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八十章 金苑天字号!

收回目光,离夜继续往前走去,刚走没两步,就看到围观的人群中,匆忙踉跄跑出来一道身影,满脸是伤,眼中带着愤怒和不甘。

他身后的人并不打算放过他,即便是他跑出来了,还是追了上来。

男人看了一眼身后,一股脑往前走,也没看面前是不是有人。

“走路还是看前面比较好。”含笑的声音传入耳中,男人脸上露出一丝惊慌,猛地往前看去,当他看到距离自己不过半米远的少年,立刻停下了身体。

精致五官,完美轮廓,倾城绝世的容颜,他眼中闪过一丝惊艳,身后吵杂的声音传来,他立即回神,来不及多想,绕开离夜,急忙往前跑去。

然而刚没走两步,熟悉的几个人,将他面前的路挡住,形成一个包围圈,把他和离夜一起围在其中。

长相猥琐男人拨开挡住他的人,本来就不好看的脸上,露出的笑容,简直可以说是猥琐。

“萧十一,怎么样,这次的挑战,是不是我赢了?”猥琐男邪邪一笑,不满一声轻哼。

他萧十一说什么也是第六殿的风云人物,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只不过是这么一个人,他就输的这么难看,算什么风云人物。

“段秋,这就是你所谓的一对一吗?”萧十一脸上带着怒意,是他太轻敌,没想到段秋会来这么一招。

一对一,这的确是一对一,是用一群对一个的一对一!

“当然,本少爷的一对一就是这样的,这第六殿谁不知道,你现在只要说一声认输,我就放过你。”从此,他就取代了萧十一在第六殿的地位。

说话的猥琐男,也就是段秋一脸享受,好像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地位。

“休想!”萧十一忿忿道,让他认输,绝不可能!

段秋脸上的笑容顿时阴沉下来,怒不可遏的指着萧十一,狠狠说道:“给我打,直到他认输为止!”

他倒要看看,萧十一能硬到什么时候,经得起这一拳一拳的殴打!

“是!”形成包围圈的一行人,齐声应道,说着迈步走近,强而有力的臂膀蠢蠢欲动,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

围观的人又是一阵轻叹,却也只是远远围观,没有半点出手的打算。

“这个段秋,越来越光明正大了,主殿迟早派人来收拾他。”

“主殿又怎么样,就算我们实力有他们一部分功劳,可我们本身和他们没半点关系,现在还在这,就给他们面子。”

“说的对。”

……

即便是一群人欺负一个,在这些人眼里,也没有任何人情味可言,仿佛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场没意思的戏,不好看,但是看看也无妨。

在第六殿中,人心就是扯淡,义气就是狗屁,谁强就谁说了算,没有什么道理可言,不服,直接出拳头就可以了。

第六之中的人,本就是一群冷血的杀手,谁能奢望一群杀手,讲义气?

包围圈在慢慢缩小,所有人的主注意力都放在萧十一身上,以至于没怎么注意他身边的白衣少年。

“我说……”

清冷的声音响起,宛若高山清泉,沁人心脾,透着丝丝冷意。

正在缩小包围圈的人,听到这声音,顿时停下步伐,把目光从萧十一身上移开,看向离夜。

离夜说出两个字顿了顿,扭头看向不远处的段秋,才又继续开口:“你们要不要先让我走过去,然后再打。”

他们说了半天,要是想群殴她没意见,能不能让她先过去?

唰得一下,远远看戏的人,立刻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当白衣少年落入眼眸,所有人都呆愣了一下。

这小白脸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呦呵,本少爷还不知道,这第六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个小子,你们知道吗?”段秋看到离夜,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回神,讥笑道。

围着离夜和萧十一的人,纷纷摇头,他们也不知道这里什么时候出现这么个人,好像是第一次看到的样子。

不过还是有人眼尖,看到了离夜手上的木牌,大声道:“段秋公子,他应该是今天刚到的新人,手里还有木牌。”

这一声落下,所有人都纷纷往离夜手上看去,当熟悉的木牌落入眼帘,他们恍然大悟点点头。

原来是今天刚来的,就说怎么从前没见过。

离夜脸上的笑容在一点点消失,握着手上的号码牌,语气越发冰冷,“你们如何,跟小爷没关系,现在,给小爷让开!”

