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6.坑深276米:地下停车场的神秘男人

晚安已经坐上了床,仰头看他,“请看护?男的吗?”

“嗯。”

晚安想了想,“好,我明天在网上自己找合适的就好,不晚了,你也回去吧。”

他上午的时间都抽出来了,晚上估计是很忙所以才会九点多才到,不然吃完晚餐就会来了。

男人眸深如墨,语气寻常,“我待会儿吩咐章秘书联系,大概明天上午会过来,你把条件和薪水发给我。囡”

晚安抿唇,“我自己可以找。”

“网上骗子多,”他一句话做了决定,“睡吧,我还有应酬,晚安。鲺”

这么晚还有应酬。

晚安没有多说或者多问,只淡静的说了一个好字。

顾南城转身离开她的卧室,顺手带上了门。

过了大概十分钟乔染上来敲她的门,“晚安,你睡了吗?”

“还没有,你进来吧。”

乔染这才推开门走了进来,她朝晚上半躺着的晚安笑道,“这么快就走了,我还以为他得腻一阵呢。”

晚安随口答道,“他说晚上还有应酬。”

“这样,难怪,”乔染点点头示意明白了,然后若有所思的问道,“这么忙还抽空过来,勉强算是有心了,就是招桃花的本事多了点儿。”

晚安正想答话,放在床头还没关机的手机就开始震动了,她看了眼上面显示的是越月,很自然的拿过来接了,“月月,还有什么事吗?”

“那个,导演,因为我家在市里比较近,所以先下车了,”月月一听她的声音就在那边急冲冲的道,晚安还能听到她站在街上的风声,“现在就顾总送小雨回去,车上就他们两个。”

晚安看了眼乔染,不在意的淡笑,“这不是很正常么,有什么问题?”

“导演你就别装了,那位乔染姑娘今天头一次见我们都感觉到了,你怎么可能感觉不到,小雨她好像很喜欢顾公子。”

晚安垂眸,她最近一心想着爷爷的事情,的确不曾想那么多,不过也不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不曾多加注意,“喜欢他也不奇怪啊,安城喜欢他的女人多了去了,而且他现在是单身。”

“导演你别这样啊,顾公子爱的人不是你吗?”

晚安抚了抚额,闭着眼睛道,“他喜欢的人是我还是别的姑娘,跟小雨喜欢他没有矛盾,他的感情生活不归我管,小雨的也是。”

“哎,好吧。”

越月挂了电话,她也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瞎吃胡萝卜咸操心。

晚安跟乔染聊了会儿天就睡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光线落在她的眼睛上才醒了过来,她拿起一旁的手机开机,看到时间才知道现在快八点了,上面还显示着一条信息是来自章秘书的,说看护已经给她找好了,早上就到。

她正想章秘书办事的速度过来够快,卧室的门就开了,晚安从手机屏幕上抬起头,就一眼看到推开门出现在她眼前的男人。

英俊儒雅,长身如玉,穿干净都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只不过下身穿的不是西装裤,而是黑色的休闲裤,“醒来了?”

晚安低头,再次看了眼章秘书的短信,平静的问道,“你是章秘书给我找的看护吗?”

昨晚乔染才表示诧异,说顾总怎么忽然转了性要给她找男看护。

顾南城步伐从容的走过去,从身上拿了张纸出来,在她的面前展开,温柔和煦的浅笑,“嗯,这是我的证明。”

晚安看了一眼,上面盖了章,还有正儿八经的所属公司。

怒极反笑,晚安反倒是扬起唇,似笑非笑,“你连专业的看护证明都弄到了,怎么,看护是可以不经雇主同意私自进入女客户的卧室的?看见女客户穿成这样是可以不用回避的?你是来做看护的,还是来做流—氓的?”

果然回家休养了一天,她的精神恢复了一点,有力气跟他呛声了。

顾南城微微低头,一副很受训的模样,“sorry,是我唐突了。”

她睡觉又是在自己的卧室,自然只穿了单薄的睡衣,肩膀和胸前都是大片裸露的肌肤,衬着那片浅紫,愈发显得白皙妩媚。

“滚出去,”晚安丝毫不客气,不咸不淡的吩咐,“替我下去叫乔染上来,然后给我找根拐杖过来。”

男人抬头,温和的气质让他显得好似脾气很好,浅浅低低的笑,“慕小姐,因为你请了看护,所以我让乔小姐回家了,至于拐杖,sorry,没有拐杖,只有我。”

他昨晚就想好了,算计她!

