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80.坑深280米:你犯不着拿钱来侮辱我

陆笙儿踩着高跟鞋,因为没睡好的憔悴所以化了一脸完美的妆容,她比简雨显得高挑几分,所以连带着眼神都带着几分睥睨,“怎么,你是不敢说她的名字吗?”

简雨低头,“在此之前,我确实没有见过她,只不过在娱乐圈的业界有时候会听到大家这样讨论,说安城有位美人,靠脸就能刷卡,刚刚电梯上来的时候看见她,确实是我这么多年见过的最漂亮的女人,加上——年纪也差不多。囡”

靠脸就能刷卡。

盛绾绾么。

陆笙儿也不急着走,双手环胸的审视她,居高临下,“告诉我这些,是想做什么?哦,我想起来了,你是慕晚安身边的那个谁吧?”

“我是她新拍的电影的副导,”

“我对你是谁没什么兴趣,”她淡淡的道,“我比较想知道你告诉我这个是为了什么。”

简雨抬起头看着她,眼睛不闪不避的直视,“我希望陆小姐再跟顾公子有任何的牵扯了。”

“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和他牵扯了?”

简雨笑了笑,“没有,”她说完这两个字,很快话锋一转,“如果陆小姐跟薄先生分手了的话,那可就不一定了,半年前在片场薄先生为了逼问慕导盛小姐的下落差点失手掐死慕导了,我想如果让他知道她回来了或者出现了的话,陆小姐很有可能再输一次,那么……鲺”

她刻意的顿了顿,方继续道,“据我所知,如果没有那段时间你和顾总的暧昧不清,不清不楚的绯闻,顾总和慕导现在已经和好了。”

陆笙儿听她说完,然后直接的笑出声,“你才刚进这个圈子么,这种冠冕堂皇的话你应该没有在慕晚安面前说过吧,她可是不会相信你这些鬼话的——不过,”

眼神瞥了她一眼,“也许她不相信也会装作相信的样子,毕竟她可没有你这么嫩,这么天真的说辞都说得出来。”

简雨的脸色顿时有些僵硬,紧跟着有几分难堪,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只是道,“我哪里说错了吗?”

“呵呵,”陆笙儿不再看着她,“我说过了我对你不感兴趣,你把我当情敌?你知道你的情敌是谁么,只不过就算慕晚安不跟南城再复合,南城他也不会看上你的,你根本就不是他喜欢的型号,不然慕晚安怎么敢安心的把你留在她的身边呢,她根本都不担心南城会看上你啊。”

陆笙儿的声音本身其实很好听,清而柔,可惜那些话都似不经意的一字一句的戳着她的心尖。

说的人漫不经心,但是听的人全身的神经都紧绷了起来。

简雨看着已经转身了的女人,“是吗。”

在她们这些——一出生就拥有家世、相貌、运气、爱情的人眼里,她连被放在眼里的资格都没有么?

然而陆笙儿脚步未停,也没有再多看她一眼,径直的朝前面走去。

简雨看着陆笙儿在一间房门前停下,她似乎也知道密码,所以直接按密码就进去了,视线收回,无意中瞥到那张被推开然后又合上的门对面的门,是虚掩着的。

戴着手套穿着制服的清洁工推着推车正准备过去,隔壁的门忽然打开了,一对男女从里面出来,清洁大婶问道,“两位退房了吗?”

没人正眼看她,只是随口答了句退了。

清洁大婶小声的嘀咕了两句,然后就拉着推车后退,转而进了刚刚被退的房间。

简雨看着那张留着缝隙的门,像是着了魔一般就慢慢的走了过去,轻手推开,里面一片安静,她走了进去,顺便反手关上了门。

不知是错觉还是真的未曾散去,她总觉得空气中隐隐残留着暧昧的气息,撩人心魄,叫人想象出无数的画面。

她看到慕导急急忙忙的走了。

凌乱的头发没有梳理反而显得格外的风情,白皙的脖颈处隐隐绰绰的印着清晰的吻痕,彰显着如何被男人肆意的疼爱过,可以想象经历了一整晚怎样的疯狂。

说不出来的感觉,仿佛有一只蚂蚁,然后无数只蚂蚁在啃噬她的心脏的边缘,要将她整颗心脏吞噬下去。

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她下意识低头去看,一只熟悉而陈旧的表躺在那里,她蹲下身捡了起来,是一支女表,不用多想就回忆起这是谁的表。

