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6.坑深286米:晚安,别这样看着我

关心?

从他的脸上读得出关心两个字吗?

他到这里半句关心的话都没有问过也没有说过。

主治医生很快就到了,看见顾南城立即迎了上去,“顾总,”

顾南城淡淡的瞥他一眼,“怎么样了。鲺”

“病人的情况吗?”主治医生大概是四五十岁的年纪了,也是资历很深了,“顾总,简小姐的情况不算乐观……”

“我不想听废话,”他打断医生的话淡漠开腔,“能活吗?囡”

“我们会竭尽全力的抢救……”

“那就是不一定能。”顾南城将视线从医生的身上收回,侧首朝一边的席秘书吩咐,“想办法调最好的医生团队过来,让她活着。”

席秘书点点头,“我明白的顾总。”

没有多待一分钟,了解完情况顾南城就离开了。

…………

自顾南城离开后,晚安便没有再阖上眼,或者这么说并不准确,她也曾试图闭上眼睛,让自己睡过去。

因为有无数的事情等着她面对,她不能一点精神都没有,所以也不能不睡觉。

可是不管是睁眼还是闭眼,意识都太清明,清明得没有一丝的睡意,哪怕她身心俱疲,困倦不已。

始终静静的蜷缩在角落,直到清晨顾南城过来带她出去,“岳钟已经办好手续,我带你回家。”

他嗓音一如既往的温和,身上的衬衫已经换了一身,看来是洗过澡换了衣服过来的,只不过脸上的眼睛下方的疲倦依旧,手臂扶着她的腰,就要半搂着她出去。

晚安半眯起眼睛看着他,“出去?”

顾南城点头,已然将腿脚因为长期没动血液不流畅而发麻的晚安打横抱了起来,顺便低声温柔的回答她,“嗯,保释了。”

他盯着她眼睛里的血丝,低头亲了亲她的发,“是不是一晚上没有睡觉?先休息会儿,到家了洗澡睡一觉再说。”

晚安沉默着一言不发的任由着他抱着她出了警察局,在车前才扯了扯他的衣袖,沙哑淡静的道,“你先放我下来。”

“想去哪儿?”

“我要过去。”

她不说地名,他自然也知道她指的是哪里,顾南城抱着她的手臂力道紧了紧,还是耐着性子温柔的道,“先回家,你需要洗澡休息。”

一天一夜没有睡觉休息,她的身体会撑不住。

更别说她目前的精神状态。

晚安睁眸看着他,嗓音有些哑又显得很淡,有些好笑的问他,“你觉得我可能会睡得着吗?”

她怎么可能睡得着呢?

也许她以后都不能好好睡觉了。

顾南城动作未停,直接将她抱上了车,手指的指腹摩擦着她的脸颊,“晚安,你不想想你自己,那你爷爷呢?你不考虑他老人家吗?嗯?”

晚安没出声。

男人低沉的吩咐前面的陈叔,“开车,回慕家。”

“去医院,”

顾南城低头看她,“爷爷在家里等着你。”

宾利慕尚在慕家停下,慕老一听到引擎声就从里面出来,他已经换了病服,穿着平常的衣服,干枯温暖的手握着晚安的手,满眼都是心疼,“有没有饿着?是不是受委屈了?快进去,我特意让白叔做了一桌好吃的等你回来吃。”

拉着晚安的手,末了又眼神复杂的看着跟在一侧的顾南城,另一只手腾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顾先生,晚安的事情,有劳你费心了。”

男人只是温淡的笑,“是我该做的,”语气稍微一顿,接着道,“晚安在那里一晚上没有睡觉,不如让她先洗个澡,然后再吃东西睡觉。”

慕老连连点头,“好好好,去洗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再来吃东西。”

晚安看着慕老仿佛一夜就苍老了的容颜,心头又酸又疼,想扯出几分安抚的笑容但是怎么也笑不出,只是道,“爷爷,我没事,您别担心。”

慕老一脸和蔼的笑,脸上的沟壑更深,“没事,没事,我们家晚安自然不会有事。”

