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八十二章 帮忙?挑战?

段桓赤手空拳,见离夜身上没有半点灵力,只有剑气,青光之力在双拳上乍现。

造化诀运转,离夜将灵力隐藏,吾邪剑在手上挥动。

两人箭步冲击而来,四周掀起一层波动,宛若海上浪花,层层翻滚。

萧十一看着离夜的身影,差点连眼珠的都掉出来了,不用灵力!

这……让萧十一相信眼前的人没有灵力,那是不可能的,进入第六殿,实力都差不多,主殿不可能送一个废物进来。

可这个人要不是废物,那他就真的没有使用灵力,没有使用灵力,和段桓这个高级宗师对战,他可以吗?

想到这里,萧十一心里多了几丝不确定,这怎么可能可以!

惊讶的人不只是萧十一一个,段桓来带的人,看到这一幕,也被吓到了。

“今天遇上的怪事怎么这么多啊?”

“这个人是疯了吧,和段桓交手,妄想不用灵力取胜。”

“没有用灵力,还是根本就没有灵力。”

没有灵力!

所有人集体往说话那人的方向看去,这可能吗?

没有灵力的人,会被送进第六殿?

段桓稍稍抬头,目光落在离夜是身上,脸上露出愤怒的神情。

“小子,你是不是太狂妄了!”和他交手就这么不堪,连灵力都不用,浪子也没他这么狂妄,金苑地字号的几个,也没这么狂妄。

复杂剑花落下,没有一点间隙,直逼段桓。

“对付你,用不着。”清冷声音淡淡响起,离夜手上招式加快速度,让人只觉得眼花缭乱。

招式不带半点的花俏,看似简单,可每一招都能让段桓用上全力才能抵挡。

用不着!他说用不着!

段桓双眼中充斥着怒火,狂妄的小子,敢和他这么说话,当初他在中级宗师的时候,都没人敢如此对他说话,更何况现在他的实力在高级。

“好!很好,今天老子就打的你连爹娘都不认识。”杀了他,杀了他!

此时段桓脑中只有这几个字,杀了他,杀了他,三个字不停在脑中回荡,重复。

也难怪段桓会这么生气,换做任何一个高级宗师,一再被对手轻视,也淡定不到什么地方去。

段桓还是急性子,心胸狭隘,当然就受不了了。

“打?错了,小爷是要杀了你。”离夜冷冷一笑,手上刀锋变得凌寒蚀骨。

让她相信一个全身充满杀气的人,只是简单过过招,段桓眼中的杀意那么明显,他当自己三岁小孩子么?

段桓冷冷一笑,脸上的怒意逐渐化作不屑和讥笑,双手间招式依旧继续。

杀,一个连实力如何的人都不知道,竟然对他喊打喊杀,简直就是笑话。

萧十一眉头紧皱看着离夜,不是因为她的话,而是那奇异的身法。

段桓离的太近,尽管会觉得离夜的身法和别人不同,也看不出更多什么,几乎是全部收入眼底,认真查看。

两人对战,时间慢慢过去,一脸自信的段桓突然发现,自己慢慢在处于下风,面对这少年的攻击,他竟逐渐感觉到吃力!

这是什么感觉,他怎么会被一个少年压制住!

剑刃落下,离夜抓住段桓闪神瞬间,剑锋突转,直接往他喉咙逼去。

看到落下的长剑,段桓急忙后退,匆匆从储物袋中拿出兵器。

“锵!”

兵器碰撞的声音响起,黑色铁鞭出现在手上,宛若一条黑色灵蛇,挡下离夜攻击后,转而又迅速攻击离夜而去。

站在远处看着的人,看到段桓的举动,不以为然露出笑意。

“这小子没用灵力,把段桓黑魂鞭都逼出来了。”

“主殿送进来的人真是不一般。”

“不然怎么能住进金苑天字号,不过也别太高看他,段桓的黑魂鞭,很少有人能躲过的。”

其他人应和点点头,这倒是真的,段桓的黑魂鞭,的确没有几个人能躲过。

这小子还是别小看段桓的好,不然会吃大亏。

萧十一神情严肃,看着两个人的交锋,他是身为高级宗师,比其他人看的更清楚,硬要说谁一定会输,现在还真看不出来。

主要那少年没用灵力,他要是用了灵力,说不定会看出来。

黑魂鞭是宛若灵蛇,速度快速如闪电,直逼离夜!

