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二十章 我来带你回家

全军覆没那次事件出现在杨光脑海里,她看到一个个浴血奋战最终还是倒下的战友,那一刻她十分的痛恨自己,为什么她这么无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血流尽,被敌人打得面目全非。那些记忆和画面,每在她和他们出任务时便会出现,她假装的若无其事,不断的告诉自己他们是最棒的,不管去到哪里他们都能够活着回来,可张晏一事让她崩溃,那种无力感让她暂时的离开了基地。

再次决定回来,是因为她真的放不下,她告诉自己那次事情的危机已经解除,可没想到真正的危机是能够看到的。阿富汗,这个充满恐怖的国度,是一个埋藏忠骨烈士的坟场,却还是有这么多的士兵前赴后继,试图用正义悍卫和平,用鲜血记录传奇。

未等杨光跑进战区,再一次爆炸的气浪拂过她的脸,让她感到温热,心里却冰凉无比。

韩冬冷静的架枪射击,他努力让自己做到心无旁骛,不去想头上的伤,眼中只有不断涌上来的敌人。他一枪一个准,把冲上来的敌人打翻,可渐斩的他感觉头有点晕,所见的东西出现重影。

看来是钻进脑袋里的东西发挥作用了。韩冬没有害怕,他异常的镇定,在找到哪个重影是真的后,如往常一样开枪,没有让战友发现他的异常。

宋立辉架住刘猛虎手臂,背着豆豆带他们两个到一处石头较多的地方停了下来,就趴在石头上往上爬,然后架枪、瞄准、射击。他透过夜视仪看到一个个往前冲的武装分子,把枪口对准他们当中一个的脑袋,扣下板机时抵着枪托的肩膀猛烈一疼。

他这边的肩膀中了弹,枪的后挫力让他吃尽了苦头,但他没有因为这个而停止射止,正在他开第二枪时,一颗飞射来的火箭弹“嗖”一下打进他们刚才呆的岩洞里。

碎石四溅,有些比拳头还大的石头飞出十几米远,所有人都抱住脑袋服贴在地面或石头上,等咂在身上的坚硬岩石停止又重新拿起枪。

厉剑没有看冒烟着火的洞,他一边击敌一边喊:“饿狼你们先撤!”

“你们先撤到这里来!”韩冬耳鸣的大吼。

厉剑和徐骅、陈航的位置,在他们的前面七八米左右,周围的障碍物都很薄弱。他思考了一秒钟,对身边的陈航讲:“黄鼠狼,先撤!”

“是!”在敌人震耳的枪声中,陈航大声嘶吼,然后贴在地面往后退,在战友的掩护下跑到宋立辉的身边,没有停留的迅速架枪射击。

接着是徐骅,然后是厉剑。

在徐骅撤退成功时,只剩下一个人的厉剑有点吃力,毕竟他的是狙,不是冲锋枪。

他往回跑到一个长满青苔的石头边上,将一个冲在最前面的武装分子击毙,便抓住突出的石块翻到石头上面,在子弹不断与岩石碰撞出火花时,跑到徐骅的身边。

厉剑靠在岩石上深呼了口气,没有想这场战争失败会怎么样,只想着如何的击敌,如何强行突围出去。

耳边的子弹声像首激情澎湃的死亡进行曲,厉剑拿起枪爬到巨大的岩石上,迅速的将子弹射进敌人的额头和心脏,同时摧韩冬带他们几个伤员走。“饿狼,快执行命令!”他希望给他一点事做,使身为队长的责任感能够让他撑得更久。

可是他错了,韩冬此时除了视线出现重影,还头痛欲烈,没有人知道他承受着怎么样的痛苦,以常理来说他早该死了,或者是躺在军区医院里接受最困难的头颅手术,但现在他在这里战斗,以不输任何人的水平在战斗,却无法行动或前进了。

韩冬听到厉剑的话,收起枪想往外边走,但他脚刚踏出一步,整个人就如断线木偶般往下栽。

正要去拉刘猛虎的宋立辉看到,立即冲过去看他,见他涣散的目光心里一沉。他最担心的事情来了。“饿狼你别睡,给我保持清醒,你还想和我们一起战斗吗?”

韩冬已经辩认不出眼前的人是谁,听觉也因为大脑受到影响,根本分辨不出这是谁的声音,但他听到了他的话,艰难痛苦的点头。

“那就给我保持清醒,不管你想什么,请不要让你这颗该死的大脑停止工作!”宋立辉厉声吼完,把他掉在一边的枪捡起来塞他手中,在他紧紧抱住后抓紧他衣服把人甩在背上,便转身对刘猛虎讲:“虎狼,你得背着豆豆。”

豆豆被装在它的特制袋子里,四肢和头、尾巴都露在外面的那种,之前宋立辉上山时就是这样把它背上来的,可这次背它,是因为它无法奔跑了。

被宋立辉递到空中的豆豆,湿润的眼睛看他背上的韩冬,和单脚撑起来的刘猛虎,低呜的叫了起来,它急躁的挣动,想从袋子里跳出来。

这种袋子没有人的帮助,它是别想跑出来的。徒劳的豆豆停止挣扎,在被刘猛虎背到背上时,看到后面不断飞来飞去的子弹,乌黑的眼睛更加湿润,像是在哭。

涌上来的敌人越来越多,厉剑他们难以抵挡,扭头对后面的三人大声的吼:“快走!走!”

