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7.坑深288米:过往种种,不过笑话一场

她看着他,好像是看着一个仇人。

他昨晚三点到警局,然后又去了趟医院,等回南沉别墅的时候已经五点将近六点了,洗个了澡收拾一下,又随便吃了东西就将近七点八点了。

即便他不需要休息,岳钟是律师也是要休息的,何况以晚安的状况办保释手续也是需要一点时间。

他根本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再去安排人自首。

晚安看着他,不断的摇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是不是你安排的,我真的不知道……”

她知道什么,她怎么会知道鲺。

他的心,她从来没有猜对过。

过了一会儿,她冷静下来,仰起脸看着他,“顾南城,你不用跟我绕那么远说那么多冠冕堂皇的话,有些事情,你我心知肚明,”

她笑了笑,“如果你真的觉得是我看错了,那又何必阻止我通知薄锦墨呢?你其实不是一直都希望绾绾回来的吗?因为你觉得薄锦墨待陆笙儿不是真心。”

她咬着唇,直到细白的齿逐渐将唇瓣咬得沁出血,笑得有些吃,“所以你看,其实你很清楚。”

男人俯身在她的跟前,半个身子将她笼罩了。

他垂着眸,手抚摸着她的长发,淡淡温和的道,“晚安,你和简雨的这起案子我会帮你处理。”

“那绾绾呢?”

“晚安,你现在应该想的是你自己,不是别人。”

是啊,无论事情是怎么发生的,那也是一条人命。

如果死了,那就是她亲手毁掉的一条命。

她都没什么感觉。

“如果她死了,我赎罪,法官怎么判我的罪,我就怎么受着。”

“那你爷爷呢?”

爷爷……

顾南城似乎动了怒,他手指紧紧的扣着晚安的下巴,“我要的不是你这幅态度,不管你是为了你爷爷,还是为了你自己,慕晚安,你别把这件事情不放在心上。”

她却别过脸闭上了眼睛,漠漠的道,“你出去吧,我要睡了。”

男人非但没有起身,手指上的力道反而更重了,他皱眉唤道,“晚安。”

“出去。”

良久,他才低声温温的道,“好,你先休息。”

晚安没有看他。

卧室的门被带上之后,晚安才慢慢的抬起头,心头仿佛有爪子划过,血淋淋的。

痛得无法呼吸。

下午的时候,法院的传票寄到了慕家。

所谓保释,只是在担保人能保证犯罪嫌疑人不会做出有伤害社会的事情,在法官拍案定罪之前暂时不被看押。

睡觉?

她怎么可能睡得着,躺着床上,闭着眼睛,她也没法入睡。

即便如此,晚安还是床上躺了两个小时。

然后起来,穿好衣服,坐在床上发了一会儿呆,拿手机给薄锦墨打了个电话。

没有人接。

外面下雨了,她随手批了件薄薄的外套,下楼发现爷爷一直戴着老花眼镜在研究那份法院传单,心脏蓦然的一紧,然后是蔓延而来的遽痛。

甚至一下压得她喘不过气了。

晚安走过去,“爷爷……”

慕老听到声音连忙抬头,“晚安啊,你怎么就醒来了不多睡会儿?怎么穿了外套,要出去吗?外面下着雨呢。”

“没事,只是小雨,我出去散散心,很快就回来了。”

“记得回家吃晚餐。”

晚安点点头,笑着道,“好的,我一定回家吃。”

还没走到门外,一辆车就开了进来,晚安撑着伞看着打开车门下来的男人。

威廉上下打量了她一番,“要出去?去哪儿?”

晚安没有回答他。

“那上车,我送你过去。”

威廉看懂了她无声的拒绝,颇为无奈的道,“你就这样出去,不到回来的时候爷爷会担心。”

“但是我要去很远的地方。”

威廉很快的道,“没关系,今天下午我陪你。”末了不等晚安拒绝,直接道,“我去跟爷爷打声招呼,晚上就回来。”

“好。”

威廉果然很快的进去,然后又很快的出来了,晚安坐在副驾驶上等他,在他发动引擎把车倒出别墅才报了地址。

“就是事故发生的地方?”

