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8.坑深278米:叫我过来,是看你们亲热?

晚安淡淡的笑,“因为电影还没有上映,他还没有开始赚钱啊。”

投资商么,不在乎电影好不好,哪怕恶评如潮,票房能赚到就是赚了,相反,摊上郁导这样的导演,砸了钱拿了大奖收获了口碑输了票房,哭都不知道往哪儿哭。

简雨忽然直直的看着晚安的脸,眼睛清明得仿佛刚刚的醉意都消失了,“那么导演,你能不能坦诚的说句心里的话,你心里如今还有没有他?”

心里有没有顾南城?

这句话在她的脑子里过了一遍,然后,又在她的心里过了一遍囡。

过了一会儿,温温静静的嗓音淌在喧嚣的背景里,“他让人贪恋,但如今我没有想过要再在一起。”

简雨一双眼睛盯着她,“既然不想要再在一起,为什么一直要纠缠不清?你既然不想要他了,为什么不放他一马?鲺”

“自然是因为,”男人低沉而略带紧绷的嗓音在后面沈沈的响起,“我不肯放过她。”

晚安抬头看着大步走过来的男人,他俊美的脸隐在忽明忽暗的光线里,让人看不清楚喜怒,只能看到挺拔的轮廓和矜贵的气度。

淡淡的,又无法忽视。

简雨听到声音转过头,但是顾南城已经自她的身侧掠过,走到了晚安的跟前。

他低低的笑,眸底蓄着别的内容,“看到我很意外?”

晚安把视线从简雨的身上收回,跟着也嗅到了从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不明显的酒香,混着他独属的男人的气息,从四面八方笼罩着她。

他今天穿的是深蓝色的衬衫,显得比平常更加的阴郁,抬手就把她捞进了怀里,微哑的嗓音卷着些笑,“我在谈合同,刚刚你的助理说你们也在这儿,所以我过来看看。”

他看起来只是稀松平常的抱着她,可是被他抱着的人才知道他手臂有多用力。

顾南城摸了摸她的脸颊,继续低哑的道,“我有点儿累了,”他埋首在她的脖子里嗅了嗅,然后喃喃的道,“替我开车,嗯?我喝醉了。”

晚安皱了皱眉,她能闻到酒味,能看到他眼睛里带着点性感的迷醉,但是没觉得他多醉,“我叫陈叔过来接你吧。”

“我没吃饭,”他依然是低低的笑着,下巴蹭着她的脸颊和额头,“陪我吃点东西。”

晚安还没说话,下巴就被他抬起了,带着浅浅的酒意的呼吸喷薄下来,“伺候你那么久,吃个饭很难?”

南沉别墅就只有他一个人住了,林妈也不在,回去只能他自己弄吃的,而他现在的这个情况,显然不可能。

她挣脱不开他,所以也没有挣脱,只是问道,“你的合同谈完了吗?”

男人好看的眉宇皱起,“差不多了,”他嗓音沙沙的道,“锦墨在那儿,他会处理好后续的。”

现在有一起谈生意了?他们两个的关系也是扑朔迷离,一下一样的。

“章秘书陪你来了吗?你累了的话就让她给你定个房间,你吃点东西就休息吧。”

说着她就要伸手拿自己的手机,摸了摸口袋才发现不在,她的手机放在包里,包还在包厢里面,“把你的手机给我,我替你打给她。”

男人的声音在头顶淡淡的响起,“她没有来。”

今天跟他来的是席秘书,只不过他没有加上这一句。

晚安看了他一眼,手伸进他的裤袋,把手机摸了出来,一个电话打给了薄锦墨让他下来或者派个人下来,然后又用他的手机打给夜莊的前台定了个房间,第三个电话打给最近的餐厅定了外卖——这里的饭菜不好吃。

打完后她把手机放回去,低着眸没有看他的脸道,“好了,房间也订好了,你能回去就自己过去,不能回去的话,等薄锦墨或者他叫来的人带你回去,饭也给你定了,我要回包厢了,出来太久不合适。”

说罢,她才看向一边的简雨,转过去看才发现简雨一直都看着男人。

晚安还没说话脸蛋就被男人重新扳了过来,温热的唇瓣落在她的脸颊上,重重的碾压,带着有些粗沉的呼吸。

她皱着眉头,只觉得男人沉重的身躯都要倒在自己的身上,手才抵上他的肩膀,薄锦墨冷漠的嗓音就在后面响起了,“叫我过来,是看你们亲热的?”

