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5.坑深285米:你是不相信我的话,还是打算护着她啊

深夜。

太想从噩梦中惊醒,所以原本只是静静的枯坐,她也闭着眼睛睡着了。

噩梦缠身,一个接连着一个。

溺水,窒息,绝望。

“啊——”惊叫醒来,四周是肃静的光线,没有温度的冰凉,从每一个毛孔渗出血液和骨髓鲺。

冷汗淋漓,还没有反应过置身在什么地方,就已经被一双手臂拥入了怀里。

抱她没有任何理由,只因为她此时的模样像是深陷在噩梦中,蜷缩,脆弱,茫然,仿佛一下失去了魂魄囡。

低低沉沉的两个字,“晚安。”

晚安被男人抱在怀里,好几秒才回过神来,她的手无意识就重重的攥着他胸前的衬衫,所有积累和压抑的情绪都崩溃了一般,眼泪无声无息的涌了出来。

顾南城低头亲吻着她的发,满身风尘仆仆和疲倦,手臂圈着她的身子,清晰的感觉到她极凉的身躯在颤抖,弧度不大,却无法停下来。

“晚安,”他的手指轻轻的抚摸上她的脸颊,只是低声唤着她的名字抱着她,也没再说其他的话。

她忍了太久,需要哭出来,情绪需要爆发出来。

等她哭得差不多了,他才低声道,“sorry,我回来晚了。”

她的额头靠着男人的肩膀,过了好久,她忽然抬起头,脸上的泪痕未干,但是漆黑的眸已经没有泪水再溢出来。

湿漉漉的脸颊,干干的眼眸,“我跟岳钟说的,他告诉你了吗?你帮我找人了吗?你告诉薄锦墨了吗?”

她的嗓音始终都是带着沙哑的,“车上那个不仅只有绾绾,还有他的儿子,那是他的亲生儿子,才几个月大。”

“嗯,”他低低的道,“我下飞机就吩咐人去找了,警方也派了搜救队。”

这起车祸案因为上了新闻而且受到的关注颇多,所以上面也比较重视,一直在派人打捞。

只不过现在七八月份,刚好是丰水期,江水涨得厉害,水流汹涌。

她睁大一双眼睛盯着他,“那薄锦墨呢?”

他应该知道,他必须知道,那是他的儿子,是被他的女人害死的。

顾南城抚摸着她头发的手微微一顿,过了几秒才低低淡淡的道,“晚安,这件事情在确认之前,我会处理。”

“为什么?”

“他情绪不稳定,谁都不能保证他会做出点什么,就像他上次去你的片场差点把你掐死了。”

晚安看着眼前男人的脸,心尖忽然被泼了一杯冰水下来,她笑了笑,“你是不相信我的话,还是打算——护着她啊。”

她怎么就忘记了呢。

那一个是陆笙儿啊。

杀人是要偿命的。

她原本空洞平静的情绪一下就被掀了起来,“顾南城,她杀人了你懂不懂?是不是她杀了人你也要护着她?!”

晚安是一个极少极少激动的女人,即便情绪有所波动,大部分时间她都会强行的自我克制,鲜少表现出来。

“晚安,”男人俯身,手臂落在她的身侧以这样的姿势将她圈在怀里,低头注视着她的脸,低低的道,“这都是你以为的,你认为开车撞人的是笙儿,你认为掉下江的是盛绾绾……”

“啪!”

女人细细密密的睫毛颤抖着,晚安看着被自己扇了一巴掌而微微别过脸去的男人,张口想说话,却发现自己似乎是哑口无言。

顾南城似乎不在意被她扇了一巴掌,抬手就要去摸她的脸,却被晚安侧首避开了。

她的头发黑得没有杂质,反而衬得她的脸苍白得可怕,“都是我以为?是啊,我还以为你说爱我是真的了,多少次了。”

顾南城瞳眸重重一缩,整张轮廓都僵硬了,他沉了沉声,“晚安,这两件事情没有关系。”

“我想起来了,我撞到简雨了,她说她跟你一夜春风,所以追着我叫我消失在你的生活里,”她对上他的眸,“我本来是不相信的,不过想想,这种事情实在是太正常是不是?”