听到队长的咆哮,宋立辉立即扶着刘猛虎背着韩冬往外撤。

刘猛虎为了不引来人,把巴雷特收了起来,改成装了消音器的手枪。

宋立辉则一手架住刘猛虎,一手拿着枪把他们这边的零散敌人击毙,不时把滑下来的韩冬耸上去些。

在宋立辉背上的韩冬紧紧的抱住他脖子,另只手用力的握住陪了他几年的枪。他所有的荣耀都有它见证,同时他每个错误它都知道,没有谁比它更了解自己,也没有谁比自己更了解它。可是他真的快要支撑不下去了,他努力想着刚才战友说的话,去想些其它事情来分散注意力,可他思来想去除了父母就是他的战友和手里的枪。

韩冬的大脑渐渐不受控制,紧抱着宋立辉的手滑了下来,手里的枪也掉在地上。

宋立辉凛然,迅速抓住他手臂,将他拉上背就和刘猛虎跑得更快,没有去管枪,没有去射击,如逃命之徒般仓惶奔走,可实际他们步履维艰。这里不仅有子弹的袭击,还是在崎岖的山里。

带着韩冬和刘猛虎还有豆豆的宋立辉,他自己也受了伤,休力早已支透,此时他汗流浃背,淌进眼睛里的水刺激着视膜,让他大脑更加清醒,他竭尽全力往后跑,想带他们冲出重围,不想左手边被人猛力一拉,跟着重重摔在地上。

刘猛虎打完一夹子弹正要换弹时,踩到一个长满植被的石头上,只有一条腿的他失去平衡跌倒,自然也把扶着他的宋立辉拉倒。

而这时热战区的厉剑他们早已招架不住,“嗖嗖”的子弹打在他们四周,被击碎的小石子不时打在他们头上、脸上,而且随时可能会有一颗子弹打进柔软的躯体。

但即使这样,厉剑都还没有下撤退命令,他们扔在坚守,为战友争取更多的撤离时间,同时也等更多的敌人围上来。

在又坚持两分钟后,厉剑看到他们拌到引线,在枪炮声下用全力的吼出一个字。“撤!”

这个字如天籁,配上五十米外的连环爆炸,简直像是新年里的炮竹声。

厉剑和徐骅、陈航三人趁着爆炸迅速后撤,去追前面的刘猛虎他们。

在跑出一段距离,厉剑看到掉在地上的枪,脸色紧崩,他什么没说的捡起它继续往前跑。

他们三个算是这个战狼小队里,战力最好的了,所以他们很快追上前面的宋立辉他们。

摔倒的宋立辉头磕在一个石头上,出了点血,但他没管它,重新背好韩冬就拉起刘猛虎,又踉跄的前进,在听到后面快速逼近的脚步声,正要换个地方躲,就听到队长的声音。

“灰狼!去带着虎狼!”尽管后面的敌人还没有追上来,厉剑也一刻不缓。

跑向宋立辉的徐骅从他手中接过刘猛虎,不停留的带着他往前走。

刘猛虎被徐骅带着,只要背着韩冬的宋立辉速度快了很多。

而陈航和厉剑两个负责断后,几人用自己所有的力气、最快的速度跑出树林,将刚才的喧嚣远远的甩在身后,但这远还没有结束。

树林外边是陡峭的山臂,只有几颗干枯的草,并且,天空上还盘旋着直升机。

是那架虎式直升机,不是美军。

不是友军,那就是敌人!

康妮站在机门边,看到下面的几人不屑的冷笑。敢在她手里抢东西,真是活得不耐烦了。她狠厉又极其温柔的讲:“我要活的。”

厉剑看到那架如死神的直升机,瞳孔微微放大,在她动嘴时大吼:“趴下!”

“哒哒……”的枪声似永无止境的响起。

趴倒的战狼几人,有的滚回了树林,有的爬着躲到岩石。

可是不管他们怎么躲,都躲不过移动中的直升机,中弹是迟早的事。

扑倒的厉剑在黄土飞扬中,把身边的刘猛虎踹下了山,刚想往旁边躲腿上便传来剧痛。

机枪的子弹大,杀伤力也大,这么说吧,手枪打在肉里,受损肌肉群的范围只有一个茶碗那么大,而加特林机枪所打中的受损范围,相当于一个汤盘那么大。

整条腿都麻掉的厉剑爬到一个岩石边上,忍着后背和腿的疼痛用左手架起枪,向直升机射击。

康妮看到朝自己举起枪的人,讽刺的笑了下,拿出手枪便一枪击中他手臂。

厉剑中弹的手臂往后退了些,可他没放弃,瞄准那个女人便用力扣下板机。

康妮侧身躲进机舱里,轻松避开他的子弹,却还是被他惹怒,侧出身想把他干掉时感到直升机猛一沉,不悦的质问:“怎么回事!”