她好好走个路而已,没什么想和他们多说的。

“小子,你还真是猖狂,知不知道这里是哪里,知不知道本少爷是谁,第一天来的新人,一点规矩都没有!”段秋指着离夜,神情狰狞扭曲,露出得意洋洋的笑容。

第一天来的小子,就是不懂规矩,不知道这第六殿谁说了算吗?

眸光轻挑,动了动身体,双手交叉在胸前,神情露出几分慵懒,邪魅。

“你很厉害吗?小爷为什么要知道你是谁?”这天下还真是什么人都有,他们很熟吗?不熟干嘛要知道他是谁。

萧十一皱眉看向离夜,这小子进第六殿,浅墨没跟他说过这里的规矩吗?他刚到的新人,何必去招惹段秋,招惹了段秋,不相当于得罪了龙虎帮。

“段秋,这是你我之间的事情,何必把他牵扯机进来。”萧十一看向段秋,沉声道。

他并不是说要讲道义,在第六殿也没道义可言,不然段秋也没这么大胆子,只不过他萧十一的事情,不想牵扯别人。

段秋扫视了一眼萧十一,眼中露出毒光,不屑讥笑道:“萧十一,本少爷从来不知道,你如此讲道义,想让本少爷放了他,可以,让他跪下给本少爷磕头,然后说一百句,我错了。”

说话间,段秋的目光又回到离夜身上,他得意大笑。

围在四周的人群,目光看向离夜,脸上多了一丝同情,只是眼中那一丝丝戏虐,和同情没有半点关系。

与其说他们同情着,更不如说,他们在等着即将到来的一出好戏。

“这个新人可真够倒霉的,进来第一天就遇上了段秋。”

“跪,啧啧啧,这要是他跪了,以后更没地位了。”

“不过,他怕是逃不掉,第一天进来的新人,哪有不服软的,可这小子是最倒霉的。”

“他还是乖乖跪下的好,免得段秋让人动手,到时候受伤了不说,还是要跪。”

……

没有谁会去同情一个新人,他们没有这种慈悲,也没有这个心情,看着这一幕,权当是比萧十一更好看的一场戏。

等看完戏,他们照样能漠然离开,不不把这一切放在心上,就当做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第六殿冷血,非常冷血,残酷,非常残酷,这里的人,没有心,他们只知道能活着就好,强了就行,其它什么他们都不在意。

就算是天塌在他们面前,只要他们自己没事,其他人死活,他们都可以漠然无视。

萧十一扭头看向离夜,脸上露出一丝不满。

段秋这小子,还真是什么人都不放过,如今连新人都要做的这么过分。

“段秋……”萧十一正要说话,段秋的目光狠狠往他这边瞪过来。

“萧十一,你自身难保,为他说话,你的死期也近了!”他还想在第六殿活下去,最好闭嘴,不然他会死的很惨!

“你!”萧十一满是淤青的脸上,带着浓浓愤怒。

围观的人听到段秋的话,终于露出了一点不爽的表情。

“妈的,萧十一不就是因为没有加入龙虎帮么,他们就这么喊打喊杀的,以后谁还敢成为自由者。”

“他们龙虎帮要不是最大的,生死还轮不到他段秋来说!”

“真是不爽!浪子不也是自由者,他怎么不去找浪子!”

浪子……

提到那两个字,所有人寒颤狠狠打了冷颤,找浪子,那才是绝对的找死吧。

没有人发现,白衣少年此时低沉的表情,他们一点也在意这个第一天刚到的新人,仿佛也像是知道了最后结果,并不把离夜放在眼里。

黑眸冷冽寒霜,离夜脸上最后一点笑意消失的荡然无踪,冰冷杀意以离夜为中心,往四周散开,温度也随着降到了零点。

“跪下磕头,说一百句,我错了?”软靴缓缓移动,往段秋方向走去。

冰冷声音传来,众人的目光再次落在白衣少年身上。

看到那冰冷寒霜的表情,没有一丝温度的目光,很想笑,笑一个新人,到现在还敢这么说话,然而,蔓延而来的气息,让他们所有的表情僵住。

杀气!

他们往周围看去,试图想从其它地方找到杀气的来源,然而看了半天,他们目光最后落在的地方,就是他们从头到尾,都没有在意过的少年。

刚才的杀气,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来?

