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9.坑女神289米:我要你永远不谅他,没有能力接受他的爱

回去的路上,她没有闭上眼睛休息,而是睁眼看着外面发呆。

回到慕家,慕老似乎是感觉到了晚安有心事,所以早早的准备好了晚餐,等她回去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再下楼,就已经开饭了。

慕老特意留了威廉一起吃饭。

整个过程持续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慕老一直在絮絮叨叨的安慰晚安,晚安也只能强颜欢笑的陪着。

吃完饭,她跟爷爷说今天太累了想早点休息,慕老连声说早点睡觉囡。

然后晚安就回了卧室。

她一个人坐在地板上发呆鲺。

人性都是自私的,人人都不例外,她也是。

手抓着自己的长发,扯得头皮阵阵的发痛,仿佛这样可以缓解什么。

为了保护自己想要保护需要保护的人和事,就只能狠下心来舍弃其他的东西。

顾南城是。

她何尝不是。

为了她生命中最后的亲人和牵挂,她也同样沉默了。

活着的人,死去的人。

如果非要选择,又怎么能为了死去的人而不顾活着的人。

晚安最后躺在地板上意识模糊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意识稍微的清楚了一点,就只觉得头脑阵阵眩晕,浑身乏力得不舒服。

摸一摸额头,温度烫的惊人。

发烧了啊。

感冒,高烧,来势汹汹,大有一病不起的架势。

意识混沌不清,刚刚坐起来就会摔下床,连爬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慕老着急的团团转,她不肯去医院,也不肯见顾南城,医生来了一拨又一拨,始终不见好转。

感冒这种东西,再高明的医生也没办法给她马上治好。

整整拖了一个礼拜,才稍微的恢复了一点精神。

这段时间慕老一直照顾着她,喂她吃饭吃药,醒着的时候陪她聊天,病得昏睡过去了也基本在一边陪着她。

慕老原本就年纪大了,又加上生病,这段时间更是很快的苍老了下去。

一个礼拜后,吃了午餐睡了午觉,晚安的身体稍微的好了一点,手扶着仍旧昏沉的脑袋随便穿了身衣服就出门了。

她有一个星期没有出过卧室的门了。

爷爷不在,白叔也不在,只有威廉在客厅听到楼梯间的动静看到她,立即起身大步上楼,手扶上她,“怎么起来了?”

“爷爷呢?”

“去医院做检查了,他老人家这段时间一直在家。”

晚安蹙眉,声音仍旧是沙哑无力,“你怎么不陪爷爷去?”

“白叔陪他,爷爷不放心你,让我在这儿看着。”

晚安抿唇,“我没事了。”

只是感冒而已,能有多大的事情。

死不了人,她不会死的。

威廉没说话,有些无奈的看着她,她现在的样子苍白虚弱的像一张纸,一阵风就能吹走,全身上下到眼神没有一点精神。

晚安下意识想打电话给爷爷,问问检查的结果怎么样了,可是手去拿才想起来自己并没有带手机,放在卧室了。

“那你打电话给爷爷,问是不是快回来了?”

现在是下午四点多了。

威廉没法拒绝她,拿手机准备打电话。

调出号码还没有按拨出,忽然就看坐在一侧的女孩忽然弯下了,手捂住了胸口的位置,黑色的长发也跟着垂下,一下子整个腰都弯了下去。

威廉脸色一变,顾不得打电话,手机扔到了一边连忙去扶她,“晚安,你怎么了?”

晚安半边身子趴在沙发的扶手上,单手抱着抱枕,脸上的五官都痛得皱巴了起来,五指的关节泛白。

心口绞痛,像是某种病发一般,有一只手攥着她的心脏在旋转。

威廉看她仿佛说不出话来的样子,沉声道,“晚安,没事,我送你去医院。”

“没事……”

晚安摆摆手,本来就大病未愈没什么力气,加上这突如其来的疼痛,几乎抽掉了她所有的力气,她仍旧趴着,“我没事了,不用去医院。”

那痛来得快去的也快,晚安只是沙哑无力的道,“麻烦你给我倒杯水。”

“真的没事?你刚才痛得厉害。”

“没事,我想喝水。”

听她这么说,威廉只好起身去给她倒水,回来的时候手机就响了,他顺手拿过来接。

才听对方说一句话,他就脸色大变。

晚安正在喝水,莫名的感觉到一股不安,不由的问道,“怎么了?”

