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7.坑深277米:晚安,你说,你是不是恨我?

那男人的动作快得让晚安觉得他是专业的,拿毛巾堵住她的嘴巴,拉开车门带她下车,半搂半拖着将她拉到一根不远不近的柱子后面。

很快,一气呵成从容不迫,没有半丝犹豫。

压低极低的帽沿挡住了他大半边脸,只能从青渣遍布的下巴和皮肤辨别出是清俊的年轻男人,一身没什么辨识度的黑衣黑裤。

“我是盛绾绾的朋友,不会伤害你,不要出声。囡”

晚安的腿痛得厉害,冷汗密集的冒出,不能说话,但是看着他的眼神里满是质疑。

对方自然也看了出来,不怎么耐烦的从身上摸出手机,调了张照片出来举在她的面前,“看清楚,时间不多。”

他说时间不多,晚安第一判断就是他似乎是想跟她说话。

那照片拍得很高清,以她对绾绾的了解看表情也不像是被迫拍的,晚安迟疑了几秒钟,点点头,示意自己不会出声鲺。

晚安后来才知道,他之所以把她拖到这里,是因为这里是监控死角。

“你爷爷是不是真的需要抽骨髓救命,薄锦墨是不是真的配型成功了?”

晚安呆住,“绾绾让你问的?她怎么知道的?”

这件事情知道的人并不算特别的多,也没有闹上新闻。

“在安城要打听几件你的事情不算多困难。”

“她一直都在安城?”

“到底是不是真的?”

晚安被他盯着,脑海有几秒钟的空白,好半响没有点头或者摇头,怔怔的问道,“如果是,她难道要回来吗?”

男人淡淡道,“她要你的答案,然后再考虑怎么做,所以你只要回答是还是不是。”

“你们是什么关系?”

他看了她几秒钟,把按在她肩膀上的手收了回来,下了结论,“你没否认,那就是真的。”

晚安正想说话,“你自己回车上,不要跟任何人说见过我。”

说罢,抬手压了压帽檐,然后转身极快的消失。

等男人走了,她的注意力回来,晚安才忽然察觉到受伤的腿一阵阵的剧痛。

她抽了抽气,准备转身回车上,就看到英俊的男人寒着一张脸大步的走了过来,身后还跟着几度不安的席秘书。

顾南城眼神上下在她身上扫了一圈,“哪里伤了?”

晚安张张嘴,“没有受伤。”

确实不算受伤,只不过刚才那男人可能不知道她腿上的伤,所以没有注意。

男人盯着她的眼神,晚安觉得能开出一朵冰花了,“我问你哪里受伤了,不是问你有没有伤。”

他模样看着特别平静,语气也很正常,跟在后边儿的席秘书吓得大气不敢出一下。

刚才停车场的负责人打电话给顾总,说在监控器里看到慕小姐给人从车上掳下去了,简直要疯了。

晚安很久没看看他对着她这副戾气翻腾的样子,“没受……”

“没受伤?”他不冷不热的打断她,“没受伤你额头上的汗是热出来的?”

他早晨那副温柔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

席秘书在后边儿巴巴的提醒,“顾总……慕小姐应该没什么大碍,您别太凶了,别太凶了……”

晚安抿唇,下一秒就已经被男人抱了起来,他转身的时候就扔了一句话给席秘书,“去查。”

“好的顾总,马上去。”

晚安被他抱着到医生的办公室,男人一张脸让瞧见他的医生吓得都差点弹了起来,以为是多严重的病情,想想又不对很严重的话应该去急救室。

顾南城脸色很阴沉,但是动作还是温柔,他把她放在椅子上,“给她检查,伤在哪里了。”

晚安抿唇朝医生微笑,“其实没什么,只是腿上的伤刚刚不小心被加重了,重新上点药包扎一下应该就没事了。”

“好的,慕小姐,我给您看看就知道了。”

检查下来确实没什么大碍,除了伤口被扯得裂开了一点,医生重新给她包扎了,“好了,顾公子,没什么大问题,注意休养不要再撞着了。”

