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1.坑深291米:我不见他,永远不

用专业的单反拍摄出来的画面比监控器显示的更加清晰。

白色的奔驰,第一次笔直的朝简雨撞去,然后在几乎擦到她膝盖的地方停住。

第二次,奔驰直接撞了上去,将人撞出了好几米远,立即涌出大滩的血。

车踩了一次刹车。

继续开了好几米,然后再度停下,大概停了大约十多秒,车拐了方向离去鲺。

撞人,逃逸。

网上都是群情激愤,说她不仅撞了人,还逃逸囡。

有些人说她这种恶意撞人甚至是蓄意杀人的刑事案件根本不应该被保释,可她现在还好端端的只在看守所待了一晚上就出来了。

如今的社会权贵压死人,欺负平民百姓。

甚至有人自发说要抵制还在热映中的电影《如果有如果》,如果这次法院没有公平公正的判决,以后凡是跟慕晚安有关的电影都要抵制。

有人质疑电影拿奖是不是做了假,票房是不是有水分。

还有人干脆捕风捉影的说这部电影根本不是出自慕晚安之手,它之所以能这么老道惊艳,又恰到好处,是因为真正拍这部片子的人是郁少司,挂上慕晚安的名字,只不过是想捧她。

还配了照片——就是当初绾绾爸爸出世的时候,郁少司替她拍了一天。

浏览了大约半个小时,晚安关上电脑睡觉。

第二天晚安出院,她本来只约了乔染过来陪她。

晚安坐在床沿,乔染替她收拾简单的东西,威廉在帮她调查那件在新贵导演慕晚安撞人的火热新闻而掩盖下的另一起看似毫不相关的车祸案。

正收拾到一半的时候,顾南城还是来了。

他应该是从公司直接过来的,笔挺的西装裤,熨帖得一丝不苟的衬衫,垂眸看着安静坐在白色的床褥看着窗外的女人,他俯身在她的面前蹲下,低低哑哑的唤她的名字,“晚安。”

乔染看了他们一眼,适时的道,“东西收拾好了,晚安,我去给你办出院手续,待会儿就走了。”

晚安回了她一个笑容,“好。”

随着病房的门被带上的声音,病房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了。

女人漆黑得透不进半丝光亮的眼看着他,半响,她突兀的笑了,“顾南城,这辈子,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在我身边绕来绕去,我记得那次在你家,你说以后都不会再为难我,再不会缠着我了。”

过了一会儿,他方淡静的陈述,“等这件官司彻底结束,再说我们之间的事情。”

晚安看了他良久,在夏天仍旧凉得没有温度的手慢慢的摸上他的下巴,不知是有意还是太忙,他的下巴没有清理,已经逐渐冒出了青渣。

她轻轻袅袅的笑着,“我问过律师了,我的罪在按照法律来判,很严重的。”

撞人加事后逃逸。

简雨之前刚刚救回来的命因为她不听医生的劝阻而加重了伤势,内脏再度大出血。

顾南城反手握住她的手,那股凉意彻骨的温度让他总有一股极不真实的感觉,半响,他极其压抑低沉的道,“你不用管这些,养好身体就好了。”

“顾南城,你很想两全是不是?”

她的语调平常得自然,但是顾南城偏从她的字字句句中听出了湛出来的寒意,手掌愈发的用力。

他对上她的眼睛,“晚安,你不会有事的。”

女人看着他,只是笑,“可是怎么办呢,我偏不想让你两全。”

“慕晚安,”顾南城一下听出她话里的意思,眼中像是被打翻了墨砚,手上的力道失控几乎要捏痛她,他花了好几秒才冷静下来,“你想怎么样都好,不要在这件事情上任性,不要试图用自己来惩罚我。”

或者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女人的骨子里深藏着一股狠意。

晚安看着他的样子,似乎觉得很畅快,脸上挂着言笑晏晏的面具,手指仍是漫不经心的摸着他有些扎手的下巴,“这段时间,我总是失眠,”

她的语调稀松平常的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就算吃安眠药入睡,也总是做噩梦,每天晚上都会做噩梦,很多很多的噩梦。”

她睁着眸,散去些许飘渺,变得认真,“网上很多人也都在骂我,他们还说我的电影不是我拍的,以后都不看我的电影了。”

这段时间,她不喜看到他,所以大多时候只有乔染陪着她,他只是不远不近的看着,如今,她只要配合他把身子养好,把官司解决,其他的都没关系。

顾南城有几秒钟的惊惧,然后起身一把将她搂进怀里,语调是强行隐忍下来的,低声哄着她,“不会晚安,你睡不着我带你去看心理医生,网上那些人只不过是胡说八道,他们做不了别的事情,你的电影还是卖得很好,大家都说很好。”

“陆笙儿说,你永远不会为了我伤害她,”晚安也不推开他,只是在他的怀里出声,感受到他身躯微微的一

震,唇畔带出无声的笑,“如果她和我之间,有一个非要进监狱,你会选谁呢?”

晚安的下颚一下被掐住了,转而对上男人深渊般的眼眸,他一字一顿几乎从从喉间蹦出,“我再说一次,你不要用试图伤害自己的方式来惩罚我,这个问题不是选择题,我也说过了开车撞人的不是陆笙儿,盛绾绾的事情,就算整件事情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从头至尾的摊开在法官的面前,也没有任何一条法律能定她的罪,”

顾南城手上的力道松了松,嗓音才跟着低了下来,“晚安,她不值得,你明白吗?”

晚安看着他的眼睛,又笑了,“我不过是说着玩的。”她弯了眉眼,“顾公子这么害怕的样子,挺好玩的。”

顾南城手臂紧了紧,抬手将她从床上抱了起来,低低的道,“乔染的手续应该办完了,晚安,我送你回家。”

她任由他抱着,趴在他的肩膀上,不让他看到她的脸,也看不到她漆黑的瞳眸里冰静的笑,像是随口一般问道,“什么时候开庭?”

