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魔门妖女

第一百五十章 活春宫,怒火狂烧(下)

夭华一时大意,才会被身后飞来的铁链缠住,本能地诧异与错愕了一下的时候,身体已经被身后瞬间靠近的乌云抵在了石壁上,没想到乌云这厮武功都已经废了还有这样的速度。夭华反应过来后一掌就先朝面前抵住她的乌云打了过去。

但由于双手手臂的上半截与身体都已经被铁链一圈缠绕住,夭华这一掌勉强只能抬起半只手而已,同时力道与速度也大大受限。

乌云已经料到,另一只手一把扣住夭华打过来的手手腕,整个人面无表情地继续抵着夭华,将夭华困在身体与石壁间。该死的,她不但骗他喝了茶,还将百里清颜推给他,她就这么想看他动别的女人?

锁在乌云左手手腕上的铁链,乃是最坚硬的玄铁所打造,丝毫不亚于乌云当初囚禁明郁时所用的玄铁囚笼,任是武功与内力再高的人,也绝不可能硬生生震断。

夭华接着迅速运了运功,但一点用也没有,恼怒气愤地低头看去,只见一圈缠绕住她身体的铁链纹丝不动,两头都被乌云的右手牢牢握在一起,烛光下都可以清楚看到乌云的手背上青筋毕露,节骨凸起泛白。

夭华再度气恼,都已经是武功被废的人了,他竟然还能握这么紧,她震不断铁链的同时,竟然连他的手也震不开,真要忍不住怀疑他的武功是不是又恢复了?随后一改脸上的面色,既然震不开,她还不急了,看乌云能把她怎么样,简直笑话,“祭司大人,*苦短,你的佳人在那边,你缠着本宫做什么?难道还嫌本宫做得不够?”

乌云已经是快要吃人的神色,一张脸已然彻底黑沉难看到极点。

百里清颜也是一副想吃人的模样,一动不动地跌坐在那,看夭华的目光恨不得吃夭华的肉,扒夭华的皮。

夭华挑眉,乌云气愤还说得过去,可对面那个女人气什么?她分明是帮了她,如了她的意,成全她想做的事,用得着这样看着她吗?但不管对面之人如何都对夭华没有任何影响,夭华也压根不在意,对着近在咫尺的乌云继续笑,“祭司大人,改天要是成亲了,本宫定为祭司大人大办一场,绝不寒碜了祭司大人。”

体内不断发作的,俨然如洪水决堤般加倍地越来越猛烈的药性,凶猛得已然如一头发狂的虎豹在体内猛撞,夭华的话听在乌云耳内更是一再地火上浇油还扇风,可她偏偏挑衅般地还故意说,根本无视他的警告,乌云握着铁链的手一时间直发出一声声骨骼咯咯作响声,已忍到极点,再无法忍。

夭华似乎毫无所觉,又似乎仍旧压根不放在眼里,笑中的挑衅有增无减。

突地,乌云扣住夭华手腕的那只手一把将夭华的手腕并入他握着铁链的那只手中,然后一把扣住夭华的下颚,就低头猛然朝夭华吻了上去,当然用“咬”这个字或许会更恰当一些,真的已怒不可歇。

夭华霎时呆住。

跌坐在地上一动不能动的百里清颜也是一样,霎时猛地睁大了眼,呆了。

乌云越咬越用力,不让她狠狠疼一下,实在难灭心中的火,他现在真的恨不得将她亲手吊起来狠狠痛打一顿。

夭华随即反应过来,要死了,该死的乌云,竟然又来强吻这一招,上次在雪山看在他后来吐血的份上她怒极反笑,幸灾乐祸,心情绝对好到不行,但绝不代表她想再来一次,立即毫不留情地咬下去。

乌云吃痛,但丝毫没有抬起头来,更没松开。

夭华开始挣扎起来,一边再咬的同时,一边再努力运了运功,想将身上圈住她并捆住了她手臂的铁链震断,更想将面前这朵该死的乌云震飞。

百里清颜再过了片刻后也反应过来,真想冲过去一刀先解决了夭华,然后质问乌云她到底有什么好的,都已经是嫁过人的女人了,为什么他非要缠着她不放?还有她百里清颜到底有一点不好?本来是她想与他生米煮成熟饭,先做成事实,然后让他喜欢上她的,可没想到最后不但反被人横插一干,让她在这里看他与别的女人“亲吻缠绵”,捡了她的便宜,还是她最恨的女人。

夭华绝对只是想看乌云与跌坐在对面地上那个女人活春宫,戏弄戏弄乌云而已,从没有想过自己亲自上,一时继续挣扎恼怒,可武功在这一刻好想有些无用武之地。忽地,眸光一闪,夭华的脚就狠狠往上一抬,膝盖猛地撞向乌云的胯下,顿时清楚听到乌云闷哼了一声,一下子从她口中退了出去,俊脸青紫交加。

