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八十一章 就从你开始!

门外的人,看到她出现,几乎蜂拥而上,完全不是上门挑战的模样。

紧接着就是七嘴八舌,一阵热潮扑面而来。

“公子,你有没有兴趣加入我蓝寨。”

“你滚开,我们凡门比你们蓝寨强多了,凑什么热闹。”

“你们最近胆子大了不少,敢和我们抢生意。”

……

所有人争先恐后,纷纷往前面挤来,就怕自己落在后面,然后离夜就被抢走了。

住进金苑天字号的人,当然不能就这么放手,他就算实力行,对第六殿的情况肯定不是很了解,能拉就拉!

十几个人你推我,我推你,好不热闹,本来平静的院子,此时变得无比热闹。

离夜石化站在原地,呆滞看着面前的一片热潮,这就是所谓的挑战,挑战是这样的?

“你们这是干嘛?”离夜回神问道,心里泛出几丝疑惑,这是什么情况?

争先恐后的人,听到离夜的声音,一下子安静房了下来,讨好殷勤的注视着离夜,当他们看到要请的人如此年轻,就更有信心了。

在听说金苑天字号又搬来一个人的时候,他们立刻就过来了,浪子他们不敢去请,这个人还是敢的。

只是一个小少年而已,天赋好不能代表全部,只要他们能把这少年请到自己的势力来,他们肯定能和那三股实力并驾齐驱!

所以,即便是再危险,他们也要试试!

“公子,我们自然是邀请你加入我们。”众人殷勤笑道。

离夜无语站在原地,看着面前十几个人,这第六殿看起来也没那么大,除了那三股势力,还有这么多小势力?

有点不太可能吧,就算日月殿把所有的宗师都放在一起,总不能说这里有上千人啊。

日月殿要是有这么多宗师,早就对四国出手了,哪里还用等到现在。

“在我不想出手之前,走的越远越好!”清冷的呵斥声响起,离夜冷冷扫视了一眼面前众人,直接把门关上,一脸郁闷。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简直莫名其妙。

“砰!”

房门紧闭,所有人被挡在外面,满脸的笑容,也顿时僵住。

果然还是不行啊,就说他们怎么能请动金苑天字号的人。

“赶紧走吧,他要是第二个浪子的话,我们都麻烦了。”迫不及待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仓皇而逃的脚步声传来。

浪子!

听到熟悉的名字,众人忍不住打了冷颤,迟疑看了一眼紧闭的房门,转身离开。

第二个浪子,那就麻烦了,别自讨没趣,赶紧走。

住进第六殿的人,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人,脾气一个比一个怪,特别是这些有实力的,更加怪!

听着踉跄而逃的脚步,离夜又是一阵狂汗。

浪子,这个浪子到底是什么人,从她刚刚进来到现在,不到半天时间,已经听这而两个字不下十次了。

没个人都对那个浪子很畏惧,苏伯还说就住在她隔壁,她刚刚探了探隔壁,也没觉得隔壁有人住。

“这第六殿果然不正常。”扭头看了一眼门外,拒绝以后,门外就恢复了平静,这点离夜还是很满意的。

至少不用再三赶人,那样她会直接出手,而不是好言相劝。

虽然说,不是什么事情都用拳头能解决,但是想要快速解决问题,就得靠拳头,说多了没用。

回到椅子上坐下,白皙手指摩擦着下巴,离夜若有所思看着门外。

“这第六殿到底有多少人,听分帮结派的最大势力的人,就已经有三股了。”摸了摸下巴,黑亮眸中露出一丝好奇。

这第六殿既然连主殿的人都管不了,她反正是打上这里的主意了,这么多宗师在,的确是一块天大的馅饼。

可第六殿为什么而会存在,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宗师在这里,他们也不听命日月殿,其中原因,还真是让人想不通。

“六天时间。”离夜眯起眸光,她不打算六天时间全用在第六殿这里。

她要用这六天时间,去高塔里面看看,再把这第六殿好好清扫一遍,时间上来说有点紧张,现在已经没有更多时间了。

一个多月后,神品之物出世,还要去地麟国。

想到这里,离夜不再犹豫,打开门直接往外走去,想要整顿这里,总要找个人了解清楚这里的情况,而这个人她已经有人选了——萧十一!

