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八章 我去干掉他们

康妮那边的人都不好对付,瞄准他们的厉剑有时开一枪就得换位置,有时很久都难以瞄准目标。

在激烈的交战中,战狼他们疯了似的开火,因为他们想快点解决这场战争,好让队长快点接受治疗。

陈航不顾胸口的涨疼,不断射击,不断更换位置。

而刘猛虎也是一样,他根本没顾断了的腿,爬起来奔跑时即使它没一点知觉,却很好的掌控着平衡。偶尔摔倒是正常的。

拌到树藤重重摔地上的刘猛虎死死抓住自己的枪,在敌方的枪声下对前面的韩冬大喊:“队长,快退下来!”

从头皮流下血的韩冬,他在底下的武装分子躲到山体下时匍匐前进,四十五度向下压枪,想干掉他们。

他伸出去的头能看到下面的敌人,敌人同样也能看到他。

离他最近的刘猛虎连滚带爬抱住他腿,把他整个人往后拖。

韩冬被他拖走,子弹打偏,打到对面的花岗岩上,然后又回弹进一个武装分子的身上,让他发出惨烈刺耳的叫声。

把人拖进来的刘猛虎看到满脸血的队长,紧张害怕的拿出止血贴按在他伤口上就吼:“队长你呆在这里,我去干掉他们!”说完拿起他的巴雷特重狙,单手匍匐爬到坡边,一枪将突出的山体打出个洞,便在那个缺口架起枪。

深吸口气的刘猛虎,凝息静气的瞄准一个往上开枪的武装分子,然后毫不犹豫的扣下板机。

他们现在距离峡谷的高度大约是四百米,被巴雷特打中的武装分子如嘴里被塞了一颗小型炸弹,又像被打爆的西瓜,碰的一声血花脑髓四溅,在他身边的武装分子身上没少沾到这些东西。

刘猛虎解决掉一个,移动枪口,这次他瞄准了另一个人的心脏。刚才他这样打太恐怖了。虽然打心脏也可能会让他内脏流一地,但至少可以辩认出尸体是谁。

康妮看到身边接二连三,死状不太优雅的手下,翻跳到一个挡在路面上的石头后,握枪瞄准那处传来剧烈枪响的地方。

她的是一把新武器,手枪,精致的长管手枪,小口径弹道,可威力却无比强大,它可以打穿一个直径二十厘米的石头,再加上她诡异迅速的枪法,总是能在对方躲闪前将其干掉。

刘猛虎看到那个女人躲进了石头后,立即转移枪管朝石头猛打。

韩冬用纱布把脑袋随便绑了圈,看到刘猛虎趴在一个地方没动,就提醒他。“虎狼,别呆在一个窝里。”

听到他的话,刘猛虎立即往后退,往旁边滚,企图能看到那个女人。他刚才的射击没多大用,那块花岗岩石密度非常小,他的子弹把石头打得晃动,可子弹反弹把旁边的敌人打死,那个女人却毫发无损,所以他听到队长的话才会这么快换位置。

也正是韩冬那句提醒,让康妮的子弹落了空,不然刘猛虎很有可能永远的留在这块山上。

战火持续了将近二十几分钟,双方还是不分上下,战狼和三角洲部队胜在位置上,康妮胜在人数及对这里了如指掌上。

但在战狼及三角洲部队的联合压制下,康妮渐落下风,她身边的人只剩下两个,交易方那边死亡更重,死了十多个,现在只有十来个人在死撑。

躲在石头后的康妮被飞溅的碎石擦伤脸颊,她阴沉的看着从两边山上飞来的子弹,拿出手机拨了个电话。她只打通了下就把手机扔地上,被不知从哪里飞来的子弹击碎。

尤里看到手机,把它打烂就讲:“饿狼饿狼,康妮已经通知后援,我们必须马上撤离。”

继续战斗的韩冬打中一个武装分子,翻过身看着天空喘息的问:“不撤行不行?”