离夜离段桓本来就比较近,黑色铁鞭飞来,她几乎没有更多的时间躲开,反手握住吾邪剑。

“五重噬杀诀——第一杀!”

罡风呼啸,蓝色剑气冰冷透骨,一股强大的爆发力,横行扫过,霸道至极!

空间阵阵扭动,空气撕裂,风暴之力,在空中发出弧度,空气竟硬生生被斩开了一道口子,黑魂鞭飞行的轨道,在一声砰然大响后,硬生生挪开了轨道。

剑技!

顿时间,所有人石化当场,目瞪口呆看着放眼前这一幕。

没有任何灵力,使用出了剑技!

他娘的,这也太变态了吧,没有灵力使用出来的剑技,也不过是绣花拳,怎么在他手上会有这么大威力!

到底是怪物还是变态,就没见过谁,这么用剑技的,灵力都没用出来。

十几个人,包括萧十一,神情僵硬吞了吞水。

他们好像都知道为什么这小子能,住进金苑天字号了,说浪子怪,他比浪子还怪吧!

最起码浪子在使用灵力这点上面,还是比较正常的,至少不会像他一样,没有半点灵力,能让剑技力量,发挥到这么大。

“嘭!”

黑魂鞭狠狠砸落在地上,狰狞的一条痕迹出现在眼前,就像是完美无瑕的一张脸上,突然出现的一道狰狞疤痕。

“他怎么这么邪门?”段桓诧异看着自己镶嵌在地上的鞭子,抬头惊奇看这里离夜。

没有半点灵力,他是怎么做到的!

离夜没有理会他们的震撼和惊讶,箭步走过,叫踩在黑魂鞭陷入的地方,淡淡灵力渗透而入,脚步每落下一步,黑魂鞭陷入地下就越深。

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脚下,眨眼就到了段桓面前。

“高级宗师,只是这样而已吗?”霸道轻狂的声音响起,白色身影如同闪电,从空中甩落。

手上吾邪剑杀意寒霜,离夜的话响起在耳边,段桓全身一僵。

冰冷蚀骨的杀气,从身体每个地方渗透而入,全身血液仿佛被凝结了似的,身体感觉不到一丝温度,就像是处在千里冰川之中。

眼看着离夜的身影就要落下,段桓奋力抽动鞭子,却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鞭子,已经陷入地下一尺。

他奋力一抽,灵力直逼而去,想要挣开束缚,没有看到,离夜嘴角点点狡黠弧度。

段桓刚将灵力逼近黑魂鞭,顿时身体好像触电了一样,一阵抽搐。

“轰——”

紧接着一声轰然大响,沙石纵横,肆意飞溅,窄小的一道裂痕,瞬间变成了巨大坑洼。

乱石滚滚,被罡风席卷,这一道轰然炸开的力量,就连段桓自己都没料到,他甚至都没想明白,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结束了。”冰冷的三个字响起在耳边,段桓猛地抬头看去,蓝色剑气如同闪电,从眼前一闪而过。

脖子冰凉,凉凉的液体滴落在手背上,段桓怔怔低头,目光触及到手背上的猩红,他双眼睁大,颤抖伸出手指。

张了张嘴,他发现自己什么都说不出来,只能呆呆看着,指着。

他做了什么,突然来的爆破是怎么一回事,黑魂鞭是自己的,什么时候黑魂鞭中,有那样的力量了!

段桓要是早看到离夜走过的身法,以及渗透地面,逼入那黑色铁鞭的的灵力,就不会输的这么惨。

离夜随手将吾邪剑插入剑鞘,动作一气呵成,帅气无比。

看着她的动作,十几个人脑中如同烟花炸开,五光十色的光点在眼前坠落,脑海中一片空白。

结束了!?

段桓的身体,笔直往前倒去,没有任何征兆。

“啪!”

