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第一名媛,总裁的头号新妻

274.坑深274米:只要她需要,肯不肯,你都要给的

晚安黑白的眸直直的盯着他,“你调查?”

顾南城低头注视她,语气不大在意的道,“难道你觉得我不会查?”

他会查那几乎是自然而然的事情,之前就跟她发过脾气了,怎么可能不查。

晚安咬唇,好半响没说话,只觉得自己的心口被堵住了。

闭了闭眼,有些不耐的道,“你先出去……”

一句话还没说话,下巴就被男人的手托起,“只不过,我不是查到的,我是猜的,”男人狭长幽深的眸眯起,他淡淡的笑,“那些资料都很难找到真凭实证,几乎无迹可寻,你爷爷早在十几年前就公布你爸的死讯,新闻发的很模糊,所有的事宜也都进行得很隐蔽。鲺”

顾南城看着她脸上除了雾气没有任何遮挡,偏偏她似乎想要掩饰。

晚安别过脸,不想谈论这个话题,也没有正视眼前的男人,只是道,“我洗澡,你出去。”

她低着头,眼睛直直的看着浴缸里冉冉升起雾气的热气。

男人抬手,抚了抚她的头发,温和的嗓音染着低低的笑,“嗯,洗好了叫我,”?瞥了眼她额头上的伤,闲适的提醒她,“如果待会儿我发现你额头上或者腿上的伤碰到了水的话,以后洗澡的活儿,我来接。”

晚安回头来,蹙眉冷淡的看着他。

他也不在意,低头趁机在她的眉心落下一个吻,“洗澡,不然水冷了。”

晚安莫名的觉得,他的情绪似乎突然愉悦了几分。

顾南城这才转身离开浴室,顺手带上了门。

晚安确实觉得身上很不舒服,本来医院就是个让她觉得都是消毒水,都是病菌的地方,又上了药有药味,她觉得脏兮兮的,这么睡着肯定不舒服。

看了眼放好的热水,整齐的摆在一边的贴身衣物,这才慢慢的小心的把自己的衣服褪下来,绑好头发,把没有受伤的腿率先跨进水里。

洗了大概半个小时,用毛巾擦干净身体,又慢慢的把衣服穿上,才把头发上的发圈给解开,浴室的门就忽然被推开了。

晚安吓了一跳,手上的东西都猝不及防的落在了地上。

她呆怔了几秒,“我没叫你。”

男人迈着长腿走过来,俯身把落在水里的发圈捡起来顺手放在一边,然后随口回答她的问题,“知道你洗完了。”

说完就打横把她抱了起来走出浴室,将她放在已经整理好的床褥上,然后俯身,手指碰了碰她额头上的纱布,晚安立即蹙眉道,“没有碰水,我用毛巾拧干了水才擦的的脸。”

男人看她一眼,手从她的额头上收回,自然而然去掀她的裙摆,晚安想也不想的捉住她的手,不由的提高了声音,“你干什么?”

顾南城把她的手拨开,低哑的回答,“看看你腿上的伤。”

“没有……都没有碰水,我很小心了。”

男人淡淡的道,“不相信你。”

说罢还是把她睡裙的裙摆掀起到她的膝盖处,末了抬头看她,“看看你的腿,医生能看的地方我不能看?晚安手捏着裙摆,忍住了没吭声。

顾南城看了大概一分钟,才把手收回去,“没事了,睡觉。”

“你回去吧。”

他抬手替她盖被子,“你睡了我再走,等你醒来乔染就到了。”

晚安自然不同意,她蹙着眉头,“我睡觉不喜欢有人,你回公司吧。”

顾南城转身走到窗户前,抬手把窗帘全都拉了下来,淡淡的道,,“你们家的别墅这么大,里面一个人都没有,你能睡得好吗?”