威廉只说了声马上到就挂了电话,看向晚安的脸色很沉很严肃,一句话到了嘴边竟然说不出口。

“到底怎么了你说话啊。”

“晚安,爷爷出事了。”

………………

医院,急救室。

这是自那天的争吵后,顾南城第一次见晚安,因为这段时间她始终卧病在床,除了爷爷几乎不见任何人。

不过短短几天的时间,她已经消瘦得仿佛瘦了十斤。

他眼神暗了暗,几步走过去,威廉才从她的身侧走开,她整个人就连站着的力气都没有了,顾南城一把搂住她的腰。

“晚安。”

她什么都顾不得,只是睁着眼睛问,“我爷爷怎么了?”

顾南城一只手搂着她的腰,低哑着嗓音,“在急救室急救。”

“他这几天都好端端的,怎么会忽然发病呢?”

男人没有说话,眸色晦暗。

“你说话。”

“简雨前几天醒来了,今天刚刚能说话,”他双手扶着她的肩膀,试图用最平缓的声音来陈述,“刚刚院方才告诉我,你爷爷去找了她谈。”

她几乎按捺不住自己的情绪,“找她谈为什么我爷爷会病发?”

一阵巨大的恐惧席卷着惊慌而来。

“爷爷不是病发,他是摔倒了。”

顾南城搂着她到一边的长椅上,俯身蹲在她的面前,抬头看着她无焦距的双眼。

手握上她的双手,那细软的柔若无骨的手凉得厉害。

他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只是似乎不是担心爷爷那么简单。

男人皱着眉,低声温柔的唤道,“晚安。”

他有些不安,总觉得眼前的女人会随时飘走。

半响,晚安抬起眸,眸色漆黑清晰,无一丝雾气,“顾南城,”她说,“你觉得这个世界上,存不存在,报应?”

她喃喃的笑了,“我刚刚在家里,忽然觉得心绞痛,然后爷爷就出事了,很神奇是不是?”

顾南城瞳眸一震,一股心慌窜了上来,过了一会儿,他冷静的道,“就算有报应,也轮不到你,晚安,你没有做错什么。”

“没有吗?”

“你没有。”

“怎么会没有呢?如果不是我,她不会出现,会一直在这个城市的某个角落生活,等过一段时间,也许是一年,也许是几年,她会再出国,可是为了我她出现了,又因为我所以死了。”

顾南城的呼吸一下变重,连着声音也跟着变得紧绷而重,几乎是厉声道,“她不是因为你死的。”

“然后又因为你跟我说,要薄锦墨的骨髓,就不能告诉他绾绾的事情,因为他会疯,会接受不了,”她闭上眼睛,笑了出来,“所以我也妥协了,因为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

多冠冕堂皇的理由。

他一下抬起她的脸,眼睛是任何路人都看得出来的惊痛和心疼,“晚安,”嗓音一下变得很沙哑,字音模糊听在耳里却愈见清晰,“这都不是你的错。”

她整个人都被他紧紧的抱在怀里,力道大得仿佛要将她镶嵌如体内,“是我逼你的,是我的错,跟你没关系,你怪我就好,嗯?”

顾南城抱着她,忽然有种无比清晰的认知。

也许大概,或者肯定,他会后悔。

良久,她淡淡喃喃的道,“你放心,如果我爷爷出事,我也是会怪你的,”抬起手,慢慢的拨开他的手,“我的错我会认,别人的我也不会放过。”

说完这句话,她就不再开口了。

直到急救室的门被打开,晚安已经虚弱到了站都站不起来的地步,却还是扶着自己的脑袋慢慢的走了过去。

顾南城要扶她,她也面无表情的甩开了,哪怕这个动作只会消耗她为数不多的力气。

威廉过去得最快,所以摘下口罩的医生是朝威廉说的,“很遗憾先生,慕老先生骨髓瘤发作突发性的晕厥,再加上他血压突升而导致脑部溢血严重,我们已经尽力了。”

