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废材纨绔之腹黑邪妃

第一百七十九章 年少,自然轻狂!

离夜没有回自己宫殿,转而走向不远处那一片狼藉,往另外一边完好的宫殿走去,够宫殿花园,百花绽放,清香扑鼻。

尽管是人工雕琢而成的景色,却似浑然天成,离夜往熟悉的房间走路,还没走近,就听到一声声大笑传来,远远就看到东方白衣他们都在,还一脸不坏好意笑着。

他们在干嘛?

软靴走过,离夜大步走过去,当看清楚他们不远处一幕之时,眼角不停抽搐,黑线从额角悄然划下。

“生病,哈哈,活该啊!”龙子筠笑的最大声,指着睡椅上的男人。

让他打击他们,现在生病了吧!

西陵诺满头黑线看着一脸看好戏的几个人,他怎么不知道什么时候,三国的关系这么好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自己居然提升到中级宗师!

这些都是值得狂喜的事情,可是……他不知道是哪个没良心的,把他扔在冷水里他。

不过这些不用说也知道是谁,除了他大哥,谁敢这么做,可他到底做了什么,他生了病,结果他们一个个笑的这么开心。

西陵云站在一旁,脸上露出完美的笑容,毫不客气的点点头。

“我就是故意的。”谁让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自己打的那么惨,这还算轻的!

南门紫竹和龙子筠同时点点头,齐声说道:“我们能理解。”

他们几个里,被西陵诺整的最惨的就是西陵云,知道他没事了还晋升了,当然不能就这么放过,只是把他扔在水里,便宜他了。

西陵诺半张脸都黑了,他们这算什么,好像他是活该一样。

大家这么融合,西陵诺本来也不是什么扭捏之人,看着他们四国的人,能如此其乐融融一起玩笑说话,如此难得的事情,他当然乐意如此。

尽管他们几国之间,并不平静,可那也是在外面的事情,现在他们身在日月殿,就没有几国之分。

“等你经历我那事,你肯定也会这么做。”西陵云凉凉说道,他一句什么都不记得了就想撇清,揍人的是他,打击人的也是他!

众人不约而同点点头,就是这么回事,他们也会这么做!

“你们……”

西陵诺一脸欲哭无泪,他做什么了他,他们几个用得着这么齐心吗?

“他醒了?”离夜走近,轻咳一声,忍俊不禁。

他们这是欺负病患么?

“哇!”

“吓!”

所有人猛地转身看去,一脸受惊的样子,当看清楚来人,才松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来的?”凌剑锋皱眉问道,怎么会连气息都没有,他们几个根本没察觉有人靠近。

“吓死了。”南门紫竹拍了拍胸口,突然冒出来。

离夜囧囧看着受惊的几个人,她一下子忘了,用造化诀掩盖了气息,再加上慢慢靠近,所以他们几个才没有察觉她来了。

“他这是怎么了?”离夜指了指西陵诺,不打算在受惊的问题上继续讨论下去。

西陵诺脸色病态,虚弱躺在睡椅上,一看就是生病了,生病了还被一群人打击,他也是够悲剧的。

可是……活该!

“乐极生悲。”西陵云毫不客气说出四个字,哪里有点为人大哥的样子。

离夜:“……”

中级宗师,没那么容易生病吧,西陵诺就算虚弱,也不会虚弱成这个样子。

“多谢北宫少主。”西陵诺起身抱拳道,北宫离夜帮他的事,大哥都告诉他了,这份恩情,他自然是要记住的。

离夜摆摆手,上下看了一眼西陵诺,从储物手镯拿出一颗丹药。

“吃了就好了。”说谢谢就算了,她留下他们,本来就是因为自己的事。

西陵诺眼中闪烁出光芒,拿过离夜手上的丹药,二话不说放进嘴里,丝毫不给其他人阻止的机会。

“又没谁跟你抢。”西陵云白了一眼西陵诺,眼中露出淡淡笑意。

能吃到北宫离夜给出的丹药,这小子还不是一般的幸运,他要是知道自己吃的是神品,还指不定受多大惊吓呢。

“你们在这里干嘛?”离夜看向凌剑锋他们几个。

南门紫竹俏皮一笑,眼眸斜视了一眼西陵诺,嘿嘿笑道:“听说某个人生病了,凑热闹来了。”

