找那萧黎一趟,一来让她知道你已经回来了,并且这次回来的目的就是为了娶她,从而让她了解你现在的心意,这样一来萧恒要想再对你下手也就会有所顾忌了。二来相信这个时候萧恒也快下朝了。如果让他知道你出现在萧黎那,那他必然会过去,这样一来本宫就有足够时间上御书房找钥匙,带乌云出去。”

容觐自然注意到了夭华的余光,并顺着夭华的余光看过去一眼,看来乌云应该就在那里面了,只是不知道现在里面什么情况怎么样,沉默了下后点头,不给自己任何犹豫的机会,“那好,我这就去,宫主你且务必小心。”

“放心。你自己也是。”

容觐再点了点头,随即快速出去,前往萧黎的寝宫。

对于萧黎的寝宫,容觐可以说一点都不陌生,也很容易找到,毕竟之前在那住过。

夭华同时上御书房内迅速寻找了起来,相信只要萧恒没把钥匙随身携带在身上—,就一定能在御书房中找到,或许等找到的时候再去开石门,还能亲眼看到一副活生生的春宫图。

萧黎住的寝宫内,萧黎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殿院中的那架秋千上面独自一个人发呆,对于昨日擂台上发生的事稍微听到了一点点,但并没有多问,因为并不关心,结果怎么样早已经彻底抱着“无所谓”的心态。

两名宫女分别一左一右站在萧黎的身后为萧黎推着。

容觐到来,翩然站定脚步。

萧黎一眼看去,半响没有反应,险些还以为是自己的错觉,幻想了。而这一幕,也确实如幻境一样,阳光下清风中只见出现之人衣袂飘飘,背后明媚的晨光若一个金灿灿的光晕,好像一幅美轮美奂的画一般。

两名婢女都有些吓了一跳。

容觐心中对萧黎一直都存有愧疚,这次回来为了夭华而再次接近她,与利用无异,心中的愧疚可想而知,但又一个字都不能说。

四目相对,容觐没有再动,只是看着对面秋千上的萧黎。

一直暗中严守在萧黎寝宫周围,确保萧黎安全的影卫,一时间自然也看到了,连忙去向萧恒禀告。

朝殿内,萧恒还在上早朝,认真听着底下一干文武百官汇报的事,总的来说都是有关昨日那擂台赛的,另外就是有关被打入天牢至今的夏侯赢一事。

对于夏侯赢,萧恒到现在都没有明确下令。

夏侯渊晋在这段期间一直没有上朝,称病在家,有关夏侯赢一事表面上始终没有多说什么,好像一幅已经任由萧恒处置的样子。

忽然,一名太监匆匆忙忙进来,走到萧恒身边小声对萧恒禀告了几句。

萧恒听完,面色隐隐一沉,立即对太监小声吩咐了一声。

太监听在耳内,轻轻点了点头,迅速下去。

底下的一干文武百官将这一幕都看在眼里,心中难免好奇,神色中多多少少都不由闪过丝思量。

片刻后,综合文武百官所提,萧恒统一回复,“关于选举文武状元一事,择日再赛,届时朕定会亲临主持。至于为黎公主选驸马一事,时间不变,如期举行。还有,昨日破坏擂台的那些刺客,传朕的命令下去,责令府衙务必严加查处,任何可以人士都不得漏过,三日内必要给朕回复,不然以疏于职守,办事不力之罪论处。好了,今日的早朝就先上到这。”话落,萧恒当先一步站起身,就先行离去。

底下一干文武百官不由面面相觑,不知道萧恒这么急离开究竟去干什么。

萧黎的寝宫内,伺候的一干宫女与其他太假嬷嬷等人,在萧黎的命令下,都已经先出去,整个殿内就只剩下萧黎与容觐两个人。

萧黎回过神来后,并没有太多惊喜的模样,而是一种很平静的神色,继续坐在秋千上,不让自己起身走近,“你怎么回来了?”

“……我……回来找你。”中间稍微停顿了一下,容觐的语气同样平静。

“找我?”萧黎淡淡笑了笑,“你已经有夫人了,那日我也已经放你走,你现在不是该和你夫人在一起,还回来找我做什么?我可以放你离开一次、两次,但绝没有第三次。”

“我与她,早就已经分开。”

“分开?”

