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小说吧

王牌军医重生十六岁

第十七章 生命的顽强

一天前的阿富汗

韩冬带着厉剑他们徒步前行,途中崎岖的山路大大减慢了他们的进程,时间过去一大半,他们还只到半山腰。

这里最狼狈的毋庸置疑,就是刘猛虎。他强壮的体魄总是把石子踩碎,好不容易爬上去三步结果滑下来五步,而陈航他们这些身形“娇小”的,则身轻如燕,走上一段路便停下来等刘猛虎,等到他后又继续走。

刘猛虎累得要死,但他没有一句抱怨的话,正努力的加快速度,在脚没地方踏时他就用膝盖做支撑,爬着前进。幸好他们都穿着作训服,不然在这怪石磷峋

的山里,非得挂彩不可。

前面韩冬他们虽然比刘猛虎好一些,可在这样的形势下,又要注意四周的他们,根本没法去帮助刘猛虎,但这样下去时间肯定来不及。

韩冬看了看山顶,对陈航讲:“黄鼠狼,你先上去,找个固定的地方把绳子扔下来。”

“是。”陈航把枪背后面,手脚灵活像猴子似的往上爬。

看到速度飞快的陈航,刘猛虎没松懈,他没有等着绳子的到来,他想和大家一样不需要谁的帮助。他握住突出的石头,在有踏脚的地方大步往上攀登,在没有踏脚的地方便用爬的,渐渐的他追上韩冬他们,在最后实在是地势越来越恶劣时,抓住了垂下来的绳子。

等他们达到山顶,刚好是计划好的时间。

韩冬观察了下四周地貌,在无线电里呼叫尤里。

尤里那边也已经就位,现在只等那个康妮和接头人来了。

“队长,这里离地面太远。”陈航看着山下讲:“如果火力压制不住,我们没法去抢夺物品。”

现在这里的地形是,两边是山,中间是两车道宽的峡谷,峡谷后面那头是望不到头的黄土和岩石,前面是被绿色植被覆盖的村子,在村子的前面一点有片小树林,但由于这里的地貌原因,树木小而稀疏,而且那里离峡谷近,很容易被武装分子发现。

不过有树林,总比呆在离目标将近一千米的山头要好。

韩冬用望远镜观察了会儿那片小树林,对尤里讲:“伙计,我们得下到那片树林里,到时我们要拦路打劫。”

“饿狼,祝好运,我们不会为你们提供任何帮助。”尤里那个山头离峡谷要近些,只有大约七百米左右的距离,以他们的武器装备,足够精准的打出这样的射程。

韩冬明白,现在他们是两个独立体,在没暴露前就是两个不相干的人。他警惕四周,向前挥手。

看到队长的指示,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和宋立辉五人一犬端着枪,以之字形往下走。

韩冬等他们都下去,抱起枪紧随其后,在注意脚下的路时还要警惕周围,下山也是异常的困难。

不过刘猛虎这次比陈航他们快了,因为他摔倒就会往下滚,等他一路抓住尖锐的石头和石块好不容易停下来,还没走几步又一屁股坐地上。

而豆豆上山的时候是由宋立辉背着的,此时它四只爪子轻盈,如一支黑黄色的箭般跑在前面,羡慕死刘猛虎了。

徐骅看到再一次摔倒的刘猛虎,笑着讲:“虎狼,怎么样?是不是摔得很过瘾?”

刘猛虎爬起来,也没拍身上的灰尘,继续往下时诚实的回答。“摔得疼死了,但比之前快了很多,你们也要加把劲啊。”反头向他们刚说完,又哗啦一下摔倒。

山上的石子被他震得往下滚,从砾石地上滚过,再从光滑的山壁上滚到下面的峡谷里。

韩冬脸色微变,立即喊:“虎狼不要乱动!你慢慢的起来,给我小心一点走,再给我摔倒就把你从这里踹下去。”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听到队长的话,全体人员都注意起来,刘猛虎更是轻手轻脚的起来,重心往后,小心翼翼地下山。