西陵诺昨天那样,他们总要来看看好了没,可不想再经历一次昨天的事了。

“就是就是。”龙子筠应和着点头。

东方白衣和凌剑锋笑而不语,站在一旁,脸上露出笑容。

西陵诺瞪了一眼几个人,看了看离夜身后,轻啧道:“北宫少主,你们天龙国的大皇子,还真孤僻。”

他们都聚在一起了,一直就没看到夙琉展来,好像跟他们不是一起来的人一样。

“也许他忙着修炼。”离夜调侃笑道,眼中含着笑容。

夙琉展现在哪里有心情来,他还在考虑,要不要修炼秘术,其实考不考虑有什么,结果早就注定了,他不会放弃这次机会。

几人狐疑看了一眼离夜,他们怎么觉得北宫离夜这话里有话,脸上的笑容都莫名让人觉得不简单,还是他们想多了?

又聊了一会,然后西陵云下逐客令,说病患需要休息,几人白了他一眼,然后才散去,只是阵阵无语。

西陵诺病是因为他吧,现在心疼弟弟了,当时干嘛去了。

离开了西陵云他们所在的宫殿,东方白衣他们四个和离夜一起慢步走着。

“北宫离夜,我们什么时候走?再有一个多月,地麟国的神品之物就要出世了。”南门紫竹问道,他们也要回去准备准备,到时候才能抢啊!

尽管三个月前,他们已经把消息送回去了,还是得回去一趟,再不离开日月殿,时间上就来不及了。

离夜停下走动步伐,蹙了蹙眉头,算算日子,只剩下一个多月了,他们都要回去一趟,再不开始行动,在时间上就来不及了。

几人注视着离夜,等待她的回答,不远处一行人匆匆走过,往他们这边走来。

“剑宗大人!”

一声轻唤,离夜蹙了蹙眉头,扭头看去,映入眼帘的就是那几个匆忙走来的身影,脸上露出不明的情绪。

“何事?”离夜怔了怔才想起来,自己还是日月殿的剑宗,差点把这件事给忘了!

来人是长老宫的长老,看到离夜,抱拳稍稍俯身,恭敬说道:“剑宗大人身为四宗之首,殿内有事,自当请剑宗大人前去商议。”

商量事情!?

几人睁大眼睛看着来人,他们没听错吧,欧阳圣请北宫离夜商量日月殿的事,脑袋被驴踢了吧!

知道北宫离夜是北宫家族的人,他们居然还请他去商量事,会是好事吗?

离夜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淡淡笑容,嘴角弧度加深,请她去商量日月殿殿内事情,欧阳圣又想玩什么把戏。

她和月兮见面虽然被他看到了,不至于为这件事找她吧。

“去看看。”就看看你欧阳圣能有什么事。

几人退开一步,做出请的姿势,离夜看了一眼南门紫竹他们几个,转身走远。

他们站在原地看着离夜他们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疑惑,还有着稍稍担忧。

“不会有事吧?”南门紫竹不确定问道,欧阳圣应该不会明目张胆对北宫离夜怎么样吧。

“我们回去吧,不会有事的。”凌剑锋淡然说道,看了一眼远去的身影,拉着南门紫竹往相反的方向走去。

北宫离夜是北宫家族的少主,现在还是日月殿剑宗,欧阳圣不会对他怎么样。

东方白衣和龙子筠也转身离开,四周恢复平静。

大殿之中,白衣少年站在众人之中如众星拱月,当上座男人的话说完,每个人的目光,瞬间聚集在他身上,顿时间,他成了每个人注视的焦点。

如果他们不是一脸受到惊吓的表情,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是沉迷在少年的美色之中。

他管管那个地方,真的可以吗?

殿主不会是开玩笑的吧,让北宫离夜真的掌管殿内事物,就算是那个地方,也是掌握了实权。

北宫离夜应该管不了那个地方吧,想想就不怎么可能,殿主让他去管管那里,这不是明摆着为难他吗?