“不出五分钟,会有一辆载满炮弹的装甲车出现,还有火箭弹小队与大批武装分子。”

“相信我伙计,我们能在三分钟内完成任务,两分钟撤离。”韩冬说完看向徐骅他们。“灰狼、青狼、虎狼以及烈豹掩护,黄鼠狼去抢货品!”

“队长,让我去。”烈豹也就是宋立辉站起来。

“我没问题!”陈航梗脖子吼完就要去,被宋立辉抓住衣服。

黄鼠狼刚才受了伤,如果他的伤势对他的行动有所影响,将是件很危险的赌注。

现在是非常时刻,韩冬没有犹豫,大声嘶吼:“掩护!”

听到队长的命令,徐骅、厉剑、刘猛虎、陈航均迅速扑倒将枪口对向山下,韩冬也加入其中,为宋立辉提供火力掩护。

宋立辉把枪固定腰上就往山下冲,他结实强壮的身体在长着薄薄植被的崎岖山面如藏羚羊似的奔跑,豆豆也跟在他后面,光泽亮丽的漂亮毛发如闪动的水纹,而它体态匀称修长,像头在花中优雅穿梭的狗,实际它是一头能够咬死人的军犬。

不时蹲下身从山体滑下去,不时站起来奔跑,宋立辉以之字形向下前进,在战友的掩护下安全到达地面。他从三米高的突出石头上跳下去,吓得交易方那边的几人反身看情况。

在他们抬枪时宋立辉早已拿起腰上的步枪冲他扫射,豆豆也扑倒一个武装分子,在它和敌人纠缠会儿后,被宋立辉一枪将打它的敌人打死。

宋立辉解决完交易方的所有人,掀开驴车上的布,在里面翻找到个中等行李箱大小的箱子,提起它便带着豆豆往峡谷那边跑。

看到宋立辉得手,韩冬他们也把康妮这边的人解决完毕,只有那个叫康妮的女人一直躲在石头后面。

韩冬叫尤里那边帮忙。

尤里表示没办法。“她的位我们看不到,除非我们跑到旁边五十米的另个山头上。”

这里的五十米,可不是几步就能跑到的,而且还是独立的山头,他们想过去得下山再上山,时间根本来不及。

那就只能先撤了。韩冬收起枪,在宋立辉跑得不见影才下达撤退命令。

尤里看到他们撤退,也收回枪带着部下迅速往山后撤。

战狼和三角洲部队都不要命的撤离,他们无暇顾及身上流血的伤口,一心只想着快点离开这里。

康妮望着从山脊跑远的韩冬他们,握紧了手中的枪,站在满是尸体的峡谷中间,在后援部队来后敏捷的跳上装甲车,告诉了驾驶员方向就拿起里面的电话。“这里需要一架直升机。”

宋立辉拿着箱子一直跑一直跑,在将一切声音甩在脑后不久,听到队长说的坐标,便跑上光秃的山面,一路往上前进。

韩冬在山腰上与宋立辉汇合,没有停歇的继续奔走,同时想他们要如何彻底的摆脱康妮。“尤里,直升机什么时候能到?”

那边的尤里也和他们一样,似在逃亡般。“暂时还不能确定,基地里的黑鹰直升机大部分被炸毁,仅剩的几架护送完我们后又去了别的地方。”

以这里的地况,支奴干直升机没有黑鹰的掩护无法飞行,可以说是随时会被技术还不错的火箭手给打下来。

两支队都没办法,只能尽可能跑快点,然后找到利用坚守的地方。

抱着枪往前跑的陈航听到什么转过头,看到离他们不远的山后升腾起一股灰尘,脸色突变。“队长!是装甲车!”

“快走!”