整个房子没有人,空荡荡的会让人觉得很没安全感。

“你在我也睡不好。”

顾南城从窗户前回到沙发上,修长的双腿交叠,姿势优雅而闲适的坐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开口道,“好,你睡不着的话我就坐在这里陪你等,乔染什么时候来了,我就什么时候走。”

他一边说着,还一边顺手拿起她之前放着的书,作势要在这里看书。

晚安蹙眉看着他,没过一会儿,也许是知道自己根本拿他没办法,索性转过身,朝里面躺着。顾南城的视线从书本上转移到床上起伏的那一团,薄唇慢慢的噙着薄薄的笑,还有为不可觉的宠溺意味。

慕老让晚安回家休养,除去她在医院肯定会坐不住这里忙到那里,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她本就有点认床,加上心理压力大神经绷得很紧,真正睡着的时间很少。

晚安很快就挡不住沉沉的睡意,慢慢的睡了过去。

卧室里很安静,安静得可以听到女人均匀的呼吸声。

顾南城等她睡熟了,才搁下书,从沙发上站起来,拉开门走出去,整个过程都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一手插在裤袋里,走到走廊的尽头,才拿出手机面无表情的拨号出去。

“怎么样,劝好了吗?”

顾南城站在落地窗前,薄唇勾

了勾,嗓音淡漠,“我没打算替你劝。”

那端是阴柔低低的嗓音,“你不提我劝,难道不担心她伤心,她就那么一个爷爷了。”

他不屑嗤笑,“有什么关系,只要她需要,你肯不肯,都是要给的。”

“你劝不劝,最后的结果都是一样。”

“既然你这么有本事,那就等她自己出现。”顾南城俯视着下面波光粼粼的游泳池,淡淡的道,“你不过想要她回来,多的不要做,做了对你也没好处,不管——你究竟是谁。”

那端似乎怔住了,好一会儿才笑出声,“我向来不做没有意义的事情,你可以安心守着慕晚安。”

顾安城没出声,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把手机收回去,过了一会儿他才转身往晚安的卧室走,还没推开门,就听到从里面传来女人的尖叫,“爷爷……爷爷,不要!”

顾南城脸色一变,一秒钟的犹豫都没有,握着门把推开门就进去了,床上的女人忽然坐了起来,“绾绾!”

她睁大了双眼看着前方,眼神有些说不出来的呆滞,额头上已经沁满了冷汗,密密麻麻的,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惊魂甫定的恐慌感。

顾南城脸沉了沉,抬手就把她圈入了怀里,温柔的嗓音低低的哄着,“做梦而已,没事,晚安,只是噩梦。”

她眼睛里的焦距过了很久才慢慢的聚集起来,恍惚的看着前面的男人,喃喃道,“顾南城……”

“嗯,是我。”

他握着她的手,触手生凉,脸蛋也像是消失了一层的血色,被他抱在怀里,还在不停的颤抖,弧度不大,但是细细密密的抖着。

那低低的嗓音愈发的温柔了,“只是做噩梦而已,什么事都没发生。”

她迷茫的看着他,“我不是在医院吗?怎么回家了?”

正说着,门口的脚步声已经响起,乔染从外面进来,看到坐在客厅里的两人

“你腿摔伤了,爷爷和医生都让你回来静养,”他的手抚摸着她的脸颊,另一只手抽了张纸擦她额头上的汗,“做什么噩梦了?”

“梦见……”晚安本来是忘记了的,或者说因为眼前的现实冲击了她的梦,所以已经有点模糊了,像潮水一样慢慢的褪去。

现在男人问起,她又一下陷入了梦境里的恐慌,“我梦见……爷爷死了……”晚安的手指拉住男人的袖子,脸色更白,脆弱得厉害,“我还梦见……绾绾也死了……”

梦见慕老不在了。

还梦见盛绾绾死了??晚安被动的埋首在男人的怀里,好久才慢慢的缓解过来,她闭着眼睛喃喃的道,“好可怕……”

即便只是梦,即便已经醒来了,她还是觉得,好可怕。

顾南城掀开被子,把她从床上抱了起来,“不睡了,去客厅看会儿电视,”他一边说,唇瓣一边亲吻着她的额头,轻描淡写的道,“不要再想了,都只是梦而已,你每天都在想的事情,自然会在梦里出现一下。”

晚安难得乖巧的靠在他的怀里,没有出声,任由他把她抱到了楼下客厅的沙发上。

下午时分,落地窗还有些阳光照进来,显得很温暖,冲散了梦里的阴鸷氛围。

过了一会儿,她才扶着额头,嗓音沙哑的道,“我没事了。”

没睡到半个小时,就在噩梦里惊醒,比没有休息还要更加疲倦,她拿起遥控把电视打开,“快一点半了,你早说要回公司,我看电视等乔染来就好。”——

题外话——第一更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