冷静下来以后,众人脸上的表情,突然开始有了变化,惊讶,呆滞,不屑,讥笑幸灾乐祸等等,甚至就连同情的都有。

就连离夜本人听到欧阳圣的话,都觉得有点不真实,可她没听错,欧阳圣说的是真的,他让她去属于日月殿一股势力的看看,欧阳圣又想干嘛?

“剑宗,如何?你去吗?”欧阳圣直直注视着离夜,神情冷峻。

日月殿众人屏住呼看向离夜,他会去吗?

在众目睽睽下,离夜终于有了动作,软靴迈出,白衣似雪,走出两步又停了下来。

“殿主都这么说了,我可以不去吗?还有选择?”她记得欧阳圣叫的是剑宗,不是北宫离夜。

身为剑宗,是要遵从日月殿殿主的命令,而北宫离夜是北宫家族的少主,欧阳圣说什么,完全可以当做没听到。

现在欧阳圣都叫她剑宗了,不就是告诉她,必须遵从。

欧阳圣嘴皮稍稍蠕动,离夜桀骜不逊的神情在他眼里,格外刺眼。

“自然没有。”硬生生的四个字,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离夜转身往外走去,声音响起,语气是那般不羁,“如此,殿主还是派人带我去吧,先介绍介绍情况,否则,这个任务怕是很难完成。”

第六殿?那是什么地方,日月殿还有这种地方,她还是第一次听说。

“乾护法,你去。”欧阳圣看了一眼站在身边的人。

“是。”乾护法恭敬应道,又是那无比崇敬的表情,对欧阳圣的话,仿佛永远都不会是违背和反抗。

乾护法亲自去!

殿内三十四个人呆住了,北宫离夜何德何能,能让乾护法亲自带路,他对位不如乾护法,实力不如乾护法,凭什么?

殿内看先离夜的目光,又多了几分眼红妒忌。

往外走的离夜,听到欧阳圣的吩咐,玫瑰红唇稍稍勾起。

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去就去,反正不过是呆几天而已,给她几天时间也就够了,到时候这个日月殿剑宗的身份,要不要都无所谓。

还真当她稀罕这个位置,日月殿又如何,在她眼里什么都不是。

乾护法见离夜已经走出宫殿,脸上露出一丝不满,步伐匆匆急忙跟上去。

离夜走在前面,听到后面传来的动静,步伐停下,稍稍转身。

“现在就去吧,小爷没那么多时间。”离夜直接开门见山,和乾护法说话,绕绕弯弯没用,还不如来的直接一点。

乾护法拼尽全力,才维持住脸上的笑容。

“北宫离夜,你别忘了,剑宗的职位在本护法之下,你这是对本护法说话的态度吗?”他现在是剑宗,这里是日月殿,不是他的家族。

离夜无声看着乾护法,过了几个呼吸,精致五官露出的轻笑,消失无踪。

“乾护法,你要是在身份上纠缠不休的话,小爷奉陪到底!”护法,皇帝她都没放在眼里过,更何况他只是日月殿小小护法。

“轻狂!”乾护法忿忿吐出两个字,从没有人敢在他面前如此放肆。

北宫离夜,他还真敢!

“当然,年少,自然轻狂。”面无表情的面上,渲染上几分桀骜不羁,霸道嚣张,就像是那句话说的,年少,自然轻狂!

乾护法的眯起双眸,奋力点点头,“好好好,本护法倒要看看,你北宫离夜,到了那个地方,是不是还会这么说。”

第六殿里,绝非他想的那样,其中凶险,他就算不死,也不会好过。

乾护法欣然往前走去,看先离夜的目光中,多了几分释然。

离夜眉头紧蹙停在原地,第六殿到底是什么地方,欧阳圣跟她说的时候,她就觉得不是什么好地方,现在乾护法这样的表情,那种预感就更加强烈了。

两道身影飞身而去,乾护法速度极快,不像是个带路人,相反好像要把离夜远远甩在身后。

离夜走在乾护法身后,他们越走越远,直到看不到主殿,宗师无法凌空而行,借助灵力,极快速度而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离夜始终不急不缓跟在乾护法身后,不但没有被他甩掉,气息都不曾紊乱。

山麓环绕,扭曲不绝,最终乾护法在几座山峦环绕间停下了脚步,注视着远方。

“到了?”他几乎是刚停下步伐的瞬间,身后就响起离夜的声音,眉头不自觉皱了皱,往身后看去,白衣少年一尘不染站在身后,他微微有几分诧异。

他没有放慢速度,甚至还刻意加快,北宫离夜还追上来了?