段秋感觉到一丝冷意袭来,可看着离夜往自己这边走来,他也来不及细想。

“没错!”他小子最好自觉点,否则后果自负。

离夜脸上的表情越发寒冷,她推开挡在面前的几个人,走到段秋面前,放开交叉在胸前的双手,冷冷看去。

“我知道了。”离夜点点头,嘴角突然扬起笑容。

笑,他还在笑!

看戏的一群人,猛地睁大双眼,这个时候,这小子还在笑?

他是不是没弄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竟然还有心思笑的出来,不会是被吓傻了吧!

萧十一看着离夜的背影,有些愣神,目光在她身上扫视,满是淤青的脸上,慢慢呈现出诧异的神情。

探究不到实力!怎么可能!

自己已经是高级宗师,就算是巅峰级宗师的实力,他也能感觉到,可这个少年身体里,仿佛深沉大海,无论怎么探究,也没有一丝波动。

莫非!他已经到了那个高度了!

萧十一还在愣神,段秋到现在还没察觉,自己招惹到了一个多么可怕的人,他依旧是那高高在上的表情,低头睨视了一眼离夜,随时等着她下跪低头。

“知道了就好,那还不给本少爷……”

寒光闪过,段秋的话还没说完,冰冷透亮的寒光从空中划过一道弧度,顿时间,他双眼睁大,瞳孔缩紧。

“啊!”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喊冲破云霄,疼痛如排山倒海一般,扑面而来。

眼前少年,脸上依旧带着笑容,脸上的笑越发完美迷人,而眼中却没一丝温度,冰冷寒霜。

所有人只看到眼前一花,寒光闪过,就再也看不到其它。

闪电一般的速度,没有一个人看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他们还是一头雾水,就看到段秋脸上痛苦的表情,紧接着随之响起的一声冷冽透骨的呵斥,在那一道声音响起之时,他们整颗心也忍不住颤抖,差点也跟着照做了。

段秋神情痛苦,猥琐的脸部阵阵抽搐,他颤抖伸出手,指着离夜。

“你……你……”

“给小爷跪下!”绝世容颜上的笑容,再一次消失,冰冷霸道的声音响起,宛若王者之令。

“砰!”

众目睽睽下,段秋整个人直直跪下,这个时候众人也看清楚了,在段秋膝盖上,两个空洞的血窟窿,流淌着鲜血。

窟窿!什么时候发生的!

所有人诧异看着段秋,顿时头皮发麻,什么时候的事情,他们怎么都没看见?

难道是……

他们吞了吞口水,脖子僵硬扭头看向离夜,是刚才那一道寒光,是这个小子动的手!

“现在,跪在这里,跟小爷说一百句对不起,小爷就放过你。”离夜手握着匕首,匕首上残留着血迹。

这个举动,不用众人再猜疑,他们也有了结果。

段秋整个人呆呆跪在地上,他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跪,就算是膝盖受伤,也用不着下跪。

可是刚才那一瞬间,冰冷的一声呵斥响起,他甚至连膝盖上的疼痛都顾不上,身体已经不由自主跪了下去。

清冷声音响起,段秋猛地回神,想要站起身,可膝盖上的疼痛,他连动都动不了,更何况是起身。

“你敢这么对我!”段秋双眼冒出火花,那眼神恨不得在离夜身上戳几个洞出来。

膝盖上传来的疼痛,又让他表情忍不住抽痛,这一刻他恨不得立刻昏死过去,才不用去面对身体上传来的痛楚。

他是什么时候出手的?自己怎么没有察觉,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离夜轻呵一声,红唇轻启:“小爷为什么不敢?”

还没有她北宫离夜不敢的事,仗势欺人,狐假虎威,这一套在她面前可不管用。

“来人,杀了他,杀了他!”段秋愤怒吼道,指着离夜,愤怒到了极点。

这小子,如此对他,如此对他!他竟敢!

