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90.坑深290米:是不是觉得扳倒我,顾南城就是你的?

顾南城似乎是听到声音,抬眸淡漠无痕的扫了她一眼。

简雨只能再度出声,小心翼翼的唤道,“慕……慕导。”

晚安慢慢的睁开了眼睛。

因为她的脸色过于没有血色,所以反衬得她的眼睛格外的黑。

“我记得,我们之间的事情是该在法庭上谈的,这儿是医院。”

简雨咬唇,慢慢的道,“慕导……我想单独和你谈谈……鲺”

晚安看了她一会儿,眉眼都没有掀一下,“如果你是来跟我谈,我爷爷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被刺激得血压突升脑溢血,我可以跟你谈。”

她本来一点都不着急,所有人都在,她也来日方长,她可以慢慢养好身体再说。

可是既然找上门来了,那也无妨。

简雨没有是说也没有否认。

于是她出声,“顾南城,你出去。”

简雨的脸僵了僵,为她此时的语气,冷淡,又理所当然。

男人起了身,走到她的床边,检查了一番床头的点滴,微哑着嗓音道,“好,我去买点你喜欢吃的过来。”

替她调整了枕头,然后转身出门,顺便也轻手带上了门。

门一关一开之间,可以看见门口守着一个穿黑色西装的男人。

“慕……慕导,我可以不起诉你……也可以作证是……我自己的原因……”

“我爷爷找你的时候,你也是这副态度么?”

简雨搁在膝盖上的手缠得很紧,一直低着头不敢看晚安,“我真的没有说什么……慕导,我没对你爷爷说什么过分的话……”

“不是你说,你已经咨询过律师,只要你死咬着不放,有监控在,判我十年不在话下吗?”

简雨心底打了个寒颤,莫名的无措。

“是不是觉得扳倒我,顾南城他能是你的?”

简雨猛然的抬头,对上病床上女人那双眼睛,冷漠,轻视,不似她以往的内敛,反而格外的肆意。

一团怒意在心头簇簇的升起,只是不敢发作。

她知道慕晚安的爷爷去世了,又牵扯到她的原因,顾公子不会放过她的。

有安城第一大状岳钟在,官司能不能赢会还很难说,即便成功了,她也不可能在娱乐圈甚至是这座城市乃至更广的范围,没有活路。

那么即便慕晚安真的入狱了,又有什么意义。

晚安淡淡的笑,“那天不是追着我有说不完的话么,我今天有空跟你说了,怎么不出声了。”

“你不用这么居高临下,我不是故意的,”简雨的情绪没有压抑住,一下就脱口而出,“如果今天不是有个有权有势的男人护着你,不管那天的情况是怎样,你撞了我就是撞了我,有意的叫故事杀人未遂,无意的也是过失伤害,如果你不是从小就出生在有钱人家你会有这么多这么好的机会吗?如果不是顾公子在你的背后帮你,你会有今天的成就吗?”

“我本来也没有想过要怎么样,可是那么长的时间,半年,七个月,甚至比拍一场电影更长的时间,他一直在你身边,可是你视而不见,你一直都在拒绝他,既然你不要,凭什么别的女人不能染指?”

晚安瞥了她一眼,泠泠的浅声道,“怎么,我生在有钱人家还得罪你了?”

简雨微微一震,不知道是因为生病还是因为别的,她几乎都是轻声细语,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生出了一层层的不安。

总觉得她似乎哪里不一样了。

哪怕其实今天高姿态的人不应该是她。

简雨咬了咬唇,她是不顾自己的身体过来的,本来以她的情况医生说她是不能下床的,可她心上的悬着一把剑。

低头,她收敛起情绪,“慕导……爷爷的事情我很抱歉,那时候我刚刚醒来,医生说我的身体可能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所以我才那样说,我不知道会害爷爷……对不起。”

对不起。

多单薄的三个字。

晚安把视线收回,重新阖上了眼眸,勾了勾唇,弧度凉薄,“车撞上去都不怕,现在怕了么。”

简雨看着那张苍白得只剩下凉漠的脸,慢慢的道,“活着……有时候比死让人胆怯。”

