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八十四章 是杀了,还是废了?

离夜都已经做好了出手重击,然后撒腿就跑的打算。

毕竟打不过就跑,这是人求生的本能,打不过傻呼呼在这里站着,傻子才这么做。

看着狂奔而来影月魔狼,离夜握了握拳头,准备在它冲上来的那一刻出手,可接下里的一幕,她愣住了。

影月魔狼猛地拉住了前进的身体,眼睛看着一个地方,狰狞的脸上尽管看不出任何表情,但眼睛中,闪烁出的惊悚显而易见。

离夜稍稍转身,扭头顺着影月魔狼注视的方向看去,眼前的一幕,她也稍稍愣住了。

这是……

毛发洁白如雪,庞大身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她身后,头上奇异菱角,流光溢彩,面目狰狞可怖,毛发柔顺,圣洁的后背,隆起的地方,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光芒太过耀眼。

一双翅膀展现出圣洁光芒,美的让人窒息,光芒照耀,阳光折射,给人一种海市蜃楼的错觉。

而那庞大身躯,高高在上,像是站在群山之巅,稍稍低头,只是一眼,就如同王者俯瞰,万兽皆要俯身相迎!

王者之威!谁敢争锋!

突然乍现庞大身影,让随时准备离开的梦寻欢三个人,瞬间打消了念头。

不是他们不想离开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走不了啊!

这头玄兽是怎么回事?来过这么多次了,还是第一次看到它,还有,这是什么玄兽,怎么看起来,比影月魔狼更可怕!

几人小心翼翼看向离夜,他在洞里都发生了什么事,这头玄兽是怎么回事?他们从来没听说过,这里还有这么一头恐怖的玄兽。

要是知道,他们哪里敢用三个人的力量,去对付两头玄兽!

从那巨大身影出现以后,影月魔狼就没有再动过,全身像是被点了穴似的,呆呆站立,注视着面前高大威猛的身躯。

离夜步伐稍稍往旁边挪动一步,更好的看着面前玄兽,眉头稍稍皱起。

这次看,怎么感觉和上次有点不一样了,还有,它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刚刚不是还好好的?

这通体洁白的威猛玄兽,就是当初出现在玄门最深处的身影,也就是变大了以后的小白。

此时的小白,一点都不小,甚至比影月魔狼还要庞大!

眸光微转,下巴稍稍底下,只见那透着王者霸气的眸子中,微微不满,高大威猛的玄兽,傲立仰头,紧接着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

“吼!”一声吼叫,天地都像是微微在微微颤动,空气波动连连,荡起微弱涟漪。

离夜只觉得脚下丝丝震动,脚步站都站不稳,她急忙后退几步,这才稳住后退的身体。

它这是在干嘛?

离夜无声抬头看着小白,想想什么东西能让它变成现在这样?它刚才……晶泉灵乳!

它刚刚喝了很多向晶泉灵乳,晶泉灵乳果然是好东西,小白吃了以后,这次变大散发出来的气息,感觉比上次还恐怖。

就连时间也比上次坚持的时间长,不是稍稍变了变,就缩回去了。

梦寻欢三人猛地后退,惊慌看着大吼的玄兽,耳朵嗡嗡作响顾不上,气息紊乱顾不上,他们现在唯一想的,就是要怎么顺利离开这里。

一头玄兽他们四个人联手,还有办法,现在又来一头。

这一头总不可能说,是来帮他们的吧,谁见过玄兽帮人类的,除了已经被契约了的。

所以,现在想想该怎么离开啊!

着急的三个人,脑中飞速闪过几十种方法,可没有一种适合现在的情况。

就在他们觉得只有硬拼这一条路的时候,眼前发生的一幕,惊的他们眼珠子差点都掉了出来。

影月魔狼那高大的身体,稍稍移动,凶残的眸光变得小心翼翼起来,巨爪屈起,头颅底下,不敢抬头直视。

四个人看在眼里,惊在心里,影月魔狼这种举动,就像是在膜拜!

没错,就是膜拜!

这到底是什么玄兽?一只脚踏进神兽的影月魔狼,居然都要用这种姿态迎接!

满头大汗的影月魔狼,心里也是一阵疑惑,它只知道自己现在的这种举动,是身体的本能,是早已刻入灵魂的本能恐惧。

它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可听到一声大吼,在它耳中,宛若是王者之令!