期间,席秘书打电话过来了,“抱歉顾总,监控器里只能看到是一个男人,他戴着帽子,除了体型没有任何能辨别身份的地方,做事干净利落,很专业。”停顿了一会儿,他才试探性的问道,“不如问问慕小姐,有没有看见那男人的长相。”

顾南城面无表情的嗯了一声,就挂了电话。

手机搁在桌面,他淡淡看向医生,后者立即站了起来,“我有个病人现在需要换药了,慕小姐可以休息下再走,待会儿离开的时候替我带上门就好了。”

很快,办公室里剩下了他们两个人。

晚安看了男人一眼,“我没什么事,去爷爷的病房吧。”

他俯下身,两只手臂撑在椅子的扶手上,黑眸如渊,盯着她,“你不准备跟

我说说,那男人是谁?”

她摇摇头,“我不知道,你来得太快了,他看见你来就走了。”

“你不常说谎,所以不擅长说谎,谎技很拙劣。”

晚安静了一会儿,方淡淡的道,“那好吧,我不想说,可以吗?”她仰起头直视他的眼睛,“我不愿意说的事情,应该可以不说吧?”

男人的声音低了下去,有点哑,“你知道我刚才多担心?”

办公室里安静地可以听到彼此的呼吸声,女人把脸蛋侧到了一边,视线落在电脑旁边摆着的那颗仙人球上。

她嗓音温静,“你关心我是你的事情,只不过我可以接受,也可以不接受,是不是?就好像爱你的女人也很多,但是谁都没资格要求你都要接受。”

顾南城瞳眸重重的一缩,覆着薄茧的手指扳过她的脸颊,迫使她面对他,低低的笑声从喉间溢出,“晚安,你说,你是不是恨我?”

她微微一笑,视线不闪不避的看着他,“没有。”

恨这个字对她来说,真的太难了,她比谁都明白,恨比被恨痛苦。

………………

晚安在家里休养了大概半个月,这段时间算是很平静,唯一重要的事情就是郁少司告诉她电影入围了电影节,让她带主演去欧洲那边参加。

她的腿虽然差不多好了,但电影节至少要十多天,她在家休养还能随时去医院,出国如果有紧急情况就很难说,所以晚安直接拒绝了。

“好,我带你两个副导演过去,如果到时候你得奖了就让顾南城送你过来,不过得不得奖已经不着急了,入围的消息在微博上已经炸开了,又替电影宣传了一把。”

郁少司的意思很明显,她的第一个电影,无需拿太大的奖项,换言之,即便是拿了,也难免不服众,即便是郁导本人,当初也被质疑了几年。

“好的。”

而这部电影已经未映先火了,如果说之前的火是一边倒的质疑,那么入围的消息回来,有部分开始表示期待的,虽然男一号跟导演不是很靠谱,但是编剧是圈内良心,女一号口碑也是不错。

半个月后,国内电影上映前的一个礼拜传来的消息,各大新闻媒体的头条,新人导演慕晚安第一次执导的电影拿到了最佳编剧奖。

去参加电影节的影评人亦是在微博上发声,也基本都是值得一看的好评,虽然也有些挑出了部分的毛病,但仍称值得去电影院一看。

得奖的人回来后,代表电影拿了奖的蔡老师亲自做东请剧组的导演,主演和一班工作人员吃饭,晚安本来是婉拒了的,但当时接电话的时候慕老就在旁边,他一听因为孙女的电影拿了奖要一起吃饭,直接把她赶了过去。

晚安要回医院,所以没有喝酒,只是陪着他们吃了点东西,整个聚餐的气氛都很嗨,途中晚安被包厢里的烟酒气息灌得有点不舒服,想出去吹下风,刚到走廊上,就听到背后传来脚步声。

简雨喝得很醉,她今天不知道是高兴还是有心事,一直都在灌酒,旁边的越月和简致怎么劝她都没听。

晚安看着她,蹙眉道,“小雨,你怎么出来了?”

她的脸被酒精熏得通红,站得不是很稳,扶着墙壁看着她,“慕导……你的电影会大卖的……电影节的时候我听到不少人说好看……”

晚安没说话,只是看着她,然后果然听她问,“顾公子没过来参加吗……据说这个电影……是他投拍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