太过激动,膝盖上的伤口阵阵扯动,段秋慢慢往地上倒去,他立刻用双手撑住,却怎么也站不起来。

他满头冷汗,脸色苍白,鲜血在一点点流逝,痛楚刺痛着身体每个地方,他甚至能感觉到,死神随时会降临,他无力还手。

段秋带来的六个人,猛地回神,看着段秋腿上的伤,尽管有些迟疑,可还是毫不犹豫同时往离夜站着的方向冲去。

他们一个可能不是这小子的对手,但现在是六个人,就不相信,他能同时对付六个,这是萧十一都做不到的事,这小子也一定做不到。

想到这里,六个人又多了几分底气,下手也变得果断起来。

六人直接往离夜冲去,玫瑰红唇稍稍上扬,手臂上扬,稍稍抬起,只见蓝色光束在手上闪过,四周杀气更为冰冷。

“五重噬杀诀——第一杀!”

第一杀!

蓝色剑气横扫而出,罡风呼啸,冰冷气息排山倒海而至,沙石滚滚,直逼而去!

天地冰寒的温度,让人不寒而栗,杀气笼罩,他们惊悚不已。

冲上来的六人,几乎毫无预兆的,看到突然爆发出的剑招,然后看到白衣少年身影闪动,清冷声音响起在耳边之时,他们仿佛感觉自己整个人掉进冰窖了一般。

“嘭——”

六人迅速后退,强大冲击落在地上,大地阵阵晃动,余力霸道横行,传来撕裂的声音,那声音让人只觉得后背发凉,心里颤抖,如潮水一般往四面八方疯狂汹涌!

距离离夜近的人,看到这冰冷刺骨的剑气,立刻后退,几乎不敢多停留一个呼吸。

直觉告诉他们,不走快点,不死也会掉层皮!

白衣少年,目光冷冷扫去,扫视了一眼四周的人,最后目光停留在段秋的身上,泛着冰冷剑气的吾邪剑,落在段秋的脖子上。

“现在你有两个选择,一,按照自己说的乖乖做,二,死!”离夜低喃轻语,听似无害的声音,愣是让人寒颤不已。

刚刚还在一脸看好戏的众人,此时面带的惊悚,紧张看着他。

一脸的不敢置信,好些人,刚刚明明是站在最前面,如今站在最后面去了。

段秋还想说什么,看到脖子上的长剑,他立刻收起了要说的话,急忙示软,一脸的畏惧。

“大爷,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别,别杀我。”段秋满头大汗道,双眼中露出惊悚,他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带来的六个人,实力最弱的都是初级巅峰宗师,居然打不过一个新人。

要知道,第六殿里风云人物的萧十一,都不是他们六个联手的对手,这小子居然挡下了他们的攻击!

“那知道怎么做了吗?”离夜笑问道,冷冷扫视了一眼站在不远处,随时准备出手的六个人。

他们六个想再动手,她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在这里要杀人才能立威的话,那就把他们六个都杀了。

“知道,知道!”段秋颤抖点头,现在只怕是让他叫爹,他都会答应。

离夜收回吾邪剑,插进剑鞘之中,转身离开。

“你要是没叫够一百声,我一定会知道,下次见到你的时候,就不是磕头认错那么简单了。”白衣少年扬长而去,留下一个酷酷的背影。

众人目瞪口呆看着离夜远去的背影,久久无法回神,这让他们如何相信,一个少年,都有如此实力了!

六个宗师,初级先不算,里面里面好歹还有两个中级,加上段秋,他们七个人联手,就连高级宗师的萧十一一时大意也吃亏了。

这小子,他毫不犹豫把六个人的攻击挡下来,还重伤了段秋!

妈的,第六殿这次又来个变态啊!

不是又,应该说,可能他才是最变态那个。

萧十一愣愣站在原地,看着离开的白衣少年,满脸震撼,都不敢相信自己看到。

因为大意,他在段秋七个人手上吃过亏,即便没有大意,他也只能勉强维持平手,这少年直接挡下了他们的攻击,难道已经是巅峰级宗师了不成!

眼角余光仿佛触及到了什么,萧十一往地上看去,映入眼帘的东西,却让他神色大变。

金苑,天字号!

他住的地方是金苑的天字号!怎么会!

段秋示弱的表情,在离夜转身之际,就换上了狰狞可怖,要是眼神能杀人,他都不知道用眼神把离夜杀了多少次了。

“妈的!”段秋低咒道,膝盖上传来疼痛,让他一张脸都皱在了一起。

“快点扶我起来!”让他跪他就要跪,当他段秋是什么人,他小子以为自己是谁!