已经尽力了。

这是多少电视电影里医生对死亡通知的委婉说法。

一道眩晕袭来,晚安彻底的陷入了黑暗。

………………

晚安醒来的时候,窗外是一片黑暗,空气充斥着消毒水味。

睁开眼睛,她看到一头长长的黑发,陆笙儿在削苹果,见她醒来,只是挑了挑眉,“我和锦墨来看你,南城在替你处理事情,锦墨去找他了,所以只有我。”

晚安以为,她还在噩梦里没有醒来。

“陆笙儿。”

她闭了闭眼,全身滚烫,虚软,无力,好一会儿才有力气说话,眼睛看着雪白的天花板,“守在这里,不是有话要跟我说么。”

陆笙儿放下水果刀和苹果,笑出声,“跟你说话果然不用太费劲,比起盛绾绾爽快多了。”

晚安的视线从天花板挪到了她的身上,一双黑得没有杂质的眼看着她,“绾绾?”

“你好像有所误会,认为是我害死她

的,”陆笙儿整理了一下裙子,站了起来,“你没有亲眼看见,没有任何的监控,证明表明是我,杀人是需要偿命的,我为什么要冒这么大的险在众目睽睽之下把她撞下江?”

“到了如今的地步,你还肯留在薄锦墨的身边,这也不是昔日的陆小姐会做的事情,”晚安漆黑仿佛能渗出墨,嗓音又静又哑,“顾南城他要我不要你,你放不下你的骄傲跟清高,至于薄锦墨,你觉得很不甘心吧,这么多年下来,他就像你和绾绾之间的一场博弈,或者男人之于你,就只是博弈。”

陆笙儿的脸色几度变化。

最后,她笑,“就算是,那又怎么样呢,只要盛绾绾她死了不存在了,他永远会遵守他的承诺,在我身边,在情场上我是没有赢,但是盛绾绾她死了,死人什么都没有。”

陆笙儿双手环胸,“其实输给你,或者输给盛绾绾,我虽然不甘心,但是比起你输给简雨那么个女人,我至少输得不难看。”

晚安低低的笑出声,“简雨?”

“也是,你自然是不会把那么个角色放在眼里放在心上的,可是那天如果不是她,你说不定赶得及阻止那辆车,如果不是她,你爷爷说不定也不会就这么死去,毕竟南城他不会真的看着你爷爷死的,抢男人,一万个她都不是你的对手,可是她夺走了你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人——这比你失去十个顾南城,还要来的痛。”

她脸上没有血色,整张脸都差不多跟白色的床单一个颜色了,闻言,她忽然笑了,毫无内容和温度的笑,“你说得对,这一生我失去最重要的两个人,永远不可能再是赢家。”

她好像忽然变成了这个世界上的一只孤魂野鬼。

晚安看着陆笙儿精致的妆容,心口空荡荡的漏着风,脸上挂着面具一般的带着笑,“只不过,你是变得多无趣了啊,只有别人的痛苦,才能稍微慰藉你了么。”

陆笙儿清秀美丽的五官僵住了,然后,她笑了出来。

是啊,她是变得多么无趣,才只能从别人的境遇里得到一点半点的欣慰。

笑着笑着,陆笙儿仿佛就收不住了笑出了眼泪,她对着床上的晚安道,“你知道么,盛绾绾的死就是跟我有关的,但你永远不会知道,跟我有什么样的关系,哦对了,其实南城他只要稍微往深了查,他就能查到,不不不,或者他其实不用查都能猜到,可他没有,也不会。”

分明美丽的脸,偏偏看起来带着狰狞扭曲的味道,“慕晚安,你不会比我好的,我这一生得不到完整的爱,我要你得到了,也没办法享受——我要盛绾绾这根刺,永远扎在你的心上,我要即便将来顾南城他爱你到骨子里,你也承受不起,我要你永远不原谅他,没有能力再接受他的爱。”

晚安始终无动于衷,漆黑的眸静静的看着她。

等她说完,晚安方笑了笑,“你怨薄锦墨,他让你输给了你最不想输的人,所以你要得到他,你恨顾南城,因为他在你觉得自己爱上他的时候告诉你他爱我,你无力让他放弃我,所以只能让我永远不原谅他,”