“嗯,是那里。”

威廉没有多问,打开导航,驱车过去。

桥上的风很大,之前被车撞坏的地方为了避免事故再次发生已经修好了,因为是下雨天,基本上没什么人。

威廉跟着她下车,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打伞。

晚安看到一个穿着黄色的像是搜救服的男人,正准备走过去,手臂被拉住,“你想做什么,我替你去,”

顿了顿,他才低声解释,“你出现在这里影响不好,上车,”

晚安想了一会儿,还是点头,“我想问问昨天掉进江里的车怎么样了。”

“好,我去问,你上车。”

晚安还是配合的回到了车上。

过了大概十分钟,威廉回来了。

晚安瞳孔焦距聚集,急急的问道,“怎么样?有没有消息了?”

“那辆车上的人跟你是什么关系?”

“你告诉我。”

威廉皱了皱眉,表情有些沉,“基本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即便是捞上来了也只有尸体了,在丰水期江水涨得厉害,能不能捞上来都很难说。”

晚安坐在副驾驶上,良久没有说话。

威廉也没催她,车内静静的,只能听到车外的风声,雨声,还有江水汹涌的声音。

“好了,回市里吧,我去医院看看。”

威廉看她一眼,“好。”

“能求你帮我一个忙吗?”

“你说。”

她用了求字,威廉以为,即便是她自己背负的这个案子,即便没有顾南城帮她,她也不会对他说求字,甚至不会开口。

“你应该看了新闻,知道昨天在这里发生的不只有一起车祸,我听说那辆把出租车撞下江里的车主自首了,我想知道那个人的底细,还有,我想见他。”

“给我时间安排。”

“好,谢谢。”

说完这三个字,晚安就靠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

在颠簸且姿势不舒服的车上,她竟然就这么睡着了。

晚安先去医院看了简雨,威廉依然跟在她的身边,晚安拒绝他也只是简单地道,“我答应爷爷,一直看着你,他很担心你。”

于是晚安便不再多说什么。

简致回去收拾东西暂时不在,只有简雨几个圈外的朋友在,见晚安先是诧异随即愤怒,“你怎么在这里?现在有钱人真是无法无天了是不是?杀人犯也可以被包庇?小雨现在还在昏迷不醒,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

晚安看她一眼,淡漠的道,“从法律角度上来说,我目前只是嫌疑人,在法官拍案定罪之前,我不叫杀人犯。”

她是怎么撞上简雨的晚安基本完全没有印象。

她如今她也不知道,她当初确定简雨能躲开,是不是判断错误。

“呵,身边环绕的男人还真是多啊,难怪顾公子他不要你了,”那女孩见晚安态度如此,先是动怒,嘲讽,然后得意洋洋的道,“你知道昨晚深夜,四点多的时候顾公子特意来医院看小雨吗?他就只说了一句话,把最好的医生调过来,也要让小雨活着。”

晚安瞟都没有瞟她一眼,听到这话她也没有反应,甚至没有兴致去辨别这句话的真伪,理由。

就像简雨追着她说他们发生关系,而顾南城也没有否认。

这些事情,她听到了想了想,然后便觉得那是别人的事情。

掀不起一丝一毫的波动。

再想起,也只觉得发笑,那个男人似乎说了无数次的我爱你,但是她如今想来,他从来没有属于过她。

也不觉得伤心,过往种种,不过一场笑话。

只是问了护士她的情况,得到的答复是今天各医生专门商量了治疗方案,病情虽然不算稳定,但是性命暂时无碍。

回到车上,威廉问她,“还有地方要去吗?还是回家?”

晚安闭上眼睛,“去‘盛世‘,我要找薄锦墨。”

有那么一瞬间,她甚至想过要去找陆笙儿对峙——

题外话——第二更,周四万更,么么哒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