走出房门后,离夜发现,第六殿的传播速度,不比外面慢。

不过一会的功夫,她所到之处,基本上都是在说,金苑天字号,又住进去了一个人,这个人还是一个年轻的小子,看上去没什么本事,却一人挡下六个宗师的攻击。

到现在段秋还在地上跪着,不停磕头,说我错了。

这些人说口水飞扬,完全没有注意到,他们嘴里的主角,正从他们身边走过。

离夜汗颜往前面走去,这传播速度,真的是太快了,让人有点措手不及,难怪她不过刚刚到金苑天字号,就有人找上门来了。

外面都传成这样了,怎么可能没有人找上来。

离夜低调走过,看着偌大的宫殿,她还是决定先去问问,萧十一住在什么方向,这里毕竟她还不熟。

为什么要去找萧十一,来这里还不认识谁,总不可能让她去找段秋问。

尽管萧十一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可是利益之下的交易,不会有人会放弃。

用面子人情这些,都是扯淡,要么拳头,要么利益,拳头段秋已经试过了,那么多宗师围攻,也没让萧十一认输,剩下的只有利益。

还是找人问问才行。

看了看四周,离夜有些犹豫,她也不知道该去找谁问。

“最新消息,最新消息!”

瘦小身影匆匆闪过,双颊红润,透着光芒,语气稚嫩,一张娃娃脸,跑来的人,看上去,就只是个小孩子。

本来还在议论纷纷的众人,听到这一声,急忙站起来。

“新来那位又发生什么事情了?”所有人急忙围过去,把娃娃脸围在其中,一脸好奇。

“听说啊,新来那位,把所有邀请他的人,全部赶出去了,还很霸道的说,滚,小爷不想看到你们!”娃娃脸站在人群中间,双手叉腰说的绘声绘色。

离夜站在不远处,双手抱臂,一脸无奈看着说话的人。

她怎么不记得自己说过这句话?

“啧啧,这小子够嚣张的啊,他也不怕龙虎帮来找他麻烦。”

“怕什么,春秋就算是龙虎帮帮主,他现在也不过只是住在金苑地字号。”

“留香,你小子消息够灵通的,下次老子有任务,肯定带上你。”

“好好打听。”

众人笑着拍了拍人群中间的娃娃脸,笑着走开,显然很满意自己所听到的事情。

“谢谢,谢谢。”娃娃脸看着离去的人,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就知道他们想听这些,这些人真的是笨蛋,说什么也相信,不过有任务就好,跟着他们出任务才是最好的。

留香还在享受着成就感,耳边突然响起的声音,让他猛地睁开眼睛,脸上闪过惊慌。

“跟你打听一件事情如何?”离夜走过来,淡笑问道。

虽然看上去小小年纪,但是还算有点心眼,这些人完全都不知道自己被他玩弄在手掌之中。

巅峰先天天阶。

离夜上下看了留香一眼,若有所思点点头,难怪会这样。

第六殿中,最弱的都是一只脚踏进宗师的人,巅峰先天天阶,在这些人眼里,只怕跟蝼蚁没什么两样,可现在还能完好的活着,就证明他除了实力,更懂得用自己的脑子。

“我为什么要告诉你?”留香看着突然出现陌生的人,警惕反问道,心里泛出疑惑。

第六殿的人他基本上都认识,这个人怎么从来没见过,他是谁?