离夜扭头脖子,眼睛一眨不眨看着小白,她从来不知道,这个什么品种都不知道的小白,会这么厉害。

以前就见过,它用刚刚那种小巧身体,号令过地玄兽,初级天玄兽什么的,像这种一只脚踏进神兽的玄兽,它居然也能号令。

这到底是什么玄兽?

小白低头睨视了一眼影月魔狼,嘴巴中发出细小的声音,影月魔狼在听到这一声后,迅速站起来,又恢复那种凶神恶煞。

吓!

梦寻欢三人猛地往后跳了一步,紧张看着影月魔狼,终于要出手了吗?

影月魔狼动了动身体,迈动巨大身体,转身看向梦寻欢三个人,双眸中喷着火花。

“吼!”身后又是一声大吼。

影月魔狼听在耳中,全身一僵,然后直接狂奔而去!

梦寻欢三人见影月魔狼动了身体,紧握住兵器,眼看着就要动手,而面前高高激起的百丈尘沙,他们顿时石化当场。

这是什么情况?谁能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事?

影月魔狼……跑了!

有没有搞错,那么大一头玄兽,实力还是那么不凡的玄兽,现在居然跑了!

石化的身体,出现几道龟裂,寒风萧瑟从身后拂过,黑线在额角抽搐。

他们三个石化在原地,离夜虽然没有他们这么震撼,但是也好不到什么地方去,简直看呆了。

也许梦寻欢三几个人没看清楚是怎么回事,她看的真真的。

影月魔狼听到小白后面一声吼叫,撒腿就跑,那逃跑的背影,她总觉得影月魔狼恨不得回到爹妈肚子里,再多长四条腿出来。

那速度,一溜烟就不见了,以前她见红莲见到危险就逃跑,可也没见它有这种速度。

好歹也算进入神兽之列的玄兽好么?听到几声吼叫,然后就走了,最后就没了。

小白满意点点头,讨好看向离夜,正想说什么,洁白通透的身体,猛地一丝震动,四周出现了一个巨大幻影。

大地震动,空气往四周震开,罡风掀起。

小白眼中情绪大变,心里咯吱一响,两个字浮现。

糟了!

离夜还没从影月魔狼逃跑中回神,就看到眼前巨兽的身体,如同泄了气的皮球,一点点缩小。

“我靠!”离夜忍不住爆粗口,这有没有搞错,又变回去了!

白色身影在空中闪了一下,消失在几人面前,等它再次出现,已经回到了契约空间里。

“呜呜~”小白耳朵搭拢,身体趴下,恹恹看着面前双爪。

变回去了,又变回去了,变回去了……

这到底是为什么?

呃……

感觉到契约空间传来的丝丝失落,离夜眨了眨眼睛,算了,她还是什么都别说了,让她说安慰的话,还不如让她直接面对刚才那头玄兽。

石化中的三个人,眼睁睁看着小白消失,心里的震撼,无法停止!

这到底怎么回事!

见他们三个呆滞,离夜眼皮跳动,笑盈盈走过去。

“好像,貌似,应该是没事了。”红唇轻启,离夜笑呵呵道。

梦寻欢猛地回神,一把抓住离夜的手腕,指着刚才小白站着的地方,“你知不知道刚才那是什么玄兽?”

太奇怪了吧,突然出现,突然消失,要不是影月魔狼逃走,说不定他们会以为,刚刚看到的只是幻觉!

什么样的玄兽,一声号令,让达到神兽的影月魔狼放低姿态,又是什么样的玄兽,一声怒吼,能让影月魔狼夹着尾巴就逃了!

这肯定不是他们看花眼,这是真的!

离夜嘴角僵了僵,满头黑线,她要怎么回答,说是她的玄兽,她也不知道是什么品种,他们三个还未必会相信。

所以,沉默才是王道!

想到这里,离夜决定,保持沉默,她什么都不知道!