“没错,我与她早已经没有任何牵连,上次离开并非因为她的事。”容觐简单解释,而心中的愧疚几乎每解释一个字就多一分。

萧恒匆匆忙忙赶来。昨日才派百里清颜女扮男装去杀容觐,不知道容觐是不是察觉出什么来了,也不知道他会对萧黎乱说什么。

一行太监与宫女紧跟在萧恒身后,几度差点需要小跑。

从萧黎殿内出来,一直守候在殿外的伺候萧黎的宫女太监,一眼看到到来的萧恒,连忙先行礼。

萧恒直接从目不斜视地一干太监宫女面前走过,大步进入殿中,一眼就看到了殿院内的两个人。

容觐听到声音回头,没想到萧恒真的来了,这样一来夭华那边的时间绝对够了。

夭华这个时候还在御书房找着,可找来找去就是找不到钥匙。

又过了片刻后,夭华不得不接受最坏的结果,那就是钥匙被萧恒随身携带了,看来她只能再另想其他的办法。而从这一认知中不难断定,乌云对萧恒来说一定很重要,不然萧恒怎么将钥匙看得这么紧,还随身携带在身边。

等重新回到御书房底下的密室中的时候,差不多已经是两三炷香的时间后了。

御书房底下的密室一如之前寂静无声,在四周石壁上的烛灯照明下十分明亮。

夭华走过去,先取了密室大厅那张石桌上的所有金簪,然后开启石门,冷冷走进去,一眼将密室内的情形全收入眼底,只见此刻关押乌云的密室内到处一片狼藉。

夭华早已经料到,并没有太多的意外,目光随后落在倒在地上的女人身上,只见她明显衣衫不整,说“一副刚被人狠狠蹂躏完晕倒的样子”绝对不为过,至于乌云倒还是衣裳整齐,面无表情地坐在桌边。

夭华笑,“轻蔑”与“不屑一顾”六个字顿时清楚写在脸上,一览无余,“这可真的是*苦短了,没想到祭司大人的体力还真不怎么样了,这么快就结束了?”

乌云没有说话,握着茶盏的青筋暴露的手与茶盏上面一条条交错的裂痕彰显了乌云此刻的心情。

夭华继续笑,这世上似乎还从来没有男人*的说法,但对于此刻的乌云倒绝对可以一用,得寸进尺地接着道:“祭司大人,太感激的话就不用说了,本宫已经心领。好了,本宫不妨马上再做一件好事,带你出去。不过出去之后,碰本宫的孩子之前,还是请祭司大人先好好沐浴更衣一番。”说完,夭华走过去,在乌云对面坐下,一把扣住乌云左手腕上的铁链,将乌云的左手狠狠往自己这边一拽,而后用手中拿进来的金簪试着开锁住乌云的铁链。

在来的那个世界,这对夭华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毕竟别忘了她到底是干哪一行的。只是来了这个世界后,她还没怎么用过这方法,不知道这古代的锁结构怎么样。但上次在魔宫中,许敏竟然开出了锁住她的铁链,那想来古代的锁与现代的锁还有有些共通的地方的,不妨一试,希望能成吧。

乌云还是没有说话,脸上的表情好像已经用冰完全冻结在那里。

铁链上面的锁非同一般的锁,不然萧恒也不会专门拿来锁乌云。

时间快速流逝,夭华一根一根金簪试过去,直到试到最后一根,成与不成就全看它的了。

突地,“苛察”一声,锁打开的声音在寂静无声的密室内响起。

夭华看着,心下不由一喜,一边反手一把丢掉手中已经没有用了的金簪,一边快速站起身来对乌云道:“好了,起来,快跟本宫走。”

乌云仍然一动不动。

夭华挑眉,“难道祭司大人不准备走了?还是祭司大人动情了,舍不得这个女人,要将这个女人也一起带走?”

乌云还是不动,也没有说话,面冷如铁。

夭华很快耐心耗尽,另外时间已经有点久了,担心萧恒随时有可能回来,或是萧恒的人随时有可能进来,到时候再想走就来不及了,蹙了蹙眉后忽地一把隔空吸过扔到地上的其中一根金簪,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倏然射向乌云落在桌上的左手,凌厉风声霎时响在密室中。

乌云没有闪躲,尖锐的金簪刹那间穿过乌云的手背,硬生生钉入乌云手下面的石桌,将乌云的手钉的桌面上。

血顿时争先恐后的从乌云的手掌中不断往外涌,顷刻间在冰冷的桌面上聚成一滩。

夭华不由愣了楞,没想到乌云竟然一点都不躲。

------题外话------

这两天家里出了一点点事,因为是家里的事,所以其中原因我不想多说,只是影响了更新实在很抱歉,向所有亲亲们道歉!晚上十二点会有二更,乌云有没有*下一章就知道了哈哈!貌似夭华绝对要吃苦头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