离夜笑看着留香,稍稍俯身,凑到留香耳边说道:“你要是不答应,我就把你刚刚瞎编的事情,告诉他们。”

听这些东西,大家只是图个高兴,不会追究真假,可当面被戳穿,又是另外一回事情。

留香脸色大变,惊悚看着离夜,脚步后退,脸上的表情满是警惕。

他怎么知道那是假的?每个人都很相信他说的话,怎么就被这个人一眼就看出来了,没道理啊。

留香后退一步,离夜就走近一步,脸上淡淡微笑是那么无害,但是在留香眼里,却仿佛是这世上最恐怖的事情。

离夜的身高在女人中,算是高挑的,可在男人面前一站就显得瘦小,如此非常容易显露出男女之间与生俱来的差距,可偏偏在流线面前。

不但没有这种差距,反而她比留香还高一点,这更让留香有哟中压迫感。

“好奇我怎么知道你说谎了?”看着留香脸上诧异的表情,离夜含笑问道。

留香忍住点头的冲动,他是想知道,可也知道自己点头以后,会有什么后果,现在要做的只有冷静。

“不说话,不就是没事,我要是想让别人相信,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现在你只要乖乖回答我的问题,我就不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步步被逼退的留香在离夜面前,离夜给人一种高居临下的感觉。

留香被戳穿谎言,这种事情以前也有,可他从没有像这一次这么心慌。

他面前的人是在笑着,但是那笑容,让他很不安。

“你要知道什么?”最终,留香还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面前这个人说的话,他居然不由自主的相信了,就是信了,甚至没有一点怀疑。

“萧十一的住处。”离夜没有再迈步,后背挺直站在原地,双手交叉在胸前,微微抬起下巴,目光注视着空中。

留香看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呆住了,白衣少年,在阳光的沐浴下,如此站立,璀璨夺目,让人挪不开眼。

离夜等待着留香的回答,却久久没听到那稚嫩的声音,这才回头。

“我知道的,知道的。”看到离夜的注视,留香猛地回神,点头急忙说道。

“说。”离夜简洁吐出一个字。

留香指着不远处,极其详细给离夜说了一遍,一段说话下来,他摸了摸额头,这才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身上,已经被汗水寖湿。

背后寒风阵阵,萧瑟冷然,他的心却在不停跳动。

这个时候,留香才注意去看离夜,俊美的五官,是他从未见过的,即便是浪子,也没有如此好看。

“好,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正要往前走去,看了一眼紧张的留香,又停住了步伐。

“下次在说一个人的时候,先知道他长什么样子,不然在本人面前戳破谎言,你觉得你会有什么后果?”离夜含笑看了一眼留香,大步离开。

他相信留香会明白这句话的意思,他可不是什么笨蛋,能把这写人耍的团团转,总有两把刷子。

留香不解看着离夜离开的背影,细细体会着她刚刚说大话,那不解的目光最后慢慢睁大。

是他!

想明白离夜的话以后,留香脸上满是诧异,心里咯吱一响。

他就是今天刚来的那个人,把段秋打趴下的人,年纪轻轻住进金苑天字号的人,一人之力挡下六个宗师的人!

就是他!

他以为那个人再怎么年轻,也不会太年轻,现在看来,他是真的很年轻,看起来连二十岁都没有!

四周的人来人往没有停下,留香一个人傻傻站在原地,不能回神。

知道了萧十一住的地方,离夜很快就找了留香说的地方。

一层层走过来,离夜发现,她曾经觉得简单的金苑,才是这些房屋中最好的。

金苑地字号比天字号差点,玄字号比地字号差点,下面是木苑,水苑,这些就更不用多说了。

看着敞开院门,没理会周围人的目光,直径往走进去,简陋的院子中,上半身*的男人,一张脸皱紧,给自己上着药。

“噗嗤!”看到萧十一怪异的姿势,离夜忍住不笑出声。

听到动静,萧十一立刻往门口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熟悉的白衣少年。

“砰,啪!”

