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九章 水深火热

杨光下车看到暗色的天边,曲线锋利如股票走势图的山峰,想要是陈航在就好了,他那个怪才一定有办法把车前灯拆下来,这样他们就不用两眼一抹瞎的上路了。

黑夜里的路异常难走,到处都是石头和沟壑,脚尖和小腿被磕是正常的事。

靳成锐听她不时吸气,握住她的手。“跟在我后面。”

被长官干燥温热的手牵着,杨光悄悄露出个笑来,心里没有一点对未知的担忧。“长官,离最近的村子还有多远?我们总不可能走着去吧?”

“从这里直接翻过去,路会有点难走。”

黑暗里靳成锐的声音特别好听,让人觉得十分有安全感,仿佛不管遇到什么事他都可以解决。

杨光正是这样,她觉得和长官这样走路也不错,但她更担心队长他们。能够让朗睿失了分寸,让长官直接来阿富汗,她直觉情况不乐观,所以她不想在路上浪费时间。

好在他们没走多久,正要上山时,他们收到了美军空设下来的装备。

这支小队是海豹六队的人,他们是收到总统阁下的命令,给靳成锐他们提供武器装备。

靳成锐看到天上的直升机,把一支红外荧光棒折亮。这种荧光棒只有戴着夜视镜或直升机上红外设备才能看到,是战争中的必须品。

“看到他们了。”直升机上的特战队员站在打开的机门边,他看到底下亮起的光告诉架驶员位置,便把他们的准备扔下去。

两个小箱子飞出直升机,打开的降落伞像两朵可爱的蘑菇,又像是透明的水母。

杨光仰头看缓缓降落的箱子,找准位置就往那里跑,好在它落地时能听出它掉在哪了。这黑灯瞎火的,要是不注意点鬼知道它们掉到哪里去了。

靳成锐跟在她身侧,让她跑慢点。

“长官,我已经跑得很慢了。”杨光望着天上的东西,脚下摸索的又放慢了些。

也看不清地面有没有障碍物,所以杨光索性不看,这可吓到了靳成锐。

靳成锐想让她在这里呆着他去拿,刚伸出手想去抓她,就见她猛得往前栽,惊出一身冷汗的迅速把她捞回来,把她放地上不容置疑的讲:“你给我站在这里。”

杨光自己也是吓了跳,心有余悸的被长官抱着还想:又不是她故意要踢到东西的。

想到自己刚才踢到的东西,杨光睁大眼睛看地面。有点软,不像是石头,可不管她眼睛睁多大,都看清地上的物体是什么。

“站在这里别动。”看到两个箱子一前一后落在不远处,靳成锐叮嘱她一句寻着声音走去,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情况下准确的找到一个箱子。

而上面的海豹六队人员,看到他找到后就让驾驶员走。

在恐怖分子把美军基地炸了的时候,那些在阿富汗及巴基斯坦等地执行任务的美军,同样都遭受到了攻击,现在空中支援及直升机短缺,所以他们只能把武器投给友军,而无法带着他们去找失联的战员。

靳成锐用军刀把箱子撬开,将上面的枪和子弹放一边,便在底下找到夜视头盔。黑暗作业,战狼有训练这项技能,因此靳成锐的速度并不比可视的时候慢。

他武装完毕,留下个空箱子就去找另外一个。

有了夜视仪的帮助,他很快找到另一个箱子回去杨光身边。

杨光听话的站着没动,竖起耳朵听不远的动静,后在听到走近的脚步声时,她想绕过刚才拌了她下的东西。

靳成锐看她一动就知她想做什么,冷沉讲:“别过来。”

听到他的冷呵,杨光呆怔原地。

这时靳成锐已经走到她身边,把她往旁边拉了点。

杨光不明所以,但她很快被装备吸引了注意力,她迫不及待的撬开箱子,然后把里面的东西一样样武装到身上。

里面除了作战服和头盔,还有一把榴弹枪及M4卡宾枪和六夹子弹。六夹子弹是作战标配,如果是情况特殊可以多带,但很显然美军只给了标配的数量。

除了武器之外,还有三天的食物和水。在阿富汗饿死的人可不少,不是因为他们懒,而是这里有时连草都吃不到。

戴上四个镜头的头盔,顿时像从瞎子变成了拥有超能力的超人。杨光东张西望,看自己身处什么环境。

大漠。这是她想到的第一个词。甚至比大漠还要荒芜。

杨光不禁心生后怕。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要是没有美军空投物资,他们岂不是要死在这里?