可即使这样,他们还是被人发现了。

一颗火箭弹尾部带着白烟“嗖”的一下打在他们后头。顿时地震山摇,碎石倾泄,韩冬他们迅速扑倒,却被震得从山面上滚下去。

他们和没有生命的石头一样往山下滚,不时撞到头和身体,不时滚过突出的大岩石重重的掉在下面的地上再接着滚。

韩冬手臂、肩膀,可以说混身上下都疼得不像是自己的,他极力想要控制下坠,但无论他怎么尝试都没有减缓滚落的速度。

最后他们几人快滚到那片树林才停下,全员负伤。

刘猛虎的脚摔在一个坚硬的岩石上,发出清脆的骨折声。

厉剑刚才想去抓住那些突出的石头,右手掌的手套被划破,鲜血像划破的水管流出来。

而徐骅和宋立辉的枪不在手上。

最幸福的就是陈航和豆豆了。

豆豆跑得快,只被一些飞溅的小石子打中,陈航也是一些小差伤,最严重的就是脸上的划伤。

得到几秒的宁静,耳鸣目眩的刘猛虎艰难的坐起来,把还搁在石头上的腿搬下来,动了动脚趾看还能不能走路。结果让他很沮丧,因为它动不了,所以接下来他得靠一条腿战斗。

厉剑手上的伤血流得欢快,把伤口里的石沙洗了出来,但再怎么样都没有伤到主血管,他从口袋里拿出纱布,用嘴咬着把伤口缠起来。

把枪丢了的徐骅和宋立辉站起来寻找,徐骅很幸运的在离脚两米远的地方找到自己的枪,宋立辉的枪则在山下,挂在一颗小树上。

韩冬一停下来就踉跄的爬起来,蹲姿据枪警戒四周,吐掉嘴里的灰尘和小石子便讲:“进树林!”他没有发现敌人,那个发射火箭弹的人一定跑到别处去了。

陈航搀扶着刘猛虎,徐骅和厉剑掩护,宋立辉拿出手枪跑在前头去拿自己的枪。

在宋立辉跑到小树前,正要将自己的枪拿回来时,一颗子弹“倏”的打中他肩膀,让他差点翻倒。

“八点钟方向!”徐骅大喊。

厉剑立即抬枪,把八点钟方向的敌人击毙。

他们击毙第一个,接着第二个第三便冒了出来,一下之间这里响起了震耳欲聋的枪炮声,那些头上围着面布的武装分子,像是这里正在放电影的跑来,同时他们也训练有素,并且速度非常快。

战狼小队他们在上方,占据有利位置,很显然这些武装分子也知道,他们前赴后继的一半射击一半往上攀爬,那速度和幽灵似的。

扑倒的宋立辉用脚尖把小树勾倒,拿到自己的枪翻过身匍匐前进,靠在一颗稍大点的树杆后,对下面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敌人开枪。

厉剑、徐骅、刘猛虎、陈航还有韩冬五人半蹲地上,不断的瞄准射击、瞄准射击。他们没有停过,将跑上来的敌人打倒。可不管他们速度有多快,枪法有多准,五个人和五六十人,这是以一对十,除非他们再生出一双手或许可以全面抵挡,但此时他们应付不过来,让一些武装分子跑了上来。

武装分子一当有了突破,就像讨厌的老鼠一样不死不休。

韩冬他们疲于应对,而且让敌人上了山,此时他们得往小树林里前进,即使那里的掩护也很薄弱,他们也要冒险一试。

在他们从枪林弹雨中跑进树林时,跟在宋立辉身边的豆豆炸起毛,它不断低吼,喉咙里发出咆哮声,最后它四爪一动,掀起草皮和石头如子弹般冲下山,将一个拿枪的武装分子扑倒,狠狠咬住他脖子。