飞聂目光呆滞看向离夜,见她也无法回答,这才慢慢回神。

“梦寻欢,他怎么会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玄兽又不是他的。”这样问他,不是为难他。

离夜额角滑下一滴汗珠,讪讪轻笑,错了,那玄兽是她的,可是是什么玄兽,她这个契约者,比他们更想知道。

“东西拿到了吗?”霖奕抹了抹额上冷汗,在那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小命都快没了。

这种风险,真的不想再冒第二次,一次已经头提心吊胆的了。

“拿到了,先回去再说,貌似还不少呢。”离夜神秘一笑,不算小白吃了的那些,都有六瓶,已经很不容易了。

离夜的话说完后,三个人才送了口气,至少他们没有白费力气。

晶泉灵乳到手了就好,他们可没有勇气,再面对第二次这种事情,死神的手已经伸向了他们,只差一步,就那么一步,他们三个就要没有命了。

玄兽是谁的这个问题,他们当然不会认为是他们四个人之中谁的。

那么厉害的玄兽,一个人来就够了,哪里还用得着叫另外三个,多一个人分羹,得到的就少一点,谁会愿意让自己得到的东西少。

离夜没有回答他们,他们自然也就以为,离夜本身也不知道,不会往其实离夜就是刚刚那头玄兽主人方面去想。

“嗯,先回去。”梦寻欢皱了皱眉头,身上伤口扯动,痛的她一张脸都皱起来了。

离夜轻啧一声,上下看了他们三个一眼,无奈摇摇头,然后从储物手镯里拿出一个玉瓶,倒出三颗丹药。

“这东西叫复元丹,作用和灵元丹一样,效果比它好点。”离夜轻描淡写道,把复元丹递到他们三人面前。

齐暮此时要是在这里,听到离夜的话,指不定怎么肉疼。

复元丹和灵元丹药效是一样,可效果可不只是好点,那是好太多了!

知道神品和圣品其中差距,他们就知道复元丹和灵元丹的差距了,那一道鸿沟,是永远都无法跨越的。

复元丹?

还想着他们这一身伤,不知道怎么办的三个人,看到离夜手里圆润的丹药,脸上露出一丝惊讶。

他们即便不是炼药师,可丹药的色泽,光亮,一看就知道不一般。

复元丹,他们听都没听说过。

“谢谢。”他们三个尽管奇怪,还是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吃下去。

复元丹入口即化,落入肚中的第一时间,他们就感觉到身体伤口处阵阵瘙痒,很轻很轻。

就像是一片柔软羽毛,落在他们身上,那种轻微的拂动。

紧接着,他们三个人身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这速度,比灵元丹更快,愈合的更完美。

他们三个人伤口愈合的地方,比以前更为白皙柔嫩。

“好了!”飞聂看着自己的身体,脸上露出不敢置信的表情。

竟然好了,这简直也太不可思议了!

他们从没见过这种丹药,吃下去,身上的伤就好了,简直太厉害了!

离夜笑盈盈看着他们三个,当然会这么快速度好,复元丹是神品丹药,他们身上这么一点点伤口,速度都不会快,还算的上是什么神品。

“这是什么丹药?”霖奕惊奇问道,检查着身体,脸上露出阵阵喜悦,真的都好了。

离夜脸色微微一变,随即不留痕迹掩去,露出微笑:“我也不知道,偶然之下得到的,后面知道它能医好伤口,比灵元丹还神奇,就留下来了。”

她脸不红气不喘的回答,那无害的微笑,好像这就是真的似的。

“你先是救了我们,再来又是给我们丹药,已经不是一点点晶泉灵乳能够比拟的了。”飞聂认真道,他虽然没说洞里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是他们也能想象。

做到这样,这少年,已经远远超过了他们所交易的。

双手摊开耸耸肩,离夜淡笑道:“我觉得值得就值得,走吧。”

比起那一颗灵乳结晶蕊,救他们三个,三颗复元丹,她还是赚到了。

灵乳结晶蕊,不是所有晶泉灵乳下,有能凝结出这东西,而且还有拇指那么大,所以怎么算起来,都是她赚到了。

三人迅速跟上去,几道身影闪过,根本不像是刚刚还受着重伤的人。

几人离开后,白色身影缓缓走出来,白衣似雪,衣袂暗纹流光溢彩,容颜绝代,仙气袅袅,身上下不染一丝尘埃,如瀑墨丝,光滑如绸,笔直垂落,随着衣袂随风飞舞。

晶莹薄唇抿着一丝淡笑,眼中眸光,出尘不俗,仿佛早已脱离了凡尘,唯有仔细观看才会发现,眸中深处,那如水的温柔。

双手负在身后,见他们远去,软靴走过,环视了一眼四周,白衣仙人往空中走去,凌空而行,就像是真正临世凡尘仙人,正要随风而去。

所有人离开,山谷恢复了它该有的平静,一道身影鬼鬼祟祟而来,小心翼翼看着四周,神情紧张。

影月魔狼此时不像是回到自家,一脸鬼鬼祟祟,小心翼翼的模样,更像是做贼。

山谷恢复平静,该走的人都走了,没有留下什么,影月魔狼才彻底松了口气,然后轻咳一声,大摇大摆回到洞内。

然而,它刚回到洞内不久,一声怒吼从里面出来,四周宛若山崩地裂一般。

“可恶的人类!”

