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1.坑深281米:晚安,你想要我的我都给你,你不用再哄我

她的腿养了大概十多天之后,她就从慕家搬回医院来住了。

走在医院人来人往的大厅,她的脚步无意识的顿住了。

然后,低头,从包里拿出手机,锁屏上显示的时间已经是八点半将近九点钟了,解开锁屏,屏幕上也是干干净净的,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短信。

紧绷的神经已经逐渐的舒缓了下来,此时从神经上清晰传来的是身体源源不断的酸软,包括她早上起来的时候没有去浴室洗澡,总有一股很黏腻的错觉。

耳边是医院大厅混杂着各种声音的喧嚣吵闹,可她好像总能听见男人低哑的嗓音绵延不绝的重复着说我爱你。

她揉了揉额头,没什么表情,朝电梯走去准备回爷爷的病房鲺。

跟医生讨论了半个小时爷爷的病情,然后在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回来的时候发现手机里躺了条短信,她很快的点开:

爱你,亲亲的表情。

来自没有备注的号码。

她唇上勾出笑容,想了想把号码调出来打算打个备注,名字不能用,想了想,打了两个字:相公。

念高中的时候学生之间流行用各种昵称,有段时间她们就这么用过,相公vs娘子,后来以薄锦墨那个怪人嘲讽作为结束。

她手指触动键盘回了简单的话,么么哒,再加颜甜蜜的微笑。

收起手机,她坐下来沉思,找时间跟薄锦墨谈判。

因为绾绾说那天她撞见陆笙儿了,虽然她好像没有看见她,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晚安还是推迟了三天才去找薄锦墨。

这三天她们几乎每天都会发些无关紧要的短信,顺便参杂着关于薄锦墨的,因为默契足够,看不出任何的痕迹。

【让他做正式的配型,如果确定完全可以的话再谈。】

她的语气措辞不留余地,让他来医院再做一次配型,然后做一个全身检查,再谈绾绾的事情,薄锦墨答应了。

直到定好日子来做检查的那天,顾南城才陪着他一起来了。

晚安看到他的时候还怔愣住了,那天晚上之后,他没有联系过她,也没有打过她的电话发过短信。

薄锦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朝身侧的一眼不发的男人道,“我做检查不需要人陪,你们自己待着吧,我会跟医生说,结果出来了给你。”

这个你指的是晚安。

她点点头,“好。”

薄锦墨走之前皱了皱眉头,但是没说什么。

走廊上,男人好久没有开腔,晚安抿唇,嗓音有些干涩,“没事的话……不如你回公司吧,他可能要很久。”

他还是没说话,只是看着她,那眼神深冷晦暗,她无法读懂,见他态度淡漠,于是勉强的道,“那我回病房陪我爷爷了。”

还没走出两步,手臂就被握住了。

晚安刹那间就疼得皱起了脸,她蹙眉抗议,“你弄—疼我了。”

“你没有话跟我说?”

她看着男人过于沉静的脸,正要开口,顾南城已经拽着她的手臂往外走了。

他腿长步子快,晚安根本就没办法跟上他的脚步,只能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顾南城……”

她连着叫了好几声,但是走在前面的男人始终置若罔闻。

晚安被他拖着塞上了车,她没绑安全带,男人凑过来替她绑,她看着他的下巴,“你要带我去哪里?”

他没回答她,绑好安全带之后就开车,车速飚的很高,高到也只有她这种年轻的时候飙车过的才能忍受的速度,但她只是能忍受,也没办法跟他说话。

宾利慕尚在南沉别墅才停下。

晚安张了张口刚想说话,就已经被吻住了,“唔……”

这个吻仿佛带了滔天的怒意,要把她整个人吞噬下去,她被压在副驾驶里无法动弹,只能被动的承受这个吻。

晚安不知道他到底怎么了。

她揪着他胸前的衬衫,一只手抵在他的胸膛上,试图拉开距离让他冷静一下,可是这种抗拒却又仿佛愈发激怒了他。

于是最后她不再也没力气再抗拒了,只能任着他肆无忌惮的亲吻。

漫长的深吻结束,男人扣着她的下巴,双眸盯着她,淡淡的道,“好像没有在车上来过,我们在车上做吧,”

他嗓音微哑,带着徐徐的笑,“反正这里不会有人来,也不会有人看见。”

晚安瞳眸扩大,不可置信的看着他,“顾南城,你到底怎么了?”她蹙眉,“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误会什么?