想到这里,杨光扭头瞧自己刚才踢到的东西,小心脏又不住一跳。

那是具尸体。

没有异味,应该才死没多久。

要过去看看吗?杨光抬头看长官。

靳成锐直接过去,把侧躺地上的人翻过来。

死者脸上包着头巾,看样式和风格是阿富汗这里的,服饰也像是当地居民。

打量下的靳成锐,在杨光好奇的盯视下,拉下死者的头布。

从死者的肤色上来看不是当地居民,像是欧洲那边的。

杨光在长官观察他脸时,看到他挂在脖子上被压在身体底下的吊牌。她把牌子抽出来,看到他的工作证,眉头顿时拧在了一起。“长官,这是名德国记者。”

还是名战地记者,有免死金牌,可却还是死在这里了,甚至无人知晓。

靳成锐看了他的证件,便问她。“我们是把他埋了再走,还是现在就走。”

“埋了他。”杨光没有考虑。入土为安入土为安,虽然他们不能把他送回他的祖国,但先把他埋起来,等战争结束,如果有机会,他的祖国还可以把他接回去。

在满是石头的地面挖坑是件非常困难的事,杨光、靳成锐自做了这个决定后没再交谈,埋头挖了个小坑把高大的战地记者搬到里面,再盖上土。

杨光记下手腕电脑上的坐标,就和长官继续上路。

这次他们加快了脚步,小步奔跑的杨光出了一身汗,气喘吁吁的心急战友他们,可她偏偏还有脑容量想刚才的事。“长官,那名战地记者怎么会一个人被杀害这里?”记者一般都是两人以上吧?

“你可以在那附近找到另外一具尸体。”靳成锐说的平静,仿佛刚才什么事没发生。

杨光唰的停下来。她想去找到那具尸体。

靳成锐看出她的想法。“活着的人比死了的更重要。杨光,我们得去找韩冬他们。”他说得冷血无情,却又不容反驳。

杨光只能继续前进。

看她沉静下来,靳成锐也没有说话。这种事在其它国家是绝对不容发生的,但这里是阿富汗,一个到处都是恐怖分子的大国,死人和尸体是当地居民最常见的,也是驻守这里的美军及其它国家的军队最常见的,所以没什么稀奇。

杨光见长官有些着急的往前赶,心也从刚才的战地记者那里收回来,一心赶路,争取在天亮前和队长他们汇合。

没有到天亮,他们大约凌晨四点二十分,就到了指导员朗睿提供的那个座标。这一路上他们都在翻越这片穷山峻岭,吃够了苦头,但把路程缩减了三分之一,算是值得的。

看到好不容易出现视野的树木,杨光觉得它们十分亲切,想冲进去拥抱它们。

“注意脚下。”靳成锐提醒她,跳下一块石头时,伸手去拉她。

杨光想:这才两米不到,她跳下去小意思。可看长官伸长的手臂,仅犹豫了零点一秒就往前扑,跳到他怀里。

接住她的靳成锐没急着放手,而是抱着她跨过一条没有水的沟渠才放下她。

杨光留恋又决然的离他的怀抱,踏上一条花草盛开的小路。“长官,队长他们还在原来的地方吗?不会不会转移了位置?”

“他们会守住那里。”靳成锐也不能百分百肯定,只能通过形势及他部下的做事风格来判断,一切要等到达那里才能知道答案。

希望如此。为了保证通讯安全,他们没有使用无线电,可不知道战友情况,她感到十分的焦虑和着急。

韩冬他们似有上天眷恋,他们没有看到康妮的人,所以一直都待在那个岩洞里,但情形不容乐观。

刘猛虎的腿断了,宋立辉肩膀中了枪,豆豆腹部插着一块石头还没弄出来,厉剑也中了弹,而这些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韩冬头部中枪了!

他们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看到仍在战斗在队长,他们心惊肉跳,看到晕迷的队长,他们惊慌失措,看到醒来的队长,他们坐立不安。

韩冬醒来后有点虚弱,喝了刘猛虎仅剩下的水靠在岩壁上,看着对面的厉剑问:“联系到尤里没有?”

厉剑摇头。“黄鼠狼正在尝试。”

岩洞边上的陈航正拿着信号收发器在捣鼓,他听到队长的话反头讲:“队长,我铁定能修好。”

“现在青狼是你们的队长。”韩冬不确定自己的脑袋能正常到什么时候,要是紧急时刻短路了,他岂不是害了他们?

听到这话,陈航和刘猛虎他们都情绪低落起来。他们都知道队长在担心什么,可是却无能为力。

多么讽刺的一个词。他们是上天、入地、下海,无所不能的特战队员,现在竟然要说无能为力。

什么无能为力?他们要杀出这该死的地方,把队长送去医院!

陈航突然发疯的把收发器揣口袋里,拿起枪就去巡逻。

“黄鼠狼你干什么去?快给我回来!”厉剑压低声呵斥他。“康妮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要是天亮援军还没有到,我们再想办法。”

“队长你少糊弄我了,现在美军都自顾不暇,哪会那么快来救我们?而且我们的通讯坏了,即使友军来了也找不到我们!”陈航说得现实,但他没有半点气馁,眼里的火团似能燃烧整片树林。

厉剑和他僵持会儿,最后对徐骅讲:“灰狼,你和他一块去。”

“是!”徐骅撑着地面起来,端着枪和陈航一起离开岩洞,在周围巡视。

这里还能跳能跑的就陈航和徐骅,厉剑和宋立辉属于半伤不残,所以陈航和徐骅坚持不让他们值班,让他们回去休息。

厉剑这个队长,和宋立辉两个“大人”对陈航“小孩”似的话给整得没办法,只好回去睡觉。

陈航已经连续两晚没合过眼,不过他此时一点不困,让徐骅羡慕他年青就是好,经得起折腾。

徐骅是个*,身为特战队员,苦他吃过,可这时他真觉得有点累,想闭上眼睛睡一下,哪怕是几分钟也好。但他不能这么做,在这个危险重重的国度里,他不能扔下陈航一个人。

陈航提议的讲:“灰狼,不如你坐会儿?我来看着,一有动静就能马上惊醒你。”

