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8.坑深288米:好,顾南城,你够狠,我等你

也许顾南城是对的,她其实什么都没有亲眼看到,只不过死死的记住了那辆车的车牌号。

也许陆笙儿会讽刺她告诉她是她疯了得了臆想症。

她希望是这样。

可是如果是这样的话,在新闻铺天盖地蔓延的时候,她就应该现身了。

所以她明白,她没有弄错囡。

晚安闭上眼睛,喃喃的道,“到了叫我。”

威廉明白她很累,因为没有睡觉的累,更因为心上被架上了一套沉重的枷锁,所以显得更累,“好。鲺”

“盛世”的写字楼在市里,是一栋颇有年代的写字楼,但是因为建筑设计独特而显得别具风情,已经存在好几十年了。

晚安在车停的时候就睁开眼睛了,一只手搭上车门的扶手,习惯性的想抬手看表,才想起来被她搁在床头了,遂摸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已经四点快五点了。

“我自己上去就好了,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晚安一手推开车门,一边波澜不惊的道,“‘盛世有不少老牌员工还留着,有些认识你也说不定,你在车上等我一会儿吧。”

说完,不等他回答车门就被关上了。

“小姐,请问你有预约吗?”

“没有,能麻烦秘书通知他一声吗?报我的名字,我想他应该是会见我的。”

“这个……”前台小姐有些犹豫,但还是点点头,毕竟她认识晚安的脸,也多多少少的清楚一点她和总裁的关系,“那好,我给秘书室打个电话,让秘书问问总裁的意思,慕小姐您稍等。”

晚安点点头,“好,谢谢。”

那边才刚刚打电话,她身上的手机就响了,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手指在屏幕上顿了顿,然后毫不犹豫的挂了。

还没收回去,手机再次响了,她手指滑动接了电话,“什么事?”

“晚安。”

她重复的问了一遍,“什么事?”

男人的嗓音很淡静,“我就过去,你在那里等我。”

晚安笑了笑,“你派人监视我?”

顾南城心平气和的道,“不用监视你,医院说你去看过简雨了,然后自然会去找锦墨。”

“你能阻止我一辈子?”

“他不在公司,他在家里,笙儿的手受伤了,刚从医院出来。”

晚安咬了下唇,随即道,“好,谢谢你告诉我。”

说着就要把电话挂了。

那端响起男人沉沉淡淡的嗓音,“晚安,你爷爷的骨髓你不要了吗?”

她没有留指甲,但是掌心还是被抠出了血。

沉默死寂了将近一分钟,她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好,顾南城,你够狠,我等你。”

说完这句话,就把电话重重的挂断了。

翻天覆地的嘲弄遍布心扉。

手机握在手里,几乎要被她的力道捏得变形。

“不好意思慕小姐,今天总裁没有来上班呢。”

“我知道了,谢谢。”

写字楼的大厅有候客的椅子,晚安一眼扫过去,还是出了大厅,站在写字楼外的台阶上。

八月份温度很高,但是这两天不是阴天就是下雨,受台风的影响,风更是没有停。

雨已经停了。

凉风吹起她的长发和裙裾。

从她的角度,能看到威廉在拿着手机打电话,晚安便也没有下去,她手里拿着手机,手指时不时的滑动着,低着头看屏幕,看不清楚眼底在想什么。

过了大概二十分钟,她看到黑色的宾利慕尚开了过来,扯了扯唇,踩着一级一级的阶梯走了下去。

顾南城推开车门下了车,晚安已经走到了车前。

她抬手用自己的手指梳理着自己的长发,脸上带着凉薄的笑,唇上的弧度勾勒出几分冷艳的痕迹,就这么看着他,“我忘记了,绾绾没有了,薄锦墨不会再给我爷爷的骨髓了,是不是?”

她的嗓音很轻,但是字字句句连带着标点符号,都仿佛能在心口砸出一个坑。

风将她的发丝吹乱,有几根飘在她的脸上。

晚安失笑的看着盯着她的一言不发的男人,“我真的不明白,你既然爱她至此,为什么要拒绝她的示好?你为什么不肯跟她在一起?!如果你跟她在一起了那就什么都不会发生了!”

是啊,如果当初陆笙儿暗示他的时候,一切都说穿了的时候,他点头答应了,那陆笙儿就不会回答薄锦墨的身边了。

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了。

顾南城安静的听她说话,薄唇吐出四个字,“我不爱她。”

他说的很肯定,这种肯定的语气放在以往她也许就相信了。

夏天的风太盛,雨水降低了温度,她的脸蛋苍白而寒冷,顾南城放软声音道,“外面冷,上车说。”

外面冷又算的了

什么?

“我不需要听这些,”晚安闭了闭眼,然后又睁开,“一句话,你是不是非要包庇那个杀人犯?”

顾南城看着她漆黑得透不进光的眸,淡淡的道,“目前为止,我唯一做的也只是想包庇你而已,只不过你看上去既不关心,也不在意。”

“我说过了,我犯的错我会受着。”

除了爷爷……让她不放心。

“我已经调查过了,如果你好好的待在家里不要到处乱走,现在出来的结果更多,”男人低哑的嗓音有条不紊,带着浓厚的疲倦,从国外回来到如今,他基本没有任何的休息,“开车的那个不是笙儿,在那个时间点,有别的地方的录像显示笙儿在别的地方,她不在车上。”

他看着晚安的眼睛,“我可以调给你看。”

她的眸震了一下,随即涣散开,“你骗我。”

他亦扯了扯薄唇,“你觉得这么短的时间内,我有那么多的精力去做一个假的监控录像出来骗你?”