一个慌张,面前的东西全部掉到了地上,发出两阵声响。

声响传入耳中,萧十一低头看了看面前,一阵懊恼和尴尬,他居然被这么个少年给吓到了,真不是滋味。

“你这么紧张做什么,我只是有点事情行找你问问,正确的说,是想和你交易事情。”离夜双手负在身后,目光停留在萧十一脸上。

萧十一尴尬看着离夜,张了张嘴,缓缓道:“你想知道什么?又能用什么和我来做交换的东西。”

说话间,萧十一拿起面前的衣服,往身上套去,神情淡然。

离夜走到萧十一面前,看了一眼地上的药粉。

“你现在受了这么重的伤,单单靠这些药粉,想要让伤快点好,怕是不可能的吧。”这些只是用药材晒干,然后自己捣碎弄出的药粉。

药粉虽然有用,但是对炼药师来说,就是暴殄天物。

碾碎的药粉,不能发挥最大的药效,就算是直接敷到伤口上,或者是直接服用,也没有丹药的效果好。

萧十一深情不变,注视着离夜,双手往身后放去。

“难道你有办法?”他是担心自己身上伤,可以说非常担心。

龙虎帮的人随时会招来,他没有回到最佳状态怎么行,连段秋加上六个小罗罗,他都能弄成这样,更何况龙虎帮其他人来。

“办法是有,就要看你回答的事情,有没有价值。”离夜找个地方坐下,看了一眼简陋的院子,还是忍不住皱眉头。

金苑玄字号就这么简陋了,后面那些地方,真的是很难想象。

萧十一迟疑了一会,像是在想什么,然后才开口。

“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前提是他有办法医好自己身上的伤,不然他什么都不会说。

离夜点点头,从储物手镯中拿出一颗褐色丹药,圆润的丹药,散发出诱人香味。

“丹药!”萧十一震惊至极,他怎么也没想到,离夜拿出来的东西,会是丹药,他还以为只是其它疗伤的药材。

丹药这东西太过珍贵,第六殿的人根本不敢想这些,唯一敢想的人,也只有浪子一个。

“这个够了吗?”离夜看着萧十一。

清冷声音传来,激动的萧十一逐渐冷静下来,对眼前的少年,他开始正视。

说刚开始是被他惊到,可看到一个年轻人,在他眼里,多少有几分不屑,始终认为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说不定也就只是那样。

他打败的不是自己,只是其他人,到了自己手里,他的未必能赢。

可一个随手就能拿出丹药的少年,他就不得不正视了,即便是浪子,也不会这么随意挥霍丹药。

“你很清楚第六殿的法则。”萧十一扯了扯嘴角,露出淡淡笑容,脸上的淤青加上笑容,显得很是滑稽。

除了对第六殿不提了解,可这里的生存法则,他好像已经做过了千百遍,不像是第一次。

“从前去过的一个和这里很相似的地方。”离夜耸耸肩,顿了顿,才又继续道:“怎么样,答应吗?”

萧十一要是不答应,她也可以去找别人,刚刚那几个叫留香的就不错。

“你要知道什么,我一定会把知道的告诉你。”萧十一点点头,丹药的诱惑下,值得他说出一切自己知道的事情。

离夜把玩着丹药,看似随意开口:“也没什么,说说这第六殿多少个人,多少股帮派,具体每一个帮派多少人,还有浅墨说过的五个人,和这些帮派有没有关系。”

萧十一静静听着,听到这些问题后,他了然点点头。

刚刚进入第六殿的人,的确需要尽快知道这些,这样才能好好生存下去。

只不过,他怎么有种其它预感?好像这少年问这些,不只是用在生存上面,而是有其它的用途。

“你要是觉得这些问题,一颗灵元丹不够,我可以给你两颗。”离夜看了一眼萧十一,忍不住白了他一眼,这些问题有那么难回答吗?

灵元丹!

萧十一这次是真被吓到,一双眼睛死死等着离夜手上的丹药,吞了吞口水。

这个是灵元丹!

“三颗!够吗?”离夜继续道。

萧十一吓的差点跌下凳子,他只是稍微迟疑了一下而已,三颗……

“我告诉你。”萧十一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目光灼热看着离夜手上的丹药。

灵元丹这东西,浪子只怕都没有吧,这少年居然一次能拿出三颗!

妈的,太吓人了!