他们谈合同的地方就在上一层,搭乘一层电梯很快就下来了。

晚安松了口气,“他喝醉了,我已经打电话给前台定了房间,你带他过去休息吧。”

薄锦墨看她一眼,还是抬脚上去扶住了看着很正常的男人,敬酒给他的人向来不少,只不过他今天喝的格外的多。

“自己能走吗?”能下来应该就能上去才对,也就这女人会相信他真的回不去,还巴巴的替他打电话订房间。

顾南城瞥他一眼,没让他扶,抬手松了松衬衫的扣子,嗯了一声。

薄锦墨看了眼垂眸的女人,淡淡的道,“别看他现在人模狗样的,今天晚上喝

了不少的酒,有人跟他说你在楼下他就屁颠屁颠的下来了。”

顾南城睨他一眼,“老子不想跟那个老女人继续唧唧歪歪,合同都签字了,再啰嗦她的脚要搭到老子的膝盖上了。”

一直扯各种理由要喝酒,磨磨蹭蹭的不肯签字,要不是这笔生意的脸够大,换了别人他早就甩袖走人了。

薄锦墨,“……”他就说他跑得那么快,一副去晚了慕晚安能溜的猴急样儿。

晚安挽唇,“我先回包厢了。”说着去扶简雨,“我们回去吧。”

简雨没有说话,也没有拒绝,让晚安带她回去了。

顾南城拿出手机查了下短信里晚安替他预定的房间,神色未变的朝身侧的男人淡声道,“有事情没谈完你回去谈,我回去吃东西。”

薄锦墨按上电梯的门,波澜不惊的吐出四个字,“我也没吃。”

“她只定了一人份。”

薄锦墨冷嗤,“你不会再定一份?”

顾南城皱起眉头,嫌弃到,“我家没人所以我在外面吃,你赖着我做什么?”

“你是准备待会儿把慕晚安带上床,所以嫌我碍眼么?”

顾公子淡淡的睨了他一眼,然后冷笑一声。

那眼神薄先生自然也看懂了,如果不是因为他,慕晚安可能在电影杀青的时候就已经重回他的怀里了。

他挑了挑眉,然后习惯性的扶了扶镜框,镜片下有些深暗的意味流过,一闪即过,末了,他开腔补充了一句,“再叫一份,然后点几瓶酒上去。”

聚餐一直到很晚,因为这里是夜莊,玩得晚了可以直接在这儿开房间,而今天大家说好通宵,然后就在这儿睡,只有晚安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准备回医院。

还没道别晚安接到薄锦墨的电话。

她蹙眉,还是接了,“什么事。”

“来你替南城定的房间。”

“我们之间没什么事情是在电话里说不清楚的。”

薄锦墨在那端笑了笑,笑声轻薄,“你爷爷的事情呢?”

晚安顿了顿,“你也在吗?”

“等你五分钟,五分钟不到的话我就回去了。”

晚安想也没想的答应了,“我上来。”

虽然他上次差点把她掐死了,但是那更像是情绪的极端失控,晚安不认为他会真的对她造成什么伤害。

挂了电话,晚安简单的解释了自己要回去,就起身离开了,她一心想着薄锦墨除了绾绾这个条件外,是不是还有提出别的条件的可能。

毕竟,她不想绾绾因为她的事情再回来。

所以她没有注意到自她接电话时简雨的注意力就聚集到了她的身上,直到她起身离开,她都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最顶层的总统套房,晚安抬手按响了门铃。

过了将近一分钟,久到晚安准备再打一次电话给薄锦墨,面前的门忽然被打开了。

一张极度英俊的脸出现在她的面前,正准备不耐的说着什么,却似乎因为看到的是她的脸而变了,低沉的嗓音沙哑的唤着她的名字,“晚安。”

晚安透过他看向里面,有些迟疑的问道,“薄锦墨在吗?”

他哑声淡淡的道,“找他?”

“他说……他在这里……”

总统套房原本就不止一个房间,所以晚安以为他们两个今天都睡在这里,虽然看上去很奇怪,仔细想想又不奇怪。

男人的眼睛眯了一半,侧开身子让出空间,自然寻常的道,“嗯,那你进来。”——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