他眼色一暗,欺身而上,咬住她的耳朵,“做完再谈误会。”

她简直不敢相信,这个男人真的会在大白天在车上压着她强来。

那天晚上……那天晚上茶几上东倒西歪的空酒瓶有点问题,她后来想想就看出来了,好像醉得不深,但是他压根就没多

清醒。

所以她想大概是薄锦墨知道他喝了酒,所以才故意把她叫上去的。

她也觉得,他不是本意要那么做的。

毕竟在此之前将近一年的时间——或者说从离婚后开始,他都没有强迫过她,即便有也只是点到即止从不逾矩。

所以她被压在放平的座椅上被进入后,都没有真实感。

她了解他,也了解他在床上的作风,所以那晚他不清醒她看出来了。

但今天不一样,他此时看她的眼神是清醒。

清醒,克制,压抑,沉迷,胶着着爱恨。

温软的唇瓣绵密的亲吻着她的下颚和腮帮,很温柔,仿佛那股压抑的爱摇溢出来了,可惜不知道手臂哪个地方压住了她的头发,扯得头皮一阵生疼,痛得她眼泪一下就刷的掉下来了。

顾南城不是没见她哭过,以前被折腾的狠了,她也会哭的可怜巴巴的求饶,但是现在明显才开始,他又不是多粗鲁多过分。

无疑——只是不想跟他做而已。

简雨说的那些话,他也不是多相信,那女人多多少少藏着的心思他只是不感兴趣,不代表看不出来。

她说晚安让她来的,他自问没被自己爱的女人厌恶到这个地步,他也不觉得晚安屑于做这种事情。

她想甩他,会一直漠视。

何况以她的脑袋想想也知道,她真那么做了,惹毛了他后果是什么。

他要的就是慕晚安,即便真的发生了什么……他也非要她不可。

—夜—情。

即便真的是阴差阳错酒后亂性。

只不过他恼怒她的不闻不问,只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做点什么。

可是现在她哭了。

眼底的墨色逐渐的加深,眉眼的戾气也更加的盛,他反而愈发温柔的吻了吻她的眉心,兀自的道,“你不喜欢车上么?好,我们不在车上,我抱你回房间。”

晚安的头皮刚得到解放,那阵痛缓了缓刚想开口说话,就被他抱了起来。

她的神经一下被挑战到了极限,忍不住就尖叫出声,“顾南城你是不是疯了?!”

她从来不知道这男人可以猛浪肆无忌惮到这个地步。

顾南城低头看着她血红和苍白交错的脸蛋,低头又亲了亲,吻去她脸上未干的泪痕,偏就爱她活色生香又怒又惊的模样,“嗯,这是我们家,一个人都没有,只有我们,谁都看不到。”

谁都看不到也是大白天,也是青天白日,晚安自问她性启蒙挺早观念也不传统,但是还是觉得全身的神经都被他拧了起来。

顾南城抱着她回卧室,他们曾经的卧室。

把她的人往床上扔直接就覆盖了上去,半个拒绝的字眼也不准她有机会吐出来。

结束后,他被恼怒的女人赶出了浴室,她洒着水肆无忌惮的泼湿了他懒懒散散穿着的衬衫,他毫不介意的捏着她的下巴磨蹭她的额头喃喃的道,“晚安,如果你爷爷的手术成功了,你就再嫁给我,嗯?”

他薄唇含笑,手摸摸她的脸蛋,“等你洗完澡,我有事跟你说。”

她蹙眉,没有给回应,算是无声的默认了。

顾南城起身走出浴室,要拿手机才想起手机落在车上了,于是下楼回车上去拿,恰好看见她从手包里跌在座位下的手机,也就一并拿了起来。

一条短信跳了进来,手机屏幕也亮了。

他无意窥探她的*,但是一眼瞥过去还是看到了相公这两个醒目的字眼。

于是,他就也连着把下面的内容也瞟完了。

【亲爱的,到时间吃饭了。】

他皱了皱眉,即刻有些不悦,然后面无表情往回走。

相公。亲爱的。

才到客厅,第二条短信也跟着跳了进来。

【薄锦墨的检查结果怎么样了?对了,你什么时候出门,不然我来偷偷的见你吧?】

偷偷地。

他盯着那几句话,直到手机屏幕的灯自动灭了。

晚安等了好久男人都没有上来,她咬唇自己穿上衣服下去了,果然在客厅的沙发上看到安静坐在那里的男人。

她有种错觉,就像她不知道那晚之后他突然消失了,如今也一样。

她自己走了过去,看见茶几上自己的手机和包,自然以为是他拿了过来,正准备打个电话给薄锦墨问他检查的结果怎么样了,手腕却在半空中被截住了。

晚安低头看他,他身上仍是被她泼湿的衬衫,她怔怔的问道,“你又怎么了?”