第六殿中,四个人匆匆走回去,顾不得里面众人的目光,直接往金苑天字号走去。

浅墨站在门口,看着四个人匆匆离开的身影,疑惑嘀咕。

“这四个人什么时候走到一块去了,梦寻欢他们三个不是向来水火不容,还有那少年,听说住进了金苑天字号,可他们四个怎么走到一块的?”

越看越诡异,在这第六殿,看到金苑天字号,地字号的人,和平走在一起,谁看了都是一脸诧异。

所以他们这一路走过,引起的骚动,不是一般的大。

留香急忙走到路中间,指着他们四个离开的背影,正想说什么,脑中突然回想起昨天的事,他猛地摇摇头。

“我没什么好说的!”说完,他撒腿离开。

那个人还是别招惹的好,浪子给人的感觉不好,他比浪子还要渗人。

准备听最新消息的众人,见留香急急忙忙离开,又是一阵疑惑。

留香消息最灵,这次这么重要的事,他怎么没什么好说了?

离夜他们回到金苑天字号,关上房门,把一切阻隔在外。

四方桌上,四个人坐在不同的方位,三双眼睛紧紧盯着白衣少年,眼睛都不眨一下。

离夜见他们着急的模样,轻笑摇头,从储物手镯里,把玉瓶一个个拿出来,六个玉瓶排列在坐上,然后就是三声倒吸凉气的声音。

“六瓶!”这么多!

离夜点点头,指了指桌上,“能接的就这么几瓶,其它的流不出来了。”

就!

梦寻欢他们三个差点炸起来,六瓶了,什么叫就!

他们四个人分,每个人都能得到一瓶半了,刚开始他们以为,一共才这么一点,现在一个人就有这么多!

已经完全超乎了他们的意料了,不是就,是已经很多了。

三人人迟疑了看了一眼,推出两瓶放到离夜面前。

“你们这是……”离夜环视了一眼他们三个人,给她两瓶,他们三个可是会少很多的。

“你救了我们三个,还有丹药,给你两瓶是应该的。”梦寻欢肉疼道,他们不喜欢欠人家什么,现在已经欠了他,淡当然要还。

其余两个人颔首应和,他们想法一致,给他两瓶是应该的。

离夜点点头,把面前两瓶晶泉灵乳放回储物手镯,“那就谢谢了。”

梦寻欢把剩下的四瓶收起来,这些他们等会自己分就好了,等得到这么多,已经超过了他们的预算,所以没有什么吃亏不吃亏的。

看到梦寻欢的举动,飞聂和霖奕也没出声,经过这么多事,对梦寻欢这点信任还是有的。

这么多年,他们虽然不停挑战对方,但是相互之间的了解,一年比一年多,他们知道梦寻欢是什么人。

“既然如此,我们几个就先走了,你好好休息,最近我们三个虽然不会来挑战你,不过你得小心春秋,他要是听说了你,肯定会直接出关。”飞聂笑着站起身。

太了解春秋了,他就是这种人,好斗,恋武成痴。

当年浪子都被他缠的没办法,和他打了一场,他才肯罢手,这少年,应该也不能躲过。

“听好了,我们只是最近不挑战,等我们都完全恢复了,你可就要小心。”梦寻欢指着离夜,合作是一回事,挑战是一回事。

金苑天字号,终于多了一个可以挑战的人,这种事情不能放过。

离夜满头黑线点头回答:“知道了。”

她也没那么多时间等他们来挑战,已经第二天了,事情要加快速度才行。

听到离夜的回答,他们三个才满意走出去,先去把晶泉灵乳分了,才是最重要的事。

他们三个离开了以后,离夜这才把小白叫出来,紧张问道:“你没事吧?”

它有没有损伤元气什么的?