男人的嗓音仍是没有舒缓的紧绷,却很快的回答她,“五天后。”

晚安的声音调皮的像是最初甜蜜的时候,“我们做个交易吧。”

“你说。”

她的声音轻快,但是内容如冰锤一般凿在他的心上,“我可以在法庭上乖乖的配合岳律师,只不过从今往后,你看见我慕晚安——绕道走。”

顾南城的脚步顿住了。

他身形挺拔伟岸,抱着怀里纤瘦的女人恰到好处,一副偶像剧的画面。

这一幕远远看上去,甚至是很唯美的。

明明是盛夏的天,也许是医院的冷气和阴气太重,顾南城觉得从最下面窜起一股深寒之意。

末了,他平静的发问,“如果我不呢?”

“你太难躲了,绾绾十五岁那年被人绑架过,所以盛叔叔特意把她扔到军队训练过,所以她懂怎么躲过薄锦墨的眼睛,可我不能,你也这么难缠,你要是不答应的话,那我想,躲在监狱里也是不错的。”

她说得多轻松,多轻快啊,跟聊天似的的。

低低的笑从男人的喉间深处溢出,“如果我再缠着你,你要在法庭上认罪?”

“是啊。”

“因为你恨我,还是因为你不喜欢我?”

“我不恨你,我也不喜欢你,我不要你再缠着我。”

不喜欢他,也讨厌他吧。

过了一会儿。

顾南城抱着她继续往停车场的方向走,薄唇吐出一个哑透了的字音,“好,他闭着眼睛,笑道,“等你从法院出来,我以后看见你,绕道走。”

五天后,法院开庭。

晚安不让顾南城进法庭,顾南城不答应,可她说了几句不开心的话,他还是点头答应了。

他摸摸她的头发,眉目间遍布自嘲,低低的笑,“以后让我看见你都绕道走,连最后一面都不让我见,是么?”

她非常平静的朝他展颜一笑,“那就再见了,顾南城。”

顾南城在车上等她,点了一根又一根的烟,烟头落了一地。

他等着她出来,又怕看见她出来。

一个小时后,其实甚至没有一个小时。

岳钟出来了,他的脸色极其的不好看,他身边只跟着助理,没有看见女人的影子。

她果然是这么不愿意见到他么?

顾南城看着他上车,脸色严峻,烟头烫到了手指都没有在意,瞳眸缩起,淡淡的道,“你不要告诉我,你输了。”

岳钟戴着金色边框的眼镜,狼狈,嘲弄,最后冷静的道,“我输了,她认罪,法官判过失伤人,致人重伤,加上事后有逃逸情节恶劣,量刑四年。”

燃着的烟烫到了男人的手指上,可他浑然不觉。

岳钟看着眼前男人的样子,伸手把他手里的烟抢过来,无奈的道,“sorry,我真的尽力了。”

【我可以在法庭上乖乖的配合岳律师,只要你以后看见我慕晚安——绕道走。】

女人的嗓音响在耳边,清晰得能看见标点符号。

顾南城喉结滚了滚,哑声淡淡的道,“她答应过我,只要我以后不缠着她,她在法庭上就会配合你,岳钟,是不是你输了这场官司?”

岳钟想起晚安说的话,忽然有些不忍。

顾南城看着他,平淡的道,“输了就输了,可以再上诉,我不会怪律师。”

“顾总,她要我转告你,”岳钟几乎不敢开口。

【这一年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总是骗我他爱我,我也相信了很多次,我骗他这一次,从此扯平。以后,我们各不相关,互不亏欠,包括感情,包括恩情,再见就是陌路。】

岳钟看着他,他打过很多官司,见过各种人性狰狞,丑恶。

这一刻也只觉得,女人狠起来,那是真的狠。

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

陆陆续续有人探监,晚安第一个见的人是威廉。

他忍耐着怒气,“你到底为什么?”

他以为,有顾南城在,有岳钟在,她不会怎么有事,所以没有插手,没有干涉。

如果早知道是这个结果……

“为什么?理由很多啊,多的说不完。”

“你说!”

她微微仰头,轻薄的笑着,“比如我生而为人,连累我妈妈,连累我最好的姐妹,又连累了我最后的亲人,跟个天煞孤星似的,煞煞我自己也是应该的,我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却再也睡不着。”

“比如,我判断失误,撞伤了人,把人家的五脏六腑都撞得伤得七零八落的,不管是什么理由,撞了就是撞了,我要甩了顾南城,仰仗他的权势我不好意思甩他,跟他在一起我对不起绾绾。”

他怒不可遏,“你不想仰仗他的权势,为什么不找我?”

“如果当初慕家破产,我去夜莊接钱被记者拍到,你肯承认我是你的女儿,那我就不会选择嫁给顾南城了,而事到如今,也不必了。”

接着,她见了乔染,见了身体稍稍恢复便过来的盛西爵。

唯独顾南城,他是第一个来的,也是最后一个说要见她的。

第一次,晚安直接说拒绝。

最后一次是她见了好几个人之后,狱警劝她,“他不是第一次来了,不如你见一见吧。”

彼时她在叠被子,转头挽唇浅笑,“不见,麻烦你转告他,我不见他,永远不。”

整整一个白天,到夕阳落下,余晖散开,顾南城掐灭最后一个烟头,淡淡的想,这一辈子,对这个女人,他已经不知道是爱,还是恨了。

她觉得他保住了笙儿,于是她用这种方式告诉他,他保不住她。

【可是怎么办呢,我偏不想你两全。】

呵——

题外话——第二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