“本来,他们谁都能给你幸福,可是到最后,他们谁都不肯再给你幸福。”晚安年轻美丽的脸庞只剩下苍凉,“很锥心刺骨,挠心挠肺夜不能寐吧,过去二十年拥有的东西,就这么一点点的消磨殆尽灰飞烟灭了,唯一能抓住的,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灰烬而已。”

陆笙儿笑得不能自已,“是啊,所以如果没有你,我显得多寂寞,所以我来了。”

晚安闭上眼睛,不再接她的话,“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守在这里等我醒来是想干什么,让我永远保守秘密,不让薄锦墨知道绾绾死了?”

“为了盛西爵,你该这么做。”

晚安睁眼失笑,那笑空洞无物而肆情肆意,“你觉得我现在开口,还不能叫顾南城帮米悦?”

“你能啊,可是丧至亲之痛,你忍心叫盛西爵再承受一次吗?哦,我忘了告诉你,盛西爵他醒来了,你去告诉他他的妹妹死了,让他尝一尝你现在的滋味。”

她现在的滋味?

晚安的原本就很空洞的眸失神得厉害。

陆笙儿离开的时候在门口顿住了,“慕晚安,你记住,不管南城他多爱你,不管他能为你做多少事,他永远不会为了你做任何伤害我的事情,所以盛绾绾她就是死了,在法律上你无法追究我,你亲自动手,你也伤不到我半根头发。”

她得不到的,盛绾绾也没有命得到,慕晚安也不应该得到。

唯有如此,她才能坦荡的面对以后的生活,不用心有不甘。

她们都输得惨淡,她没有赢又如何?

门关上的瞬间,身后传来轻飘飘的两个字,“是么。”

……………………

慕老下葬那一天,天空飘着雨,不大,却湿漉漉的。

晚安没有撑伞,顾南城还是一言不发的把伞撑到了她的头顶。

她大病未愈,已经淋不起雨了。

哪怕从她晕倒后醒来,她再没有开口跟她说过一句话。

所有的人都陆陆续续的离开了,最后只有顾南城替她撑伞陪着她。

顾老夫人也来了,握着她的手,拍拍她的手背,叹息了一声,“你好好的,爷爷在九泉之下,才能欣慰。”

晚安看着墓碑上老人和蔼慈祥的笑脸,心上是撕心裂肺的疼。

爷爷生前,她连最后一面都没有见到。

爷爷身后,她恐怕也没办法,好好地了。

顾南城在她站了将近一个小时之后,低声在她耳边道,“晚安,你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再站下去会熬不住的,爷爷看着也会心疼,我带你回去,嗯?”

她眼神都未曾动一下,顾南城将她打横抱起,往车上的方向走,女人在他怀里,也是安静无息没有出声,也没有拒绝。

将她放在副驾驶上,又侧过身给她系安全带,低声温柔的道,“你身子还没好,我们先回医院休养,好不好?”

慕家没了慕老,只剩下了一个白叔,但是白叔在丧礼结束后被晚安重金解雇了,所以整个慕家,都是空荡荡的。

她自然是不可能跟着他回南沉别墅的。

医院,至少还有医生,护士,还有人。

晚安咳嗽了几声,脸色仍是病态,并不好看。

顾南城驱车带她去了医院。

独立的高级病房,医生兢兢战战的替她量了体温挂了点滴,“慕小姐的身体真的需要多休息,不要再折腾了,再这么劳累下去会衍生出其他的毛病也说不定。”

顾南城寸步不离的守着她,连准备生活用品和食物都是让手下代劳的。

点滴吊到一半,简雨坐着轮椅敲门进来了。

她脸上都有一块不小的瘀伤,穿着病服,不少地方缠着绷带,看起来能出门样子也很勉强。

晚安阖着眸,看上去睡着了,但是其实又莫名的让人知道,她没有睡着。

“慕……慕导。”

病房很安静,晚安不说话,守在一旁的男人也没有说话。

简雨被护士推着,整个人看上去战战兢兢的——

题外话——第二更,六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