这个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呆滞的神情,瞬间回过神。

鲜血从脖子处潺潺流出,染红了院落,白衣少年衣服上,不曾有半滴鲜血沾染身上。

死了……

刚刚还一脸不屑,认为离夜必败无疑的人,怔怔看着倒下去的段桓。

就这么死了!这怎么会!

“你们还有谁想来?”离夜笑盈盈问道,缓缓转身看向站在一旁的人,完美无瑕的笑容,是那么炫目。

听到询问的声音,本来很无害,但是听在他们耳中,却莫名透着危险。

脚步稍稍后退,十几个人同时摇头,“不!”

挑战,开完笑的吧,他们几个人的实力都不如段桓,现在段桓都没有了,让他们出手。

可能他们十几个人同时出手有可能取胜,可眼前的人明显和萧十一做了某种交易,萧十一是不会看着他们就出手的。

今天的事情发生的太突然,他们要回去好好想想,顺便想想,这件事情要怎么告诉副帮主。

段桓算是帮中元老,现在还是高级宗师的实力,人突然就这么死了,副帮主肯定会追究的,所以他们只要回去把这件事情告诉副帮主就好了。

想到这里,众人眼前一亮,绕开离夜,抬起地上的段桓,往门外走去。

他们对付不了眼前的人,他们副帮主能对付,这小子一样逃不掉。

萧十一看着十几个人迅速溜走,走到离夜身边,露出不解。

“你就让他们就这么走了?尽管春秋最近在闭关,但是他们副帮主启元,现在是巅峰宗师的实力,高级宗师你是能杀,巅峰宗师可不是高级宗师!”萧十一一股脑说了一大串,说完以后,自己都愣住了。

他说这么多干嘛?这小子怎么样,好像和自己没什么关系,他们之间只有交易。

“巅峰宗师?”离夜惊讶看着萧十一,不会吧!

这第六殿连巅峰宗师都有,还只是一个副帮主!

这会不会太夸张了,巅峰宗师是副帮主,那帮助不该是神化了!

看到离夜惊讶的表情,萧十一懊恼的情绪稍稍减退了几分。

“你也不用担心,尽管启元是巅峰宗师,他们帮主春秋也只是这个等级,只是春秋比启元早进入这个等级几年。”两个人要真打起来,还是春秋比较有胜算。

可这几年,春秋更多时间,是闭关去了,龙虎帮说是春秋的,可现在完完全全有种变成启元了的感觉。

行事作风,和春秋那个时候大不一样。

离夜稍稍松了口气,也只是巅峰宗师就好,没到那个高度,她就有办法对付巅峰宗师。

“春秋这些天又闭关了,很有可能会突破,至于是不是神化,就不知道了。”萧十一见离夜松了口气,继续说道。

看着离夜的眼神,仿佛在说,你放心太早了,现在还不是放心的时候。

靠!

离夜瞪了萧十一一眼,他不能一次说完吗?

她刚刚紧张,他让她放松了,结果刚刚放松,又来一个更震撼的,玩她呢?

“浪子的实力在什么程度?”离夜迟疑开口问道,浪子的实力既然是他们五个最厉害的,知道浪子的,应该就差不多了。

萧十一认真看着离夜,摇摇头,“我也不知道,可以说,第六殿没人知道。”

浪子很少会用全部实力出手,第六殿也没有谁能做到这样。

几年前可能还可以猜测一下浪子的实力,现在嘛,怕是不行了,想要知道浪子的实力,一点头绪都没有。

“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又拿出个玉瓶,递给萧十一。

“这是答应给你的,五颗灵元丹,这些丹药,你最好别让人看见。”第六殿可能不会有人发现这是神品,事情要是传出去,药宗知道了。

他说不定就会大驾光临第六殿,到时候很快就会看出来,这是神品的灵元丹。

萧十一愣愣接过,诧异看着离夜,他怎么会有这么多丹药?

“少年,你不会还是炼药师吧?”萧十一喃喃问道,心里直打鼓。

他不知道自己要是听到“是”这个字,会有什么反应,总之现在已经很紧张了。

离夜扭头睨视了一眼萧十一,笑而不语,转身往外面走去。

是不是炼药师,就不能告诉他了,他自己拿着丹药就好。

离夜离开后很久,萧十一还是没有回神,他回想着离夜离开时脸上露出的笑容,一脸莫名。

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到底是还是不是?

