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4.坑深284米: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晚安心脏重重的拧起,绷得快要断的神经几乎来不及或者没有任何的时间思考,踩了一脚刹车。

还来不及看后视镜,瞳眸深处倒映着那辆不断逼近的车。

踩下的刹车蓦然松开,她咬唇,再度的踩下油门,用力的几近疯狂的按下喇叭。

刺耳的声响引起周边无数人注意,但是慢慢的行走在的一边的黄色出租车也并没有在意。

几秒钟之后,巨大的撞击声响囡。

那辆黑色的轿车以极快的车速将那辆黄色出租车撞出了桥梁的防护栏之外,没有任何防备的掉了下去。

黄色的出租车受到撞击的重力,往侧斜去,抖了抖,然后直接消失在水平线的视野里鲺。

江水汹涌澎湃,却仿佛还可以听到重物落水的声音。

紧跟着,那辆黑色轿车毫无方向感一般胡乱的横冲直撞了几下,车头最后撞上了前面的防护栏,停了十秒钟左右,忽然又发动了车,以极快的车速离开。

晚安脸色雪白,只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全都凉了下去,彻骨的寒意袭来。

大脑完全没有反应和思考的空间和能力,她踩油门就想追上去,可是视线无意中看到后视镜,恰好可以看到后方那一团蔓延着的鲜血从包围着的人群中逐渐而缓慢的溢了出来。

触目惊心。

她看着因车速过猛造成的力道而被撞坏了的防护栏,以及本来没多少人却迅速的聚集了过去的人群,扩张而无神的眸冷得仿佛结了冰。

整个胸腔处都空荡得可怕。

发动了车,素手将方向盘一下转了很大的弧度,白色的奔驰离弦一般。

她什么都顾不得了,她甚至冷静的想,以她的车速,她一定可以追上。

就像刚才,如果她没有撞到人踩了一下刹车——说不定她就成功的冲过去了。

她可以用她的车拦下。

那么……

桥的尾端,交警和景点负责的保安人员已经挡在那里了。

……………………

八月四日在同一地点发生两起重大车祸事件,尤其是其实一起牵扯到正在火热上映的电影的导演的慕晚安,几乎引起了全民关注。

据当时目击者所言,两起车祸皆是性质恶劣,被害者也同样伤亡严重,一起连人带车被江水带走,另一起近距离的伤人同样伤势严重。

而且尤其是令群情激愤的是,两起车祸事件肇事车主皆试图逃逸,只不过其中一个被当场拦住,另一个则在第二天早晨才警察局自首。

借着电影的影响力,这件事情在新闻和网上都迅速蔓延开。

晚安因涉及的开车撞人蓄意谋杀再加逃逸被看押。

事情发生后的两个小时,岳钟第一个出现在她的面前。

他依然戴着那副金色的边框的眼镜,神情却是前所未有的严峻,“顾总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慕小姐,从现在起,我就是你的辩护律师,我希望您能以最大程度的相信我,信任我。”

晚安的状态让岳钟不安,她整张脸蛋都是没有血色的,双眼亦是无神得厉害,仿佛三魂七魄少了一半。

岳钟皱皱眉头,用安抚的声音道,“慕小姐,您先别慌,这件事情虽然不大乐观,但是还没有到定论的时候。”

她抬起眼眸,苍白的眉目很平静,“我想知道那辆掉下江的车怎么样了,人找到了吗?活着吗?”

岳钟挑挑眉,有些不解但还是回答了,“还在打捞,不过这么长的时间了,生存的可能性不大。”

生存的可能性不大。

她有很久没有说话,久到岳钟以为她不准备再开口。

晚安却再度出声了,“撞人的车找到了吗?”