驾驶员在手忙脚乱的检查仪器,冒冷汗的讲:“好像是中弹了,可是设备一切都正常,头,我们得飞回基地检查。”

“检查你个头,没拿到箱子你回去也别想活!”康妮吼完对机枪手咆哮:“给我干掉他们!”

正在这时,机翼冒烟的直升机又被一颗榴弹打中。

“碰”一声爆炸后,直升机剧烈震动,直线下坠到悬崖中间时又“碰”的一声巨响,被炸得四分五裂,残骸随着火焰坠进山底。

看到这一幕的厉剑和徐骅他们大为意外,惊震几秒后都望天上,在没有看到美军的直升机后又四下张望,暗想难道是尤里赶来了?

尤里老远听到枪声,确实在往他们这边赶,可是没那么快。

杨光放下架着枪的手臂,把枪往背后一甩就冲向战友他们。

看到从树林里跑出来的女孩和长官,狼群大震,接着是狂喜,一直紧崩的脸放松下来。在刚才之前,他们做好牺牲的准备,这一刻他们又重新看到希望,活下去的希望。

“红狼,快去看饿狼!”厉剑看到朝他跑来的女孩着急大喊。

他刚才中了枪,血流得急,所以杨光才第一时间冲向他。现她听到他的话,便立即转向宋立辉,途中被突出的石块拌了下,她踉跄的没有任何停留的冲过去。

背着韩冬的宋立辉被机枪打中了大腿,荒乱中他把韩冬松开了,后在子弹停止扫射时完全没注意发生了什么事,而是扑腾的爬到韩冬身边把他拖到岩石宽大的缝隙中。

杨光手脚并用的爬到岩缝中,看到宋立辉血流如柱的大腿,又看满脸血和头上绑着纱布的韩冬,呼吸一窒。她顿了几秒,握了握拳才去揭韩冬头上的纱布,看到他额角那个还在微微淌血的黑洞。

她心脏猛的跳了下,杨光有些慌张颤抖的摸他的脖子,又将耳朵贴他心脏上。

“烈豹,帮我把他抬出来!”

宋立辉没顾腿上的伤,迅速把韩冬抱出来放到缝隙旁边的平地上。

杨光按压他的胸口和人工呼吸,给他做心肺复苏。他还有心跳,但现在他大脑已经缺氧,如果不让他醒来,就很有可能脑死亡。

在她替韩冬救治时,厉剑和宋立辉他们都紧张的看着,忘记了动作和给自己包扎。

经过漫长的救治,大约有十分钟左右,杨光没有放弃,不停的重复着动作,在听到韩冬渐渐变得有力的心跳后,又加快了速度,可是却迟迟不见他醒。

此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她手臂的力气渐渐变小。

杨光着急的喊:“队长,队长,你快给我醒来。”同时没有停止的给他做心肺复苏。

韩冬在黑暗里听到有人不断在叫他的名字,声音很熟,他想了许久才想起这个声音是谁的。

是那个有着阳光一般笑容,又古灵精怪的女孩,他的战友,强悍让人无法忽视的战友。

一时间韩冬想了许多,猛然想起他还在执行任务,而他这个队长怎么可以在这里休息?便用力的睁开眼睛,摸索的找枪。

看他像诈尸般坐起来,睁开那双漂亮的丹凤眼,杨光欣喜若狂,把他按住就重新给他换了个止血贴,把他头包好。

这时厉剑和徐骅相互搀扶的过去,把枪放到他手里。

摸到枪的韩冬,如恋人般的将它紧紧抱在怀里,过了会儿才茫然的看厉剑和徐骅他们,皱眉讲:“你们怎么看着我?快去警戒!”

他大脑刚才短暂性休克过,记忆还有点跟不上。

杨光把他按到地上,告诉他战斗已经结束了。

韩冬不信,想抬起头看外面。他记得他们被包围了。

战斗确实结束了,赶过来的尤里带着他的人,把树林里的武装分子都解决掉,就往直升机爆炸的方向跑来,看到拖着条腿往上爬的刘猛虎,立即跑过去扶他,由两个三角洲战员架着他往上走,在看到多出来的两人后微怔,但很快他便没有在意这些。

尤里把刘猛虎交给他们,就讲:“救援大约十分钟后到。”

靳成锐锋利的视线看向说话的人,冷沉的讲:“五分钟。”说完看向杨光。“把虎狼的腿固定好,准备撤离。”

“是!”

杨光找来树枝,用绑带把他反转的腿摆好绑住,对疼得冒汗的刘猛虎讲:“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她是军医,在战友深陷重围身负重伤时她却不在,这让她十分内疚,尤其是在看到他们因为疼痛而露出狰狞的面孔和汗水时。

听到她的话,刘猛虎甩了甩头,让自己清醒些。“红狼,是我们自己没用。”然后他想起什么迅速缷下背上的豆豆。刚才他在滑下去时有护着它,可似乎还是撞到它了。

豆豆眼睛湿润,它看到杨光虚弱的叫了声。

杨光轻轻的抱住他它,摸着它头安抚的讲:“豆豆,我来带你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