夭华咬牙笑,只嫌还不够重,“祭司大人……”呃,才出口四个字,后面的声音立即戛然而止,夭华的双眼刷地睁大,看着面前近在咫尺再猛然强吻上她的人。

场面转眼间显然有些失控了起来。

地上的百里清颜随即开始重新运功,看着对面的情形必须马上冲开身上的穴道不可。

夭华这下子彻底冒火了,被乌云连同铁链扣在一起的那只手不断用力转动想挣脱,哪还管得了疼不疼痛,同时另一只手再运足了内力击向近在咫尺的乌云,并且脚再狠狠揣向乌云,真想直接废了他。

乌云似乎一点也不再感觉到痛,不管夭华怎么样就是不放。

“慌乱”两个字好像有史以来从未出现在夭华身上过,但这一刻夭华似乎有些清晰感觉到了,谁能告诉她一个已经被废了武功的人怎么还这么有能耐?该死的,她就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像现在这么没用过。还有,他身体难不成是金刚镶的?她的双手手臂上半截虽然被铁链捆住震脱不开,以致只有下面半只手臂可以活动,不管是运功还是运力都一直很受限,可毕竟她的武功在这里,这样打在他身上都一点用没有?他就硬没有一点反应?

半响,就在夭华快窒息,被乌云“谋杀”掉之际,乌云才抬起头来,俊脸明显比刚才还红,只是不知道到底是药性发作的成分多一点,还是依旧被夭华气得成分多一点。

夭华的气绝对不比乌云少,眼中杀气已恨不得将乌云活剐,“乌云,你找死!”

“找死的人是你!”

“你……有本事马上放开本宫,都则真别怪本宫在这就杀了你。”

“你不是很有本事吗?还需要我先放了你?”

“你,该死的……”

“该死的人是你!”

不尽相同的话,就是夭华气得火冒三丈之时再次响起,夭华一时还有些没有反应过来,反射性地以为是乌云打断她,气极得就要再开口之时,余光一眼看到对面不知何时冲开穴道的百里清颜一掌朝抵压住她的乌云后背袭来。

夭华先是一怔,后立即冷笑一声,丝毫不提醒乌云,这一刻已是真想杀了乌云。

乌云气归气,自然不会毫无所觉,电光火石间迅速一个侧身。

而就在这时,一掌袭过来的百里清颜方向倏然略微一变,就变成了对着夭华。很显然,百里清颜袭击乌云是假,不过是个虚招与障眼法,真正的目的是为了伤夭华。

夭华这个时候再想躲,已然来不及了。

乌云敏锐地察觉到,但毕竟已经闪躲开在前,想要阻拦与搭救同样也已经来不及。

百里清颜的手霎时狠狠落在夭华身上,尽管没有命中夭华的要害,但还是伤了夭华抑制不住立刻吐出一口血来。

这样的变故,刹那间不但出了夭华的意料,也同样出了乌云的意料。下一瞬,夭华毫不犹豫地一脚狠狠踹向面前的百里清颜,同时一把扣向乌云握着铁链与她一只手的那只手,手上绝对是将人手腕硬生生捏碎的力道,在乌云反射性地微微松开手之际趁机一把挣脱,就紧接着再一掌迎向面前的百里清颜。

百里清颜迅速闪躲。

转眼时间,两人在明亮的密室内大打了起来,前后变化加起来几乎不过眨眼时间。

乌云虽然怒百里清颜再次趁机伤了夭华,但显然暂时没有帮忙的力气。而刚才怒昏了头才会惩罚性地强吻了夭华,但到头来惩罚的好像是他自己,体内发作的药性在刚才的强吻下,此刻明显有些撑不住起来。

乌云喘息,一只手一把撑住石壁,止不住闭了闭眼。

还与百里清颜交手的夭华,气一时全出在百里清颜身上,出手招招恨厉。这个女人真不识好歹,那可就别怪她了,原本还想好好“成全成全”她。

百里清颜出手同样狠厉,丝毫不亚于夭华,尽管右手手腕已经被乌云硬生生折断,但她今日还是非先杀了夭华不可,心中这口气是人都咽不下去。

突地,夭华一掌狠狠落在百里清颜身上,就将百里清颜整个人打飞了出去。

飞出去的百里清颜,随即再度撞在石壁上,再沿着石壁“噗通”一声倒地,面色倏然一白,止不住吐出一大口血,咳嗽不止,“咳……咳咳……”

------题外话------

没有肉,中间细节的情节描述的有点多,先删了,不影响文内容与进展。今天白天因为自己个人一系列原因,没有更新,实在很抱歉很抱歉,望亲亲们原谅,亲亲们晚安!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