她的话音刚落人就被扯着摔进柔软的沙发里,他极粗的嗓音咬牙切齿的低声唤着她的名字,“慕晚安。”

他泠泠冷冷的笑着,吐出的台词却跟他原本想说的不一样,“你现在就嫁给我。”

“发生什么事了?”

“你嫁

还是不嫁?”

晚安觉得他莫名其妙,“我现在怎么可能结婚?”

其他的不说,任何所有的事情不说,爷爷的手术马上就要准备了。

男人的脸上遍布着嘲弄,极深的讽刺,“慕晚安,你上一秒才跟别的男人调—情说我爱你,下一秒就能在我身下叫得不能自已,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人?”

“你说话能不能不要这么难听?”

“我说话难听?”他眯起眼睛笑,“有你做事难看?那天晚上在夜莊,你忽然好心好意的替我开房间,又替我叫饭,从一开始就是居心叵测么,你就这么想把我塞给别的女人?”

“你在说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我守着你这么久,慕晚安,从我们离婚开始我守了你一年了,你说不准我碰我就不碰,我养条狗养一年它都该亲我了,喂在你的身上换来的就是你为了甩了我把我给别的女人?”

晚安咬唇,她忍了又忍,才闭上眼睛又睁开,“我没有。”

“没有,”他低冷的笑,“那你手机里那个跟你每天调—情每天叫亲爱的每天早中晚甜腻得不行,时不时汇报商量锦墨骨髓的男人也是没有的吗?”

他掐着她的下颚,愈发的用力,嘲弄冷漠,“没错,其实就算盛绾绾她最后不回来,锦墨的骨髓我也会替你拿到,你是笃定了我会替你做,还是因为无法笃定,所以今天随了我陪我睡了?”

兴许是他脸上的自嘲过于的深痛,女人的眼泪一下就掉了出来,“手机里那个不是男人,她是……”

“你不用再哄我了,”他打断她,撤了手,淡淡的道,“是我纠缠了你一年,你烦我是应该的,现在不必了,我如你所愿。”

说完,他的手收了回去,起身朝外面走去,晚安看着他的背影,脑子有些空白,直接起身追了上去,从后面抱住他的腰,“不是,顾南城,那不是别的男人,她只是一个朋友……她是女的,我们只是开玩笑……”

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留他,明明一直都在拒绝,她只知道刚才他脸上的表情,刚才说的话,轻而易举猝不及防的震碎了最后一层心防。

其实他一直都在攻陷,早已经摇摇欲坠了。

顾南城停住了脚步,低头将她手臂掰开,淡淡的声音有些哑,“我说了,你不必这样,你想的我还是会给你,名和利,电影,包括你爷爷的骨髓,你以后还想要什么,直接跟我说,我都给你。”

他转过头,看着她似乎掉得愈发汹涌的眼泪,抬手想擦,还是忍住了,“就这样吧,我知道你一直苦恼怎么甩了我又不得罪我,以后我不为难你,也不纠缠你,其他的就当是你刚才陪我睡的报酬,抱歉,本来想让你怀孕所以没有做措施,只能再吃药,我会叫章秘书买副作用最低的给你。”

顾南城再次掰开她抱着他的手臂,用了少许的力将她推得跌倒在沙发上,然后转身大步离开。

打开车门,上车,钥匙插在那里没有拔,他就直接发动引擎一脚踩下油门。

里程表上的车速翻了一翻。

他一直都觉得,慕晚安这个女人是他的。

这是一种奇异的也无法理解的感觉,好像打他第一眼看到她,她的身上就打了他的标签,好像她是从他身体里抽走的那根肋骨。

所以他也一直觉得,让她重新回到他的怀里,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那个在手机里的她,娇嗔的,抱怨的,苦恼的,悲伤的,七情六欲三百六十度全都有,毫不顾忌,毫无掩饰。

在她下楼之前,他就已经人查了号码那边的主人。

他甚至在犹豫了五分钟后,打了电话过去。

然后听到了一个男人的声音。

他不畏惧任何对手,之前威廉那样的身份也罢,多有权势的男人也罢。

可他做不到让她在他面前那般亲密无间,毫无设防。

他能不亲自出手就收拾那么一个男人,但是收拾了之后呢?

呵。

罢了,他认输。

看到那样的一个活色生香的小女人之后,他连强求都找不到理由了——

题外话——第二更,五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