傻傻站在原地的四个人,猛地回神,大步走过去,就在他们要扶起段秋之时,偌大的几个字落入眼帘。

手里的段秋,仿佛一下子变成烫手的芋头,迅速松开,直接把甩出去。

“啊!你们混账!”被扶起来的段秋还没站稳,就被他们六个甩出去,痛的他那叫一个飘逸万分。

他一定不会放过那小子,一定让那小子也尝尝他今日之痛!

六人脸上精彩的表情落入萧十一眼里,他忍不住大笑起来,表情抽动扯到脸上伤口,他这才收起。

“金苑,天字号,段秋,这次踢到铁板的人,好像是你啊!”说完,萧十一转身大步离开,露出畅快的大笑。

那个院子里的人,是能轻易招惹的吗?

刚刚进来第一天的新人,就住到里那个院子去,实力可想而知。

金苑天字号!

简单的五个字落入众人耳中,活像是一道闪电直接击打进他们心里,他们赶紧往地上那块木牌看去。

当真是!金苑天字号!

轰隆!

一道晴天霹雳落下,每个人脸上,刹那间,各种表情交替。

妈的!感情来的是一个变态啊!

幸好幸好,他们刚刚没有出手,最多只是围观,不然肯定也会变得很惨。

貌似这个变态,比现在住在金苑天字号的人还要恐怖。

“不可能!这不能!”段秋神情复杂的看着地上躺着的木牌,伸了伸手,又不敢去碰,身体还不自觉往后挪了挪。

那木牌,就犹如毒蛇一样,人人避之不及,就是不敢去拿。

刚走出没几步的萧十一,突然停下步伐,目光呆呆看着一个方向,步伐稍退。

见萧十一突然不走了,所有人投去疑惑的目光,当他们触及那道身影,脚步也不自觉后退,僵硬的表情有几分不自然。

白色身影缓缓走来,低头往四周看去,好像在寻找着什么。

离夜找着地上,眉头微蹙,刚刚一下子没注意,不知道木牌去哪里了。

她也就在这里住六天,总不能走的时候告诉人家,她的木牌不知道去哪里了,不见了吧。

“掉在这里了啊。”喃喃自语声音响起,离夜走到段秋面前,俯身捡起地上的令牌,随即抬头看了一脸惊慌失措的段秋。

“怎么,还没开始吗?”离夜冷淡笑道,把木牌放进袖中。

段秋猛地一怔,脸色苍白摇头,语无伦次道:“就开始了,就开始了!”

离夜随意看了一眼段秋,转身离开,她要知道段秋有没有磕完头,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

刚走没几步,离夜脸色微变,看了看四周。

看到离夜眼睛看过来,所有人迅速跳开一步,神情中闪过一丝慌乱。

呃……

离夜见所有人看自己的目光活像见到鬼似的,嘴角的抽了抽,他们这是干嘛,至于露出这种表情吗?

她只是想问问,金苑天字号在什么地方,现在看他们这种表情,还是算了。

耸耸肩,离夜大步离去,所有人的目光紧紧锁定着他一个,神情紧张。

走到萧十一面前,离夜还是停下了脚步,侧部面向他,微微一笑,看上去只是一个无害的少年,而不是刚刚出手冷厉的修罗。

“那个……这个地方怎么走?”离夜把木牌递到萧十一面前,这里的人都怪怪的,她找其他人未必会回答。

总不能真的一个个地方去找,这么大座宫殿,找到天黑都未必能找到。

萧十一看着离夜,蠕了蠕嘴,过了好久才找到自己的声音。

“苏伯没告诉你这地方在哪吗?”难道他不知道手里的木牌有多重要,这个地方又代表了什么?

离夜傻眼了,那个叫苏伯的人,就把令牌给了她,然后什么都没说啊。

这个地方很可怕吗?他们怎么都是呆呆的表情?