见乾护法不说话,离夜很有耐心的再问了一次。

“是不是到了?”什么都没看到,什么是第六殿,好歹跟她说清楚吧,不能不明不白就帮他们看看这个地方。

乾护法回过神,看了一眼离夜,转身看向面前,这次他没有再快速速度,而是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

“北宫少主,你应该知道,日月殿有主殿,和四个方位分殿,可这第六殿,并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的,在这里的人,实力可说超越了四分殿,可他们却是最难驯服的。”乾护法不急不缓说道,脸上露出自傲。

这第六殿让北宫离夜知道,也没什么,他要是成为剑宗,这个地方迟早会知道。

不如现在就让他见识见识第六殿,也让他知道,日月殿不是随随便便能进的。

难怪!

离夜了然点点头,她就说什么第六殿,原来是这么回事。

这么看起来,日月殿所拥有的实力,远远超乎了外人所看到的。

啧,这么大股势力,当年是突然就冒出来的,也不知道当时四国的皇帝在干嘛,居然任由一股小势力,强壮到今天这种地步。

现在这样,可以说是一发不可收拾了,一殿之力与四国抗衡,欧阳圣的确是有几分手段,尽管她不想承认,可这是事实,不承认就是自欺欺人。

“怎么个难驯服,难不成还会吃人?”离夜故作不屑,走在乾护法身边。

乾护法轻哼一声,斜视了一眼离夜,“吃人,他们会杀人,在这里,只有战胜他们,才能让他们屈服。”

北宫离夜就算再有天赋,他就不信,这么多人,不能把北宫离夜打残!

打赢了才屈服,有意思。

玫瑰红唇微微上扬,露出迷人微笑,乾护法要是看到离夜此时的笑容,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认为,离夜走进去,会是被人打残的那个。

走过山坳,一座座华丽磅礴的宫殿映入眼帘,这里的宫殿,不比主殿的差,宫殿的气息比较复古厚重,隐隐间,透着肃杀气势。

熟悉气息迎面扑来,一向波澜不惊的眸中,隐隐带着沸腾。

这种熟悉的感觉,以真正武力战胜的地方,空中弥漫的杀伐气息,是她所熟悉的。

两人刚走到山坳口,两个身影从天而降,挡在两人面前,两人手拿兵器,宛若天将一般,阻挡住他们的去路。

“来者何人!”他们齐声呵斥道。

离夜看向乾护法,她知道他会有办法进去,他们总不会停在这里,这明显是不可能的。

乾护法从袖子里拿出一块令牌,递到两人面前,他们看过以后,才让开脚步。

“请!”

主殿又送人来了么?这次来的,怎么是这么一个年轻的小子,难道是主殿送来整死的对象?

两人的目光落在离夜身上,心里一阵疑惑。

每次主殿送人过来,除非是要整死对象,不然怎么会送这么柔弱的小子,一看就是没有经过风雨的公子哥。

不过既然这是主殿的意思,该做什么,他们照做就是了,对待这个小子,他们是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离夜打量着突然从天而降的两个人,造化诀从他们两个身上探过,离夜微微一惊。

一个高级宗师,一个巅峰宗师!

靠!日月殿这也太大手笔了吧,高级宗师,巅峰宗师用来守门!

随即离夜想到日月殿的秘术,也就淡定下来了。

北宫家族要是有这样一本秘术,她也这么任性,别说一个巅峰宗师了,她直接派两个!