“呜呜。”小白不满站起身,嘟了嘟嘴巴,无奈的眸光看向离夜。

事情倒是没有,就是这个身体,吃了那么多好东西,它都没长大,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没办法。”离夜耸耸肩,走到一旁坐下,连它是什么品种都不知道,又怎么知道什么办法才能让它长大。

自从上次长大一点点,就再也没长大过,保持着这种身材。

“也不是一点办法没有。”沐浴春风,仙气袅绕的声音从门外透进来。

离夜嘴角一抽,扭头看去,房门缓缓被推开,白衣男人站在门口,宛若仙人下凡。

“国师大人,你还真是无处不在。”离夜满头黑线道,这男人,日月殿他去了,没人发现,欧阳圣那么想找他的都没发现。

现在到了第六殿,那么多宗师,也没有一个人发现。

不知道的,还真以为他是仙人是临世,出入不带一丝凡尘,悄无声息。

“夫人在哪,为夫自然在哪。”纳兰清羽笑盈盈看着离夜,走进房间,他刚走进去,房门自动就关上了。

看到这一幕,离夜嘴角微微抖动,某国师就是这么任性!

“呜呜!”小白仰起头走到纳兰清羽面前,它刚刚可是听到了,这个男人有办法,他有办法!

“刚刚我看到它了。”纳兰清羽绕开小白,走到离夜身边坐下,目光紧盯着离夜的脸,好像怎么看都看不够似的。

离夜猛地睁大双眼,看着纳兰清羽,他刚刚也在!

“它那样,应该是上古神兽吧,至于是哪一种,就不得而知,即便和上古那些玄兽无关,总之,它的身份,不会简单。”纳兰清羽垂下眼皮,眸子轻轻在小白身上扫过。

能让接近神兽级别的玄兽,只是感觉到本身的威压,就立刻逃走,怎会简单。

“不简单?”离夜看向小白,上下打量了一眼,随即摇头,除了刚才那巨大的身体外,现在怎么看怎么只是一只比较呆萌可爱的白狗。

看不出有什么不简单的地方,刚才那样还差不多。

“能不能查到?”她身为契约者,总不能连自己的玄兽品种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知道小白是什么品种,也能知道,为什么几年过去了,它都没长大,而且还有这种情况。

“可以,这次回去,我让人查查看,相信很快会有消息。”的确是不能再这么迷糊下去,这头玄兽,也是时候查查它了。

早知道今天这种情况,早就该查,不过现在查,也不算晚。

“好。”离夜满意点点头,露出微笑,然后目光落在纳兰清羽身上,上下看了一眼,“你还没说你来干嘛?”

总不会无缘无故到这里,他来肯定有什么事情。

“其它三国的皇子少主,都被欧阳圣请走了,他们也急着回去,尽管担心你,却也相信你不会有事。”纳兰清羽注视着离夜,眼睛连眨都不眨一下。

举世无双的俊美容颜,带着淡淡微笑,这才是最大的诱惑。

“走了就走了吧。”离夜撇了撇嘴,她也没想到欧阳圣会把她送到这来。

让他们几个留着,是觉得去高塔的时候方便,他们不走,她当然也不会走,住在日月殿主殿,想去的时候就能去了,会方便很多。

现在既然有了更好的选择,他们走不走都一样了,要是现在没走,她才着急。

“夙琉展没走。”纳兰清羽继续道。

离夜挑挑眉头,直视着纳兰清羽的眼睛,“他决定好了?”

“看样子是,今天晚上会有结果,想不想去看看?”纳兰清羽唇瓣弧线加深,眼中盈盈笑意,却让人不由觉得危险。

今晚?离夜点点头,“去,当然去!”

她人都在这里,总不能还看着夙琉展成为宗师吧!

天下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让夙琉展成为宗师,笑话,她北宫家族现在还不稳定,夙琉展成为宗师回到帝都,肯定第一个对付的就是北宫家族。

怎么能让这种事情发生,他夙琉展既然那么想成为宗师,那她就让他永远成不了宗师!