更何况昨晚这个房间里的女人也就只有一个。

千百种滋味盘踞在心头,又酸又涩,她低头看着手里的表好久还没站起来,胸口聚集着一团说不出来的情绪,直到推开门的声音突然响起。

简雨吓了一跳,朝声音的方向看了过去,并且在大脑做出反应之前,将手里攥着的表收进了袖子里。

顾南城起床抬手摸到空,再看到满床的狼藉和某些痕迹,只以为自己做了一场嗨过头了的春—梦。

在这长达一年的时间里,这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

昨晚喝的酒虽然只是酒,但是后劲里带着点儿催—情的效果,不至于迷惑心智,也不至于让人丧失

控制力,一般用作男女之间调—情助兴。

简雨看着站在卧室门口,顶着一头乱发容颜英俊气质显得极其颓然性感的男人,他素来温淡矜贵的眉目在看到她的刹就浓浓的皱起,眼底的温度急剧的下降,变得深冷阴沉。

她看着他随便穿着的衬衫,上面好几颗扣子都没有扣好,裸露的胸膛上还留着女人的指甲划出来的痕迹,激情暧昧。

心砰砰的跳,脑子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怎么解释自己会出现在这里,果然下一秒就听到男人极端阴沉冷漠的嗓音,“你怎么会在这里?”

简雨看着男人的眼睛,那双眸里全然是冷漠,厌恶,再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

她紧紧的握着手里的表,低着头不敢看他,脸色惨白。

她从来没有被这样的眼神看过,这是第一次,对方还是她喜欢的男人。

顾南沉阴沉着一张脸走过去,每走一步整个人带出来的气场都要冷厉几分,让人心惊胆寒。

他的视线自她凌乱的发,近身可以闻到的酒味,收拾得并不利索的衣服和近身就能闻到的酒味掠过,瞳眸愈发的紧,暗,和冷,然后面无表情的开腔,“昨天晚上,是你在这里?”

简雨低着脑袋,整个人仿佛震了一下,但是仍旧没有抬头。

“我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她抬头,“我……”

看着他长身如玉的身形和俊美的脸,以及自男人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寒意,她咬着唇,半响呆呆的道,“我不知道……”

顿了几秒钟,她慢慢的道,“昨天剧组聚餐……喝了很多酒……我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

她每说一句,收在袖子的手就愈发用力的握着那只冷硬的手表,“后来时间晚了……大家在这边开房,我记得……我喝得很醉……慕导带我回去休息……然后我醒来……”

鼓起勇气,她脸色红白交错,磕磕盼盼的道,“对不起顾总……慕导知道……她知道……我喜欢你。”

她看到男人墨黑色的深眸逐渐龟裂开某种裂纹,哪怕他整个人看上去一下就阴鸷和冷漠了得令人陌生。

他并没有露出任何的表情,但是无端的让她觉得这个男人在冷笑。

然后,顾南城在她身前半米的地方蹲了下来,深冷的眸跟她平视。

泠泠的嗓音吐出三个字,“喜欢我?”

她红着脸,“是……”

“不管昨晚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就当酒後亂性,”顾南城英俊的面容上一片深寂,淡漠得寡情,“你不要奢望会因为这个发生什么,你至于我只是路人甲,昨天是,今天和以后也是。”

简雨的脸白了白,但是说话的男人仿佛毫无察觉,无丝毫的波动。

“至于你的清白,如果你觉得损失了,我给你支票,你觉得值多少就填多少,你若不屑也是你的事情,以后不要再出现在我的视线里。”

简雨一脸不可置信。

他每句话都说得平淡,平淡得好像她就是街边最便宜最大街的烂白菜。

“对你来说,我的真心和清白用支票就能买断了?”她的声音都在止不住的颤抖,一双眼极尽可能的睁大,“顾总,谁都知道你有钱有势,你犯不着要用钱来侮辱我。”

然而顾南城已经站了起来,“我没兴致侮辱你,”他漠漠的道,“要么消失,要么被消失。”

简雨似乎被激怒,手扶着茶几从地毯上站了起来,“你凭什么让我消失?就因为我跟你发生关系了?”