韩冬一声嘶吼,战狼和三角洲部队的队员跑得更快。

可在高山峻岭里,他们跑得再快也跑不过装甲车。

一路奔袭的韩冬在看到迅速冲出弯道朝他们开来的装甲车,叫他们往山后跑。

几人立即改变方向,朝峡谷另边的山下进前。

康妮看到他们慢慢的跑出视线,毫不迟疑的讲:“开火。”

从长管里飞射出的炮弹落在上千米的山顶上,再轰的炸开,想像一下它的破坏力是多少。

陈航独特的大脑也算不出结果,因为他被气流掀翻了,和战友一起像石头一样往山下滚,但这次他们比上次更惨,这面山没有任何的植物,可以说是寸草不生,唯一的阻力就是隆起的大石头,但是撞在那上面挺疼的,更重要的是撞一下还停不下来,再加上被炮弹炸飞的石头在后面追着他们,真是要多惨有多惨。

陈航摔得七荤八素,混身疼痛不已,不过他一点不讨厌这种感觉,至少疼痛让他知道自己还活着。

不知过了多久,他终于停止翻滚,快要被震聋的耳朵清静下来,只听到自己粗重又微弱的呼吸声。

现在还不是休息的时候,康妮随时会带着她的人找来。

陈航动了动手,发现手是在外面,这让他很欣喜。他没有停留的立即举起有点麻木的右手,把身上的石头捡开,慢慢的他另只手也加入行动,把自己从石头里面挖出来。

撑着地面坐在地上,陈航按着刺痛的胸口,想肋骨肯定断了。

他没有管自己脆弱的骨头,撑着石头站起来一瘸一拐的去找队长他们。

刘猛虎不知道是自己块头太大,石头太少还是什么原因,他是露在石头上面的。

陈航看到他立即走过去。请原谅他,他真的跑不起来了。

用自己最快的时间走到刘猛虎面前,陈航叫他的名字又拍他,没把人叫醒,他又把人翻过来给他检查身体。刘猛虎身上的骨头都还在,脸上破了点像,那条先前就摔断的腿此时呈Z字形瘫在地上,看上去非常吓人。

陈航摸了下他的脖子,又把脸凑近他的鼻子,确定他呼吸正常后去摸腰上的水壶,发现它不知道掉到哪里去了。

看到刘猛虎腰上的水壶,陈航没有去管自己的去了哪里,拿起水壶往他脸上倒了点水,在他咳嗽的醒来时喝了口水又把盖子紧紧的拧回去。“虎狼,你呆在这里给我放哨,我去找队长他们。”把他的枪放他手,陈航就去别处找人了。

刚醒来的刘猛虎有点懵,他看到走开的陈航又看手里的枪和腿边的水,大约过了一分钟才动手把水收起来,拿起枪警惕的望着四周。

陈航把徐骅和宋立辉找出来时,厉剑也自己把自己挖了出来。他看到地面的四个战友,连滚带爬的起来,在自己的附近疯狂的挖石头和大喊队长的名字。他被气流冲飞时,韩冬就在他身边,滚下来的时候他企图抓住他衣服,可是没有抓到。

陈航注意到厉剑那边的动静,马上跑过来帮他。

在将近两分钟的地毯势搜索下,他们终于找到韩冬。

韩冬已经晕过去了,脸上被血迹和灰尘弄得惨不忍睹,吓得他们几个差点哭起来。

厉剑在陈航带着哭腔的叫韩冬时,探了他的鼻息,紧崩的脸稍稍放松。“晕过去了。”

听到厉剑的话,陈航吸了下鼻子,两只眼睛通红的看着他。

“箱子找到了吗?”厉剑看向宋立辉。

宋立辉点头。“找到箱子了,但是豆豆还没找到。”

“快去找,其它东西不用管,找到豆豆我们就离开这里!”

“是!”