“不急,一件一件事情的说。”离夜点点头,她还以为要五颗才行,三颗已经少了很多了。

激动的萧十一,要是知道,自己要是沉得住气,在迟疑一下子,三颗灵元丹,会变成五颗,会不会后悔到肠子发青。

“这里大概也就只有两百多个人,自由者很少,只有浪子,还有梦寻欢,飞聂,留香,最后一个是我,现在嘛,还有你。”萧十一看了一眼离夜。

离夜脸上稍稍有点诧异,才这么少,她还以为这么大一座宫殿,那么多帮派,会有很多人来着。

不过也是,两百多个宗师,这摆出去,也的确是够吓人的。

幸好这里的人不怎么听主殿的话,要是他们听欧阳圣的,欧阳圣说不定早就把四国灭了。

第六殿有这么多宗师,加上其它五殿的,数量真的很庞大,要灭四国,也不是不可能。

“春秋,霖奕一个是龙虎帮的帮助,一个是七星阁阁主,其实云浪门,曾经浪子做过一段时间门主,现在已经不是了,最大的是他们三个,大概有三十到五十个人,其余的,就是一下小势力,不过几个,十几个这样,加起来不过四个势力,不足畏惧。”萧十一把自己知道的全部说了出来。

三十到五十个宗师!

离夜听到这些,差点跳起来爆粗口,这会不会太跨站过来一点,这么多宗师!简直可怕好么!

这要是到外面去,随随便便都能够站稳脚步。

不会有谁去得罪一个,拥有这么多宗师的势力,也要有人敢才行。

靠!这六殿,比外面夸张多了!

难怪乾护法送她进来的时候,门口那两个人,会有那种表情,感情是想看着她怎么被人整死。

舌头舔了舔唇瓣,玫瑰红唇勾起是邪魅弧度。

她会让那两个人知道,被整死是滋味,想看她好戏,他们还是先知道什么叫生不如死的好!

“我知道了。”离夜站起身,拿出一个玉瓶放到萧十一面前,“这是答应给你的。”

这样的话就好办多了,浪子,梦寻欢,飞聂,加上云浪门,七星阁,龙虎帮。

第六殿主要的也就这些,比想象中简单很多,不过还是要抓紧时间。

离夜刚走到门口,身后传来呼叫的声音。

“哎!”

“还有事?”她停下步伐扭头问道,不是已经得到他想要了吗?

萧十一举了举手上的玉瓶,露出不舍的表情,还是说道:“这里有五颗,你给多了。”

说好的三颗,现在他给多了两颗。

离夜:“……”

她该说萧十一耿直呢?还是死板呢?还是呆木?

难怪会堂堂高级宗师,会被段秋他们几个打成这个样子,现在她好像有点知道是什么原因了,就这样,不被发人家联手揍才怪。

“那我再问你一个问题好了。”离夜挪动步伐,转身认真看着萧十一。

萧十一挑挑眉头,紧紧握住手里的玉瓶,紧张问道:“我回答了,是不是五颗丹药全部归我?”

看都萧十一脸上纠结的表情,离夜忍俊不禁。

这人明明舍不得把丹药还给她,这表情,太逗了。

“嗯。”下巴轻轻点了两下,就算她不问这个问题,那两颗丹药她也没打算收回来。

“问吧。”萧十一松了口气。

他问的问题都不是什么难问题,很容易就回答了,想必这次的也不会是什么很难的问题。

离夜若有所思注视着萧十一,喃喃轻语的声音响起,不知道是在问自己,还是在问萧十一。

“这个第六殿,是不是打败了那五个风云人物,让他们乖乖听话,也就相当于掌握这里了?”会是这样吗?

虾米!?

萧十一呆了,双眼睁大,目瞪口呆看着喃喃自语的离夜。

这少年想的事情,是掌控这里!

他疯了吧,欧阳圣都不曾做大事情,他怎么可能做到,说掌控这个地方,哪里是那么容易的!