“我不便进去,他们会带你进去的,进入这里,你只有六天时间,这里既然叫第六殿,给出的时间,自然也是六天,这六天你成功了就成功了,不成功……”乾护法深意看了一眼离夜,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离夜双手摊开耸耸肩,能怎么样,不成功,她就不要剑宗的位置呗,能怎么样。

“这六天,不会有人接你会主殿,你只能呆在这里。”乾护法见离夜一点都不紧张,更不好奇,雪忍不住继续说道。

“随便。”这个宫殿,总比原始森林来的好吧,至少能有一个住的地方。

乾护法想了想,把令牌递给离夜,“你要是坚持不住,拿着这个就能出来。”

尽管他想要北宫离夜死,可北宫离夜的死,不能和日月殿有关系。

他要死可以,不能死在日月殿。

离夜接过令牌,随手扔进储物手镯里,到时候再说吧,反正这种气氛她还是挺怀念的。

“告辞。”乾护法笑着转身离开,在他转身之际,眼中露出的笑容,是那般的让人不寒而栗。

他故意没对第六殿这两个人,说出北宫离夜是剑宗的身份,他们要是知道北宫离夜是身份,或多或少还会恭敬,只是他没说,他们就会认为,这只是普通被送进来的人。

未来六天日子,北宫离夜不会好过!

只可惜,乾护法算计错了人,任何一个人走到这里,可能都会吃亏,可北宫离夜,从不是吃亏的主,这么一个地方而已,她又怎么可能会吃亏。

“请。”两人见乾护法走远,做出请的姿势。

离夜含笑看了门口两个人一眼,然后收回目光,眼皮垂下,眸光中透着冷霜。

第六殿是吗?实力才能说话的地方,日月殿送给她这么好的一个地方,那她就不客气的收下了。

离夜大步走向宫殿,双手负在身后,气势如虹,霸道肆意!

从来都只是她让人趴着,没有人能让她趴着!不管在什么地方,都是一样!

守卫看着离夜走远的身影,站直身体,相视一笑,转身离开。

这第六殿,最近又要变得热闹了。

离夜一个人走进宫殿,宫殿外没有一个人,四周静悄悄的,平和宁静,只是空气中弥漫厚重气息,却让人不得不警惕。

“吱嘎!”

宫殿大门被推开,白衣少年缓缓走进,映入眼帘的一幕,却让她呆住了。

里面的一切,和想象中出入简直是天和地的差别,不对,是深渊,天和深渊的差别。

她原以为,宫殿里肯定是肉搏,甚至各种打斗,杂乱不已,走进来才发现,偌大的宫殿,整齐有序,偶有人来往,说笑谈趣。

黑眸眨了眨,看向四周,她慢慢走进去,有些茫然,这是怎么回事?

“你是新来的吗?”门后突然走出个男人,一身麻衣,看上去温文有礼,瘦小的身体,给人的第一印象,弱!

离夜镇定自若看着突然出现的人,就那么轻轻扫视了一眼,眸光深处闪动着诧异的光芒。

高级宗师!

妈的!这里的宗师是不是大白菜,刚刚两个,现在又来一个!

“是。”离夜点点头,算起来,她的确算是新来的。

她现在虽然是用剑宗的身份,不过还是算了,摆出这个身份,说不定麻烦更多,还是先当个新人好了。

“好,跟我来吧。”男人转身往里面走去。

离夜静静跟在他身后,没有提问,她知道,既然到了这里,这个人总会告诉她。

一路走过,也遇上不少人,每个人看向离夜的目光,都带着深意的笑容,然后才大步走开。

他们虽然笑的很轻松,但是离夜看的不淡定!

从这里走过去的,基本上都是宗师,初级宗师,中级宗师,高级宗师都有!

最弱的,都是一脚已经踏入宗师门,算半宗。

半宗间于宗师和巅峰先天天阶,实力比不上真正宗师,却比先天天阶要强很多。

这么一路看过去,离夜发现自己淡定不了了,这一个个宗师,让她如何能淡定,日月殿还有这么一个地方!

离夜尽管震撼,神情却没表露出来,淡然依旧,仿佛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不能引起那双眸子的一点点波动。

在前面带路的男人,时不时看了一眼离夜,见她淡定如常,稍稍有点诧异。

走进这里所有人里,这少年是第一个如此冷静的!