“时间差不多了,现在就走吧,顺便还可以看到其它事。”纳兰清羽好像早就知道离夜的回答,优雅起身。

离夜跟着站起来,十指相扣,两人往外面走去。

白色身影从空中飞速掠过,没有一人发现他们的行踪,更不知道空中走过两个人。

他们就这么悄无声息离开了第六殿,出现在日月殿主殿。

只怕欧阳圣都没料到,他让离夜去第六殿,反而让她更方便出入,而且她人就在第六殿,主殿发生什么事情,他们怎么不会把事情,想到离夜身上去。

“天龙国”的宫殿中,夙琉展文雅站在走廊,抬头看着天空,眼中露出忧郁神情。

那模样,我见犹怜,不少侍女看在眼里,心却悄然砰跳。

夙琉展容貌可能不是最美的,只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气质,加上这忧郁的模样,也的确能够吸引不少目光和少女的心。

白色身影站在木老树木上,俯身看着走廊出夙琉展,离夜忍不住一个白眼扔过去。

这都要成为宗师的人了,还有什么好装的,还一脸忧郁。

“我们是不是来早了?”离夜无声扭头看着纳兰清羽,他说的是晚上,现在离晚上还有一段时间。

他刚刚说时间差不多,可她站了半天,这也没发生什么。

“乾宗很快就到了。”纳兰清羽指了指下面。

乾护法很快就到了?

离夜低头看去,真的只是一小会的功夫,熟悉的身影慢慢走来,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看着走廊的夙琉展,神情了然,好像早就知道事情会是这个结果。

真的来了!

离夜惊奇回头,用嘴型的方式问道:你怎么知道?

纳兰清羽笑而不语,继续看着下面。

宫殿里的侍女护卫,自觉退出去,整个宫殿只剩下放夙琉展和乾护法,以及树上的离夜和纳兰清羽。

“大皇子想通了就好。”乾护法大步走到苏夙琉展身边,笑意越发浓烈。

修炼了秘术,他也就彻底放心了,天龙国距离掌控的日子,即将接近。

把四国掌控,日月殿更强大,他们才能更方便。

“本王只希望,你们不要骗本王。”夙琉展收回目光,脸上,眼中的忧郁,瞬间消失,转而换上凌厉。

他是尽快成为宗师,可也不是笨蛋,他们日月殿要是做手脚……

“骗?雅王,日月殿那么多宗师,都是修炼秘术才成长的。”只是这种秘术有好处,自然越有坏处。

修炼的人,以后修为只会停滞,不能再前进一寸!

“噢?”夙琉展微微一愣,那多多宗师,都是修炼秘术?那玄门呢?

乾护法好像知道夙琉展心里在想什么,转身看着前面,缓缓开口:“你真当日月殿的玄门,是想进就能进去的。”

就算进入玄门,没有那样的天赋,晋升宗师也是不可能的事。

“什么时候开始?”夙琉展此时都有点开始激动,晋升了宗师,他还怕谁。

父皇,北宫家族,天龙国就在他的掌控之中。

“这个给你,你今晚就开始修炼,未来半个月,不会有人打扰你,你也放心,日月殿会送消息给夙皇,说你直接去了地麟国,等你晋升了宗师,我们会送你去。”地麟国那边,日月殿已经有人去了。

多一个夙琉展不多,少他一个不少,去就去吧,反正他还有利用的价值。

乾护法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张羊皮画卷,递给夙琉展。

这只是副本,但一份副本完整抄下来,也费了们不少功夫。

夙琉展眼中露出灼热的目光,看着乾护法拿出的东西,脸上露出阵阵兴奋,这就是他需要的东西,他一直最需要的东西!

宗师,只要修炼了这个,就能成为宗师,很快就能成为宗师了!

“好,很好。”夙琉展结果羊皮卷,眼中露出灼热的目光。

这才是他梦寐以求的,宗师!

乾护法看着夙琉展的表情,不屑轻哼一声,转身离开,每个那到羊皮卷的人,都是这种表情,他早就见怪不怪了。

夙琉展没理会乾护法,现在他也没工夫理会,拿着羊皮卷,直接走回房间。

乾护法走到门口,简单交代几句,让未来半个月,不让人靠近这里,然后便扬长而去,脸上露出满是深意的笑容。

这样就足够了,半个月后的夙琉展,就不是现在的夙琉展了,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上!

乾护法走远以后,白色两道身影飘然而下,稳稳落在地面,往夙琉展房间的房间的方向走去。

房间内,夙琉展握着羊皮卷,脸上神情那叫一个兴奋。

握着这东西,也就是握住了宗师,他很快就会成为宗师了,没有人能阻止他!