“怎么,不敢回答?”离夜认真的表情,瞬间化为乌有,嘴角带着淡淡微笑。

仿佛刚才问问题的人不是她,而是另有其人一般。

“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打败了他们五个,基本上是这样,可要打败他们五个……”难!非常难,欧阳圣都没做到过。

不过欧阳圣也不敢出现在这里,他出现在这里,不是五个人的围攻,是两百多个人的围攻。

他们是想杀了欧阳圣,只有杀了他,他们才能自由。

“原来是这样,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是这样就行了,不用知道太多,这样就好。

那五个实力超群,住在金苑天字号,地字号的五个人,和第六殿里面的帮派,也有莫大关系,打败连他们,他们自然会震慑自己的手下。

如此看来,事情就简单多了,这五颗丹药,在她看来,很值得。

“还有,你要小心龙虎帮,你那么对段秋,段秋的堂兄,段桓是不会罢休的。”萧十一迟疑道,看在五颗丹药的份上,他就再多说一句。

龙虎帮的确不是那么好对付的,一个春秋,他现在已经是巅峰宗师,要打败他,哪里有那么容易。

“龙虎帮?段桓?他敢来,小爷就不怕他。”离夜笑盈盈道,身后就在此时,出现了一丝骚动。

眼角余光往后看了一眼,离夜嘴角弧度稍稍扩大,看来是有人来了。

“不怕,小子,你还真是好大口气,当真以为住进了金苑天字号,就是第二个浪子了吗?”不屑轻哼的声音响起,秀气男人大步走进来,身后还跟着十几个人。

他们胸侧佩戴着一块徽章,看上去很粗糙,却很别致。

萧十一看到来人,迅速打开瓶盖,倒出一颗丹药吃下去,顾不得去体会是什么感觉,大步走上去。

“段桓,你也想用段秋的方式,来挑战我吗?”又是带这么多人来,真当他萧十一好欺负!

长相秀气的男人,文雅一笑,然后消失瞬间消失,染上戾气。

“挑战,萧十一,让你加入龙虎帮,是给你面子,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别以为巴结上金苑天字号的小子,龙虎帮就不敢动你了!”段桓指着萧十一,看着的却是离夜。

跟着段桓走来的人,脸上纷纷露出冷笑。

什么金苑天字号,不就是一个少年,也不知道苏伯那老不死的,是不是眼瞎了,居然让这么个少年,住进金苑天字号。

他们之中,任何一个人都比这小子有资格。

住进入金苑天字号,不过是他自取其辱,他很快就会从金苑天字号滚出来!

离夜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冷,上午才揍了弟弟,下午哥哥就找来了,还真是一家人。

“帮派之间本来就是自由加入,你这样,算什么,强迫?”加入龙虎帮,他一个人好好的,干嘛要加入龙虎帮。

“强迫你怎么了,你有力反抗,现在只是我出面,副帮主还没来,副帮主来了,你只有挨打的份!”段桓下巴抬起,一脸高傲。

萧十一冷声一笑,铿锵有力道:“启元么?今天别说启元来了,就是你们帮助春秋亲自来,不加入就是不加入!”

不加入龙虎帮能耐他何,想要仗着人多,欺负人少,他也奉陪到底。

“你小子……”段桓看着萧十一,话刚刚说到一半,神情突然僵住,惊悚盯着萧十一。

不只是段桓吓到了,就连他来带的人,看着萧十一脸色,都活像是见到鬼了一样。

萧十一脸上的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失,淤青,紫红,眨眼间消失全无,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那张俊美的脸,呈现在人前。

这,这怎么可能!

段桓脚后跟猛地往后一退,萧十一脸上伤,怎么会好的这么快,还在他们眼皮子底下!

离夜看了看萧十一的伤,满意点点头,看来是灵元丹有效果了。

“这,你做了什么?”段桓惊悚问道,这脸上的伤怎么会好的这么快。

就算吃下丹药,也不会好的这么快吧!