男人没有正眼看她,侧脸的线条冷漠得不近人情,偌大的总统套房只有他无平仄的音调陈述,“凭我能。”

“我不会要你的支票。”

“随你。”

顾南城显然没有要在这个房间多待的意思,收拾东西捡起钥匙就要走,从头至尾都没有多看她一眼。

简雨看着直接走到门口,紧绷的嗓音朝着他的背影道,“好,给我一部电影,我要当导演,”

顾南城停住脚步拉开门把。

“以后我不会纠缠,也不会再提这件事,”她咬咬牙,“昨晚是我的第一次。”

……………………

晚安在停车场转了一圈,先是发现了顾南城那辆豪华的慕尚,然后果然看见几米外停着的蓝色出租车,她几步走过去,然后副驾驶的车门就被拉开了。

她拉开车门上车,出租车直接发动了。

驾驶座上的女人短发戴着鸭舌帽,衣服挑的是很中年大妈的款,只是多看一眼红唇白牙明眸皓齿就暴露她的年纪,

晚安侧首看着她短发下的俏脸,“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盛绾绾偏过脸朝她展颜一笑,拿手作势扇了扇风,“我一直都在。”

低头看了眼她平坦的腹部,晚安心脏紧了紧,哑声问道,“孩子呢?”

她语气神态都很自然,明艳的眉目丝

毫看不出阴霾,“有机会给你看,我朋友今天给我看着。”

新生儿的生命到底是值得欢喜的,晚安唇上不自觉的染上了几分笑,“男孩还是女孩?”

盛绾绾侧过脸蛋,朝她眨眨眼睛,“你猜。”

“是女孩吧?”

“女孩也有。”

晚安怔了怔,过了几秒才笑着问道,“龙凤……胎?”

“是啊,之前没有做过B超,辛苦死我了。”

她一边开车一边抱怨着,但是眉目间净是欢喜,并没有真正的不快。

一个单身女人带一个就很辛苦了,何况是两个,不管是生产和养育都是件很辛苦的事情。

她整个人看上去就消瘦了很多。

聊了几句,盛绾绾脸上的表情就收敛了起来,“你爷爷的身体评估怎么样了,能接受手术吗?”

晚安蹙眉,还没开口就听她继续道,“不要为了不想让我回来就骗我,你说没有我也会亲自求证的,你应该不想我回去调查然后被捉到吧。”

“医生说如果病人家属愿意放手一搏赌一把的话,可以手术。”

盛绾绾自言自语,“那就是可以。”

晚安闭着眼睛,有些无力,“绾绾……”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晚安,我有我的考量,”盛绾绾心平气和的道,也许是颠沛流离的生活让她迅速的成长独立,也许是生养孩子的女人终究会变得不一样,她的气质沉淀了许多,“如果只有你爷爷,我宁愿你去找别的途径,或者跟顾南城做交易……如果他要你,到最后那一步,他会替你做到的。”

晚安拧眉。

“我想了很多,我哥哥还没醒来,米悦随时都会失势,还有我的孩子……”她眯起眼睛淡淡的笑,“我如今也不确定我是不是养得起两个孩子,还能给他们身心健康的成长环境,晚安,我很怕。”

“你已经做好决定了吗?你要回薄锦墨的身边?”

认识这么多年,晚安比任何人都懂,她以前总是看上去什么都听她的,或者听薄锦墨的,可是需要她自己拿主意的,别人也干涉不了。

“如果我决定了就不用煞费苦心鬼鬼祟祟的接近你了,”她开车看着前方,“他不是跟陆笙儿和好了么,带着孩子回到他的身边显得我蓄意当小三似的。”

红绿灯,车停下,她的帽檐压得更低了,“我要跟他见面。”

晚安道,“依着他的态度,你出现就是小三上位了。”

盛绾绾明眸眼梢扬起,没好气的道,“我露个脸就是小三了,那我不是不该生而为人?”

过了一会儿,她寡淡的笑了笑,“更何况,我也从来不在乎那些,我只需要我哥哥能平平安安,我的孩子能好好长大。”

不在乎的人,她没有多余的心力去思考那么多。

“晚安,你帮我安排,我不想让他知道我和孩子住哪里,你明白吗?”

沉默了一会儿,她点点头,“如果这是你的决定,好。”

盛绾绾从身上摸出手机,“这支手机是我朋友的,也就是那天在停车场找你的那个,他本来是薄锦墨派来找我的人,后来发生了些事情,开户名是他,用的人是我,你拿这个跟我联系就好了,”

红绿灯过了,她朝晚安眨眨眼,“为了以防万一,就当这个号码后面的是一个追求你的男人,我如果发些奇怪的短信过来,你记得回。”

她们认识十多年,这点默契还是有的,晚安点点头,“好,联系好了我短信通知你。”

盛绾绾开着那辆出租车把晚安送到了医院,下车前朝她道,“对了,这个车也是他帮我弄的,原司机是女的,你记下车牌号,有事我就开这个。”

晚安把车牌号背下来,朝后视镜向她挥手,时间过去得越久,薄锦墨会盯她盯得越紧,不敢做过多的停留,她转身就进了医院——

题外话——第一更,五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