离夜站在窗外,看着房间里夙琉展的一举一动,脸上露出一抹讽刺。

堂堂天龙国大皇子,一朝雅王,竟然是这样,鼠目寸光。

“今晚就解决吧,然后我还要回第六殿。”离夜轻声说道,今天过去,她到第六殿就是第二天,然后剩下四天的时间。

这四天里,她要完全把第六天握在自己手上,也要进入高塔,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

时间很紧张,不能有半点浪费!

“好。”纳兰清羽也没问什么,直接答应。

今晚,夙琉展想要成为宗师,怕是永远都不可能了,他距离他梦寐以求的位置,永远都差那么一步,迈步过去的一步。

两道身影静静站在窗外,看着房间里,见夙琉展打开羊皮卷,将上面的东西一点一滴记下来,就在这时。

羊皮卷上的字,好像活了过来,一个个跳跃而出,化作一道光芒,全部冲进夙琉展脑中。

离夜惊讶看着这一幕,扭头看向身后,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也是一种秘术,防止别人盗走秘籍,不过很少人会用,用这种秘术的代价也很大。”纳兰清羽轻声解释。

离夜这才松了口气,点点头,原来是这样。

夙琉展也是一惊,然后看到脑海中浮现的字体,他脸上露出狂热。

竟是这样,竟是这样!

所以这秘术,是属于他一个,谁也抢不走!

想到这里,夙琉展迫不及待开始修炼,一个个金色字体,在脑海中跳跃,夙琉展坐着的地方周围,竟然有着阵阵扭曲。

这本就是逆天改命的事,会发生这种情况,也是正常。

时间流过,日落日出,当黎明升起,离夜才发现,他们不知不觉已经在窗外看了一晚上。

的确是太惊奇,每次夙琉展身上气息浓郁一点,她就觉得,他随时会突破宗师。

“夜儿,可以动手了。”纳兰清羽笑道,好像是在说一件极小的事情。

完全天亮,事情就不好办了,现在刚刚好。

“好啊,就看看大皇子看到我们两个,会是什么表情。”离夜莞尔一笑,软靴挪动,往门口方向走去。

看到离夜的举动,纳兰清羽先是一愣,随即轻笑跟上去。

紧闭的房门,被一股力量震开,修炼中的夙琉展猛地睁开眼睛,运转的气息在身体里翻腾。

“噗!”一口鲜血喷出,夙琉展惊悚看着出现在面前的两个人。

“北宫离夜,国师!”他们两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离夜双手抱臂,慢慢走进来,笑看着一下子气息不稳,而导致吐血的夙琉展,走到一旁坐下。

“不知道雅王殿下在做什么?这所有人都离开了,你还留在日月殿主殿。”离夜皮笑肉不笑问道,现在只是吐血罢了。

夙琉展脸上划过一丝心虚,转而看向纳兰清羽。

“国师什么时候来日月殿的人,怎么本王一点都不知情?”日月殿也请了纳兰清羽?可纳兰清羽还是他天龙国国师!

现在北宫离夜是日月殿剑宗,纳兰清羽也是日月殿的人的话……

“夙琉展,无视小爷可以,不过嘛……”离夜顿了顿,扭头看向身边的纳兰清羽,微笑道:“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你不许出手。”

怎么对夙琉展,那是她的事情,杀了,还是废了,她还得好好想想。

“知道了。”纳兰清羽无奈看了一眼离夜,她已经叮嘱很多次了。

夙琉展,他还不屑出手。

坐在一边的夙琉展,听到两人的对话,脸色一阵苍白,这两个人突然出现,想要做什么?

隐约间,看到离夜脸上满是深意的笑容,夙琉展好像猜到离夜接下来会做什么事。

“北宫离夜,本王是堂堂雅王!”他敢!

离夜若有所思点头应道:“小爷知道你是雅王,不然一年前,你早就跟邵延他们一家子,一起死了,还会留你到现在?”

夙琉展脸上瞬间没了血色,惊讶看着离夜,他知道,他竟然是知道的!

一年前他什么都没做,自己以为他不知道!

“想起来了?这样最好。”离夜满意点点头,记起来了就好,就怕他不记得。

夙琉展神情紧张,目光惊悚,“你想做什么?”

想到邵家最后的下场,夙琉展这一刻,终于慌了!

眸光流转出笑意,玫瑰红唇完美勾起,邪魅声音缓缓传来,“小爷现在也在想,是把你杀了,还是废了?”

------题外话------

你们说,是杀了,还是废了?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