龙虎帮的人把段桓抬回去,龙虎帮的人看到段桓的尸体,都是一脸惊讶。

他们明明记得,段桓前几天就突破高级宗师了,第六殿里,他应该很少有对手才是,怎么还会死了?谁动的手?

“砰!”重重的声音响起,单膝跪在地上的人身体一阵颤动。

额上冷汗密布,他们阵阵担心,自己会受到怎样的处罚。

死肯定是不会有的,第六殿的人本来就不多,即便人不多,这里说是第六殿,确切的说是宗师殿,他们全都是宗师,副帮主不会杀他们。

即便是这样,他们还是担心,副帮主虽然不会杀他们,但是那些手段,才是他们最害怕的。

生不如死!

“说,到底怎么回事,段桓已经是高级宗师,这第六殿,怎么还有人会是他的对手。”不可原谅,竟然杀他的人!

几人迟疑抬头,看着面前一双老鼠眼,却很精壮的男人。

“副帮主,我们只是去找萧十一的麻烦而已,你也知道他不愿意加入龙虎帮,还连累段秋受伤成为废人。”第一个人抬起头急忙说道,真的只是这样而已。

第二个人用袖子擦了擦冷汗,断断续续道:“可是,没想到,会遇到一个人。”

谁会知道那少年在哪里,偏偏段桓还撞上去,早知道那小子那么厉害,人家走的时候,段桓就不该去阻止人家。

现在好了,不但人没命了,还连累他们。

“遇到一个人?”启元低头看着跪在面前的人,顿了顿,“起来吧。”

同为宗师,他总不能不给他们几个面子,他们只是和段桓一起出去而已。

几人顿时松了口气,副帮主不生气就好了。

“是金苑天字号的。”第三个人急忙说道,金苑天字号,难怪那小子能住进那里面。

启元眉头紧锁,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过了一会才又继续问道:“浪子?”

浪子杀了他们的人,这没道理,他们和浪子一向没有往来,也不会去萧十一那里,怎么会突然出现,杀了他们的人。

浪子?关浪子什么事?

几个人莫名抬头,看着启元,副帮主为什么会想到浪子那去了,这和浪子没关系啊。

“副帮主,并不是浪子,你不知道金苑天字号,今天新住进去一个人吗?”另一个小心翼翼问道,这件事整个的第六殿都知道了,副帮主不知道?

金苑天字号,新住进去一个人!

启元噌的一下站起来,走到那人身边,一把揪起他的衣领。

“你说什么,谁住进去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第六殿还有谁有这个资格,住进第六殿!”怒吼的声音响起。

他们都没有资格住进第六殿,空有巅峰宗师的实力,却只能在金苑地字号。

这些年的浪子一个人独占金苑天字号也就算了,现在为什么还会多一个人住进去!

站在堂内的所有人,一下子呆住,副帮主还不知道!

他们都以为有人会告诉副帮主的啊,还以为副帮主早就知道,还在奇怪,副帮主为什么会这么冷静,原来他不知道啊!

对了,段桓知道这个消息,然后就听到段秋受伤,然后带着人就出去了,还没来得及告诉副帮主。

这些事情都是段桓负责,就说副帮主怎么会不知道。

“副帮主,这些事,一直是段桓负责,只是他……”说话的人指了指一边的尸体。

他现在都变成尸体了,还怎么告诉副帮主这件事情,当然副帮主就不知道了。

启元下方,还坐着两个人,他们两个相视一看,眼中露出不满。

“副帮主,你现在代替帮主,处理大小事情,这么重要的事情都不知道,还怎么带领弟兄!”一人责备的看着的启元,一脸不满。

启元要不是除了帮主外,龙虎帮最强的一个,副帮主的位置,还轮不到他来坐,如今他连这些事情都不知道!