晚安忽然抬头看着他,往后面退了一步,“不是陆笙儿?如果不是陆笙儿,那你为什么要阻止我?”

“你昨晚在看守所跟岳钟说了之后,我在上飞机前就已经让人加派了军队的搜集队,如果他们找不到,那就是找不到了,除非哪一天等水退潮了,或者机缘巧合,它会再出现。”

“能不能找到的结果都一样,如果死了,那就是死了。”

晚安的瞳眸迅速的皲裂开,为他清晰冷静的陈述口吻,更为他平淡又不容置喙的内容。

如果死了,那就是死了。

“你不是……不相信我的话?”

顾南城眸暗了暗,却也不过一闪而过,“这些不重要。”

替她找人,是真是假,他都会派人去找。

“那什么……才重要?”

晚安看着他,忽然感觉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寒意,从四面八方入侵她的毛孔。

她也从来没有觉得,面前的男人冷静冷酷得可怕。

“如果她活着,那么她要出现还是要消失都是她的自由,如果她死了,”他哑声道,“抱歉,锦墨不能知道,对他而言,盛绾绾和他们的孩子活在这个世界的某个角落,也许永远见不到,但是他们活着。”

“他不是个正常的人,他会疯,谁都不知道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晚安唇上的血色一下就褪下去了,她抬手一个巴掌重重的扇了过去。

“啪!”的一声。

隔得不远已经下车的威廉听到这动静,都跟着怔住了。

顾南城不闪不避,一声不响的承受下来了。

“那死了的人就该这么死了,活着的人就能逍遥?”

晚安不断的往后退,飘在脸上的发丝让她的面目变得模糊,“是不是这件事情真的跟陆笙儿有关,你的选择其实也一样?”

有机动车声音响起,威廉一直在车门处等她,看到一辆摩托车轰隆隆的就开了过来。

因为晚安是往后退的,加上两辆车隔着不远的距离停着挡住了视线,那摩托车开的轰隆隆的一下就冲了过来,“晚安!”

晚安听到声音才下意识的转头,然后就是摩托车刹车轮胎剧烈的摩擦地面的声音。

手臂被抓住了,然后整个人被往前面扯了一把,她耳边似乎隐约的听到撞击的声音和男人的闷哼声。

睫毛动了动,威廉从后面过来扶着她的手臂,“晚安,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刚才摩托车的扶手处好像险险的撞了一下,只不过没有看清楚究竟撞到了谁,眼神复杂的看着那年轻的男人,“顾总,你被撞到了吗?”

顾南城的眼神盯着被半搂在威廉手里的女人,她在看着他,又好像并没有,扯扯唇角,将手臂放了下去,淡淡道,“没事。”

晚安已经转了身,手扶在威廉的手臂上,还是忍不住脚下一软,半个身子都跌在威廉的怀里了。

她低着头,嗓音有些干涩,“走吧,爷爷在等我回家。”

威廉看了看晚安,又看了眼顾南城,最后还是顺着晚安的意思,“好,时间不早了,免得爷爷担心。”

末了朝顾南城颔首,淡淡的道,“顾总刚刚受伤了的话,还是去医院瞧瞧的好,晚安我会带回慕家。”

他看了她半响,“好。”

回到车上,威廉倒了车,后视镜里的身影逐渐的远离,威廉不动声色的道,“你们为了什么吵架?那个被你撞伤了的女人?”

晚安没有回答他,只是问道,“那个肇事车辆自首的嫌犯查到了吗?”

威廉挑挑眉,不大了解她为什么只关心这个案子,“他在警局已经承认了,口供是酒驾撞人,之前跟女出租车司机有口头上争执,后来喝了酒闷闷不乐,所以一时冲动,寻仇报复。”

“我想知道的不是这些。”

“可是晚安

,警方调查的结果是这些,我请人了解调查到的也是这些,包括那辆车的车主,监控录像的显示,开车的人是他,并没有错。”威廉顿了顿,侧首看向她有些苍白的侧颜,“晚安,你觉得开车的人应该是谁?”

晚安过了一会儿才转过脸看向他,“你确定吗?没有人威胁过他收买过他?没有人对监控录像做过手脚?”

“监控录像画质模糊,剪辑还有可能,做手脚偷梁换柱不大可能,除非是有所预谋做了很长时间的前期准备,只不过据专业人士判断,那个去自首的人各方面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家庭一般,有妻有女,生活普通正常按部就班,”

威廉看着她出神发呆的脸,“晚安,也许你真的误会什么了,你刚才跟顾南城为什么而吵架?你还动手打他。”

听到这个名字,她就闭上了眼睛。

威廉低声无奈的道,“他刚刚就替你挨了一下,你这次出事第一个出面解决的也是他,无论如何,他对你很好。”

她睁开眼睛,笑着反问,“对我很好?”

似乎也不能说,他对她不好,那样显得她昧着良心,顾南城为她做了很多事,也帮了她很多事。

晚安脑袋靠在后座上,淡淡的道,“可能是对我很好,只不过是对别人更好。”——

题外话——第一更,四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