这个主意不错。徐骅想了想,没受得了诱惑,坐陈航腿边就靠着树闭上眼睛。

眼睛闭下来有些酸涩,想是睁得太久了。

徐骅闭上眼睛,心里那些浮躁渐渐的寂静下来,听到风吹动树叶的声音,还有……往他们这里跑来的脚步声。

他惊得跳起来,低声大喊:“警戒,他们来了!”

所有战狼的队员迅速拿起枪,各自寻找掩体。

徐骅趴在长满青苔的巨石后,架起枪,枪口朝外。他们一定要守住这里,能坚持一分钟是一分钟。

在他们全部进入高度警戒时,尤里带着部下几次碰到康妮的人,和她的人林林总总交过三次手,伤了两个人,也是损失巨大,但他觉得自己应该要比战狼好,因为他们亲眼见那颗炮弹打向他们,所以他与基地取得联系后就让长官先去救他们。

三角洲部队的长官收到情况后,派出了两架直升机前往韩冬他们的方向,可没有找到人,就与尤里汇合,把两个不能再战斗的伤员接走了。

尤里看着直升机飞走,对自己的部下讲:“走吧漂亮的男孩们,我们得去救我们的朋友。”

这里的武装分子速度很快,从他们发现那些人藏在树林里后,没有几分钟就聚集了百八十人,他们身体轻盈没有弄出声音的搜找过林子,最后将目标锁定在岩洞那一块。

屏息的徐骅看到闪窜的黑影,粗略算了他们的人数,就小声对陈航讲:“黄鼠狼,激情的时候到了。”

“我等这一刻等很久了!”陈航握紧手里的枪,将十字图标对准一个悄悄潜近的武装分子。

他们昨天找到这里,就一直在等待这个时刻,现在终于来临了。

要么死,要么杀出去。没有第三种可能。

徐骅呵的笑了下。“没想到人这么小的黄鼠狼还有一颗奔放狂野的心。”

“我现在只想知道什么时候开枪。”

“再等一等,他们还没有发现我们。”厉剑不知什么时候潜伏到他们身边,把枪口瞄准最前面的武装分子。“我负责前面那个。”

“那我要左边头巾颜色深一点的。”陈航改变目标。

这里的人都用头巾包着头,是民族习惯,陈航他们却觉得是这里的日头太大了,用来挡紫外线的。

那些武装分子确实没有发现他们,但在一直往他们这边走,再不开枪就得上刺刀了。

“射击。”从瞄准镜看着敌人的厉剑低喊,便率先利落的扣下板机。

都装有消音器的枪极小声的将目标干掉,却做不到百分百静音,并且倒下的尸体弄出了不小的声音。

看到同伴被击毙,武装分子立即朝他们这边开火。

武装分子是盲射,因为他们没有看到敌人在哪里,只知道他们在那一带。

而厉剑和徐骅、陈航三人不停歇的射击,枪枪精准无误的将对方放倒。

他们的子弹少有的打偏,可在无数子弹朝他们飞来时,也只得往两边逃窜。

不断移动位置的厉剑打死一个跑上来的武装分子,在树杆后躲过急飞的子弹就反出去开枪。

又打死一个。

两个,三个。

可还是不够,对方有*十甚至上百人,并且他们的枪法经过训练,水平大有提高,再加上对这里地形的熟悉和灵活的身形,让战狼处不利之地。

再次转出树杆将左上方的武装分子击毙的厉剑,后背突然一麻,接着疼痛如潮水袭来。

他咬紧牙转身将背后的人击毙,余光看到不远处有个人扛着火箭弹如鬼魅般穿梭树林,瞄准几次都无法瞄准的厉剑冲岩洞大吼。“饿狼、烈豹带虎狼离开那里!快撤出来!”

在子弹的喧嚣中,陈航和徐骅、厉剑拼命抵抗敌人,阻止他们前进的脚步,同时韩冬和宋立辉架着刘猛虎迅速跑出岩洞,往左边方向撤出。

刘猛虎被他们扶着,出了洞口看到敌人就拿枪杀敌。

杨光他们远远的听到巴雷特巨大的枪声,惊的停下来,在紧接着一颗火箭弹在夜里绽放出炫丽的火花时,再也无暇想及其它,拔腿就朝那边跑。

求求你们再坚持一下。

------题外话------

香瓜和编辑聊了聊,谈了谈国事,叙利亚又怎么怎么了,习大大和彭妈妈又在秀恩爱等等,然后也谈到了香瓜的文,说要香瓜这书好好写,成为精典就别想了,但怎么着也得把热血军旅写到极致,还让香瓜和你们多互动搞好关系,香瓜疑惑的想,我跟你们关系不好么?跟香瓜关系不好的快出来,让香瓜来好好搞一搞。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