她不能摆出一脸失魂落魄的样子,那样只会让爷爷更加担心,所以洗完澡下来晚安始终挂着勉强的样子。

吃完饭,晚安微笑着朝慕老道,“爷爷,我想去医院看看被我撞的那个人,就让顾公子带我……”

“先睡觉,”不温不火的嗓音打断她的话,顾南城在一端道,“我昨晚替你去看过她了,晚安,你现在唯一要做的是睡觉。”

“我不困……”

“你不在乎我心疼你,也不在乎爷爷心疼你吗?”他盯着她的眼睛,如是道,“有什么事情,等你先休息好再说。”

晚安咬着唇,她几乎没有抑制住自己的情绪。

他明明知道她想干什么。

慕老在一边附和着,“是,南城说的是,晚安,你就听话先

睡一觉,有什么事情需要忙需要处理,爷爷替你处理,爷爷不行的话南城他也会给你处理的。”

晚安低了低头,拨到耳后的长发落了下来,掩住了她半边脸颊,好半响,她才出声,“好,我回去睡觉。”

顾南城一双眼盯着她,哑声道,“我陪你回房间。”

晚安没说话,走在前面。

到了卧室,才关上门女人的声音就泠泠的响起了,“跟着我上来,你是担心我通知薄锦墨,所以准备时时刻刻的盯着我吗?”

顾南城皱皱眉,“晚安。”

“顾南城,”她转过身,一双漆黑的眸直直的看着他,这一次一滴眼泪都没有,可是看上去比昨晚埋首在他怀里放肆哭泣的样子显得更加绝望,“顾安城,我爷爷年纪大了……我不想再让他担心我不能再让他担心我一点点……你明白吗?”她抬手抓着自己的头发,带着几分濒临崩溃的气息,“我要找她……我要去找她……车上的不只有她还有刚刚出生的宝宝……”

闭上眼睛,心上仿佛有一个巨大的浪潮泼了过来要将她淹没,她扯着自己的头发顿了好久,才继续组织语言,呆呆的道,“顾南城……如果她死了,那就是我害死的。”

顾南城心口一震,看着隔着一米距离的死死的压抑又好似压抑不住的女人,长腿往前跨了一步,抬手就把她抱进了怀里。

她真的已经没有力气了。

顾南城抱起她放在床上,手温柔的撩起她的长发拨到一边,冷静而有条不紊的道,“晚安,你现在绷得太紧了,”

他看着她的眼睛,温和而清晰有力,“我已经调了所有的监控录像看过了,没有任何的画面能证明那辆车上有盛绾绾,也没有任何的画面能证明撞人而肇事逃逸的那辆黑色轿车上的是笙儿。”

男人单手扶住她的脸蛋,“晚安,在你刚才洗澡的时候警察局已经给我消息了,昨晚的那辆肇事车辆已经自首了,司机是一个男人。”

晚安的脸蛋僵住了。

她看着他,瞳眸睁大。

“顾南城,”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张口出声,已经沙哑透了,偏偏又带着恍惚的笑,“那么你觉得,我说的都是假的,我在说谎?”

“不是,”他静静的看着她,低哑的陈述,“你没有看见。”

晚安用力的闭了闭眼。

然后睁开,指尖死死的攥着他的衬衫,“我没有看见?没有看见又怎么样?她的车车牌号我早就记得清清楚楚了,我会看错吗?那天是陆笙儿冒充薄锦墨约她出去我才过去的,不然我为什么要开车去那么远的地方呢?”

“你看过监控录像了,你以为我为什么要开车撞过去,还是你觉得就因为她跟你发生关系上过床我就要撞死她?”

男人的眉眼几度变化,手掌里握着的她的手凉的沁人。

晚安看着男人深静而纹丝不动的眉目,心仿佛掉进了一个无底洞,不停得掉,不停的掉。

她脸上带着笑,轻轻袅袅的道,“顾南城,那个自首的司机,是不是也是你安排的?是不是觉得江里捞不到尸体,又有了自首的对象,这件事情就能这样不了了之?”

她此时的模样让他皱眉,一手撑在她身子的左侧,眼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不是我安排的,”他说的平和却十分的不容置喙,“晚安,别这样看着我,我再说一次,不是我安排的。”——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