武装分子愤力挣扎,扔掉枪死死掐住豆豆的脖子,把它从身上打下去。

被打下去的豆豆怎么也不松口,紧紧的咬住他脖子,直到他没了动静才松开,然后又像离弦之箭般冲向另个方向。

豆豆速度很快,有时一些武装分子还没看清是什么东西就被咬了脖子,吓得那些如鬼魅的武装分子速度减慢了一半,疑神疑鬼的以为这山里有什么大型野兽。

宋立辉怕豆豆受伤,毕竟它可不是杀人武器,低压声把它叫了回来。

一路边打边前进的韩冬他们顺利到达树林,得到短暂喘息的他们,在帮宋立辉包好肩上的枪伤,就听到大片凌乱的脚步声朝他们跑来。

韩冬探头看了下大概人数,深呼吸了下。“尤里,这些是什么人?”

在对面目睹这一切的尤里凝重的讲:“塔利班。”

由三个字组成的词,让所有人都屏息起来。

塔利班是阿富汗最大的恐怖组织,他不同地狱天使,地狱天使要比他好一点,因为他们只为自己的利益而杀人做事,塔利班不一样,他们就是群好战的疯子,把一些人洗脑后让他们当活动的人体炸弹,他们把这种行为称为圣战,所有死掉的圣战者都会去到上帝的身边,真是够了,这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这些听起来确实很蛋疼,可却是事实,美方在阿富汗设立军事基地,就是在和塔利班战斗,至今已经几十年,却一点进展没有,还被他们给炸了基地。

韩冬想了想,看时间。“康妮会不会取消和对方的交易?”现在距离交易时间只有十五分钟了。

“不会,康妮不怕塔利班,而且这次交易物品非同寻常,队非康妮死掉,否则不会取消。”

“那我们得加把劲了。”韩冬举起枪,对厉剑他们讲:“十分钟清理掉他们,有问题吗?”

厉剑他们信心十足的回答。“没问题!”

这片林子里的树木都不大,韩冬转出树杆左手架起枪,把一颗子弹送进一名武装分子的头上,接着是另一个,再另一个。

对比移动迅速快,又有障碍物的战狼他们来说,要打中移动的目标不是难事,可塔利班的人却像是子弹不要钱似乎的,朝他们的方向就是一阵扫射。

韩冬在一个地方打完几枪,跑向另外一个地方接着打,像山里温柔又凶狠的狼。

厉剑也一样,他的是狙,有时敌人躲在小树后面,都被他一枪直接暴头。

塔利班的头目看到自己这边的人死伤惨重,就嚷嚷的喊了几句。

他的声音刚停止,看着天空的韩冬感到有什么向他们压境过来。

几枚尾部带着白烟的火箭弹飞进树林,韩冬他们根本来不及跑,只能反射线的抱头趴倒。

“碰碰”接二连三的爆炸,像要把这座山都轰平。

剧烈的爆炸中,小树被炸飞,草皮和泥土也一块块飞起来。

看到瞬间变成火海的树林,尤里脸色唰一白,接着吐出嘴里的口香糖咬牙讲:“开火!”

他命令一下,站在树林外的塔利班分子便有节奏的倒下,不到一分种的时间,就只剩几个躲在同伴的尸体后面,没在他们的射击范围。

尤里和塔利班分子在奋战,树林里的韩冬在草皮底下动了动,“叽”叫的耳鸣像坏掉的收音机,吵得他心烦意乱。他什么时候都可以乱,唯独这个时候不能。想到他的兄弟还不知情况,他用力拍了拍头,把枪管里面的土倒出来,便脚踩棉花的去找人。

“虎狼,黄鼠狼你们在哪里,听到吱一声。”在浓烟中,韩冬走过坑坑洼洼的地面,扶着树低声喊他们的名字。

万赖俱寂,仿佛一个世纪那么久,独自行走树林的韩冬几乎以为这里只剩下他时,一声痛苦的呻吟从他脚下传出。

韩冬惊得跳开,扔下枪疯狂把土挖开。

被“活埋”的刘猛虎也动手,把脸上的土扒开就讲:“队长,我差点被你踩死。”

见他还有力气说这话,韩冬松了口气,伸手把他拉出来。“怎么样?还能战斗吗?”