副帮主,代替帮主……

启元带着怒意的眸中,闪过阴霾,随即收敛起怒火,将阴霾一起遮掩去。

“两位元首,启元知道错了。”他拱了拱手,低眉顺目。

被称为元首的人,是创建龙虎帮的其他两个人,他们实力不如春秋,当初就让春秋当了帮助,他们两个在一旁协助。

后来启元来了,他们本来想着,就算帮主不在,还有他们两个打理龙虎帮,可他们的意见却很难合帮主的心思,反到是启元,帮主很满意他的做法,这才让他成为了副帮主。

“你好自为之,这种事情,我们不想再见到第二次。”说完,两人起身离开。

堂内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先出声。

这两位元首的脾气,他们都是知道的,现在说话,绝对就是炮灰。

“是。”启元喃喃应道,垂下眼眸中,露出冰冷寒霜。

副帮主,代替帮主!是吗?

迟早有一天,他会代替春秋,坐上帮主的位置,到时候就是你们两个的死期!

回过神来,启元冷声一哼,坐回到椅子上。

“还不快点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人是从什么地方来的,身份,实力又是如何?”怎么一点眼力劲都没有,刚刚元首在的时候,他们就应该说完。

回来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是一脸茫然。

这些事情他们怎么会知道,和段桓出手的时候,那个人也没有显露出自己的实力啊!

“不知道?”启元脸皮一阵抽动,那他们知道什么?

“副帮主,这个,不管是实力,身份,来的方向,我们都不知道啊!”几人苦恼看着启元。

他们还想知道这些!

“废物!”启元又是狠狠拍了一下桌子。

堂内一阵惊天动地,四处投来几道不满的目光,却又无可奈何。

几个人缩了缩脖子,这真不是他们废物,这个是真的不知道。

“段桓人都死了,你们还不知道对方的实力?”那他们在那里干嘛,眼瞎了!

他们吞了吞口水,挣扎看着启元,缓缓开口。

“副帮主,从头到尾,那个人,都没有用过灵力,我们也不知道他的实力是什么样子的。”没有灵力,他们怎么知道!

没用过灵力!

所有人惊的嘴巴张开,眼睛瞪大,一眨不眨看着他们几个。

没有灵力,把高级宗师给杀了,他们确定自己说的是人,而不是从什么地方跑出来的玄兽,或者是其它什么怪物?

启元嘴皮阵阵抽动,没有任何灵力,杀了段桓,住进了金苑天字号。

“去,苏老给我带过来。”他倒要看看,到底是什么人!

“是!”

所有人争先恐后往外走,他们还是去请人,在这里被副帮主骂也不是一回事。

挨骂的人站在一旁,看着启元愤怒的表情,脸色稍稍露出不满。

离夜回到金苑天字号,先是洗漱了一下,换了一身衣服,然后又走出院中,目光看向墙的另外一边。

浪子,会是什么人?

步伐挪动,离夜走到墙边,抬头看了一眼高高围墙,脚尖轻点,正要出去,陌生气息蔓延而来。

她立刻停下身影,转身往后看去,瘦小身影,娃娃脸上咧开笑容,慢慢走来。

“我刚刚进来,就被你发现了。”留香看了一眼离夜,脸上露出崇敬。

好厉害,这么快发现他,不愧是住在金苑天字号的人。

“你来干嘛?”离夜收回脚步,看了一眼围墙,转身往回走去。

留香顺着离夜的目光,抬头的看了一眼高高耸立的围墙,然后转身跟上去。

“大哥哥……”留香才刚叫出三个字,带着几分冷意的目光,立刻往他这边射来,他竟不敢再叫下去。

离夜看着留香,觉得有点好笑,他虽然长的瘦小,天生一张娃娃脸,但是这么装嫩……

“真是的,我怎么觉得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明明才是个小屁孩。”留香收回目光,垂头丧气走到一旁石凳上坐下,一脸无奈。

明明只是个小孩子而已,感觉比他还老练,叫一个大哥哥也没什么不对!