岳钟皱皱眉头,“还没有,警方还在找。”

然后,她就又不说话了。

岳钟不得不提醒她,“慕小姐,有几个问题我要问你。”

她点头。

这种显然不在状态的样子让岳钟一开始就感觉到了棘手,他不得不加重语气,沉沉的问道,“慕小姐,你知道被你撞的那个女人到现在还在抢救?我派助手去医院问了,失血过多,全身上下多处地方骨头断裂,内脏均有不同程度的损伤,能不能抢救过来都还是未知。”

岳钟盯着她苍白无物的脸,继续道,“我们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从现场调出的录像上来看,慕小姐,是你开车故意撞上去的。”

他说这些没有别的原因,只是希望引起晚安的重视和振作。

晚安的睫毛颤了颤,沙哑的出声,“我不是故意撞的,”她顿了顿,干涩的道,“我想见薄锦墨,你能帮我联系他吗?”

她现在的情况,除了顾南城人不在国内能派律师过来见她,她没法联系外面的人,或者见面。

岳钟皱皱眉,“恐怕不能,我听说陆小姐今天被一个所谓

追求者纠缠,还发生了事故失足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手上的旧伤复发。”

手上的旧伤……

晚安脸色又白了一层,想冷笑只是笑不出来,黑得恐怖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岳钟,“就是当年她被绾绾推下楼梯的时候……伤的那只手吗?”

她真是下得一步好棋啊。

陆笙儿自小弹得一手好钢琴,原本是前途无量却因意外受伤而再不能弹琴,所以之后才会转而进军演艺圈。

虽然寻常看不出什么异样,在美国接受治疗后也能正常生活,但是大大丧失了灵活度。

对于这件事情,对于她的手,薄锦墨愧疚到极致。

岳钟点点头,“不是很清楚,好像是这样的。”他心理暗道姑奶奶,忙你的事情都来不及他怎么还有心思去关心别的,“不过顾总的飞机今晚应该能到,您有什么事找顾总应该是一样的。”

晚安仿佛有些迟钝的点点头,“好。”扶着额头,喃喃的问道,“你说简雨伤的很重,还在抢救?”

“之前是送到当地的医院,因为伤情过重,现在已经转到大医院,情况不乐观,慕小姐,监控器上显示是你直接朝她撞上去的……”

晚安现在的思考能力为零,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空荡荡的,冰凉至骨的状态里,手指用力的摁着自己的额头,有些语无伦次,“我……我当时以为她会躲开,她可以闪开的……我警告过她叫她让开了。”

时间就那么十几秒,她警告过一次了,理所当然的以为她会让开。

她当时直接把车速提到了最高,需要打大约六十度的弯,简雨正慢慢的往一边走。

她不知道,车是怎么撞上去的。

“你当时知道撞到人为什么不停车,不是,你停了,监控里显示你停了两次,然后开车离开。”

肇事逃逸这一项情节更加恶劣,上法庭的时候法官无法忽视这一条。

她为什么停车,又为什么开车离开。

晚安抬眸看着岳钟,漆黑空洞,轻轻的道,“因为陆笙儿她疯了,她把绾绾的车撞下了江里,所以我要开车过去,所以我要追。”

岳钟脸色变了变。

他原本觉得这个案子虽然棘手但是不算最棘手的,他虽然不能保证慕大神完全无罪,但是只要简雨被抢救过来,顾总能封她的口让她说该说的话,加上舆—论引导,从轻量刑不是很困难。

但如果慕大神说的是真的……那牵扯到的就太深了。

沉默下来有好几分钟的安静。

岳钟最后道,“这些事情我会再去调查,也会和顾总商量,你别太紧张,刑事犯罪无法保释而且顾总本人没有回来,但是这里面自会打点好,只能暂时先委屈你。”

“我不委屈,不管为了什么,我是撞了简雨,”

她漆黑的眸静静的,仿佛空洞无神,又仿佛全然都是墨色,“岳律师,我求你,跟薄锦墨说也好,跟顾南城说也好,跟警察说也好,帮我把她找出来。”

很久很久,她又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岳钟起身,想宽慰她,“慕小姐,现在没有任何的证据能说明车上的是……”

“我知道,”晚安打断他,一字一顿,“我知道是她们。”

像一场噩梦。

突如其来,毫无预兆。

所以晚安总希望,她真的只是做了一场噩梦。

睁开眼睛,一切都会过去——

题外话——第一更,快到月底了,顺便求个票,么么哒╭(╯3╰)╮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