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一妃冲天,王爷请抓牢

306.幽幽云燕:第306章 恶心

宇文辙站在门口,一身白衣,黑色的头发宛如世上最好的墨染,比头发更黑的是他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

“想跑?”

他低头,似笑非笑地看着飞燕,嘴角上扬的弧度不大不小,带着讽刺和玩味,与此同时还散发着几分浓浓的危险囡。

“嘿嘿……”

飞燕咧着嘴笑,说话的时候下意识地地把小团子护在身后鲺。

“齐王殿下不在府内,来云华楼干嘛?”飞燕毫不畏惧地看向宇文辙,问道。

“云是我的朋友。”宇文辙说道。

“这与我有什么关系?”飞燕镇定地看向他,“齐王殿下爱同谁交朋友就同谁交朋友,没必要同我说……”

飞燕一边说,一边抓着小团子的手,企图从宇文辙身边的缝隙溜走,然而宇文辙似乎早就觉察到了她的意图,身子一片,挡住了她的去路。

都是聪明人,有些话并不用说明,飞燕便明白宇文辙来这里是阻止她跑路的。

“齐王殿下为何要多管闲事呢?”飞燕皱了皱眉眉头。

“我不允许你伤害我的朋友。”宇文辙的声音很淡,却带着不容拒绝的霸气。

“我怎么伤害他了?明明是他伤害我好不好?”

飞燕郁闷地吼道,她觉得自己很冤,明明被他侮辱了,最后还不得不把他救上岸,结果没有收到一句感激也就算了,居然还有人跑来指责她!

什么世道呀!

不过飞燕并没有同宇文辙解释,他是云亦岚的朋友,自然是站在云亦岚那边,这件事情孰是孰非早已不重要了!

这种情况下,还是看谁的拳头比较大。

“团子,抓牢。”

飞燕对着慕容北辰说道,然后足下一点,一跃而起,企图从宇文辙身上跃过,谁知宇文辙一个翻身,整个人化作一道白影飞到她的前方,牢牢地挡住了她的去路。

飞燕有些意外,她以为齐王殿下就算会一些武功,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对手,却没想到……

飞燕只想趁着在云亦岚醒来之前跑走,所以她使出了绝学“燕冲九天”……

整个人化作一道光,扶摇而上,快如闪电。

这时她轻功绝学,在短时间?使出,直冲云霄,抟扶摇而上者九万里,迄今为止,除了慕容莫问以外,还没有人能追上她……

然而飞燕没有想到的是,她竟然再次被传说中体弱多病的齐王挡住了去路。

这让飞燕的心绷紧了,通过几个回合的较量,她清楚,这男人的武功非常高强,不在云木头之下,若只是自己一个人,想要逃走的话回叙不是难事,但是她还带着小团子……

只怕很难了!

“宇文辙,你真的不让我走吗?”

飞燕停下来,定定地看向宇文辙,嘴角轻扬,带着一分笑意。

宇文辙倒是有些意外,没想到这种情况下,这女人竟还笑得出来。

“你要为你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宇文辙说道。

“代价是什么?”

飞燕觉得好笑,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宇文辙真不愧为云亦岚的好友,两个人说话都一个调调。

说到代价,她为自己这次愚蠢的行为付出的代价还小吗?

“死。”宇文辙笑了笑,冷冷地说道。

“你要杀了我?”飞燕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辙,“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同你无冤无仇……”

“我说过我不允许任何人伤害我朋友。”宇文辙再次重复道。

飞燕无语:

“那你倒是跟我说说我怎么伤害云亦岚了?”

明明她才是被伤害的一方才对。

“你做的事情你自己还不知道吗?”宇文辙冷哼一声,道。

“如果你指的是我把他推下水这件事情的话,我觉得云亦岚应该感谢我,感谢我最后把他救上岸,虽然说我并不是自愿的,可是无论如何,我让他活了下来……他该谢我。”

“你

真的认为以云的武功和警惕性能让你这么轻易推到湖里吗?”

宇文辙冷笑,云不懂水性,正是因为如此,他非常警惕,绝对不能让人利用他的这一弱点,不是任何人都能近得了云的身将他推下水的,否则他也活不到今天了……

“还记得你在推他下水之前对他做了什么吗?”

“我踢了他的下……”

说话间,飞燕突然想起自己身后还有小团子在,带坏小孩是不对的!

于是,她停了下来,然后狠人地看着宇文辙,道:

“难道他不行了?”

“所以你得给他偿命。”

宇文辙说道,说话间,眼中带着浓浓的杀气。

以他对云亦岚的了解,以他的武功、警惕性,不该让这种事情发生的……

今天的云实在是太失常了!

失常的原因是什么?

宇文辙虽然不在场,但他作为过来人,他觉得自己应该是清楚的……

“真的废了?”

飞燕的注意力不在宇文辙的杀气上,而是在于对“云亦岚不行了”这件事情的关注上……

宇文辙的表情已经给了她答案。

“哎——”百里飞燕有些惋惜地叹了一口气,“可惜了他的绝色姿容后继无人啊……”

宇文辙奇怪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惋惜的女人:

她难道没感受到自己的杀气吗?

比起替云惋惜,她现在不是更应该替她自己的性命担心才对吗?

“宇文辙,就算云亦岚废了,你也不能让我偿命呀!他又没死……”

飞燕抬起头,看向宇文辙,非常认真地说道。

“你觉得对一个男人来说,这同死有什么区别吗?”宇文辙冷笑。

“当然有区别了!这个世界上废了的男人多了去了……你们大魏宫里那么多太监不都活得好好的吗?你要不要去问问他们这同死了有什么区别呀……”

飞燕看着宇文辙,据理力争。

这女人……

宇文辙词穷,是被气得,他皱起眉头,眼中怒火熊熊燃烧:

“你把云同太监比?”

该死的女人,居然敢把云同太监相提并论!

“不是你自己说他已经废了吗?既然已经废了,那跟太监又有什么区别呀!”飞燕非常无辜地看向宇文辙,“齐王殿下,我理解你的心情!你是他的朋友,担心他醒来以后接受不了现实!我可以理解,但是你因为此杀了我也没用呀!杀了我,又不能让云亦岚变回男人,我说不如这样,你去宫里找个心态乐观、有经验的太监,让他来开导开导云亦岚……这比杀了我更有效果……”

宇文辙没有说话,飞燕看到他眼中的杀气正一点一点地褪去,她松了一口气……

看来她的话,他应该听进去了。

“你讲得有道理,杀了你也无济于事。”宇文辙看了飞燕一眼,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若有所思,“不如这样,就由你来开导云吧……”

“我?”飞燕不敢置信地看着宇文辙,“凭什么是我?!”

“就凭是你把他变成这样的……”

宇文辙看了飞燕一眼,突然一改之前那副咄咄逼人的样子,而是有些感性地看着她:

“百里飞燕,云家只有云亦岚一根独苗了,你把他变成这样,你扪心自问,你就没有一点儿内疚吗?”

“我为什么要内疚?是云亦岚侮辱我在先,他根本是自作自受、咎由自取……”

“好!退一万步讲,就算云是咎由自取!那么你对得起小玉吗?小玉一直把你当做偶像来崇拜,她对你怎么样我想你感受得到吧?你把她唯一的兄长害成这样,你对得起她吗?”

“呕——”

飞燕突然觉得胃部翻腾,一种恶心的感觉袭上心头。

宇文辙皱了皱眉头,他承认他的话有些煽情,但是也不至于真的让她恶心到吐出来吧?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