宋立辉能和豆豆勾通,听着很悬呼,但他真的可以做到。

他和徐骅、陈航三人一起找豆豆,是他把豆豆找着了。

豆豆被石头埋住了,听到宋立辉的声音嗷呜的叫了句。

它的声音不是很大,宋立辉却听到了,他冲过去徒手把它挖出来,看到它身上的血迹立即紧张的大叫:“豆豆,豆豆你怎么了!”把它抱起来,宋立辉摸它的头和身体。

豆豆咽呜的低叫,瘫软的像新生小犬一样。

徐骅和陈航跑到他面前,看到它腹部的血,也焦急起来。

他们和豆豆的感情非同一般,从他们进入部队它就跟在身边,他们早已经把它当成了战友。

徐骅镇定的讲:“烈豹,你把豆豆放地上,我们给它看看。”

宋立辉点头,轻轻的把豆豆放平到地上。

徐骅仔细的检查,按压豆豆流血的位置,脸色不太好的讲:“一块石头插进去了。”

他们都是医生,可都是些赤脚医生,平时要他们给自己止止血还可以,像现在豆豆这样的情况他们根本不懂。

厉剑过来看了情况,平静内敛的讲:“找块平一点的石头把伤口固定住,烈豹,你负责带着豆豆。”

“是!”

战友都找到,厉剑没有停留,拿出简易担架和徐骅抬着韩冬,让陈航扶着拿箱子的刘猛虎离开这里。

他们没有走多久,就听到远远传来直升机的声音。

那是架虎式直升机,绝对不是美军的!

厉剑他们看到直升机没有任何表情,躲在岩石后面等它飞过去后,拿过韩冬的耳机试图联系尤里,但没有联系上,一点声音也没有,可能是摔坏了。

厉剑放弃了,他看到渐渐变暗的天色,拿出卫星地图和指北针,找准方向在前头带路。“翻过这里就能看到树林,我们得找个安全的地方过一晚。”至少目前是这样没错。

他们躲开直升机的搜寻,忍着混身的疼痛和枪伤,负重装备的同时还要带着重伤的战友,真是糟糕的不能再糟糕了。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怎么在这样的情形下,穿过连走都困难的怪石嶙峋山峰,到达那片不算绿洲的绿洲。

后面陈航回忆,他想应该是信念。如果他们不到达到那里,就随时会被康妮的人找到,更重要的是他们的食物和水没有来源,在那座光秃秃的山上,他们可能不是死于敌人的枪下,死于流血不止的伤口,而是被渴死或饿死,所以他们必须到那里去。

但幸好的是,这次幸运之神眷顾了他们,让他们在树林里找到一个绝佳休息的岩洞,那里位置高,上面是千仗的悬崖,康妮和塔利班的人找来,只能是从下面。他们这里利于防守,没有撤离的路,厉剑想他们也不需要。他们会在这里坚守到美方的援军,易或是最后一刻,因为即使再次撤离,他们带着这么多的伤员,也无法成功。

可不到绝地,谁知道后面会发生什么事?

厉剑在岩洞前五十米设了陷阱,埋了炸弹,退回到洞里安置好伤员就联系总部,把这里的情况告诉指导员。

他这么做不是要叫救援,从中方赶来援兵,估计他们的尸体都硬了,他这么做只是报告任务内容,仅此而已!

**

杨光被车颠簸的根本没法睡,他们现在已经进入阿富汗,但是离朗睿所说的地方还有很远,她想趁着现在有时间休息一下,可是这破车没有安全带,路又难走,每当她刚闭上眼睛就被高高抛起来,真是让人极度不爽。

“长官,我们还要多久才能到?”杨光决定不睡了,她可不想磕着碰着小家伙。

靳成锐看了下手腕电脑上的坐标示意图。“顺利的话,三小时。”

现在是将近十二点,三个小时,也就是凌晨三点。杨光想也不是很久,熬一熬就过去了。可是……

天不随人愿,在几乎没有路的阿富汗行驶的破车,被一颗尖锐的石子扎破了轮胎,若不是靳成锐发现的早,立即把车停下来,还不知道急速行驶的车会发生什么情况。

杨光感到自己这边一沉,心里也跟着一沉。

靳成锐拿起行李就下车,对杨光讲:“我们得用走的。”

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