“你要是来说这些的,可以走了。”离夜指了指门口,在留香的另外一边坐下。

留香哀怨的表情,立刻换上满脸笑容,连翻书都没这种速度。

“别这样,你不是想知道浪子吗?说不定我可以告诉你。”留香眨了眨眼睛,知道浪子的人,没有不好奇的。

更何况他们两个还住在隔壁,一山不容二虎,两个住在金苑天字号,总有一个是要退出去的。

“我这还什么都没说,你又知道了?”离夜皮笑肉不笑看了一眼留香,随即收起笑容,扔给他一个白眼。

她是好奇浪子是什么人,但是知不知道是他的事,她不在意,她要的是这几天里,能见到浪子。

好好的第六殿,那么多宗师,怎么想怎么觉得便宜日月殿了。

这么大一股势力,好好利用,绝不是现在这样。

既然在这里只有拳头才能让他们心服口服,她不介意用这种暴力的方式。

“想知道浪子的事情?直接来问我们不就好了。”冰冷的声音从空中传来,离夜的目光注视着高墙,一身劲装的白衣女人,稳稳落在上面,刚好是离夜看着的地方。

紧接着,其余两道身影跟着落下,他们直接走进院中。

留香本来还笑盈盈的脸色,在看到他们三个以后,顿时大变,急忙站起来,步伐稍稍往后退去。

“留香,刚刚不是还说告诉这小子浪子的事情,现在怎么这个表情了?”长相阴柔的男人淡淡一笑,脸上并没有温度。

另外一个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离夜,眼睛深处有着不甘心。

离夜轻轻挑眉,他们三个,应该就是,梦寻欢,飞聂,霖奕了吧。

浪子不在,春秋闭关,能剩下的就是他们三个了,没想到他们三个会一起出现。

“三位别误会,我只是路过,路过。”留香嘿嘿笑道,脖子僵硬看向离夜,他也不想这样的,可是小命更重要。

路过,三人脸上都露出不以为然的神情,这种理由他们会相信,才就怪了。

离夜轻啧一声,暗暗低咒,这三个人怎么一起来了?

“年轻人,我是飞聂,你叫什么?”长相的比较粗犷的男人,声音低哑,双眸炯炯有神看着离夜。

白衣劲装的女人跳下高墙,指了指自己,“梦寻欢。”

“霖奕。”长相阴柔的男人情愿介绍着自己,然后看向梦寻欢,“我们真的要找他吗?”

尽管人不可貌相,但是他们刚刚一来就探究了这个人的实力,探究了半天,就如同大海一样,没有半点动静。

会有这种情况,除非是两种原因,一种,废物,二种,实力在他们之上。

这个人看起来这么……怎么看也不觉得,实力在他们之上。

耶?

见霖奕不情愿看向梦寻欢询问,离夜一脸诧异,他们来找她,不是为了挑战的!

留香也惊呆了,这种事情,可是第一次见到,这三个人一起出现不说,还不是为了来挑战,才找到金苑天字号来。

“留香,你还想听下去吗?”飞聂迈出一步,看向一旁闪烁出好奇眸光的留香。

留香立即回神,然后摇摇头,“告辞!”

说完话,他一溜烟就冲了出去,有些秘密要知道,可有的时候,秘密知道的太多,会死的很惨的!

还是不要知道的好,特别是他们三个人的秘密。

看着留香远去的背影,离夜眨了眨眼睛,看向不远处三个人。

“你们找我,不是想挑战?”他们三个这样子,也不像是来挑战的。

梦寻欢舔了舔嘴唇,脸上露出嗜血神情,注视着离夜。

“说不是来挑战,你大概也不信吧?”这个人,她还是有兴趣挑战试试看。

她也想知道,苏老为什么会让这么个年轻的人,住进金苑天字号,他看上去就是富家公子哥,没有设么奇特之处。

“这个样子比较像了。”离夜点头道,刚刚样子,的确不像是来挑战的。

“不是挑战,和我打一场如何?记得,用尽全力,不然我可能会杀了你噢。”梦寻欢手指缠绕着丝线,丝线晶莹透亮,反射着光芒。

离夜注视着梦寻欢,从储物手镯里拿出吾邪剑,杀伐之气瞬间散开。

杀气!

吾邪剑刚刚拿出,三人怔了一下,是那把剑!好剑!

“这样才对,我喜欢一开始正视我的对手。”梦寻欢满意点点头,离夜拿出兵器的举动,显然很合她心意。

离夜拔出吾邪剑,长剑透着寒光,剑气中,杀伐之气,更为浓郁。

站在梦寻欢身边的两个人,脚步稍稍后退,目光停留在离夜手上长剑上,感觉到那浓郁的杀气,他们心里竟有几分跃跃欲试。

想看看那把剑的威力,也想看看,剑主人的实力,是不是能配的上这把剑。

他们都是好斗之人,看到特殊兵器或者是人,总想着与之一战!