萧十一看着离夜不解的神情,一阵狂汗,看来他是真不知道,不过去金苑天字号的人,苏伯怎么会让他一个人就这么单独走出来了。

幸好刚才没撞到他,不然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四周一片寂静,气氛格外异常,就在这个时候,气喘吁吁的声音传来。

“哎哎哎,你怎么跑的这么快,让我老人家找半天!”苏伯扶着腰,喘着气,走到离夜身边。

累死他了,不就被吓到,闪个神,回神的人时候,人就不见了,害他找了半天,听到这边有动静才找过来的。

“你是来带我过去的?”离夜收回令牌,看向气喘走来的人,那叫一个无语。

他要是带自己过去,早说啊,也不会发生这档子事了。

“请。”苏伯语气稍稍恭敬了点,金苑天字号的人,他还是客气点的好。

离夜尽管奇怪,也没想那么多,有些事情要问,也不是在这么多人面前问,先找到住的地方再说吧。

“既然有人带我去了,那就不麻烦你了。”离夜微笑道,然后跟着苏伯离开。

萧十一愣愣站在原地,心里泛出疑惑,这少年……其实并没有看上去那么可怕吧,比浪子正常多了好么!

最起码,浪子从来没对他们这么客气过,别说浪子,其余四个人,都不会这么他们这么客气。

就算是这样,为什么他还会觉得这少年,会比他们几个更可怕?

两道身影一前一后离开,所有人忍不住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苏伯亲自领路的人,该是怎样可怕,明明只是一个少年,实力当真那么可怖吗?刚刚他出手的凌厉,加上苏伯的态度,的确不可否认。

但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小子,能有什么厉害之处?

一时间,矛盾的想法在这些人心里涌动,一方面他们相信住进金苑天字号的人,肯定是变态,一方面他们又觉得,离夜太过年轻,就算有本事,也不一定能厉害过他们。

他们不愿意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实力会在他们之上,直逼金苑天字号的那一位。

苏伯带着离夜往金苑走去,一路上,时不时抬头看一眼离夜,张了张嘴,脸上又露出迟疑,然后收起要说的话,可过了一段时间,又忍不住开口,最后还是收住声音。

反反复复不知道多少次,离夜都有点看不下去了。

“你有什么要问的?说吧。”明明就好奇了极点,还忍着不问。

离夜的声音响起,苏伯扭头看向离夜,干笑了两声,迟疑了一会,才缓缓开口道:“离夜,那段秋……”

他刚刚看到段秋膝盖上的伤了,只是有那么多人在那里,他才没有问,段秋是他伤的?

“我伤的。”离夜直认不讳,那么多人都看到了,不承认也没用,随便找个人问两句就知道了,有什么不能承认的。

苏伯脚下一顿,脚步停下,诧异看着离夜,神情僵硬。

还真是他伤的啊,这才进第六殿的第一天他就把段秋伤了,浅墨难道没跟他说第六殿内部的事情吗?有那些人不可以去招惹。

“怎么?有什么不对吗?”看到苏伯脸上奇怪的表情,离夜不解问道,这第六殿不是实力说话吗?有什么不对?

苏伯深吸一口气,才找回自己的声音,“浅墨没告诉你,第六殿有哪些人不能去招惹吗?”

不该吧,浅墨会对每个进入这里的人说一次,不会唯独不会他说吧。

这要是说了,他应该会知道,段秋是龙虎帮的人,龙虎帮是第六殿三股势力之一,而且帮助还是那最不可招惹的五人之一春秋。

“说了。”离夜点点头,顿了顿,继续道:“那又如何?”

事情不是她主动挑起的,她北宫离夜可不是逆来顺受的人,段秋让她如何,她只是加倍还回去而已。

就算那些人说的,段秋身后有人,他们要来就来,一个是打,两个也是打,对她来说没差。

那又……如何!

苏伯眼前一片空白,差点就这么气晕过去,他还问那又如何!

“难道这第六殿不是实力说话吗?浅墨说的那些人中,要是有人帮段秋强出头,打回去便是,又有什么好担心的,强者才有资格说话,不才是第六殿的法则么?”离夜无害轻声道,清风淡雨的语气,仿佛现在只是在谈论天气而已。

打回去便是……苏伯想了半天,差点老泪纵横,真是他老了吗?还是这小子太过嚣张轻狂,他怎么可以说的如此清风淡雨,而他竟无言以对。

强者才有资格说话,这的确是第六殿的法则,他天赋不错,也能住进金苑天字号,可在第六殿,不止是中级宗师的实力就够了的。

也许两三年后,他的实力能凌驾众人之上,现在不是还不行么!