看她绷着一张脸蛋,顾南城有条不紊的道,“慕小姐现在起床的话,我去给你拿衣服穿。”

说着象征性的顿了几秒钟,他就兀自迈开长腿走到衣柜前推开柜门挑了一条长裙出来,然后回到她的床前递给她,嗓音低哑,“你换衣服,我出去等两分钟。”

“我要拐杖,”女人不温不火的开口,“做个看

护你还敢跟我说连根拐杖都找不到?我随便在网上找个都比你能干。”

男人照着她的语调不温不火的回答,“慕小姐,我全身上下哪个地方都能给你做拐杖,而且保证比死物灵活管用,”

他噙着笑,“三分钟,慕小姐如果换衣服有困难的话,我很乐意亲自代劳。”

说罢踩着不疾不徐的步子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晚安还是蹙眉把裙子给换了,那男人自打出现就一副恭恭敬敬很温良的样子,她不换他上来扒她衣服也不会犹豫半分。

她昨晚怎么会觉得他可能是真的厌倦了。

三分钟不差一秒门就被推开了,声线温柔性—感,“换好了是么?”

“你懂不懂规矩,进女客户的房间不用敲门吗?”

顾南城眉梢一挑,一条腿退了出去,关上门,然后敲,“慕小姐,我进来了。”

她没有答话,他就再次推开门进来。

晚安没受伤的那条腿垂下了床,她自己没注意,细白修长的落在那里,不经意的摇晃着男人的眼睛。

男人喉结滚了滚,视线往上走落在了她的脸上,哑声道,“穿鞋子洗漱,不然早餐凉了。”

“你是怎么进来我们家门的?”

顾南城一边朝她走去,一边面不改色的回答,“自然是乔染开的。”他唇角染着几分笑,蛊惑道,“你配合的话,上午我可以带你去医院,陪陪爷爷。”

她才垂眸思考的功夫,腰就被男人的手臂环住,抱了起来。

早餐吃的是男人煮的排骨面,偏清淡,他说这样最营养,有助于伤口恢复。

他开车陪她去医院的路上,晚安忍不住问道,“你不需要忙公司的事情么?”

顾南城侧首看了她一眼,轻描淡写的道,“我自然会处理。”

“顾南城,你真的不用浪费这么多时间在我的身上,”她闭了闭眼,安静温凉的道,“从爱到爱过需要一段时间的过渡,也许你现在对我是真心的,也许不是,但是对我来说,这段过渡基本已经结束了,你明白吗?”

顾南城心口微微一震,仿佛被一只手攥了一下,不属于尖锐的疼,却是深钝,经久不息。

过了一会儿,他淡淡的笑,“晚安,你现在需要我,所以陪着你,这不就够了吗?”

“我需要的不是你,这个位置,任何人都可以。”

车内安静了一会儿,男人低低沉沉的哑声笑着,薄唇勾出极深的弧度,似锋利的自嘲,又似薄削的淡笑,“好,你不需要我,是我需要你,所以这个位置,只能是我。”

一字一顿,似乎要将每个词眼嵌在她的心坎上,“你不用觉得我在浪费时间,因为我做的每件事情,都是为了得到你,我也从来没有准备给你拒绝,或者选择的余地。”

车在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停下了,顾南城刚好接到席秘书的电话,那边才说了两句话,他眉头就皱了起来,“嗯,我过来。”

挂了电话,他才转头对晚安道,“我过去见个人,十分钟就过来,在车上等我。”

“在这儿?”

“在停车场那边。”

晚安蹙眉,虽然有疑问但是克制住了,只是点点头,“好。”

顾南城拉开车门下车,因为距离不远,她的腿也不方便,所以并没有锁车门,她看着他的背影离去,正收回视线,就瞥到车窗外有道男人的身影。

她睁大眼睛,还没反应过来,那男人就直接把车门拉开了,动作快得让晚安连锁车门的时间都没有,她下意识就想尖叫,“顾……”

一个音节刚刚发出,她的嘴巴就被毛巾堵住了——

题外话——第一更,三千字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