他会是什么人,走到了这里,怎么还会如此冷静,看到这么多宗师,换做是谁都不能冷静吧。

最后,男人终于放弃了探究,轻咳一声,缓缓开口。

“我叫浅墨,做的事情就是,带领新人进入宫殿登记,在第六殿里,你要记住,谁都可能会变成敌人,谁都可能变成朋友,总之千万不要去得罪人。”浅墨书面化提醒,这些他已经说过不下千次,早已经是滚瓜烂熟了。

离夜没有回答,只是轻轻点点头,这些她都知道。

只是知道是一回事,动手是另外一回事,不可能人家都欺负到脸上了,还不动手。

“还有,这里有分帮派,当然也有自由者,你要是有兴趣,可以去个派之间看看,也不用看其他,这里能有震慑力的帮派,只有三个,排在第一的云浪门,第二的是七星阁,第三龙虎帮。”浅墨继续说道,看着离夜淡然如旧,有些担心。

这小子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到底听进去没有?

这里居然这么复杂?

说是一座小宫殿,更不如说一个小世界,分帮结派。

“还有就是,千万别去得罪五个人,第一个浪子,他是这里最厉害的,目前实力我也不知道,以后有兴趣,你可以挑战挑战。”浅墨说着身体颤了一下,还是不要去招惹浪子的好。

“其余四个,梦寻欢,飞聂,春秋,霖奕。”浅墨郁闷的看了一眼离夜,他到底听进去没有?

离夜:“……”

这都是什么跟什么,现在这种情况,欧阳圣只怕不是让她进来看看那么简单了吧。

跟她玩这一套,再好不过,她倒要看看,这个在欧阳圣眼里都叛逆的第六殿,有多吓人!

玫瑰红唇勾起嗜血弧度,第六殿么?

前面走动的人,突然停下步伐,转身看着离夜,一脸莫名。

感觉到面前突然出现身影,离夜迅速回身,目光一寒,手掌几乎反射性拍打而出,招式凌厉透骨。

当浅墨的脸落入眼中,她立刻停下攻击,收起招式。

“到了?”他干嘛突然停下。

浅墨心有余悸愣在当场,呆呆看着离夜,回想起刚才距离自己不过一尺的手掌,对眼前个少年,他不得不正视起来。

若不是他及时收回,能不能躲过都不知道!

这个少年,看上去不只是表面这么简单啊,至少到现在自己都没探究出他的实力。

“我问你是不是到了。”离夜翻了翻白眼,刚刚不就是差点伤了他吗?用得着被吓成这样吗?

浅墨呆呆回神,摇了摇头,喃喃道:“没有。”

“那你停下来干嘛?”离夜一阵无奈,没有到还突然凑到她面前,不是讨打吗?

浅墨缩了缩脖子,轻咳一声,疑惑问道:“我刚刚说的,你都听到了吗?”

他只是想问问而已,没有其它意思。

“嗯。”离夜点头应道,当然听到了,他声音不小。

听进去了……可是他为什么是这种反应,这么冷静,太冷静了吧!

“好吧!”浅墨忍住抓狂的冲动,继续往前走。

直到他们走到一座房屋的门口,才停下脚步,坐在门口的人,昏昏欲睡,看上去无聊到了极点。

“苏伯,醒醒!”浅墨赶紧走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

被称苏伯的人,瞬间惊醒,脸上还露出极为恐慌的表情,当他看清楚来的人是浅墨,才狠狠松了口气,拍了拍胸口。

“你小子,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是那群祖宗找来了。”这么一下,寿命都能少十年!

浅墨无奈看着一脸邋遢样的中年男人,指了指身边的离夜。

“苏伯,他是刚进来的人,你登记一下,给他安排住的地方,我先走了。”浅墨说完,转身往回走。

不知道为什么,走在这个少年身边,他总有种后背凉风阵阵的感觉。

苏伯双手叉腰站起来,指着几乎是落荒而逃的浅墨,一脸不满,然后狠狠拍了拍面前的桌子。

“这小子!”就知道欺负他老人家!

离夜静静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之间的互动,也不出声,就如同隐形的一般。

气恼中苏伯,眼角余光扫过,当那惊天的天人,倾国倾城的容颜落入眼帘,他傻了,呆了,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这小子,太美了吧!