“唉,看来当真是我老了,不过小子,到了金苑天字号,你还是收敛一点,金苑天字号还住着一个人,想必你也听说过他,浪子。”说着,苏伯又往前走去,浪子还是别去招惹的好,那么变态一个人。

这里的变态,不止是说他实力变态,而是说他这个人就有点变态。

进入这里的人,凡是被他盯上的,都不会有好结果,特别是离夜这一类天赋好的人,最容易被他盯上。

“咦?住的地方也分?”离夜眨了眨眼睛,她还不知道有这回事。

苏伯呆呆扭头看了一眼离夜,然后恍然大悟拍了拍头,笑嘿嘿道:“这个怪我怪我,是我没跟你说清楚。”

他不知道这些也是应该的,就连主殿的人可能都对第六殿了解甚少。

“这第六殿,一共有五苑,金木水火土,金为首,土为尾,五苑中,又有分天地玄黄的字号房间,这些都是以实力和天赋来排名的,如今的金苑天字号,只住了个浪子,浅墨跟你说的其它四个人,都只是住在金苑地字号。”苏伯仔细解释道,然后用莫名的眼神看了一眼离夜。

金苑天字号的确只是一个人,不过现在又多了一个,可能这个的天赋,比浪子还要变态,要是不被浪子盯上,超越他只是迟早的事。

离夜点点头,原来还有这么回事,刚刚幸好有回去找木牌,要是没这木牌,说不定连住的地方都有没有了。

难怪刚刚她回去找木牌的时候,那些人会有那种表情,看来他们都看到木牌上的字了。

风启大陆到哪都一样,四国以天地玄黄,神兽命名国名,现在这第六殿也用天地玄黄来分等级。

“以你的天赋,住进金苑天字号,是绰绰有余的,不过你住进天字号,也有不小的困扰,第六殿还有个规定,打败了谁,谁就能住进那个人的地方,你住进那里,肯定有不少人来挑战。”苏伯继续道,现在想想,有没有揍段秋都一样。

其他人知道金苑天字号住了个小子,肯定会毫不犹豫来挑战,要知道,金苑天字号,是第六殿中,最高的地位,谁不想抢夺过去。

“哦。”离夜点点头,走进来以前,她也已经有心理准备了。

而且她没打算长住,有人挑战就挑战吧,怎么样也只有六天,不过她还有另外一个决定,六天时间太长,她必须用更短的时间完成才行。

黑亮眸光中闪过狡黠,离夜扭头往日月殿的方向看了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继续往前走去。

见离夜淡然的吐出一个字,苏伯嘴角抽动了一下,暗暗轻叹。

果然,他的确是老了!

之后两个人就再也没交谈过,直到把离夜送到金苑天字号门口,他也没说什么。

他不是不想问,是担心自己知道太多,最后直接气晕过去,他娘的这小子也太冷静了,应该说,在知道自己会被人挑战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几分热切。

不但不担心,还想有人来挑战,这到底是什么怪胎,难道住进金苑天字号的人,必须是奇葩吗?

走到金苑门口,离夜看了一眼苏伯,微微颔首,然后直径走进去。

简单的院落没有什么太多花俏,第六殿内部和外部区别太大,这里面没有外面看起来的那么华丽,堂皇,可以说是简单复古,比起主殿,这里别有一番风味。

看了看院子,离夜随便找了间房走进去,金苑天字号也是分开住处的,住人的地方,苏伯不会带离夜进去,更何况住在金苑天字号的,是浪子,苏伯更不会这么做。

所以这里的房间,可以随便住,浪子住的是隔壁的院子,尽管只是一墙之隔,要是没什么事情,浪子是不会找过来的,因为他不一定会在隔壁。

看着简单朴实,又布满古香气息的房间,离夜随便看了看,刚坐下,房间外便响起了一阵骚动。

“不会这么快就来了吧?”离夜无语看着门外,她这才刚刚住进来,那些人就要挑战了吗?这速度会不会太快了一点?

外面的骚动越来越大,离夜叹了口气,起身走出去,该来的躲不掉,挑战就挑战吧。

房门打开,离夜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落入眼帘的一幕,她还是傻眼了。

------题外话------

更新啦更新啦!金苑天字号不是每个人都能住的噢,嘿嘿,啥子东东能让咱们离夜傻眼呢?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