他身后的十几个人,脸色不比段桓好到什么地方去。

他们从没见过伤口如此愈合,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事情。

段桓他们会如此诧异,也是正常的,普通的灵元丹,并不能有这种的效果,能让伤口瞬间愈合,甚至连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离夜给萧十一的,都是神品灵魂丹,尽管只是一个品级只差,药效却才差距千里。

并不是所有人圣品及圣品以下的丹药,都能炼制出神品,灵元丹还是离夜勉强炼制出来的,药效尽管比普通的灵元丹强,还是比不上真正的神品丹药,复元丹。

但这些,也足够让世人诧异震撼一番。

萧十一还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他只感觉到脸上,犹如鸿毛轻轻扫过,阵阵舒适感展开,他整个人都舒服了。

“他,他这是怎么了?”段桓看向离夜,指着萧十一。

离夜冷漠扫视了一眼段桓,转身往外走去,她和这些人,没有什么好说的。

“拦住他!”愤然的声音响起。

段桓气的脸都绿了,他在这第六殿,好歹有些地位,这小子就算是金苑天字号的人,也不能如此无视他。

这般无礼嚣张,他以为自己是浪子不成!

第六殿,除了浪子以外,还没有人能让他们龙虎帮畏惧!

跟在段桓身后的人立刻回神,走到门口,挡住离夜离开的步伐。

“看来今天要离开这里,怕是不容易了。”离夜将双手垂在两侧,眼皮垂下,清淡的声音,宛若一丝清风,轻轻拂过。

段桓阴狠一笑,看着离夜的背影,“你知道就好,今天不管是你小子,还是萧十一,都逃不掉!”

他来这里可不是玩玩而已,段秋到现在还躺在床上,膝盖上两个血窟窿怎么都止不住血,一双腿眼看着就废了。

段秋怎么说也是初级宗师,宗师并不是任何人能够达到,能进入这第六殿,成为宗师,好好的一个人,就变成了废物!

离夜缓缓转身,眸光中闪烁出冷意,红唇上扬,冷笑着说道:“怎么,想为你弟弟报仇?”

报仇是可以,就不知道他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知道段秋的身份,还敢动手!”段桓怒了,知道段秋是龙虎帮的人他还动手,知道是他段桓的堂弟,他还敢动手!

混账!混账!

“你现在该回去想想办法,看如何医好你这个弟弟,再迟点,他就要变成一个废人了,到时候龙虎帮会容许一个废人留在里面吗?”离夜笑看着段桓,对于他的怒火,好像没有看到似的。

“妈的,老子今天就要废了你!”段桓怒吼道,他气愤,他愤怒。

可这都不是为了段秋,他只觉得离夜这么做,是在打他的脸,从没觉得要帮段秋报仇。

这就是第六殿残酷,连至亲之间,都没有半点人情可言。

青光之力乍现,高级宗师的实力展露,威亚之力逼迫而至,宛若山岳之力压顶!

段桓带来的随从,迅速把院门关上,推开脚步,走出十米之外,一脸嘲讽的看着离夜,仿佛在看一个天大的笑话。

“段桓,这里是我的地方!”萧十一双手紧握,脸上带着不敢置信。

高级宗师,段桓晋升了!

那……萧十一看向离夜,他对付得了高级宗师了吗?

“你的地方又如何,今天老子就是要杀了他!”小子轻狂是可以,他别太嚣张,这样只会死更早!

萧十一说着就要动手,然而离夜身影比他更快,走到他面前,挡住他动手的招式。

“把地方借给我,同样等值的交易。”离夜扭头笑问道,既然有人杀她,那她总不能放过,这种事情,她北宫离夜可不会做。

萧十一倒吸一口凉气,同等价值的交易!五颗灵元丹,他还有!

“可是……他是高级宗师啊。”就算他把院子让出来,这小子能是高级宗师的对手吗?

到时候他把自己都搭进去了!

“我知道。”离夜从储物手镯中把吾邪剑拿出来,就是知道才动手,在开始一步步掌控这里以前,把一些这些人先解决解决。

他知道还动手!

“这第六殿有很多要处理的人,就从你开始!”离夜一把推开身后的萧十一,残影闪过,蓝色光束寒冷蚀骨,直逼段桓而去!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