“金苑天字号,还真是让人看了不爽。”梦寻欢眯起眼睛,指尖稍稍扭动,一丝寒光从空中直插而过。

淡淡寒光,穿过空间,只是一点点的痕迹,要是实力稍弱的人,可能发觉不了这闪过的物体。

银丝宛若寒针,笔直射来,凌厉狠辣,直接往离夜胸口刺去。

青光之力在手上闪过,在那一条银丝将要碰触到离夜之时,闪烁出青光的手掌,挡下了那一条银丝的攻击。

紧接着另外一条银丝飞来,坚硬如钢,黑眸之中,寒光闪烁,挡下一道寒光的手,稍稍挥动,将飞来的银丝拍开。

银丝落入地上,便又迅速收回,梦寻欢整个人凌空跃起,双手展开,阴险不再是一根两个,而是十几个根的那般飞出,每一个,都硬如银针!

而刚刚银丝落下的地方,若是仔细看,就会发现,地上一道细小的痕迹,痕迹如同刀削一般,笔直切下!

这要是打在人的身上,就如同刀刃切割,不死也伤。

离夜飞身躲开银丝,在百忙之中,手上长剑舞动,一道蓝色剑气中,参杂着淡淡青色之力。

刀刃弧度从空中划过,犹如一把巨大镰刀,飞来的银丝,刚碰触到那蓝色弧度,尽数折断,瞬间化作少乌有。

飞聂霖奕两人,站在一旁,看到离夜的攻击,脸上神情微微变动。

在梦寻欢的攻击下,他竟还能还招,尽管他用处的灵力,却不知灵力究竟是在什么等级。

青色之力,高级宗师,巅峰宗师?什么都看不出来!

梦寻欢进入巅峰宗师那么多年,一切都根深蒂固,在宗师这个等级,要找到几个对手,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他却轻易破了她的招式。

浪子也就罢了,这小子……怎么感觉,也有点不好对付。

金苑天字号,还真是那么回事,苏老的眼神还是那么毒辣,这么厉害的人,日月殿到底从什么地方找来的。

梦寻欢看着自己尽毁的银丝,没有气恼,反倒是越发兴奋。

“除了浪子,你还是第一个,只用一招,就把我的‘十面穿梭’给破了。”放下手上的银线,梦寻欢手指上多了几道痕迹。

痕迹很浅,几乎看不清楚,手指上明明缠绕着东西,看上去却是空无一物。

离夜认真看着梦寻欢手指,嘴角含着笑容,这才是真正的兵器吗?

“很久没遇到你这样的高手了,这第六殿比想象的有意思。”离夜含笑道,眸光中露出危险光芒。

吾邪剑仿佛感应到主人的情绪,杀气更为浓郁,周围温度降到了零点。

飞聂和霖奕神情微动,相视一看,隐含着惊讶。

梦寻欢正要出手,飞聂的声音急忙响起,“梦寻欢,你是来找人帮忙的,难不成真想和他大战一场,争这个金苑天字号?”

帮忙?

离夜正想出招,听到飞聂的话,微微一怔。

“知道了知道了。”梦寻欢叹了口气,不就是想多过几招吗?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像样点的对手。

只见梦寻欢手指转动,指尖痕迹消失,她脸上的笑容,也没有刚才那样嗜血冷酷。

“找我帮忙?你们三个找我?”离夜也收起吾邪,一头雾水。

她今天才是第一天来吧,没这么出名吧,他们三个一起来找她,还让她帮忙?

“有什么好奇怪,浪子不在,我们只能找你,金苑天字号的人,总不会比我们差吧?”飞聂双手摊开,现在第六殿,谁都知道,金苑天字号又多了个人。

挑战,他们当然会挑战,当时挑战之前,他们有事想请他帮忙,这些事情,一件一件来,他们不急。

“为什么帮你们?”离夜挑挑眉头,眼角稍稍抽动。

她知道第六殿,帮忙是一回事,挑战又是另外一回事,两件事情,不会有什么冲突,也不会有什么矛盾。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