车撞上来的那一瞬间,她唯一想的是,如果那天早上她误导顾总的事情被拆穿了,她大概也没有生存的余地了。

为了掩盖一个只是一念之间而起的不经意的谎言,她甚至差点只能拿命去填。

如果早知道有今天,如果他们没有给她任何的希望,她从一开始就不会……痴心妄想。

慕老突然去世,顾总无疑会把所有的罪过算在她的身上,哪怕其实跟她没什么很直接的关系,她也不敢再做任何的什么。

病房安静了一会儿,最后响起的是晚安凉静的嗓音,“我累了,出去。”

简雨还想说什么,但是看到她的脸色,咬

咬牙还是忍住了,“好,慕导,不打扰你了。”

轮椅滚动的声音格外的清晰的倾轧在地板上。

顾南城回来的时候,病房里只有女人安静睡着的侧颜,眉眼之间笼罩的全然是没有声息的寂静,像是完全没有生息。

有那么一瞬间,巨大的恐慌席卷而来。

他甚至觉得,她会就这么一病不起,彻底的衰败下去。

但是事实证明并没有,她很配合医生的治疗,吊点滴,吃药,甚至是吃饭,虽然没有精神,没有胃口,但还是慢慢的好了起来。

除去少言寡语,一切都很正常。

可即便如此,顾南城仍旧恨不得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似乎总有一个错觉,她随时都会消失,现在所有的配合都不过是假象。

直到乔染来看她,说她的脸色终于渐渐的开始好转,才听她淡淡的说了一句,“我不喜欢弱得只能躺在床上,除非死,否则总要爬起来的。”

到这时,他脑海里紧紧绷着的那根神经,才算是微微的松懈了几分。

傍晚,余晖散去,温度也不那么高,乔染陪她聊天。

乔染刚说到时间吃饭了,两个身影就怒气冲冲的跨着大步走来了,“慕晚安,你别欺人太甚!”

晚安原本是坐在藤椅上,听到这声音也就睫毛动了动,眼波和表情皆无任何的变化,乔染站了起来,脸上略微的带着冷笑,“干什么?”

“小雨现在进了手术室,内脏大出血,你还有心情在这儿散心?”

乔染冷睨,“不然她应该在手术室替她收拾,还是提前替她准备棺材?”

“你……”

“她就是因为不听医生的劝告非要去看你所以才会弄得加重伤势,分明是你撞了她她是被害人,凭什么还让她坐轮椅去看你,就因为你背后有个有钱有势的男人?我告诉你们,别以为你们有钱就能无法无天了!”

晚安扶着乔染的手臂站了起来,抬眸扫过她们,漆黑的眸隐匿着笑,微抬了下巴,“所以,你们还穷出骨气来了?”

说完,她就牵着乔染的手直接从她们的身边走过。

两人气得发抖,等晚安和乔染走出去将近五米才在她们的身后喊,“慕晚安,你还不知道吧,这件事情不管顾安城跟你那个老相好怎么压,不管你们收买法官,就算你到时候能平安的从法院出来,你的导演生涯也完蛋了!像你这种,恶意撞人,肇事逃逸,仗着权势逃过法律制裁的道德败坏的女人,观众永远不会再买你的帐!”

晚安的脚步顿了顿。

乔染拉住她的手臂,轻声道,“晚安,你别听她们说这些乱七八糟的。”

晚安笑了笑,淡淡的道,“这是乱七八糟的么,我最近没有上网没有看新闻,媒体上的新闻是被扫干净了,还是在热议?”

观众和网民最喜欢围观公众人物,尤其是莫名的喜欢看昔日光鲜亮丽活得让普通人觉得遥不可及人物突然载了大跟头这种事件,仿佛这种人受挫,会特别的得到安慰。

晚上,晚安开电脑草草的浏览了相关的新闻。

没有主要媒体和网站谈论这件事情,但是各个论坛,微博,都源源不断有热议冒上来。

有传上去被删的视频也不难找到,是当时在景点正在拍照摄影,无意间拍进去的。

车辆的主人不难被扒出来,公众人物尤其引瞩目,加上她的电影正在热映——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