“能!”刘猛虎回的十分肯定。

韩冬没有多问,架起他手臂同他继续找其他战友。

这时豆豆从土里钻出来,韩冬看到它就立即跟着它找人。

有豆豆的帮助,以及狼群们自身的顽强,徐骅和陈航他们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

他们六人在这次的轰炸中,陈航是受伤最重的,他跑得大快,被一颗率先到来的火箭弹炸飞,从山头滚到山脚,摔骨了鼻梁,胸口也一片火辣辣的疼,但没有疼得受不了,肋骨应该还没有断。

找到所有人,韩冬在他们相互包扎伤口时,听到尤里担心的呼叫,立即讲:“饿狼收到,全体人员都在,还能战斗。”

尤里调侃的讲:“你们真顽强。”在这样的轰炸下还都能战斗,肯定是上天太宠爱他们了。当然,尤里没有一点坏意思,只是为他们感到高兴。“既然能战斗,那我们就快点把这场战斗结束。现在还有两个武装分子躲在尸体后面,我们这里是射击死角,得靠你们了,或者你们可以把他们赶出来。”

“我想我们可以解决他们。”韩冬说完看向徐骅和厉剑。“灰狼、青狼,外面还有两个杂碎,在尸体后面,注意点。”

“是!”

徐骅和厉剑应下,拿起枪往队长说的目标地走去,找到射击目标便精准两枪打爆他们的头。

目标清除,收了枪准备回到队伍的厉剑,看到从村子里出来的人,立即往下奔跑。

尤里和韩冬也都发现了,所有人不用提醒的蛰伏下来。

韩冬是在山脚下找到陈航的,现在狼群都离峡谷不远,他们不怕康妮知道这里发生过战斗,而是怕她知道这里还有活的人。

贴服地面的几人,看了下村子那头十到十五人的队伍,又看峡谷另一边。

另一边是康妮交易人来的方向,他们要抢或要偷的东西就在那里。

很快,还没等康妮到峡谷,另外一头就出现几匹马和二十到三十人。

那些人围着面布,看起来和刚才这些塔利班分子差不多,不过他们眼里没有愤怒的仇恨,要把美军及其他军人杀死的仇恨。

康妮看到冒着浓烟的山上,想塔利班这些人又大动干戈了,明明只是几个美国大兵,搞得好像在世界大战一样,真是一群野蛮人。

地狱天使在阿富汗和塔利班是两个派系,平时井水不犯河水,有时会有合作,有时会有战斗,但绝不会无端插手对方的事,除非对方诅咒自己妈妈。所以康妮看到几乎被炸平的山,想那几个美国大兵恐怕连遗体都找不到,便没怎么放在心上,并且这时又看到合作方在自己掐算好的时间内到达,就无视这里刚刚发生的战斗,直到她感到自己被瞄准,才冷笑起来。

原来塔利班差到这个程度,连区区几个大兵都搞不定。

韩冬不太清楚后面发生了什么事,他只记得自己瞄准那个叫康妮的女人,在他还没扣下板机时一颗子弹就向他脑门直射来,他竭力低下头,还是感觉脑袋一疼。

他知道自己中弹了,殷红的血从额角流下来糊了他的眼睛,让他看到的东西都是红色的。

旁边的陈航吓傻了,在峡谷响起枪声时才惊醒,他抱住韩冬大喊大叫。

韩冬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他看到像得了狂犬病的陈航,把他推开就拿枪继续击敌。

陈航这下连话都说不出,愣愣的看他把一个敌人打死才弹跳起来,抱着枪冲到最佳射击地方。

开枪的韩冬和以往没什么两样,要说变化,就是他的反应没有刚才那么迅速了,不过绝对没有敌人差。

中弹的韩冬没有大出血气或栓脑疝,也没有昏厥,他现在唯一想的是:这个女人不好对付,兄弟们又都受了伤,他必须打倒对方把他们都带回家。

上一章
下一章