离夜站在原地,见苏伯目不转睛的注视,露出一抹不自在。

“苏伯,可以登记了吗?”淡然的声音,如冰山清泉,又似无形罡风。

这一声落入心中,苏伯猛地惊醒回神发现自己看傻了眼,尴尬一笑,然后坐了下去。

“名字。”

“离夜。”离夜省去了姓氏,这里的人,谁能肯定,他们不知道北宫家族的存在,他们都是从外面进来的。

离夜,好名字。

苏伯点点头,继续问道:“年龄。”

“十七。”

“咔嚓!”笔杆折断,苏伯活像见到鬼一样抬头看着离夜。

十七!不是二十七!

“当真十七!”十七岁,这小子十七!

“当真。”离夜满头黑线道,她真的只是十七,有这么好惊讶的吗?

苏伯猛地低头,目光来来回回在离夜身上看了好几次,差点没把她衣服直接扒了,再重新看一次。

看不出来!苏伯身体猛地往后靠去,呆呆抬头看着面前少年。

一个十七岁少年的实力,他竟然会探究不出来!

“实力呢?”苏伯嘴动了半天,才吐出这么一句话来。

离夜想了想,缓缓说道:“中级宗师。”

这个等级的实力,日月殿的人也知道,用不着隐瞒。

“中级!”苏伯看着离夜,临近崩溃状态。

十七岁,中级宗师!

娘的,主殿的人又从什么地方找来这么个变态,还送进了第六殿,他们是不是疯了!

把这样的人才送进第六殿,不是暴殄天物么!

呃……

离夜囧囧看着苏伯的反应,不是他问实力,可是他这表情,看到自己,至于像看到鬼一眼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苏伯就这么看着离夜,前面看着她,是因为她的容颜而看呆了,现在却是被吓到了。

“登记完了么?”离夜挑眉问道,他难道一直打算就这么看下去?

苏伯呆呆点头,也不知道是回神了,还是没回神,表情依旧是那么的呆木。

“那我住哪?”浅墨刚刚说,是让他安排住的地方吧。

他机械化从怀里拿出一块木牌,递给离夜,上面写着,金苑天字号。

“谢谢。”离夜接过木牌,转身离去。

离开登记的地方后,离夜拿起手上的木牌,蹙了蹙眉头。

这个金苑天字号在什么地方?好歹也要给她指个方向,不用到处找吧。

金苑,天字号

白衣少年手握木牌,在一座座房屋之间走来走去,路上偶尔遇到几个人,投来疑惑的目光,却没有理会。

一开始离夜还想着找个人问问,后来她就放弃了,这里的人,一个比一个冷淡,别说是问了,就连走近一步,他们都当做没看到,直接匆匆离开。

所以问他们,还不如自己找,顺便也能熟悉熟悉这里的环境,毕竟未来几天都要在这里。

六天,幸好不是六十天,六个月,不然就是不要剑宗那个位置,她也不会走进来。

“废物,就凭你这点实力,也敢挑战我,知道我是谁吗?”

“打!狠狠打!”

“是!”

暴戾之声传来,紧接着就是一顿拳打脚踢,离夜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在右手边不远的地方,围满了人,而声音就是在里面传出来的。

“这个段秋,又来了,技不如人,不就是靠着堂兄是龙虎帮上层的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嘘,小声点,不能让段秋听到了。”

“还真是没劲,第六殿居然会有段秋这么个人。”

“我们本来就和日月殿其它五分开的,又不听令殿主,不要老是把第六殿挂再嘴边。”

“也是,他来找我们,还得亲自动手。”

……

带笑的声音传入耳中,语气中带着浓浓讥讽,离夜停下身影,双手环胸。

还有这么回事,这个第六殿,居然不属于日月殿管,也不属于欧阳圣管,要他们做事,需要亲自动手。

难怪乾护法会那么说,原来是这样,她好像有点知道欧阳圣让她来的目的了。

不过,这个第六殿倒是很有趣了,对这里,她有那么一点兴趣了。

这几天的时间,不会太无聊!

------题外话------

哈哈…这个第六殿,嘿嘿,你们觉得离夜会怎么处置呢?哇咔咔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