“你看,她为了你啊连命都不要了,你心里一心一意想维护的就只有那一个而已。”

“慕晚安,”他似乎也沉沉的动了怒气,“我收到消息就直接飞回来了是为了谁,我到机场直接过来是为了谁?”

“那你就不要维护那个杀人犯,顾南城,你想想她害死的是谁,我不会原谅她不会放过她的!”

也许是没有休息,也许是彻底的愤怒,她黑白分明的眸里已经有了红色的血丝。

隐隐裹着某种决然的气势。

顾南城仍是这样看着她,眸色温和而冷静,她出手打他还是如何他也只是这样静静的看着她,手还是半带强迫性的扶上了她的脸颊,低低的道,“晚安,我现在要做的是解决你开车撞人的事情,至于笙儿和盛绾绾的,我才刚刚从机场过来,让我把事情查清楚再说,嗯?”

她仰首看着他,轻声问道,“你不问我为什么撞人了?”

男人直起身体,“不管为什么,这个对我不重要。”

他要做的是替她洗罪。

至于她是不是撞了人,为了什么而撞,那个人活着还是死了,他都不在意。

离开警察局,宾利慕尚停在外面,现在时间已经是凌晨三点了,飞机了七八个小时,顾南城直接过来,也是累倦到极致。

席秘书忧心忡忡的问道,“顾总,慕小姐怎么样了?”

男人阖眸,闭目养神,“简雨的手术怎么样了?活着么?”

“我已经给院方打电话确认过了,手术把命暂时捡回来了,但是情况相当不好,已经下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了,内脏伤情严重。”

“去医院。”

席秘书立即发车,“好的顾总。”

车窗开车,凌晨的冷风吹了进来,顾南城再度开腔,“那辆翻下江的车怎么样了,有消息了么?”

“已经派人去找了,但是跟搜救队的打捞结果是一样的,暂时没有结果。”席秘书从后视镜里看了眼后面闭目养神的男人,“不过我也让人调查那车的车主了,是个女出租车司机。”

“是谁开了那辆车?”

“据交警调监控和收费了解到的情况,开车的是那个司机本人,但是车上还有没有别的客人,就很难说了。”

顾南城很久没有出声,半响才嗯了一声。

四十分钟后,车开到医院,简雨现在在重症监护病房,简致和其他几个人守在病房外,见顾南城来,都很意外。

简致表情复杂,没多说什么,只叫了声顾总。

顾南城没搭理,身后的席秘书吩咐护士叫主治医生过来,面色深沉淡漠。

有个年纪偏小的女孩,应该是简雨的同学或者闺蜜之类的,大约是见他脸上除了冷漠半点担心和关心都没有,一下就恼怒的冲了上去质问,“顾总,顾南城是吧?小雨现在这样都是因为你,你来就来了,至于一句关心都没有吗?如果不是你,她会被慕晚安那个女人撞成这样吗?”

英俊矜贵的男人眼风都没有扫一下,好像完全没有听到一般,侧脸依旧是一片无波无澜的淡漠。

那女孩还想说话,被简致一个眼神挡住了,“够了,闭嘴。”

后者不服气的道,“难道不是吗?凭什么小雨要莫名其妙的变成这样,就因为他们有钱有势,我们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顾南城太冷漠,他素来气质温淡疏离,但此时人站在这里,却是完全的事不关己。

越是这样,看得人越生气,“医生说小雨伤的很重能不能活下来都难说,如果她没了,慕晚安就是蓄意杀人,她是要偿命的!”

顾南城侧首看了过去,那眼神温淡无物,又着实的让人毛骨悚然。

那女孩心里畏惧,但还是强自挺直了背脊,“我说错了吗?别以为你们把网上的视频删了就能息事宁人,我们都看到了,慕晚安她本来就是故意撞上去的!”

男人勾了勾唇,凉薄的道,“你是不是也想跟她一样,在里面不死不活的躺着?”

“你……”

顾南城收回视线,却没有人再敢说话。

过了好一会儿,才有人小声的道,“好了你也别这么生气了,不管怎么样顾公子还是亲自来了,那就证明他是关心小雨的。”——

题外话——第二更。忘了提醒美人们了,月票客户端可以一变三╭(╯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